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三十九章 人類的秘密  
   
第九卷 第三十九章 人類的秘密

答案當然是不會.一個快要死的人突然看到活下去的希望他會放棄嗎?這些妖怪被封印了這麼久,好不容易逮到一個封印松動的機會,怎麼可能會放棄?拼著修為不要也得沖出去.

游戲內已經安定了下來,學校內的我們也已經到達了實驗樓下面的實驗事,這邊的負責人一看到我們出現立刻就迎了上來.

"執行總裁."主管非常客氣的道:"一早我就接到電話你要來拿穩定劑."

我點了點頭."那東西呢?"

"請跟我來."主管在前面引路我們跟著他走了進去.雖然我身後的維娜他們和主管並沒有見過,但是主管並沒有問任何問題.保安系統既然沒有攔截這些人就說明他們權限是夠的,再說能跟著我一起來也不會是外人.

學校這邊的實驗室搞的都是外圍研究,地方不是很大,一會就到了位于實驗區盡頭的保管室.一面巨大的多層玻璃牆後面是完全密封的低溫保存室.高級防霧玻璃清晰的印射著後面房間內的一大堆實驗器材,只不過那里面沒有人.

"請稍等,我這就把東西拿出來."主管說完之後就去幫我們拿穩定劑.

密封低溫室是不允許人類進入的,這幾層玻璃後面是零下一百七十度的極低溫,而且這個房間里面只有稀薄的氦氣,沒有人類需要的氧氣.主管站到一個機器平台上然後把自己的雙手插進一對機械手套里,房間里面的線控機器人和這個平台是互相連接的.平台上的人可以用雙腳控制這台輪式機器人移動,而機器人的雙手則是和那對機械手套完全同步的,因此精度非常高.

在主管的控制下機器人關閉了一台正在旋轉的洗衣機一般的儀器,然後它打開蓋子從橫置的滾筒內拿出了一個個的小玻璃瓶子.28只玻璃管被主管操縱的機器人一件件的放進了一種兩端帶有金屬蓋的玻璃管內.機器人裝完這些管子後動作明顯變快了,外面這層管子是用防彈玻璃制造的保護封套,套上之後就不容易壞了,所以動作大點也不用擔心了.

機器人把管子都拿到了玻璃牆邊,這里有個一半在房間內一半在房間外的機器.試管被放入機器在房間內那部分的開口內,然後機器人關閉了機器的開口.

主管做完這些之後就從平台上走了下來,他來到機器前在側面的鍵盤上按了幾下.機器上的黃燈突然跳成了紅燈,然後機器里發出了一陣不大的噪音.十幾秒後紅燈跳到了綠燈,我們這邊的機器蓋子忽然打開了,試管全都在里面放著.

主管拿了個印著龍緣標志的銀色裝甲手提箱過來遞給我:"幫下忙?"

"恩."我接過提箱捧在手里.

主管在箱子把手旁白的密碼蓋上暗了一下,只聽到一陣細小的電動機聲音,箱子四個拐角居然有四根直徑一厘米的金屬棍降了下去,還從反面冒出了一節來.金屬棍下去之後提箱蓋呲的一聲向上彈起一點然後向兩邊刷的一聲滑開了.提箱內部並不是簡單的空間,而是有一種黃色的固體填充物,這種東西看起來是有彈性的.在填充物中間有一些洞,一共五排每排七個,這些洞的深度和大小顯然是為了那些玻璃管特制的.

主管從機器里拿出一個管子往那台機器頂上的一個洞里一按,洞口邊上的紅燈立刻亮了起來,管子里迅速被注入了一種淡綠色的液體.液體沖滿之後紅燈跳成了綠燈,主管把管子拿起來放進我手上的箱子中的一個洞里,剛好嚴絲合縫的卡進去,外面只留出一小節方便取出.

維娜看這個機器很奇怪問我道:"為什麼要往里面沖這種綠色的液體啊?良種溶液混合不是就失效了嗎?"

主管一邊繼續手上的工作一邊笑著解釋道:"這些綠色的液體是保護劑,這不是兩層玻璃管嗎?這些綠色的液體是在兩層玻璃之間,並沒有和你們要的東西混合.當瓶子從高空落下時雖然外面這層玻璃可以吸收沖擊,但是慣性還是存在的,里面那層玻璃比較脆弱容易爆裂,這些液體在外面就像飛行員的抗壓服一個原理,可以吸收沖擊力保證管壁完整不會破裂."

"哦!原來是干這個的!果然是好辦法!"

管子全都被裝進去之後主管在把手旁邊一按,箱子兩邊的蓋子吧嗒一聲重新關閉然後慢慢的降下去卡嚴實.下面的四根金屬棍子旋轉著又回到了箱子內部把蓋子徹底鎖死.手提箱把手下面的紅燈亮起然後聽到箱子里有一些噴氣的聲音.

主管把箱子提起來交給我道:"箱子鎖閉之後里面自動抽真空並且沖填氦氣保護,密碼你現在自己輸入,但是一定要記住密碼別忘了.連續三次輸入錯誤箱體內部會自爆,外面雖然一點看不出來,里面可就燒的連灰都不剩了."

"放心吧.這東西我用過."我接過提箱交給斯哥特提著."拿好了."然後我在密碼處輸入了密碼並確認,紅燈立刻跳到了綠燈表示鎖定完畢.

我轉身准備走,主管忽然又拿了三只一模一樣的箱子過來.我驚訝的看著他."這是干什麼啊?"

"這個是老肖要的實驗藥劑,他早上打電話要的,我想你反正要來拿穩定劑,這個一起帶上吧."他湊過來小聲道:"這個是私人物品."

"哦!明白."我趕緊接了過來.

龍緣的研究員經常喜歡搞些亂七八糟的研究,比如當初把日本人整的很慘的那個整人專家就是屬于這種東西.這種私下的實驗不是龍緣要求的研究項目,屬于研究員利用集團的設備自己搞點私人研究.集團對這種事情都清楚,但是一般不做過多限制,屬于半公開的秘密.在實驗中消耗些藥品或者借用下設備,我們一般也是默許的,只要別搞出大亂子不影響正常生產集團方面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而且有時候實驗人員真搞出點什麼成果來到頭來還是歸集團所有,因此集團實際上也不吃虧.這次要帶的這三箱子藥品就屬于這種東西.

"這里面都是些什麼啊?"雖然這種事情集團不反對,但是要帶到基地里的東西總要檢查一下吧?

主管把三個箱子往桌上一放,然後依次打開.這些箱子居然和我的一樣也是裝的管子,不過這里的東西顏色很亂,而且都沒有保護液.主管解釋著:"這些是人類激素,不是什麼危險品,所以沒有做什麼防護措施."

凌從旁邊的箱子里抽出了一瓶黑糊糊的液體."這是什麼啊?"

主管笑著道:"這個是愛情魔力水."

"啊?"

"哈哈!開玩笑的."主管道:"這里主要成分是類腎上腺素,電離解離素還有神經活化劑.不過這個真的是愛情藥水.如果把一對身體狀態正常的男女關在一個房間里然後注射這東西,不管他們以前是不是有愛人,他們都會瞬間愛上對方."

"這麼神奇?那不就真的像魔法藥水啦?"凌驚訝的看著手里的瓶子.

我也笑著道:"科學進步到一定程度人類就已經分不出科學和魔法的區別了."

小純也看著那個瓶子道:"愛情藥水為什麼不是粉紅色的啊?"

"它為什麼要是粉紅色的啊?"主管反問道.

"愛情是美好的,所以應該是粉紅色的."

"那只是外觀.本質不是這樣的."主管搖著頭道:"就你們這些小女生喜歡幻想愛情什麼的.實際上這個黑色的東西人類自身也會合成.當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進入青春期,這種物質的分泌量就會提高.此時如果遇到合適的對象,記憶蛋白和這種物質混合就會形成一個帶特殊性質的記憶,而這個記憶就是那個你的愛人.每次大腦搜索到這個地方你都會有心跳的感覺."

"不是吧?愛情是這樣的嗎?"小純有些驚訝.

"就是這樣的啊!"

"那為什麼有的人可以愛很多人有的人卻和專一呢?"維娜也攙和了進來.女孩子似乎對愛情都很向往,這個不管是不是生化人都一樣.

主管回答道:"因為這些激素來自身體不同器官.我這個是按比例混合好的,你們身體內的那種激素不一定就是正常比例.這些激素在體內順著血液流動,同記憶蛋白結合時不一定就會只吸附到一個記憶區的蛋白上,所以有些人會愛上多個人."

小純立刻問道:"那為什麼有些人先是相愛後來又分手了呢?"

"因為這種愛情激素不穩定."主管道:"這東西會自動分解,而且分解速度受很多種因素影響.有些人的愛情可以持續到他死亡,有些人一天就分解光了.不過大部分的愛情激素都可以維持三到五年,畢竟身體里的器官時不時還會分泌一點出來補充的.大部分結婚後愛情激素到達了時間逐漸分解,此時剩下的就剩親情了.社會上很多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實際上是個巧合,只不過是因為結婚後剛好這種激素全都分解完了."

"好誇張哦!原來是這樣的啊!"小純聽的直點頭.

主管道:"實際上研究這些激素可以解釋很多人類行為,比如說禁忌的話題——亂倫."

"你是指家里的親屬之間發生性關系那種行為?"小純滿臉通紅的問道.

主管像沒事人一樣道:"科學就是科學,不要不好意思,你沒有不好的思想為什麼要去害羞?越是避諱這些話題的人越是思想不純潔,人類的繁衍不過是一串有機化合物的化學反應,我真不知道那些人有什麼好避諱的.剛剛告訴你們了,你們拿的那瓶黑色的愛情藥水是多種激素的混合物,不是單一激素.而這瓶."主管拿出了一瓶咖啡色的液體."這個是親情藥水.兩個注射這種激素的人在一起就會產生親情."

"怎麼顏色差不多啊?"維娜發現兩種激素混合物顏色很像.

主管道:"顏色差不多是因為成分差不多.構成親情的激素和構成愛情的激素的主要成分都差不多.愛情激素和親情激素共用了三百多種化合物,而他們各自只單獨擁有幾種特殊化合物.剛才和你們說的亂倫現象實際上可以歸類為內分泌失調的一種.親情激素一旦分泌紊亂很容易變成愛情激素,不理解的人覺得這是大逆不道,實際上不過是一種生理疾病."

"這也太誇張了吧?"斯哥特這個男生都有點受不了了.

主管道:"理性上說我自己也覺得這個研究結果很意外,但是沒辦法,科學實驗反複證明了這個結果.科學事實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不過有一點比較特殊,那就是親情激素和愛情激素不一樣的那部分物質異常穩定,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的親情都是可以延續到生命結束的."

"真沒想到我們的身體里有這麼多奇怪的物質."凌拿著黑色的愛情激素感歎著.

主管連忙解釋道:"不對不對.這個是提純的.你手上那瓶差不多就可以讓一萬對男女愛的死去活來了.而且激素也不是象這樣分類的,剛才說過了,很多激素的成分是交叉的,這些東西在你身體里是公共的,它們同時為你提供多種生理反應.實際上你的興奮,憂傷,疲倦等等等等都是有牽連的,它們之間交叉作用下才出現了你現在的行為表現."

"好複雜哦!"

"那當然.一個人就是一個端複雜的化學容器,你的身體每一秒都在進行著數億次各種類型的化學反應."主管忽然想起什麼,他從箱子里拿出一瓶牛奶一樣的乳白色液體."這個東西見過嗎?"

凌搖搖頭:"我知道反正不會是牛奶!"

"嘿嘿,這個是忘情水."

"啊?你說什麼?"小純嚇了一跳.

"忘情水?"凌呆呆的重複著.

主管笑著道:"其實這就是催化劑.你們手里的東西和這個東西混合後會分解成其他物質,因為這東西催化能力非常強,你身體里的器官只要一合成出感情激素就被它分解了,所以注射了這個東西的人不會有任何感情,不管是親情,愛情,友情統統忘光光.我手里這瓶是暫時性的忘情水,因為它自己也是有機化合物,時間長了就失去生物活性被體內代謝自動排出體外了."

"這東西能管多長時間?"維娜問道.

主管道:"這一瓶是一萬人的分量,就算一次性注射到一個人體內也沒用,最多三個月就全分解了.不過聽說你們基地那邊有人有長效忘情水."

凌忽然拿著黑色的愛情水問道:"這個要是混在食物里吃下去有沒有用啊?"

主管還沒有回答我就驚訝的看著凌:"你想干什麼?"凌對我的心意我不是不知道,她現在問這個問題該不是要對我用吧?

主管笑著道:"當然沒有用了.這些東西都是大分子有機物,無法通過腸細膜吸收,而且消化液會分解蛋白質,這些東西也算是一種變性的蛋白質,一樣會被分解的.除非血管注射,否則是絕對沒用的.哦對了,有個辦法可以用,但是效果很糟糕,只能發揮一丁點的效果."

"什麼辦法?"這一聲是這里所有女性同時問出來的.

"不許說."我趕快喊停.鈴音騎士里那些女性問這個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反正凌和維娜肯定是沖我來的,讓她們知道我的貞潔就危險了!第一次發現原來男人也不一定就安全,女色狼雖然少,卻不是絕對沒有."你們不是要去看我的教室嗎?快點走吧!"

我把凌手上的瓶子連搶帶奪的弄了下來塞進了箱子里然後封閉了箱子.把三個提箱扔給三個男性鈴音騎士."抓好了.我們走."

我帶頭拉著維娜和凌往外走,卻沒有注意到小純故意慢慢的拉在了最後,凌和維娜注意到了小純的小九九然後開始幫她打掩護.趁我不注意,小純湊到了主管身邊:"那個不用注射的方式是什麼啊?"

主管指指我搖搖手.

"求您了!"小純開始發揮她撒嬌的本領.主管雖然也一把年紀了,可是愛美之心誰也不缺,小純她們這些生化人又是龍緣精心偽裝出來的戰斗兵器,撒嬌的殺傷力比一般女孩強百倍不止,主管僅僅掙紮抵抗了十幾秒就淪陷了.

"你可別說是我說的."主管看看我沒有注意到他,然後快速的在小純耳邊小聲道:"這東西可以通過嗅覺直接影響人體,但是效果比較差."

"謝謝您!您真是太偉大了."小純幾句話把主管說的老樹開花滿臉傻笑,剛才的知識份子形象全完蛋了.

當我們出了實驗樓之後小純身邊立刻聚集了一群女性,她們在一起嘰里咕嚕了一會然後突然又恢複了正常.我好奇的問凌:"你們在討論什麼呢?"

"我們?我們只是在商量怎麼把你綁起來然後給你注射愛情藥水."凌她們的智力都是經過強化的,她們知道否認反而讓我懷疑,所以直接說出更過激的答案讓我以為她們是在開玩笑而放松警惕.

我知道因為腦波控制的原因他們根本無法違抗我的直接命令,所以他們真要綁架我是不可能的.凌的回答非常高明,徹底打消了我的懷疑.

"真是調皮!"我笑著轉身對他們道:"好了,現在想到哪里看看?"

"那邊!"28個人同時喊了出來,問題是他們指的方向組合起來剛好覆蓋我周圍僅有的三條路.

"看來意見不統一啊!"我想了下道:"那這樣,我們先去體育館怎麼樣?斯哥特昨天不是說很喜歡籃球嗎?今天帶你去看一次現場版的籃球比賽."

"今天有比賽嗎?"斯哥特激動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至少應該有人上體育課,再說校隊的總該有幾個人吧!"

"好想參加一起玩哦!"斯哥特幻想著自己參加比賽的樣子.

"你還是算了吧!看看可以,比賽就別想了.你們和別人玩籃球比賽基本上算作弊,籃球比的就是速度,反應,彈跳力.這三項目你們沒有一個在正常范圍內的."

一個叫碧達爾哥的鈴音騎士道:"老大,反正我們也有這麼多人,回去組兩個隊自己玩就是了."

我在一旁道:"那我要和技術部說幫你們做個實心的鉛球,免得你們投籃的時候把飛機打下來!"

"我們又不是控制不住力量!"

"真比賽起來你們就控制不住了."

"先走吧."凌不耐煩的催促道:"我還想看看一般的年輕人大概是個什麼力量級別呢!"

我帶著他們一邊向學校的體育館走一邊道:"一會到那邊人多,你們要注意控制自己的能力別傷到別人,這里的人可不象你們那麼強壯,力度控制不好很容易搞出人命的,就算沒掛掉,落下殘疾也不是好玩的."

"知道了,你都說八百遍了!"維娜道:"上次出來玩的時候打那些小混混我們不是也沒把他們怎麼樣嗎?"

"可是後來在舞廳里你們造成了三個人骨折."

"那是斯哥特干的,不是我."維娜辯解道.

斯哥特道:"我只是推門出去,誰知道那個人在門後面啊!"

"所以我才讓你們注意啊!你們就像是一籃子雞蛋中混了個鐵球,隨便碰碰就把周圍的雞蛋都弄爛了,也許你們不是有意傷人的,但這還是要避免知道嗎?你們必須把周圍的人當成玻璃,不,當成紙人.心里想著這些人很脆弱不能用力就可以了."

"我盡力吧!"斯哥特無奈的點頭.

"不是要你盡力而是要你一定辦到.還有不光是人,那些花花草草都要注意,還有門把手,你上次把我臥室的門把手上捏出了手印來,到這邊一定要輕."

"好的,知道了."

這個實在不能怪我太小心,實在是這些人太危險了.雖然他們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量,但是人是有感情的,激動的時候或者是突發事件中往往就會不加思考的把本來的力量用出來了.

到了體育館外面斯哥特就開始興奮起來,因為他第一次看到這麼多人在一起做運動.基地里的人都是科學家,那些人一個個皮膚發白面黃肌瘦像吸毒人員一樣,他們連吃飯睡覺都覺得耽誤時間更不可能會去鍛煉身體了.

"你是那個家伙?"突然一個聲音出現在我們側面.

"是你?"

真沒有想到來學校都能碰見敵人.剛才說話的家伙就是我們在乾坤葫蘆里遇到的那個道士,而且更要命的是他居然還把我認出來了.我認得他的原因很簡單,以為這個家伙在游戲里和游戲外都一樣的怎麼看怎麼討厭.可是他居然認的出我,這個實在有些奇怪.

這個家伙現在正牽著一個女孩子的手,明顯就是那個鬼族的女孩,她在游戲內的相貌就是原貌,除了服裝沒有任何變化.

女孩到現在才認出來是我."你是那個……"她忽然注意到我身邊的凌他們."你是那個……魔寵?"

"她是玩家.魔寵怎麼可能出來?"我不答反問.

"恩,對,魔寵是不可能到游戲外面的."女孩很容易就被我騙了,畢竟這個事情太不和邏輯,大部分根據常識都會相信那些是玩家而不是魔寵就算有點不確定,也不會真的表現出來,畢竟太不和常理了.

凌笑著道:"其實你猜的也不算錯.我們進游戲的時候做了個集體任務,然後把我們這些玩家歸到了他的名下算成是魔寵,這樣我們大家練級的經驗值都集中到他一個人身上,很占便宜的."

"恩.怪不然呢!"女孩最後一點疑慮也被打消了,凌的謊話說的太有水平了.

"大龍,這些是什麼人啊?不幫我們介紹一下?"跟著那個道士來的不光有他女朋友,後面還有一大幫人起碼二十多,不比我們人少.不過他們那邊基本都是男人連那個鬼族女玩家在內總共才三個女性.這些家伙看到凌和維娜她們這些女性立刻開始表現成色狼的本色,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哼!我才不認識他們呢."大龍,也就是那個游戲內的道士很不屑的說道.

"大龍別這樣."鬼族女玩家推推他.

"嫂子認識幫我們介紹下吧?"後面的色狼們看到美女當然就把大龍忘乾淨了,這種時候還管什麼兄弟,美女要緊.

大龍氣的大吼著:"我說不認識,你們什麼意思?見色忘友啊?兄弟如手足,就你們這德行啊?"

那個帶頭的人道:"都說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這話是不錯.可是大街上缺胳膊少腿的人多了去了,不穿衣服的你見過嗎?"

"我操!你子小長能耐了啊?"

"你好,我叫神林."我主動向那個和大龍吵架的家伙伸出了手.嘿嘿,你不是不甩我們嗎?我就把你身邊的人都撬走,讓你當光杆司令,氣死你!

"梁凱."那個人立刻伸出手和我握了一下.

"這是維娜."我趕緊把後面的人拉過來.

粱凱看到維娜立刻就石化了,我拍了他半天才終于解除了他的石化狀態.他一恢複過來立刻伸出手:"美麗的小姐你好,我叫粱凱,今天二十二歲,生物化學系的."

"你好.我叫維娜."

粱凱握住手一直不松,接著問道:"維小姐的名字真是動聽啊!"

我拍拍他並不動生色的把他的手和維娜的手拽開了.當然,主要原因是怕維娜看他老不松手一發火把他的手捏成面條."你搞錯了.維娜是外國移民,她不姓維."

"我說怎麼看起來這麼特別呢!那維娜小姐是哪國人啊?"

"她父親是中國人,母親是瑞士人,不過她是中國籍."

"哦!原來是混血兒啊!都說混血兒特別漂亮,看來這話不假.那小姐全名是什麼啊?"

維娜微笑著回答:"我的全名是維娜.奧斯忒!叫我維娜就可以了."

"還有我們呢!"後面的那幫色狼一起湧了上來開始介紹起來.

維娜他們從來沒有和這麼多人交際的經驗,也沒有一般女孩子那種對付身邊蒼蠅的手段,一下子就被搞蒙了,多虧他們智力超群勉強還能應付的過來.我在一邊考慮著回去是不是先教他們交際學,免得帶人接物時鬧笑話.

那邊的色狼們湧過來之後立刻分成幾片,把我們的女孩子分別圍了起來.人氣最高的似乎還是維娜,排第二的是小純.看來中國男人還是對居家型女孩比較熱中.凌雖然很漂亮但是一看就屬于精明強悍的類型,所以大部分男人一開始就沒考慮她.

凌身邊反正也沒幾個人,她干脆直接抱著我的胳膊不放以顯示她名花有主.我反正被抱習慣了也懶得掙紮了,實際上掙紮也沒用.除非凌願意放手,否則我把胳膊拽出去的話,衣服袖子肯定也完蛋了.

鬼族女玩家對我們道:"真是有緣啊!沒想到游戲里遇到一起,連游戲外面也遇到."

"哈哈!說的是啊!"凌也配合著笑了起來.

"對了,你們不是要比賽嗎?"鬼族女孩向那些大男孩喊道.

"哎呀!差點忘記了!"粱凱如夢初醒般的叫了起來,周圍的男孩這個時候才想起來自己有比賽.不過他們不願意放過這些美女非要拉我們進去看.

本來我們就是來體育館玩的,既然他們邀請我們,我們自然是要進去了.搞了半天才知道這些人其實大部分都是籃球隊的,我說怎麼一個比一個高呢!可憐我站在他們中間像是群山中的小山丘,真是郁悶啊!

在進入體育館的過程中我打聽出來,原來學校最近在搞運動會,大龍是生物化學系的運動隊代表,今天早上是化學系對電子系的籃球比賽.斯哥特聽到這個消息激動的不行了.

這些人中除了球隊的運動員和候補運動員外就是那些運動員的朋友,基本上都是愛好籃球的,斯哥特因為喜歡籃球,所以空閑時間也看過幾個比賽,算是知道一點,這會跟那些人討論的頭頭是道的.

其中一個隊員對斯哥特道:"可惜你個子矮了點,要不然當個候補也不錯."

旁邊一個個子也不高的隊員立刻反駁道:"誰說的啊?我不是也才一米七六嗎?誰規定打籃球的人非要一八零以上的啊?就不興我們彈跳力好啊?別看你長了個一米九七的大個子,論速度你就是跟我後面吃屁的份.斯哥特你是混血,體能應該比單一人種要好一些,說不定還真能打呢!要不然過會我們去試試?"

斯哥特看了我一眼,我搖搖頭,他失望的道:"對不起,我恐怕是不能參加了.我不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啊?你不是我們學校的啊?"那個對斯哥特很有好感的運動員驚訝的叫了起來.

其他的男生一聽斯哥特不是我們學校的立刻問維娜和小純:"維娜和純不會也是外校的吧?"

維娜點點頭."除了神林我們都不是這里的."

不知道誰喊了一句:"那你們是哪個學校的啊?我要轉過去!"

我趕緊道:"他們都是剛轉國籍過來的,暫時還沒有上學.我今天就是帶他們來看學校的,如果他們滿意過段時間就會在這里報名."

一聽我的話那些色狼們立刻賣力的給當起了學校的推銷員,雖然我們這里設備齊全師資力量雄厚不過我怎麼聽他們說的像是天堂里的學校呢!

因為那些人以為我們這大幫子人是捆綁在一起選擇學校的,所以連男性的鈴音騎士也成了拉攏目標.剛才那個運動員對斯哥特道:"一會你還是測試一下,只要你在我們這里上學,我一定推薦你加入籃球隊."

這幫家伙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為了美女連球對都出來了.

進入體育館之後我們被安排到了球員休息區看比賽,這里位置比較好.其實那幫兔崽子是希望美女們看到他們在球場上的表現才幫我們安排這個位置的,要是凌她們這些美女不在,鬼才認識你誰是誰呢!

不管怎麼說大家玩的還算比較開心,比賽開始前觀眾開始紛紛入場,偌大的體育館人滿為患,不過擠不到我們這里.比賽開始後斯哥特他們就興奮的喊加油,看到他們激動的樣子我也算沒白來.斯哥特他們雖然是我們龍緣的產品,但他們是特殊產品,不可以真的把他們當產品用.而且,就算是家用電器也要有工作環境要求的,斯哥特他們的環境要求就是大家能把他們當成平等的人來看待.科幻片中的生化人叛變,那也是因為大家都懷疑他們會叛變,得不到認同感的他們才會真的叛變,如果大家把他們看成是社會的一份子,他們怎麼可能叛變自己的社會?但是很可惜,大部分人只憑感官做事情從不思考問題的本質,所以我這個特殊的人造生命就要努力做好這個中間橋梁.

"你坐這干什麼?快點來一起加油啊!"凌和維娜突然跳過來把我給硬架了出去,他們這麼興奮是好事,可是我看不懂籃球啊!早知道因該學一點相關知識的!

比賽正在進行中,大家似乎都很開心,但是就在剛剛一個三分球入筐大家歡呼雀躍時,我們29個人卻同時冰冷了下來並齊齊看向一個方向.

"你們也感覺到了嗎?"維娜看著那個方向問道.

這段時間雖然我的腦波約束沒練成,但是卻提高了自身的感應能力,也可以說這是一種對危險和突發事件的直覺."你們都感覺到了?"

"去看看."我只說了三個字體育館內就突然少了29個人.

"是這里嗎?"我站在學校中心花園的入口處問他們.

"應該就是這里了."凌回答道.

中心花園.這個地方實際上不在學校中心,而是在學校的側面.中心花園的面積差不多相當于一個中等公園,內部除了各種植物外還有大量的人造小山丘,不過最高的也不超過20米.同學們一般喜歡叫這里為植物園而不是花園.每天清晨這里是背英語的最佳地點,而晚上這里就成了小情侶們的集中地.現在快中午了,這里反而是最安靜的時候.

我迅速的布置任務."除了這個以外,這地方還有三個入口,勞瑞,德答,藍,依莫塔,美瑞達,阿娜,你們六個沿著圍牆向右跑,看到第一個入口後留下三個人守住大門,剩下的三個去守下一個門.這里有兩個提箱你們兩隊各拿一個,我們進去不方便帶著東西.注意一點,你們的任務是防止外面的學生和教職員工入內,所以不要動武,對學生就說有領導來視察,要是教師就說集團高層在里面有事情,你們的身份卡可以證明你們的身份."

"明白."六個人立刻拿了兩個提箱跑掉了.

"博薩,克里特,席琳,你們三個向左,那邊有個小門,看好它."

"明白."三個人一轉身就不見了.

"亞塔維亞,奧西瓊斯,妮娜,巴瑞拉,你們四個拿著穩定劑守住這麼門,這里是主要入口估計人最多."

巴瑞拉問道:"可是神林,要是里面的人沖出來呢?"

"這種時候山上不會有人的,剛剛那些家伙大概是不會走門的吧?"

"恩,明白了."

"剩下的人跟我進去.大家小心點,對方不是一般人."

剛才的感覺其實是一次沖擊.我們感覺到了明顯的震動.雖然沒有搞過地震學研究,但是剛才那種級別絕對不是地震.要說是大型工程機械,一來不可能開進學校花園,二來大型機械的震動是連續的不是這種感覺.現在進入了植物園我更確定這是某種生物在打斗,因為我已經聞到血腥味了.

斯哥特吸了吸鼻子道:"非洲人種."

他旁邊的維拉趴在旁邊的一塊岩石上用耳朵聽了一下然後道:"目標數量8,雙足行走類生物,他們好象都很重,差不多有五百公斤左右."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三十八章 妖之危機     下篇:第九卷 第四十章 現實中的魔法大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