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六章 重建  
   
第九卷 第六章 重建

我舉起錘子猛然砸下,當錘子即將接觸到朱雀的腦袋時我突然停了下來.朱雀等了半天沒有感覺到什麼,抬頭看了看我.我向她微笑了一下,不過朱雀卻因此打了個冷戰.惡魔的微笑從來就不代表善意,我的也一樣.

洪鈞教主看我沒什麼打下去,好奇的問道:"有什麼不妥嗎?"

"不是."我搖了搖頭."我覺得朱雀把我整這麼慘,如果這樣處理她是不是太……?"

"你覺得太重了?"洪鈞教主立刻道:"既然你不打算追究,我們……!"

我打斷了洪鈞教主的話."我可沒覺得太重了.我是認為你們懲罰太輕了!"

"啊?"洪鈞教主被我說停住了,他們本打算就坡下驢,結果把我的意圖搞反了.

"她這麼對我,你們卻只是打散她的靈智,這太便宜她了吧?按照早期刑法斬首並非最嚴重的懲罰吧?"

"那你想要怎麼樣啊?"洪鈞教主一臉迷茫的看著我.

我笑著道:"你們反正也不打算要她了,留著也是麻煩,不如交給我吧?我帶回去高興怎麼折磨她你們就不用管了,反正你們也落個省事."

洪鈞教主點點頭:"那好吧!你高興就帶走吧,反正我們留著也沒什麼意義了.她的南明黎火珠我們已經拿掉了,現在她的力量已經不如以前那麼強了,但是你最好還是謹慎點,怎麼說她也是朱雀,沒有了南明黎火珠依然很危險."

"那你們有什麼東西能限制她的啊?"

"我想想!"洪鈞教主考慮了一下突然拿出了兩張符."給你這個."

"這是什麼啊?"

"這叫鎖靈符,專門用來控制那些危害人間的妖怪的.不過這個符實際上對任何生物都有效,所以你用這個也是一樣的."

"這東西怎麼用啊?難道像道士對付僵尸一樣往腦門上粘嗎?"

"當然不是那樣用的了!"洪鈞教主拿出其中一張道:"記住這張符,這是主導符,另外一張是從屬符.回去之後你把主導符焚化,然後把符紙燒成的灰吞下去.從屬符也是一樣焚化,不過灰燼是要給她吃下去.你可千萬別搞反了,要不然就變成她指揮你了.這東西一旦喝下去就是我自己也解不開的,所以千萬小心."

"那我還是現在現在就用吧!省得回去搞錯了就麻煩了."

"對,你還是現在用吧!"洪鈞教主說著就在手里把一張符給燒成了灰:"這是主導符,吃了它."

我吃掉那些紙灰的同時洪鈞教主已經把另外一張符也燒成了灰,不過喂朱雀吃下去確實很麻煩,她死命的抵抗,害的我們費了好大勁才給她灌進去.

洪鈞教主對我道:"這個東西不能控制她的思想,只能限制行為.只要你不想讓她做的事情,她就絕對不能做.但是你沒辦法強制控制她做你希望她做的事情."

這個洪鈞教主果然是人老成精,心機深的嚇死人.他答應我的要求把朱雀交給我,這樣就體現了他的大度,等于是封我的口.但是她不想把朱雀這個力量讓給我,萬一被我利用起來對他也不是什麼好事情,所以他用了這麼一道符,在保證我安全的同時又讓我無法正常指揮朱雀,簡直是算的滴水不漏!

雖然知道這是洪鈞教主的計策,但是我也不能說什麼,至少這個東西可以讓我安全的先把朱雀弄回去,至于如何利用那個可以慢慢再考慮.

朱雀吃了符灰之後在那里拼命的想吐出來,可是符灰是干粉狀的,一進嗓子就被身體里的各種分泌液融解了,根本就吐不出來.

洪鈞教主對兩邊的神兵道:"可以放開她了."

神兵松開朱雀後她站起來想逃跑,我只是想了一下不許動,她就立刻像雕塑一樣定在那里了."果然是好用啊!"

洪鈞教主自誇道:"這個雖然是我實驗失敗的產物,但是效果還是很強的."

"那還有沒有啊?"

"還有一組,你問這個干什麼?"

"給我可以嗎?"

洪鈞教主考慮了一下還是把最後那組交給了我."這可是最後一組了,因為材料很珍貴,我就做了兩個,而且以後再也無法制造這種符了,你要是把這個用掉了可別再找我要了."

"知道了."我接過最後一組符小心的收了起來.看來這東西的確是相當珍貴,竟然連洪鈞教主都無法再次制造了.其實我猜他不是造不了,而是怕我不斷的敲詐他,所以干脆一口咬死無法再造,這樣我就沒有借口再向他要了.真是摳門啊!

因為我不能指揮朱雀,所以想要把她帶走就需要先讓她像雕塑一樣定住,然後再搬運,但是這樣非常麻煩.借著這個搬運不方便的理由我又從玉帝那里敲詐了一枚生靈法珠.

生靈法珠就是一個直徑15厘米的水晶封印球,只要目標不反抗就可以把目標封進去.但是反抗封印也不是絕對會成功的,如果使用者和被封印目標的實力相差太大的話,即使反抗也沒用.我用這個東西封印朱雀到是很方便,朱雀無法做我不希望她做的事情,封印她的時候只要我不希望她反抗,她就無法反抗,所以封印她很方便.這個球不限制使用次數,可以連續封印釋放,除了攜帶量太小而且僅限生物外,我覺得比鳳龍空間都要方便的多.屬性里唯一的例外是玩家,這東西無法封印玩家,不管對方反不反抗.

用生靈法珠封印了完全無法行動的朱雀,然後珠子就變成了紅色水晶球,里面的紅色似乎還在流動.收起法珠回去再慢慢研究,現在要先考慮城市的問題.

洪鈞教主和玉帝看了廢墟之後認為損失還是可以彌補的,他們這些大人物當然不會留下來監督修複工作,我們商談了大致的意向後事情就被移交給了剩下的三個神獸以及一些天兵.

送走那些老大們之後我先讓青龍把我送到了天門島,艾辛格的跨國傳送陣沒有了,我們的人都在歐洲那邊的天宇城,要重建城市總要先把人弄回來才行啊!青龍使用大型轉移陣把我直接送到了天門島,不過他自己過不來.天門島所處的風暴帶是公海,四方神守的職責是守衛中國的領地,公海他們是不可以出去的.

我突然出現在天門島讓大家很意外,闖王他們不少人都在這里.天門島外的港口區現在可謂忙碌異常,從艾辛格逃出來的艦隊都在這邊集結了起來.因為最近資金比較足,新下水了不少戰艦.打仗時艦隊分散在整個印尼海域,艾辛格還有一部分,天門島也有守備艦隊,另外還有一些在日本外海巡游,所以一直沒有清點過,今天難得集中起來了才發現艦隊比以前擴張了好多.

闖王知道我來了之後用島上的跨國傳送陣把天宇城那邊的鷹他們也喊了過來.鷹和紅月他們都很著急的問我情況,只有玫瑰很鎮定的道:"看你的表情應該很順利吧?"

我笑著拿出了生靈法珠然後把朱雀放了出來.闖王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朱雀奇怪的問道:"紫日,你弄個小MM回來干什麼啊?"

"哈哈哈哈!你們知道她是誰嗎?"

"她是誰啊?"大家一起搖頭.

"讓你們猜三次,我保證你們絕對猜不到."

闖王他們開始猜測我帶回來的這是誰,什麼嫦娥觀音的都出來了,可是沒有一個沾邊的.我最後公布答案."這就是那個一招劈了艾辛格的神獸朱雀."

"朱雀?"大家呼啦一下以朱雀為圓心向後退開五米.這個不能怪他們膽小,而是因為這個家伙實在是太強了.艾辛格是什麼樣的存在大家都清楚,國內的反抗勢力,國外敵對勢力,甚至是光明神殿也沒能把它怎麼樣,可就是這個朱雀竟然一招就把城市給劈成了兩半,大家能不怕她嗎?

我站在朱雀旁邊喊著:"你們躲那麼遠干什麼?我能把她帶回來當然是絕對安全的,我又不是傻子,帶個恐怖份子回來炸自己啊?"

聽到我這麼說大家又圍了上來.素美膽子最大,她走到朱雀身邊蹲了下來.朱雀側坐在地上,眼睛里滿是驚恐,因為我又把她定住了,她現在根本動不了.

"她為什麼不動啊?"素美回頭問我.

"因為這個."我拿出了從洪鈞教主那里弄來的另外一組符紙."她現在被控制了,我不讓她干什麼她就絕對干不了,不過我也無法命令她做我希望她做的事情.剛才我不允許她動,所以現在她變的一動不動了."

素美伸出一只手指在她臉上搗了幾下."嘿嘿,真的不會動誒!"

"那當然,這東西可是洪鈞教主做的."

"洪鈞教主是什麼人啊?"素美完全不知道這個洪鈞教主的身份,而且周圍和她一樣的人還不少,我不得不把洪鈞教主的身份解釋了一下.

"這麼說這個洪鈞教主比孫悟空還要厲害了?"素美問道.

我解釋道:"《零》做的再逼真也只是個游戲,那些神仙之類的不過是游戲設定的一些NPC.按照中國神話中的排名,這個洪鈞教主確實比孫悟空要厲害的多,但是《零》中的排名是不是完全按神話編的我也不知道.而且我這次被請到天庭並沒有見到孫悟空,估計這個游戲里可能壓根就沒有這個角色."

素美笑著道:"對哦!《零》做的太逼真了,我老是忘記自己在玩游戲,說白了他們也就是些陪我們玩的NPC而已,和飯店服務生差不多."素美的解釋真是夠新奇的,不過的確很形象.

鷹忽然問道:"紫日啊!一開始聽說這次四聖獸是來給我們頒獎的,可是為什麼後來會襲擊我們的城市啊?"

我解釋道:"其實這次四聖獸來艾辛格的原因確實是發獎,但是四聖獸有個師傅和他們失散了很長時間,他們都很想找到師傅.而他們這個師傅就是碧凌."

"你說我們的那個碧凌?"鷹驚訝的問道.

聽到碧凌這個名字,坐在地上的朱雀立刻仔細的聽著,我知道她在聽,不過也不需要隱瞞她,所以沒有管她.

"就是我讓你們轉移到亞特蘭締斯的那個碧凌."

鷹奇怪道:"那這麼說我們還有一定關系呢,他們為什麼要襲擊我們啊?"

我笑了起來."因為我用這個為條件想要敲詐點好處."

"那然後呢?"

我把朱雀提了起來並解除了她的禁制."然後她就大發雷霆企圖一毛不拔的硬撬這個消息."

紅月接著道:"所以他們為了威脅你說出消息就把我們所有的城市都給抹平了,然後還把我們趕出了中國?"

"就是這麼回事."

百靈點著頭道:"事情到是很簡單,不過你這麼做是不是太鹵莽了?"

我搖搖頭:"NPC守則第七條:任何NPC不得無端的破壞玩家城市,即使因為利益關系需要攻擊城市也必須提前宣戰.你們都不看的嗎?"

修羅紫衣點頭道:"這麼說的話你早就知道不管他們怎麼破壞城市都屬于違規,就算他們不負責,游戲公司也會給我們恢複的,看來你不是鹵莽而是狡猾!百靈,我們好象都太單純了!"

百靈笑著道:"不是我們單純,是紫日他太陰險了.連NPC都被算計了!"

"這不叫陰險而是叫智慧.每次系統升級你們都不注意,可是我一直關注著.自從NPC人性化之後他們也有了七情六欲,所以我們可以誘惑NPC,也可以激怒或者刺激他們,任何針對人性弱點的手段對NPC都可以使用.我這次只不過利用了一下他們的感情刺激他們犯規而已,並不是什麼陰險的招數,只不過是我知道計劃罷了!"

鷹道:"話說回來,這位小姐你是怎麼弄回來的啊?"

"嘿嘿!很簡單啊!他們犯規在先,而且朱雀是直接出手的.天界的大神們集體開會商量賠償問題,為了封我的口他們決定犧牲掉一個神獸安撫我.朱雀既然是直接出手的,她當然就是頂鍋的最佳人選了.本來按照那些大神的意思是要把她拉去人道毀滅的,但是我覺得人道毀滅太浪費,所以要回來打算廢物利用."

"你說誰是廢物啊?"朱雀終于忍不住發飆了.

朱雀喊完之後忽然感覺到有誰在拉她的手,她回頭一看原來是個小女孩.素美笑著對朱雀道:"你最好不要和紫日哥哥吵架,紫日哥哥可是號稱最強惡魔的人哦.他最擅長的就是把別人的理智和尊嚴一點點的磨碎撕爛,不想生不如死的話還是不說話為好."

朱雀驚訝的看看素美然後又看看我最後驚叫著轉身就跑,我下了道不允許她飛行也不允許使用魔法的禁制然後就不管她了.朱雀是火屬性的生物,游泳肯定是不會的,這里是天門島,她不用魔法又不能飛的情況下是無論如何也跑不掉的.

等她跑遠了之後我用力的揉亂了素美的頭發:"你這個小惡魔,比我還恐怖!看樣子她被你嚇的不大正常了!"

"那可不是被我嚇的,她是聽了你的事情才嚇成那樣的."

"問題是我並不是惡魔,這都是你編出來的.所以你才是小惡魔."

玫瑰打斷我們道:"紫日你在天庭那邊時,他們怎麼說我們的最後補償啊?"

"大致方案是先重建所有損失的東西,城市,設備,人員都可以恢複.要是像動力核心這樣的東西天庭沒有的,我們可以再去買,天庭負責報銷包括運費在內的所有費用.如果是一次性物品無法恢複的,他們會用四聖獸的特殊回檔能力試著恢複看看,要是實在不行就用別的東西賠償,反正不讓我們吃虧."

"那就好."玫瑰點頭道:"那現在你跑回來是干什麼啊?"

"他們要先恢複印尼那邊的城市,光他們不行,我們也要去人幫忙,我是回來喊人的.他們出不了中國國界,你們必須乘船進入國界他們才可以使用傳送術把我們送到印尼那邊我國領地內."

"那還等什麼,我們出發吧?"鷹激動的轉身就向港口跑了過去.

艦隊離港之前我把朱雀抓了回來再次封進生靈法珠里,離開港口之後艦隊全速向最近的中國海域進發.為了方便我們快速到達印尼那邊,青龍在海面上中國領海范圍的邊線處設立了一個巨大的空間通道,艦隊直接開進去就到了印尼那邊我們打下來的領土內.

還好我們的戰艦都帶有雙人快艇,要不然這會連怎麼登陸都成問題了.城市被摧毀之後港口也成了廢墟,大型戰艦根本無法靠岸,只能用小船先載人登陸,等港口完工了再讓艦隊靠上來.

修複城市的工作有天兵負責,天庭為我們留下了百萬天兵.這些家伙不同與勞工,他們可都是會法術的.我們的玩家上岸後立刻開始進行測繪和地標畫定,按照我和天庭的約定,新城市都要在原基礎上擴建,這樣算是天庭對我們的補償.

修城市之前要先清理廢墟,結果玄武把自己變成超大的身體往地上一壓,所有的廢墟都被壓進了土里,連地基都順便完成了.因為玄武壓出的坑很深,而城市又都靠近海邊,海水自然會往里倒灌,要是我們自己修肯定要先打圍堰,但是神獸不用.青龍直接以法力把海水逼退到城市外面,連港口的位置都變成了干涸的地面,正好方便修港口.

玄武在原地不斷的做跳起落下的動作,用身體把地面一點點的向下壓.我習慣修帶地下城的城市,所以地基要深一些,最主要的是多砸一砸下面的土地就比較結實,以後修城市會很穩.

地基被砸好之後玄武變回人形飛了起來,下面的工作交給了白虎.白虎忽然召喚出了幾十個龍卷風,這些龍卷開始在地面上做好的地基上移動.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龍卷走的路線就是我們的玩家測量後規劃的街道以及房屋,城牆之類的線路.龍卷在地面上走過之後會留下印記,這就是房屋規劃,相當于把圖紙畫在了城市地基上,這樣建造的時候就會清晰明了不容易出錯.

白虎完成了他的描繪工作後龍卷開始彙聚成一個巨大的風暴團,天空中的南天門並沒有消失,此時上面的天兵開始從南天門里往外搬運一種石頭.這些石頭全都是加工好的,大小形狀全都一樣.這些石頭一塊就有普通的紅磚七塊那麼大,但是外形比例是一樣的.我比較奇怪的是這些石頭的顏色.正常來說石頭應該是灰色的或者青色的,可是這些石頭竟然是檸檬黃的,而且還帶點半透明的感覺.

我問那個正在指揮的神降道:"這是什麼石頭啊?"

"這是五彩神石."

"五彩?我怎麼只看到一種顏色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五章 神仙也玩政治     下篇:第九卷 第七章 神獸變民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