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八卷 第八十一章 超靈體  
   
第八卷 第八十一章 超靈體

"不要以為沒有肉身我就對付不了你!"這家伙冷靜下來後立即明白了自己所處的環境,他迅速的開始凝聚魔力准備反擊,但是我會那麼好心等他嗎?

"雷音封魔咒."

我把道符向那家伙扔了過去,他微笑著輕易閃開了我的符咒.

"哼!就算沒有肉身,你以為我不會躲嗎?"我指指他身後,他立刻得意的笑道:"這種騙小孩的把戲你以為能騙的到我嗎?我一回頭你再扔個符咒過來?我才不會上當呢!"

"真不知道該說你單純還是愚蠢!"我搖了搖手對著他背後道:"扔吧!"

他終于發現我不象是開玩笑,猛然回頭已經來不及了,小龍女抓住一大把符咒扔了出去.漫天飛舞的符咒像雪片一樣掉了下來,嚇的那家伙跌坐在地上.符咒紛紛飄落,這些東西就是專門對付靈體的,隔著一段距離就開始主動往上吸,那家伙幾乎被雪片一般的符咒完全覆蓋了.

"你耍詐!"他從滿地的符咒中伸出一只手向我抓來,但是符咒同時閃爍起藍色的電火花把他電的一陣抽搐.

我揭掉他頭上的符咒然後拿出了一張紅色的符咒."嘿嘿!耍詐是我的一貫作風.今天既然你被我抓到了,那麼麻煩你當一回小白鼠吧?"

"你要干什麼?"

"別緊張,一個小實驗而已."

小龍女看著到手里的符咒道:"主人,你真要用這個嗎?"

"難得遇到這種機會不利用一下可惜了!"

"萬一失敗怎麼辦啊?"

"不就是掉級嗎?過幾天時間就練回來了."

"可是會掉很多級的,即使全力練級也要半個多月啊!"

"放心,我幸運那麼高不會失敗的!"

"你們到底要干什麼啊?"那家伙被我們搞的更緊張了.

"一會你就知道了."我咬破手指把血滴在紅色符咒上,然後向他腦門上一貼,符咒閃了一下突然消失."幻影,肉身的指揮交給你了."

"放心吧."

那家伙的肉身突然倒地,幻影又回到了我的肉身,但是我自己的靈魂迅速的離開了自己的肉身.一個我的白色影像離開了肉身飛了出來,然後迅速的和那家伙的靈魂撞在一起.他身上的符咒突然全部燃燒了起來然後迅速的變成灰燼,兩個靈魂融合成了一個金色的靈魂.金色靈魂飛了起來然後在空中懸停開始不斷的閃爍起來.

小龍女對周圍的魔寵道:"大家在這里守衛吧!這個過程可能需要些時間."

"這東西怎麼辦啊?"小鳳指著那家伙留下的肉身.

"讓坦克吃掉吧."凌問旁邊的魔寵.

小龍女也道:"對,放時間長了就不新鮮了,坦克把他吃掉吧,主人不會反對的."

坦克當然不會建議吃點開胃點心,這種下吃他可是從不拒絕的.

我的魔寵們和召喚生物在附近嚴密防衛著防止敵人偷襲,而中心位置那團金色的物質依然在不斷的蠕動.這次用的這個符咒實際上是北極星君和維娜合伙弄出來的,為了兩個信仰的和平發展,我特意讓他們盡量多合作.因為都是高級NPC,他們知道的東西都非常多.維娜那奇怪的西方魔法理論和北極星君的東方道術簡直就是兩個不沾邊的理論,但是他們兩個都是高人,很快就互相發現對方的理論中和自己的有相似之處.

在我的撮合下兩個神級老大的理論被拿出來合並研究了一段時間,前段時間討論到死亡的定義時維娜說靈魂是是種能量,而北極星君則堅持認為能量都是可以相融的,如果靈魂是能量那就應該可以互相融合.可是大部分靈魂無法融合,所以北極星君斷定維娜的理論錯誤.為了驗證到底誰是正確的,他們合伙搞出那張紅色的道符讓我找機會實驗一下,今天正好是個不錯的機會.

維娜給我的除了那張紅色符咒外還有一張綠色的符咒,使用紅色符咒後在符紙上滴血的一方會成為主導方,而另外一個靈魂將以能量的形式被吸收進入主導者的靈魂.一旦這個實驗成功,我將擁有一個完全等同自己力量的超靈體,但是如果失敗了,那張綠色的符咒就可以救我一命,但是很可能會掉很多級.

因為不知道理論是否正確,所以別說超靈體會擁有什麼能力,就連兩個靈魂到底是否能夠組合成超靈體都還是個問號.不過維娜堅信可以成功,非要我親自實驗.北極星君說魔力來自靈魂,雖然他不相信可以組成超靈體但是他保證如果成功,其最終結果是誕生一個強大超越原本靈魂的新靈魂,所以說只要不失敗就一定有好處.

雖然外面的魔寵們只看到兩個靈魂變成了一個金色的大靈魂在那閃爍,實際上我自己卻感覺進入了一個完全不可能存在的空間.這里是一個無限大的白色空間.腳下的地面是一種白色的物質,摸起來很光滑,就像是經過打磨的光玉.這個地面平坦的向四面八方伸展出去完全看不到盡頭.抬頭看上方時只能看到白色的光線照射下來,仿佛整個天空是個巨大的燈泡.在這個世界中除了我只有剛才被吸收了靈魂的那個家伙,不過看樣子他比我還要緊張,正在那里驚慌的四處張望.

發現我出現在他旁邊時那家伙立刻後退了幾步."這是什麼地方?你怎麼把我弄到這里來了?快讓我出去."

"很不幸我並不知道這是哪里.當然更無法讓你離開,即使我有辦法也不會送你出去的."

他的眼神突然變的伶俐起來."既然出不去,那就先把你干掉!"說著他就抽出了自己的武器."恩?這是什麼?我的劍呢?"

他的手里拿的不是他一開始的武器,而是一柄紅褐色的標准大小的單手劍.這把劍就像是用礫石雕刻出來的,表面沒有任何的紋路和裝飾,而且結構超級簡單,感覺像個半成品.他發現武器的變化後緊跟著又突然發現他的盔甲也變了,現在他穿的是一套緊身甲,雖然很合身但是看起來沒什麼防禦力的樣子.一開始他是帶著頭盔和面具的,現在這套盔甲卻沒有頭盔和面具,我也是現在才真正看到他的面容.這個家伙完全就是一個印尼的棕色人種,看來各地的地區守衛都是當地人,這樣才顯示出本地特色.這個家伙長的到是還可以就是比較瘦,感覺很脆弱的樣子.

在那家伙驚慌的尋找自己的武器時我也發現了自己的身上出了點狀況.和他差不多,我就像是被人搶劫了一樣,身上所有裝備都不見了.現在身上只有一套和他那套樣式差不多的黑色盔甲.盔甲沒有頭盔部分,身上結構也很簡單,沒有花紋也沒有多余的顏色.緊身的盔甲包裹著身體,但是並不感覺到拘束.這套盔甲的活動度比魔龍套裝還要好,我感覺就像什麼都沒穿一樣渾身輕松.手上的戒指和手鐲都不見了,唯一留下的只有一柄黑色的單手劍.總的來說我們的盔甲是一個類型的,唯一的不同就是顏色.估計這是完全的靈魂空間,所以物品是帶不進來的.

我實驗了一下心靈接觸,竟然還可以用,我可以和魔寵們正常溝通.凌告訴我外面那家伙的尸體他們給坦克當點心了,問我是否可以.我說可以,並告訴他們幫我守護一段時間.

結束心靈接觸又實驗了私聊,結果依然是無效,不過不知道是因為進入靈魂空間還是因為我還在魔界的原因.呼叫屬性欄之後彈出的屬性分成了兩組,一個肉身屬性一個靈魂屬性.

靈魂屬性的計算方式似乎和肉身的屬性不一樣,沒有肉身的屬性那麼多種類.這里的屬性只有敏感度,能級,包容性和屬性趨向四個項目.我的敏感度是1,後面有個括號,里面寫的文字是"鋼鐵般的意志".能級顯示是第四級,後面的括號里寫著"高能型".包容性一欄顯示是全屬性包容,後面也有個括號,里面的文字是"受混亂與智慧神殿庇護的靈魂全屬性包容".最後一欄的屬性趨向是——黑暗.這個到是不意外,屬性趨向黑暗很正常.

既然這里有屬性顯示說明應該是可以戰斗的,四個狀態中似乎只有能級那一項和戰斗有一定關系,不知道是不是要依靠那個來決勝負,可是手上的劍到底是干什麼的呢?

"嘿嘿!沒有盔甲也一樣!"那個家伙終于緩過來了."這次沒有你的那些魔寵搗亂了,讓我送你去參加輪回吧!"

他獰笑著沖了上來一劍砍了下來,我微微側身閃開了他的攻擊,然後用手肘在他背上點了一下,他立刻飛身摔了出去.沒有任何提示,也沒有傷害報告,這到底要怎麼判定勝利啊?

那家伙爬起來之後再次向我沖來,我在思考問題沒有注意到他的動作,等我反應過來他已經到我的面前了.抬手一擋,胳膊上一疼被打了出去.那家伙再次揮舞著武器砍了下來,我抬腿一腳把他踢了回去.這家伙在這里的速度似乎慢了很多,力量也遠沒有外面那麼大了.我雖然被砍了一劍,但是除了疼痛外沒有任何顯示報告.胳膊上的傷口竟然像肉身一樣會流血,可是血水一滴到地面上就不見了.

我砍他沒有顯示,他砍我也沒有顯示,這個世界到底要怎麼勝利啊?

"啊……!"那家伙嚎叫著再次沖了上來.

"都是你這個家伙害的!"我突然轉身讓開他的攻擊,腳腕一勾他的腳絆了他一跤.跳起來騎到他身上對著他的腦袋就是一拳把他打的一聲慘叫.

他猛的站起來把我掀飛了出去,我還沒有爬起來他就撲了過來騎到我身上用劍刺了下來.劍身輕易的穿過了我的胸口,按說他命中了我的心髒位置,但是除了疼痛我沒有感覺到別的東西.我不在乎疼痛,至少我可以忍耐.丟掉手里的劍,我雙手抓住他的腦袋用力向下一拉,身體抬起用前額撞向他的鼻梁.

咚的一聲那家伙被我撞的猛的一仰翻了過去,我掙紮著爬了起來他卻依然捂著臉在地上滾來滾去.我看了看胸口,那柄劍顫悠悠的插在那里還真是夠嚇人的.用手指捏住劍身用力向外拉,但是隨著我的使勁,劍身帶動了傷口的肌肉,一陣鑽心的疼痛讓我差點松了手.這個靈魂空間的疼痛感好象比外面要厲害的多,難道這是100%仿真的疼痛?不會這麼變態吧?

老讓這東西插著也不是辦法,我咬了咬牙猛的捏緊劍身用力一抽.劍身被拔出的同時一道血箭噴了出來,但是僅僅幾秒就迅速的停止了.劍是拔了,但是疼痛依舊,只不過比剛才好一些罷了.胳膊上的傷口似乎也還在疼痛,難道這里的傷是無法恢複的?按這樣推論,該不會是要我把對方砍碎才算勝利吧?那也太變態了吧?

"你居然敢撞我,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地上的家伙終于捂著鼻子站了起來.

"撞你算什麼,我還打你呢!"身上受點傷算什麼,這些傷口確實很疼,但是似乎沒有現實中受傷後的那種虛弱感.我突然沖上去把他搞的一愣,他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已經到了他面前.

右手迅速的按在他的臉上猛然向上一提然後向後下方推了下去,他被我一提,雙腳離地,接著我在下按,他就變成了頭下腳上的姿勢被我撞到了地上.由于我是捏著他的臉向下砸的,所以撞上地面的是他的後腦,按說這一下正常情況下絕對能要人命,可是這里的規則似乎並不和現實中一樣.我聽到清脆的碰撞聲,但是他依然可以動.那家伙慘嚎著抱著自己的腦袋,可是我不打算停下.捏著他的臉把他的腦袋提了起來,然後用力再次撞下地面.特立刻發出了一聲更慘的叫聲.

看到他依然在動,我再次提起他的腦袋向地面撞了下去,但是他還在動,于是我只好反複的提起按下.他開始意識到我不會停下,雙手開始拼命的抓撓希望掙脫我的鉗制.我的胳膊雖然被抓的道道血痕,可是我毫無反應的繼續重複的單調的動作.

撞著撞著他忽然腰部一使力下肢彈了起來繞到了我的脖子上,當他再次把腿放下時我也被帶了出去.他借助甩腿的慣性坐了起來,我能看到他的臉上滿是恐懼已經沒有了開始的那種傲氣.雖然一擊得手,但是他似乎喪失了繼續攻擊的勇氣.

我滾了出去翻身跳起,迅速向他沖過去.他惶恐的回身想找武器,可是我先一步追上他,左手一捏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來,右手對著他的腰上就是一拳,他立刻開始鬼嚎,但是我一拳接一拳的連續不停根本不給他喘息的機會.

他被打了幾是拳後突然扭身雙手夾住我的腰,我的胳膊當然沒有他的腰力氣大.手上一滑被他掙紮了出來,接著他一落地右手一個上鉤拳.我的右手迅速的在他拳頭上一按,手腕順著他的拳頭一轉,以太極拳的走勢牽引他的拳頭繞了一圈輕易的化掉了他的力量.

左手一捏他的拳頭向後一帶把他橫著帶了出去,右腿一提對著他的肚子就是一腳把他凌空踢飛了出去.這次他落地竟然哭了起來,不過我沒有任何遲疑的上去繼續打.

他現在開始完全不再反抗只是把自己抱成一個團保護著要害然後嚎啕大哭,嘴里還在不斷的求饒喊著什麼知道錯了求我別打了.我本來是沒打算停的,同情心這種東西雖然我也有,但是絕對不是用在敵人身上的.但是系統似乎不打算讓我繼續下去,我一拳下去那家伙突然化為了點點星辰飄了起來.

大量金色的星辰漂浮了起來組成了那家伙的樣子飄在那里,我試著打了一下,完全是空氣一樣根本碰不到.系統提示響了起來."靈魂爭奪戰結束,印度尼西亞地區守衛森林王凱德精神崩潰,玩家紫日將包容其靈魂能量,能級躍遷4級進入第8能級."

那團星辰突然飛向我的身體鑽了進去,然後消失無蹤.這個靈魂因該是被我吸收了,看來所謂的融合其實就是兩個靈魂的較量誰更堅強誰就可以吸收另外一個靈魂.

我正在思考,白色的地面突然變成了綠色的網格線,接著開始向我腳下收縮.天空也迅速的變小,白色聚集成了一個亮點然後消失,地面的網格也聚集成一個綠點然後消失.身處一片黑暗中的我四下張望,但是什麼都看不見除了黑暗還是黑暗.忽然黑暗逐漸亮了起來,但是周圍出現的卻是我剛剛開始融合時的景物,我的魔寵們正圍在周圍看著我.

"主人?"凌試探性的問道:"融合結束了?"

"恩."我低頭看看似乎沒有感覺哪里發生了變化."好象是結束了,但是我什麼都沒有感覺到."

"什麼變化都沒有嗎?"小龍女化為人形走了過來."主人你剛才在那里發生了什麼嗎?"

"我們被送到了一個靈魂空間,然後我和他發生了戰斗,最後我把他打敗了,然後他就變成了星辰進入了我的身體.系統提示我的靈魂的能級從4級提升到了8級,可是我沒有感覺到任何變化."

小龍女道:"這個可能只有維娜小姐能明白了,我們暫時是理解不了的."

幻影也道:"主人你還是快點回到肉身上來吧?我們最好快點回去,外面的城市戰斗應該已經快要開始了."

"恩."

我迅速的走回了自己的肉身並與之融合.重新恢複之後我打開了屬性看了一下,完全沒有任何變化,只不過屬性下方多了一個新項目.前面寫著超靈體,後面跟了個第八能級的標量,可是完全不知道是干什麼用的.

我反正是無法理解這東西,還是等回去問維娜比較好.轉身先找了下坦克."坦克?啃了尸體有什麼變化嗎?"

坦克的回答讓我嚇了一跳."感覺好象背上那個發射器變大了!"

暈!那東西已經很恐怖了,再強化還得了?"打開甲殼給我看一下."

"是."

坦克把那東西伸出來之後我看了半天.這東西的外形到是沒有什麼變化,但是體積卻真的變大了一圈,而且原本肌肉組成的結構竟然也長出了甲殼.以前坦克發射時身邊必須要有護衛,因為發射時那東西伸出體外完全沒有保護,被敵人攻擊會直接掛掉,可是現在坦克即使把那東西升起來依然有甲殼保護,這樣就不擔心被偷襲了.

"這個是什麼啊?"我忽然發現坦克的腦袋上面多了兩個犄角.

"我也不知道,反正吃完之後就長出了這兩個東西,不知道干什麼用的!"

"算了,這個以後再說吧!現在我們先回到傳送門那里,敵人沒了指揮應該已經亂套了,我們現在可以混過去了."

讓召喚生物都回到了空間門里,然後我關閉了空間門.把大部分魔寵收了回去,只留下凌和夜影跟我一起返回空間門附近.

傳送們附近的情況和我們想的稍微有些出入,雖然敵人的總指揮沒了,但是一只部隊並不是只有一個指揮官的.軍長下面有師長,師長下面有旅長.雖然我們干掉了那個最高指揮,但是他手下的那些指揮人員還是把隊伍調動了起來,但是明顯可以看出隊伍開始混亂了.

現在的傳送門附近已經沒沒有多少敵人了,估計大部分都已經通過傳送門到達了外面.目前傳送門外等待進入的部隊還有大約十幾萬人,而且還有不少的攻城器械在那邊.大量的怪獸牽引著這些笨重的器械向空間門拖,後面的士兵也在幫忙推.

凌看了下下面的情況後對我道:"我們要是把那些器械引燃,敵人肯定會抓緊救火,然後我們就可以趁機通過了."

"引燃是很簡單,不過外面可不好過啊!這里確實沒有多少人了,但是傳送門外面肯定是密密麻麻的敵軍等著我們,而且一旦離開魔界我們的力量就會恢複以前的形態,到時恐怕不容易從敵人的千軍萬馬中跑出來吧?"

"那你就讓飛鳥帶著你,我們都會鳳龍空間.以飛鳥的速度如果不和敵人糾纏一心逃跑的話,我想也沒有誰攔的住吧?"

"這個辦法到是不錯."

凌忽然道:"對了.主人你不是有傳送戒指嗎?這里禁止傳送外面又不禁,只要穿越空間門你就傳送,敵人還沒反應過來你就已經到家了."

"哈哈!果然是好辦法.好了,你和夜影先會鳳龍空間,我來穿越空間門."

收回夜影和凌後我放出了飛鳥,告訴他我的計劃後我們找了個離空間門比較近的山口藏好.兩個半月脫離我的盔甲先繞到空間門另外一邊的山上,然後隨著我的控制,兩個半月突然燃起幾丈高的黑色魔焰.下面的敵人幾乎在魔焰燃燒起來的同時發現了這兩個目標,但是他們卻已經來不及阻擋了.

兩個半月旋轉著向下面的攻城器械飛了過去,下面的敵人迅速拉弓射箭,但是這麼快又這麼小的東西根本不可能被命中的.再說半月又不是弓箭,即使被射到又能怎麼樣呢?兩個半月迅速的飛到一部巨型投石機旁邊,兩身轟響半月插進了投石機的橫梁里,魔焰迅速把橫梁點燃,大火開始吞噬著投石機.敵人正要沖過來,半月突然晃動了幾下從橫梁上退了出來.剛一退出來的兩個半月立刻分散開來,一個向旁邊裝著火藥的馬車飛了過去,另外一個直接向著一個拉滿了晶石的馬車飛了過去.

敵人看到這個情況已經嚇傻了,炸藥馬車先一步遭殃,轟的一聲一個小蘑菇云升了起來,周圍的敵人和馬車一起飛上了天.緊跟著晶石馬車被點燃,敵人趕緊跑去滅火.魔法晶石雖然不是炸藥,但是燒久了也會爆炸,而且威力不比炸藥小多少.

接二連三的點燃了大部分攻城器械後兩個半月突然向空間門飛了過去,然後我和飛鳥突然從岩石後飛了出來.我騎在飛鳥身上,飛鳥則一出來就使用了超音速突擊.敵人對我們這種速度的目標是無能為力,他們發現我們時我們已經到空間門的門口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八十章 惡魔中的惡魔     下篇:第八卷 第八十二章 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