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八卷 第三十七章 老熟人  
   
第八卷 第三十七章 老熟人

想了半天最後決定玩個調虎離山記,召喚出凌,艾美尼斯,玲玲,晶晶,夜影,小雪."凌,你和艾美尼斯一組騎上夜影,從那個方向跑,晶晶和玲玲一組騎小雪向那邊跑,你們要盡量帶著守衛兜圈子,轉的圈子越大越好,盡量多吸引人注意."

"小意思."

四個魔寵迅速分開.凌和艾美尼斯剛離開不久就開始執行我的計劃.凌先是用靜電網潦倒了一排精靈弓箭手,然後又用地獄烈焰把一隊獨角獸騎兵給燒傷了.這麼大的動靜當然很快就引起了注意,大批敵人尾隨追擊.夜影馱著凌和艾美尼斯開始帶著追兵繞圈子,有艾美尼斯的幻象幫助,他們可以在敵人隊伍的縫隙中穿插躲避,反正精靈守衛要接近到10米內才可以破除隱形,至于那些精靈玩家,他們根本就沒有這個能力,反隱形只針對NPC精靈,玩家沒有這個能力.

晶晶,玲玲這邊也開始行動,玲玲先是出手砍傷一大片精靈,然後對方還擊,晶晶立刻擋住了對方的攻擊.箭雨一停玲玲又是一劍放倒一大片守衛,然後她們跳上小雪揚長而去.這個青草盟只是個小型行會,不象我們行會的NPC守衛那麼多.僅有的一些巡邏隊都去抓凌和艾美尼斯去了,這邊再次出現混亂,守衛明顯不夠用了.無奈之下對方把城市里的守衛也增援出來了,結果我站在城市外的一棵樹上看著大批守衛沖出城市去追晶晶,玲玲,而城市里則只剩下基本數量的維持治安的人員了.

守衛清除之後就是我該上工的時候了.去掉魅影披風的隱形功能之後跳下樹枝大搖大擺的走向城市.這個巨大的生命之樹實際上是空心的,樹干底部有個洞,那就是城市入口了.

走過去之後竟然發現洞口站著守衛,這可不大好.看看附近沒有人,干脆向頂上發射了一根龍筋索,索頭掛上樹枝之後啟動收線器將自己拉上去.成功上了樹之後我迅速的向前跑,只要進入那些建在巨大樹枝上的建築物之間就方便躲避了.

跑在樹干上總感覺這些木頭軟綿綿的,真不知道怎麼支撐的住這個城市的重量的.雖然精靈城市都不大,可是這個生命之樹的樹冠直徑高達3千米,估計它自身重量就不下千噸了.這麼大一棵樹加上上面的城市建築起碼有一萬多噸,竟然沒有把樹干壓斷!

靠近了城市後我躲避在一間房子後面看著外面的兩個守衛走過,被發現就不好了.正要找巡邏間隙穿過去,忽然一個甜甜的聲音出現在我的下方.

"哥哥你在干什麼啊?是在玩捉迷藏嗎?"說話的是一個小男孩,胖嘟嘟的好象吉祥如意,可愛極了.

我趕緊推開頭盔面罩然後把手放在嘴邊做禁聲的動作."噓……!小聲一點,我在和那些巡邏的守衛玩捉迷藏,不要被他們發現了."

小孩睜著精光閃閃的大眼睛看著我:"原來是大姐姐啊!你好漂亮哦.姐姐帶我一起玩好不好?"

"我是哥哥不是姐姐!"

"可是你好漂亮."

"漂亮的也不一定是姐姐啊!哥哥一定要很丑嗎?"

他搖搖頭:"原來哥哥也有這麼漂亮的."

"你怎麼一個人啊?你這麼點大怎麼進游戲的啊?"小孩沒有身份證應該是進不了游戲的!

"爸爸和媽媽帶我上來玩的."

原來是父母同意的.小孩想要進游戲,只要監護人用身份卡和指紋確認就可以了,這是方便有孩子的家庭可以一起進游戲玩,還可以防止小孩偷偷玩游戲,有父母控制就可以限制游戲時間了.

"那你父母呢?"

"他們出去練級了,讓我自己在城市里等他們."

"他們為什麼不帶你去啊?"

"爸爸說外面有吃人的怪物,我怕怕,所以留下來了!"

這也是為什麼《零》限制游戲年齡的原因,這個游戲的真實度太高,小孩子沒有判斷力,過早接觸這些血腥的東西不大好,所以一般不讓小孩進入游戲.其實龍緣在《零》正式運行1個月後就啟動了屏蔽功能,各年齡段的玩家看到的畫面是不一樣了.同樣的戰斗,12歲以下的小孩就看不見血,而且怪物不會被打的支離破碎,頂多就是受傷死亡,不會看見傷口.12歲到18歲的玩家可以看見被分尸的怪物,但是看不見惡心的肉塊和內髒,也看不見鮮血.超過18歲的玩家才有可能看見全部的畫面.除此之外,《零》對性別系統也啟動了限制.未滿18歲是別想在游戲里XXOO的,甚至連淫穢字眼都會被屏蔽掉.

本來想打發小孩離開,可是他自己在城市里,這就不好打發了."帶你玩也可以,但是你要聽話.先告訴我你叫什麼?"

"我叫壯壯,我最聽話了."小家伙用力的點著頭.

"真乖.我叫紫日,你可以叫我紫日哥哥."我摸摸他的頭."你從剛才一直盯著我看什麼啊?"

"哥哥的盔甲好漂亮,還會冒煙,爸爸媽媽的盔甲就不會冒煙."

"我這是神器,漂亮是正常的.至于冒煙……等等,你說什麼?冒煙?"我一低頭嚇了一跳."哇,這怎麼回事啊?"我說怎麼剛才一直覺得這些木頭軟綿綿的.我站的地方竟然完全變成了黑色,像焦碳一樣,而且木頭已經軟化變成了一種糨糊一樣的粘稠物質.我雙腳接觸的地方正在不斷的冒煙,木頭上的黑色區域還在不斷擴大.回頭看看,剛才走過來的這一條線上竟然全是黑色的腳印,我的每一步都會在樹干上留下仿佛燒灼過一般的黑色腳印.

"哥哥你好厲害哦!你是魔術師嗎?這些煙怎麼變出來的啊?"

"這不是我變的!"我想扶住旁邊房子的牆壁看看腳底是不是粘了東西才把樹干燒黑了,可是我的手一接觸牆壁立刻就冒起了青煙,木頭建造的房屋牆壁上留下了一個清晰的黑色掌印.

"哇!哥哥的手也會冒煙哦."

這個時候上面的樹干突然掉了一些樹葉下來,我正伸手看手掌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一片葉子正好掉在我手上.毫無征兆的,手上的樹葉像火yao一樣突然燃燒起來,而且幾秒之內就變成了一堆黑灰.抬頭看看上面,還有樹葉在不斷的向下掉,可是這些葉子碰到我的盔甲和手上之後都會立即變成一個火球迅速燒成灰燼.

"好強的邪氣.你是大惡魔嗎?"一個溫柔婉約的聲音的出現在我旁邊.

"媽媽."小男孩跑了過去抱住女人的腿."這個哥哥好厲害,他可以變魔術,你看他會冒煙誒."

...................................

一個中年男人走了出來:"你不是我們行會的人吧?青草盟的大部分是精靈,就算有別的種族,因該也不會有你這種類型的."

"我……!"

那個女人好象是個術法道士,攻擊法術和治療能力都不錯."你肯定殺了不少玩家吧?邪惡值高到這種程度,真是難以想象,紅的跟燈泡一樣!你看看地下,充滿生命之力的生命之樹排斥你的邪惡之氣,連樹干都燒黑了你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們看的到我的紅名?"

男人把壯壯抱了起來:"我看不見,但是我老婆可以,這是她的職業特色.不過你還不錯,有個遮蔽紅名的寶貝."

"你看的見我的裝備屬性?"

"我看不見,但是我會猜.我老婆說你紅名,我卻看不見,那就肯定是你有什麼東西把紅名壓制住了.年輕人不要這麼沖動,大家練級都不容易,你把這些人殺掉級了可不好."

"打住."我趕緊打斷他們."說教還是先停一停.你們是打算告發我還是不做聲?"

那個男人把小孩放下來然後在小孩耳朵邊上說了什麼,小孩轉身就跑掉了.男人一邊站起來一邊從身後摸出兩柄寬刃大刀出來."這還需要我們說嗎?"

"我不想和你們打,讓我去見天下無敵,其他人我沒興趣."

"想見副會長,等過了我們這關再說."那個女人也把一把符紙捏在了手里.

我連動都沒有動."你們最好不要搗亂,我不想和你們打.既然看的到我的紅名就該知道我的實力,你們不是對手,不要做無謂的抵抗了."

"這話該我們說."那女人突然把一張紙符扔了過來.

"切火!"無雙龍切法不是只能卻魔法的,符紙照切不誤,只要用對類型就可以成功.那個女人扔出來的是火焰咒,很可惜這東西顏色太豔,我早就認出來了.

看到自己的符文飛到一半突然燒掉成了灰,那個女人愣了一下,但是那個男人的雙刀已經揮過來了.我用永琱@擋,當當兩聲,兩截斷刃掉在了地上,那個男人又跌了回去."都和你們說了,不要無謂的抵抗,沒有用的."

"你這是什麼武器啊?"那男人指著我的永.

我把永睋|到面前:"神器,而且帶裝備破壞屬性的.都和你們說了沒用的,不要再擋我了,我要去找天下無敵."

"不行,看不見就算了,看見了怎麼可以讓你亂跑."

"我不出手也是為你們好,精靈城市經不起折騰,我怕真動手有可能把生命之樹弄倒,你們還是不要和我動手最好."

"你大話說太大了吧?"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我看了一眼驚訝的道:"刀大殺人多?"

"我重練了個人物,現在叫人九."

"人九?不就是仇嗎?你還嫉恨我啊?"

"嫉恨?"刀大殺人多,哦不對,現在該叫人九了.他笑了笑."當初的等級榜第一,綜合戰力榜第三,全中國第三大行會,就因為你.全都因為你."人九有些激動,頓了一下才繼續道:"不過我不在乎,我不是那種跌倒了就不敢向前的人.哪里跌倒了就從哪里爬起來,你給我的,我都會還給你."

我也笑了起來."看來你沒有搞清楚狀況啊?"

"哦?我有什麼錯誤嗎?"

我的眼神突然變的陰冷."你忘記了重點.當初你不是我們的對手,現在更不是.冰霜玫瑰盟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小行會了,而你現在似乎還不如以前吧?這個青草盟是個什麼樣子你應該比我清楚吧?你以為單靠這個行會有希望戰勝我嗎?"

"這里?"人九看看四周:"你以為這就是青草盟的全部?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你除了這個行會還有什麼嗎?"

"你放心,我會讓你知道的,但不是現在."人九拍拍手道:"你可以提前鏟除青草盟永訣後患,放心,我不會笑話你膽小的,盡管來吧?"

我忍不住大笑起來:"看來你的老毛病一點都沒改,總是這麼武斷的判斷別人.你以為這樣用話激我,我就會賭氣讓你發展嗎?太幼稚了吧?這可不是幼兒園過家家."說完我就當著他的面啟動了行會頻道."鷹,在線嗎?"

"剛上,什麼事情啊?"

"集合所有行會人員,我們的老朋友刀大殺人多又回來了."

"不是吧?他怎麼還沒死啊?"我使用的是環境聲效,鷹的話人九也聽的見,這下可把他給氣壞了,不過鷹不知道."那個敗類是不是又組建了行會?好,告訴我在什麼位置,我這就集合人,踩平他的城市."

這段話聽的青草盟的人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我關閉行會頻道之後道:"好了.你們都聽到了.想要棄暗投明的趕快離開這里,一會等我們的人到了可就來不及跑了."

"跑?"人九大概是氣瘋了:"我有必要跑嗎?既然你想打,那好,我奉陪."說著他轉身對旁邊的人道:"去拿借兵令."

"借兵令?你又搞什麼東西啊?"

"哼哼,還是先擔心你自己吧."人九看看我."你是要在這里站到戰爭開始還是先離開?"

"當然是離開了.不過一會我會打回來的.這次再把你的行會滅掉之後你打算干什麼?再重練一個號嗎?"

"你就笑吧,一會有你哭的."人九旁邊一個家伙開口道.

我看看那人."你就是天下無敵吧?"

"呦,你認識我啊?"那個家伙比人九還要囂張.

"我當然認識你,整個一個大嘴巴,到處亂發那些無聊的詛咒信.告訴你,我已經向系統報告過這次的情況了,很快你就會受到懲罰的."

人九插進來道:"廢話沒有用,一會手底下見真章."

"行,你們等著吧."我轉身剛要走,想想又轉回來了."那個,你們夫妻兩個,把壯壯帶出去,一會要打仗了別嚇到孩子."說完轉身跳下樹干,叫上凌她們迅速的離開青草盟的領地.

本來今天是要找這個天下無敵報複的,我最恨發詛咒信的人,這次又造成這麼大影響,我當然不會輕易放過他.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這個青草盟竟然是刀大殺人多重新練的號組建的行會,真是冤家路窄,這樣都可以碰到!

直接使用傳送戒指返回艾辛格,鷹正在集合在線的人員准備戰斗.玫瑰和其他人竟然也上線了,看到我出現立刻就圍了過來.

"老公,你是怎麼碰到刀大殺人多的?"

"你們不在的時候行會里出現了大量的詛咒信,搞的行會信息頻道都給垃圾郵件堆滿了.我追查到最先發出的人是一個叫青草盟的行會的副會長,可是我在去找他的路上竟然碰到了刀大殺人多.他現在已經刪號重練了,新的人物叫人九."

"仇?他還這麼嫉恨啊?"紅月立刻就聽出問題了.

"所以我才讓你們趕緊集合.像他這樣的敵人不近早鏟除就是給自己找麻煩."

玫瑰站到我身邊:"我同意你的意見.紫日說的沒有錯,人……人……刀大殺人多改名叫什麼了?"

"人九."

"對.人九.他這樣的敵人擺明了就是遲早要打一仗,反正早也要打晚也要打,還不如早點解決了來的安全些."

"我可不這麼認為."修羅紫衣忽然站了出來."如果我們不動手,至少還知道他在哪里,在干什麼.可我們要是和他們打起來,必然會有一方失敗.以我們行會的實力,失敗的可能性小于被隕石砸到的概率."

"那你還反對什麼?"大鍋飯問道.

修羅紫衣道:"就是我們贏了才要擔心.俗話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我們要是把人九的行會打散了,他們很可能轉入地下,到時候雖然無法和我們正面沖突了,可要是他們成心搗亂,到處給我們制造難題,那我們以後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這點你們考慮過嗎?"

鷹看看我道:"修羅說的也有道理,紫日,我們到底是打還是不打啊?"

"我也頭疼著呢!本來我是決定要打的,可是被你們這麼一說我也不知道該不該打了.萬一他們真的轉入地下,專門和我們搗亂,那我們以後可就麻煩了!"

素美忽然道:"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

"你有辦法?"大家一起看了過去.

素美裝模做樣的道:"你們都是想要打的,可是大家都擔心萬一把青草盟打殘了,他們跟我們搗亂不好應付.既然不打不行,打狠了又容易逼人九狗急跳牆,那就改成長期騷擾,我們間隔一段時間來個小突擊.拖慢他們的發展,但是不要把人九逼急了."

"可是宣戰失敗懲罰很嚴重的."

"你不會不宣戰啊?"

"不宣戰怎麼打啊?"

"可以讓他們宣戰啊."

"你什麼意思啊?"我看著素美.

素美道:"其實很簡單,只要挑釁就可以了.把軍隊開到他們家門口然後不斷刺激他們,逼的他發瘋和我們戰斗,他們首先宣戰,我們不把他們消滅乾淨也不會受到什麼懲罰."

鷹想了想道:"方法是不錯,可是執行起來有一定困難啊!"

我打斷他們:"我看事情也未必就像我們想的那樣發展,而且人九好象有塊什麼借兵令,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是很厲害的東西."

"借兵令?"站在旁邊一直不說話的金幣突然道:"什麼樣子的借冰令?是不是白色的?上面有個十字架,後面還有天使一樣的羽毛翅膀?"

"我沒有看到那塊令牌,但是你說的好象你見過似的,難道你知道?"

金幣道:"我是見過,而且不止一次.那東西要是真的和我說的一樣那就麻煩了.那種東西是光明神殿的令牌,憑那塊牌子可以向光明神殿借調10萬軍隊,時間限制為72小時.而且如果你有兩塊牌子可以選擇把時間演唱一倍,或者借20萬軍隊出來.牌子使用一次之後就會被收回,但是可以通過特殊方式獲得牌子.我以前偷到過一塊,賣了不少錢."

"看來事情麻煩了!"

上篇:第八卷 第三十六章 詛咒信     下篇:第八卷 第三十八章 正規的業余部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