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八十二章 招蜂引蝶的蛇女  
   
第九卷 第八十二章 招蜂引蝶的蛇女

夜月坐起來之後似乎在檢查周圍的環境,但奇怪的是我沒有被變成石頭,可是這樣子和變石頭也區別不大了.對面的米珈勒已經躲到書架後面去了,看起來她也怕夜月的目光.

大約十幾秒之後夜月站了起來,但是因為我的頭沒辦法轉動所以沒辦法跟蹤她的行動,只能眼睜睜的看她離開了我的視線范圍.聽聲音夜月似乎離開了棺材並開始走動起來,她的尾巴似乎和響尾蛇一樣,走起來還帶著動聽的沙沙聲.她在我背後走動了起來,隨著她的移動後面發出一陣陣叮叮當當的亂響,聽聲音她好象把什麼東西打翻了.

聲音在後面移動了一陣之後逐漸向我移動了過來,忽然我的胳膊被一個堅硬的東西碰了一下,感覺上好象是她的指甲.碰到我之後這只手像觸電一樣迅速的離開了我的身體,但是她很快又回來了,不過這次不是指甲而是柔軟的指腹.隨著五個手指都搭在了我的胳膊上,另外一只手也扶上了我的另外一邊胳膊.

這兩只手先是試探性的捏了幾下,力度相當大,不過魔龍盔甲是直接把壓力信號傳導到我身上並不是真的發身變形積壓我的肌肉,所以我雖然可以感覺到壓力很大卻並不疼.

忽然這雙手開始向上移動逐漸摸索到了我的肩膀,中途可能是被盔甲上的刃刺到了還退縮了一下,但是她還是摸到了我的肩膀上並同樣的用力捏了幾下.隨著她的手向上移動我越來越擔心起來,她就快摸到我的脖子了.自從進入這個房間我就把頭盔拿掉了,米珈勒畢竟是有身份的人,帶著頭盔和人家說話是不禮貌的行為.如今我這個沒有任何保護的頭和脖子就快被夜月摸到了,按她剛才捏我的力度,估計我會被直接掐死.

雖然我想抗拒,可是身體真的完全失去控制了,我只能感覺到那雙手逐漸離開盔甲到了我的脖子上.那雙手接觸到我的脖子時再次有一道電流傳遍我的全身,這個夜月還真是夠誘惑人的,她的氣味,容貌,接觸,全都可以挑撥男人的自制力極限.

那雙小手接觸到我的脖子之後也是象觸電一般縮了一下,但是她馬上又回來了.這雙手開始在我的脖子上輕輕的撫摩並按壓了起來,我感覺脖子上像有很多條毛毛蟲在爬一樣,明明癢的不行了卻無法去抓,那感覺真要命.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她壓捏我脖子的力度明顯小很多,可以說是相當輕柔.她似乎是在感覺我的肌肉彈性.一開始用力比較大可能是因為盔甲相當堅硬,而現在她肯定已經感覺出來我的皮膚遠沒有盔甲那麼高的防禦力.

她的手順著我的脖子繼續向上很快就到了我的臉部並輕輕的撫摩了起來,她用那長長的紅色指甲輕刮著我的皮膚搞的我全身像要爆炸一樣,每次她的手擦過皮膚我就從腳底開始一陣寒毛直豎.過電的感覺,這已經不是觸電了,比觸電更高級的挑逗.我現在才知道什麼叫痛並快樂著,現在的感覺沒有更好的形容詞了.

夜月的手忽然開始移動位置,她轉到了我的前面正對著我,我再次看到了那美麗的容顏.我忽然驚訝的發現夜月竟然是閉著眼睛的,她那有著長長睫毛的眼睛輕輕的掩著,這使得她什麼都看不見,所以她剛才才會把我背後的東西搞的一陣叮當亂響.

我很好奇她為什麼不睜開眼睛,按說把別人石化對她並沒有損失,她這樣做是因為我是主人嗎?按說魔寵是可以感覺到主人的位置的,她難道是因為知道我在這里,所以不敢睜開眼睛嗎?夜月的嘴角忽然揚起了一點,一個淡淡的笑容出現她的臉上,那一瞬間仿佛世界都變美麗了一般.

"你是誰?"夜月突然說話了.那優美的嗓音完全就是為了迷惑男人而准備的,一個完全可以讓男人發狂的聲線,真是太刺激了.

等待了一會之後沒有得到我的回答夜月才伸出一只手指恍然大悟的道:"啊!忘記你還被定著了!"說著她把一只手指按在我的嘴角然後輕輕滑過我的嘴唇到達另外一邊嘴角."你可以說話了."

我動了動嘴巴,果然是能動了,但是腦袋依然無法轉動."夜月?我是你的主人啊."

"夜月?主人?"她低下頭似乎在思考,但是很快她又把頭抬了起來."夜月是我的名字嗎?好象有點印象,但是我想不起來了,我感覺很迷惑.你說你是女人是嗎?"

"是的.你是我的魔寵,我是你的主人."

"魔寵?"夜月再次思考了一下,這次她用手指按在了太陽穴上並輕輕搖著頭."我好象想起來些什麼,但是……不行,記憶太模糊了.感覺上你應該是我很親近的人,可我想不起來有你這麼個主人.我的名字好象也不該叫夜月,但是我想不起來了,暫時先用這個稱呼吧."

"想不起來就不要想了,只要你知道我是你最親近的人就可以了."感覺上自己好象在誘拐無知少女."我現在的禁制是你下的嗎?快點幫我解開好嗎?"

她揚起頭對我道:"這個不是我下的,那是沉睡後的自然反應,平時不會有的.我現在很虛弱,幫你打開嘴部的控制已經很費勁了."

"那你起碼把我放的舒服點吧?這個姿勢很辛苦的啊!"

"那我想想辦法吧."她彎腰在我的膝關節上各點了一下,我的腿忽然能動了,但是上身依然是僵硬的.她又接著繞到我背後在我頸椎上點了一下,我的脖子也能動了了."我只能做這麼多了,你可以走動了,找個位置坐下來吧,其他部位過一會自然就好了."

我並沒有找地方坐下而是直接跑到了書架後面:"你是不是也該出來了啊?"

"哈哈!我只是過來找點東西."米珈勒無奈的被我趕了出來.

米珈勒剛一走出來夜月忽然轉了過來面向我們這邊,她迅速的扭動身體向這邊游了過來,到達米珈勒的桌子前時她根本沒有繞過去,後面的尾巴一伸開身體輕松的躍過了桌子到達了桌子這邊,而她的尾巴則像一道拱橋一樣跟著逐漸越過了桌子.別看蛇沒有腿,實際上人家的行動方式比人類有效率而且迅速的多.

夜月到了我身邊之後幾乎是把臉貼到了米珈勒的臉上,但是她始終沒有睜開眼睛."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躲起來?我從你身上感覺到了熟悉的味道,我們以前認識嗎?"

米珈勒笑著道:"我們認識,你可是我救回來的呢!"

米珈勒說著想伸手摸夜月的臉,但是卻被夜月一抬手掃開."不要想欺騙我,我族的記憶方式和你們不一樣,我們的關系是負面的,你如果認識我就一定是我的仇人."夜月說完一閃身就到了我身後,她的動作快的根本看不清,怪不然說是敏捷型呢!夜月從後面攀著我的脖子嫵媚的道:"她是壞人,如果你是主人就有義務幫助我對付她."

"夜月不要激動,她和以前封印你的人曾經是一伙的,但是她現在已經不是那些人的同伴了,而且你也是她帶出來的."

"真的嗎?"

"當然.主人怎麼會騙你呢?"

夜月再次一閃身又到了米珈勒面前,嚇的米珈勒後退了一步.夜月非常淑女的把雙手交握在身前並輕輕的彎腰鞠了個小角度的躬."那麼我道歉,不好意思誤會你了."

"沒……沒關系."米珈勒笑的好尷尬.

夜月忽然又問道:"既然是你把我帶出來的,你知道我的東西哪去了嗎?"

"你的東西?"米珈勒先疑惑了一下然後馬上明白過來了:"哦!你說那些東西啊!等一下,我這就去拿."

米珈勒幾乎是用逃跑的速度跑了出去只留下了夜月和我在房間內.夜月又游回我身邊問道:"主人,你長的什麼樣?"

"我?"

夜月點點頭:"我看不到你,可以告訴我你長什麼樣子嗎?"

"這要我怎麼說啊!要不然你以後自己看吧?"

"可是你會變成石頭的."

"不是說變成石頭之後過段時間會變回來嗎?我哪次要休息的時候讓你看一下等我休息完大概已經解除石化了."

"主人你真好."夜月突然撲了過來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哇!"這丫頭力氣還不小,直接就把我給掀翻了.因為沒有手臂幫忙想站起來就變的很困難,最後還是夜月把我扶了起來.

米珈勒忽然推門走了進來,夜月正在扶我起來,米珈勒看到之後立刻轉身叫道:"啊!我什麼都沒看見!"

"我靠,你就別搗亂了.東西給我們我要帶夜月走了,你這里也不是我該久留的地方."

"恩?難道主人和她不是一起的嗎?"夜月似乎是喪失了不少記憶,現在的行為像個半大的少女而且似乎曾經受過良好的教育,行為相當的淑女,但是有時會出現短暫的沖動行為.

我對夜月道:"這些回去再說,先把你的東西驗收一下."

米珈勒拿了個小盒子遞給夜月,夜月打開盒子後里面出現了一只戒指.這枚戒指的造型是條盤卷的蛇尾人身的生物,完全就是夜月自己的縮小版,帶在手上後就象手指上纏了條小蛇一樣.

夜月把戒指帶在了右手食指上然後把右手向前伸出."界輪之門."

在夜月的面前忽然張開了一個黑色的旋渦,旋渦內是一道古樸的中國風格的朱漆銅釘大門,唯一有些特別的是門環的掛扣是兩個銅制的蛇身美女雕塑.

夜月沒有進去,她只是一招手大門就自動打開了,門里面竟然是個洞府,就像中國古代那些妖怪們最喜歡的那種山洞,只是這里面比較乾淨而且被大量粉色長莎裝點的就象夢幻空間一樣.夜月再次一招手兩個一只箱子飛了出來落在地上.她打開箱子,里面東西還不少.

夜月先摸索著拿出來了一個奇怪的黃金頭飾.這個東西前後各有半個環,但是兩半環互相成一定角度而且形狀並不規則.夜月把它帶在了頭發了,這個頭飾的後半部分剛好把夜月的頭發緊壓在她的後腦上這樣可以一定程度上限制頭發的擺動范圍避免在戰斗時影響自身行動,而前面那半個環剛好在夜月的額頭位置.這個護額上有美麗的花紋,正中央還有一枚巨大的紅寶石,在後寶石左右各有4枚黑色寶石,但是從中間向兩邊體積逐漸變小.夜月在中間的紅寶石上面的一個位置上輕輕動了一下,一個長條形的黑色水晶面罩突然從護額中間的夾層里滑了出來,這個面罩只有一寸寬,剛好擋住夜月的眼睛那一條,面罩的作用完全就是遮擋眼睛.這個面罩非常細,滑出來後上面並不和護額連接,而是兩邊在接近耳朵的位置和護額的軸連接在一起.搞定這些之後夜月又把耳朵那邊的連接點轉動了一下,一對翅膀一樣的耳翼從那個連接點上彈了起來並展開成扇形剛好把耳朵做為中心點.

我走到夜月身邊問道:"這是什麼啊?"

夜月道:"輔助戰斗用的頭飾啊."

"輔助戰斗?"

夜月解釋道:"後面這個是壓住頭發的發卡,前面這個護額實際上是眼罩的收藏盒.護額上這9枚從大到小的寶石是我用法力加工過的靈石,現在已經可以和我的魔力共鳴,完全替代眼睛的作用為我提供視力."

"原來你看的見啊!"

"我不能用自己的眼睛看,剛才以為這個東西不在了所以我以為以後看不見您了呢!"夜月半撒嬌一般的聲音又讓我覺得口干舌燥了.

"那你前面這個黑色的眼罩和耳朵上這個魚鰭一樣的東西是什麼啊?"

"前面這個是眼罩.我看到的東西都會石化,作為最強攻擊手段我一般把它留做最後的必殺技,平時一般是不用的,而且戰斗中怕傷到自己人必須閉著眼睛,為了防止有時候忘記閉眼就帶上這個,即使我睜開眼睛也不會有問題了.至于耳朵上這個主要是起到美觀的作用,不過它還有個輔助功能就是可以把聲音聚集到我的耳朵上,可以提高我的聽覺敏銳性.我的視力受限制,聽覺必須要敏銳."

"果然是實用的設備.你們族人真聰明,這都設計的出來."

夜月道:"不是的,這個是我自己設計的,全族只有我有."

"你設計的?真看不出來."說實話,這個東西的功能還真不錯,而且看起來也確實很漂亮.

夜月又從箱子里拿出了一對只有十厘米長的小護臂套在了兩邊的小臂上.這對黃金護臂看起來相當漂亮,但是黃金這東西可不輕,這麼大塊黃金該有幾十斤重了,不知道為什麼夜月會用這種東西.我向夜月提出了我的疑問後夜月解釋道:"這個是可以增強力量的法器,不但不會感覺重還可以增大雙臂力量.我們一族本來應該是法戰型生物,但是因為有了這個所以可以近身戰."

夜月帶上護臂後又拿了一對網子一樣的金鏈子,這個金鏈組成的網邊角處連著四個金環.夜月把大金環卡在了手腕上,三個小的就像戒指一樣被帶在了大拇指,中指和小拇指上,這樣金鏈網就固定在了她的手背上.她把兩只手都帶好金鏈之後主動解釋道:"這是彌音手鈴,戰斗中可以削弱敵人的意志力造成混亂,很好的輔助道具."

"這也是你設計的?"

"恩."

"你還真是天才啊!"

"我族先祖就是以創造之力為主的,我等雖然遺失了部分力量,但是創造點小玩藝還是可以的."

"你還記得自己的先祖是誰嗎?"

"記得.我的記憶似乎是一段一段的,不過有關先祖的部分到是很完整."

"你還有什麼裝備嗎?"

"當然有."夜月又在箱子里拿出一個金片組成的有點類似竹簡一樣的東西,當她把那東西圍到腰上並扣上我才明白這個是裙甲.接著她又拿了一個分體的胸甲從身體前面蓋在身上並讓我幫忙拿後面一半對著相應位置幫她裝上.前後的胸甲一接觸就互相鎖死成為了完整的胸甲,不過這個似乎很短,只包到了肋骨中斷就結束了,腹部完全沒有保護,可能被套在里層的那件黑色的連衣長裙也有一定防禦力吧.

我正想著她突然一把把長裙拽了出來,布料頃刻間粉碎.胸甲和裙甲保護住了重要部位,但是那潔白的小腹立刻讓我感覺到鼻子里流出了兩道溫熱的血流.

"你……你不多穿點嗎?"

"這就很好了."她輕輕撫過自己的腹部:"身材這麼好穿多了不是浪費嗎?"

暈!這難道就是她們一族被趕出中華神界的理由?

"啊!忘記了,還有這個."她忽然又拿出兩個比較短粗一些的金環往自己兩邊的胳膊上一卡,原來是兩個臂箍."這是魔防之鐲,帶上這個我就可以直接用手擋魔法攻擊,而且還可以這樣."她說著手臂忽然抬起並留下兩個殘影,接著殘影實體化成了新的手臂.她居然變成了6只手臂.

"這是幻影?"我問道.

"不是.這是實體,可以攻擊也可以防禦.不過這些手上的金屬裝飾都是幻影,只有中間這對的裝飾是真的,但是為了達到攻擊效果我准備了6把真實的武器."說著她又從箱子里拿出了一堆武器.

夜月用的6柄武器全都一樣,那是6柄蛇劍.這種劍的劍身象波浪一樣微微彎曲,劍尖也不是像一般的劍那樣中間尖銳的向前伸出,而是中間向內凹陷,反到是兩個刃的部位變成了兩個尖.這些劍全都上金色的,但是估計不是黃金,或者是增加了魔法,否則黃金那麼軟肯定一砍就斷.蛇劍的柄是綠色的,好象是什麼石頭打磨出來的,看起來有一點玉石的感覺.

"你拿六柄劍玩的起來嗎?為什麼不配個盾牌啊?"

夜月的六只手拿著六柄劍興奮的道:"因為用的都是劍,所以攻擊時不需要注意各種武器的區別,只要集中注意力攻擊就可以了.我六柄武器一起上根本沒有人有空還擊,要盾牌也是浪費,再說六柄劍揮舞起來本身就很象一面刀牆了."

這話到是有道理,六柄劍一起上,除非對方是章魚怪或者蜈蚣精,否則就是再厲害的人也會手忙腳亂的顧這頭丟那頭.

"你不用武器的時候多出來的怎麼辦啊?"我問道.

夜月把六柄劍一起向天上一扔然後六只手恢複了兩只手接著右手的那個戒指伸了出來,一個小旋渦出現在戒指上面,那些劍全都飛了進去."就這樣."夜月收掉劍後輕松的回答道.

"這戒指看起來很能裝啊!"

"這是借助我族特殊能力打開的生命空間,和空間魔法完全不同,但是因為特殊性只有我們這一族可以用."

米珈勒道:"驗收的怎麼樣?"

夜月點點頭:"只要這個戒指在就可以了,反正你們是用不了我的戒指的,想偷也拿不到."說著她把箱子丟回了洞府大門,大門在箱子進入後自動關閉了起來然後旋渦也消失了.夜月游過來拉上我道:"我們離開這里吧,我現在已經不記得周圍的環境了,快帶我去看看,還有我們的家在哪里啊?"

"我這就帶你去."我轉身對米珈勒道:"以後有事情盡管找我,這次的交易我很滿意."

米珈勒搖著頭道:"我可不敢再找你了,這次已經虧大了,再來幾次就被你掏空了!"

"我哪有那麼黑心啊!"

"不和你爭了,你快點走吧."

"我這就走."

拉上夜月直接用戒指傳送離開神殿回到艾辛格,剛一從傳送陣里出來立刻就成為了焦點.

"哇!好氣派!"夜月興奮的四下張望了一下,但是她的這聲喊卻把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到了這里.女性還好點,男性玩家們只要一看到這里眼睛就回不去了,接下來就出現了連環交通事故,多人撞人傳送殿的門柱才發現已經走過頭了.

"會長,這是新招收的會員嗎?好奇怪的種族哦!"一個離的比較近的精靈族MM問道.

"不是,這是魔寵."

一聽是魔寵周圍的男性玩家總算恢複了點神志,但是他們反而變的大膽了許多,全都聚集過來問長問短把女孩子們都擠了出去.我大聲命令他們退後無效後道:"你們再不退後我要實行暴力手段了!"

一個玩家叫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為美狂.老大你有那麼多美女魔寵,這個借我們聊聊天有什麼大不了."

我對夜月道:"看他們一眼."

只見夜月對著他們道:"我美嗎?"

那些色狼一個個把腦袋點的象小雞吃米一樣.

夜月接著道:"那你們看我的眼睛呢?"她正說著,那黑色的眼罩突然變成了透明的,接著又變回了黑色,中間間隔不足一秒.

"主人,我們走吧."夜月回頭拉著我道.

我看了下那些玩家,好家伙,全都變成了雕塑,而且姿勢千奇百怪什麼形狀的都有.不但是他們這些人,連他們身後的柱子上都出現了一塊塊石化的部分,看來只要是目光所及范圍全都有效果.

"啊!小云你怎麼啦?"一個女玩家驚訝的搖晃著身邊一個女性玩家的石像.

糟糕,看起來有誤傷.我對夜月道:"那邊有誤傷,你可以解除嗎?"

夜月點點頭游過去對著那被石化的女孩的嘴唇親了上去,只見那女孩從嘴唇的位置開始迅速變回了正常的狀態.女孩恢複後立刻驚叫著跳開了."嗚嗚嗚……人家的初吻啊!"

旁邊的女玩家拍著她的背道:"都是女孩子怕什麼,再說那是魔寵,又不是真人."

"可是還是很別扭嗎!"

夜月又回到我身邊對我道:"這就是為什麼我一般不會去幫被石化的人解除石化的原因."

原來夜月解除石化的方式是她的吻,難怪她不肯輕易幫人解除石化呢!

"啊!老大你這個魔寵該不會是美杜莎吧?"被石化的人群中有一個石像竟然恢複過來了.

我驚訝的看向夜月:"這麼快就可以失效嗎?"

夜月道:"剛才那是懲罰,又不是真要殺人,我只用了一半力量.不過就算全力也只是時間加倍而已."

我心算了一下道:"這麼說正常情況下你只可以石化他四十幾秒時間?"

夜月道:"這個要看個人實力,你看這些人不還是石頭,只有他一個人出來了.而且四十幾秒夠干不少事情了.雖然石頭人防禦力高可能砸不動,但是你可以繞到他背後等他解除石化再一刀砍下去."

正說著又有幾個人解除了石化,看起來這個石化對大部分的玩家的效果都不會太長.我們這邊最快的人二十幾秒,慢的基本在十分鍾內,但是有三個玩家我等了半個消失都沒有恢複.一問才知道這三個人是新進游戲的人員,等級最高的一個四百多級,低的那個才三百級.夜月說估計等他們化開要個把小時以後了.

聽到夜月的話之後一些好事的玩家把這三個人擺到了中心廣場的噴泉里面當雕塑用了個把小時,笑的那些女玩家眼淚都下來了.夜月說一般情況下她不會大范圍石化別人,因為那很消耗力量.通常她會在戰斗中利用這個技能石化敵人身體的一個部分,比如說只石化一只手或者是腿或者是頭,反正只石化一個部分可以大幅度提高石化時間.據夜月的殘缺記憶,她記得有個天使被她石化了小半個翅膀,結果一個多月才恢複過來.

到達會議廳後我們又被大家圍了里三層外三層,我以前的魔寵是不少,但是這麼受關注的這是第一次遇到.等大家散開之後都已經快天黑了.我打開了鳳龍空間讓大家和夜月忽然認識一下,夜月的魅力似乎是對所有雄性動物通殺的類型,連坦克這樣的昆蟲都受到感染,真不知道她怎麼做到的.

小龍女她們這些雌性魔寵雖然不象雄性那麼熱情,但是也和喜歡夜月,目前看來夜月的魅力幾乎是不分男女老幼不分種族的.魔寵們熟悉完我把空間門也打開放斯哥特他們出來也交流一下,這次連亞龍騎兵都沒有跑掉,全都成了夜月的忠實粉絲團.中途有幾個進來送信的NPC也因為看夜月撞到柱子或者把信直接遞到了夜月手上,這個情況搞的我郁悶的不行.

夜月可能看出我的困惑,她在我旁邊道:"其實今天是特殊情況,過幾天就好了."

"為什麼?"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八十一章 神族後裔     下篇:第九卷 第八十三章 毀滅光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