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三十三章 碰撞  
   
第九卷 第三十三章 碰撞

"誤會歸誤會,如果我今天沒有這些手下在,你們是不是就真把我當刺客給辦了?"

鬼王看了我一眼道:"這怎麼可能呢!"

"你的手下連上報都沒有就打算把我就地正法了,如果不是這麼大陣勢搞的你們全都跑出來,你會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嗎?"讓鬼王思索了一會,我接著道:"要是你不出來,他們肯定是按照一開始的計劃直接把我干掉了,你說就因為走錯路就被干掉了,我冤不冤啊?"

"這個……!"

"不是這個那個的問題,關鍵是誠意的問題.我被你們搞的這麼慘,你們多少要表現點誠意出來吧?"

"誠意我們當然有的,但是……!"

"但是你們說是誤會,一句誤會就把責任全都推乾淨了,對我的損失你們似乎是不打算有所表示了."

"損失?"鬼王看看我這邊:"我們這不是還沒有開始嗎?"

"就是因為沒有開始所以才叫損失.看到這邊了嗎?八千騎兵啊!剛才我有帶他們出來嗎?"

"沒有."

"那就行了."

"什麼行了啊?"

"還不明白?"我裝做很驚訝的道:"你也是帶兵的人,就算我們的部隊不用消耗什麼,但是把他們弄過來總要代價吧?你會傳送術嗎?"

"知道一點."

"那不就結了.我把一支軍隊從別的地方傳送到這里,這個消耗你不負責嗎?"

鬼王總算聽明白我的意思了."部隊是你召喚來的,為什麼要我負責?"

"你的人不威脅我,我腦子不好把大隊人馬弄這來搞夏令營嗎?"

鬼王突然伸出一只手示意我不要說話,看到我停下來他才道:"明確的告訴你,我鬼王平生從不受人威脅,你要是不肯走大可和我們一絕雌雄.實話告訴你,我的部隊是不會死的,不管被打成什麼樣,只要靈魂不滅,我們可以重新燒制陶俑獲得新的身體.和你打一仗我們也沒有什麼損失,頂多就是費點事情再燒點兵俑出來而已."

看來鬼王說不過我打算來硬的了,但我也不是好惹的.

"那太好了.我的軍隊也是不死身,而且我們連燒陶都不用,一段時間後自然就恢複了."

"哈哈!這麼說我們都是不死軍團了!"

"確切的說是死亡軍團,因為他們都是亡靈,已經死了很久了."

"那就決一雌雄吧!"

"行."

本來打算刮點寶貝就離開的,沒想到碰上個不開眼的,反正沒損失,打就打,這年頭誰把誰啊!

我和鬼王各自退回自己的陣營之中,兩邊的軍隊也重新恢複了緊張氣氛.我招招手,飛鏢跳到了我的懷里,然後我又把鳳龍召了出來,開拓者也從地面下冒出一個腦袋來."開拓者你馬上從地下挖個地道通到對方建築群里,然後鳳龍你和飛鏢一起從地道過去搜索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全都給我裝回來."

開拓者明白了我的意思,迅速縮回地面下,然後地洞里噴出大量的泥土,地面的震動逐漸縮小並漸漸遠去.飛鏢和鳳龍先後跳進了地洞里跟著開拓者一起向遠方跑了過去.搬家部隊被派出去之後玫瑰藤迅速的用泥土封住了入口,有這麼多人擋著,前面的敵人根本不知道我們這邊有人進入了他們後方.

我們這邊剛把鳳龍他們派出去,對方的部隊就已經准備好開戰了.勁旅就是不一樣,戰爭准備速度居然這麼快.

我騎在夜影背上指著前方安排作戰方針:"一會開始之後先由冰雪女王部隊使用大范圍封凍術攻擊,然後凌和小純輪番用魔法轟炸.魔法攻擊一結束坦克立刻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對地方進行大范圍傷害,但是注意目標不是殺傷敵人有生力量,而是分割敵人陣形,簡單來說就是把敵人的隊形打亂."

幸運問道:"我們呢?"

"別著急啊!一會坦克的攻擊結束後小龍女你立刻使用大范圍的禁錮法陣封印一切游離的靈魂體,他們想複活就需要靈魂,我們把靈魂都禁錮在原地,看他們怎麼複活.法陣完成的同時幸運你們就可以出擊了.對方是石像,我們的騎兵硬撞有些吃虧,你們負責在前面開路沖開陣形,最好把盾牌手全給我踩碎,只要沒有盾牌,亞龍騎兵應該還是可以所向披靡的.斯哥特一會你就帶著騎兵們跟著他們後面沖,有巨龍開道估計不會遇到太大阻力."

"那我們干什麼?"玲玲問道.

"你還有晶晶,辣椒都混在部隊里去對付對方的將領,哪里需要你們就到哪里.飛鳥你一會帶著守護長槍在空中負責引導我們的陣形,要是隊形亂了馬上通知他們改回來.只要我們能保證騎兵的集團沖鋒陣形,管他們是什麼東西一樣都把他們踏平了."

"要是沖進去後穩不住陣形打亂了呢?"斯哥特問道.

"不是還有紅刺和小鳳,浪子嗎?你們三個作為預備隊.小鳳和浪子的任務是在萬一陣形穩不住的時候用火牆阻隔區域,保證我們的人始終占有局部的力量優勢.如果陣形保持完整,你們就隨便清理下外圍敵人就可以了.紅刺你的任務是重點區域的突防,你的毒對石頭人大概不起作用,不過你塊頭大盔甲也硬,沖當沖撞車到是不錯.好了,各自任務都明白了嗎?"

凌問道:"那些鋼鐵銀蜂和血蝴蝶怎麼辦?"

"差點忘記了!"我抖落翅膀上的彩色羽毛和銀色羽毛,它們迅速的變成了鋼鐵銀蜂和血蝴蝶."一會鋼鐵銀蜂的任務是破壞對方的指揮系統,只要看到拿旗子的或者是傳令兵,一律給我往死里釘,雖然石頭人的抗擊打能力很強,不過窟窿多了應該還是可以殺死他們的.血蝴蝶的任務就是幫我們的部隊做引導,順便放箭騷擾一些敵人的攻擊就可以了.對了,還有晶甲蟲,一會我會讓晶甲蟲啃掉對方關鍵位置的兵俑,爭取把對方防禦陣形徹底搞亂."

艾美尼斯道:"那我是不是配合你們使用幻象干擾對方結陣?"

"聰明.好了,現在開始吧."

"整隊!"斯哥特高舉著騎槍跑到了隊伍前面,我們的部隊也迅速的組成了攻擊序列.雖然對方是勁旅,我們也不是草包.

小龍女忽然現形飛了起來,一聲龍吟之後整個洞穴地面忽然閃爍起金色的巨大法陣.鬼王驚訝的看了下腳底:"聚靈法陣?不好,對方要用禁錮法陣!"他話還沒有說完,腳下的法陣山又多了一道紅色的法陣,兩側法陣一結合立刻形成了一層帶有淡淡白光的法陣,這個是附和法陣,威力可不是簡單的一加一等于二那麼簡單.

趁著對方士兵被腳下的法陣迷惑住的同時,我們這邊的隊伍里突然走出八十一名美麗的女性,她們全都是統一的一身白衣.此時她們身邊都環繞著白色的霜霧,那是低溫的表現.冰雪女王們同時念動咒語,對方的士兵忽然發現腳底下結冰了.極凍的寒氣順著地面開始向前蔓延,石像士兵們雖然明知道這樣要吃虧,卻不能後退,戰場上前軍後退就很容易引起後軍崩潰.

霜凍的面積逐漸增加,而且強度也逐漸提高,不少石像士兵發現行動變的困難起來了.雖然他們不怕冷,但是低溫讓石頭變的很脆弱,這才是我們要的效果.

鬼王的部隊因為基本都是步兵,所以一開始采取了防禦姿態,但是我們這邊不斷出現的遠程攻擊讓他們有些沉不住氣了.在鬼王的指揮下軍隊中的弓弩手走到了陣前的盾牌手後面開始准備射擊.

我們這邊飛鳥已經在高處發現了對方的調動,很快通知了我們.斯哥特騎在鋼爪身上頭都沒有回,只是伸出一只手指向上方,然後手指並攏手背向前比了個盾牌的形狀.後面的亞龍騎兵全體把盾牌支了起來,兵雪女王們也退回了後方.

幾乎就在我們剛剛完成戰術變更,對方漫天的箭雨就落下來了.亞龍騎兵的盾牌被石頭箭支打的咚咚響,要不是事先做好了防禦後果真不堪設想.

第一批箭雨沒有起作用,我們以為對方會改變戰術,誰知道突然第二波又到了.這次的箭好象有些不大一樣,箭頭似乎帶著淡淡的白光.雖然發現了不對勁,但是已經來不及反應了.

第一支箭落下來之後立刻就出問題了,舉盾抵擋的亞龍騎兵一聲慘叫,箭矢射穿了盾牌並穿透了他的胳膊帶走了一大塊肉.亞龍騎兵的身體是靈魂之力凝聚而成的,和普通人的肉體一樣有血有肉,只不過相對來說更強壯些.

後面的箭雨和第一支一樣全都帶著法術效果,亞龍騎兵的盾牌根本不起多大作用,不少亞龍騎兵栽下了坐騎.死哥特在前面奮力的喊著:"不要亂,維持陣形."

我對凌道:"馬上進行魔法壓制!"

"明白."凌和小純同時開始施法,不過類型是不一樣的.

小純准備了一個大范圍的攻擊魔法,一段亂七八糟的咒文之後空中出現了一個閃光的大光球,然後它迅速分解成無數小光球向對方陣地飛了過去.這些小光球每一個都有籃球大小,威力差不多和炮彈一樣.小純一個人就相當于一個火箭炮營了,對方的陣地里爆炸不斷,一個個的火球騰空而起.

一個盾牌手看到了飛來的光球還打算用盾牌擋,但是光球一接觸盾牌立刻發生了大爆炸,盾牌被當場炸成了無數碎片,盾牌手也倒飛出去老遠,旁邊的幾個兵俑也受到波及,被爆炸的氣浪掀飛一丈多遠.

光球的攻擊效果很不錯,至少敵人的箭雨被打停了.敵人陣營中剛剛從光球轟炸中反應過來,凌的魔法又到了.一個黑色的小點突然飛了過去,但是這個小東西沒有向外爆炸,而是向內收縮.這是一個小型黑洞,威力自然不用說,靠的近的立刻被吸了進去,搞的敵人不得不來回躲避這個會移動的黑洞.別看這個黑洞消滅的敵人不如小純的光球多,但是這個實際上比小純的魔法效果好的多.為了躲避這個東西,敵人的陣形出現了松動,這才是我要的.

黑洞僅僅維持了一分鍾就消失了,然後坦克走到了陣前.對方可能知道坦克要會使用遠程攻擊,他們想要阻止坦克,于是一堆大石頭飛了過來.這些家伙竟然帶了投石機!

飛鳥和我的守護長槍奮力在空中使用音壓攻擊把石頭全都打偏了方向,個別漏網的被玫瑰藤的觸手接了個正著.坦克已經打開了背上的鞘翅,帶有短粗發射管的特殊組織伸了出來並逐漸開始變亮.

對方的陣營突然向兩邊分開,一群石俑推了部弩機出來.但是他們動作慢了點,坦克背上的發射器略微向下壓了點,然後管口一閃,一個紫色的光球筆直的撞上了最前面正准備發射的弩機.

轟!一聲巨大的爆炸聲之後弩機化為了無數碎片和地上的石塊泥土一起四散分飛,附近十米之內的石俑全成了碎片.坦克發射完之後立刻調整了發射方向又是一顆光彈,這次的威力明顯大了不少,上次是為了自保提前發射,能量不足,這次可是百分百的威力.轟隆一聲,一個大坑出現在敵陣中,中心區域的兵俑連灰都不剩了,周圍的則被掀飛了出去.

坦克的發射速度越來越快,對方則不知道從哪里弄出來了一門魔法炮和我們對射.先開始坦克想把魔法炮炸掉,對方的魔法炮也想把坦克干掉,但是雙方都有保護.對方的魔法炮前有幾個術士使用一件特殊的法器支撐起了一個防禦盾,每次坦克的炮彈打在那上面就會被彈飛,有一次還差點飛回來炸到自己人.而我們這邊也差不多,坦克前面有晶晶擋著,飛過來的炮彈全都被彈飛了.結果兩邊認為攻擊對方大炮無效,所以同時開始攻擊對方的士兵,這下搞的我們好郁悶,部隊被炸的七零八落的,而且還傷亡慘重.

凌道:"神林,這樣對轟不是辦法啊!"

我也點點頭:"玫瑰藤,你從下面挖個通道過去,看看能不能讓晶甲蟲把那門炮給啃了."

玫瑰藤迅速沒入地下,大群晶甲蟲也跟著鑽了下去.兩邊的炮擊越來越頻繁,而且有驅于惡化的趨勢出現.水晶身為仙女龍,魔法造詣也算不錯了,由她配合凌和小純聯合使用大型魔法和對方的魔法炮比賽誰炸的快,坦克連炮彈都懶得用了,直接換上魔光在對方陣地里掃射起來.本來地穴里空氣就不流通,這下被搞的更是烏煙瘴氣煙塵滾滾.

忽然對方的大炮周圍冒出把根綠色的觸手,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觸手就又縮回了地面下,接著黑色的噴泉出現,無數的蟲子沖出地面迅速布滿了那門魔法炮.

轟的一聲震天巨響,不知道是對方自爆還是晶甲蟲咬到了什麼不該咬的東西,反正那門魔法炮突然爆炸了.無數的晶甲蟲被拋上天空,玫瑰藤也被炸斷了三根觸手.

"好樣的."我高興的對坦克道:"准備來次大的,然後交給沖鋒部隊吧."

坦克伸展開身體,背上的特殊組織忽然變形了,一對像是翅膀一樣的水晶扇面從那個發射器兩邊伸了出來.發射器對准了敵陣中心,突然一閃,一發金色的光球落在了敵陣中.

"臥倒!"我喊的比較早,此時炮彈還沒爆炸,大家反應也算比較迅速.亞龍騎兵的小獵龍全都蹲在了地上,亞龍騎兵也把頭趴下緊緊的抱著小獵龍的脖子.幸運他們用爪子撈撈的固定住地面,防止被吹走.

前方的金色光球一落地整個山洞就什麼都看不見了,大家眼前全是金色,閃的大家眼睛疼.金光過後幾秒,沖擊波和巨大的爆炸聲一起到了.沖擊風暴把洞穴內刮的飛沙走石,大量的不明碎片打的我的盔甲叮叮當當響個沒完.

好不容易沖擊波過去了,我趕緊跳起來對著幸運他們喊道:"沖啊!"

幸運他們立刻爬了起來,抖落身上的塵土向前連跑帶飛的沖了過去.斯哥特也從地上跳了起來:"移動編組."

亞龍騎兵洗禮嘩啦的爬起來跳上坐騎,剛才雙方互相炮擊造成的傷亡都不小,現在我們的部隊還有不到六千,已經減員超過四分之一了.剩余的亞龍騎兵邊向前沖鋒邊組成了隊列,這就是王牌軍的實力,移動中也可以變更隊列,這樣在准備時間上就比別人快了不少.

雙方距離本就不遠,幸運他們很快就到達陣前.對方剛才被爆炸掀翻了不少,此時大部分還沒有爬起來,但是已經起來的都很勇敢的組成了防線,只不過因為人數問題顯的稀稀拉拉的.

幸運直接沖到一小段還算完整的盾牌陣之前,一爪掃過去把盾牌手全部打飛了出去,但是旁邊一個長槍手竟然拿著槍刺對准幸運的後腿插了下去.槍刺不是凡品,居然輕松貫穿了龍鱗,黑色的血水流了出來.

幸運喉叫著回身一尾巴把那個家伙打飛出去幾百米遠,但是另外一邊的石像又沖了上來.這才叫勁旅,戰況如此不利的情況下還這麼驍勇.

瘟疫那邊和幸運差不多,敵人太頑強,被貼上就要掛彩.水晶飛在天上本不想落地,結果被一堆繩套拽了下來,好在巨龍天生力氣大,也不怎麼吃虧.小三現在恐怕才是最強的,他腦袋多,比人家占便宜.

巨龍們殺入陣營後紅刺也殺了進去,他的任務就是沖亂陣形,現在對方已經沒有完整陣形了,他的主要任務就是組織對方重組陣形.

緊跟著巨獸們之後亞龍騎兵也在鈴音騎士的帶領下沖進了對方的陣地,大部分石頭人此是才剛爬起來就被騎兵們撞倒,後面的騎兵用長戟輕易的在他們身上切開一道道裂縫把他們徹底分割成了碎塊.

鬼王忽然從一個碎片堆里爬了出來."拼了!"

下面的石頭人全都叫了起來:"拼了!"

一個亞龍騎兵正沖殺的爽,旁邊的石俑突然跳起來把他從小獵龍身上撲了下來.石俑卡著這個亞龍騎兵的脖子,騎兵則用手拼命抵擋著.騎兵的小獵龍發現騎手不見了,連忙掉轉回來叼住那個石俑把它拖了下來.亞龍騎兵趁機爬了起來把石俑推倒用匕首刺了下去,可是另外一個石俑又撲了上來和他抱成一團滾到一邊去了.

大批的石俑使用這種近乎無賴的打發把亞龍騎兵硬拉下來開始了肉搏戰,沖鋒很快演變成了群毆,陣法戰術全都成了廢話,所有部隊都絞在了一起,現在只能看士兵的素質了.

亞龍騎兵等級和數量都不占優勢,但是小獵龍可以幫助自己的騎手,這些家伙也不是好惹的.但是敵人也很瘋狂,石俑們仗著自己比對方結實根本不隔擋攻擊,完全就是一刀換一劍的對砍.

現在的局面有些超出了雙方的預料.鬼王心想他們人多,而且等級高些,肯定可以輕松取勝.我的想法是我們的遠程打擊力量和多兵種配合都不錯,應該可以占點便宜的.哪知道結果居然和我們想的都不一樣.鬼王沒想到我們先期的遠程打擊有這麼高的強度,他的部隊還沒有進入戰斗就被打掉了一大半.我則是沒想到這些石俑單兵戰力這麼強,被打的沒了陣形還可以把我們的陣形沖散,更糟糕的是部隊混在一起遠程打擊也用不上了.

兩邊的士兵抱在一起滿地滾,武器掉了就用拳腳對打,亞龍騎兵身體強壯還有魔法保護,石俑本身就是石頭,兩邊是伯仲之間.凌和小純的攻擊魔法都插不上手,只能改成給輔助魔法.凌不斷的給對方下詛咒,小純則不斷的給自己這邊加狀態.大型魔寵只好在外圍一點點的清理敵人,實在是慢的夠戧.

我指著鬼王道:"擒賊先擒王,把那個鬼王先干掉."

玲玲連回答都不回答就沖了過去,晶晶也跟了進去.辣椒向我點了下頭表示明白然後也跟了進去.我自己沒有進去戰場,現在是軍隊的對壘,作為掌握主動權的一方我這個主帥是不應該參加沖鋒的.驍勇的人最多只能是個先鋒官,想要當將軍就要學會怎麼指揮別人作戰,將軍不必是軍隊中最能打的人,但一定要是最懂得指揮藝術的人.

鬼王拿著把綠色的寶劍一路向我這邊殺了過來,亞龍騎兵在他面前像小雞一樣脆弱,他幾乎是一刀一個的殺了過來.鈴音騎士被對方的幾個高級人員纏住了,一時還過不來.

玲玲突然從天而降一劍劈了下來,鬼王想要閃開,但是兩根綠色的蔓藤突然從地下冒出來把他的殺腿纏了起來.他一掙紮已經來不及跑了,只好舉劍硬接了玲玲一劍.

玲玲是聖劍天使,她的武器是號稱無堅不摧的聖劍,我本來以為這劍下去肯定是把鬼王連人帶劍一起劈了,沒想到情況大出意料.伴隨著金鐵交擊之聲,玲玲被彈飛幾丈遠.她在空中翻了個身在一個石俑身上借了下力才穩住身體,那個被她踩到的石俑一下子被踩進了土里.

"小龍女,那是什麼武器啊?"

"不知道."小龍女維持著法陣雖然無法參戰,但是說話還是可以的."但是感覺上因該是好東西."

"廢話,我也知道是好東西.聖劍劈不斷的就絕對不是凡品."我用心靈接觸對圍攻鬼王的魔寵道:"想辦法把他的劍弄下來."

"我們盡力吧!這家伙不好對付!"辣椒一邊向鬼王逼近一邊回答我.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三十二章 劍拔弩張     下篇:第九卷 第三十四章 新種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