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七十一章 中國戰略  
   
第九卷 第七十一章 中國戰略

玫瑰道:"她拉肚子拉的實在頂不住了,所以先下線休息去了,她說早上再上線."

我把玫瑰抱到我的寶座上放她下來,然後召集行會里的亡靈系NPC參與制造解藥.我們行會的特長就是大型器械的制造,配大量解藥需要的無非就是個大攪拌機,這東西好辦.半小時後我們就弄出了一個巨大的攪拌桶,清洗乾淨後守衛按照我的指示開始加入原料.配料齊全後加入大量已經浸泡過鬼土石的清水,接著開動攪拌機開始工作.

這個超級攪拌器由鋼鐵焊接而成,內部有用于打碎藥物的攪拌杆.旋轉的動力方面完全由人力完成,反正我們行會有那麼多圖騰巨龍,勞動力不成問題.這個大家伙一次就可以制造10萬份解藥,速度絕對快.

第一批成品出來後我趕緊讓大家拿去分發給每個在線的玩家以及他們的魔寵,除了馬上要用的外剩余的部分都被我下令分瓶裝了起來.行會里不少人都不在線,裝瓶之後誰需要可以自己到指定地點去拿.剩余的解藥也不能浪費,行會里每個人都要根據自己的魔寵攜帶量隨身帶幾瓶防止出現二次感染.

全部安排好之後我返回了會議廳,玫瑰和大家都已經喝了解藥,雖然還沒好利索但是起碼問題不大了.看到我進去玫瑰立刻問道:"都安排好了嗎?"

"恩.全都安排好了.行會里的玩家的分量都預先留了出來,好象還剩余一些我讓他們給大家隨身帶著防止二次感染."

阿偉立刻問道:"我們行會的人是解決了,那別的行會呢?"

"這個我們暫時不談,我看你們都先下線休息一下為好,再這樣系統要強制踢人了."為了解藥大家搞的很辛苦,我不得不讓他們先休息.再說現在已經是凌晨了,雖然《零》上次升級時已經擁有了半睡眠功能,但不睡覺還是不行的.

"那我們明天早上在這里集中開會."玫瑰果斷的下了決定.

大家點點頭紛紛下線休息,玫瑰卻拉住我道:"老公,等一下,有話和你說."

"什麼事情啊?"

"早上之前你最好帶人先做幾個大型攪拌器出來,還要再多生產些藥瓶."

"你想干什麼?"

"我只是有一個想法,但是具體采用與否還要等早上商量之後才可以決定.你先干就是了,不管用不用這個方法起碼這些東西都是跑不了非造不可的."

"那好吧,我這就去讓他們加工出來.你這兩天在學校也滿辛苦的吧?快點下線休息吧."

"恩."玫瑰親了我一下然後消失在原地.

真是可愛的小女人.我微笑著去通知NPC工匠再加工幾個設備出來.我一直忙到早上約定開會的時間才結束,10部大型攪拌機在廣場上一字排開,只要開足馬力工作,這些設備幾小時內就可以加工出全中國玩家需要的分量.不過玫瑰說的瓶子我沒有完成,那東西雖然有固定生產線,但是畢竟以前用量不是很大,突然要我趕工我也沒有辦法,生產線又不能變出來.

玫瑰上線後看著廣場上一字排開的攪拌機稱贊道:"動作好快啊!"

"那當然,老婆大人的吩咐怎麼能不完成?"

"今天怎麼嘴這麼甜啊?"玫瑰雙手拖著我的臉把我的頭拉下去:"讓我嘗嘗是不是抹了蜂蜜了."

"恩哼!咳咳咳!非禮勿視!"阿偉的聲音出現在我們側面.

我摟著玫瑰道:"我這叫浪漫,你懂什麼!"

鷹突然從後面走了過來一把按在阿偉肩膀上道:"你們跟他說什麼浪漫,他只有你們一半."

"什麼叫一半啊?"阿偉看著鷹問道.

鷹笑著道:"浪漫你只占左邊一半,沒有漫就剩浪了!"

金幣也從另外一邊走了出來:"鷹你這話就不對了,誰說我老公不懂浪漫的."

"他懂嗎?"

"當然."金幣反駁鷹的話.

紅月突然走了過來道:"金幣說的一點不錯.她是浪,阿偉是慢,他們兩個在一起就是浪漫."

"哈哈哈哈!"打攪哄笑起來.

我拍拍手道:"大清早的開個玩笑真是神輕氣爽啊!好了,現在開始說正事吧."

"什麼事情啊?"紅月昨天晚上不在線,她是今天早上上線才知道解藥已經回來了的,剛剛她就是才從解藥發放點過來.

玫瑰道:"我們先去會議廳等人到齊再說吧."

"好吧."

我們在會議廳等了一會行會主要人員就到齊了.玫瑰開始對大家道:"這次召集大家來有兩件事情要商量.第一是解藥的問題.這次的瘟疫爆發很嚴重,幸虧紫日及時拿回了解藥.但是雖然我們自己治療好了,可是大部分玩家都還沒有辦法康複,因此我們要討論一下之後解藥要怎麼處理."

"這麼簡單的還需要討論嗎?"會議廳的大門突然被推開了,兩個人出現在門口.

"你們是什麼人?怎麼進來的?"紅月直接跳了起來把法杖也舉了起來.

"大龍?"我一眼就認出了這兩個人.他們就是當初我們在乾坤葫蘆里遇到的那兩個人.當初在葫蘆里發洪水,迫于玫瑰的求情我把他們兩個都放進了大地母神的空間讓他們避難,後來在從葫蘆里出來我記得把空間門展開在鋼城很長時間沒有關閉,我一直以為他們已經出了空間門離開我們的城市了.我帶維娜他們去學校那次我們剛好還遇到了,當時差點就穿幫了,好在被騙過去了.當時這男的身邊的人管他叫大龍,不過那個鬼族女玩家的名字我到是一點不知道,因為沒想到會再見面所以一直沒有問.

玫瑰從我身邊的座位上站起來趕緊去把紅月拉住了,紅月疑惑的問道:"你們認識?"

玫瑰點點頭然後對大龍那邊問道:"曉詩你們怎麼還在這里啊?"

曉詩?原來這個鬼族的女玩家叫曉詩啊!對啊!玫瑰和他們在空間門里一起關了那麼久不可能不知道名字的.

曉詩尷尬的道:"對不起啊!我們迷路了!"

轟隆!桌子邊的一圈人全都翻到桌子下面去了.

看到大家這種反應曉詩更尷尬了.她紅著臉解釋道:"我們其實早就從那個空間大門里出來了,但是周圍是一個像工廠一樣的地方,到處都是鋼鐵和正在運轉的機器."

這麼說來他們果然是在當初我在鋼城打開空間門的時候就已經出來了.

曉詩繼續道:"可是你們的城市好大,我們轉了好久也找不到城門!"

"暈!鋼城壓根就沒有城門,你們能找到才叫奇怪呢!"阿偉忍不住插嘴道.

"啊?沒有門啊?我們不知道啊!"曉詩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我們本想從大門出去的,可是找來找去就是找不到,最後我們好不容易發現了一個有一半淹在水中的傳送門,可是穿越之後我們到了另外一個奇怪的城市,在那邊我們也找不到門,周圍全是海水,還有好多戰艦,我還以為到軍事基地了呢!"

鷹解釋道:"你們穿過的那道水中的傳送門是我們的大型船塢用來直接傳送大型戰艦到基地的超級海面傳送門,你們到的大概是天門島,我們的前哨基地."

曉詩一臉茫然的道:"反正我們是找不到出口,而且我們找了好多NPC都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後來好不容易碰到個玩家,他把我們送到了傳送陣邊上就突然被人叫走了,我們當時想都到了因該就可以離開了,可是我們進去之後卻發現傳送陣是專用的,目標點就只有幾個而已."

紅月道:"你們進的八成是跨國傳送陣."

"跨國傳送陣?難怪那麼巨大."曉詩突然興奮的道:"對了我們從那里傳送到了一個在山中間的城市,那個城市好奇怪哦,細長長的,兩邊都是山,在那邊我們的地圖顯示全都失靈了,那是外國是嗎?"

玫瑰回答道:"那是多國交接處,不過你們不是我們行會的成員,到哪里都顯示不出地圖."

"切!炫耀什麼啊!"大龍不屑的道:"不就城市多點嗎!"

"大龍.我們可沒有得罪你,說話請禮貌一點."鷹和他們當初也是一起躲在空間門里的,所以也認識.不過鷹既然稱呼他為大龍這說明他的網名也是大龍.

"你們是沒有得罪我,我就是看不慣不行嗎?"

紅月一拍桌子震的桌上的杯子嘩啦一陣響."說話注意點,別給你面子你不要.進了艾辛格的就算是神也要夾著尾巴低調一點,你別把自己當成天下第一了."

我旁邊的座位上素美忽然開口道:"紅月姐姐不要生氣了,這位大伯剛到更年期,你是正常人要忍讓著一點."

"你個小屁孩怎麼這麼沒教養?有人生沒人管是吧?"

轟!鷹也一掌拍在桌子上."你今天存心來找茬的是吧?"

曉詩著急的拉著大龍對我們不停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你們別和他計較,他就這牛皮氣,勁上來了大腦就不做主了."

"你說什麼?我大腦清醒的很.是這些人不清醒."大龍指著我們情緒很激動的叫囂著:"你們這幫人,組個行會了不起啊?不就是人多點,城市大點,實力強點嗎?你們也就是一個玩家,游戲而已,耀武揚威什麼啊?"

我的臉上露出了一點微微的笑容,玫瑰看到我的笑容之後悄悄的回到了我的身邊對著我的耳朵像說私房話一樣小聲道:"你笑什麼啊?"

"你猜啊?"

我一臉高深莫測的笑容把玫瑰也難住了,不過玫瑰畢竟是我的主要智囊,馬上就再次對著我耳朵小聲的笑道:"你想養狗."

"答對了,有賞."我在她嘴上輕點一下結果被玫瑰在嘴唇上咬了一口搞的我一下沒注意叫了出來.

阿偉湊過來小聲道:"還說我,你們兩個才是真發浪呢!"

"去,我們感情好你嫉妒啊?"玫瑰摟著我脖子道:"金幣不讓你省心吧?"

"我才沒有呢!"阿偉碰了一鼻子灰又回去了.

我站起來笑著走過去拉開已經想要動手的鷹和紅月,再晚一步他們兩個就真要上去打大龍了.我把他們先按住然後對大龍道:"雖然你說話有些嗆,但是意思我明白,的確是很有道理."

鷹和紅月他們包括大龍在內都是臉色一變,除了玫瑰和素美其他人都疑惑我的反應怎麼這麼怪.

鷹一邊看著我一邊倒著退到百靈身邊."你看紫日怎麼回事啊?"

百靈也是一臉迷惑的道:"不知道."

坐在百靈旁邊的飛兒(原櫻花社會長)聽到鷹的問題之後指指玫瑰道:"答案在那邊呢."

鷹和百靈一起看向玫瑰,只見玫瑰並沒有什麼疑惑的神色,反到是一臉准備看戲的樣子.鷹趕緊跑過去問道:"紫日沒事吧?怎麼不象他啊?"

玫瑰還沒回答,旁邊的素美先開口道:"這都不明白?"

"你明白?"

"那當然."素美解釋道:"紫日哥哥不是一般家庭出來的人,雖然年齡不大但是心理很成熟.不過紫日哥哥比較貪玩,平時經常是小孩子的心性,只在關鍵時刻才使用特殊手段."

"那他今天這是什麼意思啊?"

素美一副小大人的樣子雙手交叉在胸前做沉思狀道:"爭強好勝是毛頭小子的行為,紫日哥哥屬于陰謀家類型,他這是打算因勢倒力跟這家伙玩太極,將來可以驅虎吞狼."

"你說直白一點好不好?"素美的話像解簽的和尚說的,聽的鷹一頭霧水.

玫瑰笑著道:"素美說這麼清楚你這還不明白?紫日就是打算把這家伙帶進圈套.這個人就是個瘋狗,見誰咬誰,紫日是想把他拴起來以後讓他去咬那些我們不方便直接出面或者本身不好對付的人.他成功了我們穩賺,他被干掉了我們也沒損失什麼不是嗎?"

"原來紫日在打這個主意啊!還真沒看出來."

他們在後面討論的時候我已經在前面和大龍套了半天近乎了.這家伙就一典型的社會憤青.說到這個社會憤青需要注意一下,這種社會憤青和那種民族憤青可不一樣.民族憤青憤怒的是別的國家的反華行為和國內的一些丑惡行為,算是比較有見地和社會責任感的一群人.不過社會憤青就是另外一碼事了,這種憤青一方面自己沒有能力,做什麼都不在行,另一方面看什麼都不順眼,這也討厭那也反感,說白了就是嫉妒別人能做出成果他自己做不出來.

本人的口才還是有一定水平的,基本上騙小朋友棒棒糖的水平還是有的.這家伙典型沒腦子的類型,十幾分鍾下來就被我帶進坑里了.

大龍腦子有問題,曉詩卻是真正的聰明女人,雖然不如玫瑰這樣人中之鳳的類型但起碼是個才女.我的話她很快就發現不對味了,推了我一把."紫日會長你不要欺負我們行會小好不好?"

大龍已經完全被我帶上套了,就像法輪功份子一樣,繞進去就別指望出來了,如今對我的態度像變了個人一樣.曉詩說我之後我還沒說話他先道:"紫日人還是很誠懇的,不是那些自以為是的人."

曉詩立刻辯解道:"大龍,他這是……!"

"別說了,我都知道."

曉詩焦急的道:"他是想騙你."

"哦?"我看著曉詩道:"話不好亂說哦!"

大龍也立刻道:"是啊!我又不是傻瓜,這點判斷能力能沒有嗎?叫你跟我多學著點你就不聽."

"你……!"曉詩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哼!紫日會長,就算我們有得罪的地方,你這樣也太不地道了!"

"我做什麼了嗎?"我可是實力派演員,現在這個表情要多無辜有多無辜,可惜就是不會眼睛里閃星星那招不然就更完美了.

"我……哼……!"曉詩氣憤的轉身走了出去.

我連忙對門外喊道:"衛兵,送送客人."

我喊完外面居然沒反應,反到是大龍道:"外面沒有人,我進來時沒有看見守衛啊."

"沒有……!"我突然想起來了,因為這次病毒爆發,我們的NPC都被派去維持秩序了,現在還沒調回來,怪不然他們能在我們開會的時候沖進來,平時門外應該有守衛把守不可能什麼人都讓進的.

大龍看看我又道:"我先走了,曉詩雖然不懂事,但畢竟是我女朋友,做男人的就要忍讓著一點嗎!有機會下回再說吧."說著他也追了出去.

"二百五!(本地方言,專門形容那種缺心眼的人)"等大龍追出去之後我罵了一句並關上大門向我的座位走了回去."整個一棒槌!"

鷹伸出大拇指道:"高,實在是高."

飛兒笑著道:"會長當初是不是也用這個方法把沃瑪拉進來的啊?"

沃瑪立刻反駁道:"你才是呢!"

"說起來我們行會還真有這樣的人."玫瑰突然插了這麼一句.

"誰啊?"

"這個你們別管了,現在還是說正事."我走回座位坐了下來."現在的問題是大部分中國玩家中病毒了,而我們手里捏著解藥,我們應該怎麼處理?"

玫瑰為了讓大家把意見集中到點子上,開口道:"我要說的是解藥肯定是要給中國玩家吃的,連那些外國玩家也是要給的,我希望大家商量的是我們到底要不要收費以及如果收費的話要多少錢或者什麼條件."有了玫瑰的話大家都開始思考起來.

素美最先道:"解藥配方雖然現在被我們捏著,但是有配方的不止我們,相信用不了多久別的地方也會出解藥,我們不可能真的永遠把持著這個藥方.因此大家就不要考慮什麼長期販賣的主意了,那根本不可能."

鷹道:"白送肯定是不行的,不管怎麼說瓶子和材料都是成本,這個最低價格也要把成本收回來才行啊!沒道理我們貼本啊!"

紅月則開口道:"其實真貼本也沒什麼.10萬人的藥總共才消耗100克箭毒,300公斤火靈石,200公斤黑水晶粉末,300公斤角鷹骨粉,100公斤古云蛇膽.這些材料也就箭毒和黑水晶粉末值錢一點,對我們來說不過是鳳毛菱角的小錢而已.當初修城市的時候那些高級寶石幾千噸幾萬噸的買不也沒問題嗎?"

玫瑰道:"我個人意見是,例如熱血盟,百花谷,抗日聯合會,北方聯盟這樣的盟友我們可以直接白送,就當是感情投資了."

百靈點頭道:"我同意玫瑰的意見.這些藥花錢不多,但是情誼不輕,與其高價出售賺點小錢不如做人情干脆點白送.這個大恩他們吃下去就不能對我們怎麼樣,以後不管什麼事情都要想著我們點.這個潛資本可是比直接拿錢來的實惠多了."

沃瑪道:"搞公共關系你們中國人是天才,我可不擅長這些東西,不過我認為賣錢肯定賺不了多少."

冰冰忽然小聲道:"玫瑰姐說的有道理,但是還不夠.我看要送就徹底一點,上次我們參加中國行會大會的時候遇到的那些行會,只要不是敵對的,挨個送一遍.現在中國地區的領導行會還沒有最後選出來,但是光明聯盟被我們打的很慘,估計找國器不如我們快,要是我們再給這些行會一些恩惠拉進關系,我想之後我們的地位必然直線上升."

修羅紫衣點頭道:"中國從古到今大多時間都是一派歸一派,說起來大中國對外一直是統一的,其實內斗就沒有停止過,你們說哪朝哪代沒有亂黨過?現在選的這個首領行會其實也一樣,對外你是老大,真的想指揮的動那些人還要靠兩個行會的私交,台面上那些東西是一方面,底下的也不能小看,這個人情非買不可,再說又不貴."

我輕敲了下桌子道:"要是沒有人有反對意見我們就決定給這些擁護我們的行會送一些,現在同意的舉手."我左右看了看:"好,全票通過."

鷹問道:"那剩下的敵對行會和自由勢力怎麼辦啊?"

玫瑰道:"這個問題分開考慮.首先說敵對力量.按照我的想法是——落井下石,趁火打劫."

"你是說趁對方的人都生病直接掃掉反對勢力?"

"不."玫瑰很認真的道:"要看清楚力量對比.敵人雖然在疾病中,但他們遲早會拿到解藥.我們沒那個實力和精力長期和他們耗,從一開始本行會的目標就不是國內戰場,這樣打不值得."

"那怎麼辦?"

"敲山震虎."玫瑰一圈打在桌子上."發揮本行會機動能力強單兵作戰能力突出的優點,集中我們的優勢兵種對國內反對勢力的幾個核心行會實行高強度的重點打擊,這一拳下去要又快又狠,趁敵人都沒明白過來就把他們徹底砸暈.這手玩過之後可以利用我們的影響力對外散布消息讓那些還在徘徊的行會看清楚形式找到自己的陣營並暗示解藥和陣營捆綁策略."

鷹不放心的問道:"這麼大動作,運做上可能有困難吧?"

"不,我們不打持久戰,不要後勤保障,不要時間輪班,就在一個時間段投入所有兵力拆了他們的城市逼迫他們行會解散.敲山震虎並不一定要把山敲倒啊!只要山抖一下就可以了.再說我們的目標是虎不是山,山倒不倒問題不大,把老虎嚇住就可以了."

紅月有些猶豫的道:"這一仗打下來可不是十天半個月能結束的事情啊!而且涉及的NPC勢力怎麼辦?這一下全中國勢力變陣,NPC勢力不可能沒反應的.還有,一旦完成這個戰略部署那麼中國國內的勢力將被基本清理出來了,以後我們的事情可能會很多的啊!"

修羅紫衣也道:"中國地區的行會一旦站定立場那我們就實際上已經開始擔任領導者的角色了,到時候真的會很麻煩啊!"

百靈道:"這個到不用擔心.一來我們的指揮層效率還算過的去,二來我們遲早要面對這個的,不可能一直躲在後面吧?"

"話是不錯,可是不是太早了點?"紅月還是不大放心.

玫瑰解釋道:"確實早了點,但是這次機會難得,如果以後再進行的話,這場統一戰爭可能會打三四個月,那可不是我們希望的.這次如果運做的好,短則7天,長不會超過15天就可以完成國內勢力改組,一旦分配完成我們將來就可以大刀闊斧的放手擴張國外勢力.現在總要分精力擔心國內出紕漏,這個消耗比起提前開戰的風險還是值得一博的,況且風險還在可控范圍內."

紅月點頭道:"那我沒有問題了."

我開口總結道:"那我們就這麼先定下來,敵對勢力先集中力量對付其核心,外圍行會看看反應再決定.現在還有兩個勢力是零散的無組織玩家和NPC勢力.這兩個可都是大頭."

玫瑰也道:"目前整個中國地區內所有戰斗職業中53%都是沒有加入行會的自由玩家,而非戰斗職業則有70%以上都是自由身,也就是說大部分玩家不屬于任何勢力."

素美道:"雖然這些人不參加行會但不一定就真的沒有歸屬,每次行會戰幾乎都有這些玩家像打零工一樣參戰,所以我認為爭取這些人還是有必要的."

金幣心疼的問道:"不是又要送吧?"

素美搖搖頭:"這類玩家和行會里的玩家不一樣,他們並不象大行會要面子要聲譽,他們是真正的惟利是圖者.即使我們給他們好處,只要風向一變他們立刻甩你沒商量."

"那就賣貴一點狠賺一比."金幣興奮的兩個眼睛里都閃著金光.

"不行."素美否定道:"雖然這些人不記好處但是他們記仇.給他們好處就是肉包子打狗,但是你動棍子他們會記你一輩子."

"那怎麼辦?"

"很好辦.算上成本價,該怎麼賣怎麼賣,按一般貨物一樣稍微帶點賺頭就可以了.價格公道他們雖然不會記我們好,但是起碼心理上會向我們傾斜一點.只要以後我們保持強勢地位他們就會忠心的凝聚在我們周圍,不過這些人共富貴可以患難就別指望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七十章 蒙混過關     下篇:第九卷 第七十二章 新城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