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八十章 死亡與新生  
   
第九卷 第八十章 死亡與新生

對面的那群人里一個戰士小聲的在法師耳邊說了些什麼,于是那個法師又走了出來."紫日會長你看再商量一下好不好?"

我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讓小龍女和他對話.小龍女看了看我這邊,看到我點點頭之後她對那個法師道:"你們還有什麼說的?"

"怎麼說這個箱子里的東西也是我們行會費了不小的力氣搞回來的,你們不能說拿走就拿走吧?"

小龍女非常直接的道:"如果你家被偷了,當你抓住小偷時小偷要你承擔運費你會給嗎?"

"你不要張嘴小偷閉嘴小偷的."一個騎士從隊伍里走了出來:"我們又不是偷你們東西,我們只是撿到而已."

"這個問題講不出結果的,但是不管你們是偷是撿,東西是我們的,沒有道理向你們提供任何形式的報酬.如果你們當時主動歸還我們還可以認為你是拾金不昧給予一定獎勵,但你是在企圖攜帶贓物潛逃的路上被抓住的,性質完全不一樣了."

"你這個小丫頭怎麼亂講話啊?"對方隊伍中一個年齡比較大的玩家生氣的道:"說話要禮貌點,年輕人不要火氣這麼大."這家伙一時太激動忘記小龍女不是玩家了.

"本尊自認為還算冷靜,到是閣下面紅耳赤顯盛怒之色.另外請不要稱呼我為小丫頭,本尊乃中華神龍族,目前品階為天龍,已經不是小丫頭了."

對方聽了小龍女的話才突然想起來這小姑娘可不是一般玩家,這個是魔寵,而且是神龍.

小純忽然開口道:"龍女不用和他們廢話,光明神殿不希望看到此物四處流落,請馬上收回."

凌也道:"搞丟了這箱東西不好交代,還是拿回來為好."

小龍女再次看向對方:"事情沒有商量的余地,我只給你們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你們自己交出來,我代表冰霜玫瑰盟,混亂與秩序神殿以及光明神殿承諾不再追究這件事情.第二個選擇,你們不交,我們將殺光你們再搶回來,以後你們行會全體成員都將遭到本行會及兩座神殿的報複.你們自己選擇一下吧,我只給你們一分鍾時間."

對方真的聚集在一起開始商量起來,而我們這邊的亞龍騎兵則迅速的組成了包圍圈把他們全都圍在了中間,那些大型生物在天上虎視耽耽的看著下面這些人隨時准備進攻.

就在我們限定的時間快要結束時巨熊背上的家伙居然把箱子悄悄的從背後推了下去,他還以為我們沒有注意到這個小動作,可是我已經看到了他的小把戲.

那些戰士和騎士密集的隊形和盾牌陣根本就不是為了防止我們沖擊他們的隊伍,那些盾牌真正的作用是阻擋視線,不讓大家看到他們正在隊伍中間的地面下挖洞.對方的隊伍里顯然有會土遁術的刺客類職業,對方是打算通過地面這些人拖延時間然後讓刺客職業的玩家在地下打個洞帶著箱子離開.

"你們還真沒有誠意啊!"我突然的一句話讓對方愣了一下.

"你什麼意思?"

我從夜影背上跳了下來走到道路邊上的一個位置上,用魔龍槍向地面一插然後把槍拔出來留下了一個洞."下去找找."我把手腕貼在洞口,一只只晶甲蟲從這個洞鑽入地下開始向四面八方搜索起來.

晶甲蟲雖然挖不出可以讓人通過的通道,但是他們自己挖洞還是滿快的,很快我幾知道了那個潛逃的人的位置,而且負責帶箱子走的竟然是兩個人而不是我一開始想的一個.

"你到底想干什麼?"對方有些慌張.

我走到他們側面的路邊,那些人的陣形也跟著我移動起來.我突然在一個位置上停了下來然後拿著魔龍槍槍尖向下平舉著."你們不覺得自己過于貪婪了嗎?"

"你到底在說什麼?"法師的聲音明顯緊張的要命.

我突然用力把魔龍槍向下一插,一下子進去一米多深.在我插的時候那邊的人全體抖動了一下,仿佛我插到了他們身上一樣.我抓住外面的半截槍尾一邊用力的來回擰一邊緩慢的道:"現在有人想說了嗎?"

"你到底什麼意思啊?"法師強裝鎮定的問道.

"看來你們還是不明白啊!"我轉頭對鈴音騎士道:"槍給我."

鈴音騎士一起把長槍遞到我面前,我又拿了一根對著對面猛的插了進去,對面的人全體抖動了一下.我放開手接過第三根槍繼續插了下去,然後我把三支槍尾部的蓋子都拿了下來.一般的高級長槍都是有空心血槽的,我們的當然也不例外.蓋子剛拿掉槍尾立刻就冒出了紅色的粘稠液體.

"呦,還有泉水呢!紅紅的不知道能流多久哦?"

一名鈴音騎士拿手粘了點然後打開面罩舔了一下手指上的血."還是個姑娘呢!滿甜的嗎!肯定是美女."

這個鈴音騎士的話讓我有些驚訝.晶甲蟲只報告說對方在這里卻沒有告訴我目標信息,我只知道帶著箱子的人在這下面卻不知道原來還是個女性玩家,那麼重的箱子我一直以為只有男性才會擔任搬運任務呢!

我站起來向後退了幾步:"幸運.把她弄出來."

幸運一爪子下去就把那個帶著箱子潛逃的人連人帶箱子一起挖了出來,土塊里還有另外一個玩家也在里面,就是晶甲蟲報告的那第二個潛逃的人.

兩個玩家被弄出來之後我才發現原來兩個都是女的,怪不然要兩個人才能搬運箱子.其中一個女孩的兩條大腿和腹部各插著一根長槍,現在已經半死不活了,另外一個看起來也只剩半條命了,不過她不是被傷到而是被嚇的.

我看到了土堆中露出的箱子拐角,伸手打了個響指,鈴音騎士立刻看向我這里,我指了下箱子,他們馬上也看到了箱子的拐角.兩個鈴音騎士過去把土撥開果然是箱子在里面.斯哥特過去打開箱子傾斜一點讓我看了下,寶石都在里面.我點點頭之後斯哥特關閉箱子揮手示意抬走箱子,兩名鈴音騎士立刻抬起箱子就要走.

那個被插了三槍的女刺客居然伸手抱住了一名鈴音騎士的腿,鈴音騎士甩了幾下可是她不放手.斯哥特抓住還插在她身上的槍杆把她整個挑了起來甩向對方的隊伍,女刺客因為慣性摔飛到自己人的隊伍之中,長槍還在斯哥特手里.斯哥特把我的魔龍槍扔還給我並把另外兩只扔給各自的主人.

我對那邊正圍著女刺客的那些人道:"今天的教訓就到這里了,希望以後你們能明白什麼是屬于你們的什麼是不屬于你們的.收隊."

"你別走."一名騎士憤怒的拿著劍沖了上來,幸運翅膀一扇,一陣強風把他吹的在地上翻了幾個大跟頭又滾回了隊伍里.我連頭都沒回帶著隊伍掉頭返回.

跟在我們後面的觀眾趕緊向兩邊分開讓出了通道.一個玩家道:"剛才那就是巨龍的威力嗎?好強啊!一道風就把人刮回去了,這要是真打起來還得了?"

有一個玩家道:"魔寵的戰斗力是會根據主人的屬性有所變化的,人家可是冰霜玫瑰盟會長的魔寵,你也不想想,他那一身裝備屬性都上天了,再加上龍族本身的力量,戰斗力能小嗎?"

"說的也是."

另外一個人道:"神龍好象從頭到尾都沒出手啊!"

旁邊的人道:"估計是威力太大怕傷著圍觀的人所以盡量沒有用.不過神龍變的那個MM真的好正點,那身材那臉蛋……"

"去死吧你這個色豬!那是龍不是人."這個估計是那人的女朋友說的.

離開人群之後我趕緊讓斯哥特帶鈴音騎士們護送寶石回艾辛格,空間門還有一次機會了,我不想浪費,再說我還有別的工作,這個箱子又不能背著到處走!

我讓小純騎著小雪和鈴音騎士一起返回,其他魔寵都收回鳳龍空間,然後啟動傳送戒指直接到了神女城.剛跨出傳送門又碰到了上次偷襲我那幾個家伙,還有那個被我踹進房間里的女戰士也在.

看到他們之後我趕緊做好了防禦准備,沒想到女戰士先說話了."別緊張,上次是誤會."

"誤會?"

"恩.上次神女城頒發禁令禁止玩家隨意進出,當時瘟疫爆發,神殿在清理病患搞隔離,你突然出現我們以為是染病的人,所以就直接攻擊了你."

"我說呢.既然是誤會就算了,反正我也沒吃虧,反到是你被我踹了一腳."

"沒關系,沒關系,那點傷不算什麼的."

"那我還有事情先走了."

"請."

離開傳送殿我忍不住笑了起來,上次剛從傳送殿出來就被一陣亂打搞的超郁悶,原來只是誤會,真是好笑.正笑著私聊忽然響了起來."老公."

"玫瑰?什麼事啊?"

"我以前一個寢室的最要好的朋友讓我幫她點忙,我要離開一下,晚上才能回來,行會里有什麼事情你就讓紅月和素美幫忙吧?"

"好的,我知道了,有事情我會讓她們幫忙的.晚上等你吃飯."

"恩."

剛掛斷私聊忽然信息欄又響了起來,我一打開竟然是系統公告,我說怎麼會有提示呢.我的信息欄設置的是收到信息不提示,但是系統通告級別的信息是無論如何設置都會提示的.打開信息後一個只有我聽的見的聲音響了起來."各位玩家好,現在通知一次系統大規模升級.本次游戲系統將做大規模調整,內容如下……"

通知的修改內容和那天素美說的一樣,系統將允許行會的軍團離開城市參加戰斗,但是現在開始軍隊的消耗將大幅度提高,不少行會可能無法維持大規模的軍隊設置.以後游戲將把中國,美國這樣的現實國家設定成國家區域,而行會就象是諸侯國,隸屬于這個大國家的下屬.但是這個大國家內部也可能發生戰爭,各個行會自己的城市就是封地,封地與封地之間的戰爭就是行會戰.系統將以拍賣的形式出售一部分系統城市給玩家控制,而且將在各個國家設立由NPC擔任的國王,系統控制的城市將屬于國王領地.神殿見成為真正的宗教機構,雖然依然保有軍隊但是不和國家力量相關,各個宗教勢力可以互相爭奪城市的信仰權.如果某城市設定了主要信仰,那其他信仰的效果會下降,不過這個主要信仰的能力會大幅度提升,比如選擇黑暗神殿為主要信仰,則黑暗信徒的屬性增加會很明顯.要是這個城市不設置主要信仰則所有在該城市有神殿或者廟宇的教派都會生效,但是效果不很明顯.

國家的NPC國王將擁有軍隊,玩家行會可以通過爭奪國王印成為新國王,國王將擁有一些特殊屬性加成,但是具體加什麼沒說,反正是有好處就對了.

另外一個重要項目上傳送陣的使用費又長價了,新價格比上次長的還要多,以後除非有急事恐怕沒幾個人敢用傳送陣了.因為傳送陣長價,連帶著一些東西也跟著長,其中主要的就是傳送卷軸.系統通知所有玩家必須在後天凌晨兩點之前把現在的傳送卷軸販賣給系統商店,系統商店將按照當初的賣出價格收回,這樣不會給玩家造成損失.回收卷軸之後系統將發放新類型卷軸,當然價格也是新的.玩家可以在賣完之後順便買新的,不過沒幾個人敢亂買了.

新卷軸將根據類型分為目標傳送型和距離傳送型.目標傳送型分連類,一個是定點一個不定.定點傳送可以把人傳送到卷軸上事先標明的城市,不定點傳送卷軸允許你在使用時再選擇傳到哪個城市.距離型傳送卷軸的作用就是把人直接傳送到最近的城市,但是這種卷軸按照5公里一個檔次分好幾檔.使用時必須確定用的卷軸標明的范圍內有城市才可以,如果你周圍12公里內沒有任何一個城市,而你卻使用了一張10公里的傳送卷軸,那結果就是白浪費一張卷軸.

系統通高中還提到,因為傳送陣長價,所以連帶著城市之間由NPC開設的馬車驛站也會跟著長價,以後交通行業恐怕會很賺錢.通告中說允許玩家在自己領地內修路,並且可以向路上的行人征收過路費.費用高低完全沒有規定,你可以隨便設定.但這個游戲里是武力至上的,如果你把過路費定的太高,別人武裝沖關甚至拆毀路面也不是不可能.系統不會懲罰拆路的人也不會幫助修路的人.修路的行會想收錢就要價格合理,還必須經常清理道路兩邊的怪物和盜賊團不讓他們禍害路人.

交通長價的同時還有一些東西發生了降價,那就是複活.以後系統城市的NPC複活法師的複活費用將減半,但是複活成功率將下降到正常數值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說會經常失敗.至于玩家複活法師,那當然隨便你自己定了,反正你又不能強迫別人給錢,一個願打願挨就可以了.

看著看著忽然一道信息讓我一驚.系統通知這次修改的最大設定是將啟動模糊攻擊計算取消數字化計算,也就是說以後不會有戰斗公式存在了.通知說現在的戰斗中除了要害攻擊直接致命外其他的都是計算血量和攻擊防禦之類的東西,有時候經常可以看到兩個攻擊低防禦高的血牛型人物你一刀我一劍的對砍很長時間才掛掉,現在將不會了.系統將啟動模糊計算方式,完全模擬現實效果.肩膀被砍傷手就變的不靈活,腿上中劍就跑不快,這就是現實戰斗的一樣效果.以後所有玩家的血量將被轉化為強健程度,血多的玩家身體強健,被砍傷之後不會出現明顯的負面效果,而血少的法師被砍到很可能直接喪失戰斗力.

為了保證系統平衡,修改這些屬性的時候會盡量通過多數據平衡使玩家的攻擊防禦達到穩定值.之後玩家肉搏戰斗力強的表現出來就是力氣大速度快,而武器攻擊高表現出來的就是更鋒利更堅固,防具的屬性表現就是硬度,重量和抵擋穿透傷的效果.

因為這次修改程度很大,所以系統提示說從後天凌晨兩點開始系統全服務器停機五個小時,到北京時間後天凌晨7點重新開機試運行,八點之後玩家將可以再次登陸游戲感受新設定的魅力.

系統最後通知這次修改的內容實際上不止通告這些,但是其他的修改是為了增加游戲性而開放的設定,所以要自己探索.

看完通告我都有些暈呼了.這樣改完不就等于完全現實化了嗎?人受傷就會變的遲鈍,傷太重就會死,這個好象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我搞不清楚到時候我的守護項圈會怎麼樣.這個東西是用魔寵的血量補充我的生命,可是以後沒有血量設置了,難道這個東西直接轉移傷害嗎?估計系統肯定有相應修改.《零》的主系統智力已經達到人類標准了,只要我們想的到的東西他應該也想的到,而且電腦是可以一心多用的,這就相當于給每個玩家隨身佩一個GM,可以現場處理你遇到的任何BUG.

看完通告之後我直接到了光明神殿.任務完成該交差了.

這次見米珈勒到是很容易,守衛還是上次那個,他還記得我,直接就進入通報了情況.米珈勒的那個侍女不一會就過來把我帶了進去.我跟著她走到了神殿三層的主辦公間,米珈勒正坐在沙發上看著我.

侍女讓我進去之後轉身走了出去,順手把門也帶上了.米珈勒看著我一句話也不說,而且她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我走到她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從身上掏出了尼羅變成的黑色神天使水晶往桌上一擺然後推到了米珈勒面前."你要的東西."

米珈勒看到水晶後眼睛里突然流出兩滴淚水,但是她的表情沒有任何悲傷的樣子,連眼神都是那種略帶得意之色.她微笑著把水晶拿了起來:"很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人.你辦事的效率非常不錯,這麼困難的任務你都做的這麼乾淨漂亮.看來以後我要和紫日會長長期合作了."

雖然現在米珈勒嘴巴上說的話和她的表情,動作完全象個成功的政客,可是她的眼淚從我拿出水晶開始一直在流.女人是水做的,女神看來也是一樣的.看到她這個樣子我感覺自己心里堵的慌,但是又不好說她.

"紫日會長不想和我們神殿合作嗎?"看我長時間不回答米珈勒問道.可是她的眼淚……!

"有時候哭出來會好過一些."我完全答非所問.

米珈勒依然微笑著看著我."不,以前我可以哭,但是現在我不可以."她伸開手道:"自從我擁有了這一切,自從我坐到了這個位置上開始,我,米珈勒,不再屬于我自己.誰都可以哭,但是我不可以."

我用一種戲謔的聲音反問道:"哦?真的是這樣嗎?"

米珈勒笑了起來,可是她的眼淚依然沒有停."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用這個可以讓我哭的肩膀交換了這個位置,從做出決定的那一刻開始哭已經不是我的權利了."說著她撫摩著那塊黑色的天使水晶道:"這個,可以留個紀念嗎?"

"你既然放棄了,為什麼又……?"

"我想把他和那個屬于過去的米珈勒一起鎖進塵封空間,就讓那個代表我的過去永遠陪伴我的摯愛在那美麗的空間內永遠的沉睡下去吧.至少我可以在心底留下一小片綠地."

"如果我拒絕呢?"我實際上不會拒絕,這樣問不過是刺激她一下看看反應.

"請不要把這作為命令,這是少女時代的米珈勒向您提出的請求而已."

我現在終于知道為什麼上次米珈勒到艾辛格來見我的時候表現的那麼奇怪了.她當時是在試圖忘記尼羅,這小子要是看到現在的米珈勒她也該瞑目了.米珈勒上次去艾辛格是在試探,她故意表現的和我很曖昧,實際是在試探她自己的承受力.不過很可惜她發現自己承受不了另一個男人,即使對方如何優秀也不行,她沒辦法讓任何人代替尼羅這個存在.但她和我一樣是個目的性很強的人,我們這種人只要有了目標就不會轉移方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就是我們的行事作風.

米珈勒比尼羅聰明,她知道想要得到這個位置就要放棄尼羅.先開始她想試試能不能用別的男人替代,結果發現不行,于是就非常果斷的揮劍斬情思.這種女人真是精明的可怕,雖然她可憐,美麗,聰慧,和所有女人一樣她需要呵護,但是,她是一個精明的人,她不願意靠任何人.這個女人肯定是幼年時期受到過某種刻骨銘心的刺激,所以她不相信任何人,她確信除了自己沒有人是可靠的,所以她才會拋棄尼羅換這個位置.相比人心,她認為權利更好控制些,起碼她能控制.

"又是一個害怕受傷的女人."我歎了口氣道:"好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這個就當我們以後合作的契機吧."

"真的很感謝你."米珈勒突然站了起來向我行了一個單膝跪禮然後打開了一個黑洞把黑水晶放了進去."以後屬于天真爛漫的米珈勒就不存在了,安息吧,我的愛."

在米珈勒關閉空間黑洞的時候我清楚的看到一滴晶瑩的淚珠穿過空間通道落在了水晶上,一瞬間,水晶變的潔白而清澈.

"哼!兩個傻瓜!"

米珈勒突然站了起來擦掉眼淚."從今以後我就是光明女神,米珈勒已經死了,神天使永不存在了."她用誇張的動作坐回沙發上,說話的口氣就象變了個人."行動時沒有人發現嗎?"

"有一隊人拿了一箱寶石,但是追回來了.不過他們到的比較晚好象沒有發現我們的戰斗.現場我已經做了多次清理,誰也別想再找到蛛絲馬跡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七十九章 面子工程     下篇:第九卷 第八十一章 神族後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