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三十二章 劍拔弩張  
   
第九卷 第三十二章 劍拔弩張

"大膽狂徒,這里也是你可以亂闖的嗎?"一個非常動聽的聲音突然出現在盾牆後面.只見盾牆隨著聲音的出現向兩邊打開了一道縫,然後一個非常美麗的女性走了出來.

之所以說女性而不是女人,是因為她根本不是人.和這里的士兵一樣,她也是雕塑,不同的是材料比較高級,她是玉雕的.我看稱呼她為翠玉美女到是很不錯.

翠玉美女的頭上是黑色的長發,雖然一根根很清楚,但那絕對不是人頭發.她的臉蛋白中帶粉,唯一能看出不是人的地方就是在特殊角度時可以看到牆壁火把的反光,皮膚好的人很多,能當鏡子用的就絕對不是人了!她的服裝似乎真的是絲線編的,質感很好.

美女的造型很象中國古代的宮裝,就是那種宮廷里的服裝.其實我在天庭看到的那些仙女和她打扮就很像,只是仙女們比她穿的暴露的多,這個才是真正的清水佳人.

"你到底是哪冒出來的?"美女指著我就開始問,口氣相當強硬.

"我是迷路的旅人."

"什麼?迷路?"翠玉美女氣憤的道:"迷路能迷到鬼王陵寢來的你也算天下第一人了."

"陵寢?"我忽然有不好的猜測."這里難道不是通到峽谷底下的通道嗎?"

"峽谷底下?"美女看了我一下."我不知道什麼峽谷不峽谷的,反正這里是陵寢,禁止任何人入內."

這個美女居然說她不知道峽谷,難道她是不想說,或者是那些妖怪欺騙了我?按照我的印象,當時對那些妖怪使用的手段似乎已經足夠了,只要他們還算正常就不會騙我,除非……有人先我一步支會過他們,而且這些人的實力相當恐怖.難道說是那四個家伙?看來我是被騙了,這個地方根本不是通道,而是這個特殊勢力的據點入口.但現在的問題是我已經進來了,更糟糕的是頭頂的那個入口居然已經看不見了,想要出去大概是不可能了,至少是無法從原路返回了.真是失誤啊!陰溝里翻船!生平最失敗投資案!

"那個……仙女小姐,我真的是不小心掉進來的.都是外面那些妖怪害我,把我引到了這里來,所以……"

"我不管你怎麼進來的,既然進來了就要被消滅.鬼王的寶貝是不會讓你這種家伙奪走的."

"我不是來奪寶……等等,你說什麼?鬼王的寶貝?"我的雙眼迅速的閃過兩個$符號.

"你果然是來搶奪寶貝的."

"等等!"我趕緊喊停:"你們這里的負責人在不在?"

"負責人?"

"就是領導,管理者,大官,他說話你們都要聽的那種."

"鬼王尊位怎是你說見就見的?"

聽她的意思鬼王還健在?那這里怎麼叫陵寢啊?對了,鬼王肯定是鬼,一只鬼住在陵寢到是符合道理."那個鬼王是在這後面嗎?"

"問那麼多做什麼?殺你了之後收你做鬼王的部下,你自然就知道了."說著這個玉雕美女就飄了過來.

"晶晶!擋住她!"突然出現的晶晶架起盾牌,玉雕美女一頭撞在了盾牌上被彈了回去.

那個玉雕美女氣憤的爬了起來:"居然有幫手!"

"你又沒說要單挑!"

"好,算你嘴巴厲害,我說不過你,我讓你知道我鬼門女兵的厲害!"她突然雙手在身前結印:"鬼宗——怨靈奪體!"

她身上突然飛出一個虛影,看起來像個女人,但是青面獠牙的樣子很嚇人,大概這就是所謂的怨靈了.這個靈體直撲我而來,但是晶晶突然再次擋在了前面.當!超清脆的一聲撞擊聲,怨靈倒飛出去摔在了地上,然後掙紮了半天才爬起來.

玉雕美女很驚訝的看了一眼摔在自己身邊的女鬼."你的盾牌連靈體也擋的住?"

晶晶很自豪的道:"聖盾是阻隔光明與黑暗的分割點,不論是什麼都無法穿越這里."

玉雕美女狂怒的道:"好,那就看看你這次怎麼擋."她突然再次結印."怨靈漫天!"

聽她的口訣就知道她要干什麼了,這次一口氣出來好幾百怨靈,而且真的是漫天飛舞鬼哭神嚎,要是膽子小點的這會就已經暈了.但是很不巧的我屬于對這些東西沒感覺的類型,在我看來漫天冤魂飛舞的景象和廣場放飛和平鴿時的景象差不多,只不過鴿子們比這些冤魂飛的整齊,而且人家不會叫的這麼難聽.

晶晶看到這麼多冤魂並不緊張,她突然把盾牌翻了過來雙手抓著盾牌邊緣."神佑術!"盾牌像探照燈一樣射出一道白光,所有被碰到的冤魂幾乎是瞬間就化為了一縷青煙.

正當晶晶大顯身手的時候忽然我背後響起一聲淒厲的叫聲,一個女鬼從我背後向我撞了過來,但是在她接觸我盔甲的一瞬間就仿佛跳進了水里一樣整個沒進去了.我看了下自己的邪惡值."哎!真煩人,又加了100邪惡!"

魔龍盔甲就是以負面能量為動力的,盔甲表面全都是怨靈聚集的怨氣,所以上次到龍島才蒸干了那池祝福水.可以說盔甲表面有冤魂聚集形成的大海,而一個冤魂就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剛才那個女鬼沖進來,完全就是被怨靈海同化了.

玉雕美女驚訝的看著我:"你吸收了怨靈?"

"拜托你換個方法好不好?我邪惡值都快到億了,再吸收冤魂我自己都快變成鬼王了.600級以下靈魂體攻擊我等于給我充電,所以你還是別考慮這些怨靈了."

"好,怨靈制不了你,讓你試試邪靈王的厲害."

這次她比畫了半天突然打出一個紅球,這個紅球在空中變成了一個披頭散發的邪靈向我撞了過來.邪靈和冤魂不同,他們有智力,所以動作很靈活.晶晶想阻擋卻被啊繞了過來,這個邪靈在接觸到我之前突然用剛才那個玉雕美女的聲音道:"哈哈!你上當了.這個才是我的本體.唉呦!"

紅色的邪靈突然撲到我的身上,但是我沒有感覺到任何沖擊力.在她進入我身體一半之後突然捂著腦袋倒飛了出去,同時一個黑影從我背後飛了出去.

幻影從地上升起來抱怨著:"小姐你看清楚再鑽好不好,這里人滿了!"玉雕美女和上次想搶奪我身體的日本懾魂法師一樣,進入我身體後沒有控制我的身體反而把幻影撞出去了.

玉雕美女看了一下幻影:"你是雙靈體?"

"啥是雙靈體啊?"

"解釋你也不明白,不過我可以給你個忠告."

"洗耳恭聽."

"你可以選擇離開,鑒于你的身份我們不想再追究了."

"哈哈!"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

我看著她."你不覺得好笑嗎?剛才認為我很無能就說要殺了我,現在發現我比較厲害就說不追究了.你們覺得我是那種好糊弄的人嗎?"

"干什麼?你還打算報複我們不成?我承認你是比較厲害,但我們也不是擺假的.讓你走是怕麻煩,你不要拿客氣當福氣."

我看了看時間,離十二點還差好幾個小時,真是郁悶啊!"我這怎麼叫客氣當福氣呢!……"接下來我開始和仙女邊打邊罵,時不時還有個別石像高手出來客串一把,我反正在拖延時間.中途玫瑰他們說要下線了,我告訴他們接他們的計劃可能不好辦了,讓他們明天再自己找路.

在玫瑰他們下線後我終于拖延到了十二點,零點一過終于到爆發時間了.玉雕美女一晚上和我打的不分上下,此時正打算快點了結我,但是卻被我在空中一腳踹了出去.

她落地之後爬起來還想繼續上,卻發現我的氣勢不對了.我抬手拉下了頭盔的面具,然後輕輕一按,面具自動鎖死."好了,游戲時間結束了,開始玩真的吧!"我一晚上都在隱藏實力,從頭到尾我就沒正式用過武器,始終都是和這個玉雕美女打的不分上下.每次她都感覺似乎就要贏了,可就是打不倒我.我這麼做就是要等零點一過我的空間門可以打開,然後才能和他們決戰.要是過早的消滅了這個玉雕美女肯定會有更厲害的高手出來,在我力量不全的情況下還是要避免遭遇高手,但是現在不同了,現在已經是新的一天了,空間門已經可以打開了.

我雙手微一抖動,呲呤一聲,六只刃爪滑了出來.把永琤璅鴠k手化為鞭劍,背後的半月也飛了起來."讓你知道什麼是真實的我."

玉雕美女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就沖了上去,她一伸手兩只娥眉刺架上了我的永,但是僅僅是微一抵抗,兩只娥眉刺就被同時削斷.她驚訝的退開幾丈躲到了永琲漯曮蚺坏~,但是我劍刃一甩,劍身突然脫節,鞭子一般揮了出去.她驚訝的一蹲身,接著趕緊捂著衣服後退到了盾牌後面,剛才那一下把她的衣服後面部分整個撕掉了,她不壓著就全暴光了.

玉雕美女憤怒的退到盾牌陣中之後道:"原來你一直在隱藏實力!那我們就不客氣了.大家一起上,干掉他."

"想欺負我人少嗎?"

"欺負你又怎麼樣?"

"不怎麼樣,不過你叫幫手我也要叫了.全都出來幫忙."

空間門突然打開,鈴音騎士排著整齊的隊伍沖了出來,後面還跟著大隊亞龍騎兵.與此同時鳳龍空間也已經展開,我的魔寵們陸續沖了出來.說起來還真要感謝這個地穴的巨大,要不然這麼多巨獸和上千部隊根本無法展開.

兵俑們看到我的部隊出現全都開始向後退集中到了陵寢的方向,而這邊則被我的人占據了.本來我是被包圍在對方的人群中的,但是現在卻變成了兩軍對峙的情況.

對方根本沒有想到我會突然搞出這麼多部隊來,現在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當然這個不能說他們能力不行,主要是因為正常人都不會想到有人會隨身帶一個兵團到處跑.

玉雕美女最先反應過來,趕緊對身邊一個兵俑交代了幾句,然後那個兵俑丟下武器用閃電般的速度沖向後面的建築群,不用想就知道他是去叫增援了.

對面的兵俑迅速的組成戰陣,前面盾牌手,中間長戈兵,後面步兵,兩翼夾著劍客和弓弩手.我們這邊兵種相對單一一些,所以直接結成騎兵方陣.要是真打起來估計也是我們沖鋒,全騎兵陣容不沖鋒難道等著對方沖嗎?

斯哥特又開始厲行戰前動員."前方就是敵人,我們怎麼辦?"

"踏平敵陣!"亞龍騎兵也都是恐怖份子,一個比一個喊的起勁.

對面的兵俑中一個像是指揮的家伙也喊了起來:"我們的信念!"

"死戰不退!"

好家伙,兩邊都是硬骨頭!

一開始拖延時間的時候我已經把這個隊伍的情況問的差不多了,雖然那個玉雕美女不怎麼配合,但我還是把話都套出來了.對面這個軍團全都是以前的活人軍團,他們的領導者就是鬼王.然後在很久以前,當然,這是游戲里的很久以前,現實中沒這段曆史.在那個虛構的戰爭年代,他們被聯盟國出賣,自己國家又出了叛徒,他們以一個軍團之力面對一百倍數量的敵軍.最終結果當然是全軍覆沒,不過這個軍團實在是太能打了,他們最後給敵人造成了二十倍的傷亡.也就是說這個軍團平均每個人在100個敵人的包圍中殺死了20個敵人才被干掉,想象一下這是個什麼軍團吧!

這個軍團全軍覆沒後因為怨氣難消,所以一個都無法轉世,最終把靈魂封進陶俑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所謂的鬼王就是當年的軍團指揮官,並不是真的鬼王,只是他們自己封的.

我們這邊,鈴音騎士就不提了.亞龍騎兵的前身就是黑暗神殿第七軍團,不但經常參見以寡敵眾的作戰任務,還連連勝利,最後變成了黑暗神殿的王牌軍,不過很可惜因為一些政治上的問題,這個軍團最終成為了犧牲品,不過他們最後還是被我從靈界拉了回來.可以說亞龍騎兵也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身經百戰的勁旅.

兩支這樣的隊伍在一起混戰,真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而且更奇特的是他們還都是鬼魂軍團.中國叫鬼魂,歐洲叫亡靈,實際上都是一個東西,兩邊都是死人.不過不同的是,對方這些鬼魂附在了石像上,而我們這邊的亡靈是純粹的靈魂實體化.就技術難度上來說我們這邊複雜點,但是對方的這個方法比較節約力量,能用相對小的付出得到更強大的力量.

兩邊的隊伍擺好架勢做完了戰前動員,對方的增援也到了.一開始這邊的石俑總共不超過1千個,現在突然從後面的建築群里跑出了好幾千石俑來.現在看來對方人數似乎占優勢,不過我們有大型魔獸,勝負也不一定.

對方的隊伍還在增加,我也不敢亂動.一開始不進攻是因為沒准備好,後來看對方人多我就打算看看總人數,要是實在差距太明顯就干脆閃人.有開拓者挖地洞逃跑,這些人也未必就追的上我.

等對方都集結差不多了之後居然有近兩萬人,亞龍騎兵雖然以前經常以少勝多,但是對面這個並不是普通部隊,能一對一就很辛苦了,還要對付兩倍半的敵人,這個有些難度.

對方的部隊擺好陣形之後並沒有馬上開始進攻,估計對方的指揮心里也和我在擔心一樣的問題,而且他可能比我更著急.我的部隊都是不會消失的,就算掛了那也是時間問題,過段時間又可以再次召喚了,可是這些石俑就未必能夠複活了,要不然他們一開始也不會費那麼大力氣搶救那個被砍的就剩一只手的劍客了.

忽然對方的陣營中出現了一個很高大的身影,這家伙和一般的石俑不同,因為他是水晶的.他騎著一匹白玉馬來到陣前,然後大聲喊了起來."我就是鬼王,請剛才那位出來說說話."

呦,老大出來了.那不能不給面子.我剛想往前走,想想不大對,他騎馬我走路有些丟人啊!趕緊把夜影叫過來騎上去,然後走到陣前.雙手一抱拳."我就是這邊的首領了."

鬼王抱拳還禮並詢問道:"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紫日."

"原來是紫日將軍,你可以稱呼我為鬼王.不知紫日將軍今天帶著大隊人馬來我陵寢之地有何貴干?"

暈!剛才在你家門口打了一下午你都不出來,現在才跑來問我有何貴干!"這個其實是誤會.我本來是要到懸崖下面的峽谷去接我的朋友,結果上面那些妖怪給我指了條錯路把我騙到了這里.我本來想要解釋,可是你的人一上來就喊我是刺客,而且說要殺了我充實你們的力量.我召來手下純粹是為了自保而已!"

我可不是會吃虧的人,推卸責任這種事情我向來玩的很順手,再說今天確實是他們的人太強硬了才搞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鬼王回頭對後面喊了一聲:"蘭香?"

一個比剛才那個玉雕美女還要漂亮很多的玉雕美女走了出來在鬼王身邊恭身行禮:"殿下何事?"

"你們是不是一開始冤枉人家了?"

那個玉雕美女立刻回答道:"屬下不知!下面一直沒有回報于我,屬下也是剛才聽到警報鍾才知道前殿出事的.殿下想知道情況的話,請容屬下查問一下."

"速去."

玉雕美女立刻轉身對後面喊起來:"殿前領衛何在?"

"屬下在此!"剛才和我打架的那個玉雕美女立刻跑了過來在這個玉雕美女前面單膝跪地."內衛長有何吩咐?"

鬼王可能是閑太慢沒,自己開口問道:"剛才你們是不是沒有給人解釋的機會就把人家認成了刺客?"

剛才和我打架的玉雕美女立刻移動了一下跪的方向面對鬼王."回殿下,適才此人從天而降,正好落在當時正在前廣場操練的戍衛營中間,而且他還砸傷了幾名兵士,所以戍衛營的教頭就和他打了起來.屬下是聽到打斗聲才前來探察的,到達時此人正在追擊教頭之一,屬下出手阻攔了他的攻擊.因為當時他們已經在交手了,所以屬下以為他是進犯的敵人."

鬼王聽了之後點點頭然後對我道:"看來是誤會一場啊!"

這家伙到是圓滑的很,雙方已經拉開陣式隨時准備對干了,他居然一句誤會就結束了.要是一般人估計現在是撤退的好時機,對方給台階就正好下台,不過我不打算這麼干,因為我聽那個玉雕美女說這里有寶貝.按照我一貫的風格,寶山前邊過,一樣不沾手是絕對不可能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三十一章 兵馬俑?     下篇:第九卷 第三十三章 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