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九十七章 獸神的孩子  
   
第九卷 第九十七章 獸神的孩子

"等一下."夜月突然喊停,可是我已經跳了出去.

"哇啊!"旁邊的一棵大樹突然揮動粗大的樹枝對著我橫掃而至,硬逼的我張開翅膀在空中翻了跟頭倒退回來,可是好沒落地就遭到一道藤條的攔截.

夜月的水晶護目突然一閃,那段藤條被石化在了半空中.阿德帕娜反應也比較快,一箭跟著就到,前面追我的樹枝中箭後突然燒了起來.我一伸手拿石化的藤條當橫杆,一個杆上回旋跳上了後面的大樹.腳還沒站穩就感覺什麼東西打在了我屁股上,這東西力氣還不小,一家伙就把我打飛了出去,剛好前面的樹枝也掃了過來.

"小心."吉貝雅爾看到我被襲擊卻幫不上忙只好提醒我注意後面的襲擊.

我在空中把永睍搹b身前,就著前沖的力量對這樹枝一個豎劈."斷."咔嚓一聲,准備打我的樹枝被從中間削斷,落地後我一回身一道劍虹甩出,那棵打我的大樹被攔腰截斷轟然倒下."當我好欺負怎麼著?"

"注意後面."夜之子突然喊了起來.

"劍刃風暴!"我一轉身頓時劍風亂飛.實際上我根本沒看見敵人在哪里,只不過一口氣把劍風都打了出去.亂飛的劍風像剃刀一樣把後面的林木削倒一大片,木屑泥漿亂飛之中好象是打中了什麼東西.幻影直接在我的視覺中增加了提示,那個我懷疑的位置他也發現了不對,直接在那個物體上標了個圈."哪跑."兩個半月帶著白色的生命火焰飛了過去,一路上全都被帶燒了起來.那個虛影突然全身著火變成了一個人形火團.

人形的火團在那里掙紮了一會開始越變越小,最終被完全燒化什麼都沒剩下.我用半月在火上一點,火焰全都倒吸回了劍里.

利卡爾德目瞪口呆的念叨著:"好恐怖的攻擊力."

勞德拍了下旁邊的夜之子:"你不說他是馴獸師嗎?"

夜之子一副理所當然的道:"對啊.他是雙職業,剛進游戲就是馴獸師加黑武士的雙職業."

"難怪這麼厲害."

我站在樹根上對他們道:"我看這附近的怪物似乎相當密集,可能不是森林里的正常情況,你們要找的神廟很可能就在這附近."

吉貝雅爾道:"我們的任務不是這樣的,任務報告說的神廟是在一個神秘森林之中."

"這片沼澤難道還不夠神秘啊?"

聖瑪菲安娜有些生氣的道:"你不想帶我們走就直說嗎?吉貝雅爾,我們自己去找吧."

吉貝雅爾有些抱歉的看著我:"那我們在這里分開吧?我們自己去找神廟."

我沒有解釋只是點點頭表示同意.說實話我還真的不大願意帶著他們幾個.最起碼他們嚴重影響了我的移動速度.吉貝雅爾見我不做挽留也不好硬賴著我們,其他幾個人都跟著他離開了我們的隊伍向森林側面剛才那些怪物過來的方向爬了過去.按照一般的概念怪物保護的地方一般就是重要的地方,既然怪物從那邊過來,如果不是那邊有怪物巢穴就一定是有什麼東西在那邊需要保護.

送走他們之後我們的移動速度明顯快了起來,鋼爪在森林里幾乎是以跳躍的方式前進,沼澤區對我們根本不算什麼障礙.只不過淤泥中時不時冒出大量的有毒氣泡滿討厭的,而且那動物尸體腐爛的惡臭真的讓人想吐.

穿越沼澤區之後契約女神給我們重新指示了方向,只要她沒有記錯我們應該是快要到目標點了.沼澤區這邊和外面不同,這里的風景比外面好很多,而且生物種類多的你根本就看不過來,我們仿佛進入了一個超級動物園,那些只出現在孩子們甜美夢境中的生物全都集中到了這里,而且還是成群結隊的出現.

夜之子像個孩子一樣四處張望,連夜月都有些興奮的不能自己,反到是我沒什麼感覺.不知道為什麼我好象不大容易興奮,大概這是我這身體的副作用,過度冷靜決不沖動結果連激情都沒有了.

"契約女神,你說售神住這里?"

"對,當初我們就是住在這里.而且……!"契約女神突然停了下來,她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向前方.

我和夜之子疑惑的也扭頭看向前面,結果我們看到了一座人造建築,確切的說是建築的廢墟.這是一座差不多有個小型體育場那麼大的建築,看那些依然殘存的半截柱子可以猜測出它當年應該也算是比較雄偉的,只是現在已經風光不在.

四人合抱的石柱只有不到兩米的高度立在地面上,周圍的地面上散落著無數碎石.三尺厚的石牆比石柱更加淒慘,只剩門檻那麼高的幾截基牆還在那里,其余的部分都不見了.廢墟中央的地面上竟然還奇跡般的立著一座已經殘破不堪的雕塑,不過它能立在那里已經是奇跡了,房頂坍塌居然沒把它給砸碎.唯一讓我覺得驚訝的是這個雕像的形狀稍微有些奇怪,一般來說神殿里的雕像應該是那位神的樣子,可是這個雕像為什麼會看起來像個球呢?

夜之子也發現了問題所在."紫日,你看這個雕像像什麼?"

我搖搖頭:"看起來像個球,或者說是類球體,誰知道呢!也許這個是畢加索的創作."

契約女神眼神依然直視雕塑."那是獸神的本體雕塑."

"獸神長這樣?"真難以相信,獸神竟然是個球.

契約女神慢慢的開口道:"獸神並非球體,這個也不是球.獸神的三種形態中這個是本源形態,一般是不會出現的.另外兩個形態恐怕你並不陌生.第一形態是半人半獸的獸神基本形態,第二形態就是你們說的基美拉."

"基美拉?"我驚訝的問道:"獸神是基美拉?"

"獸神代表萬獸,而基美拉就是很多種生物的組織拼裝出來的生物,那才是真正的萬獸之神.不過人類總是對自己沒有見過的東西覺得大驚小怪,他們看到獸神後在他身上發現了很多生物的部分,所以他們認為這是個怪物,于是基美拉這個名字就成了組合怪物的代名詞.實際上這根本沒什麼好奇怪的,基美拉不過是把自己的形態拆開創造了大量野獸,人們習慣了這些野獸卻把本體看成怪物,真是一群莫名其妙的生物."

夜之子走過去撫摩了一下廢墟的石頭."這東西看起來年代很久遠了,表面已經長滿了植物,都快看不出是石頭了."

契約女神有些傷感的道:"這座神殿在我離開前就已經倒了,我自己的神殿倒塌之後我還在這里和獸神一起住過一段時間.可惜後來連這里也倒了."

"你們怎麼混的這麼慘啊?"夜之子有些漫不經心的問道.

契約女神感歎著:"那段時間正是最黑暗的時代,眾神爭奪地盤和教區,大家都打的一塌糊塗,我們這些非主流的小教派即使依附于大教派依然得布道足夠的支持,只能在這種地方苟延殘喘,那段艱辛曆程真是難以想象的.幸好,神界戰爭已經結束了."

"原來神也這麼不容易啊!"夜之子感歎著.

"大家都不容易,這個世界只有努力向前掙紮求存,除了死人沒有誰可以真的悠閑下來."

契約女神點點頭:"紫日說的很對,即使是神,也不是可以隨意放松的."

"什麼人?"夜月忽然叫了一聲.

首發起點中文網<a href=" target=".blank">,章節更多,歡迎來起點支持作者

我們側面的林木之間突然跳出一只巨型野獸.從外形上可以判斷這是犬科魔獸,而且還是非常強悍的攻擊型魔獸.這家伙的體形比白浪還要大一圈,像個小牛犢一樣.帶有黑白斑紋的皮毛簡直就是天然偽裝,難怪這麼近才被發現.但是最讓人忌憚的是這家伙嘴巴里伸出的兩棵犬齒.那兩枚犬齒露在外面的部分差不多都有七八公分長,這要是被咬到一口可不是鬧著玩的.

"吼……!"野獸一聲咆哮震的我耳朵發麻,這家伙看起來等級不低.

我看向契約女神."這個是獸神的守護獸嗎?"這個地方既然有獸神的遺跡,那他應該在附近,萬一不小心傷了他的護衛,就算他願意按照指環的約定報恩,肯定也會給我們找些麻煩.

契約女神聽了我的問題回答道:"這個應該不是獸神的守護獸,我記得他的守護獸是頭巨熊.可是感覺上這只野獸似乎又有獸神的力量,真是奇怪."

夜之子連忙問道:"你離開都這麼多年了,也許人家換了也不一定啊!"

契約女神搖頭道:"守護契約和你們的魔寵契約一樣是終身制的,除非獸神自己死亡,否則由于契約的作用,即使那頭熊死了也會被再度拉回來化身成新的巨熊,所以不可能更換新的守護生物."

"什麼人闖入我們獸神的領地?"一個巨大的聲音突然從遠處發出並迅速向我們靠近,當這句話說完,說話的家伙已經出現在了我們面前的廢墟中.

廢墟的石柱上站了兩個生物,左邊一個是個獅頭人身的生物,剛才的聲音顯然是他發出的.在他身邊的柱子上還有一個女性.這個女性雖然和人基本沒區別,但是她身後卻有條毛茸茸的帶斑紋的尾巴,而且她的耳朵竟然是尖尖的向上豎著的.

契約女神小心的問道:"你們是這里的守衛?"

"守衛?"獅頭人大笑了起來."有誰用的動我們這種級別的守衛?"

契約女神還想問,我直接拉住她,自己開口問道:"你們知道基美拉嗎?"

"你認識我父親?"獅頭人驚訝的問了出來,他一個縱身就到了我們面前."你看起來並不是神族,為什麼你知道我父親?"

"我可不認識你父親,不過她認識."我把契約女神推了出來."她是契約女神,以前和你父親是好友."

"您是契約女神?"那個女性也跳了過來激動的問道:"我媽媽以前經常說起你,沒想到您竟然回來了."

我疑惑的問契約女神:"獸神還有妻子嗎?"

夜之子搶著道:"你真夠笨的,獸神沒有妻子他們兩個怎麼冒出來的啊?"

契約女神尷尬的道:"實際上獸神真的沒有妻子."

我驚訝的指著面前的兩個獸人."那他們怎麼來的啊?"

獅頭人代契約女神解釋道:"實際上我們的父母就是一個人,他雌雄同體的,我習慣上稱他為爸爸,而我妹妹習慣上叫她媽媽."

暈,獸神竟然是雌雄同體.我忽然想到旁邊那個雕塑的古怪形狀來源了.那雕塑所描繪的肯定是最低等的細胞生物.獸神是生命女神的下位神,他應該有生命女神的一部分力量.生命女神掌握著最基礎的生命原質,而獸神應該是更高級一些的微生物.越是低級就越接近本源,或者說是越強大.獸神的本體就是微生物,所以他是分裂繁殖的.

我忽然想到問題似乎有些嚴重."你們的父親也就是獸神該不會是分裂繁殖的吧?"我希望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

"是啊."那個女性回答的很快,我的希望也破滅了.

契約女神也終于反應過來了."這麼說獸神已經……?"

獅頭人點點頭:"我們出生之後他只留下了一點意識傳授我們一些必要的知識然後就消散了."

晴天霹靂啊!我們大老遠的辛辛苦苦跑到南美來找獸神完成報恩指環的任務,可是這個獸神居然不在了.等等,如果說獸神分裂成了兩兄妹,那麼獸神的這個地位是不是也同時傳承了呢?

"你們兩個是不是有誰接任了獸神這個職務?"

獅頭人點點頭:"不是誰,而是我們兩個.現在我們加一起等于獸神."

我趕緊把報恩指環拿給他們看:"那這個東西,你們認識嗎?"

他們兩個看了一眼然後一起點點頭.獅頭人爽快的道:"這是報恩指環,按照約定我們需要幫助你完成你的願望,但是願望必須是我們力所能及的范圍內的."

"太好了."真是懸,要是他們不知道這個東西就麻煩了.

夜之子追問道:"既然你們的報恩是以許願的方式完成的,那麼有沒有條目限制啊?"

那個女性一半的獸神回答道:"願望沒有數量限制,但是按戒指的等級我們只能消耗現在全部的法力為你們完成願望.我們的法力在消耗後雖然會迅速恢複,但我們會按照消耗的部分計算,只要總量達到一次全部法力的上限,我們就不會再為你完成願望了."

夜之子搖搖頭."不大明白."

我插嘴道:"這都不明白?打個比方,這就好比是買東西.你的錢是固定的,你願意拿這些錢去買一卡車牙簽還是一台電腦都可以,反正就這麼多錢,高興怎麼用是你的事情.他們會按照他們自己的法力上限給我們完成願望,用完為止."

夜之子趕緊又問道:"那你們說的上限是你們兩個中一個人的上限還是兩個一起啊?"

獅頭人道:"當然是一起.我們兩個的法力各是父親的一半,只有一起才能完成你們的願望."

"可是你們的力量到底能完成多大的願望呢?"身為一個商人,知道對手的底線才是最重要的.當你知道底線後就可以在爭取最大利益的同時保證安全.商業就是如此,過尤不及.東西賣太貴沒人買,賣太便宜不賺錢,找到平衡點才是關鍵.獸神的法力是固定的,我也需要知道一個平衡點才好決定完成什麼願望,要是最後剩點零頭什麼願望都實現不了,那不就虧了嗎?

獅頭人抓著腦袋道:"這個要我怎麼回答啊!我雖然知道自己的法力強度,可是我不知道你們要許什麼願望啊!"

"那我說出願望,你們可以先告訴我需要消耗多少法力嗎?"

"那當然可以."

首發起點中文網<a href=" target=".blank">,章節更多,歡迎來起點支持作者

"那我可以先不執行這個願望而是等我選定了願望才執行嗎?"

"這也隨便你."

看起來獸神比阿爾倪和米枷勒那倆吸血鬼豪爽多了,不過話說回來,就是因為他太豪爽,所以才落到這般田地.阿爾倪和米枷勒雖然黑心,但那才是領導者真正的素質.一個統治者可以對內寬容一些,但絕對不可以對外寬容.對內寬容,被統治的人會說領導者仁德,對外寬容對方只會說你傻冒.

我對獅頭人道:"既然這樣,我們找個地方盡快完成他可以嗎?"

"那跟我們來吧."

獅頭人轉身帶我們向森林里走了過去,他妹妹則使用奇怪的語言對剛才那只野獸說了些什麼,那只大家伙立刻跳入森林不見了.

不一會我們就被帶到了一大片湖水邊,湖心還有個小島.我們被帶到島上才發現這個島竟然是壓縮空間,外面看起來很小的島嶼上來後卻顯得無比巨大.我們進入了島嶼中心地帶,這邊有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品而且都是石制的.獸神的生活果然是和光明神殿那邊沒法比,一個是比皇帝還要奢華的生活水平,一個是比原始人還要落後的生活水平.

這個地方除了石桌石凳外還有一張石頭做的大床.雖然床的面積很大,但是上面的墊子實在是讓人有些受不了.石板床上只鋪了些干枯的細葉植物作為軟墊,別說阿爾倪的那張天鵝絨公主床了,國際難民好歹還能弄條毯子裹著,這個實在是太慘了點.估計稻草垛都比這床睡的舒服.

"你們就住這里?"我詢問著獅頭人.

獅頭人的妹妹道:"這里很不錯啊."

獅頭人也自豪的道:"這張床以前都是石頭,睡的渾身不舒服,後來我還發明了這個墊子,你看,撲上這些枯萎的植物軟軟的睡著真叫舒服."

夜之子靠到我身邊小聲的道:"喂,紫日,這里是不是需要搞個扶貧計劃啊?"

我小聲的回應道:"這種地方沒有開發的價值了,不過這兩兄妹好象什麼都不懂的樣子."

夜月突然把腦袋伸了過來."主人你該不會想拐帶人口吧?"

"我就是想拐帶人口,把他們兩個騙回艾辛格,起碼可以給我們爭取一點好處."

夜之子歎氣道:"哎,可憐的羊羔又要被大野狼拖回洞里了!"

"去,我這叫扶貧,不懂別亂說."

夜月忽然抬頭問那個女獸神:"我們還沒有互相介紹呢.我叫夜月,這是我的主人紫日,這個是我主人的朋友夜之子,契約女神你們是知道的."

女獸神道:"我們是母親分裂出來的兩個個體,所以名字也是母親的名字拆出來的.我叫基美,我哥哥叫基拉,和起來就是目前的名字基美拉."

我趕緊開始套近乎."基拉,你們兄妹睡一起嗎?這怎麼就一張床啊?"

"這床很大啊,為什麼要分開?"基拉還真是單純,他們似乎沒有這方面的忌諱.

我的目的是要套近乎,既然他們不知道我也沒必要添事.趕緊改口:"你們這床上連個棚子都沒有,下雨的時候怎麼辦啊?"

"這里不會下雨的."基美道:"母親在這里制作了永久性的阻斷空間,雨水是不會落進來的.島上的植物都是靠周圍湖里的水生活的."

"那你們的食物呢?神好象並非不吃東西吧?"維娜好象就是需要進食的,阿爾倪和米枷勒似乎也一樣.他們的區別不過是比一般人吃的少,但並不是完全不吃東西.就連天庭的避谷術也只是減少食物需求量,並非真的什麼都不吃.獸神這種神本身級別比較低,而且種族特性應該就是需要吃東西的.

基美笑著拍拍手,剛才離開的那只野獸叼著只不小的野獸回來了."有鋼牙幫我們打獵,這里的食物根本不成問題."說著她就把那只野獸拿了過來撕下一塊紅色的肉塊遞給我:"要來點嗎?"

暈!我雖然對尸體殘肢以及血腥場面並不過敏,但是我可不吃生肉.夜之子這小子竟然還給我搗亂:"紫日你多吃點吧.人家可是特別准備給你這個客人的."

我斜了夜之子一眼,眼光中寒光一閃,夜之子突然打了個哆嗦.我笑著推開肉塊:"謝謝,我不餓!給夜之子吧,他來的路上一直在喊餓.他一個人可以吃掉這整個野獸."

基美果然是單純的可愛,她真的立刻高興的把整只野獸都遞到夜之子面前:"吃吧.我們這還有很多."

夜之子的表情仿佛吃了死蒼蠅一樣,憋了半天才突然想到辦法."……啊,我餓過頭了,現在反而吃不下了,我先收起來,等餓了再吃吧."說著他動作迅速的把鳳龍空間打開把肉扔了進去.

基美微笑著道:"那一會我去幫你多准備些."

夜之子只好尷尬的點頭.

基美和基拉是一點心眼都沒有,人家說什麼他們信什麼,簡直像荷花一樣純潔.跟他們在一起我才真的感覺到自己是黑色的,從里面黑到外面.浮華背後的悲哀,我們這些現代社會的人誰也跑不掉.

"基拉."我把獅頭人叫到身邊."你們這里是不是太簡陋了一點啊?"

"滿好的啊!"基拉沒見過奢華的世界,他並不知道這一切並不是完美的.

"基拉,基美.這里的生活,你們自己可能並不覺得,但實際上和外面的世界是沒辦法比的,我看你們不如跟我回我的地方去吧?那邊比這里條件好多了,而且這里只有你們兩個,到外面可以認識好多朋友,你們覺得怎麼樣?"

在來之前我已經和契約女神說過要她幫我拉攏這些下級神的事情,她現在一聽我的話立刻明白了我在拉攏這兩個獸神.為了自己的待遇她也迅速幫我游說起來:"基美,你們兩個的目前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現在在紫日的城市里住,他那里的條件比這里好很多,你們不如過來和我一起吧.這樣我也好對你們關照一些啊.怎麼說你們也是基美拉生命的延續,我應該對你們盡一份力的."

基拉爽快的道:"我是沒問題,就是我妹妹她……!"

基美道:"我舍不得鋼牙."

我笑了起來."我又沒說不可以帶鋼牙一起,而且你們又不是不回來了.這個島我看環境也不錯,不如我在這里也修一個城市,你們覺得怎麼樣?"

"修城市?"基拉指指腳下:"在這里?"

首發起點中文網<a href=" target=".blank">,章節更多,歡迎來起點支持作者

"怎麼了?不可以嗎?"獸神該不會跟我要土地占用費吧?

"不是."基拉搖搖頭:"我是想問一下什麼是城市?"

"啊?"我的下巴差點張掉下來."這個……城市就是……這要我怎麼解釋啊!城市就是……就是……就是好多房子聚集在一起,然後里面住了好多好多的人.在這些房子外面再修一道很高很高的牆把這些房子都圍起來,這就是個城市了."

基拉點點頭:"哦,原來城市就是好多房子被一道牆圍起來啊.不過,我知道牆,可是房子是什麼啊?"

暈."你不是說基美拉曾經留下原神教授過你們一些必要知識嗎?怎麼他沒教過房子是什麼嗎?"

基美道:"母親是想教來著,可是她的原神只有30天的存在時間,我和哥哥學習的速度又慢的出乎意料.母親計劃用30天教會我們她知道的全部東西,可是後來我們學的太慢,她只好挑選了一些最重要的先教,結果我們知道的東西就是一段一段的,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

教育不象工廠生產螺絲釘,每個學生都有自己的特點,而教師卻單方面的自己計劃教育方案,結果就出現了基美和基拉這樣不合格的學生.獸神基美拉肯定是用自己成年期的智力去計算需要的時間的,沒想到新分裂的孩子卻沒有他成年體的智力,所以速度慢的可怕,能把話學全了已經是萬幸了.

我看像基美."你們兄妹許的東西太亂了,好多基本常識都不知道.我看你們還是到我的城市去,我可以安排專人傳授你們,而且沒有時間限制,可以一直教到你們會為止."

"真的可以嗎?我想學.媽媽當初教的東西都是亂七八糟的,正好我想全都從頭學一遍."基美幾乎是不加思索的就喊了出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九十六章 泥沼     下篇:第九卷 第九十八章 錯誤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