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七十八章 抓賊啊!  
   
第九卷 第七十八章 抓賊啊!

終于又輪到我動了,現在對方已經完全進入了我們的移動范圍,這次的戰斗應該是最佳的戰斗機會.我先拿出了那個傳送卷軸獎品."請求傳送目標迪比斯到該方格."

迪比斯剛剛被對方的一個隊員使用了回複術,現在狀態全滿,對付這麼個超級生物實在是有些困難,我直接把他傳送到了棋盤對角線的位置,他腳下的泥潭還沒有消失,等他再回來估計這邊已經結束了,到時候再群毆他一個應該可以勝利.迪比斯對這次轉移當然是氣憤異常,但是他沒有辦法,規則不是他可以修改的.

執行完這個操作後我又拿出了那個暫停對方一回合行動的令牌,這次迪比斯直接跳了起來咒罵可是這已經沒有用了.有了這個令牌的發動意味著這次我們全體走完之後可以再移動一次才輪到對方行動,兩次打擊可是能干不少事情了.

兩個獎勵執行完之後輪到我們的魔動戰斗大猩猩行動,我選擇讓這個家伙向前移動並撿了個箱子.魔動大猩猩雖然是我們隊伍里站的最靠前的隊員但是它的速度實在太低,每回合只能行動6到12格,一次根本走不到敵人附近,但是下回合應該就夠的到了.

大猩猩拿到的箱子被吉祥打開後天上又是一閃,一只石頭組成的巨人落在了大猩猩背後.系統提示得到岩石巨人加入隊列,下個回合開始作戰.這個家伙和大猩猩一樣是獎勵的隊員,我看了下它的屬性.岩石巨人比大猩猩移動力更低,防禦力也不如大猩猩,但是這家伙會魔法可以遠程打擊,這樣算起來也是不錯的屬性了.

接下來我選擇讓自己和晶晶玲玲同時移動並攻擊同一個天使,我沒有近身戰而是選擇了遠程打擊.晶晶和玲玲騎的都是鳳凰,遠程打擊自然就是火焰魔法,玲玲自己也會一點遠程攻擊,她的劍氣能夠做到攻擊遠處的目標,我自己則使用了複仇者攻擊.那個天使還算厲害,我們三邊夾擊居然也沒把他弄死,不過這家伙也被搞的差不多了.

第二部我讓坦克炸死了一個敵人,然後調動凌和紅刺直接移動到一個天使的格子內實行近身打擊,因為我怕凌和紅刺對付不了這個天使所以讓辣椒和小雪一同攻擊.四個打一個結果很明顯,盡管這個天使很厲害,但是被凌的大范圍魔法炸的完全只能招架,小雪的閃電打的這家伙手忙腳亂的無法反擊,辣椒和紅刺的攻擊更是招招要命,最終這個天使還是被干掉了.辣椒和小雪被留在了這個格子內,凌和紅刺則退後了一個方格.

第三部我把剩余的20名鈴音騎士分成了4隊分別進攻4個天使.五打一,而且等級相差不大的情況下結果也很平常.4個被襲擊的天使中掛了3個,還有一個重傷.鈴音騎士方面陣亡3人,但是他們的坐騎還可以繼續作戰,此外幾乎各個鈴音騎士都掛彩了.

我們這邊全部移動完之後又從大猩猩開始繼續移動,這個當然是我剛才使用的令牌的效果了,眾天使只能焦急的看著我們動.

首先我讓大猩猩和岩石巨人同時行動,魔動大猩猩使用近身戰斗,岩石巨人用魔法輔助,兩個怪物攻擊的目標是那個中了重力法陣的天使.重力法陣的特點就是加大身體的負擔,這種時候越是笨重的個體反而越厲害.這就好象給大象和猴子同時加上100斤重的配重,之後大象就明顯比猴子靈活多了.魔動大猩猩進入重力法陣後速度只下降了一點點,而那個天使則是完全遲鈍的沒話說.

岩石巨人首先使用岩石槍陣進行攻擊,天使在重力法陣里飛不起來,被直接命中打傷了不少地方,大猩猩上去就是直接用拳頭攻擊.因為大猩猩個子大,所以他的拳頭是從上向下打的,在這種重力下別說拳頭的力量就算大猩猩把拳頭直接放在天使身上也可以壓死人了.這個天使當場被砸成了肉餅.

我接著讓小純帶著小鳳襲擊了上回合我們沒干掉的那個天使,這家伙上次已經被打殘了,只不過因為遠程攻擊只有30秒所以沒能殺死他,這次正好一次解決.

我選擇自己移動到上回合鈴音騎士沒有干掉的那個家伙的方格內把那個只剩口氣的家伙給秒了.坦克依然是老樣子,直接炮擊干掉一個天使.坦克本來上不可以這樣連續發射魔鯨炮擊的,但是和他組合的是小純.下面消耗上面補,所以每回合他都可以發射一次.

剩余的17名天使還是被分為了4組執行戰斗命令,不過有兩組一組4個鈴音騎士另外一組3個人.3人的那組我把辣椒和小雪補充了進去,而凌和紅刺順理成章的補充到4人那一組.

這次攻擊效果不錯,4個隊伍攻擊的4個天使全掛了,唯一的缺點是我們這邊損失有點慘重.鈴音騎士這邊掛了5個,連上次活下來的3個無主的重甲龍都掛掉了,而且小雪居然也掛了把辣椒變成了步兵.

回合結束後我使用了補血水晶為本隊全體加血20%,這樣我們的人基本就狀態回滿了,對于不滿的我用了十幾份藥品也加滿了.迪比斯那邊現在總共只剩10個天使了,而且迪比斯自己在對角上,這邊能攻擊到我們的只有9個天使.這9個天使全都受到詛咒效果損失了一部分戰斗力,另外還有一個家伙身上長著蘑菇,消耗翻倍.不過這些家伙血量到都是滿的.

迪比斯這家伙做的有夠絕,他命令4個天使同時攻擊我一個人.我雖然自認實力不俗,但是一對四而且全都比我高級,能占到便宜才是怪事呢!幸運的是我有守護項圈,這就意味著我的生命值大的難以計算,而且戰斗只有3分鍾限制,我一對四防守三分鍾也不是太大問題.

四個天使一進來就開始了貼身近戰,而且是那種完全不考慮隔擋的以命換命的打法.他們耍無賴我也跟他們玩,當一個天使沖到我跟前的時候我啟動了絕對屏障把一個天使包在了我的屏障里面.

外面三個天使使勁打絕對屏障,可是這東西時間不到就是無敵的,根本打不碎,里面這個天使和我抱在了一起完全是無賴的打法,但是他畢竟不如我無賴.我直接變身狼人形態雙手刃爪出鞘半月也一起上.

攻擊傷害是一次算一次,這個天使攻擊確實比我高,防禦卻和我差不多,而且貼身這樣打,閃避可能是零.他一只劍每秒只能砍我一次,我可是兩只刃爪兩個半月外加一嘴狼牙,5個一起上就算攻擊力不如他,加一起傷害不比他少多少,更重要的是我血量有他好幾倍長,這個優勢可不是他能比擬的.

20秒之後我血量見底,而且還借用了一點魔寵的血量,但是那個天使也成功的被我干掉了.絕對屏障消失的時候那個天使已經被我撕碎了,5種武器都是高粉碎性武器,20秒連續攻擊把這家伙弄的一條條一塊塊的沒一塊完整的.我乘屏障消失的一瞬間啟動了一個小魔法爆炸把那家伙的尸體炸成了漫天血霧,我自己也借著這個機會從中間閃了出來.

剩余的三個天使看到我出來了立刻圍了上來,我邊跑邊打,時不時還看准機會咬他們一口.自從和維娜交換血液之後我就可以吸血為自己補生命了,只要咬一口就能回複不少生命力,這個便宜可不能浪費.

雖然我很頑強,可是敵人太猛了.3分鍾時間到的時候我已經被打的快沒人樣了,但是那3個家伙也比我好不了多少,永睄C的裝備破壞屬性把這些家伙打的破衣爛衫象一群乞丐一樣.

凌在旁邊跳著叫著:"主人你最棒了,一對四還干掉一個,真是太偉大了."

我咳嗽著道:"別太高興了,我可能撐不到下回合了."

"為什麼?"

"因為我不會讓他活下去."迪比斯在遠處一邊大叫著一邊把剩余的5個天使都集中過來再次選擇了攻擊我一個人.

迪比斯本來的計劃是用四個天使干掉我然後用剩余的天使分別干掉我的五個隊員,但是他沒有想到我居然活下來了,這次他把剩余的天使都集中了過來圍攻我一個就是不打算讓我活到下一回合了.這個比賽空間里死亡似乎不是真的死,因為小雪掛掉之後沒有掉級,所以我估計即使我掛掉了應該不會影響別的魔寵戰斗,只不過指揮權可能就沒有了.

5個天使一接到命令就全都沖到了我的格子里開始戰斗,我現在狀態很糟糕根本沒辦法招架了.我是依靠魔寵戰斗的馴獸師,現在沒有魔寵輔助,而且對付這麼多比我高200級的敵人,更要命的是我還遍體鱗傷,這種情況再不掛就是奇跡了.不過有奇跡也不是不存在的.

我被五個天使圍毆了30秒之後就掛掉了,因為我的原因搞的其他魔寵也血量見底.(這里解說一下,紫日的守護項圈是沒有數量限制的,只要是紫日的直屬魔寵就會自動得到一個守護項圈,但是開拓者這樣的人形魔寵攜帶的魔寵是不會得到守護項圈的.)

一個天使看准我已經完全沒有招架之力後一劍插進了我的胸膛,已經被連續攻擊多次的盔甲再也擋不住這一劍.印有符文的天使長劍前進後出把我捅了個對穿.

我的身體迅速失去控制,身上也漸漸亮起了金色的光芒.原本大家都以為我會被傳送回後面的石台上,但是事情並沒有象大家想象的一樣發展.

我的身體在力量流失乾淨之後居然又緩慢的開始聚集力量,身體上的傷口和盔甲上的傷口迅速的恢複了起來,光芒也消失了.我胸口和背後長劍與身體的接口位置突然開始冒出黑煙,接著劍身突然開始由我身體內向外逐漸變黑,黑氣順著劍刃蔓延向劍柄,嚇的天使趕緊松開了手.

長劍在大家驚訝的目光中迅速變成了黑色.一個天使驚訝的道:"神聖符文被汙染了!"

他剛說完,劍刃露在外面的兩端突然斷開並掉在了地上,我的傷口也迅速消失不見了.地面上的一截劍尖與半截劍尾迅速的變黑成黑墨一般的顏色然後逐漸失去金屬的光澤開始轉為灰色,接著忽然劍身碎裂成很多碎片散在地上並繼續粉化成了粉塵.一陣黑煙冒起,粉塵也不見了.

我身上的傷口迅速恢複,屬性全都回到了全滿狀態,更恐怖的是等級顯示的那個八百後面居然多了個加四百,也就是說我現在的等級是1200級.一千級以上是什麼概念?

我腳下的黑魔導光環突然變寬了一大圈,現在的內圈直徑都和原來的外圈直徑一樣了,而且環的寬度也增加了一倍多,更恐怖的是光環外圍居然出現了金邊,而光環內部旋轉的文字竟然成了血紅色並閃著妖異的紅芒.天使們看到光環全都嚇的退後了幾步.

光環擴大之後居然慢慢的升起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光環,上面這個光環一直升到距離地面這個光環一米九高度才停了下來,兩個光環開始逆向旋轉起來,而且光環之間時不時還會有紅色的電弧閃動,象是閃電一樣.

一個天使發現再這樣異變下去肯定沒好事,趕緊上前一劍刺了過來.當.他的劍在接觸到兩個光環形的外延邊界時突然一個垂直地面的圓形魔法陣出現了.紅色光芒線條組成的魔法陣擋在了劍前面,而那柄劍正好頂在了法陣中央點上.

啪!兩道紅色閃電突然從我頭頂和腳下的光環同時出現並集中到了中間那個法陣中央點上最終沿著那個天使的劍卷到了他的身上.天使被電打的渾身顫抖就是松不開手.中央的垂直法陣上紅色閃電不斷出現,而且越來越快越來越多,道道閃電不斷的聚集到那個天使身上,他身上的盔甲逐漸開始變紅最後融化,他的羽毛和頭發也跟著燒了起來,可是他依然無法松手仿佛被粘住了一般在那里顫抖.所有天使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天使一直被烤成了焦碳才撲通一聲倒在地上然後變成了一堆黑灰.更出奇的是這個家伙掛掉之後竟然沒有在石台上出現,難道被光環擊殺的人是不允許複活的?

另外四個天使立刻意識到事情不對頭.他們現在處于棋盤的攻擊序列中無法逃跑,能做的也只有撤退到方格的邊緣盡量和我拉開距離而已了.我現在已經基本上已經可以斷定是自己身上的強化屬性生效了.這個強化屬性在第一次發生在艾辛格的怪物攻城時也曾經發生過一次,只要強化屬性發動,我的當次死亡的效果將被抵消,不會掉級並且馬上恢複所有屬性,同時等級會暫時增加到當前等級增加400級之後的屬性狀態.因為這個屬性有時間限制所以我不能浪費時間,面前剩余的四個天使想撤退,但是我就能放他們走了嗎?

四個天使分別退向四個方向,我只能分開攻擊.手里的永痝Q我當飛刀隨手丟了出去,一個正在逃跑的天使被永痡q背心貫穿接著這個家伙突然爆炸了.我不記得以前永琣陶o種屬性啊!真是奇怪!

來不及收回永,我直接從背後取出魔龍槍對著另外一個天使扔了出去,魔龍槍直接把那家伙給釘在了地面上,接著槍身上紅色的電芒閃過,那家伙變成了一具干尸.

背上的兩個半月同時飛了起來向第三個天使卷了過去,半月上突然燃燒起了黑色的魔焰.那個天使回身抵擋,但是只擋住了一個半月另外一個插進了他的肩膀,接著大火迅速引燃了他的身體,這個家伙也很快變成了一堆飛灰.

我自己的本體直接向最後一個天使追了過去.手上的武器已經用完了,我也只能用刃爪去攻擊了.這個家伙一個閃身躲開了攻擊,可是我的刃爪卻在他的背後留下了一道小口子.本來他以為一道傷算不得什麼,但是他很快感覺到傷口傳來了劇烈的疼痛感.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背後在冒青煙.

他一面提防著我偷襲一面回頭想看看背後,可惜角度夠不到,只能感覺到疼痛.我迅速貼上去又是一個交叉斬,他架住了一邊,胳膊上卻多了三道口子.新傷口和背後一樣不斷的冒煙,而且還開始往外滴綠色的液體.

眼看著這家伙撲通一聲倒了下去,而他的尸體則迅速開始腐爛,就象烤箱之中的冰淇淋一樣迅速的融化成了一灘綠水,接著連盔甲都開始跟著冒煙腐蝕.我自己都驚訝的看了下手里的刃爪,這東西現在竟然變的綠油油的,怪不然只劃出幾道傷口就這麼厲害.

轉身再看另外那些家伙的尸體,基本都沒人形了.我一伸手,永琩陶t的飛了起來變成一個紅球飛回我手上然後再次變成劍形.手背上的刃爪嘩啦一聲回到鞘內.魔龍槍在原地震動了幾下突然發出一道象水波紋一樣的震動並逐漸擴散出去,槍身突然從那具干尸中飛了出來也回到我手上,半月跟著到達也回到我背上的卡槽內.

系統提示輪到迪比斯行動了,可是這個家伙現在受到行動限制只能走一格,而他又在對角線位置根本不可能攻擊到我.看到我現在的威力他知道過來也是送死,所以他明智的選擇了防禦.

再次輪到我們這邊行動,這次是我先動,但是居然沒有給我色子.比賽系統解釋說我現在的移動力已經可以覆蓋全棋盤的面積所以不需要色子了,想到任何地方都可以.

既然現在能力提升當然不能浪費,我直接選擇移動到迪比斯身邊對他進行攻擊.迪比斯的戰斗力也還算可以,但是很不幸的是我現在是1200級的屬性.剛才我才800級時也僅僅比他差了一點,現在1200級了和他明顯就拉開檔次了.他的幾個光球攻擊被我隨手捏爆,一劍砍上來也被我接住了.

盡管我很想現在拿他出氣,但他是神天使,意義特殊,不能這麼浪費.收起武器我只用拳頭把他打倒在地.拿掉右手手套按在已經進入昏迷狀態的迪比斯額頭上."捕捉."

迪比斯迅速變成了一塊白色的天使水晶,而旁邊的地上還多了一個造型精美的金屬頭盔.迪比斯是聖饋天使,這個應該就是光明王套裝中的頭盔部件了.

我站起來之後比賽提示響了起來."戰斗結束,紫日隊獲勝.本競技空間將歸屬紫日所有.屬性請自行查閱."

"哎呀!"比賽空間突然消失我們一堆人全都被扔回了原地,大家因為沒有准備全都摔倒在地,但是吉祥並不在這里大概是被送回了當初召喚來的位置.天使方面只有尼羅掉了出來,其他天使顯然不是這個位置召喚的都被送回了各自的位置上.

"你們總算回來了."法師分身看到我趕緊跑了過來,周圍的召喚生物本來都在找我們,看到我們出現也都集中了過來.

我隨手把頭盔扔給他:"接著."

法師分身抱住了頭盔看了看."這是光明王套裝的零件吧?"

"恩."

戰士分身看看自己身上的那套秩序套裝抱怨道:"我說本體,你別搞區別待遇啊!他的盔甲都快齊了我這邊可還一點都沒有呢?你什麼時候把魔王套裝幫我收集起來啊?"

"魔王套裝到現在都不出現我怎麼知道到哪幫你找."我看向法師分身道:"那邊還有你的最後一件裝備,我這就去拿.戰士分身你先別著急,這個遲早可以幫你拿到的."

法師分身道:"我這個拿到之後聖盔天使的天使水晶使用後不是少了頭盔嗎?"

玲玲道:"你搞錯了.光明王套裝只是組合在我們的神天使盔甲上的,並不是我們的零件.你看你掛著光明聖劍,我不還是柄聖劍嗎?你那個聖劍是光明王裝備部件,我這個是神天使裝備部件,平時是組合的,只要我們被擊敗就會分裂出來.你現在拿的那個和我這個是不相關的."

我走到尼羅身邊摘掉右手的手套."可別怪我哦,這是你自找的."

尼羅眼神迷茫的望著我:"世界真的這麼不公平嗎?"

"不,世界是公平的.你沒有做到應該做到的事情,要是你得到了勝利那才叫不公平."

"誰說我沒有努力?"

"我說的."我放下手道:"你失敗的地方在于你帶著不該帶的東西去爭取本不屬于你的東西.有得必有失,你想要得到新的東西卻不願意犧牲原本擁有的東西,這就是你失敗的真正原因."

"我沒有犧牲?"

"對.你還愛著米珈勒,你對她的愛就是不該保留的東西."

"你胡說."尼羅反駁道:"誰說領導者不可以有愛情?"

"領導者者的地位和愛情確實不發生沖突,但當你愛的對象是那個你的競爭對手時這個愛情就注定不能和領導者的地位共存.要麼放棄地位成為你的她最堅強的後盾,要麼放棄愛情成為一個冷血的領導者,可是你什麼都不願意放棄,這就注定你是失敗者."我停了一下讓尼羅考慮了一會才接著道:"種地和豐收並不是因果關系,不要以為自己辛苦種地卻沒有收成就是不公平.收成包含的不僅僅是辛勤勞動而已,防備偷嘴的老鼠和蝗蟲,對抗野火,這些都是你必須做的.同樣,你想得到領導神殿的超然地位並不是光競爭就可以的.知道什麼叫水到渠成嗎?這點東西都理解不了,你要真的成了神殿領導者那才是最大的不公."

"你這個外來者憑什麼插手神殿的事情?"

"哈哈哈哈!"我忍不住笑了起來."這都理解不了你還想當光明神?真是無藥可救了!不過你這身皮囊還有點利用價值,讓我廢物利用吧."說著我重新抬起手按,手掌上已經亮起了紅光.

尼羅跳起來想跑,但是兩根長槍同時掃向他的小腿,一根從前面打在他的腳腕上,另一根從後面打在他的膝關節上,兩根長槍一下就把他掃倒跪了下去.他兩只手在地上撐了一下想再次站起來,但是四根長槍同時鎖住了他的脖子,接著又是幾根長槍把他身體也困住了.這招鋼槍陣當初鈴音騎士還是妖靈騎士的時候就已經玩的滾瓜爛熟了,現在自然也沒拉下.十幾杆槍一鎖就把尼羅給封的動都動不了了.

我把手掌按在他的額頭上."捕捉."

"我不甘啊!"尼羅只發出了一聲慘叫就變成了天使水晶掉在了地上,一雙金屬靴掉在了尼羅的身邊.

我拿起水晶看了看然後遞給身後的小純,小純接過水晶看了一下."黑的?"

凌也看了下水晶然後道:"他不甘心,所以覺得冤屈,這就是所謂的冤魂,變成天使水晶當然不可能是純潔的透明色."

"或許這個水晶並不吉利."我拿回了水晶收到手鐲里道:"回去後我會把這個交給米珈勒."說著我把地上的靴子拿起來遞給法師分身:"這下齊全了"

法師分身接過靴子往里面看了一下:"不知道這家伙有沒有腳氣,還是先消消毒的好."說著他拿出包石灰粉兩邊個灑了一點然後晃晃再加了點水進入."恩,這樣泡個兩天應該就差不多了."

凌驚訝的問道:"你帶石灰粉干什麼?"

"灑人啊!"法師分身理所當然的道:"我是法師誒,要是敵人靠近了怎麼辦?拿這個一灑然後趁對方揉眼睛給他一個水彈把他變成水煮人."

戰士分身插進來道:"你看我說吧,這家伙表面白,其實一肚子壞水."

我打斷他們對斯哥特道:"檢查下那些車子,收拾現場准備撤退."

"是."

證據毀滅行動一定要做的乾淨徹底.所有尸體一律給小獵龍和晶甲蟲吃掉,粘上血的東西也都不能放過,全部讓晶甲蟲啃乾淨.那座橋下面摔碎的車子碎片被全部打撈了起來,下游不遠處有一張張開的大網.戰斗開始前我們就擔心可能有敵人尸體或者什麼東西落水後被沖走,所以事先張了張網子,現在看來真是明智之舉.我們不但打撈到兩具尸體纏在網上,還有不少天使羽毛也被細密的網眼擋了下來.天使這東西就是麻煩,一打起來就掉毛,害的我們還要滿地找羽毛.幸好我們人多,大家幾乎是趴在地上一點點的搜集著各種碎片.

天使們剩余的馬車里拉的除了紅紋魔晶石就是一些特種寶石,里面竟然還有一箱子魔法書,真是撿到寶了.

把這些東西收集起來之後全都塞進空間門,地上那些處理不乾淨的東西也一起扔進去,有些地方的樹倒掉了,干脆從大地母神的空間內挖一棵同種類樹齡差不多的大樹移植過來,反正是要把這里恢複到以前的樣子.

在天使們來的路上我也派了一隊亞龍騎兵,他們的任務是把車隊的車轍掃掉.城市附近的道路都是岩石鋪的,那段不用管,只要從沒有石頭的路開始清理就可以了.我還特別交代了他們只要把車轍和飛馬的馬蹄印去掉,別的印記不能動.要是太平整會讓人起懷疑,畢竟道路不可能沒有人走,絕對應該有些腳印才對.

被摧毀的橋梁被我們用從空間門里搬出來的岩石重新修了一遍,為了看起來象原來的橋我們把原來的那座橋整個拆掉了用這個一整塊岩石雕刻,免得到時候岩石種類不一樣會被看出來.橋梁完成後我們還讓隊伍來回跑了幾百次制造出磨損的樣子,然後把地面用武器弄的有些破爛.全部搞定之後又挖了些青苔貼在橋底的石柱上,然後用水把橋整個洗一遍然後再讓小鳳烘干水分,然後我們弄了點浮土灑了上去.新雕刻的石頭有石粉,這樣先洗再烘然後墊土就看不出是新橋了.

全部搞定之後我看了下橋梁滿意的點點頭:"恩,不錯,這個和原來的一模一樣."

處理完所有工序夠我又打開之前拍攝的游戲截圖對照道路兩邊的樣子仔細對照,不一樣的部分就盡量休整,全部修的差不多了才結束.現在就是設計這段路的美工人員來了也看不出來和以前有什麼區別了,我們連大樹的樹枝都特地修的和原來的一樣了,地上的落葉也擺的和原來差不多,除非誰看到我們的行動過程否則別想看出破綻.

斯哥特拍拍手上的灰道:"完工了,我們可以撤了吧?"

我點點頭:"你們先進空間門,我要關門了."

"等等!"門里一聲大喊把我叫停了.

"怎麼回事?"

鈴音騎士碧達爾哥跑了出來."主人,貨物的數量好象有問題."

"數量?什麼數量有問題啊?"

碧達爾哥道:"我剛才計算了馬車上的貨物,那些沒有動過的馬車上都是14只箱子,隱藏著迪比斯的那車卻只有十只箱子.而且因為有兩個馬車掉下了河,一些箱子摔開了,可是撿回來的寶石卻裝不下去了."

凌問道:"少個箱子還好說,箱子里掉出來的寶石怎麼會裝不回去呢?"

碧達爾哥道:"我們打開了所有箱子查驗過了,每個箱子都是裝到箱子口略低一點為止,可是掉下去的18只箱子我們都進最大限度裝了,就是塞不進去,好象多出了一些寶石."

斯哥特道:"大概是迪比斯那車上有四只箱子掉進河里摔散了,碎木片被沖到下游被網擋了下來然後被晶甲蟲當成馬車碎片吃掉了.我們收集寶石的時候肯定是把摔散的寶石箱子里的寶石也拿了回來所以裝不下了."

我立刻對碧達爾哥道:"馬上把那些箱子按照正常深度轉,看看還多多少."

"是."

不一會寶石就被分開裝到正常滿的程度,結果多出來的寶石卻只相當于兩箱半的容量.

我又檢查了一下迪比斯一開始隱藏的那輛馬車.車上現在只有十只箱子,而且其中一只是空的.碧達爾哥介紹說這個空的就是一開始迪比斯隱藏的箱子,也就是說還有4個裝滿寶石的箱子去向不明.地上現在堆積的寶石只有兩箱半,大概是被零散撿回來的寶石,也就是說大約還有一箱半的寶石散到河里去了.

我問斯哥特道:"你們收集寶石的時候有沒有尋找河流的上游?"

"上游?"斯哥特突然叫了起來:"繞流原理!天啊!我怎麼把這個忘記了!"

看來讓斯哥特他們擁有真身還是有些好處的,起碼他們學了不少科學知識.東西掉進河流之中後並不一定就會沉在下游,在一些特殊的情況下它們也可能逆流而上到達上游的某些位置,對于NPC來說這個是奇談,但是斯哥特在真實世界中學習過相關理論,他可以理解這些東西.

亞龍騎兵已經進入空間門了,找個東西也用不了那麼多人,我只讓鈴音騎士和幾個人形魔寵過來幫忙而已.我們順著橋向上游找,只不過走了五六米就發現了一些零散的寶石,而且還比較密集.等我們把這一區收集完之後發現才半箱,也就是說還有整整一箱不知去向.

"那是什麼."斯哥特忽然指著前方很遠的地方問道.

我們跑過去之後看到河岸上斯哥特指的位置竟然有很多水跡.石子組成的河岸上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印記,而旁邊還有幾個非常平的小方塊區.

斯哥特他們都是老手,看一下就知道大致情況了.斯哥特順著印記道:"有三個人從這里走到了河邊,還有兩個人下水了.這邊的水跡顯示是他們上岸時留下的."

碧達爾哥道:"這個方塊我想是箱子壓出來的."

懸浮在我們旁邊的小純問道:"不是說箱子摔散了嗎?"

我道:"這個大概是迪比斯出來時踢出去的,就靠這條河的水流速度不可能把箱子帶這麼遠,何況這是上游,渦流一般不如沖擊造成的直接效果強,更不會離開多遠.橋下面那些是渦流帶走的還可以理解,這個絕對是整箱踢飛過來的."

斯哥特道:"看這里.這些人上岸時腳印明顯深的多,說明他們抬著很重的東西.這邊比較陡的地方還有人的手掌印,對方顯然是因為箱子太重了所以上來不方便."

碧達爾哥爬到上面道:"這邊腳印很雜,對方有坐騎,而且不止三個人,下面的人大概是把箱子遞上來的,這邊還有箱子壓的印記.這邊這個好象是狗熊的腳印,這一帶沒有熊類魔獸看樣子不是野生的,大概是坐騎之一,而且這頭熊大概被用來托運箱子了,它的腳印在離開時變的很深,而馬蹄的印記和來的時候沒有什麼區別."

我立刻把白浪叫了過來讓他聞聞味道,白浪說氣味很清晰可以追蹤.我趕緊讓人形魔寵都回到鳳龍空間只留小小純和凌並召喚出夜影和小雪,小雪給小純當坐騎,凌和我共騎,斯哥特他們也換上了靈活性高的亡靈戰馬,另外又帶了200亞龍騎兵防止萬一.關閉空間門,然後讓白浪在前面靠著氣味追蹤小偷,我們則跟著後面跑.

我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寶石便宜了別人怎麼行,這幫小偷居然趁著我們打架把寶石抬走了,真夠黑的.

據斯哥特說從水跡干的程度來看小偷應該是已經跑出了不短的距離,我們恐怕有的追.結果還真跟斯哥特說的一樣,我們一直追出了森林都沒能追上敵人,不過白浪說距離已經不遠了他可以聞到很強烈的氣味絕對不會跟丟的.

幸虧光明神殿的寶石都有魔法禁錮,直到魔法失效之前無法裝入儲物空間,而且這些禁錮魔法使任何人都無法帶著寶石傳送,這樣就避免了被搶劫的可能性.即使搶到寶石,神殿的增援也可以再搶回去,因為寶石裝不起來又不能傳送,劫匪不好運輸只能慢慢走,這樣被追到的可能性會大幅度增加.可惜我這次是內外連手對付尼羅,所以沒有增援趕到,要不然一般人還真不好下手.

出了森林就開始上了大路,雖然游戲內沒有高速公路一說,但是平台的土路馬匹跑起來也是很快的.對方有一頭熊,速度不可能太快,我們可不一樣.白浪感覺到距離越來越近,他已經不需要低著頭在地上慢慢追了,現在氣味的濃度已經可以讓他邊跑邊確認方向了.

丟了寶石的我非常氣憤,所以隊伍跑起來也就有點氣勢洶洶的感覺,一路上的行人看到我們全都主動讓到道路兩邊,這樣的隊伍可不是好擋的.游戲里的戰馬是很珍貴的資源,而游戲內的馬形生物想知道好壞只要看高度就可以了.人都說高頭大馬,在這游戲中就是越高大的馬形生物越高級.雖然這個不是絕對准,但是大致上不會錯.看到我們這隊里的馬誰都知道不是一般貨色,而能有這樣陣容的隊伍根本不可能是好惹的,何況後面還跟著一大隊正規軍.這個游戲內統一服裝就代表不好惹,更別說我們連坐騎都統一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七十七章 折磨     下篇:第九卷 第七十九章 面子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