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七十九章 面子工程  
   
第九卷 第七十九章 面子工程

"看到了."白浪一句提醒把我們的精神都提起來了.

順著道路向前看可以看到一支規模不小的隊伍,大約有五十多人.因為隊伍很大所以看起來很亂,但是有一個醒目的目標吸引了我們的視線,那就是一頭被圍在隊伍中央的巨熊.

這是一頭山丘巨熊,四肢著地的情況下還有近四米的高度.現在熊背上正騎著一個穿著獸皮的男性,看服裝大概是德魯依教徒或者是野獸戰士之類的職業.隊伍外面是法師,戰士,弓手,祭司,道士,武士等等等等,反正常見職業基本是全了,畢竟隊伍這麼大職業全面很正常.

相比這頭熊,它背上那男人後面的箱子才更有吸引力.那個箱子到現在還有點濕漉漉的,而且箱子上光明神殿的聖徽一眼就可以認出來.

"前面的那群人給我站住."

這一聲顯示了大家的良好素質,不光是那群人的,這還包括兩邊無關的人員.我這一聲喊完,那個隊伍迅速的轉身組成了防禦隊型,而那些無關的人則迅速跳到道路兩邊找了些岩石或者樹樁坐了下來拿出瓜子做好看戲的准備.

快要沖到對方隊伍附近時我一伸手,整個隊伍來了個急停,頓時道路上煙塵彌漫,不過今天風很大,很快灰就散掉了.

"你有什麼事嗎?"隊伍里一個看起來像首領的法師問道.

我一指熊背上的那個箱子."我的."兩個字足夠表達我的意思了.

聽到我的話對方的隊伍里一陣武器亂響,明顯開始做好打架的准備了.法師問道:"你怎麼知道這是你的?"

小純代我道:"看看箱子上面的刻印."

法師看了一眼然後無所謂道:"很漂亮的花紋怎麼啦?"

原來這家伙不認識光明神殿的徽章."你不覺得眼熟嗎?"

法師又看了一眼想了半天搖搖頭:"是眼熟,但是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我開口道:"那是光明神殿的聖徽,這都不認識嗎?"

我這麼一說周圍不少人都叫了起來:"哦!我說怎麼看著眼熟呢!"

我對那個法師道:"既然知道是神殿的東西你們也敢動嗎?"

"你們也不是光明神殿的吧?"法師掃了我們一眼:"光明神殿還有死靈部隊嗎?"

忽然路邊一個看熱鬧的人叫了起來:"他們是冰霜的人."

"什麼是冰霜啊?"另一個路人問道.

"就是冰霜玫瑰盟啊!現在正在賣瘟疫的治療藥物的那個行會.我早上才買了他們兩份藥,他們行會的徽章就是那樣的."

雖然斯哥特他們只是召喚生物,但是玩家的魔寵也是有行會標志的.所有魔寵和召喚生物都會和主人佩帶一樣的行會徽章,連幸運這樣不是人形的也跑不掉,他們的胸口鱗片和翅膀上都有行會標志.這里的隊伍中連亞龍騎兵的小獵龍都有標志,當然一眼就認出來了.

另外一個比較了解行會設定的人叫道:"騎色獨角獸的那個人帶的是會長標."

行會會長和會員的行會徽章是不一樣的,會長的標志是三維模型,而會員的標志是平面徽章印上圖案,內容一樣,結構卻不一樣.我胸口的可不是印有玫瑰的徽章而是一朵立體的小玫瑰花.

有個玩家道:"行會骨干和副會長的徽章也是立體的,你們別搞錯了."

那個玩家這麼一說別人立刻仔細看了起來,一個人又叫道:"那是主徽章,這個人是冰霜玫瑰盟的總會長,不是副會長和骨干.天啊!真的是老大中的老大啊!"

一個年輕的玩家道:"靠,有錢的行會就是不一樣,連裝備都是統一的."

另外一個小MM眼睛中閃著星星道:"好帥哦!我要是能坐在那個女人的位置山就好了."

和她一起的玩家道:"靠,他連頭盔都沒拿掉你就說他帥?沒准那家伙長的像嗚……"

那個玩家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身後的人把嘴巴堵住了."別亂說話,人家動動嘴巴就有一群人爭著搶著殺了你領功."

我對對面已經完全傻掉的法師道:"如果不想把事情鬧大的話就把東西還給我,這東西來路有問題,你們拿到只會惹麻煩,當時的情況你們應該也看到了,知道後果吧?"我這麼問實際上是想看看他們有沒有發現我們消滅天使護衛隊的事情,要是他們看見了那就真不好辦了.

法師回過神來道:"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麼危險,這個上我們找到的,就該歸我們."

呼!看來他們到的比較晚,大概當時我們已經開始打掃戰場了.只要他們沒有看見就好辦."不管怎麼說這些東西我們行會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才弄到手,本來還有幾箱的,因為一點意外被打散了,我們正在收集其他的幾箱的時候你們卻趁機弄走了一箱,你讓大家說說誰有道理?"

路邊上一個年紀比較大的老年玩家道:"這個小伙子說的有道路.人家的東西掉了,正在撿東西,你們拿了一份就跑這和搶劫也差不多了,你們應該還給人家才對."

另外一個年輕人也道:"對啊!這就好比人家在數錢,突然風把錢吹走了,他正在撿,你拿起一張就跑,被抓到了還說誰撿到歸誰,這肯定是不對的嗎.拾金不昧雖然不是大家都做的到,但是起碼不能明搶啊!"

嘿嘿,我猜測的果然沒有錯.今天早上開始的平價賣藥外加我們行會以前干的那些事情,在中國玩家這邊的聲譽還算是比較正面的,所以我一說出來大家都幫我說話.今天本來就是我有理,何況我強他們弱,考慮到自己的好處大家也不可能幫他們說話.

法師立刻生氣的道:"我得到箱子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你們的人,怎麼能算是搶.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嗎?這也太仗勢欺人了吧?"

"我有好幾箱一模一樣的,還在車上裝著,你這里的跟我的那個一模一樣."

"一樣就是你的嗎?你用的人民幣還不是和我用的人民幣都一樣,難道都是你的嗎?除非你能證明是你的,否則我不會給你的."

這家伙到是很會強詞奪理.

"你要證明是吧?好辦."我對周圍大聲道:"各位.這個箱子里的東西都被加了禁錮術,不能裝進儲物空間也不能傳送.這種魔法是很罕見的東西,而我的人可以現場表現給物品加這種禁錮術.你的人根本不會這種禁錮術吧?這總可以證明吧?如果你的人會說明東西是你的,而我的人會你們不會說明是我的人加的,東西原本就是我的."

"這……!"法師有些為難了.那些禁錮術他確實不知道是什麼,但是他已經發現這些東西裝不進身上而且帶著這東西沒辦法傳送.

旁邊圍觀的一個玩家道:"你相信不是他們的有什麼好怕的,試下就是了."

周圍呼聲太強烈,法師也沒有辦法了只好把箱子拿了下來放在地上.我剛要靠近他就道:"你別過來,想趁機搶奪嗎?"

我還沒有說話旁邊一個看熱鬧的玩家就道:"你也太小心眼了吧?雖然你們五十幾個人也不少了,人家可是帶著正規軍出來的,你這點人不夠看的吧?再說了,你想想冰霜是什麼樣的行會?想搶的話你就保的住了?人家行會可是全體會員都有飛行坐騎,想要圍你們幾分鍾就能趕到."

那個法師被一陣搶白臉上紅一陣紫一陣的.他無奈的打開了箱子,周圍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魔法寶石的價格可不是一般東西能比的,我們行會屬于財大氣粗的類型,每次都是成噸的用,但是對大部分玩家來說這依然屬于奢侈品,能在盔甲上鑲嵌一兩枚就算中產階級了.這麼大一箱子各種魔法寶石,那五彩斑斕的光芒看的大家眼睛都直了.

"怪不然都說冰霜有錢."一個玩家道:"他剛才說還有好幾箱這東西,這只是其中丟失的一箱,那要值多少錢啊!"

旁邊一個玩家道:"這算什麼啊?人家是行會又不是一個人.幾萬人湊這點東西哪個行會沒有啊?何況人家這麼有錢的行會這點東西根本不算什麼."

"那他還這麼緊追不放?果然是越有錢越小氣."

"你傻啊?那是行會的,雖然他是會長,丟了東西也不好交代啊!再說了,就算是他個人的東西,也不可能白送啊!你有錢就拿錢扔著玩啊?哪怕給乞丐起碼要有個原因啊!要是讓這些人拿了不是變成白送給小偷了嗎?"

"恩,原來如此啊!"

我帶著小純和凌下馬走了過去,小純從箱子里拿出了一枚寶石對周圍的人道:"哪幾位過來做個代表看看是不是真的放不進身上而且不能傳送?"

"我來."一下上來十幾位.

我們給他們一人一塊讓他們實驗,結果他們都確定這個真的是放不進身上而且不能攜帶著它傳送,就是因為這個屬性所以沒辦法偷,因為不管怎麼藏都會被搜出來.

實驗結束後小純對大家道:"麻煩大家拿點什麼東西給我,便宜點的,象柴火之類的可以放進身上又很便宜的材料."

幾個會采集術的玩家立刻從後面的樹上弄了些木頭加工成柴火給我們,這些東西很便宜,弄壞也無所謂.小純先讓大家看看這是普通柴火,可以放在儲物空間隨身攜帶,大家對此當然都很了解,木柴屬于最低級的材料肯定有這樣的能力.

小純把木柴遞給一個玩家抓著,然後她雙手在木頭兩邊雙掌相對開始使用魔法.只見一個法陣出現在小純雙掌之間,法陣一亮就消失了,然後小純讓大家實驗這個木頭能不能攜帶,結果大家驚訝的發現這個木頭居然無法裝進身上還無法傳送和那個寶石一模一樣.

小純是前任光明女神,這種光明神殿的普及型魔法她當然會用,但是除了光明神殿的NPC外就算玩家中的光明祭司也不會,玩家中不可能有人能模仿出來.

我對大家道:"情況很明顯了.東西我們拿走了."

"你們不能拿."法師突然翻臉,一把蓋上箱子蓋.後面兩個騎士迅速的把箱子提到了隊伍里交給那個熊背上的人.

"你什麼意思?"

"這是我們的,你們不能拿."法師還在死撐.不過這也是人之常情,突然拿到這麼大比巨款自然不可能吐出來.

我之所以和他們客氣的講話是因為周圍有別的玩家,既然以後我們打算領導中國玩家,社會輿論必須注意.做一個好的表率,哪怕是走繡都必須把工夫做到家,絕對不能留下什麼仗勢欺人之類的名聲.

我對周圍的人道:"大家都看到了,我們已經很禮貌了,他們太不講理我也沒有辦法."

一個小MM大喊道:"支持你帥哥,跟他們打."

我轉身跳上夜影然後把凌也拉了上去."戰斗隊形."

我後面的亞龍騎兵迅速的組成了沖鋒隊形,鈴音騎士的隊形也擺了出來."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雖然我們不想和你們打,但我們也不是讓人隨便捏的軟柿子,你們自己決定吧."

法師迅速的回到隊伍里,他們的隊伍也架起了武器."我們是不會把東西讓給你們的."

我對周圍看熱鬧的玩家道:"大家後退.我需要召喚大型生物,這里空間不夠別傷到大家,那位老人家請到隊伍後面去觀看,這邊會很危險的."

大家一聽一邊喊著支持我們的號子一邊跑到了我們隊伍後面去了.

"召喚,小龍女,出來幫忙."

空間仿佛斷裂一樣出現了一個黑洞,一聲龍吟傳出震的周圍的人差點沒坐地上.緊跟著龍吟之後一個巨大的龍頭出現然後象開火車一樣龍身跟著從洞口快速鑽出.

後面的老人念叨著:"龍啊!是神龍啊!我們國家的神龍啊!"

"好長!"一個玩家驚歎道.

另外一個人問道:"不知道品級多少."

旁邊的人罵道:"我們國家的神獸能低嗎?至少也是品級1000吧!"

我今天是做好打算搞公關了,剛才展示了我們行會對人禮貌不以大欺小的美德,現在該是展示實力的時候了.光文明禮貌是沒用的,必須要夠強大才能吸引更多的人倒向我們.有些人崇拜強者,有些人喜歡文明的人,我把兩個都做了就能把人都拉過來.

"召喚.小鳳."

龍出完了該鳳凰了,心理戰我是行家,一龍一鳳就而已讓那些迷信的人知道我們這邊比較有福像了,可惜吉祥如意不在,那才是法寶,基本沒有誰不喜歡的.誰說自己討厭熊貓,那這人肯定是外星人打入我星球內部的間諜.

和龍吟不同,小鳳出來的時候一聲鳳啼銳利明亮,黃鶯出谷和這一比就屬于笸籮嗓子的范疇了.不過相比于那美妙的聲音,小鳳近百米的翼展和滾滾熱浪才是真的具有沖擊力的東西.

鳳凰展翅,火雨漫天,下面的人全都激動的熱血沸騰起來,不過下面這個更有沖擊力.

"幸運,瘟疫,水晶,小三."

這次洞口一下變成了四個,四條龍一起鑽了出來.對方隊伍里的戰馬全都同時嘶鳴著摔倒在地把它們身上的騎士摔了個滿地打滾.中國龍是吉祥的東西,雖然很強大,但是並不凶猛,馬匹不會對神龍有什麼反應,可是巨龍就不同了.這些巨龍可是真正的食肉動物,碰到狼群馬還能跑,龍群出來根本就不用跑了,所有馬全都嚇癱了.

本來還想再召喚幾個出來,但是考慮到這里地段不是很寬裕還是算了.但就是這些已經足夠拿來嚇人了.我們隊伍後面的玩家已經議論起來了.

一個玩家道:"巨龍,看到沒有,是巨龍啊!"

另外一個看起來見過些世面的中年玩家道:"以前光聽人說,原來真的有玩家帶巨龍啊!我以為只是傳說呢!這麼強的東西當初怎麼抓到的啊?"

一個青年玩家道:"人家是什麼人?人家是會長.想要龍還不簡單,帶行會里人殺就是了,殺完肯定是會長用了.再說他們那麼有錢,說不定是買的也不一定呢!"

中年人道:"不可能是買的.巨龍又不是壁虎,一兩個人能對付的了嗎?要是大行會打到肯定自己留著了,不可能賣出來.肯定是他們行會自己打的.這麼強悍的生物,真不知道當初打到的時候要死多少人.估計那個龍穴附近肯定是尸橫便野血流成河了."我聽到這里都覺得想笑.要是這家伙知道幸運是我一個人趁他在幼年期弄到的會不會直接口吐白沫暈過去.

小龍女突然金光一閃化為人形出現在我們身邊,所有玩家都看到了她變化的樣子,一個個都傻眼了.

"你們這幫家伙快點交出包箱."小龍女這聲命令聽的後面的幾個色狼口水支流.

一個玩家激動的道:"果然是高級貨,能人形化,還有智力能說話,比我那只小怪物強多了."

另外一個人道:"廢話,你拿小怪物很神龍比,那是一個級別的嗎?"

"我……我們不會交的."法師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小龍女一揚手天空立刻陰云密布,一道道電弧在烏云中鑽進鑽出."給你們10秒,再不交出來別怪我的九劫天雷不留情.不要以為我的連環雷象霹靂閃電那麼點威力,你們頂多能撐住三個雷而已,不要做無謂的掙紮了."

我們後面一個練道士的玩家道:"我靠,九劫天雷還可以打連環!我才練到五劫雷呢!"

另外一個人問道:"九劫很厲害嗎?"

這個道士玩家道:"這個叫天雷術,從初劫到九劫不斷加強,每一級的威力相當于上一級的三倍殺傷力.我的五劫雷只要連中三次可以直接干掉一個血不太厚的玩家,即使血牛類型也很少能頂到第五個雷的."

"威力這麼大?"

"廢話.我就是為了這個天雷術才選術法道士這個職業的,那天雷打出來真夠勁,比元素法師的霹靂閃電強多了."

"那九劫雷不是超牛了嗎?"

"那還用說.魔攻只要不低于平均值,一個九劫天雷可以直接秒掉魔防3000以下不足700級的任何職業玩家.這個神龍用的還是連環雷,一道接一道,每一道比上一道提升5%威力,估計沒人能頂過第三個雷.就這還是保守估計,我估計實際情況就是一個雷一條命,中者利斃,蹭到就殘."

那個玩家道:"還好我站到這邊來了.要是得罪了這樣的人可就真完蛋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七十八章 抓賊啊!     下篇:第九卷 第八十章 死亡與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