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九十二章 失蹤?綁架?  
   
第九卷 第九十二章 失蹤?綁架?

"東西確實不錯,要是造價便宜點可以大量裝備部隊就好了."

主管也搖著頭道:"這種重金打造的東西也就只能給你們這樣的特種戰力裝備了,全軍普及是別指望了,哪怕是簡化版也裝備不起啊!"

斯哥特忽然從旁邊的箱子里翻到個戒指拿了出來."主管,這是什麼東西啊?"

"這個當然是戒指了."

"戒指放在我們盔甲的箱子里干什麼啊?"

主管又讓人搬來了一面玻璃立在那里,然後他拿了把大口徑的半自動步槍對著玻璃一通掃射,子彈打在玻璃上一通亂跳."看到了,這是十五公分厚的防彈玻璃牆,別說槍,火箭炮也未必能把它怎麼樣.你們手上的武器想切開這東西恐怕也要很長時間,但是以後你們難免遇到需要對付這東西的情況.這種時候戒指就有用了."

斯哥特拿著戒指好奇的看著:"這是微型炸彈還是玻璃刀啊?這麼厚的防彈玻璃它能弄開?這個看起來不就是很普通的男式大方戒嗎?"

主管微笑著一指玻璃:"你把戒指的上那個方的面貼著玻璃."

斯哥特拿掉盔甲的手套把戒指帶上頂在玻璃上,但是沒有任何變化出現.

主管道:"稍微用一點點力向玻璃壓一下."

斯哥特輕輕把戒指向玻璃壓了一下,這力量非常柔和,應該不會有什麼效果,但是事情和大家想的並不一樣.乒!一聲脆響嚇了我們一跳,斯哥特直接向後跳出了七八米.那面玻璃牆仿佛突然崩潰的冰山一樣碎裂成無數碎片,玻璃渣子掉了一地.

"這……這是怎麼搞的啊?"

維娜忽然笑了起來:"我知道了.是超聲波破窗器,不過這個功率好象大了點."

"龍緣出品,正品破窗戒,微電池驅動,一枚電池可驅動戒指發射十次."主管拿著一把戒指走過來:"這些都是你們的新裝備,每人三枚."他把戒指發給我們後解釋道:"第一枚方的是破窗戒你們已經看過了,第二枚比較大的是特殊儲存戒指."

我從自己手里的三枚戒指中找出了一枚最大的.這個戒指的環非常寬,而且似乎還有些厚度,戒指頂上有個比較大的寶石,里面好象還有東西在流動.

主管道:"這個戒指是空心的,里面裝了液體麻醉藥,一接觸空氣就會迅速揮發,戒指里有個小生物在這個寶石內,它起到開關的作用.你可以用自己的神經信號命令它釋放毒素或者保持封閉.這些神經毒素只有麻醉效果,並不能致命.正常人吸入會出現三到五個星期的全身性癱瘓,但是不會造成永久性傷害.而且這種毒素是直接氣化不是顆粒粉塵,除非帶氧氣瓶,否則防毒面具和空氣過濾機都沒用.毒素蒸汽透皮吸收,皮膚被有毒氣體碰到一樣有效,最少10小時的癱瘓是跑不掉的."

"那我們自己怎麼辦?"

"你們的生理代謝和一般人不一樣,這點毒素對你們根本沒用,只要不長時間在高濃度毒氣中滯留或者直接引用壓縮的毒素液體就不會中毒,我想你們也不會去喝這東西吧?"

凌拿著地三個戒指道:"那這個是什麼啊?"

主管換上第三個戒指道:"這第三個是電磁沖擊器,內部發射源是用電鰻的細胞改進後得到的一種生物細胞.只要你們控制它發射電波,它就會瞬間發出強大的電磁脈沖.有效半徑可以控制,但是最大不超過3公里.作用范圍內的電子儀器,除非當時正好關機或者有大型電磁保護器否則一律燒毀.你們的盔甲和武器全都是生物化的,完全沒有電子設備,使用這種無差別攻擊的武器之後你們就可以占有絕對優勢."

我立刻問道:"我們腦袋里的輔助芯片怎麼辦?那可是電子系統."

主管搖搖頭:"你以為你們的骨骼僅僅是比別人堅固一些嗎?你們的骨頭就是可控半導體天線,在發射大流量電荷的同時骨頭還起到屏蔽保護的作用.你們使用控電能力時自身不會受傷的原因就是你們的骨頭.高壓電都燒不掉你們的晶片,這點脈沖有問題才怪呢!"

斯哥特恍然大悟的道:"我說怎麼自己不怕電呢!"

主管道:"大致上武器系統就這些,你們要稍微練習一下作戰方式.你們主要是要注意發揮自身力量大速度快的優勢,現在軍隊的格斗方式並不適合你們,主要還是要靠你們自己摸索.對了,還有一個是你們最好練習下怎麼扔石頭."

"為什麼?"

"我們技術部的意思是不給你們專門配備單兵熱兵器,所以你們的遠程打擊能力就稍微差了那麼一點點,不過考慮到你們自身的力量等級,如果你們扔石頭足夠准的話,並不比熱兵器差多少,還不用擔心彈藥問題.其實你們不一定要扔石頭,不管是什麼都可以,反正以你們的腕力扔出去去的東西都該有足夠的殺傷力,如果距離足夠近打穿輕型防彈衣或者普通車輛的鐵殼也不是問題."

其實主管這是在保護我們的自尊心,我知道為什麼不給我們配備熱兵器.主要原因恐怕是因為射擊訓練的成績,維娜他們的槍法怎麼練都只能達到一般人標准,根本沒辦法精確射擊.反正打不中,干脆不裝算了.

玲玲道:"那還不如干脆給我們設計一張強弓,我們反正力氣大,再硬的弓我們也拉的開,射程有保證,准確度也高一點."

"你這到是好辦法,也不用回去設計了,基地就有現成的材料,你們等會我馬上讓人去做."弓這東西也沒太多技術含量,主管離開不到十分鍾就跑回來了,手里還多了兩張弓."快來試試,我就做了兩張,你們先感覺一下,要可以我回頭讓他們精加工一下產幾把好的出來."

這里就有靶場,我們現場實驗弓箭的性能.兩張弓大小完全一樣但是材料不同.第一張弓是300公斤拉力的強弓,對一般人來說這根本是拉不動的,但是玲玲過去像拉橡皮筋一樣開了兩下道:"好象軟了點,這樣對我們幫助不大啊!"

主管尷尬的換了張弓過來."這個是500公斤的,你再試試."

玲玲這次依然是很輕松的開了兩次弓."這個差不多了,不過我覺得應該加到550公斤或者600公斤更合適一點."

主管立刻道:"要不你先試射一下,我讓他們馬上去加工更強的弓."

玲玲點點頭接過一支剛加工出來的鎢鋼箭,前方升起了實驗火藥武器用的碳纖維板,這東西硬度適中,最後可以根據子彈穿透了多少層板計算出武器穿透力.玲玲在游戲內練習過射箭,基本姿勢還是很標准的.搭上箭開弓,稍微瞄准了一下一松手.乒.弓弦竟然發出了刺耳的銳鳴聲,遠處地面上一聲用刀子劃玻璃般的刺耳聲音,聽的我們有想吐的感覺.箭偏的連靶子都沒碰到.

玲玲不好意思的吐吐小舌頭:"意外,意外.這是游戲外第一次射箭,而且這弓太強,沒把握好力度,我再試幾下."

第二箭果然有明顯好轉,箭直接打在了第一個靶子的左下角.這一箭的效果相當震撼,箭頭撞上靶子後箭尾發生了傾斜橫著撞上了靶子直接把整個靶子都炸飛了,巨大的聲音嚇的這邊的研究員全都本能的向後一縮腦袋.

"好家伙,跟火箭炮差不多了."

玲玲不動地方又射了地三箭,這次明顯出現大幅度提高.鎢鋼箭筆直的穿過了500米外的第一層標靶後又連續穿了17層靶板,接著箭身發生了翻滾把第19個和第20個標靶整個炸飛了.

"好強的弓!"後面的研究員都忍不住感歎了起來.

正好剛才離開去趕制新弓的研究員又跑回來了,這次他抱著3張弓.他氣喘噓噓的一把把的把弓遞給主管."這是550公斤的,這是600的,這是650的."

玲玲立刻接過550公斤拉力的弓試射了一支,結果直接穿了20層板之後把21到23號板全轟飛了.鎢鋼箭被拿回來時都彎的像麻花似的了.玲玲似乎還是感覺力量不夠這次直接換了650公斤的.主管看這樣子干脆又讓那個研究員再去做幾張更強的弓回來.

玲玲用650公斤的弓一口氣射穿了23層板並炸飛了24和25兩層.這個爆轟能力取決于箭翻轉後的剩余力量,和開弓力量關系不大,所以強弓不一定轟的就多,但是強弓肯定穿透力更強.

很快那個研究員又按照主管的吩咐拿來了更硬的弓.這次他一口氣拿了七張弓,從700公斤起步,50公斤一個檔次一直加到了一千公斤.

玲玲把這些弓全都試了一遍,7張弓都拉的開,但是1000公斤的那張有些費勁.最後玲玲用一張800公斤的弓射穿了29層板並把第30層和第31層直接炸飛了.

"這個最適合我."玲玲拿著這張800公斤的弓道:"後面的也能用,但是太費勁了,這個可以多次發射,而且比較靈活."

之後我們大家都測試了自己的拉力.鈴音騎士中的男性全都用了850公斤的弓,而女性鈴音騎士則清一色的800公斤標准.魔寵中晶晶和玲玲一樣選了800公斤,其她魔寵和維娜都選了700公斤的弓.

我自己最後選了那張拉力1噸的弓,這東西簡直跟重炮差不多.我經過幾次試射就掌握了技巧,最好記錄穿了37層板並轟掉了後面3層板.箭被撿回來時已經變成好多碎片了,整個箭身都炸掉了.

大家選擇好重量後又通過腦波頭盔直接在屏幕上畫出了自己希望的弓的造型,之後精加工時會盡量按照大家愛好設計外觀.我告訴主管弓最好也用生物材料.弓箭方面最好可以用重一點的金屬,而且要做幾種不同類型的箭杆,這樣可以根據情況讓我們自己選擇使用哪種箭.

主管把我們的改進要求都記錄了下來並拿回去繼續修改,我們則各自回去訓練.現在已經天亮了,游戲升級也快要完成了.我正打算去訓練室練習腦波控制,突然隨身電話響了起來.大概是玫瑰打回來的.她昨天中午就該回來了,結果搞到現在還不見人,現在終于想起來打電話了.

"喂."

"您好執行總裁,這里是基地電話總機.我們接到一個您的外線電話,請問是否接入?對方自稱是楚蓉小姐的朋友."

"接過來."真是奇怪,玫瑰出去這麼久竟然不給我個電話,反到是她朋友先打電話過來了.

話音嘟了一聲,一個女性的嗓音出現."請問是神林嗎?"

"我是.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那個聲音聽起來有些焦急."你好,我是蓉蓉的朋友芮蘭蘭.請問蓉蓉她回去了嗎?"

"沒有啊!她前天早上和我說要幫一個朋友辦點事情,當時說晚上回來,結果後來又說要昨天中午回來,可是到現在了還一點消息都沒有.你是不是就是那個找她幫忙的朋友啊?"

"對,就是我."

"她不是去給你幫忙了嗎?"

芮蘭蘭的聲音很焦急:"蓉蓉確實是幫我忙來著,昨天晚上她本該給我電話告訴我結果的,可我一直等到今天早上都沒有接到電話.我打她手機通了卻沒人接,留言也不回.我以為她回你那里去了."

現在不光是這個芮蘭蘭,連我都開始焦急起來了."你們最後什麼時候失去聯系的?"

"昨天下午三點的時候她從我這里出去幫我的忙,路上我們還用電話聊了會,可是她到了那個人那里我們就掛斷了.之後我一直等一直等就是沒等她打電話回來.我以為她還在談,所以不敢打電話過去,我都快急死了."

"你在哪里?我們見面說吧,看起來事情有些麻煩了."這個女人真是的,居然說她急.她不過是在等消息,大不了就是事情辦不成,我卻是老婆不見了,失蹤可不是小事情.不過按說玫瑰也不可能有什麼意外啊!她本身在特工部受過簡單訓練,後來又學了太極游,要是遇到歹徒什麼的七八個應該是小意思.難道是交通意外?不會的!玫瑰出去時開的是基地的車,除非有人用火箭彈襲擊她,否則交通事故是不可能傷到她的.只要她不受傷就該給我打電話啊!對了.車.玫瑰開的是基地的車,應該有跟蹤器的.

電話里芮蘭蘭正好回答道:"我在星龍學院主校區東門口等你."

"好的,我十五分鍾左右到."

這次事情還不確定,不需要太多人,人少行動快一些,只帶上維娜,凌,辣椒和斯哥特就夠了.想想還是去實驗室把小白也牽了出來,找人這種事情狗鼻子最有用了.到基地入口警備室拿了台跟蹤器定位儀,告訴他們一旦蓉蓉回來要馬上通知我.挑了輛大型商務車離開基地,我擔心玫瑰的安全也沒心思開車,司機工作交給斯哥特代勞.

還別說,斯哥特真是深得我心,車子一路像發瘋似的狂飆著向學校門口進發.路上我看了下定位儀,這個東西能顯示的信息很多,並不單單是定位而已.我把自己的手按在指紋鎖上,這樣可以打開最高功能.在這種狀態下我可以遙控汽車運轉,相當與遙控玩具,只是體積大了點.

先看了下定位,車輛的位置在江邊的超豪華別墅區里.這個地段雖然談不上寸土寸金,但一般人是絕對買不起的.小區里的房子都是莊園式的別墅,而且有巨大的庭院和花園.能在這里買房子的人家都屬于有錢人中的中上水平,別說小區街道上林立的監視器和無數保安.這樣的人家自己沒有保鏢都是奇怪事.按說這里不會有危險吧!

確認位置後我選擇了車內監視器,汽車中央車頂的監視器亮了起來同時然後把畫面傳輸到我這里的跟蹤器上.駕駛座空著,車內沒有人.我控制攝象機轉了一圈.車子很正常,沒有受損痕跡,門也是鎖著的,但是車里沒人.

我又切到車外視角,車頂的一個小蓋子收了起來,一個球形監視器升出車頂.首先看到的是一面白牆,轉動一下看到好多車.好象是在一個停車場里.這個看起來是人家自己的停成庫,車庫並不大,里面總共就十二個車位,現在除了玫瑰這輛車之外還有8輛車.車庫里空空的,除了車一個人都沒有.車庫門開著,但是看不到人.

車沒事至少證明不是交通事故.調用車況記錄顯示玫瑰昨天下午兩點十七分把這車停在這里就沒有回來過,也就是說玫瑰應該還在這里.知道這些我心里放心多了,至少玫瑰應該沒出事.不過奇怪的是她為什麼不給我們回個電話呢?

關閉跟蹤器,我們已經快到學校門口了.我又回播了那個芮蘭蘭的電話,她很快接了起來."是蓉蓉嗎?"她的聲音充滿興奮.

"是我,神林.我已經到門口的小廣場了,你在哪?"

"哦,是神林啊!"她的聲音又低落下來."我在中央花壇邊上,我正拿著手機.我旁邊還有我另外一個朋友,這里就我們兩個女孩子."

她這麼一說我立刻向花壇邊上看了一下,果然,花壇邊上總共就五個人,其他三個都是男的.有個穿著綠色絨面套裙的女孩正坐在花壇邊上打電話,旁邊一個穿身牛崽套裙的運動型女孩正在她旁邊摟著她.

我們的車用很快的速度在他們面前一個急刹車停了下來,我直接拉開車門一招手:"上來吧."

她們兩個抬頭看看我立刻明白過來跳上了車.我拉上車門把追蹤器丟給前座的辣椒讓她指揮斯哥特往別墅區開.我對那個綠色衣服的清秀女孩道:"你就是芮蘭蘭吧?我是神林,這些是我……同事.我已經知道玫瑰的車在江邊別墅區了,你們知道她去那里干什麼嗎?"

綠衣服女孩一臉憂慮,眼淚刷的就出來了.旁邊的運動女孩立刻道:"我是柳圓,你可以叫我圓圓.蓉蓉和蘭蘭都是我好朋友.你既然和蓉蓉都結婚了,也不算外人,我就直說了.蘭蘭喜歡一個我們學校的敗類帥哥薩貝,然後兩個人就那個……你明白的哦.結果後來蘭蘭就那個了."她比了下肚子,我立刻明白過來是蘭蘭懷孕了.圓圓接著道:"可是薩貝把蘭蘭甩了,而且薩貝他媽還來羞辱了蘭蘭.這次蓉蓉也是我喊來了,前天我和蓉蓉陪蘭蘭一起去他家討說法,結果他們家沒人在家,昨天下午蓉蓉說她一個人再去一次,可是一去就沒消息了."

維娜插嘴道:"這麼看來是這個薩貝使壞?"

圓圓立刻搖頭道:"薩貝只是我們同學,應該不會做出什麼來,我就擔心薩貝他媽.那個女人在外的名聲一直就不怎麼樣,為人刻薄的很,我就是怕她對蓉蓉干壞事."

我搖搖頭:"這我到不擔心.以蓉蓉的能力,不是那麼簡單被算計的人.再說了,這麼多人知道人進他們家了,他們怎麼說也要注意點,哪怕要報複也不可能在自己家動手啊.傻瓜才干那種事情呢."

圓圓無奈的道:"很不巧的是薩貝他媽就屬于白癡的類型,要不然我們也不擔心了.上次她沖到學校來羞辱蘭蘭時被學校的機器警犬咬了一口,我怕她拿蓉蓉報仇."

我對前面的辣椒喊道:"還有多遠?"

"大約五公里左右."辣椒回答.

"差不多夠了."我對辣椒道:"把跟蹤器給我."

距離這麼近跟蹤器應該可以追蹤人體電極的位置了,我打開追蹤器的開關輸入需要搜索的人員信息,可是我忘記關聲音了,追蹤器居然馬上叫了起來."發現神經殖入物信號,已經鎖定方位.目標生命狀態正常,神經活動完全靜默,可能處于昏迷或熟睡中."

蘭蘭和圓圓都驚訝的看著我,我卻完全沒有注意到她們的眼神,因為我很緊張.現在已經快九點了.玫瑰除非熬夜,很少這個時候還不起床的,也就是說她大概不是在睡覺而是昏迷.什麼人能讓玫瑰昏迷?

我抬頭問圓圓."那個薩貝家很有錢吧?"

"他們家開公司的,好象叫什麼衡偉實業."

我立刻按下追蹤器上的按鍵接通基地電腦:"女媧,幫我查下衡偉實業的經營者是什麼人."

女媧這樣的電腦反應速度和一般計算機是不能比的,我剛問完她就回答道:"是一個叫薩德的49歲男性和一個叫康中的43歲男性."

"薩德的妻子叫什麼?"

"吳芳華,女,47歲,廣安夜總會老板,另外還有一座小型酒店.傳聞作風不好,人員也極差,曾因酒後架車並襲擊交警被拘留過15天.其子薩貝23歲,和你在一所學校,不過他讀的是文藝表演專業."

"這個家族還有什麼關系網嗎?"

"薩德和市公安局副局長薪有德交往密切,我在城市安全監視器上曾多次看到過兩人一起進入一所叫龍川的高級會所.這所會所是本市一黑幫背後支持,懷疑有不正當服務項目,市局曾突擊檢查過一次但是沒有收獲.吳芳華本身沒有什麼勢力,但是懷疑她和本市另一伙黑幫頭目有染,但未經證實."說到這里蘭蘭和圓圓的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但是聽到下面的話蘭蘭的臉色立刻難看起來."薩德本人還是學生,社會交往基本來源于其父母.性格懶散,形象較好,有些頹廢氣質,對青春期女性有較強誘惑力.數據顯示其學習成績還算一般,唯一的缺點就是花心.大學之前已經換過14任女朋友,並致使其中3人懷孕,後分別在三所私人診所進行人流.大學兩年半期間結交女友6人,並致使其中一名叫芮蘭蘭的女學生懷孕.目前的女朋友是你們隔壁學校的一名女教師,並確認已經有不正當性關系."

暈!女媧還真夠直接的.要命的是維娜還補了一句:"女媧,你怎麼知道誰懷孕誰做人流了啊?那種小醫院也有記錄嗎?"

"安全監控系統可以掃描人類基本特征,懷孕一個月以上孕婦就已經可以分辨出體內的第二個生命特征,有些女性進入小型醫院,出來後第二生命信號消失,邏輯推斷的結果只有人工流產."

蘭蘭也顧不得奇怪了,現在她除了哭已經什麼都顧不上了.圓圓現在是又擔心蓉蓉又心疼蘭蘭,也沒時間疑惑了.

斯哥特忽然道:"到小區門口了."

幾個保安看見了我們的車已經跑了出來站在路障前面等著了.這種小區的業主都有遙控器,回來時直接按開關路障會自己收起來.但有時候會有客人來訪,保安需要上來詢問登記.因為是高級別墅區,出入的都是些有錢人,保安自然不可能讓他們下車去保安室填寫登記.雖然大家都諷刺保安狗眼看人低,可站在保安的立場,你還不得不這樣做,除非你工作不想要了.

我們剛到門口保安就過來了."你好,請問你們是這里哪一家的客人?"

圓圓從後面伸出頭道:"我們是薩貝的同學,現在要去薩貝家."

"請等一下讓我們打個電話確認一下."

我拉開門跳下車走到保安跟前把他拉到一邊,他疑惑的看著我道:"我去幫你們打個電話確認一下,你這是要干什麼?"

我把他褲帶上掛的讀卡器拿了出來在上面一刷,讀卡器立刻響起了合成電子音:"國家高級人員卡,請絕對配合行動."

這些讀卡器是公安部統一強制購買的,所有有保安的單位都必須購買.這種讀卡器識別時不會讀出詳細信息,只讀出簡單等級信息.用這種讀卡器時會同步向公安部網絡發送信號留下電子存根,一來防止有人冒充國家軍,警人員,二來防止警察以權謀私濫用職權,有這個記錄你想跑都跑不掉.

"薩德家里有點小麻煩,我們要去調查一下."

保安立刻緊張的問道:"要我們怎麼配合?"

"你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繼續在這里該干什麼干什麼.不要向你的領導打電話,更不要通知薩德家的人.除了你們這里這幾個保安連別的保安都別通知,還有幫我們打開門就行了."

"是,明白了."保安趕緊轉身還打開路障.其他保安也聽到了讀卡器的聲音,當然二話不說開門.

我的卡可是龍緣特殊人員卡,外加軍隊的將軍等級卡整和出來的,這種小路障我當然有絕對通行權.上車順利過關,直接開到薩貝家的大門口.今天是休息天,薩貝應該在家.女媧的監控頭沒發現他家人有外出的情況,可惜小區內攝象頭太少,沒有完整信息,要不然就知道玫瑰到底在不在了.

雖然已經基本可以肯定玫瑰在這里,但是沒有確切證據,目前還不能太莽撞,萬一真是冤枉人家那就不好說了.這年頭記者比蒼蠅都多,連軍事機密都經常被他們搞到,更別說我們這點事情了.那要是暴光出去龍緣損失可就大了.

我和圓圓一起到門口,透過高大的鐵門可以看到一個小廣場一般的歐式庭院,主樓離大門還有二百多米遠.圓圓按下門邊的開關,等了一會一個電視通話器上出現了一個女人的面孔."請問您找誰?"這個女人看起來是管家.

圓圓立刻道:"我是薩貝的同學."

畫面中的女人忽然被推開了,一個明明已經年紀很大卻畫著妖豔無比的濃妝的女人出現在畫面中."又是你們這群小婊子.還有臉來啊?"這個人我不用猜也知道是吳芳華,說話這個樣子難怪人緣不好.

圓圓立刻回敬道:"你這個老女人別太囂張,有幾個臭錢了不起啊?"

我拉開圓圓道:"我們今天不是來找你吵架的,楚蓉為什麼在你們這里逗留了一晚上到現在還不回來,你開門讓我們進去見她."

"我不知道什麼楚蓉椰戎的,快給我滾."畫面突然切斷了.

我再次按下門鈴,畫面又亮了起來."叫你們滾聽不懂人話啊?"

"楚蓉昨天下午來你們這里就沒有回去,你別狡辯,非法禁錮國家機要人員的罪名可不清."

"哈哈!"那個女人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那個小婊子是來過,不過只說了幾句就走了.她到哪里去賣我怎麼知道.還非法禁錮,就你們這種小屁孩知道什麼叫非法啊?還國家機要人員,哈哈,幾個窮學生還機要,撒謊先打個草稿好不好?"

我以近懶得和她計較那些不堪入耳的髒話了,先確認玫瑰是不是在這里才是第一."我老婆的車昨天到這里就沒有再啟動過,難道她會丟下車徒步從這里走回市區嗎?"

"搞不清楚你說什麼,什麼鬼車啊!快滾,老娘看到你們就生氣."畫面再次切斷.

圓圓還要按通訊器,我阻止了她."斯哥特,把追蹤器遞給我."

拿到追蹤器後遙控玫瑰的那台車啟動,通過車頂監視器遙控車子倒出車位從車庫開了出來.我們在院門外面看到車子從側面一座建築里沖了出來.果然是玫瑰的車,看起來就是這里了.我直接關掉了玫瑰那部車的引擎回頭對斯哥特道:"把門撞開."

這種大鐵門就是個擺設,人可以踩著上面的藝術雕花翻過去,車能撞倒它,其實什麼都擋不住,就是個象征.大門被輕易沖開,保安和公安線路同時收到無聲警報.保安知道我們進來就是到他家,看見了也當沒看見.公安部的線路需要女媧中轉,女媧當然直接就屏蔽掉了,所以根本沒人管.

大門被沖開,雖然外面沒人管,家里卻有人.大門右邊和車庫相對的是一排二層小樓,里面出來一大幫拿著電棍的人.這家竟然還有保鏢室,我先開始就知道他家肯定有保鏢,但是沒想到會有這麼多.屋子里出來二三十人,竟然還牽出來七八條藏熬.

蘭蘭嚇的縮在車子里面像癱瘓一樣,圓圓雖然緊張但還不至于影響自身活動.斯哥特把門撞開後就和其他人一起下車了,凌把小白也牽了下來.對方看我們也帶著狗立刻就把藏熬的繩子松開了,這些猛犬剛一脫離繩子立刻就沖了上來.

在狗里面藏熬算是猛犬,說是犬王也不誇張.但小白已經基本上算是怪獸了,狗永遠只是狗.凌一松手小白就沖了過去,白色的身影和黑色的身影一接觸立刻就是一條藏熬飛了出去.20秒八只藏熬全躺地下了,所有的死亡原因都是頸椎粉碎性骨折.狗,再凶也是狗.

那邊的保安開始還跑的挺起勁,小白干掉藏熬之後對他們一呲牙,那些人全都定格了.既然這些人養藏熬,肯定知道藏熬的厲害.一條能在20秒內干掉8條藏熬的狗代表什麼他們比誰都清楚.小白雖然名字叫小白,可它一點都不小,這小家伙真正小的是年齡,他的體積比藏熬明顯大幾圈,簡直就像小北極熊.

"你們都傻站著干什麼?想滾蛋是吧?"主樓的大門突然打開了,吳芳華帶著四個一身保鏢工作服(黑西服全套)的家伙走了出來並對這邊的其他保鏢訓斥起來.

這些保鏢雖然知道小白厲害,但是考慮到自己的工作還是沖了上來.

我一指那些人:"別留下殘疾就行了."

小白雖然不能說話,但是它能聽懂,得到命令後它立刻沖了上去.凌對著那邊看了一眼,兩個保鏢突然莫名其妙的拿電棍去捅身邊的人.被凌操縱的人能看到自己的行為卻控制不了身體,兩個家伙突然叛變的行為先是搞的大家一陣疑惑,接著在他們兩個不斷攻擊下終于開始反擊.凌反正不在乎,打的不是她自己,倒了兩個再換兩個.

二三十保鏢對付一般人或許還算精悍,碰到正規軍都不如,更別說我們這樣連特種兵都可以一對一百的超人.一轉眼剛才還生龍活虎的保鏢這會全在地上打滾呢,小白奉我命令不能留下殘疾,所以專挑屁股和大腿肉多的地方下口,結果就成現在這樣了.

我轉身走向主樓,吳芳華稍微有些驚訝,但是她並沒恐懼.我想她要麼屬于不知死活的人,要麼就是身邊四個保鏢是高手,她有恃無恐.

"跟你們說了她已經滾了你們還撞門,真是粗魯.我家大門可是連著報警器的,一會警察就到."這個女人居然還有心思說這個威脅我們.

我亮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卡."我剛才說了我們是國家機要人員,你非說我和你開玩笑.你們這里的保安都有電瓶車,如果不是接到通知不要出動,你以為他們會這麼長時間還不出現嗎?"

吳芳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轉為盛怒狀."你們別得意,哼,干掉你們老娘照樣可以找人頂罪,你們幾個學生知道什麼叫社會啊?"

"你一個老巫婆知道什麼叫社會啊?"玫瑰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主樓的三樓.我抬頭一看玫瑰竟然站在陽台上向我招手並用開玩笑的聲音喊道:"我的王子快來救我,把下面這個老巫婆干掉."

圓圓立刻對上面叫道:"你這個花癡居然還在這里發春,沒事干什麼不打個電話給我們,想急死我們啊?"

玫瑰笑著道:"我被老巫婆囚禁了,你還怪我."

突然看到玫瑰,我懸著的心總算落回肚子里了,此時正是心情大好.配合著玫瑰喊道:"公主等著我,馬上就去救你."看樣子玫瑰並沒什麼事情,但是顯然她被扣押了一晚上.以我對玫瑰的了解,她大概是昨天發現事情不對,為了避免出現意外而假裝沒有反抗能力被俘.這個院子里畢竟有這麼多保鏢還有狗,她不是我們,學了太極游也還是普通人,對付十幾個人沒問題,幾十個就不一定了.所以她干脆選擇了靜觀其變.反正有人知道她來這里,今天她不回去肯定有人會找她.而且她偽裝成普通的柔弱女孩,關鍵時刻還可以挾持人質,比當時直接逃跑和那些保鏢硬碰要安全多了.這就是玫瑰和一般人的不同,她畢竟是特工出身,這種小場面冷靜思考之下馬上就知道最佳方案.要是一般人當時一跑,最少被抓住一頓打是跑不掉的.

吳芳華已經氣的七竅生煙了.女人最恨別人說她丑,特別是像吳芳華這種明明已經年老色衰還打扮的跟個老妖怪似的女人.都快五十歲人了,竟然還穿了套開叉到腰的緊身旗袍,那肚子上的肉跟米齊林輪胎人差不多一圈一圈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九十一章 活的盔甲     下篇:第九卷 第九十三章 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