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八卷 第三十八章 正規的業余部隊  
   
第八卷 第三十八章 正規的業余部隊

"老大老大."夜之子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

"什麼事情這麼著急啊?"

"不是我急,是你急."夜之子頓了下道:"你不是說要和人打仗嗎?"

"恩."

"可以等會嗎?"

"等?為什麼要等啊?"

"因為魔偶就要完工了."夜之子激動的道:"你走了之後我們把魔偶拆開了,那個核心的結構雖然很複雜但不是完全無法修改,他們已經解決了一些問題,新的控制系統正在安裝,只要你們可以再等2個小時我保證能讓魔偶動起來.正好你們要打仗,正好把魔偶帶上參加實戰演練."

"想法是不錯,可是兵貴神速啊!而且那個該死的借兵令,萬一真搞個幾十萬軍隊出來,我們可就只能等著被K了!"

"十萬大軍啊?"夜之子咽了口口水."對方怎麼會有這麼多人的啊?"

"還不是那個該死的光明神殿,自以為是的亂發什麼借兵令!"

玫瑰道:"其實我覺得未嘗不可等一等."

"為什麼?"

"光明神殿出兵需要時間,但是應該不會超過5個小時吧?我們在這麼短的時間里要趕到那邊,還要和對方打仗,根本不可能結束戰斗.要是打到一半,對方從後面跑出來了,那不是更要命?"

鷹一聽也點點頭:"玫瑰說的有道理,與其被打個措手不及,還不如拖延時間,准備充分再來次正面戰爭."

"哎呀,打仗怎麼也不通知我一聲啊?你們當我這個顧問是假的嗎?"一個洪亮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背後.

"武將軍?"

"你們這次又是和誰打仗啊?"

我趕緊解釋:"一個以前的敵人,當初被我們滅門了,後來他重新換了個號,今天凌晨剛好被我碰上,現在正好大家都在線,所以我想直接鏟除這個行會."

"對方很強嗎?"

我搖搖頭:"我不是故意找人家麻煩的,是偶然遇到的,對這個行會的情況我幾乎是一無所知!"

武將軍的聲音突然變的嚴厲起來:"什麼都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仗啊?"

"可是兵貴神速啊!"

"兵貴神速就可以一無所知的往前沖?你這樣打什麼仗啊?簡直是在賭博,而且還是個很吃虧的賭博!賭對了好處不多,要是賭輸了就有的你倒黴了."

"那我們先停止集結,改成派人調查情況嗎?"

"廢話,當然是這樣了!"武將軍敲著我的腦袋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戰事未起軍情已控.這才是戰爭的重中之中.這里是游戲,用的又是冷兵器,補給可以不考慮,但是情報總不能也不管吧?"

"可是我們行會的情報機構還沒有建立起來啊!喜歡發展這方面的玩家很少,我新聯系到一個專門搞情報和暗殺的行會,可是還沒有定下來啊!"

"那你就要感謝我了."武將軍靠在我耳朵上道:"今天本來是來給你介紹一些人的,沒想到這麼快就趕上實戰,你跟我來."

我趕緊對後面的人道:"集合計劃壓後,先進入准軍事狀態.鷹你負責調度一下,做好准備,但是先不要出發.夜之子你去研究所告訴他們速度加快,要是可以多搞幾台出來實驗效果會好些."

"放心吧."鷹和夜之子都點頭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玫瑰,跟我一起來吧."

"恩."玫瑰上來和我一起跟著武將軍去看他說的人.

武將軍一直帶著我們到達了艾辛格的小禮堂,結果我們一進去就聽到一聲嘹亮的:"起立!"

嘩啦一聲,房間里的人全都整齊的站了起來.這一屋子的人雖然穿的亂七八糟,但是明顯一看就是一支部隊.

"這……這個是怎麼回事啊?"

舞將軍沒有回答我而是轉身讓NPC守衛關閉大門,然後帶著我們走到了禮堂的講台上.我們剛一站定,下面有個人喊:"敬禮."

嘩啦一聲,整齊的軍禮.武將軍回了一個軍禮,下面的領隊立刻再次喊口令:"禮畢.跨立."

武將軍伸手示意他們坐下,下面一聲口令立刻所有人都整齊的坐到了座位上.直到這個時候武將軍才對我和玫瑰道:"我們兩個都不是外人,我就直接和你們說了,但是記住不要外傳."

我和玫瑰趕緊點頭:"明白."

武將軍接著道:"最近龍緣在幫國家搞電子士兵訓練計劃."

我驚訝的看向下面:"這些是電子人?"

"說什麼呢?"武將軍瞪了我一眼:"電子士兵就是電子人啊?你語文怎麼學的啊?我說的電子士兵是借助電子設備在非常規狀態下訓練出來的士兵,不是用電子產品制造出來的士兵!"

"哦!我知道了.是那個……!"我突然頓住了,然後看了眼台下再看向武將軍:"他們的保密級別是多少啊?"

"放心,除了作高兩級的都沒有問題."

"哦."我微笑著道:"莫非這些就是參加靜態訓練計劃的士兵?"

"這個你也知道啊?"武將軍嚇了一跳.

"我有什麼不知道的,本來就是半公開的計劃,美國人都知道,我再不知道,那我還算龍緣的人嗎?"

"說的也是."

我用手比畫了下面這些人:"可是為什麼他們在這里?"

"這就是計劃的一部分啊.你不會沒看計劃內容吧?"

"我當然沒看,龍緣的秘密計劃每天都會出一兩個,每個都看我就什麼都不要干了."

武將軍道:"那還是我來解釋吧.這些人的身體正在用電子設備強化中,但是這種強化是正常人無法忍受的,而且如果單純的強化肉體,頭腦不跟著進步,作用不會太明顯."

玫瑰補充道:"所以把他們送進游戲.《零》的游戲頭盔可以截斷大腦和身體的生物電聯系,這樣即使對他們的身體使用非常殘酷的訓練方式,他們也不會因為忍受不了劇烈疼痛而精神崩潰.而且身體進入游戲後依然可以參加各種訓練,這樣身體和頭腦的訓練可以同時進行,不但節約了時間還更有效果.而且這樣訓練,美國人就沒什麼話說了.以前他們老是喊人權,說我們國家軍隊訓練沒有人道,這次可是徹底把他們的嘴巴封上了."

武將軍笑著拍拍玫瑰的頭:"真是聰明."

我指著下面道:"那您把他們帶到這里來不會是要他們加入我們行會吧?"

"不想收嗎?"

.......................................

我趕緊搖頭."不是不想收,而是不能收."我指指下面:"別人看到,我要怎麼說?傻子都看的出來這些是軍人,我的行會里有一支成建制的正規軍,你說人家會怎麼想?"

武將軍轉身對那個喊口令的人比了個手勢,那個人立刻喊道:"現在進入偽裝狀態,目標環境是街頭混混聚會."

下面嘩啦一下就亂了套,聊天的,吵架的,摳耳朵,挖鼻子什麼都有,一支正規軍轉眼成了一群流氓!剛才一個個坐的筆直端正,現在蹲在座位上的,翹著二郎腿的,斜靠在座位上的,亂七八糟完全沒有一點正象.

武將軍又做了一個手勢,那個喊口令的立刻道:"偽裝,目標電影院."

嘩啦一下下面又變成了普通人的樣子,雖然坐的都很正常,但是都松松垮垮的坐著完全沒有軍人的感覺,有些女軍人還和旁邊的人扮演起情侶,是不是說說話,連各種小動作都一點不漏.

口令再次變化:"偽裝,目標酒吧的普通人."

下面的人立刻站起來把椅子移動成酒吧的樣子,空出中間的位置.一些人在場子邊上開始聊天,中間有些人在跳舞,那邊還有幾個扮演侍應生.要是這里有吧台和彩燈,完全就是一個酒吧了!

"解除偽裝,整理環境回到軍隊模式."

下面的人迅速的把椅子搬了回來然後坐的整整齊齊.

看到我驚訝的目光,武將軍解釋道:"因為這個實驗性的項目,第一批肯定不能讓普通士兵參加.這些都是特勤部隊,要是效果顯著以後才會推廣到全軍."

"這些人我要了,全都給我當情報部隊吧?"

武將軍道:"不能光用來搞情報,他們的訓練是有計劃的.情報滲透也是其中一個項目.我的意思是讓他們在這里幫你忙,同時也是對他們的訓練.我把訓練計劃給你,你盡量幫他們安排訓練任務."

"那要是我這里事情不多怎麼辦啊?"

武將軍壞笑的道:"那就不要怪我們給你找事了."

"什麼意思啊?"

"自己理解吧."武將軍把一個本子扔到我手里:"這是計劃,先後順序無所謂,但是一定要達到相應的項目,強度也不能太低."

"這麼厚一本啊?"

"年輕人要勇于面對挑戰."武將軍轉身面對下面道:"全體注意.這位是神林,龍緣保安部隊二級准將,以後他就是你們的直接負責人.他在游戲里的名字叫紫日,你們可以直接喊名字,也可以叫他會長,但是絕對不可以用真名和軍銜稱呼他."

我走上前對他們打了個招呼:"大家好,以後你們的訓練由我負責.你們不用太擔心,我不是軍隊系統出來的正式軍人,不會有那些教條的東西,但是訓練就是訓練,我不會手軟的.你們既然是特勤部隊,應該都是精英,相信我們可以合作愉快."呼!從來沒有在這麼正式的場合發表演講的經驗,突然來一次還真有些緊張,好在當會長這麼久臉皮訓練的差不多了.

玫瑰走到我前面補充道:"雖然我不是軍人,但是在行會里我是主要負責人.在這里和你們說一下.我們這個行會情況比較複雜,一是分布光,二是人員雜.我們行會有好幾種國籍的玩家,你們必須適應個民族各地區的習慣.比如說行會里有不少德國的女性玩家,不管你們將來混的再熟,千萬不要和她們開葷笑話,這在德國是不禮貌的.還有,我們這里有些玩家是美國人,他們說話一般比較直,不經過大腦,經常會開些玩笑,你們不要和他們計較,這是人家的國家習慣.諸如此類還有……!"

玫瑰整整介紹了半個多小時的民俗問題,下面的士兵一個個聽的眼睛都直了.武將軍在後面道:"看來讓他們在這里訓練真是來對了.這麼複雜的環境正好培養他們的隨機應變和偽裝能力,以後真要是出國執行任務也比較有把握."

玫瑰說完之後我對他們道:"本行會有大量NPC,這個需要和大家說一下.本行會的NPC雖然是模擬出來的人工智能,但是千萬不要歧視他們.實話說,我們行會的人員緊缺,沒有這些NPC我們一分鍾也撐不下去,所以你們要把他們當成真人來對待.還有,這些NPC也是各不相同的,他們有自己的情感和習慣.不要以為NPC口風嚴,你們是軍人的秘密不能告訴他們,那些NPC也有大嘴巴的,傳出去就不好了.不過NPC士兵可以例外,這個群體是標准的軍人,絕對不會泄露任何信息."

武將軍道:"好了,現在是先帶他們去執行任務,還是先熟悉環境?"

"艾辛格又跑不掉,環境什麼時候熟悉都可以,現在先去執行任務."

"好的.你帶走吧."

"先等一下,因為你們的特殊身份,我先建立一個聊天組,把你們都加進來,以後機密的事情在這個組里說,一般事情使用正常的行會頻道.但是在此之前還要先收你們入會."

這次參加訓練的部隊一共860人,我又不能讓鷹他們幫忙,只好我和玫瑰在那里一個個的申請入會.全部加完之後一次性把他們全都設置成精英人員,然後給他們開通專門的聊天組,這個工程真是夠龐大的.

入會結束後我再次強調到:"你們以後就是我們行會的精英會員了,記住你們隨時都要隱蔽自己的身份,就把這個當成一次長期潛伏訓練,要在和會里其他玩家共同游戲的同時隱蔽自己是個軍人的事實.好了,現在帶你們去領行會福利,出了這道門你們就正式開始潛伏了."

玫瑰推開大門時這些軍人瞬間變成了一幫普通玩家,他們穿的五花八門,性格也各不相同,有些人特別興奮,有些人特別沉穩,還有些很緊張的樣子.現在誰也別想看出來這些曾經是一支精確到仿佛一個人一樣的軍隊.

帶他們先去了趟倉庫把裝備發給他們,穿上整齊的裝備後精神面貌明顯就不一樣了,但是依然看不出軍隊的樣子.接下來再分配守護獸,然後帶他們去神殿接受維娜的祝福,最後是去領取武器.這些人畢竟是要參加實戰的,而現實中不會用大刀長矛戰斗,所以他們這些人進游戲後都被龍緣以各種方式給了獎勵,而這些獎勵都是一樣的,那就是可以像弓箭手一樣使用槍支.反正游戲里也有火槍,讓他們拿槍就省得在游戲外訓練射擊了,而且這些人本身都是軍隊出來的,射擊技術一定非常好.

....................................

我們先傳送到鋼城,然後到金屬加工廠直接領取了各種火槍.這些都是我讓鋼城這邊趕制的火槍,而它們的原形就是從美國買回來的那些.現在我們有起點城的墨玉礦,鋼城的鋼鐵礦,德國的精密機床,亞特蘭締斯的技術支持,生產槍支還不是小意思.這第一批本來是打算給我們行會的NPC裝備的,不過現在還是先裝備這支軍隊比較重要.

拿到武器後我帶他們離開了鋼城傳送到青草盟旁邊的行會."第一個訓練項目是秘密滲透和情報收集,這個行會很快要和我們行會打仗了,你們的任務是收集一切有用的信息.注意幾點.第一,這里是游戲,雖然仿真度很高,但這畢竟不是真的,所以不要想當然的判斷事情.第二點,我們這里沒有遠程武器支援,不過可以呼叫有限的空中支援,但是不要像現實中一樣指望炮兵和空軍,這里沒這些東西,再說這是滲透有了也不能用.第三,槍不是唯一武器,為了模擬現實,我給你們都配了短劍,就當這是刺刀吧!游戲里實在找不到軍用刺刀,現造也來不及了,你們先用這個湊合一下.好了,我要說的就這麼多,散開."

多虧先讓他們進游戲模擬訓練,要是實戰就麻煩了,他們剛一散開我就發現了問題.這些家伙平裝普通人到還滿像的,可是一進任務就原形披露了.這些家伙竟然不自覺的分散成了戰術小隊,而且還用軍用手語互相配合前進,哪有玩家這樣玩游戲的啊!傻子也知道他們不是一般玩家!

我趕緊在只針對我們這些人的秘密群組里頻道里喊道:"你們都在干什麼?看看你們像什麼樣子?要你們偽裝就這麼偽裝法嗎?誰讓你們組成戰術小隊的?推進時也不要像特種部隊一樣蹲著跑,拜托你們裝的業余一點好不好!哪怕被懷疑是軍事愛好者也比被認出來要好吧?"

"對不起,訓練次數太多了,一出來就自動成這樣了.我們馬上分散!"

我看著他們改變了隊形才道:"恩,現在看起來比較像民兵了!試試再假一點,要讓人看起來像只參加過中學軍訓的菜鳥才行."

"我們盡量吧!"

雖然偽裝這門可以判他們不及格,但是滲透絕對是沒話說.八百多人就這麼潛入了對方行會的領地竟然沒有一個被發現的,職業軍人畢竟不是老百姓.但是這些家伙竟然又開始干傻事了!

"我靠!誰讓你們把守衛干掉的?"我站在遠處的樹上用星瞳盯著他們執行任務,可是這幫家伙竟然摸到生命之樹下面,然後有兩個家伙閃電般的從後面同時動手,兩個站崗的守衛還沒有反應就被干掉了.

一個士兵問道:"怎麼了?這是標准程序啊!"

"那是外面的標准,這里的人和NPC都是死不了的,你們把他干掉,幾小時後就會複活,你們一樣暴露.還好這是NPC守衛,要是玩家更完蛋,玩家死亡只有兩分鍾間隔就會複活!"

"不好意思,我們不知道.這兩個已經干掉了,反正還有幾小時,我們還可以完成任務."

"好的.繼續吧!"真是暈死!

那些家伙把兩具尸體拖到灌木從里隱藏,然後把拖動的痕跡清理了一下.樹干上的通道里還有守衛,我又不讓他們動手,于是他們和我一樣把視線瞄准了上面的數岔.一個家伙突然甩出一排飛鏢釘在樹干上,然後這些家伙就閃電般的一個個上了樹.另外一邊的人雖然沒有用飛鏢卻更誇張,他們竟然用手抓著樹皮上的縫隙往上爬,簡直可以和蜘蛛俠比賽了!

看著看著我就發現不對了.本來還以為他們派人上去查看情況,可是他們竟然全都開始向上爬."喂!拜托!你們不要一起上去啊!那個城市就那麼點大,你們一口氣進去八百多人,到底是滲透還是攻城啊?"

"明白."

爬到一半的人都離開了大樹找地方隱蔽,但還是有一百多人上到了頂上.這些人迅速進入城市,樹葉擋住了視線我看不到他們在城市里的行動,不過我可以聽到秘密頻道里的通話.

這幫家伙收集情報的水平絕對一流,不出二十分鍾這些人就全都出來了,看著他們那流暢的動作簡直是在跳舞!

離開生命之樹後他們和隱藏在下面的人迅速彙合,然後快速離開對方區域回到了我身邊.我帶著他們先離開這個區域,使用傳送卷軸到達神女城,然後分散隱蔽.

負責帶隊的是個上尉,游戲里的名字叫花崗岩.大家都隱蔽好之後他開始向我報告情況:"我們有三個人潛入了對方的行會辦公室,雖然沒有找到文字信息,但是聽到了一段很重要的對話,下面是記錄."

《零》的錄象回放功能相當強大,不但有圖象還有聲音,而且鏡頭的遠近可以隨意調整,只要玩家看的見的東西都可以用錄象拍下來.花崗岩給我的這個畫面中出現了幾個人,一個是人九,還有一個是那個可愛的小男孩的爸爸,另外一個人始終背對著畫面,不知道是什麼人.這個畫面是從窗戶外面拍的,非常不清楚,老有百葉擋著,模模糊糊的.

聽他們的對話,那個小孩的爸爸似乎叫海蝦.他先開口對那個背對畫面的人道:"你們到底同不同意?"

背對畫面的神秘人道:"不是我不同意,而是這個配額問題.冰霜玫瑰盟的產業似乎不是你們想的那麼一點的,艾辛格打下來還好說,要是打不下來,我們損失會很大的.所以我認為你們給的條件太不和算了."

人九拿著個東西在那里晃來晃去,明顯就是金幣說的那種令牌."我們青草盟要吸引冰霜玫瑰盟的主力部隊,而你們只不過是趁虛而入,萬一失敗,你們損失的只是部隊,我們可就徹底完蛋了.這個風險是不是太大了?"

神秘人道:"風險和利益是相等的."

海蝦立刻道:"你說的對.而我們行會承擔了最大的風險,理應得到最大的收益."

"話不能這麼說."被對畫面的神秘人道:"這次的計劃是因為你們被紫日發現了,才臨時決定的,所以本來你們就要承擔風險,這個並不會因為我們的計劃而改變.實際上你們唯一的貢獻是提供給我們這個情報,而不是你們在這次的調虎離山計中扮演的角色.不管我們是否開始這個計劃,冰霜玫瑰盟都會和你們開戰,請不要把事情給搞混了.另外,你們防守城市只是單純的防守,而我們這邊需要調集大量軍隊,這些都是要錢的.我們的運做成本也是很高的,去掉成本費,真到最後我們能拿到的實際利潤並不如你們多."

"你這是吃定我們了?"人九生氣的站了起來.

神秘人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大家都有著共同的目標,何必為了這點錢而影響我們之間的交情呢?"

"我們和你的目標可不一樣."人九站了起來:"我手里有4塊光明神殿發的借兵令,我要留一個防守城市,另外三個你們如果需要的話……"

"你要送我們嗎?"神秘人明顯是在搗亂.

海蝦生氣的拍桌子:"你不要太過分.當初我們和冰霜玫瑰盟打仗時你們還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呢?"

神秘人不動聲色的道:"好漢不提當年勇,目前你們是什麼情況你們自己知道.我不想再浪費時間了.那三個牌子,要是你想賣,我勸你放棄,我們不會買的.別說我們不想買,就是想買,也沒這麼多錢.要是你願意贊助這三個牌子,我可以把最後的分成變成四六開,你們四我們六.至于這個四六分比三七分多的部分是否超過三個借兵牌的價格,那就要看你們運氣了.冰霜玫瑰盟越有錢,你們越走運.怎麼樣?決定贊助還是自己留著?"

人九忽然道:"我們贊助兩個牌子,依然四六開."

神秘人停了一會才繼續道:"那好吧!就這麼定了.牌子給我,這就帶回去."

"先把和約簽了."

"好,正規點好,省得以後麻煩."神秘人開始和那些人簽署系統合約,但是鏡頭卻突然黑了.

花崗岩道:"時間有限我們就錄了這麼多.根據這些畫面來看,這個青草盟似乎邀請了某個勢力在我們進攻他們時圍攻艾辛格.剛才這個對話好象就是在商量如果勝利了如何分割利益.另外我們還有人在酒吧聽到青草盟的玩家說他們行會的秘密武器."

"秘密武器?什麼東西啊?"

"我們也不知道.這段角度不好,不方便錄象,但是偷聽的人說,似乎是一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但不是炸彈."

"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我想了半天也沒有弄明白到底游戲里能出現什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魔晶大炮和魔光炮威力都很大,但是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區別還很大.至今為止我能想到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只有一件,那就是艾辛格下面裝的那個超級武器,至今為止那東西還沒有用過,不過看屬性像是相當厲害的東西.難道青草盟也有這東西?

上篇:第八卷 第三十七章 老熟人     下篇:第八卷 第三十九章 暗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