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一百一十章 計劃與變化  
   
第九卷 第一百一十章 計劃與變化

看到神箭臨空幾乎所有人都傻了,但是我卻很清醒.本身就是我要求發射的神箭,自己不可能沒有准備.幾乎在看到神箭的同時我就沖過去拿起了水晶通訊機."全艦隊轉舵073,准備抗沖擊.爆擊後回舵036,最大戰速拉開距離.馬上執行."

最後那句馬上執行是用吼叫的方式喊出來的,幾艘船上的人都被我震醒了,連忙轉舵.日本艦隊看到我們轉舵後並沒有任何反應,頭頂的飛彈讓他們全都傻眼了.我們的突然轉舵立刻和日本艦隊的右翼艦隊越追越近,對方已經把炮口蓋全都打開了,明顯是准備用小炮進行攔阻射擊了,但是我們依然無畏的向著他們沖了過去.

塞拉提絲族的成員幾乎全都跑到了甲板上,雖然我開始說過不讓他們離開底艙,可是這些家伙新加入我們行會,對我的話還不如別的人那麼信服.現在戰艦甲板側面距離了大量塞拉提絲族的成員看著飛彈從我們的後方高速穿飛而過.

轟,小日本的戰艦群突然開炮了,我嚇了一跳,以為他們要把我們干掉呢,可是仔細一看他們的目標是天空中飛行的飛彈.真紅忍不住罵開了."靠,當你們裝的近防系統啊?導彈都想打!"

神箭系統發射的飛彈速度快的驚人,日本人的小炮怎麼可能打的中這麼快的東西.全部十二枚飛彈迅速穿越日本人的戰艦群上空然後開始降低高度,以距海面不到3米的超低空開始貼水面飛行.飛彈本來是向前飛的,但是降低高度後突然一個大角度轉彎跟著我們的戰艦飛了過來,松本正賀一瞬間有些迷茫,他開始認為這是我們的飛彈,可是現在看到飛彈竟然向我們飛了過來讓他們有些奇怪.

我們行會的飛彈當然不可能來炸我們自己,只見飛彈從我們戰艦的縫隙中穿越而過,一些黑色的東西從飛彈上掉了下來,海面上轟轟轟轟飛起一大片水花.塞拉提絲族的人本來還在為飛彈歡呼,突然被濺起的水花澆了一頭一臉都安靜下來了.原來潑冷水就是這個意思,看到的確有助于消滅別人的過度熱情.

丟下這些不明物體後飛彈尾部的火焰突然暴漲,十二枚飛彈排著隊先後撞上了我們艦隊正前方擋路的日本戰艦.神箭系統發射的飛彈嚴格來說算是大型巡航飛彈,其彈頭是專門為城市防禦系統准備的,專門用來對方大型地下掩體和厚達二十多米的岩石城牆,戰艦的鋼板雖然比石頭硬,可裝甲板不可能修的和城牆一樣厚,其防禦力明顯不如城牆.

飛在最前面的飛彈第一個撞上了小日本的大型戰列艦德康將軍號.這艘戰艦是小日本的將軍級戰列艦中比較大的一艘,它在中國領海打沉過不少中國戰艦,也算是一代名艦了.今天這艘戰艦算是撞槍口上了,飛彈群在丟下那些不明物體後再次降低高度到距離水面只有一米的高度.第一枚飛彈正中船體左弦中段,彈頭和鋼板接觸後就像捅穿了一層硬紙板一樣鑽了進去.整枚飛彈一大半都插進了船體內部,然後就是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一個由水蒸汽形成的小蘑菇云伴隨著耀眼的火光在海面上升了起來,德康將軍號整艘船被完全炸成了碎片,根本看不到完整的殘骸,戰艦被徹底炸爛了,碎片飛向地面八方,打的戰艦甲板叮當亂響.海面上肉眼可見的一道水中沖擊波成環行傳播出去,附近的戰艦全都被震的一陣搖晃.

第一枚飛彈完成了使命後不到兩秒第二枚和第三枚飛彈同時插進了另外兩艘戰艦,再次兩聲爆鳴,兩艘戰艦像天女散花一樣飛散了出去.神箭用的彈頭是超高爆力的壓縮能量球,一旦彈頭撤消壓縮,能量風暴會迅速把戰艦撕成碎片.這種彈頭的特點是被攻擊的物體除非能完全擋住攻擊不讓彈頭鑽進去,否則越硬越倒黴.

三枚飛彈的爆炸已經把日本人嚇傻了,但是剩下的9枚也不是無所事事來參觀的,它們被生產出來唯一的目的就是和目標同歸于盡.剩下的9枚中有四枚突然從海面拉高垂直飛向天空,另外5枚各自找准一艘大型戰艦爆破.頃刻之間日本人的艦隊就少了8艘大型戰艦,包圍圈最薄弱的區域被削掉了一個角.我們的戰艦再穿越沖擊波之後立刻加速逃離,日本戰艦看到我們跑卻無法阻攔.

水中沖擊波掀起了巨大的海浪,我們已經事先轉舵變成了正對沖擊波,船身從頭到尾起伏了兩下就好了,可是日本戰艦卻是側弦對著浪頭.雖然這點浪還掀不翻大型戰艦,可是巨大的海浪橫向撞擊船體卻把因為准備轉舵而開始減速的日本戰艦橫著推了出去.日本人有近千艘船,因為天氣晴朗又沒什麼浪,而且正在進行合圍所以船間距都很小.這樣艦隊突然一動立刻就出問題了,一些靠的過近的戰艦紛紛撞在一起,然後一艘撞一艘形成了連環撞船事件.

我們借著小日本艦隊擠成一團的空擋加速向著外面跑了出去,松本正賀看到我們要跑立刻命令艦隊分開,沒有被困住的戰艦立刻開始追擊.可惜他好象忘記了頭頂還有四枚飛彈沒有動靜呢.那四枚飛彈從剛開始就垂直上升到高空,然後從高空選擇好目標以近乎垂直的角度向下發動了俯沖攻擊.

飛彈的速度本身就快,現在俯沖向下沖速度更不得了.巨大的慣性可是非常恐怖的破甲武器.俯沖的四枚飛彈選擇了四個最重要的目標開始打擊.第一個目標就是松本正賀的旗艦.這艘不亞于永痧鱉啈C艦的超級戰列艦是全日本最大的戰艦,黑龍會一直以此為其日本海軍力量的驕傲,不過這次他們算是要倒黴了.

第一枚開始俯沖的飛彈正對著戰艦中間的艦橋砸了下去,但是很不幸的是在彈頭接觸艦身的最後一刻目標被沖擊波推了一把向前方移動了一大節,飛彈速度太快已經來不及進行轉向了,一頭撞上戰艦靠後一點的第三主炮塔.彈頭輕易的貫穿了炮塔然後插進了下方的船艙.轟的一聲巨響,戰艦的尾部整個飛了出去,但是因為不是正中目標爆炸的威力沒有完全起作用.戰艦沒被完全炸碎,只不過後邊三分之一的部分不見了而已,船頭正在迅速下沉.

松本正賀和田中正太被沖擊波掀了出去,幾分鍾後頭破血流的兩人被旁邊的戰艦打撈了起來.但是第二枚飛彈跟著就下來了.這次的目標是追擊我們的戰艦群中跑的最快的那個家伙,一枚飛彈直接掉在這艘戰艦的船頭把它砸的在海里完了個前空翻,整艘船倒扣進了大海.隨後的爆炸把這艘船像彈藥庫一般的引爆了,彈片把四周靠的比較近的船都打成了篩子開始進水.

又一枚飛彈掉在了一艘大型戰艦上,這條船剛好在日本艦隊中心,爆炸的沖擊波波及了附近所有的戰艦.

最後一枚飛彈在天上繼續上升了一段距離才開始突然下落,這枚飛彈的外面似乎捆綁了很多東西,而且它似乎沒有和其他飛彈一樣把那些奇怪的東西扔掉.這枚飛彈沒有命中任何一艘日本戰艦,因為它在日本戰艦群上空幾百米就爆炸了.日本人還在慶幸自己好運氣,但是隨後的暴雨就把他們的慶祝變成了咒罵.

想想看我們是什麼人,怎麼可能讓飛彈空中引爆呢?那枚飛彈外面捆綁的實際上是裝滿炸藥的小鋼珠,飛彈臨空爆炸,小鋼珠在俯沖獲得的速度幫助下借助炸藥的威力再次加速向著下面的一大片海面沖了下去.

接下來三十秒是小日本的舞蹈時間,鋼珠打不穿甲板卻可以殺人.所有在甲板上的小日本被鋼珠打成了篩子之後還在那里因為反複飛濺的鋼珠而無法倒下,鋼珠打的那些尸體在那里像跳霹靂舞一樣跳動著,就算已經倒下的也會因為持續的打擊像跳上甲板的魚一樣不斷的蹦達著.松本正賀和田中正太到是反應快,一步就跳進了船艙,可盡管跳的快還是被鋼珠打傷了好多地方.這些高彈鋼珠的彈性很好,一些沒有關閉的大門都是它們的集中破壞區,鋼珠一旦進入船艙就會在牆壁間來回的撞擊反彈,最終跳進船體內部不是打穿幾個人卡在人體內部爆炸就是夾在機器管道里爆炸.雖然小鋼珠威力不大,但是這次爆炸卻給小日本制造了巨大的麻煩.整個日本艦隊連玩家帶NPC死亡不多受傷的卻達到三成以上,至于戰艦,大傷沒有小故障一堆,忙的小日本的機械師上躥下跳.

因為這次打擊搞的日本艦隊整體速度下降很嚴重,主要是因為所有船上都有傷員,而且機械故障使得船速被迫下降.我們的戰艦沖出包圍圈後也放滿了速度開始吊著小日本跑.為了讓小日本相信我們不是故意引誘他們,我命令關閉了兩艘貨船的動力並讓戰艦拖拽著這兩艘船跑.這樣可以給小日本一個錯誤信息,讓他們誤認為我們的貨船因為剛才突然發力逃跑弄壞了推進器.

松本正賀和田中正太果然上當了,他們現在的心情就像輸紅眼的賭徒一樣.如果現在放棄就意味著開始的努力都白費了,賭徒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松本正賀他們也不行.不追到我們的船他們說什麼都不會放棄的.

日本艦隊在路途上緩慢的追擊著我們,我們則因為貨船推進器"意外損壞"而不得不陪著他們慢慢爬.隨著時間的推移日本戰艦上的傷員逐漸因為各種治療快速恢複了戰斗力,戰艦也得到了修複速度越來越快.

日本人加快速度後雙方距離逐漸拉近,松本正賀臉上洋溢著得意的笑容仿佛已經看到那些魔晶石在他的倉庫內躺著一樣.但是我是不會讓他那麼得意的.我們的船根本就沒壞,當然不可能讓他們追上.首先我們假裝有一艘貨船修複了推進器,結果速度提高了不少,和日本人戰艦又拉開了距離.松本正賀看著美餐越跑越遠心里那個急哦,但是很快日本戰艦全部修複完畢速度再次提高,距離又被拉近了,高興的他哼起了小曲.

看到日本人再次加速我干脆命令大家開始搬運貨物到全面的戰艦上來,實際上那些都是空箱子,搬運起來快的很.松本正賀在觀察器上看到我們在轉移貨船的貨物立刻就明白我們的想法了.眼看著他們就要追到我們之時我們突然砍斷了那艘沒有動力的貨船的繩索,艦隊猛然加速逃離,那艘貨船卻單獨留了下來.

一開始那些艾辛格過來的飛彈曾經丟下過一些不明物體,就在剛才那些不明物體剛剛爬上了我們的戰艦.直到這個時候我們的人才知道艾辛格送來的是新式魔偶,這些東西的主要改進就是減少防護力增加了水中運動能力和提高了敏捷性.新魔偶同時還帶了好多炸藥過來,這個本來是給鋼爪水中引爆敵艦用的,現在卻被我用做了炸船.

我就光明正大的把那些炸藥都貼在了貨船的外面,日本人看到之後全都繞著貨船開了過去根本沒人敢靠近貨船,這樣貨船就成了路障,搞的日本艦隊不得不減速繞行.幾下一折騰幾個小時過去了,松本正賀終于最後一次追上我們的艦隊時他卻笑不出來了.

他本來已經被我們甩開很遠了,幾乎都看不見人了,但是突然他又發現了我們的戰艦,而且這次我們是面對他們.松本正賀本來還很高興,雖然不知道我們為什麼不逃跑了,但是他總算追到我們的艦隊了.可是當他們的戰艦接近之後忽然發現我們這邊的戰艦後面還有一大片黑影.

"會……會……會長不好了."了望手嚇的臉色煞白,說話都不利索了."中……中國人……後面……後面……有一大群美國戰艦."

"美國戰艦?數量多少?"

"太多了,數不過來,總數不少于兩千艘,而且全都是大型主力艦."

田中正太訓斥道:"胡說什麼?美國人再強也沒有哪個行會能湊出兩千艘主力艦啊."

了望手委屈的解釋道:"不是一個行會,是一堆行會.全都是美國船,但是行會會旗亂七八糟總有好幾十種,看起來是聯合艦隊,而且似乎是為了打仗而做了精簡,只留下了攻擊力最強的大型戰艦."

正在這個時候信號旗手向下面喊道:"報告會長,我艦隊後方警戒艦報告,我們後方出現大型艦隊."

"又有大型艦隊?難道是來和美國人決戰的?不可能啊!命令警戒艦偵察下對方艦隊情況."

旗手不一會就回報道:"是中國冰霜玫瑰盟的主力艦隊,數量一千三百余艘,而且全都只主戰艦種,遠方有些黑影看不清楚,可能是中國人的補給艦隊."

"不好,中計了!"

事情到了這一部,如果松本正賀再反應不過來他就真是白癡了.上千艘戰艦組成的超大型戰艦群是絕對不可能不帶補給艦自己跑出來的,而艦隊平時航行時都是把補給艦包圍在艦隊中間的,只有在進入戰斗狀態時才會把補給艦丟在戰場外面.日本人的警戒艦報告說中國艦隊丟開了補給艦自己沖了上來明顯就是准備好要打仗了,明顯這是預謀好的圈套.松本正賀的艦隊和我們冰霜玫瑰盟的艦隊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仗了,他們很清楚我們的實力.一千三百多艘戰艦就是我們行會六成的戰斗力了,我們肯把這麼多戰艦調出來就是有十拿九穩的准備,否則不可能把老家搞的兵力空虛把戰艦都調到這個以前很少進入的太平洋上來的.至于美國人方面那些艦隊的意圖就更明顯了,沒帶補給艦說明他們事先知道戰斗地點距離不遠,而且他們知道戰斗規模和戰斗時間,這麼詳細的計劃擺明了就是要出來打伏擊的.最後一個證據就是我們的戰艦竟然調頭了,要是美國人是來打中國艦隊的,我們怎麼可能調頭把屁股給人家打呢?

中美雙方以近四千艘主力艦的強大戰力徹底包圍了日本艦隊,松本正賀感覺到自己心都涼掉了.田中正太急的差點把自己本就不富裕的頭發徹底拔光,可是依然想不到辦法.四比一的戰斗比例想也知道今天整個日本主力艦隊一艘也別想剩下了.

其實真要證明這些偽裝艦的身份用不到這麼大規模的戰艦群,但是我另外有個目的就是在此徹底重創日本海軍.上次在日本修建支點城被日本人又打掉了,這個帳我可還記著呢.自從那次之後我一直計劃著再次在日本建立城市的計劃,但是很不幸的是日本人從上次之後開始奮發圖強大興海軍,現在想要靠近日本海岸已經變的非常困難了.但是這次是個機會.只要我們在此消滅松本正賀的這個日本第一強大的艦隊,就相當于重創了日本海軍的實力.回去之後我們可以利用海上優勢聯合韓國人全線壓縮日本海軍勢力圈,把日本艦隊全都趕到陸地上去.只要拿到制海權就可以進而炮擊日本沿海一線城市打擊日本經濟,切斷日本海上交通.這個缺乏資源的國家一旦沒有海上交通就基本算是完蛋了.

日本艦隊先開始被包圍之前還打算逃跑,但是我方潛艇部隊突然成批的從海面下冒了出來,特別是巨大的潛水船塢大白鯊號那小島般的體型徹底把日本人嚇到了.大白鯊號出水後頂部甲板全都慢慢的折疊了起來,一門門岸防武器級別的超大型武器升了出來.大白鯊號巨大的體型不但可以當作船塢用,它更是戰艦無法攜帶的超大型武器的最佳平台.

日本戰艦在包圍圈里四處亂轉想尋找出口,可卻被不斷的擋了回來,很快合圍完成,雙方艦隊徹底包圍了日本艦隊,無奈的日本戰艦只好組成了防禦陣形背水一戰了.但是在海面上形成了包圍的局勢後卻安靜了下來,雙方都沒有要動的意思,一時之間大家都靜止了下來.

日本艦隊數量少當然不可能先動手,松本正賀迅速召集了各艘戰艦的艦長開會.聯合艦隊這邊大家是第一次一起打仗,事先也必須商量一下,各個參戰美國行會的會長或者副會長全都集中到了大白鯊號的甲板上來開會商量這場戰斗要怎麼打才能用盡量小的損失得到盡量大的戰果.那些美國會長一上來沒有和我討論戰斗反到先詢問起了這艘大白鯊號是哪個船廠造的,說他們也想要買.我無奈的告訴他們這是本行會內部建造的不對外出售,他們這才放棄了追問.

向特瑞打了個眼色讓他不要插話,然後我開始對那些會長說道:"大家好.我是中國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日,相信你們之中也有不少人知道我們行會,畢竟我們和美國行會合作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前段時間聽說有一支中國艦隊頻繁襲擊美國行會的貨運船隊給大家造成了很大損失,對這種行為我是不贊同的.所謂執法不認親,雖然對方是中國行會,但是我不能護短的.我這次正好發現了這個襲擊美國友人的中國艦隊,正好抓住這個機會把大家集中起來一次鏟除這個禍害."

一個我不認識的美國行會會長站起來道:"對紫日會長的行為我們表示感動,請放心,我們知道大多數中國朋友都是友好的,出了這麼個敗類也是再所難免的事情,我們消滅這個艦隊不會影響雙方的友誼的."

"好,既然如此我們開始討論作戰計劃."

哈哈,入套了.日本人掉進了陷阱,美國人也掉進來了.只不過日本人進的是屠殺陷阱,美國人掉進的是糖衣炮彈陷阱.

雖然開始雙方表現的很友好,但是後來情況又發生了一些變化.美國行會中有幾個大行會的會長嚴重藐視我的存在,這些家伙先開始問我有沒有學過孫子兵法.那東西我看過,可是認真學習就談不上了.本著謙虛的中國美德我說我沒學過,結果那幾個家伙立刻大談什麼他們曾經深入研究過孫子兵法,說什麼雖然中國的孫子兵法很高深,但是他們已經學透了,而且他們曾用家里的個人計算機模擬演示過證明自己研究水平還不低,于是他們非常自信的搶了我戰場指揮的職務.

這些美國會長的行為讓我直皺眉頭,不過後來我也想開了.反正你們自己指揮自己的,到時候真打起來肯定是大家各自為政互相不聽指揮.多國部隊聯合作戰時的弱點就是互相不聽指揮,我們這里雖然才兩個國家,但是大家屬于不同行會,到時候除了幾個關系好的行會肯定是全都亂成一團,估計想消滅這一千艘船組成的日本艦隊我們這邊只要要付出兩千艘戰艦的代價,這就是垃圾指揮的結果.不過我不擔心這個結果,反正到時候我會讓自己的艦隊小心的盡量避開敵人,美國人想展示英雄主義你就去展示吧,等你們自己死光了,日本人估計也差不多只剩最後一口氣了,我再上去踩兩腳就差不多可以收工了.美國人的戰艦損失我就管不到了,反正又不是我的船.

特瑞這個滑頭也看出了我的意圖,我皺眉頭的動作他看的很清楚.趁別人不注意特瑞特地對我小聲的道:"戰斗開始後我就跟著你跑了."

我看了他一眼然後了然的笑了笑,他也笑了笑.真紅看到我們兩個互相打顏色忍不住對旁邊的闖王道:"看到了?這才是傳說中的人精."

闖王笑了起來:"哈哈哈哈,老大確實是人精,不過那個美國行會的老大也不是省油的燈."

我們這邊正開會,日本會議已經基本結束了.他們都是自己人,不象我們這邊扯皮很厲害.說是開會實際上就是松本正賀發布命令罷了.會議結束後日本艦隊的指揮官紛紛返回自己的戰艦,接著各個戰艦上的中國國旗紛紛降了下來.不一會一面面膏藥旗升了起來.松本正賀站在船頭大聲嚎叫著:"大河民族的健兒們,為了大日本的榮譽戰斗到最後一兵一艦.大日本帝國萬歲!"周圍戰艦上立刻響起萬歲萬歲的回應聲.

我們這邊會議剛結束就看到日本人那邊正在換國旗,那些美國會長立刻明白了怎麼回事.我當然要氣憤的跳出來大罵一通日本人無恥冒充我們中國艦隊襲擊美國友人,特瑞賣我個人情幫忙複合起來說什麼被日本人偽善的面具害的好苦.頓時各位會長群情激憤要和日本人死過,我立刻命令用摩托快艇送他們返回自己行會的艦隊群,這樣可以趁著他們激憤的心情沖的勇猛點.

雖然說我的計劃非常完美,但是有句話叫計劃趕不上變化.可能是我刺激的太過頭了,那些美國會長一回到自己的艦隊立刻就開始無組織無紀律的對日本艦隊發動了沖鋒.

日本人已經被包圍了,這種時候應該和他們用重炮逐一較量然後把受傷的船拖到外圍換新的上去繼續打,這樣可以充分顯示我們數量的優勢.可是這幫美國人不知道是沒腦子還是太勇猛,竟然就這麼一窩蜂的向日本艦隊的陣線沖了進去.

那幾個聲稱看過孫子兵法的會長在後面一個勁的揮舞指揮旗,可惜沒人聽他們的,最後氣的他們一咬牙一跺腳自己也沖上去了.好好的伏擊戰變成了遭遇戰,多虧我多個心眼多准備了些戰艦,要不然被日本人打贏了這場海戰回去我就沒臉見人了.

戰斗的序幕是從一發信號彈開始的,美國行會中有一個行會使用特殊的信號彈進行戰場指揮,那個氣憤的美國會長回到自己艦隊立刻命令發射信號彈傳令攻擊,結果他自己的人沒反應過來,日本人的艦隊卻把信號彈當成了炮擊,于是他們首先開炮了.

"快,錄象錄象.拍下來拿回去當戰術教學片用."

信號彈上天後日本人的艦隊稀稀拉拉的開始開炮,肯能是因為松本正賀認准了這次就是我挑的事,所以日本戰艦的火力全都集中到了中國戰艦身上.松本正賀真正的目的是想把我干掉以泄私憤,不過我們行會的戰艦使用水晶通訊機之後就不掛指揮旗了,所以他不知道我在哪艘船上只好亂炸.其實松本正賀在做的根本就是無用功,因為我根本不在前面的戰艦里.此時我正站在大白鯊號高大的鯊魚鰭頂部看著戰局,沖鋒是會員們的事情,我只知道戰略部署,戰術方面一竅不通,部署早就下達過了,現在只要闖王自己指揮就行了,我只管看戲.

因為得到了我的命令,所以本行會的戰艦幾乎在開戰後就一直沒動過窩,旁邊的美國戰艦全都勇往直前的沖進了日本人的戰艦群.本來我是打算在外面看情況火力支援的,但是現在的情況顯然不是那麼回事.

日本人和我的想法一樣,他們也認為我們會圍成個圈子用強大的排炮火力壓著他們打,可是他們沒想到美國人的戰艦突然一擁而上沖到了他們的陣形里.日本戰艦的鐵桶陣本來擺的好好的,美國人一副打算要和他們對撞的樣子沖上來把日本反到嚇了一跳.這情況搞的好象是美國人在背水一戰一樣.

其實最前面的美國戰艦只是想靠近了開火的,可是船多了就和人多一樣.體育場電影院經常發生人多擁擠導致互相踩踏的事件,戰艦平時因為數量少一般沒這情況,可是今天這里雙方有上千艘戰艦堆在一起,情況立刻變的和失控的人群一樣糟糕.前面的船自認為到達合適位置後打算停船開炮,可是後面的船認為自己還沒到位置,于是撞上了前面的船開始把前面的船向日本人的艦隊里推.這樣一層推一層,海面簡直被戰艦變成了鋼鐵大陸,幾百艘戰艦聚集成一個小團像火炮陣地一樣集體向前移動.

雙方本來還留了個緩沖帶,一開戰雙方一沖緩沖帶立刻就亂了.日本人開始被這情況嚇到了,但是他們很快反應過來開始炮擊最前面的戰艦.最前面的戰艦被後面的船擠著,想機動躲避都不行.日本人立刻發現了這個弱點,于是把魚雷也打了出來.這種密度的艦隊群想躲魚雷是根本不可能的,日本人的魚雷只要發射出去就沒有不中的.

雖然美國人這個愚蠢的人堆陣形問題相當嚴重,但物極必反,一個戰術一旦愚蠢到一定程度反而會有驚人的效果.最前排的戰艦的確是被命中了,但是他們被後面的戰艦完全卡住了.當戰艦中彈之後雖然會進水下沉,但那必須要很長時間才能完全沉沒.現在那些受傷的報廢戰艦雖然已經被打成了一堆廢鐵,可是後面戰艦硬是推著這堆廢鐵像盾牌陣一樣向前沖了過去.最前面的戰艦被炸的嚴重變形都已經看不出船形了,可是魚雷畢竟不是我們的飛彈,它不可能把戰艦徹底炸散,這些廢鐵一直擋在那里魚雷反複命中這些廢鐵卻傷不到後面的船.就這樣,當第一排的廢鐵完全沉沒後美國人的戰艦竟然奇跡般的沖到了日本人的戰艦群里.

真是難以想象,海戰居然可以打成這樣.美國人的戰艦太過密集,結果自己的戰艦互相阻擋,大部分戰艦找不到發射角度根本不能開炮,想要換位置卻被後面的戰艦推著向前跑,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日本人的戰艦相對還好點,鐵桶陣雖然也密集,但那畢竟是個陣形,預先留出了發射的炮位.

就為了這五千多米的隔離帶,美國人差不多付出了八百艘戰艦的慘痛代價,而日本人僅僅沉沒十幾艘傷十幾艘而已,這個簡直不成比例.不過接下來就更好玩了.

最靠近日本人的一個美國行會的旗艦徹底沉沒後它後面的戰艦借助它的殘骸的掩護已經到了日本艦隊面前不到三十米的距離上.這種超級戰列艦在三十米的范圍內對轟,那感覺真是爽的沒化說.第一艘美國戰艦轟的一聲撞上了外圍的日本戰艦,因為有後面的戰艦推擠,前面的戰艦力量很大,日本戰艦根本擋不住這樣的沖撞.那艘橫在美國戰艦面前的戰艦船頭被撞結果被一下撞橫過來了.

這艘日本戰艦橫過來後那艘撞開它的美國戰艦卻沖進了日本艦隊內部,一艘美國船的突然侵入搞的日本戰艦陣形大亂,不少戰艦想指揮官想收縮防禦,另外一些人則想著突圍,可是信號旗傳訊速度慢,來不及進行複雜的交流,還沒等日本人有所反應更多的戰艦沖了進去.

最外圍的日本戰艦本來是日本艦隊的前鋒,現在卻被夾到了美國戰艦群中.松本正賀和田中正太此時分別在兩艘戰列艦上指揮戰斗,松本正賀的船靠近外圍,一下就和美國人的戰艦貼到一起去了.松本正賀和我一樣也是負責戰略指揮的,剛開完會下達完指令他就回到自己的船艙去畫計劃藍圖去了,他認為雙方最起碼要炮擊半個多小時才能有初步結果,誰知道才十幾分鍾他抬頭一看就發現弦窗外面有個巨大的船橋.

"八嘎!誰把戰艦開這麼近?"松本正賀的房間靠近甲板層,比較低矮,看不到戰艦旗幟.他習慣的認為是自己人的戰艦靠太近了.氣沖沖的松本正賀沖出船艙跑到側弦甲板上對著旁邊那艘船大喉著:"哪個混蛋要你們把船開到這來的?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松本正賀打開船艙就對著對面喊,根本沒注意到問題.可是他喊完之後發現對面船舷上的人全都傻愣愣的看著他,再過一會他發現對方的服裝好象有些問題.等等,怎麼還有個人是黃頭發藍眼睛啊?我靠,那邊還有個黑人.

松本正賀突然反應過來了,不過他反應過來對面的人也反應過來了.兩邊戰艦上突然全亂了套,美國戰艦甲板上的船員迅速跑動起來,松本正賀順著他們的跑動路線向前看,結果發現了一門二十毫米快炮.一個美國人已經爬到炮位上了,那家伙在炮管側面拉了一下然後就把炮位轉了過來.松本正賀回身一個惡狗撲屎的動作飛進了房間,一落地他連忙向側面滾了出去.在他離開門口不到一秒之後對面的小炮立刻噴出了長長的火蛇,松本正賀的船艙門邊叮叮當當像放鞭炮一樣火星四濺,有些子彈還從沒有來及關閉的大門飛進了房間,頓時那些精美的工藝品像裝了彈簧一樣在櫃子上蹦跳起來變成無數碎片再落回地面上.松本正賀幾乎是手腳並用的打開了對著內部走廊的門爬進了指揮塔里面,那個外部的房間可不安全.

美國人開炮,日本人也不傻.小型炮台立刻轉了過去對著美國人還是還擊,一些反應快的甚至從身上拿出了弓箭和前裝火藥槍開始對射.不知道哪個"聰明"小子想的主意,這麼近居然也敢把主炮轉過來.只見那艘美國戰艦把它那門443毫米的巨炮轉向了日本戰艦的中央島,雙方戰艦距離太近,幾乎是貼在一起的.戰艦主炮炮管又長,轉過來之後美國人的戰艦主炮炮管距離松本正賀那艘戰艦的指揮塔距離不到三米,幾乎已經可以說是頂在戰艦上了.

松本正賀好不容易聽到外面小炮停了,壯著膽子打開門爬回自己房間,從門腳邊伸出半邊臉想看下情況.結果他安心的沒有看到任何小炮,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卻發現門外多了個黑洞洞的洞口."這是什麼啊?"他又伸出點腦袋仔細看了一下.不看還好,這一看差點沒把他魂嚇掉."戰艦主炮?"松本正賀直接沖出房間用比世界記錄還要快的速度向側面跑了十幾米然後縱身跳了出去猛的往地上一扒:"全體臥倒."

嗚……!很奇怪.戰艦主炮在這種距離下開炮發出的不是轟鳴聲而是一種類似輪船汽笛,但是要尖銳一些的巨響.緊跟著就是"當……"的一聲悶響.這時候還沒有火光出現,當的那一聲實際上是底火排氣撞在戰艦鋼板上發出的聲音.不要以為氣流很柔軟,這種400毫米巨炮的氣流削金斷玉就跟揉面條似的.

松本正賀雖然已經臥倒了,但是氣流還是直接把他吹了出去.不過他沒有落到海里而是掉在了戰艦甲板上.唯一的問題是這不是他剛才那艘戰艦的甲板,而是一艘美國戰艦的甲板.其實附近戰艦這麼密集,真想掉海里恐怕也不大容易.即使你現在想跳海自殺最起碼也要先找到縫才行.

開炮的那艘美國戰艦突然向側面一晃,接著一發炮彈斜著飛了出去.一聲巨大的金屬扭曲斷裂的聲音之後緊跟著是連續的一陣當當響,最後有時一聲轟鳴,一個火球騰空而起.這一連串事件只是因為一艘美國戰艦開了一炮,但是它卻與四艘戰艦有關.

炮彈從美國戰艦的炮管里飛出後大家先聽到了撕裂聲,這個其實就是那艘松本正賀的坐艦.炮彈巨大的威力把整個島橋從甲板上削斷了,現在這個高達四十多米的島橋正向著那艘開炮的美國戰艦轟然倒下,不過我們現在先不管它,因為它只是在倒的過程中,還沒真砸到什麼東西.開始那聲撕裂聲之後是連續的當當聲,實際上這個是松本正賀那艘戰艦另外一邊的一艘美國戰艦發出的.炮彈削掉了松本正賀這艘船的島橋後一口氣貫穿了它背面那艘美國戰艦的島橋,那連續的當當聲是鋼板撞擊的聲音.不過此時炮彈依然沒有爆炸.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一百零九章 釣魚樂趣多     下篇:第九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海戰變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