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二十六章 妖界  
   
第九卷 第二十六章 妖界

我立刻對二郎神道:"那你等我一會,我去通知我老婆,一定不能生氣,不要有負面思想."

二郎神道:"這樣只能治標,那些家伙殺死他們之後可以直接從靈魂里提取黑暗面,他們每次輪回複活都會為妖獸蓄積力量."

"不管怎麼說先制約一下吧!"

我迅速下線,玫瑰已經上線了.我按動呼叫開關,過了一會玫瑰自己退出了游戲.我把二郎神的話轉告了她並讓她也告訴百靈,不過我得到的答案居然是她驚訝的表情.她根本沒看到百靈!想想維娜的話也就明白了,那個葫蘆里的空間並不是一個小房間,它非常的巨大,兩個人在里面沒碰面也很正常,不過他們的私聊應該是通的,只要呼叫下就可以互相找到對方了.

交代清楚了之後我重新上線回到了游戲中,同時我還帶回了一個不好的消息.據玫瑰說這個空間會不斷的消耗經驗值,站在里面經驗值就開始下降,雖然速度不快,但是也夠麻煩的.而且在里面一定不能飛,離地面十幾米的高度有一個看不見的分界線,越過這條線之後經驗值會突然開始快速下降,而且超過越多下降越快.

二郎神看到我之後對我道:"剛剛沒有說完你就跑不見了,你們告訴他們別讓妖獸抓到,不然被抽取足夠的負面情緒之後妖獸是有可能從里面出來的."

"出來?"我忽然想起來了,這個是天庭的葫蘆他們應該有辦法救玫瑰出來的."對了真君,這個葫蘆有沒有辦法出來啊?"

"出來是肯定有辦法出來的."二郎神話鋒一轉:"但是非常麻煩."

"具體方法呢?"

"方法有三個."二郎神道:"第一個方法最簡單,那就是把葫蘆砸了."

"那還等什麼!"我抓過葫蘆就要摔,卻被二郎神一把拉住了.

"我靠!你還真摔啊!"

"不摔干什麼?"我抓起葫蘆又要砸.

二郎神趕緊把葫蘆搶了過去."算我怕了你了,千萬不要摔啊!"

"為什麼?"

"你這一摔你老婆是出來了,其他東西也出來了.這葫蘆以前是收妖的,不光有那七個大妖怪在里面.你這一砸,華夏大地就成妖怪窩了!"

我搶有葫蘆又要摔."沒關系,個把小妖不在乎."

"可是那些大妖怪我們在乎啊!"

"那你快說另外兩個辦法."

二郎神不放心的把葫蘆搶過去才接著道:"第二個方法是讓里面的人有足夠的力量穿越空間自己走出來.像那7個大妖怪,只要有足夠的負面意識就可以從里面出來."

"可我老婆不是妖怪啊!她也不會傳送術!"

二郎神搖頭道:"其實就算她是妖怪也沒用,這個空間並不和我們這個空間相連接,形式有些類似你上次帶我進去的城市中心那個秘密空間,它是獨立的空間,這個葫蘆不過是個入口罷了.這種空間可不是一般妖怪能打開的,即使是我掉進去了也一樣出不來,要不然那七個超級妖怪也不會被封印這麼多年還在里面了!"

"那還有一個方法呢?"

"這最後一個方法是找到第二通道."

"第二通道?"

"這個忽視上第一通道,主要負責裝進去,另外還有好幾個通道,它們都被稱為第二通道."

"怎麼會有好幾個通道呢?"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反正就是有不少通道,而且每個通道有一定的限制.她們需要找到一個能夠允許她們通過的通道離開那里."

鷹在旁邊道:"里面空間那麼大,找個通道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吧?"

二郎神道:"要是容易就不叫乾坤葫蘆了.而且這些通道各自都有一些要求,滿足要求才能過去.那些大妖怪就是因為一個通道都滿足不了所以到現在還在里面裝著.不過你們不是妖怪,應該有適合的通道是可以出來的."

"你說的輕巧."

鷹想了一下忽然對我道:"紫日."

"恩?干什麼?"

"我想進去幫百靈出來."

我想了下點點頭:"我跟你一起進去吧!你一個人恐怕頂不住那些妖怪."

"我又不是進去打架的."

"多個人總安全些."

"那行會里怎麼辦?"

"不是還有紅月嗎?"

"可是她一個人忙不過來啊!"

維娜忽然道:"我來幫你們管理怎麼樣?"

"你?"鷹有些疑惑的看著維娜.他不知道維娜有真身,所以對維娜的能力有所懷疑."女神殿下,這個行會管理並不是輕松的事情,您……?"

"讓她幫忙吧!"我對維娜道:"我們進去之後這里就交給你了,有什麼事情你決定不了的要聽紅月的調度,對了,你過來."我對著維娜的耳朵小聲的告訴她紫月和我是雙生子,有什麼游戲內外不懂的可以去請教紫月,不用擔心泄密.

維娜點點頭:"放心吧!我只是缺乏經驗,我並不傻."

"那好吧!"鷹看我點頭也不再堅持:"那事情拜托你們了."

我對旁邊的阿偉還有冰冰道:"你們晚上幫我和阿修福德說一聲,我有事情,暫時不能去砍樹了."

金幣立刻自告奮勇的道:"我去我去,這個是我最擅長的."

"那就你去吧.我要進去救玫瑰出來了."

二郎神看到我拿起葫蘆連忙道:"你等等,等我先出去,我可不想進去!"

"對,你們都出去,別被吸進去了."等他們都出去之後我對還站在旁邊的魔偶道:"等我們進去了你就馬上把蓋子蓋上."說完我迅速的打開了蓋子.

居然沒反應?這個葫蘆似乎是時靈時不靈!鷹看我拿著葫蘆沒動靜也走過來看了看."怎麼沒反應了?"

"鬼知道!"我晃了晃葫蘆,結果依然沒有效果.

"給我看看."鷹剛把葫蘆接過去忽然白光一閃我們兩個全都進入了.魔偶在旁邊動作迅速的撿起蓋子把葫蘆封了起來.

我和鷹被吸入葫蘆之後感覺似乎是穿過了一個空間環,然後周圍突然一亮,我和鷹一起出現在了高空中.此時我們正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向下俯沖著.

"啊!"鷹大叫起來:"我靠出口怎麼在空中啊!"

"抓住我."我從鷹的胳膊握緊,然後展開翅膀,黑色的羽翼瞬間把我們拉了起來.

"呼!幸好你會飛!"鷹剛歎完氣忽然想到不對."不好,你趕快帶我降落,你不是說玫瑰說這里的空中減經驗值嗎?"

"我靠!我怎麼給忘記了!抓緊了."

我把翅膀一收,和鷹一起旋轉著向下面俯沖下去,眼看著接近樹梢了我才猛的張開翅膀,結果發現俯沖速度似乎太快了點,翅膀拉不住我了們的俯沖力量.

"玫瑰藤!"我迅速的召喚玫瑰藤.前方的地面上忽然打開一個黑洞,玫瑰藤從鳳龍空間爬了出來然後一半的觸手插進泥土另外一半伸向天空並在周圍的樹木之間瞬間連接出了一張保護網.雖然我的翅膀沒能拉住我們兩個,但是畢竟速度已經不很快了,再被彈性十足的保護網一擋,非常成功的來了個軟著陸.

"主人,是你進來了嗎?"我的心靈接觸忽然響了起來,看來凌他們已經感覺到我進來了.

"你們在什麼地方?"

"我們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不過已經感覺到你們的位置了,正在往你那里趕."

"那你們快一點吧."

鷹從網上跳下來對我道:"你在和誰說話?"

"是我的魔寵."

"哦."

我馬上對他道:"你用私聊聯系下百靈,看看她和玫瑰彙合了沒有."

"還用私聊干什麼,直接用行會頻道喊就是了,反正這里和外面是接不通的,我們四個在里面的人應該是互相通的."

"好主意."

鷹打開行會頻道:"百靈,聽到嗎?"

"老公?你怎麼進來啦?"

"紫日也進來了."

玫瑰的聲音突然出現:"不是不讓你進來的嗎?"

"你說不讓進我才必須進來!"

"為什麼?"

"因為你們女孩子總是喜歡把話反著說,你不讓進我要是真不進來,回去還不被你罵死!"

"人家和你說正經的,你不要貧嘴好不好!"

鷹打斷我們道:"你們小兩口別吵了,現在反正該進不該進也進來了,還是趕緊彙合比較好."

我趕緊問道:"百靈,你和玫瑰到一起了嗎?"

"沒有."百靈抱怨著:"這里連坐標系都沒有,我們連東南西北都搞不清!"

"你不是和我的魔寵一起進來的嗎?跟著他們就可以和我彙合了."

百靈立刻道:"我們不是一起進來的,而且你的魔寵也是分披被吸進去的.那個空間門好象位置不穩定,差了一兩秒,地點就不一樣了!"

"那你們等一下,我給你弄個標志出來."

"標志?"

"玫瑰,你現在和百靈都還在林子里嗎?"

"恩.我在林子里."玫瑰回答道.

百靈也道:"我也在林子里."

"現在你們都爬到附近的樹上,要爬高一點,最好能獲得廣闊的視野."

"你讓我爬樹?"玫瑰叫了起來:"人家可是法師啊!"

"對了,我上次在龍島給你的項鏈呢?"

"啊!差點把那東西忘記了!"

上次在龍島的時候玫瑰曾經被召喚過去,當時那個項鏈被我敲詐過來送給玫瑰了,不過現在那東西的效果下降了,不能召喚所有人,只能召喚自己的愛人.

我對玫瑰道:"你先別急著召喚,稍微等一下."

"哦."

我在行會頻道里對他們道:"我們現在等我的魔寵都彙合過來,然後我把魔寵暫時收起來同時把我的坐騎夜影留給鷹.之後玫瑰你把我召喚到你身邊,而我的夜影是魔寵,他可以感覺到我的位置.鷹你只要騎著夜影就可以到我身邊.在此同時我會讓坦克向天空垂直發射魔晶光炮,百靈你應該可以看見紫色的光柱.然後我讓坦克以斜四十五度角發射光炮並開始轉動,百靈你注意光炮轉動到你那個方向時立刻喊停,我們就知道你的方向了.你可以根據光柱判斷出我們的大致距離,然後我們互相向對方的方向走,走到一半的路程後我們會停下來,然後再次向天空發射光柱,此時你應該已經距離我們不遠了,順著光柱找到我們應該不成問題."

"真是好辦法."

鷹忽然道:"可是你發射光柱不怕把妖怪引來嗎?"

我想了想也對."那這樣.我還是讓坦克發射光柱,不過不轉向發射.百靈你有爆炸箭吧?"

"有."

"你向天上發射一支爆破箭,我們就可以確定位置了,然後我們互相向對方的位置走,等距離差不多了之後百靈你停下,我派出小蟲子搜索附近區域,相信那時候我們距離已經不遠了,應該能找的到."

"這個辦法不錯."

"那等我的魔寵回來我們就開始吧?"

"OK!"鷹同意了這個計劃.

"沒問題."玫瑰也贊成.

百靈立刻道:"等一下,我還要先爬樹!"

"哈哈!你快點爬吧!"

玫瑰忽然道:"其實不用那麼麻煩的.百靈你不是有飛馬嗎?騎著它升到樹梢就可以看見光柱了,注意被超越經驗層就可以了,要不然經驗值會掉的很快的."

百靈叫了起來:"這里樹木太密集了,飛馬的翅膀展不開!"

鷹道:"不是還有鳳龍嗎?讓她幫你看一下就是了!"

"對啊!還是老公聰明.紫日大笨蛋,居然讓我爬樹!"

"你不是精靈族嗎?爬個樹有什麼大不了的!"

"精靈又不是猴子!"

"主人!"小純突然和玲玲一起從樹林里走了過來.

我立刻在行會頻道里道:"哈哈!已經有兩個魔寵到了."

"主人!"凌和辣椒一起從另外一個方向走了出來.看來空間門確實不穩定,他們這些進來的魔寵居然分的四面八方都有.

"主人!主人!"晶晶和艾美尼斯一起走了出來,後面還跟著十幾個鈴音騎士,這是人最多的一組了.

不出幾分鍾,所有失散的魔寵都到了.我打開空間門讓鈴音騎士都進去,然後把魔寵也送回了鳳龍空間,並放出夜影讓他和鷹在一起.

"好了,玫瑰,把我召喚過去吧."

"准備好了,開始吧."

我忽然聽到系統提示詢問是否接受召喚,我選擇了是之後周圍景物一變,自己出現在了另外一片樹林中.

"老公!"玫瑰的聲音從背後傳了過來.

我一回身就看到玫瑰撲進了我的懷里."你總算到了."

"嘿嘿,還說不要我進來,現在表現的這麼激動干什麼?"

"壞蛋!"玫瑰捶了我一拳.

我抓住她的小手把她摟在懷里並同時在行會頻道里道:"好了,鷹,你讓夜影馱你過來吧."

"好的."過了十幾秒之後鷹的聲音在行會頻道里叫了起來:"我靠!紫日你這個坐騎怎麼這麼瘋狂啊!哇!小心樹枝!啊!我的頭!"

看來是夜影跑的太快了,鷹有點不適應.說起來鷹的坐騎那頭獨角獸確實屬于很慢的類型,連大鍋飯的野豬都比他的獨角獸快不少,當然了,大鍋飯的那頭豬比較特別就是了.

夜影在樹林里一路狂奔,十幾分鍾後到達了我們身邊,鷹把頭盔的面罩都放了下來,這樣才免了被樹枝打的遍體鱗傷的結局.我收回夜影召喚出坦克,然後讓坦克做好發射准備.

"百靈,你准備好了嗎?"

"好了."

我回身對坦克比了手勢示意他發射,坦克背聲的發射器把一束紫色的光柱直射向天空,這強大的攻擊武器用來當地標也不錯.

"看見了嗎?"

百靈的興奮的回答:"看見了,非常清楚.竟然還要我爬樹,這個東西這麼亮隔著樹野都看的見."

現在的時間已經是黃昏了,葫蘆里似乎也有晝夜之分,現在天基本上已經黑差不多了.坦克的光柱在這黑暗的天空中特別顯眼,除非是瞎子不可能看不見.

"好了,該你了."

"等一下,馬上就好."百靈開始准備射箭.

我把玫瑰藤召喚了出來,玫瑰藤把一只觸手伸到了樹尖上面,像潛望鏡一樣四處轉動.幾秒之後忽然聽到一個帶著哨子的聲音不斷向上升,我們很快就注意到了那個會發出巨大聲響的東西.那個帶哨子的東西閃著小火星一路飛到高空然後突然轟的一聲爆炸了,火星四濺中把天都印紅了.

"看見了嗎?"

"看見了!你的箭跟焰火一樣又是叫又是炸的,想看不見都難啊!"

"這不是箭,我剛剛放的真的是焰火.是上次去云霄城的時候在一個擺攤的玩家那里買的,本來想和鷹一起放的,沒想到用在這里了!"

鷹笑著道:"這樣也可以算一起放啊!反正我也看見了."

外立刻道:"好了,現在大家趕緊向對方的位置移動,免得那些妖怪被兩次信號引過來就不好了."

"行,馬上上路."

從剛才的定位看我們距離還滿遠的,大家走了很長時間.因為有行會頻道,所以百靈可以和我們邊走邊聊天.感覺距離因該差不多了之後我們一起停了下來.

"百靈?聽的見嗎?"鷹對著樹林里大聲的叫著.

等了半天依然沒有回應,然後鷹又在行會頻道里道:"百靈,我剛剛喊你你聽見了嗎?"

"沒有,一點聲音都沒有."

我召喚出玫瑰藤讓他在地面下感受震動,然後把白浪召出來讓他注意聽聲音."好了,百靈,你現在開始想四周大聲叫鷹,然後用力蹦幾下."

過了一會百靈回話道:"我喊過了,也蹦了好幾下."

我看看白浪,他搖搖頭:"什麼都沒聽見!"

幻影翻譯了玫瑰藤的話也是一無所貨,不過玫瑰藤說附近有不少怪物在走動的震動.

玫瑰道:"看來距離還滿遠的啊!"

行會頻道里忽然傳出百靈的尖叫聲,鷹緊張的問怎麼回事了.過了一會百靈才道:"蟲子!好大的蟲子!"

"蟲子?"

百靈緊張的道:"像火車一樣大,起碼有五六十米長,下面有好多條腿,身上有黃色的皮膚,好惡心,還有黑色斑點."

"它襲擊你了嗎?"

"沒有,它跟本對我沒興趣."

"那你就先別惹它,讓它離開."

百靈生氣的道:"它不惹我就不錯了,我哪敢惹它啊!"

玫瑰忽然道:"對了,讓玫瑰藤感覺一下地面的震動,那蟲子那麼大走路震動肯定小不了."

"對啊!"我趕緊讓玫瑰藤感覺了一下地面的震動.過了一會玫瑰藤報告發現了一個震源,不過他不能確定是什麼只能感覺出來像一大堆動物在排著隊行動.估計那個就是那蟲子了.

"百靈你不要動,我們已經發現你的方位了,馬上就到你身邊."

"你們最好快一點."百靈的聲音都大著哭嗆了.

"為什麼?"

"嗚嗚!又來了好多的蟲子.我被堵在中間了!"

"別怕,我們馬上就到了."鷹一邊安慰著百靈一邊和我們一起向那邊跑.現在我們自己已經可以感覺到地面的震動了,似乎還有一些樹木倒伏的聲音.

很快我們趕到了百靈的附近,首先看到的不是百靈而是一條大蟲子.這個家伙真的像百靈說的一樣,身體像火車一樣粗壯,身下是近一米長的肉腿,不過相對它的體積來說這個腿非常的短.總體來說這個蟲子很像家蠶,就是特別大,而且皮膚顏色是黃色基調加上很多八仙桌一般大小的黑色斑點.

"我在這里!"百靈在對面向我們招手,我們蹲下來之後就可以看見她了,不過這些蟲子像火車一樣在我們前面走過,一時半會還過不去!

我對百靈喊道:"你不要怕,我讓魔寵過去接你."

召喚出開拓者之後讓他挖了個洞過去,百靈旁邊的地面一動,開拓者的大腦袋從地下冒了出來然後又縮了回去."好了,百靈,從那個洞跳下去就可以走過來了."

百靈立刻跳了進去,不一會就從這邊的出口爬了上來.其實論體積,開拓者和這些大蟲子也差不多了,不過這些蟲子沒有進攻我們,所以我們也不想招惹它們.

這條蟲子爬過去後又有好多蟲子爬了過來,而且似乎後面還有不少."這些蟲子好象在遷徙啊!"

"我看也是."鷹點點頭:"不過這麼大的蟲子還真是夠嚇人的."

百靈道:"剛才真是嚇死我了,還好你們到了.對了,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立刻道:"我問過二郎神了,他說這個葫蘆只是一個入口,這個空間不止這一個通道,還有別的出入口,不過我們必須小心那些妖怪."

"可是這里這麼大,又不能飛起來,我們要怎麼找出口啊?"

"我們根本就不用找."我突然拿出了一個小懷表."因為我們有這個."

"這是什麼啊?"

"這個是欲望之針."我把懷表打開."看到了嗎?這根針指的就是通道的方向,我們只要直接過去就可以了."

"我靠!你有這東西干什麼不早拿出來,害的我們找個人還這麼麻煩."玫瑰敲了我一下.

"剛剛忘記了嗎!"

百靈看了下表盤道:"這個針指的是那個方向,不過旁邊這個針上指的什麼啊?"

"旁邊這個指的我們要去的方向."

"不對啊!旁邊這個針指的是是出口的方向,而你說這個指的是我們要去的方向,難道我們不是要去出口嗎?"

"嘿嘿,這個東西指的是分布操作.比如你要到達美國,總要先去機場才能飛美國啊!這個指針不但可以指出最終目的地的位置,還可以指示每一步的操作."

鷹激動的看著表盤:"果然是傻瓜式操作,連分布都提示出來了."

"那還不趕快走."

這個空間真夠麻煩的,飛起來會減少經驗值,只能在地上走,可是偏偏這個森林還這麼大,走了老半天也出不去.夜里他們三個都要下線休息,我只好讓他們下線睡覺.我自己一個人沒辦法走,之後也下線.

帶著魔寵們去訓練各自的項目,我則再次開始腦波控制訓練.到早上約好的時間我們再次上線,大家聚齊之後繼續上路.

說實話,這個森林給人的感覺很奇怪,我可以保證這個森林絕對是個迷魂陣.我們按照指針指的方向走,可是感覺上似乎我們一直在不斷的左轉.欲望之針是不可能跳來跳去的,但是按照針的指向走的我們卻感覺自己在轉圈,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森林是個迷陣.要是沒有這個欲望之針的指示我們肯定憑直覺向前走.在這種陣法中你感覺自己在走直線實際上卻在不斷轉彎,最終就真的變成在一個地方繞圈了.我們昨天和百靈彙合時之所以偏差那麼大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我們正走著,忽然地面上的枯葉猛的一動,一個繩套突然收緊把我的腳給捆住了.我還沒有反應過來,被偽裝成藤條的繩子突然收緊,我被一條腿向上吊了起來.

玫瑰發現我被吊了上去轉身跑了過來,結果剛跑到一半,地面上的一張藤條編的大網忽然升起把玫瑰給捆了個結實.

百靈猛的回身一個漂亮的蓮花坐,手上精確的打箭開弓:"哪里跑."嘭!弓弦一震,樹上一個東西慘叫著掉了下來.

樹林里忽然飛出一大堆木箭,永琩陶t的化為了一面牆擋在了我們前面.這些箭都是木頭削的,一點威力都沒有全都被擋了下來.我背上的兩個半月突然從盔甲上脫落,在快要掉到地上的時候兩個半月高速旋轉起來並分別飛了出去.其中一個半月削斷了我腳上的繩子,另外一個把固定玫瑰身上的網的樹杈給整個削了下來.

我在空中一個利落的翻身雙腳穩穩的落地,裝著玫瑰的網斷了一個支撐點,于是向另外一邊蕩了過來,而我就站在這邊.玫瑰正好落在我懷里.我把她放下來,一伸手接住了飛回來的半月.

"什麼人偷襲我們?"鷹問道.

百靈搖搖頭:"不知道,不過好象已經走了."

我召喚出玫瑰藤和白浪,玫瑰藤負責警戒,白浪過去把被百靈射下來的家伙拖了過來.

"這是什麼啊?"鷹看著這個地上的人形物體發問.

"好象是人."我把他頭上的樹葉撥到了一邊."還是個小孩子呢!"

百靈有些緊張的道:"不會是我射錯了吧?"

"我想不是!"玫瑰把小孩子的手托了起來,那孩子的手里還抓著一張小弓,而她背後的皮袋子里還有不少支箭,明顯和剛才射我們的是一個類型的.

"這麼小的孩子干什麼要攻擊我們呢?"百靈顯然有些不忍心.

"這些是NPC,各種情況都有可能的.說不定他們是食人族,看你們兩個長的白白嫩嫩打算嘗嘗鮮也說不定啊!"

"我可不這麼想."玫瑰抓著小孩的胳膊把她提了起來,這個時候我們才注意到她竟然有尾巴!

鷹立刻道:"對了.我們進來之前二郎神曾經說過這里面是封印妖怪的地方,這個肯定是某個妖族的幼年體."

"可是我不記得中國的妖怪有喜歡用箭的啊?"百靈問道.

"就是你不知道才對啊!這個妖族被封印了你當然見不到,因為都在這里面呢."

"感覺好可憐哦!這麼小還這麼可愛!"百靈還是覺得有些過意不去.

我看著百靈道:"你覺得她可憐是嗎?"

"恩!"

"那我讓他複活怎麼樣?"

"什麼?你能讓他複活?"

我在小家伙的腦門上拍了一巴掌:"快起來,別裝死了!"

那家伙確實不再裝死了,但是卻一口咬住了我的手,不過他很快就放開了.就算是妖怪,用牙齒咬魔龍套裝也不是什麼聰明的決定.

他發現咬不動之後立刻轉身要跑,但是我一把抓住了她的尾巴把她拉了回來,急的她轉身又是抓又是咬,可是不但沒有傷到我,自己卻被劃傷了.魔龍套裝對外的部分幾乎不是刃就是刺,這麼亂打不傷才奇怪呢.

我一手提著她另一手輕輕彈了一下箭杆,她立刻痛苦的停止了掙紮.那箭實際上還是射中了,百靈的箭還是很准的.不過妖怪不是人,除非中了內丹,否則一支箭射不死妖怪的."還跑嗎?"

小妖怪含著淚水搖了搖頭."不跑了!"

居然會說話?不過中國的妖怪似乎教育程度都比外國的高,印象中中國的妖怪基本都懂人話,就算不會說基本都聽的懂.這個既然已經基本成人形了,顯然屬于高級知識分子,會說話也沒什麼奇怪的了.

"你先不要動."百靈要小妖怪安靜,然後握住箭的中段,用刀削掉穿出來的箭頭後把尾部拔了出來.

妖怪比人堅強,這樣的拔箭,她只是咬著牙忍著沒有叫出一聲來.箭拿掉之後玫瑰在她的傷口上按了一下,傷口上白光一閃立刻恢複了正常.複活法師連死人都救的活,這點傷算什麼.

我對她道:"現在我放你下來,問你點問題,別想著逃跑.知道了嗎?"

她很用力的點點頭."知道了,我不會跑的."

我把她放了下來,剛一松手她就像兔子一樣撒開腿就跑,一邊跑還一邊回過頭沖我們做鬼臉:"哈哈!不跑是傻瓜!哎呀!"

"哈哈哈哈!"我們這邊所有人一起大笑了起來.小家伙光顧著回頭做鬼臉也不看路,玫瑰藤在前面用藤條組成了一道牆,她一點不減速的一頭撞了上去,結果被彈回來摔在了地上躺著不動了.

我走過去把她又給提了回來,小家伙的眼睛里全是圈圈在轉啊轉的,看來是撞暈乎了!

玫瑰忍不住摸了摸她亂七八糟的棕黑色頭發."真是可愛的小家伙."

她慢慢的抬起了頭左右晃了晃.看到我們之後立刻又暈了,結果讓玫瑰他們又笑了半天.

"喂,小家伙,別裝了,快起來."她依然不動.我干脆抓著兩邊胳膊把她提了起來一通猛搖:"再裝就把你搖散了!"小家伙依然不動.

百靈看了看小家伙."不會是真暈了吧?"

"我才不信呢!"我從胳膊上把龍筋索拉了出來纏在她的手上."這回看你醒不醒."

只見細細的龍筋索上弧光一閃,啪的一聲響,小家伙一蹦三尺高."我醒了我醒了!別再折磨我了!"

"嘿嘿,我哪有折磨你啊!剛才你暈了,我用電擊療法幫你治療呢!"

"像你這樣治療沒事也變成有事了!要像這個好漂亮好漂亮的姐姐那樣才是治療啊!"說著她就往玫瑰懷里靠.

沒有女人會不喜歡別人的贊美,尤其是當你贊美她的容貌時.玫瑰笑著把小家伙抱了過來."是啊!她還是孩子,你溫柔點嗎!"

暈!這妖怪智商不低啊!挑撥離間都會!

"好了小家伙,現在問你問題,要是敢說謊,我會再幫你做電療的.所以……"

"絕對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小家伙回答的超快.

"恩,好,我現在問你.你們是什麼種族?"

"我們是妖侖."

"妖侖?"我皺起了眉頭."妖侖是什麼東西啊?"

小家伙一邊往玫瑰懷里躲一邊緊張的道:"妖侖就是妖侖,這個問題我回答不出來.你別幫我治療了!"

"我不電你,但是你總要告訴我妖侖有什麼特征吧?"

"我就是妖侖,你說我有什麼特征就是什麼特征了,別的我真的不知道了!"

"那你們妖侖是什麼動物修煉出來的啊?"

"妖狐就是狐狸修煉的,妖貓就是貓修煉的,我們叫妖侖當然是侖修煉的了!"

"侖?侖是什麼動物啊?"

"侖就是侖唄!我怎麼知道是什麼."

百靈幫忙道:"大概是外面沒有的物種,所以不知道."

我想想也對.如果一個外星人問我人是什麼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那這樣,你讓我看下原形."

小家伙那滿是土灰的大花臉刷的一下就變成了棕紅色,兩只小手還拼命護在胸口."第……第一次見面,你怎麼……你怎麼可以要求……人家現原形呢?"

"這個有什麼問題嗎?"

小家伙怯生生的說:"媽媽說只有結婚以後可以在丈夫一個人面前現原形的!"

她這麼一說我們的臉一起紅了起來.搞了半天在他們這個種族里現原形和人類之中脫衣服的概念差不多.其實這些都是一種思維形式,人類認為被別人看到身體是很丟臉的事情,妖怪則認為被別人看到原形是很丟臉的事情.

"那你會什麼法術嗎?"

"法術?什麼叫法術啊?"

暈!這個葫蘆里的世界明顯與外面斷絕聯系很久了,好多基本概念都不通了!"法術就是一些特殊的技能,比如可以把東西變成別的樣子,或者變的看不見."

"這個我會!"小家伙叫了起來."我會把自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不過學的比較少,這個尾巴還變不掉."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二十五章 內有乾坤     下篇:第九卷 第二十七章 無底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