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八十五章 護衛考試  
   
第九卷 第八十五章 護衛考試

轟轟.日本船也不甘被動挨打,竟然向港口內北方聯盟的貨輪開炮還擊.接下來可想而知,兩邊誰也不讓步,炮彈就在我們頭頂飛來飛去.

中國北方聯盟的船是艘十五萬噸左右的大型貨輪,裝備的大炮都是活動炮,口徑小數量也少.日本人的船是一艘八萬噸左右的武裝運輸艦,雖然船小了點,但是火炮很多,兩邊竟然打了個旗鼓相當.

夜之子在我後面叫著:"我們應該做點什麼吧?"

我兩只手指著兩邊的船."這個十幾萬噸,那個接近十萬噸,我們這個不足50噸,你說我們做什麼?"

夜月忽然指著港口旁邊峭壁頂端的炮台問道:"那個應該能用吧?"我和夜之子同時看向炮台並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快艇迅速到達港口側面的懸崖下面,我召喚出凌和契約女神一起負責看守我們的船,我自己則直接飛了起來.夜月對爬懸崖到是很有一套,她直接用自己的武器插進山體借助臂膀和尾巴的力量輕松就上去了.夜之子更方便,這家伙就是傳送移動的類型,剛才還在我身邊,下一秒就到上面去了.

海面上戰斗的是商船,他們不是在進攻港口,所以這個炮台上根本就沒有多少人,我們只看到三個在看熱鬧的NPC守衛.一般炮台只配備一兩個了望手,不到戰斗狀態是不安排人員在炮位上准備的.這三個守衛看到我們第一反應就是一愣神,下一秒他們看到了一雙迷人的大眼睛,然後就保持著這個姿勢成了雕塑.玫瑰是有刺的,夜月的美麗眼睛也是不能看的.

不管三個守衛,我直接跳到了港口炮台的炮位上並召喚出了自己的兩個分身出來幫忙.港口炮台裝備的都是要塞炮,這東西口徑很大,只要幾炮應該就可以把那艘破船打成廢鐵.我讓大家先不要著急開炮,先給炮台上的全部8門炮都裝入彈藥,然後瞄准日本武裝運輸艦.全部完成之後我喊開始,我和自己的兩個分身加上夜之子每人負責兩門炮,只要拉一下擊發繩就可以了.

海上兩條船正射的起勁,突然港口炮台上轟的一聲巨響,四門要塞炮同時開火.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炮台上時,日本人的運輸艦突然升起了三個火球,船尾後面還升起了一個水柱.看到這個情況,大家的反應都是各不相同.日本人的反應是生氣,北方聯盟的船員是興奮,而智利人是驚訝.

大家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炮台上又響了一聲,這次四中二,日本戰艦總共兩次中了五發炮彈,瞬間就開始傾斜下沉,而且好幾門炮都啞火了.這個時候港口里那艘剛剛裝完貨物離港的不知名中國行會的運輸船也加入了戰團開始向日本船開炮.雖然這艘小船的炮不多,但是日本船已經快不行了,現在是越沉越快.

我在炮台上對大家道:"這兩門再裝一發炮彈,打完就閃."

"正和我意."夜之子興奮的打開炮膛,我的戰士分身又把一發炮彈塞了進去.

其實要塞炮並不是一般人可以使用的武器,它口徑太大,炮彈重的要死,要不是我和戰士分身狼人形態時力量很大根本沒辦法裝彈.這種東西平時都是四個人借助專用工具才能裝彈的.

重新裝填完之後我們稍微調整了下角度再次開炮,日本運輸艦本來已經被打的半死不活了,這次又是兩發全中,突然一下在水里翻了個身把肚皮翻到上面來了,日本船員全都給扣到了船下面去了.

我收回分身對夜月和夜之子道:"任務完成,快閃人."

"了解."

我們撤退的速度非常快,總共三個人來的快跑的更快,直接跳下懸崖爬上小船,開足馬力調頭就跑.智利人的港口衛隊沖到炮台上時只看到三個一臉豬哥像的石雕和幾門炮口還在冒煙的要塞炮.他們從懸崖上向下看了下,周圍數百艘大大小小的船只來來去去他們根本不知道哪艘是目標.

夜之子大笑著道:"哈哈!小日本這次哭的眼淚都沒了,他們做夢也想不到港口炮台為什麼會突然幫助北方聯盟打他們的船."

"估計北方聯盟也是摸不著頭腦.這種沖突按說港口炮台是不會幫忙的,他們肯定也正奇怪呢."

"哈哈!反正這次打的過癮,小日本連還擊都來及就完蛋了,真夠過癮的."夜之子笑著笑著突然指著前面對我喊道:"小心!"

"恩?哇!"我光顧著回頭講話了,沒注意到前面迎面過來一艘快艇,我趕緊一把舵輪把船打的橫了過來,一個大甩尾灑了對面那艘船一艙海水.

"你們不看路的啊?"對面船上的人氣憤的叫嚷起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趕緊道歉.

對面船上一個穿著盔甲的人道:"我們要趕著去追查潛入炮台的間諜,就不和你們計較了,以後在港口里開慢一點.這里限速7節,超速要罰款的."

"是是是."

哈哈,這些居然是找我們的人,不過他們的想法肯定是炮台上那些人架船逃跑,沒想到我們敢往港口跑.說了我們幾句後對方迅速向外海開去,同時港口內又沖出幾艘掛著紅十字的船,看起來是去搶救日本船員的,不過被我們剛才那麼一氣猛打,生還的能超過十分之一就算奇跡了.

我們就這麼若無其事的從一艘艘捉拿我們的快船旁邊開過去,對方看到我們的旗幟根本連查都不查.一般人的理解,會幫助中國戰艦打日本人的,那就算不是中國人起碼也要是韓國或者別的什麼親中國的國家,美國人是不可能幫中國船打日本船的,他們不幫日本人打中國船就不錯了.可是誰會想到這艘美籍快艇上的是中國人呢?

就這麼到達港口內部區,一個引導員把我們引進了專門為小型船只設立的小型內港,這個地方停滿了大大小小的快船.我減速慢慢向岸邊靠,幾名碼頭工作NPC扔了幾條繩子過來把我們的船套住並拉向岸邊.在他們的幫助下我們很快進入了一個固定泊位.

我剛上岸就有一個拿著小本子的官員模樣NPC走了過來."你們好,我是本碼頭的管理員.我們的碼頭將為所有船只提供保養服務,在你們不在的這段時間我們會小心的保護你們的船,當然,為此你們需要支付一些費用."

"多少錢?"停船收費是很正常的情況,除非是艾辛格那樣不對外開放的內部城市,否則碼頭都不可能免費.

管理員道:"這要看您的停泊時間了.這種露天的小型泊位每天的費用是5個銀幣,我們只按照這里的時日收費,過時雖然現在是中午了,但是到晚上12點整都算一天的錢,過了12點就按兩天算.你們打算停多長時間?"

我想了想道:"我沒辦法確定時間,少則三五天,多有可能十幾天."

"那就是說時間比較長了."管理員立刻把本子翻了一頁."如果長時間停靠的話,後面有帶有頂棚的封閉庫位,不用擔心您的船被雨水和海浪弄壞,而且我們會更精致的維護和擦洗它.收費標准是每天1個金幣,你們可以先支付1個水晶幣的定金,如果你們提前回來,我們會退回多余部分,如果你們超過時間我們也會繼續為你們維護管理船只,只要時間不超過兩個月,我們都會保留船只,但是如果你們兩個月不回來,我們有權把船只拍賣用來償還保管費."

"好吧.就要那種高級泊位."我遞給他一枚水晶幣.

管理員接過水晶幣後在記錄本上寫了些什麼然後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鐵牌子遞給我們."這是號牌,你們回來時直接到碼頭來向任何一名碼頭員工出示號牌,我們的員工會為你們把船直接開出來."

"好的."我接過牌子收了起來並帶上夜之子和契約女神上岸.夜月石化那三個守衛時一定被看到了,所以我在下到海里時就把她送回了鳳龍空間,這樣即使那三個人恢複石化也無法指認我們.

我們離開碼頭之後進入城市,首先找了個商店想買點必須的東西,可是城市的繁榮程度卻讓我相當吃驚.我在一家超級大酒店門前看著里面坐無虛席的大堂完全傻眼了,這邊的玩家不單是多可以形容的,而且幾乎都是那些歐洲和美洲的玩家,當然,也有不少亞洲人.

我們正在發呆,一個玩家忽然站到了我們面前."對不起,請問你們是外國來的玩家吧?"

"你有什麼事嗎?"

這個看起來象混血兒的人道:"我是綠海旅游社的領隊,我們社主要承包一些個人或者團體旅游.對于非戰斗職業的玩家我們還提供護衛人員."

夜之子指指契約女神:"對不起,我們已經有向導了."

"不不不,我不是要推薦向導."這個玩家立刻解釋道:"是這樣的.我們社接了一個不小的團,他們想要到森林深處去玩玩,可是我們的護衛隊實力不足,森林深處對我們過于危險."

我直接道:"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看三位似乎戰斗力很強的樣子,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充當護衛的工作."

我直接拒絕道:"我們是來做任務的,沒時間陪游客們游山玩水."

"不,不需要陪他們走特殊路線.這些人只是想感受一下森林深處的感覺,並沒有特定目標,只要讓我們跟著你們,遇到危險時你們可以出手幫忙一下就可以了.而且我們這次的隊伍里有三名廚師職業的非戰斗類玩家,他們主要想實驗一下森林內有沒有什麼特殊口味的材料可以制作特殊的食品.這些人沒有戰斗力,必須要人保護,請一定幫幫忙,我們會給你們報酬的,而且我們社還可以提供很稀有的森林專用坐騎."

"你打算給多少?"我這個人是從來不和錢過不去的.反正是順便,頂多就是路人走的慢一點,要是錢夠多的話,這到確實是不錯的計劃.最重要的是他們隊伍里有廚師,這個總比我們一路啃干糧來的舒服.

"這個要看三位的戰斗力了."

我點頭道:"這位是向導,她不參加戰斗,不過我是馴獸師,你難道打算按人頭算費用嗎?那我會讓你破產的."

他立刻道:"這個好辦.因為很多玩家私自接游客去森林里游玩,結果游客和保護人員一同陣亡.為了杜絕這種干私活的現象,城主申請系統在城里開了個護衛認證事物所,任何玩家只要交十枚水晶幣就可以進去和里面的測試人員戰斗,根據你的成績可以拿到資格證書,證書上有你的戰斗等級,我們按照等級記費."

我立刻道:"報名測試的費用你出?"

"對.我出."他伸出一只手道:"我叫可可豆,很高興認識你們,請跟我來吧."

"我叫紫日,這是阿偉.這個向導平時不會和你們交流,不用知道名字也行."

可可豆看看契約女神沒有多問,而是帶著我們向城市中心走去.到達那個所謂的資格考核點時我們簡直被嚇到了,大門口的隊伍竟然排到門外還有四五百米長.

夜之子驚訝的問道:"這怎麼這麼多人啊?你們這個測試點是才開的嗎?"

可可豆解釋道:"不是的.這個主要是因為有人等級提高,所以想申請更高級別的證書,所以人特別多."

我點點頭道:"有快速通道嗎?"

可可豆道:"如果額外出50個水晶幣可以直接走VIP通道."

我立刻看向可可豆:"那你還等什麼?"

可可豆有些為難的道:"這個,我們錢也不好賺啊!兩位不是高級護衛的話,這50個水晶幣一個人的VIP通道是不是太……?"

"浪費是嗎?"我看著他道:"既然你不相信我們的實力還測什麼?夜之子,我們走."

可可豆趕緊拉住我道:"別走啊!我出就是了."

"這還差不多."我笑著又走了回去."去交錢吧."

可可豆垂頭喪氣的向前面的交費點走了過去,這邊到是沒有人排隊.支付了100個水晶幣之後他拿了兩個寫著VIP的牌子遞給我們,牌子反面還有數字,我這個是002,夜之子的是001.

可可豆解釋道:"這邊都是先交錢拿牌子,進入後會按照牌號上場測試,沒有叫到號碼的人進去也沒用,所以門邊沒有守衛也沒有人插隊."

我們跟著可可豆從沒有人的那個門走進了會場,旁邊隊伍里的人都一副看白癡的眼神盯著我們.進入大門之後就是一道小院子一樣的柵欄,柵欄的出口處有三個工作人員,遠處有一個大台子在那里擺著,上面正有人在和一個騎士戰斗,沒有輪到的人就在這邊的小柵欄後面看比賽.

可可豆讓我們出示號牌,我和夜之子都拿出牌子遞到那個工作人員面前.工作人員根本沒有看號牌,他只是看了一下就對可可豆道:"你們兩個是隨同人員嗎?"

可可豆和契約女神都點點頭.

工作人員又轉對我和夜之子道:"你們在這里等一下,賽場一次只能測試一個人,趁現在先把這個證書上面的部分填寫一下."

我和夜之子拿到的證書上面都是些很普通的東西,而且填寫方式是只要把手按在證書的一個魔法陣上資料自動就上去了.我們剛填完就聽到一聲慘叫,我們抬頭的時候正好看到那個在測試的人向場外飛來.那家伙轟隆一聲摔在地上立刻暈了過去,幾個工作人員馬上過來把他抬了下去.

場上的騎士走向台邊拿掉頭盔對我們這邊的工作人員道:"三級六等.讓下一個上來吧."

工作人員對夜之子道:"你進去吧,這個證書放我這里,號牌也給我."

夜之子把牌子遞給他然後直接傳送了進去,工作人員把旁邊一張證書拿了出來然後從抽屜里的一個棋盤一樣的架子上找了個章蓋了個紅色的戳在證書上,上面寫的內容就是"三級六等".

夜之子站在台上後那個騎士還滿驚訝的,可能他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直接傳送上台的.騎士道:"你是第一次來吧?"

夜之子點點頭:"我是外地來的."

騎士點點頭:"那你先選擇下自己的考核級別,我好決定讓什麼人來測試.我最高只能負責到三級特等,要是你考二級或者更高的就要換人了."

夜之子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能考哪一級,而且你們這個到底是怎麼排列的啊?"

騎士想了下道:"級別是主要的分類,九級最低,特級最高.另外每級還分十等,九等最低,特等最高.你覺得剛才那個人和你哪個厲害一些?要是你比他厲害我們可以給你換高級考核人員."

"我想我應該可以在三分鍾內把他放倒吧!"

"吹牛!"

"放屁!"

"……!"

下面瞬間亂套,大家都不相信夜之子的戰斗力.

騎士道:"四級以上的護衛可不多見,三級就是相當高的級別了,你確定你比那個人厲害這麼多嗎?"

"恩."夜之子點點頭.

"那好,我給你找二級測試人員."

騎士離開擂台,不一會一個全身黑甲的人走上了台往夜之子面前一站也不說話.場下一個工作人員大喊道:"過會鍾一響就可以開始了,堅持時間越長越好,能擊敗考官更好."

當,銅鍾突然敲響.那個黑甲騎士突然用長槍一個橫掃,夜之子一閃已經到場對面去了.騎士掃了個空左右看了看沒看見人,轉過身才發現夜之子已經到拐角去了.

夜之子趁拉開距離開始念咒,一個黑色光球已經在他手心形成了.騎士看到之後毫不猶豫的一甩手把長槍射了過去,要是夜之子完成這個魔法必定完蛋,要是移動則魔法失效.夜之子不敢賭對方的攻擊力,一閃身到了場子另外一個拐角,但是他剛出現就發現一只劍已經架在他脖子上了.

當.台下銅鍾再次敲響."考核結束,戰斗不夠1分鍾,不滿足二級標准,三級測試員回來測試."

黑甲騎士一收劍刷刷玩了個劍花收起騎士劍轉身跳下了擂台,一開始那個騎士又走回了台上,夜之子卻還傻站在那里.說實話,我一開始以為夜之子不是二級特等就是一級九等,沒想到他居然不夠二級,這個反差稍微大了那麼一點.

"嘿?沒事吧?"重新上台的騎士拍拍夜之子.

夜之子這才回過神:"沒……沒事."

騎士安慰道:"別放在心上,能堅持二十幾秒已經很難得了,那家伙的記錄向來不超過5秒."

夜之子點點頭:"那開始吧."

台下鍾響雙方立刻打了起來,這次實力差不多,兩邊打的旗鼓相當.我在台下一邊看比賽一邊對可可豆道:"剛才那個黑甲的是NPC還是玩家啊?"

可可豆道:"是玩家.這邊的測試人員除了特級測試員是NPC其他都是玩家,而且他們也是來打工的.那個黑甲的自己也是二級特等護衛,所以由她擔任二級測試員.每一級都有好多測試員,每次來的時候按場數拿工資."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但是可可豆接著道:"夜之子表現可不怎麼樣啊!你不會也……?"

"你什麼意思啊?"

可可豆道:"你別生氣,我這是實話實說.每人50水晶幣的VIP通道已經很貴了,要是你們兩個都到不了二級我就虧了!"

"你放心,我至少是一級."

"一級?"可可豆眼睛都直了."你不是騙人的吧?要知道至今為止過二級的不超過5個人,連二級在內總共也才13個人而已."

"我說一級就一級."

"好好好."

我們在下面邊說邊看比賽,夜之子和那個騎士打的到是差不多.夜之子傳送太快,一會東一會西,那個騎士摸不到邊,只能跟著跑,看樣子要打成持久戰了.

我們一直等了二十分鍾台下才再次敲鍾.騎士停了下來道:"二級特等."

我驚訝的看向可可豆:"這就算結束啦?"

可可豆道:"當然.超過時間內沒有被打敗就是特等,如果被擊敗就根據時間決定等級."

"還有這規定啊?"

工作人員給夜之子的證書蓋了印之後對我道:"到你了."

我直接張開翅膀飛上了擂台,搞的下面一片驚訝的聲音.夜之子正好回到了可可豆身邊,可可豆拍拍他道:"不錯了,二級特等就算是很高級的護衛了."

夜之子搖搖頭道:"那個黑甲騎士反應太快,我沒想到竟然一招就被制住了,真是失敗,要是場地大一點,打個平手不是問題."

可可豆笑著道:"已經很不錯了,別太在意.對了,你那個朋友紫日竟然會飛,他的翅膀難道不是裝飾嗎?"

"不是."夜之子道:"那是真翅膀,真的可以飛,而且能飛很長時間,在地面上還可以當盾牌和武器用."

"難怪他說可以拿一等."

他們在下面討論時我已經到了擂台上,騎士還是問我選哪個等級.我直接道:"一等."

騎士臉上的肌肉跳了一下."一等可是很困難的級別,你確定是一等嗎?"

"對.一等."

"我看還是先在二等試試吧?"騎士道:"如果你真的可以對付二等的測試人員那我們再給你安排."

"那你們快點.我時間不多."

"好的."

騎士馬上跳了下去,又是那個黑甲騎士走了上來.台下有人竊竊私語道:"又來了個不自量力的家伙,小莎手下可沒有頂過5秒的."

黑甲騎士站到我面前依然是不說話.他不開口我先道:"打死打傷沒有問題吧?"

騎士沒有回答,下面的人卻幫忙道:"這是測試專用場地,死亡不生效,你盡管放開了打."

我看向那個幫腔的工作人員:"這可是你說的,要是我把房頂掀掉了你可別找我賠!"

我前面的騎士突然說話了,我驚訝的發現她居然是個女的.頭盔內傳出的聲音明顯屬于女性,只不過冰冷的沒有任何感情."只要你能把房頂掀掉我幫你賠."

"好."

台下工作人員又道:"你是馴獸師,允許你先召喚兩個魔寵,要是有多的可以在正式開始後再召喚."

我身上的幻影已經算一個了,還可以再要一個寵.我忽然墨念了一下然後道:"好了,開始吧."

台下人奇怪為什麼沒有看見我的寵但是他還是敲了鍾.黑甲騎士根本不猶豫,鍾聲一響閃電般的就貼了上來.她沖到我面前就是一槍刺了過來,我單手抓住了長槍利用太極拳的技法向前一帶,身體閃進她的懷抱內,左手一擋.一聲嬌呼,黑甲騎士飛了出去,長槍也到了我手里.我把長槍向側面一扔,槍尖直接插進了場外的牆壁內.

場下一片嘩然."竟然有人能打中小莎?"

黑甲騎士只是被擊飛,並沒有受傷,一個翻身又站了起來.這次她把手按在了背後背著的一把劍上,但是想想又松開了,最後還是把腰上那把劍抽了出來.

我看著她道:"你背後那柄是比較厲害的武器嗎?建議你要有好東西就直接上,這次我打算結束這場了,你不會有下次機會了."

"大言不慚."黑甲騎士居然說了句成語,難道她是華裔?

沒有給我思考的幾乎,她突然跳了起來從空中一劍向我砍了下來.歐洲騎士劍不象我們國家的劍輕薄,這東西跳起來劈砍和戰斧頭不相上下,理論上是不好擋的,但那要看砍的是誰.

"獸化,分身."

我突然體型暴漲變成身高兩米多的狼人形態,黑騎士的劍剛到半路被我一口橫著咬在了劍刃上.雙手一捏她的胳膊給她定位,戰士分身從下向上一個重拳:"上去."

黑騎士肚子一縮直接飛上半空,法師分身雙手在胸前虛合並向兩邊慢慢拉開,一個白色光球閃著電弧出現在他雙掌之間.黑騎士剛好開始下落,法師分身一抬頭把光球扔了出去然後大喊一聲:"臥倒."

轟.

一片亮光之後大家只感覺自己象被人打了一拳不自覺的就躺下了.等大家爬起來的時候全都驚訝的看向比賽場地.整個擂台完全跨掉了,本來密閉的比賽大廳也已經開天窗了,整個房頂都不見了,只剩一些斷裂的橫梁斜掛在那里.

稍微等了幾秒大家才想到找人,擂台廢墟忽然晃了一下,一棵綠色的植物組成的球體升出了地面.綠色球體的外圍的藤條慢慢松開,露出了里面的我和兩個分身.我先收起分身然後從玫瑰藤上跳了下來拍了那個場外工作人員一下:"喂,快宣布結果啊."

"啊?哦!"工作人員這才反應過來喊道:"比賽結束,測試人員出局.成功晉級."

那個擂台中心一團白光一閃黑騎士突然出現了,她一恢複就走到了台下,另一個人過來按了下牆上的一個按扭,只見粉碎的擂台突然像電影倒帶一樣恢複了原樣,而房頂也同時恢複了正常.看來這里果然是專用測試場地,不管怎麼損壞都可以恢複.

黑騎士走到我身邊站定."算我輕敵了,下次我會直接出屠神劍的."

夜之子在遠處道:"勸你別用,要不然哭都來不及."夜之子的特長就是和裝備交流,他當然知道永甯O什麼類型的東西,和永琤璊滫漯Z器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黑騎士突然拿掉了頭盔沒想到她竟然不是華裔,看樣子她是本地人,屬于白人和褐色人種的混血人種,皮膚比亞洲人黑一些,有些象那種太陽曬出來的健康色.看樣子她在這里屬于美女級別,因為後面的人已經開始吹口哨了,不過我覺得她長的只能算比較舒服不能算漂亮,大概是因為不同地方的人審美觀不一樣吧!

她對我道:"不要太囂張,要是憑借屠神劍我是可以進一級的,只不過我現在不需要而已.你未必就是我對手."

我一伸手對准牆壁上插著的她的長槍,乒一聲,龍筋索飛了過去纏繞上了她的長槍,我向後一帶就把槍拉了回來.她本來以為我要把槍還給她,但是我把鋼槍翻過來橫握著,接著永琱え高虃C.

她看了下永盚D:"不過是可以變形的武器,樣子花哨而已."

我拿著槍然後像切土豆片一樣一劍劍削了起來,她的鋼槍就在我的手上下翻飛間被削下了十幾片黃瓜片一樣的小片子.周圍的人全都驚訝的議論起來.

一個人問道:"那槍是木頭的還是鋼的啊?"

另一個道:"廢話,肯定是鋼的了.再說了,就算能這樣削木頭的也不是一般的武器了."

我對黑騎士道:"我相信你的屠神確實是很不錯的武器,不過我要警告你,我這柄武器的特殊屬性就是神器破壞,不管什麼神器,一刀傷兩刀斷,你不想損失一把神器就別和我試."

那邊台上突然出現一個空間門,一名看起來四十多歲的騎士走了出來."誰是靠特級護衛的,跟我進來."

我轉身跳上台跟著走了進去,空間門在我後面關閉.比賽場地上出現了一副虛幻的影象,正是進入空間內的我和那個騎士.工作人員解釋道:"大家剛才也看到了,特級人員戰斗時破壞性很大,所以只能在特殊空間內進行."

我和騎士進去之後發現我們出現在一片很大的森林空地,騎士帶上頭盔轉身對我道:"我就是特級測試員,這三個是我的魔寵."他身後的樹林突然動了起來,先是出來一頭巨龍,接著是一頭科羅拉多巨獸,最後是一只會飛的紅色小精靈.他接著道:"這是我的坐騎."他身邊突然一閃,一只長著銀色翅膀的獨角獸出現在原地.這是一只銀翼獨角獸,和獨角飛馬完全不同.雖然這兩種生物長的很像,但它們就像帶照相功能的數碼攝象機和帶攝象功能的數碼相機的區別一樣,雖然功能類似,但是特長不同.獨角飛馬重視速度,銀翼獨角獸則更重視戰斗力.

騎士坐上坐騎道:"你可以隨意召喚魔寵,但是必須在戰斗開始之後才可以.從我宣布測試開始開始計時,你堅持1分鍾以上就是九等,超過4分鍾就是8等,超過7分鍾就是7等,超過10分鍾就是6等,以此類推."

我立刻問道:"如果我把你打倒了呢?"

他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年輕人有志氣.你要是能打敗我你就是護衛之王,比特級特等還要高端的級別."

"好,我明白了."

騎士開始倒數:"三,二,一,開始."

我一開始就斷定這個家伙非常厲害,所以絕對不能和他玩花樣.我雖然有時候喜歡耍人玩,但是我知道什麼時候該認真對待,這次就是要全力沖擊的時候了.騎士一喊開始我就立刻念了起來:"鳳龍空間全開.巨龍們去給我放倒那條龍,坦克和紅刺加上玫瑰藤把科羅拉多巨獸擋住,飛鏢去把那個小精靈干掉.夜影出來幫我的忙,小龍女和小純幫忙加狀態,晶晶玲玲和我上,凌遠程火力支援.辣椒保護小純和凌,艾美尼斯想辦法給敵人搗亂就行了."

念完這麼多命令對方已經到我面前了,但是夜影已經出現,我迅速跳上去被帶離了危險區域.

鳳龍空間里幸運他們四條巨龍排著隊沖了出來,騎士的那條龍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被四條龍抱成一團咬了上去,測試點那些看測試的人下巴都掉下來了.四條龍圍毆一條龍的壯觀場面可不是隨處可見的.

那條巨龍被幸運和小三合力扳倒,晶晶上去一口撕掉他一大塊鱗片,瘟疫對著傷口就是一道龍炎.我的巨龍配合不是一天兩天了,而且瘟疫和幸運都是王族,對別的龍戰斗時攻擊力翻倍.

科羅拉多巨獸轉身想去幫巨龍脫身,突然地面翻起幾大塊,無數藤條飛出地面把這家伙的四肢給纏了起來.紅刺突然跳了起來對著它身上就是一針,科羅拉多巨獸疼痛的一扭身掙斷了玫瑰藤的束縛騰出了一只爪子,但是更多的藤條又繞了上去.坦克突然原地展開背上的發射器紫光一閃.

紅刺敏捷的退後,玫瑰藤特突然縮了回去.科羅拉多巨獸正奇怪怎麼敵人都跑了,忽然發現正面過來一個紫色光球.巨獸力大無窮,但是速度太慢,看見也躲不開了.轟的一聲,一個小蘑菇云升起,科羅拉多巨獸的身體像保齡球一樣滾了出去.他剛停下玫瑰藤又出來把它纏了個結實,而且這次是肚皮朝天的姿勢.紅刺上去就用大鉗子撕掉他一大塊肉,疼的巨獸一聲慘叫.

那個小精靈更倒黴,飛鏢速度快的像閃電,在地面上一個飛躥跳起來就把小精靈給咬住了.小精靈雖然奮力掙脫,但是翅膀被撕掉了半個飛不起來了.地面上飛鏢速度更快,幾下就把這個可憐的小家伙給撕成了碎片吃了下去.

騎士想幫忙可是哪里也去不了,凌的魔法完全沒有間隔時間打的他只剩跑的份,我和晶晶玲玲跟他貼身短打搞的他手忙腳亂.騎士好不容易閃開一個大型魔法光球,玲玲突然沖上來一劍,他利用長槍的距離優勢把玲玲逼退,可是晶晶卻從反面沖上去給了他一劍,他身上一疼松手反擊,我卻從上面下來一劍灌頂,多虧他反應快閃了出去沒有被命中,可是地面上我的白浪突然起跳正好一口咬在騎士的坐騎的脖子上.

白浪這一口正中大動脈,一口就結果了這頭銀翼獨角獸.騎士的坐騎突然掉下地面摔了個大跟頭,他的坐騎連掙紮都沒有就斷氣了.騎士就地一個地滾爬起來,忽然發現我們這邊的人全都閃到了一邊,他正疑惑時卻看到前方的巨型昆蟲正用背上的東西指著他.

坦克這次用了魔光攻擊,一道紫色的光柱直接打在了騎士身上,但是這個騎士的盾牌似乎是某種神器,竟然擋住了攻擊.可是坦克的魔光並不是一下就結束的東西,光柱打在盾牌上並且不斷的沖擊,畫面中光芒四射刺的人睜不開眼.騎士頂著盾牌被打的直往後退,盾牌開始逐漸發紅變熱,可是他不敢松手.

我對凌道:"給坦克加攻擊輔助."

凌的手一指坦克:"生命燃燒."

這個技能的作用是以燃燒生命為代價加大魔力輸出,坦克的光柱瞬間暴漲成了一道光河,騎士的盾牌瞬間融化成了鐵水,他的人也像台風中的沙雕一樣粉碎並隨著光流消散.

我拍拍坦克:"好了."

坦克的光柱開始逐漸變細,最後化為一道細線然後斷成點點星辰飄散.坦克正前方的森林中一道幾公里長十幾米寬的大溝,溝內的樹木已經全部汽化,地面閃爍著點點光芒,那是因為高溫而結晶化的礦物晶體.地面不斷的冒著熱氣,有些地方還在燃燒,周圍的樹木被帶著不少.

空地旁邊,科羅拉多巨獸已經渾身碧綠的倒在那里抽搐,顯然是深度中毒了.那頭巨龍已經被咬的快看不出龍形了,四個打一個就這種結果,數量差別太大,沒辦法的事情.小精靈開始就被飛鏢吃了,而那頭銀翼獨角獸也被白浪撕了不少肉走.

我對著天空喊道:"誰開個門接我回去啊?"剛才忘記讓坦克不要殺那個騎士了,這下好了,騎士掛了連回去都成問題了.

還好有人在看測試過程,很快一道大門出現在我的旁邊,我收起魔寵們從大門返回了測試處.那個騎士已經在這邊複活了,看來他也是不死的.

看到我出來那個騎士連忙跑了過來:"你到底是什麼人啊?這力量也太……?"

"這個和你們沒有關系,給我證書就可以了."

"是是是,我馬上去辦."騎士立刻親自去幫我辦了張證書遞給我,我打開一看上面的等級寫的是護衛之王.

我收起證書和他握握手然後從擂台上跳下來回到外面,可可豆看著我不知道怎麼說話了,那邊排隊的人看到我也全都向後退開了三步.我直接對可可豆道:"這個證書你打算給多少費用雇傭我啊?"

可可豆還沒說話旁邊一個玩家忽然叫了起來:"我出每小時20水晶幣."

這個人一叫周圍立刻亂套了,周圍不少人都有旅游社團,這些人都需要護衛,而且護衛之王的這個牌子就是活廣告,哪怕我不出動,有這個牌子就等于是保證.我也是做生意的,這個道理我清楚的很,但是和這些錢比起來信譽更重要些."你們別叫了.我一開始已經答應可可豆到他那里幫忙了,既然已經答應了就不可能反悔,你們不用叫了."

可可豆立刻興奮的拉著我:"你真是好人啊!走,我帶你們去社團基地."

我雖然跟著他走了出來,但是現在的價格可是不能太少了,我邊走邊道:"我說可可豆,你覺得我們的工錢要怎麼給啊?"

可可豆立刻道:"夜之子每小時8個水晶幣,您嗎……每小時22水晶幣怎麼樣?"

我搖搖頭."夜之子每小時10水晶幣,我每小時24水晶幣."看到可可豆張嘴要還價我立刻補充道:"不許還價,你只有選擇接受和不接受的權力."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八十四章 被遺忘的角落     下篇:第九卷 第八十六章 搶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