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八卷 第八十九章 爆發  
   
第八卷 第八十九章 爆發

"沖啊!最後的勝利是我們的!"印尼軍隊中現存的最高指揮叫囂著.剩余的印尼NPC在他的指揮下發瘋一般的沖了過來.

我緊了緊手里的劍."終場時刻,來次表演吧?"

悠揚的笛聲伴隨著豎琴水一般的韻律,給這個戰場帶來了一份不一樣的感覺.冰凌入神的撥動琴弦,悠揚的琴聲讓人感覺飄飄然起來,敵人沖鋒的腳步反到變的更快了.

那個印尼的指揮官大笑著:"這小丫頭的琴聲剛好作為敵人的送葬曲,大家殺啊!"

冰凌向冰冰點了點頭然後閉上了眼睛."鎮魂曲——黃泉舞步."

平滑的琴聲突然亂了套,剛才敵人的步伐一樣和琴聲完全統一了,這下琴聲突然亂套敵人的步伐也跟著一起亂了套.十幾萬人同時摔交的場面真是不多見,不過這次我們有幸見識到了.

"奇怪了!"那個指揮從地上爬起來指揮著手下:"快點,快點,你們這幫笨蛋快點起來,沖上去消滅他們."

敵人爬起來之後曲子突然變的狂暴起來,敵人一個個像抽筋一樣,總是突然出現用力不受控制的情況.一個家伙本想向前邁一小步,結果一個大劈叉差點沒把腿撕開.另外一個家伙只是想說話,結果一張嘴下頜關節掉下來了.在這奇怪的曲子中敵人根本無法控制力度,連走路都深一腳淺一腳的像小兒麻痹症一樣.

"干掉那兩個丫頭!"對方終于發現問題所在了.

旁邊的弩弓手連忙端起弩箭,結果手一抬弩箭以斜四十五度角飛的不見影子了.那個指揮氣的大罵起來:"你個笨蛋往哪射啊?我讓你干掉那兩個丫頭,誰讓你射鳥了?"

"老大我冤枉啊!剛才手抽筋沒辦法控制啊!"

"兩個小丫頭竟然想控制住我,看我的超級大刀."指揮官發現弩箭手無效干脆把自己的刀丟了出去,我突然出現在冰冰前面隨手把刀打飛了出去.

"啊……!"敵人隊伍里突然有個家伙大叫一聲,冰冰和冰凌竟然同時驚叫著退了一步.樂曲突然停止,敵人又恢複了正常.

"你們沒事吧?"

"沒事."冰冰看著對面道:"沒想到敵人竟然還有音魔劍師."

"音魔劍師是什麼人啊?"

冰凌解釋道:"是一種和我們一樣會使用魔音的職業,但是這種職業並不是安全依靠魔音戰斗,和我們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嚴格來說這是一種魔戰士."

"沒關系,你們先退後,這里交給我們來吧."

"好的."

冰凌和冰冰剛退後,我的私聊就響了起來."紫日,准備好了,魔偶要到了."

"知道了."

我剛說完就聽到轟隆一聲,面前碎石亂飛煙塵彌漫,等煙散開之後一台魔偶已經站在我面前了.隨著第一個魔偶落地周圍開始不斷的出現轟隆轟隆的聲音,一個個魔偶陸續到達戰場.雖然我們一共才二百來個魔偶,但是這些家伙打不死砍不傷,對敵人的攔截效果非常好.

"干掉他們."我一指魔偶背後,魔偶們回頭看見了那些敵人,眼睛一閃然後沖了上去.

敵人並不知道魔偶是什麼東西,上次戰斗我們只少量使用了魔偶,所以這些人當然不會有印象,他們只把這些當成了我們的普通玩家.對于這些沒有見過的敵人,他們當然是不會害怕的,立即就沖了上來.

因為是兩邊對沖,大家很快就撞在了一起.兩個NPC突然砍向魔偶,魔偶舉盾擋住了一個家伙的攻擊,另一手的重劍和另外一個人的劍撞在了一起.只聽到當的一聲響,魔偶巨大的力量把那個人連人帶劍掃飛了出去.我們雖然給魔偶裝備的是重劍,但是魔偶實際上大多數時間一直拿它們當棒子用.那些劍根本不需要鋒利的劍鋒,魔偶可以憑借巨大的力量把任何東西劈開.

兩個NPC瞬間少了一個,另外一個一愣神,魔偶的劍立刻掃了上去.那家伙還想用盾牌擋,可惜這毫無用處,擋是沒有意義的.魔偶這一件雖然沒有砍開那面盾牌,卻把那家伙打飛了一百多米,估計不死也差不多了.

兩個人完蛋後後面更多的敵人沖了上來,魔偶像是在打蒼蠅一樣左右開工,那些敵人完全沒有能力對付這種人形坦克,只能圍著他們亂砍.魔偶戰斗開始後我們剩余的力量也加入了戰斗,敵人的數量還是多了點,我們的人員越拼越少.

水晶被幾根套索拉到了地面上,瘟疫立刻沖下去救援,誰知道遭到了更多的敵人攻擊.瘟疫一道龍炎掃了一個半圓,敵人全都嚎叫著被燒成了焦碳,但是更多的敵人又沖了上去.瘟疫掉轉身體甩起尾巴橫掃過去,二百多人被一尾巴打出了城市范圍,比魔偶還猛!但是剩下的敵人再次沖了上去,這些家伙多的像螞蟻一樣.

幸運突然從敵人後面落地,大口一張橫著咬了下去,十幾個敵人被吞了下去.巨大的尾巴像開路機一樣在敵人中左右搖晃,碰到的敵人全都被打飛出去.

就在幸運發威的時候周圍忽然飛出了好幾十根繩子,幸運連忙躲閃,可還是中了不少.大群敵人像拔河一樣拽著繩子限制了幸運的移動.幸運憤怒的一聲龍吟,猛的扇動翅膀想要飛起來,幾千敵人被拖著在地上滑了出去,他們根本就拉不住幸運.巨龍本來就是力量的象征,何況現在是受到護印影響的超級巨龍.在幸運巨大的蠻力面前敵人根本像小雞一樣脆弱.

雖然幸運力量無窮,可是敵人真的是太多了,眼看著幸運就要飛起來了,又有一堆套索飛了上來掛住了幸運的身體.三萬多人牽引著繩索硬是把幸運又拽了下來,幸運焦急的在那里掙紮,可是對方還是略占優勢.幸運猛的一抬頭,幾千人被拽的飛了起來,但是剛一落地那些人又跌跌撞撞的爬了起來跑去拉繩子.

小三突然從旁邊轟隆轟隆的跑了過來,一尾巴打飛一大片,幸運立刻掙脫了半邊身子,身體一轉帶著另外兩萬多人來了個大回旋.一聲龍吟,繩索像雪片一樣飛散了出去,幸運把繩子全都給掙斷了,敵人淅瀝嘩啦的摔了一地.

暴怒狀態的幸運突然渾身閃爍起金色的光芒,我只聽到一聲系統提示:"龍王幸運進入狂化,離狂化解除剩余30秒倒記時."

狂化?我怎麼不知道幸運有這個技能啊?30秒的時間似乎太短了吧!野蠻人狂化一般都是二十分鍾啊,幸運怎麼才30秒啊?系統可不管我的想法,依然在讀秒."29秒,28秒,27秒……"

幸運雙眼閃爍著火光,突然一張嘴.和以前不同,這次噴出的是金色的火焰,我從沒有見過有哪條巨龍會使用這種龍炎的,即使是金龍噴的火焰也不是金色的啊!幸運的龍炎似乎噴起來不打算停了,他一邊噴火一邊移動身體,腦袋掃過的地方全都是一片火海,任何東西粘邊就化.小三不消息被龍炎蹭到一下,立刻掉了一大塊鱗片,嚇的他趕緊閃到遠處.

狂化後的幸運好象已經完全不認人了,火焰毫無節制的到處亂噴,瘟疫看到情況不對趕緊拉著水晶飛了起來.他們剛剛飛起來龍炎已經貼著他們身下掃了過去,多虧他們閃的快只感覺到一些熱量沒有被燒到.

系統提示還在讀秒."15秒,14秒……!"

幸運燒光了身邊的敵人後突然扭頭看向正和我對砍的敵人指揮,我和那個指揮官立刻一愣.幸運連我都不管了,一張嘴一個龍炎彈飛了過來,嚇的我和那個指揮連對方都顧不上了掉頭就跑.

轟!沖擊波把我給掀出老遠,半截魔偶的碎片蹦跳著飛了過來差點砸到我身上.幸運竟然把魔偶都給炸掉了!瘟疫在我旁邊降落:"主人你沒事吧?"

"我沒事,問題是幸運怎麼回事?"

"好象是龍族的封印被破壞了."

"封因?"

瘟疫解說道:"幸運小時侯就和一般的龍族不大一樣,他還在蛋里就能量四射,因為沒有孵化之前他的力量無法控制,所以為了安全龍族在他身上加了封印.可能是憤怒讓封印松動了."

幸運現在渾身金光閃爍,巨大的腦袋像個炮彈不斷轉動著向四周發射著龍炎彈,只要龍炎彈一落地立刻就是一個大坑,連魔偶那樣的防禦力都頂不住.為了錢考慮,我只好把魔偶全叫了回來,被誤傷太不劃算了.

這邊記時依然沒有結束."9秒,8秒,7秒……!"

幸運突然仰天發出一聲巨大的龍吟,那威勢實在是前所未見.瘟疫立刻叫了起來:"不好,主人快讓艦隊啟動防護罩,我們也要躲起來,別問為什麼,要來不及了."

我趕緊在戰爭頻道里喊道:"艦隊全體啟動防護罩,最大功率輸出,准備抵抗沖擊.玩家用傳送卷軸立刻離開."喊完之後也不管他們來不來的及啟動,趕緊展開空間門讓殘余的隊伍都躲了進去.至于那些魔偶和殘存的玩家,時間來不及了,先不管了.反正魔偶損壞還可以造,紅紋魔晶石有傳送核心保護不會消失的.玩家戰死頂多就是掉兩級,不算大問題.

進入空間門之後我沒有馬上關閉空間門,而是在門口看著幸運.只見幸運渾身閃著金光,眼睛突然變成了紅色,接著爪子上也燃起了金色火焰.在他的嘴里,牙齒之間不斷的閃耀著電弧.喀嚓一聲,幸運的腦袋上又長出了一只角,竟然變成了三只犄角,接著他的身上不斷的彈出類似刀片的甲殼結構,連尾巴上都多了一大排刀片.

"快關門."瘟疫提醒著,我趕緊封閉了大門.

幸運再次發出龍吟,這聲龍吟巨大無比,方圓幾百公里內都可以聽到雷鳴般的吼聲,戰艦上的人都不得不捂上耳朵.忽然一片金色的光芒以幸運為中心向四周蕩漾開來,我看到一片金色的巨浪沖過來,嚇的摔倒在地,好在我沒有忘記關閉空間門.

金色沖擊波向四面八方擴散了出去,強大的威力瞬間席卷一切,三馬林達這次恐怕要永遠的在地球上消失了.海面上我們的艦隊剛剛來及啟動防護罩就看見一道巨大的金色浪頭撲了過來.地面的泥土和海水一起飛起幾十丈高,海邊的各國艦隊頃刻間就被掀了出去,一些小戰艦甚至在空中玩了個大翻身.艦隊里的人全都在艙內滾來滾去,撞的滿頭胞,很多人開始後悔沒有聽我喊的做好抵抗沖擊的准備了.

闖王坐在暴君號上,戰艦一下子被海浪掀出去幾公里,船身已經完全底朝天翻了過來.其他的戰艦也好不了多少,東倒西歪的全都在亂轉.

沖擊波不僅襲擊了海面,地面上也是一樣,巨大的土浪在地面上滑行,一直沖到附近的兩座城市邊緣才停了下來,最倒黴的是一個小村莊,因為靠的太近而被泥土完全埋掉了.

坐在地上過了十幾分鍾我才被一只小手喚醒,原來是大地母神.

"看樣子你已經提前完成任務了嗎?"大地母神微笑著看著我.

我被拉回神志之後馬上恢複了冷靜."恩,已經完成了."

"那麼護印我提前收回了,哦對了,還有那些靈魂."說著伸手在我頭頂一抹,護印立刻消失,我和我的魔寵全體恢複了正常.

我站起來打開空間門一邊向外走一邊對大地母神說著:"這個外面很亂,我要先去看下."

"沒關系."大地母神帶著期待的眼神看著我,我不知道她什麼意思.但是就在我踏出空間門的一瞬間她臉上露出了笑容,而且是那種惡作劇得逞的笑容.

我回過頭看向門外,但是由于慣性腳已經邁出去了."啊……?"撲通一聲我直接掉進了水里,而且是深不見底的海水.真奇怪,如果我自己進入空間門後關閉空間門,再打開時空間門因該在上次關閉的位置重新開啟才對啊,怎麼我上次在城里關閉大門這會一開門卻掉海里了呢?

我先從水里游了出來,然後飛了起來.四周的環境似乎有些熟悉,但是感覺好象是不認識的地方.奇怪了,這到底是哪啊?

忽然一個巨大的身影吸引了我的視線."幸運?"

看到我之後幸運立刻飛了回來,現在的幸運已經恢複了正常,即不發光也不再那麼巨大了."主人?"

"這是哪里啊?"我問道.

"我也不知道."幸運左右看了看."剛才我明明記得自己在城市里戰斗,但是中間似乎迷糊了一陣,等恢複神志已經在這里了."

我正在疑惑,戰爭頻道里忽然響起了巨大的聲音."我靠!紫日你到底干了什麼?"

"闖王?怎麼啦?"

"你還問我怎麼了?我還問你到底怎麼了呢?馬上傳送到西尼雨來,快點!"

我打開鳳空空間先讓魔寵都回去,然後關閉空間門啟動傳送戒指.從西尼雨的傳送陣剛一出來就感覺腳底下濕濕的,低頭一看水已經齊腰了.我靠,這什麼城市啊?怎麼這麼多水?印尼人真差勁,想建個威尼斯也不用把城市里灌上水啊!正想著忽然看見一只鯊魚鰭從我旁邊劃了過去.我靠?怎麼連鯊魚都進城了?

帶著疑惑走到傳送廳門口,外面的景象更是讓我吃驚.城市街道已經完全變成了一條大河,所有玩家個NPC都在水里奮力的跑來跑去,時不時還有幾條海豚從街道上游過,然後一只鯊魚追了過去.這是街道還是大海啊?

走出大廳我又被嚇了一跳,左前方竟然有座斜塔.等等,這東西造型怎麼這麼奇怪啊?啊!那是艘戰艦!一艘戰艦斜插在一棟建築里,我能看到的部分大約有五十多米長,根據結構判斷這艘船全長應該在一百一十米左右.戰艦的前部幾乎全都插進了地面,船尾卻翹上了天,兩個巨大的推進器旋葉還在緩慢轉動著,很多人正在從戰艦上往外爬.

轉身看向我背後,結果發現這樣的戰艦還不止一艘,周圍各種型號的戰艦以不同的姿態或躺活站的停在城市里,最好笑的是一座建築頂上竟然停著一艘魚雷艇.

當我張開翅膀飛起來之後發現場面比我想的要壯觀的多,城市周圍像核戰過後的廢墟一樣,大量的戰艦橫七豎八的躺的到處都是,周圍的地面上插著各國的戰艦,海里還躺了不少,有的戰艦甚至壓在了一起.

我仔細看了半天發現這片狼籍的戰艦墓地橫七豎八的戰艦中似乎都是別國戰艦,我們行會的戰艦大部分都在海里,雖然看起來也滿慘的,不過總比上岸要好些.我找了一下暴君號,它那巨大的艦體非常好找,此時它正靜靜的漂浮在海面上.現在還能在海里的戰艦還真上不多,湊巧暴君號就是其中之一.似乎能留下的都是些大型戰艦,小戰艦基本都上岸了.

當我跑到海邊時闖王正在指揮大家從船里救人,艦隊搞成這樣必須先撤離出來才行.

"闖王,這是怎麼啦?"

"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吧?"闖王轉身看著我."你在城市里到底干了什麼?我們在海里漂的好好的,突然一道金光把整個海峽都掀了起來,我們整個艦隊就一起被帶到了海峽對面的這里.我們行會的艦隊好在還有防護罩,大部分都沒什麼事,只是擱淺不少,但是別的行會好象有不少戰艦都進城了!"

我四下看了看."別告訴我這都是被掀過來的."

"廢話,看那邊那艘.那是阿修福德的旗艦鐵十字號,現在好了,成登陸艇了!"

"暈!"看來要趕緊通知最後那幾個玩家不要泄露消息,要不然這些行會肯定找我賠錢.幸好最後那幾個玩家都是我們行會的人,保密應該不成問題.這些行會當時已經沒有人在附近了,也就是說除了我和那幾個當時還活著的我們行會的玩家外根本沒有人看到實際情況,我干脆把責任都推給印尼的進攻部隊,反正死無對證了.

決定了之後我趕緊把那幾個玩家找了過來和他們說了情況,他們當然也不想拿我們行會的錢去賠別的行會的戰艦,所以大家一致同意隱瞞真相.我甚至把玫瑰找來幫我們編了套謊話,提前串供.

我們這邊還沒有商量出結果來,系統公告先響了起來."全體中國,美國,德國,印度尼西亞,瑞士,法國,日本,韓國……"系統報了一大串名字之後接著道:"的玩家注意了.本次系統公告針對以上所有國家的全體玩家發布.本次由多國聯軍組成的侵略軍成功對印度尼西亞全境實施了分割占領,經過印尼地區守衛和玩家的反擊之後依然沒有奪回哪怕一寸國土,且攻擊實效已經過期.本系統宣布,侵略成功,印尼國籍被取消,本游戲內將不再出現印尼之領地以及所屬設定."

本來大家還在為這次大海難難過,聽到這個通告一起歡呼了起來.打了這麼久終于結束了,不高興才快呢.

系統還在繼續著."現在本系統將宣布對印尼的處理辦法.印尼玩家此後登陸游戲將無法直接登陸到原來的土地上,所有印尼玩家將被流放至流放地繼續游戲,印尼玩家國籍顯示也將被取消,原國籍顯示位置將顯示為流放者.流放地是一片特殊地區,同新手村一樣不出現在正式地圖上.除特殊任務外,正常情況下有國籍的玩家及其魔寵,召喚生物等力量均無法進入流放地.流放地環境相對正式地圖要惡劣一些,藥品等物資價格也將提高5%.流放地無系統複活殿,玩家死亡將直接在傳送陣複活並一次損失兩級."

哈哈!好嚴重的懲罰.不但環境惡劣,買東西還貴,更糟糕的是沒有複活殿,死亡直接掉兩級,這個可是很悲慘的.

系統接著道:"流放地有各種野生怪物可以練級,情況大致類似正式地圖.在流放地的每一座城市里將設立空間大門,被流放的玩家可以通過這里回到正式地圖上.也就是說印尼玩家可以使用流放地城市內的空間門回到印尼原有的土地上,但是無法接近任何一座城市.被流放的玩家回到正式地圖上之後會被當地怪物看作別的怪物種類,也就是說正式地圖上的野生怪物不會主動攻擊流放者,但是如果玩家首先攻擊怪物,則怪物依然會發起反擊.流放者出現在正式地圖上的位置將是各練級區,別國玩家可以在這里獵殺流放者,同時流放者也可以在此處獵殺別國玩家,殺死對方後獲得經驗值將等于殺死同級怪物的十倍."

看來系統的意思是讓這些流放者到練級區去充當怪物.這些玩家怪物肯定比一般怪物聰明,玩起來也夠頭意思,那些設計人員還真是有辦法.因為經驗值比一般怪物高的多,雙方肯定都把對方當成主要目標,到時候打的肯定更激烈.不過玩家一般都攜帶藥品,而且玩家基本都有魔寵或者妖仆,這10倍的經驗值也不是那麼好拿的,但是這樣比殺怪練級快是肯定的.

"除獵殺系統外,流放者將享受攻城系統.流放者可以通過所在流放城市申請攻擊正式地圖上的城市,申請通過後系統將提前48小時通知具體時間.每次攻城時限為12小時,屆時附近的野生怪物將幫助流放者攻擊城市,但是強度不會太高.同一座正式地圖上的城市不可以被連續申請攻擊,兩次戰斗至少需要間隔48小時.非城戰期間流放者禁止靠近正式地圖上的任何城市和村莊."

沒想到除了當怪物還可以攻城,這下我們這些占領的城市要永無甯日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卷 第八十八章 阻擋     下篇:第八卷 第九十章 特殊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