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五十四章 沙海  
   
第九卷 第五十四章 沙海

這個該死的乾坤葫蘆完全不給我任何思考的機會,我還在考慮該怎麼對付這個該死的葫蘆,它已經飛到了德法邊境附近,按這個速度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該進入法國了.

阿修福德在私聊里對我道:"要不然我們先試試粘膠彈怎麼樣?"

"那你到是快點送來啊!"

"你們到哪了?我到你前面去攔截."

"剛路過斯圖加特,我已經能看到黑林山了."

"稍等,我馬上就到."

阿修福德的動作確實夠快,剛切斷私聊不到五分鍾就看見他帶著一大群人騎著雷鷹從前方迎了上來.

"怎麼樣?夠快吧?"

"還不錯.東西呢?"

"這呢."阿修福德從身上拿出一個紅色的球體."這個是成品,丟出去十秒後爆炸,噴灑出來的快干膠非常厲害,如果能粘住噴口說不定可以起作用."

"給我幾個,我去試試."

"給."

阿修福德的雷鷹在我下面飛,他伸手就要把粘膠彈遞給我,我趴在飛鳥的身上伸手下去接.就在我快要夠到的時候,飛鳥背後突然嘭的一聲爆鳴,接著我和阿修福德的手就越來越遠.我爬起來看了下飛鳥的翅膀,它的右側靠外延的那個燃燒室居然拖著滾滾黑煙.

"飛鳥你沒事吧?"

飛鳥還沒有來及回答左側靠內的燃燒室也是突然轟的一聲響,我明顯看到那個燃燒室噴出一大團火球,火焰消失後這個燃燒室也開始跟著冒黑煙.前方的乾坤葫蘆正在和我們越拉越遠,我們的速度明顯慢下來了.

"飛鳥?飛鳥?你怎麼啦?"

"不知道."飛鳥的聲音聽起來很虛弱."我感覺有些暈,身上使不上勁,可能是連續飛行時間太長了."

"那你先休息一下吧?"

"我還可以堅……"轟,又是一聲爆鳴,這次是左翼外側那個燃燒室,四個推進器就剩一個了,飛鳥明顯有些失控,我們開始劇烈搖晃起來.

阿修福德的聲音出現在我們上面:"紫日?你的坐騎怎麼啦?它好象不大正常!"

"好象是推進器過熱造成爆燃,大概需要換下飛行器了.你們讓開一點."阿修福德他們退後一段距離後我召喚出了鳳龍:"讓小鳳出來."

乾坤葫蘆的速度比較快,一般東西跟不上這個速度,所以我才一直用長槍代步.夜影速度是可以,但是他耐力不行,畢竟是小型魔獸,不可能有多少耐力.小鳳是鳳凰,速度方面還過的去,而且耐力也還湊合.

我跳上小鳳的背部讓長槍先回到鳳龍空間休息並讓小純幫他治療一下.小鳳接替了飛鳥的任務帶著我快速追上了葫蘆,但是現在想要靠近葫蘆就成問題了.鳳凰畢竟是大型生物,體積太大的結果就是靈活性不好,而且她本身就不如飛鳥速度快,明顯飛起來很吃力.

阿修福德扔給我幾枚粘膠彈,但是使用後效果很不好,這東西對抗不了超級水壓,它完全封不住出口.

"看來你的粘膠彈不行啊?"我對阿修福德道.

阿修福德點點頭:"那我們去找那個入水口,進去用炸彈引爆."

"可是爆炸時機怎麼掌握?你不希望我把它放你的城市頂上引爆吧?"

"這種時候還管那麼多好不好的干什麼?進去兩個人,一個專門負責下線用電話提醒時間,只要誤差不太大就差不多了,不要總想著用它炸敵人的老窩,目前的條件下別讓它造成更大的損失才是第一位的."

"那好吧!"阿修福德比我要實際一點,他並不指望這個東西造成敵人的損失."我說阿修福德,那個最起碼我們要先找到入口啊!"

"你不是有巴貝爾塔嗎?我想能有這麼大的出水量,估計入水口的水量也不會太小的.那麼大個旋渦不應該很難找吧?"

"那這個東西你先盯著點,我回去找旋渦."

"喂."阿修福德想喊我,但是我速度太快已經不見了.

使用傳送戒指回到天宇城然後使用跨國傳送陣回到艾辛格.眾位神仙看到我出現立即就把我給圍了起來七嘴八舌的問我葫蘆的情況."都打住.你們這麼多人回答一遍就該明年了.我現在只能告訴你們那東西已經惹了不少麻煩了.我決定把它現在就炸掉,你們如果同意的話就給我個保證你們不要我賠償葫蘆以及葫蘆內部的任何東西."

"當然當然."神仙們被這個葫蘆煩的不行,現在也不跟我計較了.

"既然你們已經同意了,那就好辦了.我現在要去炸掉它,你們先不要擋著我."

一聽我是去炸葫蘆神仙們立刻讓出了一條路.我先找到了紅月讓她派人去確定葫蘆不在我們或者德國范圍內,現在也不指望用它炸日本人了,只要別把我們自己人淹了就可以了.找旋渦的任務我交給了鋼城那邊還在看電影的斯哥特他們.

憑借當時從那個旋渦出來的時候收集的信息我們還是可以大致猜測旋渦的位置的.首先是時間,當時從里面出來時是白天,這說明那個地方和我們的時區距離不遠,也就是說不是太平洋就是印度洋.當時水溫感覺比較高,那就是說我們的位置不在極地,應該是赤道附近.靠這些信息我們很快找到了目標.旋渦位置就在日本外海,距離他們的領海非常近.

鐵十字軍的人把那枚超級炸彈交給了我,然後我找來了維娜幫忙.基地里現在沒有人,所以沒有人可以下線喊我引爆炸彈,但是維娜卻在基地里,她完全可以擔任這個職務.其實我的那些魔寵和斯哥特他們都可以擔任這個職務,只是我們不能讓人知道他們已經上真人了.維娜女神的身份比較好編謊話.我們就說因為我和維娜的血曾經交換過,所以她可以用大型神術聯系我,不受葫蘆限制.其實只要到時候維娜得到消息後找個沒有人的房間下線然後到我的房間按動我頭盔上的緊急呼喚鈴我就知道可以引爆炸彈了.而且只要那個呼叫扭按下,十秒後我會被強制下線,這樣正好避開爆炸的沖擊波,免得連我也炸死了.維娜的身份特殊,她下線之前可以用不能被人看到密術為借口把房間清空,別人還不好追究.

決定好了之後就是考慮該怎麼去那個旋渦了.那東西怎麼說也在日本對面,我的飛鳥又出了這麼嚴重的問題,我想過去必須靠其他坐騎,這要耽誤多少時間啊!

紅月說用長槍,可是長槍不象飛鳥耐力那麼好,根本飛不了那麼遠,而且速度也差別好大.別人各有個的想法,但是都不怎麼好.正在大家發愁的時候素美突然不冷不熱的來了一句."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的."

"難道你有辦法?"大家一起看向我們的小參謀.

素美鉤鉤手指招來兩個NPC門衛對他們耳語了幾句,然後兩個門衛立刻跑了出去."都跟我來."

我們一個個莫名其妙的被素美帶到了城市的頂部甲板.

"你帶我們到這里來干什麼啊?"我看著素美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干什麼.

素美一指旁邊的神箭發射器:"上去兩個人."兩名NPC按照她的要求爬了上去."把處于待機位置的那個蓋子打開."神箭是按順序發射的,每次輪到發射的那枚會提前進入待機位置.NPC打開蓋子後素美又讓他們兩個把里面的魔法導彈拽出來一截.

周圍的人更好奇了,他們都不知道素美這個小腦袋瓜里又在想什麼.正當大家疑惑時開始的兩個門衛也回來了,然而他們此時卻拿著大捆繩子.

素美自己也爬上了神箭頂上然後要我先上去.他指著那枚冒出一截的魔法導彈對我道:"背靠著它站好."

"你要干什麼啊?"我一邊靠上去一邊問道.

素美不回答我而是拿起繩子就捆.她居然把我捆在了導彈上."我靠!你不是要讓我坐導彈過去吧?"

下面的人也終于明白過來了.紅月趕緊道:"這個……素美,這個太誇張了吧?"

素美根本管我們說什麼,她自顧自的把我捆緊然後跳了下去拿起控制水晶."都退後."雖然大家依然在勸說素美,不過他們依然還是退開了.

我開始著急了."喂!素美,這個東西可不是人坐的.快放我下來,我不要坐導彈!喂……"

素美跟本不睬我,她用一個純潔的天使般的笑容對著我並揮動著她的小手,雖然那笑容確實很像天使,但是我仿佛看到了她頭頂的兩個小犄角和手上的小叉子."拜拜!"

"不……!"轟!

我的慘叫在硝煙中越去越遠,周圍的人一個個張著嘴巴愣在那里,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素美把控制水晶往紅月手里一扔,紅月連忙接住."這不就行了嗎?用不了二十分鍾他就該到了."

二郎神咽了口口水拍拍旁邊的我們行會的一個玩家."這是誰家孩子啊?"

那個玩家搖搖頭:"不知道.反正不是我家孩子!你去問問那什麼黑山老妖和白骨精,說不定是他們家親戚!"

雖然素美的方法很有問題,但是不得不說這個方法的效果很好.最起碼我在二十分鍾內到了目的地,而且是一頭紮進中心點的.導彈直接帶著我從旋渦中心垂直進入,我在水中切開了繩子然後導彈熄火被水卷了下去.我盡量放慢下潛速度,直到導彈爆炸才向里面游了下去.

旋渦的吸力明顯比以前強了不少,原因不用想也知道是因為封印越來越弱了.進入葫蘆內部的路線雖然我已經相當熟悉了,但是這次依然用了不少時間,等我到達指定位置時基本上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了.

來之前約好的是從我出發開始計時,兩個小時後開始觀測葫蘆的位置,只要不在我們的利益范圍就可以通知我引爆.因為時間還沒有到我就只好在這邊等著.為了防止被沖出去,我來的時候在葫蘆的底部制造了一個固定樁,然後用繩子系著慢慢的拖著繩子到這邊來,這樣水流就不會把我帶走了.

等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到了之後,我聽到系統提示有人按下緊急呼叫鈴,系統開始倒數計時提醒我被強制退出的時間.看來現在已經不在危險區了.我拿出了那枚超級炸彈,然後按照事先看過的啟動方法啟動炸彈.這個東西啟動後只有5秒的延遲時間,壓根就不打算讓人逃跑,除非下線,要不然這點時間連扔傳送卷軸都不夠.

炸彈的啟動方式很簡單,我准備好之後系統提示還有六秒才會被退出,我不得不再等一下.當系統提示還有三秒時我才最終按下起爆按扭並把炸彈扔出來.三秒後我出現在了自己的臥室里,維娜就站在我旁邊.

"阿修福德說你最好多等會再進游戲,那個炸彈的威力很大,而且洪水可能讓你無法落地."

我點點頭:"你通知我引爆時葫蘆在什麼位置?"

"我下線的時候它正在利比亞和埃及的邊界附近,那里都是沙子沒有參照物,所以我們有沒辦法確定你到底是在哪個國家的境內,不過在利比亞的可能性大一點."

"恩,好的,我明白了.你先上線,免得被他們懷疑."

"那我先回去了."

我在房間里活動了半個多小時才再次上線.就算洪水還沒有退,只要我不落地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再次進入游戲後我被嚇了一跳.周圍竟然全是水.我為什麼還在水里?難道葫蘆沒炸掉?

四下看看之後我否定了這個可能性.頭頂的水面離我很近,從這里能看到陽光,看來乾坤葫蘆已經被徹底摧毀了.我正准備向上游,系統提示出來了."玩家紫日使用能量法珠完成爆破,在此次爆破中造成7名玩家死亡,您將丟失經驗值若干並賠償200水晶幣,該項賠償已經自動扣除.爆炸中屬于中國天庭的乾坤葫蘆被破壞,但是物主同意您不用賠償,所以您不用為此承擔責任.通知結束."

看來爆炸中還是有人被誤傷了,不過人數不多,而且似乎這些人等級都不高,因為七個人損失的經驗值加一起都沒能讓我掉級.按說他們死亡掉多少經驗值我就該損失多少經驗值,可是我查看的結果是我經驗值雖然變少了,等級卻還是800級.

聽完通知後我張開翅膀扇了幾下就到了水面上.頭頂的陽光很奇怪,朦朦朧朧的像是在霧里一樣,似乎還有一點淡淡的綠色.這是什麼陽光啊?維娜說最後的位置是在利比亞和埃及的邊界附近,那就應該是在沙漠地區才對啊!怎麼沙漠里也會出現這種陰死陽活的天氣啊?

看完天空之後我四處張望了一下,周圍並不是想象中的水世界,當然也不會全是沙子.我現在的位置是在一個湖泊里,而且這個湖面積還不小.我離岸邊到是不遠,再次潛下去扇幾下翅膀就碰到岸邊的沙子了.本來想順著岸走上去,結果腳一觸地就發現感覺不對.

沙漠里的沙子本身就非常松軟,流沙是完全無法承載重物的.葫蘆爆炸後洪水顯然滲入了沙丘內部,本就不結實的沙丘被洪水挖的更加松軟,現在是完全不能著力.幸好我有一對翅膀,在水里用力扇兩下就把腿拔了出來,要是別人,剛才踏上去的那一腳就足以致命了.

流沙雖然和水一樣能夠流動,但是它和水還是有區別的.一條船能漂浮在水中卻不能浮在流沙中,在流沙中壓強定律並不適用,因為流沙畢竟不是水,它的流動性是片面的.在流沙中,沙礫會向四周和下方傳遞壓力卻不會向上傳遞壓力.船可以通過底部和頂部的壓強差在水中漂浮起來,可是沙子不會提供這種向上的壓強,所以掉進沙子里之後不管你浮力再大也只是不斷的向下沉.

"玫瑰藤."幸好我有各種魔寵,不管再複雜的環境都不怕.

玫瑰藤從鳳龍空間出來就直接進入沙子中,接著兩根粗大的枝條從水中冒出來把我拖出了水面.玫瑰藤大量的枝條可以分散壓強,而且它柔韌的枝條能夠做蛇行運動,這是沙子里最有效的推進方式.

玫瑰藤帶著我離開水面,然後按照我的要求他把我拖高方便我觀察周圍的景物.如果維娜說的位置沒錯的話,這里就應該是撒哈拉沙漠的一部分,不過現在這里不象沙漠象沙灘.我們所在的地方是一個比較高的沙丘,周圍還有不少這樣的沙丘.沙丘與沙丘之間的低窪地都被水淹了,剩下這些沙丘通過一道道的山脊似的沙堆連接起來,把這里搞的就象是一個個的池塘.

松散的沙子比泥土更能吸水,水位線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這些水就會完全滲入地下,然後順著地下暗河或者其他渠道回到大海.沙漠不是光有水就可以變成綠洲的,何況這還是含大量礦物鹽的海水.

我剛剛從里面出來的那個大湖泊似乎是附近最大的湖,估計它是爆炸點的正下方.這里很可能本來不是這麼大的坑窪,大概是沖擊波把沙子吹走了.

從口袋里拿出欲望之針,然後想了一下目標艾辛格.欲望之針立刻開始工作,兩根針分別指向最終目的地和下一個應該到達的目的地.我剛確認方向周圍突然一暗,水銀盾遮住了我全身,周圍變的一片漆黑,但是我的手上還是感覺到了一絲震動,而且還有一聲脆響.

水銀盾在遮擋了一瞬間之後立刻又收了回去,周圍重新恢複光亮."啊!我的寶貝!"欲望之針的零件散落在我周圍的沙地上,這個可憐的寶貝竟然被打散了!

我正在極度悲憤中時,幻影的聲音突然出現了."主人,敵人還在附近,我想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

我憤怒的抬起頭看向周圍."人呢?"

"那邊."幻影直接控制我的身體把目光移了過去.

只見對面的一個沙丘上赫然站著一排騎兵.這些人全都穿著灰白色的紗布服裝,只在重要部位有少量金屬護甲,而且他們頭上全都帶著紗布頭圈,臉上擋著黑色面紗.乍一看他們的裝扮很象阿拉伯騎兵,但是仔細看還是有些不同的,大概這就是這邊的本土裝備的樣式吧!

相比于騎兵,他們騎的坐騎就更有意思了.那是一種駱駝,但又不是普通駱駝.這種駱駝的頭頂居然有根犄角,而且他們的體型比一般駱駝大很多.馬頭上長角叫獨角獸,駱駝長犄角我就不知道該叫什麼了.

其實相比于服裝和坐騎,最讓我奇怪的是這些人居然都拿著步槍.我怎麼感覺這幫人很象土匪啊!

我觀察他們的這點時間內他們居然又開始拿槍瞄我了.

"開拓者."我一指那些不明人物.

開拓者從鳳龍空間躥出來一頭紮進沙子中,然後就像海豚從水中躍起一樣,開拓者竟然從沙子里躍了起來,然後又再次沒入沙子中消失不見了.對于開拓者來說這個地方就象天堂一樣,松軟的沙子對它完全行不成什麼阻力,行動變的暢快無比.

對方再次開槍了,不過這種距離上實在沒什麼准頭,剛才那一槍不知道是我倒黴還是什麼原因,竟然正好打中欲望之針.那東西可是非常實用的裝備,可是竟然這麼快就完蛋了!

我根本不用動,對方的子彈大多打不中,個別有可能命中的也都被水銀盾擋住了.忽然對方最邊緣的一頭特種駱駝身邊的沙土爆了起來,開拓者從那頭駱駝的背上飛了過去然後再次沒入沙子中.對方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當他們看向那邊時那頭駱駝到是好好的站在那里,只是騎手不見了.

突然在這些人另一邊沙土翻動,剛才那個消失的騎手上半身冒了出來.這個家伙一邊鬼叫一邊被拖著在沙子里倒著移動,上面的人只能看到他的上半身.

"我們也過去."我對玫瑰藤道.

周圍的沙土中突然升起一大堆的藤條像荷花的花瓣一樣把我包成了一個蛹然後沉入地下.對面的沙丘上那些人慌亂的跳下來想解救同伴,但是那家伙被倒拖著在沙土中移動的速度非常快,他們根本追不上.忽然那家伙停了下來,他的腰部進入沙子中的位置向上噴起了一道沙泉,接著一切都停止了.

他的同伴跑到他身邊抓著他的胳膊往外拉,結果一拽出來所有人都傻眼了.這家伙只剩半截了,腰部以下什麼都沒有了.紅色的血水染紅了大片沙子.

"啊!"正當他們愣在那里之時,他們中站的最靠後的一個人突然陷入了地面下,靠的比較近的兩個人飛身撲過去拉住了他的胳膊,但是拖拽的力量太大,他們兩個被一起拉到沙坑邊上接著手上一滑人不見了.兩個人中的一個還瘋狂的挖著沙子,可是這顯然是徒勞的.

噗的一聲,這些人側面又是一個沙泉噴出,一個黑色物體飛了出去.那些人跑過去之後發現這個黑色物體是一條連著半個身體的人腿,而另外一條腿和另半個身體卻不知去向.

"嗚!"又一個家伙叫了起來,不過這次他們看到了攻擊的東西是條藤條.藤條纏繞住了這個家伙的腦袋把他倒著拖入了沙子中.

轟.旁邊的沙子中開拓者一個魚躍飛出沙面,然後張開大嘴把一個站在他落點上的人吞從頭頂一口罩進了嘴里,接著消失在沙子里.

"啊……!"其中一個蒙面人突然轉身線自己的坐騎跑了過去,接著他跳上坐騎吆喝著催促坐騎逃跑.其他人有了帶頭的也紛紛效仿他的樣子,但是我不會那麼容易讓他們跑掉的.

轟!那個第一個逃跑的人還沒跑出二十米,他前面的沙子突然像爆炸了一樣飛了起來.六只閃著紅光的的眼睛出現在漫天的沙土遮擋出的陰影中,當沙土落下之後他們終于看清楚了面前的東西.

一只身長幾十米的紅色巨蠍擋在了他們的面前.蠍子示威性的張開幾米長的大鉗子再轟然合攏發出用大鐵錘敲鋼錠般的聲音.他們還沒有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周圍的沙土突然像開鍋了一樣翻動起來.上萬只各種型號的小蠍子從沙子里冒了出來,他們的尾刺都高高豎起,而從方向上判斷這些騎兵就是它們的目標.我的不少魔寵都有類似技能,那就是可以召喚同類.蠍子剛好就是紅刺的召喚對象.

這些極度驚慌的人忽然沙土又開始翻動,不過這次不是怪物,而是我從沙子中升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對方打算背水一戰,其中一個家伙竟然拿起槍對著我舉槍就射.

乒!一聲槍響兩發子彈.這個家伙的雙管步槍竟然是一扣扳機就兩管齊發,我還以為所有的雙管步槍都是交替發射的呢!幻影展開的水銀盾只擋了一發子彈,另外一發正中我腦門靠右一些的位置.但是很可惜,這家伙的槍不如槍神那把攻擊高.子彈只在我的頭盔上擦出了一溜火花就飛不見了.

火槍這種武器的攻擊效果計算方式和冷兵器不一樣.槍打中對方盔甲後如果穿透,則計算全部殺傷力.也就是說只要穿透了盔甲,就按照忽視防禦的屬性計算傷害.但是如果穿不透盔甲,那就按照不破防強制扣血一滴.

"你的槍好象不怎麼樣啊?"

那家伙驚訝的看看自己的槍然後又對著我開起槍來.剛才那槍是慣性思維導致的失誤,現在當然不可能再被打中了.子彈全都被水銀盾擋了下來,失去力量的彈頭被水銀一點點退出來掉在地上."一般的飛射性武器對我是沒用的,你還是不要浪費子彈了."

"@#◆§※△……"

暈!聽不懂!趕緊打開翻譯機選擇自動語言識別.

"……可以和談."前面那段因為沒開翻譯所以沒聽懂.

"你等等,你剛剛說什麼?我沒看翻譯沒聽明白."

"我說你一個外國人到了我們的地方還這麼囂張,沒有我們的幫助你是走不出去的,所以你最好不要殺我們,我們可以和談."

"這個我想不用了,沒有你們我一樣出的去."雖然欲望之針壞了,起碼我還有指南針,想離開這里還不是簡單的很."不過說到和談,我看確實有必要."我拿出了一堆零件."你們剛剛打壞了我的寶貝,對此你們有什麼說法嗎?"哼!弄壞我的東西是那麼簡單就可以算了的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五十三章 星火     下篇:第九卷 第五十五章 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