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三章 敵進我退  
   
第九卷 第三章 敵進我退

不知道大腕是不是都有遲到的習慣,反正我上線的時候四聖獸一個也沒到.城市里的撤離工作依然在進行,現在只能是能撤多少撤多少了.

我承認一開始企圖敲詐四聖獸確實有些欠考慮,但這也不能全怪我,四聖獸的高姿態讓我不得不做出反擊,否則以後就是他們君我臣,永無翻身之日,所有功勞都會變成理所應當,所有失誤都會遭到嚴厲懲罰,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的.不過既然事情已經鬧到這個地步了,不把失去的十倍百倍的敲回來我就甯可玉碎.領導者有時候就需要一種氣魄.趁著他們還沒有到,我先用水晶通訊機讓天門島的人把碧凌骸骨運送到亞特蘭締斯去,那里不容易被找到.

剛交代完回到城市地面上,四聖獸就突然從天而降.他們落在了聚靈塔的底座上,塔身崩塌時向側面摔了出去,底座部分反而沒事.

"你小子手段不錯嗎?"青龍先開口了.

我看著他:"哪有青龍大人高明呢?"

玄武開口道:"能從我的封印中把人弄出來,你就不要太謙虛了."看來他們說的是維娜.我把維娜提取到肉身中去了,游戲中的維娜當然就消失了,所以四聖獸以為我用什麼辦法把維娜從封印里弄出去了.

"我這個人不大喜歡聽命于人."

"那巧了,我就喜歡命令別人."青龍這個死小子象征權利,愛好都這麼特別.

白虎終于開口了."讓我們把事情回到主題上來.你考慮的怎麼樣了?告訴我們碧凌的消息否則就全部完蛋."

"我不大喜歡被人威脅."

"那你是不同嘍?"朱雀已經開始玩弄著手里的武器准備大開殺戒了.

"決定權不在我這里,而是在你們那里.我是生意人,只談生意,不和劫匪打交道.如果你們想坐下來談談,我歡迎,只要價碼合適,大家就合作愉快.如果你們打算來硬的,那就不用考慮了,直接開始吧."碧凌的骨骸已經被送到亞特蘭締斯去了,四聖獸既然一直追問碧凌的消息,說明他們根本無法依靠感覺找到骨骸,所以我有足夠的敲詐本錢.

"看來你是真的打算和我們硬抗了?"青龍伸出左手,掌心向上微微一抬,艾辛格突然開始震動起來.

城市邊緣的泥土開始跳動,整個艾辛格竟然緩慢的離開了地面,震動中不少本來就已經受損的房屋開始成片倒塌.我知道這不是重力反抗裝置的效果,因為動力核心已經第一時間被拆走了,那東西是貴重物品不可能留下的.

"我說過了,決不和恐怖份子妥協,要麼大家平等的談生意,要麼就什麼都別想拿到."

在我們說話的過程中整個艾辛格已經升到了離地兩千多米的高度.朱雀笑著問道:"你真的這麼強硬?這樣也不少嗎?"她用長戟向城市里一指,大火順著她指的方向開始一路蔓延,而且越燒越旺.

"從現在開始,除非你們想和談,否則我拒絕說話."我干脆連回答都不會了.

青龍空出右手拖起了一個白色的電球,球內閃電四射,看起來威力不小.他忽然把光球向後一拋,白球立刻飛了初期.光球落地之後突然發生爆炸,艾辛格的地面轟隆一聲巨響,一個大洞出現.電火交加中地面上的洞擴大成了一個能讓航空母艦在里面穿梭的大洞,光球一路向下碰什麼炸什麼.很快它穿過了整個城市.

地面上聚集了很多人,這些人有不少是本行會的玩家,還有一些是因為一開始聚靈塔倒塌造成的地震而過來看情況的人.他們仰頭看著城市,忽然在城市底部噴出一個大火球,好多碎石跟著掉了出來,城市底下竟然穿了個大洞.

青龍看著我:"這樣也不說嗎?"

我臉上毫無表情的看著他,一句話都不說.青龍再次抬手,這次是一道粗的可怕的閃電,轟然巨響中艾辛格的東北角少了十幾平方公里的一大塊.

"現在呢?"

朱雀忽然把長戟舉了起來."和他廢話干什麼?要來就徹底一點."

"朱雀不要!"

青龍和另外兩個聖獸同時叫了起來,可惜已經晚了.朱雀舉起的長戟猛的向地面砸了下去,一道紅光閃過,整個城市中間突然發出轟然巨響,接著整個艾辛格突然斷成兩半向地面掉了下去.

這次的撞擊比聚靈塔倒塌時強大十倍不止,附近的城市被突然到達的沖擊波襲擊,建築物瞬間倒塌.整個艾辛格四周的森林被強大的沖擊波完全推平,所有樹都以城市為中心向外成放射狀倒了下去.海面上一道五百米高的海浪向著遠方沖了過去,海岸邊的海水瞬間就被抽干了.

我隨著城市一起落下了地面,但是我張開了翅膀沒有摔死,而是穩穩的站在了已經變成一堆碎石的城市廢墟上.

天空中四聖獸依然漂浮著,青龍訓斥著朱雀:"你干什麼啊?我們是要消息,這下好了,你把他的城市給摧毀了,我們永遠也別想拿到消息了."

朱雀疑惑的看向青龍."他不是還有很多城市嗎?我們一個個的破壞,砸到他說為止就是了."

"你……!"青龍氣的都不知道怎麼說好了.

玄武道:"朱雀你真是太沖動了,凡事要多動動腦子.這個家伙的資料你不是不知道.雖然他有很多城市,但是這個是中心,相當與老巢.如果有人把你的潮岩洞給拆了,你還會和那個人說對方想要知道的消息嗎?逼供不是你這樣的,精神壓力才是逼供的重點,你真的做了這麼嚴重的事情,我們就真的沒有希望了."

朱雀到這個時候才開始著急起來."不會吧?他只是個凡人,我們威逼之後應該可以讓他屈服的."

青龍搖搖頭:"沒希望了.他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而且城市毀滅的時候他連眉頭都皺一下.孫悟空大鬧天宮的時候玉皇大帝急的什麼樣子大家都知道,神仙也有恐懼的時候,但是這個家伙……他好象不知道恐懼.我的記憶中原始天尊和如來是這樣的性格,我們四個都做不到."

"那就是說他比我們強?"朱雀不可置信的問道.

青龍點點頭."絕對比我們強,不過不是你認為的那種力量而是心靈的力量,在修心這方面我們四個都不是他的對手!"

"那現在怎麼辦?"朱雀問道.

白虎道:"其實現在已經沒有什麼選擇的余地了,面前的路只有兩條,而且很可能走到一起去."

"怎麼說?"

玄武解釋道:"這還不明白嗎?第一是馬上下去道歉並和他談條件,但是這個後果可能很嚴重.要是一開始談條件的話,大不了就是給點小恩小惠或者答應關照一下他的行會.但是現在你把他的城市給拆了,首先恢複他的城市是必須的,其他的賠償可能讓你出點血,不過最終還是能承受的."

"那另外一個方法呢?"朱雀依然不想向我認輸.

玄武道:"另外一個方法就是按你說的繼續破壞他的城市,直到他的所有在中國范圍內的城市都被炸平為止,然後我們可以追殺他的手下,把他的東西都毀滅掉.如果在此過程中他屈服了,那我們就可以得到消息."玄武停頓了一下才接著道:"但要是他依然不說……!"

"不說怎麼樣?"朱雀問道.

白虎道:"如國他依然不說,除非我們不想要找到碧凌了,否則就要面對恐怖的賠償了."

青龍補充道:"而且和現在就道歉將要付出的代價相比,決不止出點血那麼簡單,扒層皮了是少的,傷筋動骨都有可能."

玄武歎氣道:"最糟糕的是這個消息我們非得到不可,不管最終鬧成什麼樣,哪怕要我們四個中的三個付出生命都必須去完成,所以我不贊成使用第二個方法,我們自己的底牌已經確定了,而且相當小,和他賭下去沒有什麼好結果的."

朱雀忽然道:"我就不相信他比我們還要厲害,非要和他賭這把不可."

"別!"三個聖獸又喊慢了,朱雀已經沖了下去.

我站在艾辛格的廢墟上一動不動,朱雀突然出現在我身邊."你說還是不說?"

我看著海面對朱雀的話不理不睬.艾辛格已經不存在了,頭頂的黑暗天幕自然就消散了.這是第一次看到艾辛格上方的天空,原來沒有黑暗天幕的艾辛格天空也這麼漂亮.

看到我對她完全不理不睬,朱雀用長戟頂住了我的喉嚨."說,不然我……"

她的話沒有說下去,因為我自己抓著她的長戟向我的脖子拉了過來.朱雀的武器絕對是神器級別的,要害攻擊肯定是會死人的.我幾乎立刻就倒了下去.朱雀看著我的尸體不知道說什麼好.

青龍他們追了下來,看到我已經倒地了.玄武搖著頭道:"這下又要長價了!"

我在鋼城的複活殿複活出來不到兩分鍾四聖獸就先後趕到了,鋼城的傳送封印對他們完全不起作用."這里滿不錯的嗎?"朱雀看了看周圍."不過加熱一下會更好."火焰瞬間彌漫了整個鋼城,高溫的大火連鋼鐵都融化了,城市開始塌陷.

我轉向朱雀伸開雙臂:"再來啊!你不是還要殺我嗎?"

"你去死吧!"朱雀這次沒有遲疑,一抬手我沒有任何感覺就身首異處了.

再次複活的地點是云霄城,按照我的要求城市已經封閉,人員都撤離了.四聖獸依然是迅速趕到.看來這四個家伙都是強攻型NPC,不大善于想問題,一點新鮮花招都沒有,他們把城市變成廢墟之後又把我再次干掉了.

我不斷的複活再複活,一座座城市相繼完蛋.很快所有中國境內的城市都沒了,連印尼那邊剛剛被占領的城市也一樣,那邊現在也算是中國領土了,四聖獸是可以進入那邊的.

全部的城市完蛋之後我再次被殺死,因為我們行會在國內已經沒有城市了,我複活的地點變成了久違多時的迷失之城.印象中我似乎很久沒有來這邊了.

連續失去多座城市,本行會的霸主地位已經沒有了,行會主城被摧毀,新主城也自動變更成了現存最大的行會城市——天宇城.

本行會在國內的勢力這次可謂徹底被抹平了,現在除了人我們在國內已經沒有任何東西了.

四聖獸追到這邊的時候我正躺在迷失之城外面的墓地中,這里是我起步的地方,但願不是我終結的地方.

四聖獸同時出現在我周圍把我圍在了中間,我連動都懶得動.碰到這種敵人動也沒有意義."各位來啦?這次又打算干什麼啊?再殺我一次?還是想要把城市破壞掉?這個可不是我的城."

朱雀還想要虛張聲勢."不是你的城市我們也照樣滅."

我立刻笑著坐了起來伸手向城市方向做了個請的動作."那還等什麼?開始吧?我有系統保障,死一次只掉一級.我複活一次你們滅一個城市,等我回新手村的時候估計中國的城市也剩不下多少了."我看向朱雀."您真是太偉大了,身為強大的中國地區守護獸竟然成功的摧毀了全中國的城市.這個守衛好厲害啊!有這樣的守衛我們好安全好安全哦!咦?您還等什麼啊?快開始您偉大的計劃吧?覆滅全中國,然後成為最強大的守護獸.你看全世界哪個國家的守衛敢把自己的國家炸平啊?您絕對是全世界第一個,真是偉大啊!"

朱雀的臉色變了好幾次,最終還是忍不住又把我殺了.這次我還是複活在迷失之城,我這種大紅名,只要迷失之城還在,國內又沒有本行會的城市的情況下肯定是在這里複活的.

四聖獸這次直接在複活殿等我了,城市里的那些NPC全都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四個陌生人進入城市里絕對禁止非複活法師NPC進入的複活殿.我剛一出複活陣就看到他們了."奇怪了,怎麼還在這啊!快把城市炸掉啊?焰火滿不錯的."

朱雀再次出手,這次青龍擋了一下,可惜兩個力量碰撞後的余波還是把我干掉了.

再次複活我干脆不出複活陣了,這樣就相當于原地複活了."好了,省得麻煩了,你們就在這里殺吧,反正原地複活.看來我可以體驗一把曾經的新手村生活了,不知道那邊的路我還記不記的住了."

"你很了不起是嗎?"朱雀突然亮出一個閃著紅色文字的像方尖碑一樣的石制物品,這東西差不多有一米長.她把那東西的尖端對准了我:"經驗之塔."

這次我沒有死,但是我看到自己的經驗值在向下翻滾著掉落,等級也開始了不斷下調,這東西吸收經驗值速度非常快.很快我變成了20級,朱雀收回了那個塔.

"最後問你一次,說不說?再一劍你就回新手村了."

我看了一下外面,剛才朱雀使用那個吸收經驗值的東西後我只能看到強光其他東西都看不見了.現在那東西停止了我才注意到這里只剩朱雀了,另外三個神獸都在大殿外面的台階上坐了一排,一個個都很郁悶的樣子.看來那三位早就放棄了,只有這個性格火暴的朱雀依然不見棺材不落淚.

"殺吧.我早就想故地重游了."

"你……你……你……"朱雀的呼吸變的急促起來,最終她還是砍了下來."你去死吧!"

白光一閃我回到了新手村,20級掉一級正好19級,已經無法在外面了.因為系統獎勵的物品不落屬性,雖然我現在只有19級,但是身上的裝備依然可以正常使用.

既然進來了就老老實實的練級准備出去吧,估計外面已經翻天了.因為我的裝備在新手村里過于紮眼,所以我直接傳送到了村子外面.現在游戲開的時間長了,新人不多,所以怪物很密集,這對我練級有好處.

雖然我掉級了,但是我的召喚生物沒有掉級,只是數量下降了.不過新手村里最高級的怪物才20級,我現在可以召喚38只350級的鋼鐵銀蜂,在新手村里簡直就是超級BOSS,把他們放出去之後殺那些怪物,根本毫不費力的累及經驗值.

想要離開新手村很容易,可是我不能這麼快出去.那個朱雀代表的是激情,相對的特別容易激動,不然另外三個把她說通了我出去也會被殺回來,還不如在這邊坐著玩會.

經驗值累積差不多了之後我在無人區找到個小山洞,收集些樹枝在洞里架起篝火,打了一只紅眼獸開始燒烤晚會.按照中國的道德中師長和父親是平級的,四聖獸中朱雀和青龍是碧凌的入門弟子,白虎和玄武也曾受到過少量指導,所以對他們來說碧凌相當于父親一樣重要.按照中國古代的道德禮數,為了碧凌他們應該可以放棄一切,這就是我的籌碼.現在我的王牌比他們的大,盡管目前看起來是我不利,實際上真正走入絕境的是他們不是我.

我吃完燒烤之後換成了小號銀月登陸游戲,用私聊聯絡玫瑰告訴她事情的大概,然後讓她安撫大家不要慌張,我們丟失的東西很快都會再拿回來的,而且百分之一百會升值,成功只是時間問題.

大家都安頓好之後我換回了紫日那個號,現在這個大號還沒有小號等級高!看看時間已經是晚上了,我也懶得這麼快出去,下線吃了點東西之後我又跑到了幸運他們那里.

從游戲里出來的魔寵和鈴音騎士們都被移到了幸運那個大房間里,這樣安排是為了讓他們可以放松一些.幸運了解游戲內和游戲外的世界,我不在他們身邊由幸運在剛好可以給他們解釋一些東西.

我坐電梯直接進入了幸運的房間,大門一打開里面的景象讓我嚇了一跳.21個鈴音騎士圍成了一個圓圈在那里抱頭痛哭,這個場面把我看傻了.斯哥特這些鈴音騎士在我的印象中是最恐怖的存在,他們那鋼鐵般的意志和堅定的信念是我最佩服的,可是鈴音騎士竟然會哭,而且還哭的這麼驚天動地.

"他們這是怎麼啦?"我一臉迷糊的走進了房間.

旁邊被我問到的研究員猛搖腦袋."他們到這邊和幸運相任了之後幸運簡單的和他們介紹了一下這個世界,剛剛幸運說他們是人類,然後他們就開始哭起來了,這都快一小時了還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我走到鈴音騎士身後大叫一聲:"鈴音騎士就位!"

21個鈴音騎士像觸電一樣從地上蹦了起來,21個人用了不到5秒就完成了隊列.看來意識轉移很成功,肌肉控制已經到達這種水平了.

斯哥特他們全都看著我,我也掃視了一遍他們."把你們的眼淚都擦干."

聽到命令之後他們動作迅速的開始擦眼淚,很快又恢複了站姿.

"現在放松一點,別站那麼直了.說說你們為什麼哭?"

斯哥特聲音還有些變調,大概是因為哭的時間太長了."我們……我們太激動了.變成了亡靈並不是自願的,但是既然已經成為黑暗的一部分,我們也不能再反抗它,只能接受."

這就是俗話說的上賊船了.

"那和你們哭有什麼關系?"

"我們現在是人了.這個肉體……這個肉身,我能感覺到溫暖和寒冷,能呼吸帶著各種氣味的空氣,能感受陽光,這……這實在是太讓我們激動了.活著真好.有身體真好."

旁邊一個看起來還比較年輕的鈴音騎士道:"以前我們的身體是冰冷的,我們感覺不到寒冷和炎熱,被敵人刺傷也不會感覺到疼痛.吃任何東西都沒有味道,喝下美酒也感覺不到任何感覺,那種沒有欲望的感覺真的可以讓人發瘋.其實以前每次看到您吃東西我都讒的要命!"

"那你當時怎麼不說?"

"說不說有分別嗎?我們當然知道您不會吝嗇一點食物,如果我們想吃您肯定會給我們的,但是我們沒有味覺啊!吃下去又怎麼樣呢?無論怎麼吃我們也不會有感覺的."

我回頭把主管研究員叫了過來."他們的腸胃現在能進食了嗎?"

"按當初的技術論證,因該還需要一個小時,但是現在儀器顯示的數據比我們預測的快很多,應該已經可以吃東西了,但是建議先不要吃那些難以消化的東西,最好先吃點蔬菜水果之類的東西,等幾個小時再吃肉類和其他東西."

"好的,我明白了."我轉身對站在門口的雜務人員道:"讓食堂准備些吃的,只要蔬菜和水果,盡量豐盛些.對了,再准備些低酒精天然飲料."想了想又補充道:"算了,再加一份水煮肉,告訴廚師把肉煮爛,不用擔心肉的口感,他們現在不能吃太硬的東西."

"明白了,馬上送來."

交代完之後我又轉身對鈴音騎士們道:"現在你們先冷靜一下,一會請你們吃你們這輩子第一頓豐盛的大餐."

"哦!"鈴音騎士全都歡呼起來.

旁邊的幸運抗議道:"主人什麼時候也讓我吃點紅燒牛肉什麼的啊?每次都是人造肉和水果!"

我笑著道:"你還是等等吧!等基地培育出恐龍那麼大的肉用家畜再說吧!就你這個頭還紅燒牛肉呢!一頭牛都不夠你塞牙的!我上哪給你找紅燒牛肉啊?"

"這不公平!"幸運嚴重抗議.

"好了好了,別吵了,我一會想想辦法就是了!"

安撫完幸運之後我走到了那幾個人形魔寵身邊,她們全都坐在輪椅上,胳膊上還插著輸液瓶.剛才他們被幸運的巨大身體擋住了視線,聽到幸運喊主人,她們都用手控制著電動輪椅跑了過來,看來她們已經學會使用這些東西了.

"主人!主人!……"她們一過來就把我圍了一圈.

我對研究主管道:"她們怎麼還在輪椅上啊?"

"因為這些女性實驗體主要強化的不是肌肉,所以身體強度稍微差一些,恢複起來沒有那些戰士快,不過現在一切都很正常,再有幾個小時就可以自己行走了,不過要達到正常人的運動水平大約需要72小時.之後她們會逐漸強壯起來,大約一星期後達到生化人的正常水平.其實她們也不是都在輪椅上,這兩個就可以正常行走."研究主管指的是晶晶和玲玲,她們似乎是魔寵中恢複最快的.

我點點頭:"她們的消化道現在可以進食嗎?"

"這方面不用擔心,消化能力方面她們和那些戰士沒有什麼區別."

"那就好."

"主人啊?這個世界好奇怪哦."凌控制著輪椅跑到我面前道.

我摸了摸她的臉."其實你們以前生活的那個地方才是真的奇怪,這里才是物質世界,你們所在的那個是虛無的精神世界."

"不明白."凌搖搖頭.

"算了,這個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明白的東西,幸運學了三四天才把原來的世界和這個世界都弄明白.你們大概也要差不多的時間."

維娜忽然道:"主人,這里的牆壁里有好多的魔力管道哦."

"魔力管道?哦!你說的是電線,那里面流動的是電流不是魔力.這個世界是沒有魔法的,但是我們有比魔法更神奇的東西,那就是科學."

"科學是個什麼東西啊?"周圍的魔寵全都搖頭,明顯對這些東西沒什麼概念.

"理解不了以後我慢慢教你們.現在你們還有誰可以感覺到牆壁里的電流或者說魔力流動,反正就是那種感覺."

辣椒道:"我能感覺到一些微弱的力量在空中震動,它們似乎都在不斷的變化."

"感覺很強烈嗎?"

"有的很強烈,有的很淡."

旁邊的主管拿著電子筆記本邊記錄邊道:"她感覺到的好象不是電線里的電流吧?"

我點點頭:"估計她感覺到的是電磁波和電場,這麼說她比維娜的感覺要敏銳,但是似乎強度不如維娜."

凌道:"我什麼都沒有感覺到,就是可以看到大家的腦袋附近有奇怪的能量波動."

這次研究員立刻叫了起來:"這是讀心術.幸運的兒子也有這個能力.好象是利用監測腦電波的變化直接讀出對方的思維."

我問維娜:"你可以影響這些能量的變化嗎?"

"要怎麼影響啊?"凌對此是一竅不通.

我讓人拿了個游戲頭盔過來然後啟動它不過沒有接上網絡."你能感覺到這個東西內部的能量變化嗎?"

"能."

"試著模仿這種變化,可以做到嗎?"

"可以做到,這很容易."

"你能把這種修改發射很遠嗎?"

"只要不是太遠都可以半到."

我把頭盔拋給研究主管:"好了,現在我們有了一個可以遠距離操縱別人意識的生化人了!"

研究主管突然大叫道:"老天啊!我想到了.我想到了.這些肉體的構成區別並不大,但是她們獲得了不同的能力,看來這是一種意識對肉體的影響.她們的意識和身體結合時帶來了新的能力.我們以前的研究結論太武斷了,意識雖然是依附物質存在的,但是它對物質也是有反作用的,這是一個相互影響的過程.哈哈!技術難關終于被我想到了.失陪一下,我要趕緊把這些記下來."

經過我的反複嘗試發現這些魔寵的能力似乎都像不同方向發展了,不過晶晶和玲玲卻都是按照戰士的特點制造的,沒有這種特異功能一般的超電磁感應能力,只是特別的強壯而已.

因為幸運這里是無菌區,我們不可以在這地方吃東西,所以我把他們都帶到了食堂.食堂里有特殊的分割區,專門用來給特殊部門使用的,我把大家都帶了進去.維娜和辣椒現在已經可以在別人的攙扶下行走了,不過凌,小純以及艾美尼斯都還要坐在輪椅上.

我告訴大家他們的身體都是很強壯的,所以玲玲說要實驗自己的力量非要和我扳手腕.實在頂不住她的死纏爛打,我還是和她扳了.我先開始笑著保持手臂直立,等她累的自動放棄.

玲玲抱怨道:"主人你不是說我們的身體比自然出生的人類要強壯嗎?為什麼我連你都扳不過?"

"我有說自己是自然出生的人類嗎?"

"主人你也是和我們一樣的嗎?"凌他們都吃了一驚.

"我和你們有些區別,至少我比你們提前來到這個世界很長時間了,而且我的意識是這個肉體產生的,是自然形成的意識.你們的意識是生物電腦的思維單元模擬出來的,等你們逐漸完善之後才人工誘導到這些肉體內的."

"那我們算新生兒還是大人啊?"

"不知道!"我搖搖頭.這個問題確實有些不好回答."你們其實也不是一起出生的,凌和維娜的身體很早以前就完成了,按說比你們都大."

"真是複雜啊!"斯哥特搖著頭道:"我這個腦袋是想不明白這些事情的,還是老老實實跟著主人的好,主人說什麼我就做什麼."

"這個稱呼要改一改."我對他們道:"這個世界里不大適合喊主人."

"那我們怎麼稱呼您啊?"

"我在這個世界里叫神林,你們可以直接喊我神林."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二章 艾辛格危機     下篇:第九卷 第四章 神仙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