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五十三章 星火  
   
第九卷 第五十三章 星火

"這樣不行."紅月看著畫面中從艾辛格上空飛過去的葫蘆."我們要積極主動一點,讓它這麼亂飛肯定會出亂子的."

"要是可以的話那些神仙就不會那麼慘了!"我可是親眼見識過乾坤葫蘆的威力,天庭現在還跟台風過境一樣,天庭那麼多神仙累的半死也沒能把葫蘆攔下來,現在可不是說停就能停的.

紅月忽然道:"對了,玫瑰呢?她應該有辦法!"

"啊!我把他們給忘記了!"都是這個該死的葫蘆害的,我連玫瑰都給忘記了.趕緊把空間們打開.

斯哥特從空間門里走了出來看著我:"主人?又要開打嗎?"

"不是,這次不是找你們.我送進來的人呢?"

"玫瑰小姐沒上線,那兩個生人也沒有在線.鷹和百靈去大地母神的宮殿參觀了."

"告訴他們可以出來了,這個空間門我就不關了,等玫瑰上線她就可以隨時出來了.你們在這里可以出來活動活動只要別搗亂就可以了."

"明白."

斯哥特後面鈴音騎士維拉走了出來,看到巴貝爾塔的核心部件顯示的畫面她竟然喊了出來."你們在看電視啊?"

紅月和其他幾個玩家全都一臉驚訝的看著維拉,我趕緊打岔."啊……那個,你去通知艾辛格先不要急著下水.那個那個……那誰,你去告訴大家防水工作繼續進行外加上注意防凍工作.還有那誰,去叫沃瑪過來.你去通知德國那邊注意危險向他們那邊過去了.紅葉你跟我來."

呼!幸虧我反應快把大家支的團團轉,要不然讓他們深思下去可就麻煩了.游戲里的NPC是不該知道電視機這種東西的,這麼大的漏洞可不是好藏的!不過現在大家各自忙自己的事情沒時間思考,以後就好蒙了.

我帶著紅月一起傳送到了艾辛格,紅月還在我後面一直問我帶她到這邊來干什麼.我實際上一直在想辦法,剛才叫她出來不過是為了打岔而已.不過好在我反應還算快,在到達艾辛格之後我終于想到了辦法.

我們到達艾辛格的基礎層的頂甲板."紅月,召喚守護獸."

"哦!"紅月擺出手勢剛要召喚忽然想起來我沒說召什麼."你讓我召什麼啊?"

"長槍."

"哦."紅月重新完成手勢:"守護……長槍!"呼的一身長槍出現在紅月身邊.

我也開始召喚:"飛鳥,出來."

飛鳥出現後我跳了上去站著."我們追葫蘆去."

"你要手動把那家伙停下來?"紅月邊問著邊跳上了長槍.

"只要能拴住它應該可以改變它的航向."

"雖然這個理論上說確實可行,但是也太冒險了吧?"

"進游戲不就是為了玩刺激嗎?"

"好吧!我就陪你瘋一把!沖啊長槍!"

我和紅月站在飛鳥和長槍的背上像玩滑板一樣追著葫蘆飛了過去.長槍系列都是噴射推進,速度自然不慢,而且長槍的噴射動力是經過演化的專門用于飛行的噴射不象葫蘆那種噴射效率低下.

乾坤葫蘆背後的水帶是我們最好的目標,跟著追就絕對跑不丟.很快我們就追到了葫蘆附近,目前這個家伙已經到中國中部了.不得不說它速度很快.

"我們現在怎麼辦?"紅月大聲喊著.

"看過美國的西部牛崽嗎?"

"干什麼?"

我遞給紅月一根繩子."那就是不聽話的小牛犢,想辦法套住它."

紅月一邊拿著繩子靠近葫蘆一邊自言自語的道:"我真是瘋了配你一起來!"

我低頭對腳下的飛鳥道:"靠近一點."

"我盡力吧!這里氣流很亂,我怕被吸進渦流里."

"反正你盡量靠近盡量飛穩一些就行了."

"知道了."

飛鳥調整了一下推進器的輸出並逐漸向葫蘆靠近,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不動葫蘆在動.這家伙飛的一點都不問穩,它總是在亂跳.好不容易靠的比較近了,我抬起手剛准備發射龍筋索,忽然就看到一根繩子從對面飛過來並准確的套在了葫蘆中間那個最吸的位置上.我抬頭驚訝的順著繩子看到正在那邊亂蹦的紅月.

她看到我看她還興奮的向我揮手:"哈哈!我套中了!我套中了!"

"你家是不是開馬場的啊?"

"這叫天賦!哈哈!"紅月樂的象個孩子.不過可能是太過得意忘形,她居然從長槍背上掉了下來,她的長槍身上一下沒了負重居然控制不好力量被卷入了葫蘆後面的水流中,瞬間就不見蹤影了.我正在向後面看著她的長槍的去向,忽然聽到紅月的聲音."救命!救命啊!"

我暈!紅月竟然還抓著繩子,她把自己吊在了葫蘆下面在那晃蕩著.

"別緊張,我馬上過去救你.飛鳥,靠近."

飛鳥和我本來在葫蘆左邊,他帶著我先是向左側晃了出去,然後猛的一沉到了葫蘆下面,接著慢慢的升高並接近正在我們頭頂上的紅月."抓緊,別送手."

正當我在這邊表演空中特技時,鋼場那邊的巴貝爾塔核心前面正圍了一大圈鈴音騎士.他們這群家伙竟然搬了些金屬塊當凳子坐在觀察器前面看著畫面中的我和紅月在那里晃悠.

鈴音騎士尤金推推旁邊的席琳."哇!沒想到老大還有拍電影的天分."

斯哥特竟然也跟著道:"那是!紫日絕對可以爭奪今年的最佳動作明星獎."

維拉不耐煩的揮揮手:"看電影被說話,已經到高潮部門了."

幸好沒有玩家在附近,要不然現在肯定已經驚訝的連下巴都掉下來了.一群NPC居然在這邊看玩家表演,而且還大談什麼動作明星!

西藏地區上空,我和紅月依然在上演解救計劃.

"紅月,跳下來,我會接住你的."

紅月閉著眼睛捏著繩子大喊:"我不敢.我有恐高症!"

暈!把這事忘了!紅月第一次和我見面時就被幸運帶到了天上,當時她就說了她有恐高症.不過從那之後她的恐高症似乎好了一些,而且有了長槍之後她已經逐漸可以適應高空了,不過那個前提是腳底下有東西.現在她是雙手抓著繩子掛在天上,是人都會怕的.

"你先不要緊張,深呼吸,放松."一邊安撫紅月一邊對飛鳥道:"再靠近些."

"我正在努力."

我們費了老大勁終于又靠近了一米多,我幾乎能夠到紅月的腳了."紅月,松手,我就在你下面."

"我還是怕!"

"真是的!飛鳥,再靠近."

"我……!"

飛鳥的話都沒有說完就出事了.頭頂的葫蘆突然向下降了兩米多,紅月突然向我靠近落在了飛鳥背上,我卻被撞了下去並很不巧的遇到了上升氣井被卷入了葫蘆後面的水流中.

飛鳥發現我掉了下去並接住了紅月于是准備轉向去救我,可是紅月的繩子居然掛到了她的腳,而且還纏住了.飛鳥下降離開,紅月卻被繩子倒著吊了起來.飛鳥發現情況不對已經來不及反應了,稍微一愣神他也被卷入了水流中.

"呸……啊!"我突然從水流中飛了出來.在空中翻了無數個跟頭之後終于穩定了自己的姿態.剛想向前追,水流中忽然飛出一個巨大的物體和我迎頭撞在了一個."我操!藍鯨?"葫蘆里居然飛出一頭藍鯨.我雖然有翅膀也不可能帶著這麼個大家伙飛行啊!

好不容易從這條已經死亡的藍鯨前面爬出來重新起飛,幸好沒有被它一頭撞進地面,要不然肯定出不來了.我一邊追一邊罵."切!居然用藍鯨砸我,有本事你再扔艘戰艦出來我就算你……!"

話還沒說完水柱之中突然多出個大黑影,我平移了一段距離閃開了那艘戰艦殘骸."嘿嘿!沒砸到!"

當……(回音不斷)

剛躲掉一艘又出來一艘,我正好撞在船橋正面的鋼板上,一聲清脆的鋼鐵碰撞聲之後我直接進入了船身內部.

鋼城電影院中斯哥特他們看到我被撞的時候全都集體"哎呦!"一聲然後又拿出爆米花邊吃邊繼續看.

"你個死葫蘆,你把我惹毛了!"戰艦殘骸當空爆炸,狼人形態的我從漫天飛舞的金屬碎片中飛了出來,手里還拿著三丈多長火焰四射的永."長槍."飛鳥不在我還有守護長槍.

天空中我和守護長槍一起閃著黑色的火焰像一道流星一般向著葫蘆追了過去,乾坤葫蘆卻不和我硬拼,它一個扭轉向北飛了過去.我們也緊跟著一個大角度回轉追了上去.

"紫日,救我!"紅月看到了一個大火球一般的我.

我一指葫蘆:"半月,上."

嘩啦一聲兩個半月從我背上飛了起來,稍微穩定了一下線路之後兩個半月燃燒著黑色的火焰追著葫蘆飛了上去.葫蘆仿佛知道這兩個東西很危險似的,居然一個轉向把水柱對著我們噴了起來.

我和長槍一個側滑閃開水柱,半月卻被卷了進去.我把右手在面前捏成手印."龍語咒,生命感應!"

我身上的火焰突然從腳底下開始向上燒了一層另外的顏色出來,一層白色的火焰順著黑色的火焰燒了上來仿佛把黑色火焰也給燒掉了一般.被水卷走的半月在水柱中翻滾著被沖遠,突然,半月側面的龍語法印逐個亮起了紅色的光芒,兩個半月上本已經被水澆滅的黑色火焰突然被白色火焰替代.半月猛的一閃仿佛恢複了力量一般從水中冒了出來並嚴重水柱向前卷了過來,連水柱都被從中間一切兩半.

"生命火焰."隨著我的技能展開,半月上的火焰突然暴漲,水柱居然也跟著燒了起來.生命之火不管什麼可燃不可燃的定律,是東西就能燒,水也不例外.面對生命火焰,水和汽油的區別不大.

乾坤葫蘆本來就很像導彈了,這下變的更像了,後面拖著一道火龍在天上冒著滾滾濃煙高速飛行,比航天飛機還壯觀.

兩個半月一直沖到葫蘆邊上才一左一右的分開從兩邊向紅月那邊飛了過去.喀嚓一下,兩個半月在吊著紅月的繩子上交錯而過,繩子被切斷,紅月尖叫著掉了下來.

我身上的火焰瞬間消失,紅月被我准確的接住放了下來."你沒問題吧?"

"頭暈!"

"那先放你下去,我去追那個該死的葫蘆."

"恩."紅月現在也不敢逞強了,畢竟這是在空中,她還在發抖呢.

"飛鳥,你在哪里?"我啟動心靈接觸准備把飛鳥叫回來,他這種級別的生物就算被卷入水中也不會怎麼樣的.

"我在這邊."飛鳥居然出現在我側面.

我跳上飛鳥的背."長槍,送她下去然後回城等我."

長槍立刻減速下降帶著紅月離開了這片空域,我們則繼續向葫蘆追了過去.因為解救紅月耽誤了不少時間,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了哈薩克斯坦境內,如果按這個方向飛,不久就該到俄羅斯了.

對于這個該死的葫蘆我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盡快把它打掉,它越早爆炸對世界氣候的影響就越小.這里已經離我們國家很遠了,現在擊爆不會影響到我國境內的城市.

看准時機我開始加速准備飛到葫蘆前面去伏擊它.

離莫斯科不遠的一片平原上,玩家們正在打怪,忽然一個黑點飛了過來.隨著距離接近,大家發現黑點原來是個人.這個人突然變出了一個巨型昆蟲,這只超級甲殼蟲幾乎是用很高的速度撞上地面的.落地後這個大家伙竟然像汽車特技一樣在地上玩了個原地大掉頭,然後猛的用腿在地上一撐穩定了自己的身體.

那些玩家還沒有明白怎麼回事突然這個大甲蟲的鞘翅向兩邊展開了一小截,一個有些像大炮的奇怪組織升了出來.這個奇怪的組織突然開始發出紫色的光芒並越來越亮,在這個組織的尖端出現了一個藍紫色的光球並逐漸擴大.

我站在坦克的頭頂用星瞳輔助瞄准.葫蘆正在高速接近我們,重要它別突然轉彎我們就應該可以把它打下來.

坦克背上的發射器跟著我們的眼睛同步轉動,跟蹤著葫蘆的飛行軌跡並留出提前量."開火!"我突然下達發射命令.

周圍的俄羅斯玩家真想要過來看看怎麼回事,可是這個大蟲子突然發射了一個光球出去.光彈飛入天空直接命中了一個從東南方向飛來的不明飛行物.

轟!一聲巨響中天空中爆出一個巨大的火球,下面所有人都不得不用手遮擋住了自己的眼睛,只有我依然看著天空,面具的眼睛部分可以濾光,我不擔心眼睛出問題.

爆炸之後一個黑色的物體冒著黑煙從火焰中沖了出來,葫蘆居然還在.

"坦克,九點方向,仰角四十,魔光照射."

坦克迅速的轉動身體調整發射角度,一束紫色光束直接照在了葫蘆的表面,雖然被照射的位置不斷的冒煙,但是葫蘆依然在飛行.這家伙怎麼堅固到這種程度啊?

"不行,我們到前面去攔截."我收起坦克重新踏上飛鳥繼續追著葫蘆飛了過去,只留下地面上的俄羅斯玩家大眼瞪小眼.

"注意!"一個俄羅斯玩家居然和我迎面飛了過來.

"哎呦!"轟隆一聲我們兩個撞成一堆掉在了地上,還好剛起步沒飛多高.

"我靠!你怎麼不看路啊?"我非常氣憤.

"我就是故意撞你的."

"啊?"我沒想到還有這麼囂張的家伙.

"你到底是干什麼的啊?"這個玩家問我.

"現在沒時間和你說,我還有急事.飛鳥我們走."

"等……!"那家伙想喊卻發現我們已經不見了.

我回頭看這已經被甩遠的家伙道:"想找麻煩也要追的上才行."

我飛走之後那個撞我的男人身後走過來一個人問道:"契可夫,都控制住了嗎?"

那個男人道:"剛才有個人突然落下來又飛走了,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被傳染,我本來想把他留下來的,但是他速度太快了,而且很匆忙的樣子."

"這傳染病雖然厲害,只是降落一下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吧!我們先把已經被傳染的人集中起來,大不了就是掛一次掉兩級,可千萬不要讓疫情擴大,要不然就麻煩了!"

我當然是聽不到這些的,因為此時我已經快到白俄羅斯了.不知道什麼原因引起的,這個乾坤葫蘆的速度總是忽快忽慢,而且方向飄忽不定,指不定什麼時候就來一次超級大轉彎.

從艾辛格出來我已經連續追了幾個小時了,而在艾辛格收看實況轉播的人群已經又多了一群神仙,只不過他們用的是浩天鏡.神仙們被接到艾辛格後一個個都留在了艾辛格,他們雖然關心葫蘆的去向卻因為無法出國而幫不上任何忙,因此只能在這里看轉播了.

我追著葫蘆出了俄羅斯之後進入了白俄羅斯,接著又穿越邊界進入了波蘭,這個該死的葫蘆總是給我找麻煩.波蘭玩家正在搞行會長,結果葫蘆從人家戰場上空飛了過去把兩方的人全沖進了布格河,搞的我都不得不飛高點免得被當成葫蘆的指揮者.

在波蘭境內繞了幾個圈之後葫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轉了個方向沖進了斯洛伐克,1小時後我們又到了奧地利,然後又沖到了捷克境內,在這里轉了差不多一小時後這家伙終于進入了德國.

跨越邊境後私聊就能用了,我趕緊呼叫增援."阿修福德,你在不在啊?"

"紫日?你到德國啦?"

"恩.你最好快點過來幫忙."

"幫忙?幫什麼忙啊?還有你讓我們加固城市是什麼意思啊?"

"我正在追那個危險物品,就是因為它我才讓你們加固城市的."

"你別告訴我這個東西到德國了?"

"很不幸的通知你,我就跟在他後面."我啟動的視頻聊天並把畫面轉到前方."看到啦?我們現在在……"我看了下面的地形並讓幻影進行地形匹配."我們剛剛從布萊洛赫水庫上面飛過去,現在正在向愛爾福特飛過去,但是我不知道我前面這家伙什麼時候突然腦子發熱來個大轉彎."

"那東西速度怎麼樣?"

"和噴氣客機差不多."

"明白了,我一會就到."

"等等,這家伙又轉彎了.修正航向,我們現在正在向貝爾山飛過去."

"什麼貝爾山?你確定嗎?"

"確定,干什麼?"

"山頂上有我的要塞,那里正在實驗秘密武器,我想我能把它打下來."

"千萬別."阿修福德可是我的盟友,讓水沖了小日本我沒意見,在這里爆了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干什麼?"

"那東西里面起碼有幾千億方的海水,你要是把它打爆了,後果自己想吧!"

"那怎麼辦啊?"

"你們有沒有攔截網之類的東西,我想把那東西抓住弄到海上或者干脆扔到敵對勢力的頭頂上引爆."

"攔截網?"阿修福德拖著下巴想了一下道:"我有粘膠炸彈行不行啊?"

"夠結實嗎?"

"上次我用它把巨龍給粘住了,我想多用些應該能粘住吧!實在不行我們干脆用繩子把它給套住."阿修福德和我一開始的想法居然一樣,不過紅月倒黴之後我就明白用繩子根本沒用,因為粗繩子套不住它,細的不夠結實.

"你們有沒有可以移動的傳送陣?"

"你要干什麼?"

"我想把他傳送到某個封閉空間實驗一下."

"這東西能傳送嗎?"

"要是有個足夠結實的箱子可以把它裝進去說不定可以把它固定在里面然後傳送走."

"問題是要什麼樣的箱子才能把它固定住,看畫面那東西後面的水柱好象壓力滿大的樣子."

"這到是個問題!"

阿修福德忽然問道:"對了,紫日,這個東西噴了這麼多水出來,那進水口在什麼地方你知道嗎?"

"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找到,你想干什麼?"

阿修福德道:"我有好東西,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用."

"難道你有核彈?"

"怎麼可能是核彈呢.不過說起來效果到是差不多.這東西是我收購來的,產地是法國.他們那邊的一個行會做了個任務拿到了一個無奈的獎品."

"什麼叫無奈的獎品啊?"

"你等等."阿修福德突然轉身跑了出去,視頻聊天的鏡頭被喚出來後如果不指定跟隨模式,它是不會跟著主人移動的.等了一會阿修福德又回來了,他手里還多了個彩色水晶球.

"你說的就是這東西?"我問道.

"對."

"那它有什麼無奈的啊?"

阿修福德解釋道:"這個東西實際上是個炸彈,而且威力大的難以想象,屬性說明上寫的內容我理解出來和核武器不相上下,甚至有可能這個東西威力還要大一點."

"這麼厲害的東西高興都來不及了,無奈什麼啊?該不會需要人引爆吧?隨便找個人練個20級的小號去引爆就是了,這有什麼好無奈的?"

"要這麼簡單就不無奈了.這個東西的問題在于它要求等價交換.使用前要先指定損失的承擔者,爆破後被炸的東西的一切賠償要由這個事先指定的承擔者來負責,而且更糟糕的是系統將會根據關系值自動轉移承擔者無法承擔的部分,也就是說你跑了你認識的人都跑不掉.你身為龍緣的大少爺,應該知道這個游戲系統的智能並不比人差,想耍賴是不可能的,系統可以百分之百找到真正的主使者並讓其承擔後果.不過有個特例是如果被炸的人同意你不賠,你就可以不用賠."

"那就是說這東西屬于傷人一千自損八百的類型?"

"不,這個更狠.這個是傷人一千自損一千的類型.只要是被炸彈破壞的東西都會由系統估價並要你賠償,而且被炸死的怪物不算經驗值,炸了等于沒炸,傷到NPC的話要賠償NPC所屬單位的費用.炸死玩家要按照對方隨時的經驗值扣除相應的經驗值,簡單的來說就是別人損失了多少你就要支付多少."

"暈!這種炸彈要了有什麼用?"

"當然有用."阿修福德道:"比如說現在."

"你的意思是……?"

"把炸彈從進水口放進去炸掉那個葫蘆."

阿修福德的話的確是很有道理.目前為止我也對乾坤葫蘆用了不少攻擊方式了,但是很顯然這個葫蘆的防禦能力遠超出我們能達到的水平,因此不使用特殊的方式估計是不可能徹底摧毀它的.但是現在有個問題是這個炸彈要求等價賠償,也就是說被炸了東西的人會得到賠償.可是葫蘆好象沒有什麼可賠償的啊!

乾坤葫蘆里面的東西全都是山水之類的自然產物,要說有歸屬可能算是天庭的東西,我幫天庭解決麻煩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呢,讓我賠償是不可能的.除了葫蘆還有什麼會被炸到呢?葫蘆里可能有一些被吸進去的怪物,但是炸死怪物只是不算經驗而已,那就無所謂.其他的,可能還有一些沉船之類的東西,不過既然已經掉到海里就算無主的東西了,這個就不用賠償了.這樣算下來只要天庭不要我賠葫蘆的話,就算炸掉它也無所謂.

既然想到了馬上就開始執行,我讓阿修福德幫我去天宇城然後傳送到艾辛格找紅月.反正神仙們都在艾辛格,現在和他們商量起來應該是比較方便的.這期間我依然要不斷的跟著這個該死的葫蘆.

艾辛格那邊的回複很快就到了,神仙們很明智的表示可以炸掉葫蘆,反正那東西現在留著也是禍害.

現在的問題是要怎麼選擇合適的炸點,這個東西到處亂飛,我該怎麼讓它在我希望的地方出現方便我去引爆呢?還有個問題就是怎麼控制爆炸時間.葫蘆里的人和外面的人沒辦法保持聊天模式,就算玩家可以下線通知各種信息,這個速度也太慢了點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五十二章 周游世界的葫蘆     下篇:第九卷 第五十四章 沙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