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七卷 第七十四章 援助  
   
第七卷 第七十四章 援助

和亞特蘭締斯大帝簡單的規劃了一下這邊的清理工作,其中主要的事情是如何盡快的恢複亞特蘭締斯的保護罩.就在我們剛剛的談話中亞特蘭締斯的保護罩徹底的崩潰了,好在幼年人魚已經都轉移了.

亞特蘭締斯大帝道:"我們現在的緊要是魔晶石,隔水防護罩發生器本來是沒有問題的,可是那些混蛋把里面的魔晶石拿走了.多虧我們還有一點緊急後備動力才勉強支撐到你們來救援,要不然可就真的糟糕了!"

我道:"魔晶石我是還有些,問題是開采它們我的投入也很大,不可能無償提供的."

"這個我明白."亞特蘭締斯大帝也是老江湖了,這點慣例肯定明白."我會用其他東西補償的,比如說新的技術資料,人員支持,甚至是直接代工也可以."

看到亞特蘭締斯大帝這麼爽快我也不好太黑了,按照國際慣例總要有點表示的."這樣吧!我先緊急補充一部分魔晶石給你,讓你先把防護罩和氧氣發生器之類的生活必須設備運轉起來,這部分我就不收錢了,算是無償援助.剩下的防衛系統和工商業生產需要的部分你就得花錢買了."

聽到我願意先緊急給一部分無償援助亞特蘭締斯大帝幾乎感動的要哭了,不過這是水里他流不流眼淚我也看不出來."真不知道怎麼感謝你了,我真的……太激動了!以後只要你有什麼需要盡管說,人魚族一定把你當成自己人一樣對待."

"那就和我去大白鯊號里面吧,正好有事情要談."

"行."

亞特蘭締斯已經徹底的被摧毀,防護罩耗盡最後的儲備動力之後停止了運轉,數百萬噸海水傾泄下來什麼東西也沒了.傷員基本上都被送到了上面的艦隊,幾艘快船把他們送回了艾辛格,那邊有大量祭祀,可以幫忙治療.幼年的人魚全部被集中到了大白鯊號里面,一會就要送他們去艾辛格暫住.

我們進入大白鯊號內部後身邊慰問了一下里面的人魚們,現在我在這里已經成為神話般的人物,每一個人魚都用崇拜和感激的眼光看著我.這個情況確實可以滿足下我的虛榮心,感覺滿好的.

慰問結束,人魚族的協調工作也結束了.留下一部分人魚重建家園,其余的都和我們返回艾辛格.大白鯊號向艾辛格前進,我趁這個時間和亞特蘭締斯大帝來到了船內的會議廳.這里可不比陸地上的會議廳小,畢竟大白鯊號可不是那種小船,它是移動船塢,有的是地方.

亞特蘭締斯大帝走進這個巨大的會議廳四周看看道:"這還真是大啊!以前都不知道這里裝備這麼豪華,我還以為這里只是戰斗用的戰艦呢!"

"沒有交流就永遠不會了解,好象我們一樣.要是不和你們深入了解,我肯定會像別人一樣以為人魚都是唱著歌引誘水手觸礁的妖女呢!"

"說的是."亞特蘭締斯大帝似乎嗅到了我話里隱含的意思."你好象不是單純在說我們吧?"

"和聰明人說話真是輕松.我也不繞彎子了,先讓你見一個人,但是你要保證不要激動保持冷靜."

"你要我見什麼人啊?"

"看到你就知道了."

"那好吧!我保證一定冷靜."

聽到保證後我向會議廳深處另外的一個小門叫道:"粼粼公主,出來吧!"

"白鯊族!"亞特蘭締斯大帝看到粼粼後直接從座位上跳了起來,而且他在四下尋找著什麼,直到他拿起一個花瓶我才發現他是要找武器.

"冷靜,冷靜!你答應過的."

"可是……!"亞特蘭締斯大帝一只手舉著花瓶,另一只手指著粼粼公主.

"我知道她是你的死敵,但這次,或者說至少現在,可以讓我們平心靜氣的談一談嗎?"

亞特蘭締斯大帝看看我又看看粼粼,來回掙紮了半天才道:"那好吧!"

我點點頭,伸手示意他們兩位入座.他們兩個在桌子的兩邊坐了下來,我坐中間.這下真的成了中間人了!

"你把我叫來和她見面到底想說什麼?"亞特蘭締斯大帝雖然坐了下來但是口氣上明顯還是不大樂意.畢竟這是多少年的民族矛盾,不是說和談就和談的.

"首先我來介紹下.這位是人魚族的國王亞特蘭締斯大帝,而這位是白鯊族的公主.你們兩個種族互相之間的戰爭已經持續很多年了,但是依照我的看法你們實際上沒有什麼不可調和的矛盾.你們一不搶資源,二不缺領土,實在是沒什麼好打的.魔晶石是你們最需要的資源,可是兩個族都沒有,領土就更別說了,這個海洋面積你們連萬分之一都沒有用到,空地多的是,誰要誰去開發,沒什麼好搶奪的.戰爭不過是長期的互相敵視和莫名其妙的仇恨導致的."

亞特蘭締斯大帝道:"你該不是要我們和解吧?"

"我就是這個意思."

"那絕對不可能."亞特蘭締斯大帝氣憤的拍桌子站了起來."要我們和白鯊族和解是絕對不可能的."

粼粼雖然是個天真爛漫的公主,但是她並不傻,目前什麼情況她也聽出來了.發現亞特蘭締斯大帝對他們白鯊族這麼不屑,她也站了起來."我們白鯊族也不是真的沒有你們就不能活下去,這次是看在冰霜玫瑰盟的面子上才答應和你們和談的,你也不要自視過高."

亞特蘭締斯大帝一聽更加生氣,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了起來,而且越來越厲害!我苦笑著坐在一邊,這還沒談呢就差點打起來,真到談判那還得了!

"兩位……兩位……停一下好吧!兩位……"喊了半天一點反應都沒有,兩個人還吵上癮了,完全當我不存在.猛站起來一巴掌猛的拍在桌子上,轟隆一聲把桌子整個打斷了.兩個人終于停了下來驚訝的看著我.

我用巨大的近乎聲音咆哮著:"以後你們兩家一個魔晶石碎片都別想從我這里拿到.喜歡吵是吧?繼續啊!反正你們要魔晶石也會在戰爭中消耗掉,還不然你們就這樣直接打,都死光了才省心呢!吵啊?都看著我干什麼?繼續啊?"

..................................

"對不起!人家一時控制不住……"粼粼的臉上瞬間出現無敵可憐相,兩只美麗的大眼睛中開始迅速蓄水,眼看就要決堤.

亞特蘭締斯大帝也趕緊賠不是."對不起,我是氣糊塗了!你看這個,真不好意思!您喝水,有話我們好好說,咱們慢慢談判還不成嗎?"

我裝做生氣的閉上眼睛,索性不理他們兩個.兩個人看我不理他們立即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粼粼開始裝可憐,哭著給我賠不是還不停的使小動作.亞特蘭締斯大帝連著道歉,又是端茶又是遞水.現在兩個族都急缺魔晶石,而我是唯一供應商.壟斷的效果就在于此,只要我停止供應就能隨時捏死他們,現在的各個國家都盡量避免自己的物資供應被某一個國家捏住就是這個原因.

要是我馬上放過他們就顯得我脾氣太好了,索性站起來走出了房間.兩個人跟著我一路道歉,我就是不搭理他們,急的他們團團轉.

亞特蘭締斯大帝還是比較厲害些,怎麼說也是老家伙了."我們和談還不行嗎?紫日,別生氣了,我們知道錯了.我保證一定和談,只要他們白鯊族別騎在我們頭上我保證什麼都答應他們."

粼粼也趕緊道:"我會勸父親的,我們肯定和談,而且一定會成功的.真的,你要相信我們.我們真的可以談好.哎……你別跑啊!我們真的知道錯了!"

我突然轉身,後面兩個人一下沒停住撞到了我身上,趕緊退開看著我.我停了近一分鍾才道:"危機就在眼前,你們居然還在為莫名其妙的仇恨而斤斤計較,你們不覺得很低級嗎?"

"是是是,是我們太低級!"兩方都拼命點頭承認,生怕得罪我拿不到魔晶石.

"我……!"

亞特蘭締斯大帝道:"我們真的知道錯了,我們和談一定和談,不,不用和談了,我們合並吧!"

"啊?"連我都給搞嚇到了.看來刺激的有些過頭了.和談是為了在一個相對和平的環境下能更好的利用資源,並且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證平衡.一來不會因為某一方面獨大搞的我們不好控制,二來可以防止他們搞的對方太虛弱而連帶消耗我們行會的實力.但是合並就不行了.兩個變成一個,那更是一家獨大了,還不如讓他們打仗來的好呢!"跟我去會議廳."

我們繞了一圈又回到了會議廳,關上門重新入座之後我詢問道:"你們這次想好了願意合作?"

亞特蘭締斯大帝點頭道:"你說什麼就什麼,我們絕對沒有異議.合並也沒關系."

粼粼跟著猛點頭."我們也一樣."

我道:"你們互相之間確實有些矛盾,合並就不用了.我也不強人所難,只要你們進行磋商,互相協調一下.哪怕是最基本程度的和平,不需要什麼互相協作,只要別搞的現在這樣非要拼個你死我活就行了."

"一定照辦一定照辦."兩邊都不敢再得罪我了,真要完全切斷魔晶石供應那可是滅頂之災,誰也頂不住啊!

"我真不知道怎麼說你們好了!坐下來談判著那麼難嗎?非要搞的大家臉上都不好看,這樣有意思嗎?好了,今天就到這里吧!我不想再說什麼了,下次會面的時候我會通知你們的."

"那個……魔晶石?"

"只次一次,下不為例."

"謝謝!謝謝!"

現在魔晶石成了我最好的武器,對付海底種族還是這東西好用,真用戰艦對干我們還真不是亞特蘭締斯的對手.現在我有些明白玫瑰關于經濟武器的見解了,經濟確實可以成為武器而且是殺人不見血的武器.

我們回到艾辛格都快中午了,艦隊比大白鯊號先到了兩個多小時.大白鯊號這種船塢級別的大家伙肯定是進不了港口的,那些孩子只能用小船分披運輸.艾辛格的港口仿佛成了養雞場,一大堆的小孩子跑來跑去徹底的亂了套.還好我們人手充足,從城防衛隊調集了八千多士兵暫時充當超級奶爸,一人負責幾個小孩,采取緊迫盯人政策.

玫瑰老遠跑過來嚇了一跳:"紫日,這是怎麼搞的啊?"

紅月走過來攬上玫瑰的肩膀:"這個家伙是超級花花公子,你看,一不注意他就給你帶回來這麼多來曆不明的孩子."

"你當我是繁殖機器啊?這里可有好幾萬小孩啊!"

紅月道:"我是問你怎麼把這麼多小人魚都帶回艾辛格來了?"

闖王這時候剛好也上岸了,走到我們這邊道:"亞特蘭締斯遭到襲擊,整個城市都完蛋了,情況比唐山大地震還慘."

"真的假的啊?"紅月還有些不相信.

我接著道:"是真的.人家遇到困難我們總要幫幫忙忙吧?我已經答應亞特蘭締斯大帝了,在城市重建工作結束前這些孩子就住在艾辛格了."

亞特蘭締斯大帝剛好走過來."真不好意思啊!麻煩你們了!"

紅月笑的有些不自然."這個!你們遇到困難我們伸把手也沒什麼.住下沒什麼,我們有的是地方,但是我們可沒有人手帶孩子啊!三五十還差不多,你這好幾萬人我們實在是……!"

"這個我們自己有人管理,不會麻煩你們的."亞特蘭締斯大帝現在是有求于人,點頭哈腰的非常客氣.

我也幫腔道:"我答應人家了,就讓他們住下吧?"

玫瑰小聲嘀咕著:"不是你管家不知道柴米貴!"

"哎呦!我的管家婆大人,對外你總得給點面子吧?"

玫瑰道:"我不管,反正到時候有麻煩你自己處理,我不負責."

"這能有什麼麻煩?"

"那你等著吧!我保證幾萬個孩子的破壞力不會低于一個正規軍的."

"太誇張了吧?"

......................................

玫瑰不再和我說話,而是對亞特蘭締斯大帝道:"麻煩你們集中一下,我來幫你們安排住房,還有這個人數最好有個詳細統計,我好計劃要多大地方."

"太感謝了!我這就辦!"

這幫孩子真是夠精力旺盛的,我們又調集了一萬多衛隊才把孩子們像趕鴨子一樣送到了他們的新家.這里是艾辛格的地下二層,旁邊有防水門直通港口.小人魚不能長時間入水卻也不能完全離開水,每天至少要游兩次泳玩玩水才能正常成長,否則以後會有可能失去水中生活能力.玫瑰選擇的住宿地點是一整片區域,這樣便于管理,而且我們的兵營就在附近萬一有什麼緊急事情反應也快一些.

安排孩子們住下後回到港口把一些建築材料裝上白鯊號讓他們帶回亞特蘭締斯,那邊重建工作肯定需要大量材料.亞特蘭締斯大帝又是千恩萬謝的離開了,港口上只剩下還在運輸的傷員.

送走亞特蘭締斯大帝再折返住宿區,入口處居然新掛了牌子.我一看差點沒吐血,牌子上面寫著"艾辛格幼兒園".這到底是哪個混蛋寫的啊?沖進里面之後大聲的叫道:"外面的牌子誰掛的啊?"

"我."

我一轉身肚子里的氣一下子就癟了.維娜正穿著她那件超級誘惑長袍站在一大堆孩子中間散發她母性的光輝,碰到她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這個超級惡魔軟硬不吃,我又打不過她,沒辦法,有氣也要往肚子里吞.

"維娜你怎麼來了?"

玫瑰站出來道:"是我叫來的.怎麼了?"

"沒什麼,老婆大人一切都是正確的."碰到全艾辛格最不能得罪的兩個女人,我有什麼辦法!

維娜忽然對旁邊的小孩子很和藹的道:"記得我剛剛說什麼了嗎?"

"記得!"一片充滿稚氣的童聲.

"那還不去?"

我還沒有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周圍的孩子呼啦一下全圍了上來.我一不小心就被推dao了,接著頭盔就不見了,然後臉上被一個胖胖的可愛小男孩送了一個濕漉漉的吻.然後那個孩子笑著道:"謝謝哥哥幫助我們."接著他離開,另外一個小孩爬了上來.我明白他們要干什麼了,不過已經晚了.

旁邊只能看見一群孩子中伸出一只手指著維娜和玫瑰那邊:"你們陷害我!啊!……不要吐口水……!"

我在接下來的時間里遭到了幾萬個孩子的狼吻,而且人魚族的孩子似乎口水特別多,等我爬起來的時候身上仿佛掉水里一樣.我想找兩個罪魁禍首報複卻發現早就沒人了,真是失策!555~我恐怕是世界上短時間內被吻次數最多的人了,差點被口水淹死!

私聊忽然響了起來."紫日?"

"啊?阿修福德?什麼事情啊?"

"我到你們行會了,就在會議廳,你過來一下吧?"

"你到我們行會了?你是說你到艾辛格來了?"

"恩."

"你在哪?"

"在會議廳."

"艾辛格大大小小好幾百會議廳,你在哪個啊?"

"我不知道,這又不是我的城市."

"那你身邊有陪同吧?我們行會的人不可能讓你單獨過來吧?問他一下."

等了一會他才道:"你等下啊!他說具體數字他也記不住,我們正在去看門牌.好了,看到了.這是F2層B4區L6K8大道00981870號建築里的001-001號房間.我的天啊!你這里的地址怎麼這麼恐怖啊?"

"沒辦法,地方太大,不標清楚些找不到啊!你在那里等著,我三分鍾後到."真是的.艾辛格這麼大面積我能不這麼標嗎!再說我這里又不止一層.

當我趕到那里時阿修福德已經有些坐不住了,但是看到我出現他的表現更誇張.阿修浮德用一只手指著我:"你身上怎麼啦?"

旁邊傳來笑聲,我一轉頭居然看見玫瑰也在."嘿嘿!這個是一點小事故,沒什麼.你到這里來是為什麼啊?我想你不會無聊到沒事來串門吧?"

"那當然不會.我是有事情才過來的.反正你們有那個跨國傳送陣,兩分鍾就到了."

"什麼事情要你親自跑一趟啊?"

"生意."阿修福德靠上來道:"大生意."他突然吸了吸鼻子道:"你身上這東西怎麼有股怪味道啊?"

"諤……!"趕緊打岔."別管我了,說說什麼生意?"

"你上次不是提到一種東西叫紅紋魔晶石嗎?"

我激動的一把抓住阿修福德的手."你找到礦啦?"

"奇怪,你身上這什麼水啊?怎麼黏了吧唧的?"

5555~氣憤啊!"沒什麼,說你的礦吧?"

"哦!我的礦……嗨!我哪來的礦!都讓你搞亂了!是別人的礦石,不過我知道他們的采集地點."

"那你找我干什麼?"

"是這樣的.那個礦區在一個大城市後面,距離非常近."

阿修福德剛說了一半旁邊站著的玫瑰就接道:"你想讓我們出兵配合你一個佯攻城市一個從背後包抄礦區?"

"對."

"那你是想讓我們來佯攻還是偷襲?"

"我是這樣想的."阿修福德道:"我們鐵十字軍是德國行會,由我們來攻城別人不會疑心.那個礦區目前還沒有人多少人知道,所以我們可以假裝只是攻城,不用撕破臉搞成真的搶劫."

"可是你們攻城難道不也一樣得罪他們嗎?"

"這不一樣.那個礦區實際上不光是一個行會的.這個城市的行會知道自己守不住這個礦所以去找了幾個靠山.我攻城明面上不和那些靠山發生沖突,畢竟他們這是秘密協議,沒有公開,我就裝不知道誰也不能把我怎麼樣.別人以為我只是單純的襲擊這個城市,不能把我怎麼樣."

"說的到是很有道理,可我們襲擊礦區有什麼用處呢?那是個礦我又不能搬走,就算能搶劫幾塊下來又有什麼用?你不會要我們長期占領吧?我自認為沒那實力!守城市還湊合,那麼一片礦區無遮無攔的還沒有補給,我怎麼守的住?"

"你不是有好多NPC大軍嗎?"

"拜托,那是城市防衛隊.受到系統限制只可以在城市以及城市附近活動,不能跑遠的."

"我聽說你的衛隊以前是因為黑暗神殿的命令無法離開,現在你們不是翻臉了嗎?"

"我靠!那個命令只是個借口,真正不然他們離開的是系統的規定,那個命令只是個讓劇情合理化的借口.就好象現在可以詢問城市里的專門NPC未來24小時的天氣.系統給的解釋是這些NPC是占卜師可以預知天氣,這樣大家玩的時候覺得比較真實,而實際情況是他們就是系統立的公告牌,數據是系統直接傳給他們的.我這里也一樣,說起來是黑暗神殿不給他們離開,其實是系統為了游戲平衡不給他們離開.我老早就問過了,但是我的城市防禦部隊指揮官說部隊離開城市會導致城市防禦薄弱,其實還不是系統給他的命令,只不過他嘴里說出來比系統硬性規定更加真實,有利于營造游戲環境.你沒發現現在連系統公告都以NPC之間的傳說來發布了嗎?每次有公告都是幾個NPC故意在你旁邊議論讓你聽見,實際上那就是系統公告."

"你是龍緣太子……唔……!"

我趕緊堵上他的嘴:"這個別說出來,我的身份暫時還是秘密."

"哦!"他點頭道:"我的意思是既然是你的情報應該比較准確,畢竟游戲是你們做的."

"我可沒有作弊,這些是我總結出來的,不是老爸告訴我的."

"知道了."阿修福德道:"那就比較麻煩了.可是那些東西就在那里,我看到拿不到心里好氧啊!"

"你以為我不想嗎?我們現在需要一個計劃.那些東西肯定要搞到手,但不能按照你的辦法."

"那該怎麼辦?"

上篇:第七卷 第七十三章 曆史(全)     下篇:第七卷 第七十五章 圈錢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