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九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圖騰之城  
   
第九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圖騰之城

"好冷啊!"紅月顫抖著說道.

"堅持一下,這是過度性氣流,不會持續太長時間的."

"可我快凍僵了!"

"堅持一下."

我剛說完外部的氣壓突然恢複了正常,強風瞬間就停了下來.我迅速撤掉水銀盾的保護並展開翅膀,光線重新照射到我們身上帶來了一些溫暖.紅月的臉已經變成了白色,而且身體也抖的很厲害.

"你沒事吧?"我扶著紅月問道.

"沒……沒事,就是身體有些僵."

"小鳳."我迅速召喚出小鳳幫忙.一團大火球立刻就解決了我們的問題,感覺身上馬上就恢複正常了.不過這地方問題比較低,小鳳不能長時間在外面逗留,身體不冷了之後我趕緊讓她回去了.

這個山谷的深度超越了我們的想象,而且剛才那種間歇性的冷空氣每過20分鍾就會循環一次,時間相當的精確.我和紅月躲躲藏藏的一路下到山谷底差不多用掉了整個下午的時間.

谷底是一條封凍的河流,能夠看到冰層下面還是有一些水在流動.河的寬度在50米以上,兩邊就是冰封的懸崖.和上面比起來,這里的溫度反而要略微高了一些,不過環境溫度依然在零下四十多度.天雖然已經完全黑了,不過這里卻很亮.周圍的冰晶都反射著一種藍色的光線,看起來相當夢幻.

"快看."紅月突然跑向了前面,可是地面太滑,她剛跑了兩部就一個劈叉摔了下去.我本來想扶她,可是距離稍微遠了點,沒來及.

"你慢點,這里不是雪地,冰層可沒什麼附著力."我邊說著邊用右腳腳尖在地面一磕.嘩啦一聲,魔龍靴的底部彈出了一大排鋼釘,換左腳同樣姿勢在地上一彈,同樣的鋼釘彈了出來.有了這個走路就不會打滑了.

紅月扶著我爬了起來,跟著我小心的走到了她開始看到的那個地方.這里的環境和剛才我們落地的位置沒什麼區別,周圍全都是水晶一般的冰層,但是在這里的地面和牆壁上有著大量戰斗的痕跡.腳下的冰河地面明顯遭到過重拳攻擊,冰面上巨大的輻射壯裂紋只有真紅才做的到.至于牆壁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坑洞就更明顯了,一般人不會有這麼強的破壞力.

打斗的痕跡一路向前延伸,這就是最好的路標,我們只要順著這個路線走就一定能追上真紅."紅月,過來."

"干什麼?"

"我背你,這樣快點."

紅月略微考慮了一下還是跳了上來.我把腳尖再次在地上一點,鋼釘收了回去,然後我一甩腳,一條冰刀彈了出來.溜冰可比走路省力氣多了,而且速度很快.說起來滿奇怪的.雖然打斗的痕跡隨處可見,但我們一路上沒看到任何尸體和血跡,除了被砸的坑坑窪窪的地面和滿地的碎冰外什麼都沒有.

跑了一陣之後河流突然進入了一道懸崖,沒有路了.河水從懸崖上的一個洞口進入了山體內部,但是洞口在冰面以下,我們是進不去的.打斗的痕跡也在這里截然而止.冰面沒有破壞說明真紅並不是跟著河流進入了山體內.這里三面被懸崖包圍,唯一的入口就是我們過來的方向.如果真紅沒有下到河里,那就只能從上面走了.

我和紅月迅速開始沿著懸崖找路,真紅不可能無援無故的消失掉的,這個地方肯定有別的出口.

搜索了一會之後我忽然在頭頂懸崖上離地五十多米高的地方發現了一個洞口.這里的冰層太光滑,反光和折光混在一起搞的很多東西都看不清楚,要不然我們也不會這麼長時間才發現那個洞口.

我用龍筋索對准了那個洞口上面一點的位置,手指一動索頭立刻飛了出去並准確的嵌進了冰層中.抱起紅月換上鞋底的鋼釘踩著崖壁直接上到洞口鑽了進去.

洞內和外面比起來光線反而更亮一些,藍色的光從洞的深處一直照射出來.整個洞內完全就是由冰構成的,上下左右到處都是冰.

"天哪!這是什麼啊?"紅月突然被有眼前的東西嚇到了.

我們前面不遠的地面下有個人類,他的身體全都在冰面下,只有一只手伸在冰面上朝著天似乎想抓住些什麼.雖然尸體看起來時間跟長了,但那個人的樣子基本還算完整,除了皮膚有些干癟之外就像個活人.

我小心的走到那個可憐蟲的身邊看了看冰層下面的它."看起來是歐洲人."

"樣子好嚇人."紅月小心的和這個家伙保持著距離.

"或許我們應該問問它知道些什麼."

"好主意."

我從手鐲中拿出了魔法項鏈纏繞在那只伸在空中的手臂上,只見整具尸體都突然亮起了白色的熒光.

"誰?是誰喚醒了我?"

"一個路過的人."我握住項鏈的掛綴道:"今天下午有看到一個女孩子從這里經過嗎?"

"我一直在沉睡,就算有我也不知道."

"那你是怎麼死在這里的?"我很想知道這個家伙的死因,因為如果不知道那也可能變成我們的死因.

尸體的聲音緩慢的響了起來:"是一只東方的怪物殺死了我,傳說中應該是中國人的一種吉祥物.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東方人把這麼危險的東西作為吉祥物."

"能形容下那東西的樣子嗎?"

"這個不大好說.這麼多年了,我的記憶有些模糊,而且這個東西的外形很特別.它有著類似四足肉食動物的大致外形,全身都是白色的長毛.對了它的頭上有對犄角,有些像鹿角."

"麒麟?"

"對,就是那東西."

紅月雙手抱胸思索著道:"顯然這里住著一只霜雪麒麟,不過傳說中麒麟應該是溫和的生物,不應該無故傷人啊!"

我敲敲冰面對下面的尸體問道:"你為什麼會到這里來?"

"我是聖殿騎士團的聖騎士,奉教會的命令前來捕殺麒麟."

紅月釋然道:"怪不然呢!"

"教會為什麼讓你們捕殺麒麟?"

"因為麒麟是邪獸,它不尊崇神的指引."

"神?哪個神?"

"當然是無比光明寬大無私的光明神了."

紅月不屑的道:"連不尊崇自己的生物都容不下,確實夠寬大無私的."

"你不能汙蔑無比偉大的光明神."這個聖騎士果然是意志堅定."你們必須為你們說的話付出代價,快向無比偉大無比……"

我拽掉了那根項鏈,尸體上的光芒瞬間消失,聲音也突然停止了.

"簡直是個白癡."紅月轉身繼續向洞內走去.

我趕緊跟了上去."一個NPC你生的哪門子氣?至少我們得到了一部分消息."

"可我們還是不知道真紅的下落."

"至少我們沒走錯路."我指著剛剛出現在我們面前的一個巨大的裂縫區.這里的整個一面牆壁都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蛛網紋,只要再碰一下大概就會徹底散掉.

"又是真紅的傑作."

"看起來這拳力氣不小."

"真紅哪一拳力氣小過?"

"誒,這邊好象有風."我指著前面的通道.

紅月跟著我跑向通道的另外一頭,通道在拐過一道彎之後突然就結束了.我們一下進入了一個巨大的難以想象的空間.這是一個由冰構成的世界,牆壁,地面,天頂,一切的一切都是冰組成的.在這個巨大的冰穴中竟然還有一樣更加壯觀的東西——一座城市.

面前的城市面積大不算大,別說是艾辛格,就算和交給熱血盟托管的云霄城比起來這都不算是大城市.但是這座城市的結構實在是太驚人了,它竟然完全是由冰構成的.整個城市只有一面城牆,另外三個方向都直接被冰山保護著,唯一面向通道的這個方向上則有著一道五公里寬的冰城牆,城牆的頂上還有一排各類怪獸的冰雕.

城牆後方的城市內有少數建築比較高,從這里就可以直接看到建築的頂部結構.從吊角飛簷的房頂可以判斷出這是中國風格的建築,可這里應該算是印度地界,怎麼會有中國城市呢?

"真紅."紅月突然叫了起來.

我們側前方的一座冰柱頂上,真紅正墊著腳在看什麼東西.聽到喊聲她立刻把頭回了過來."你們怎麼也下來了?"真紅一個翻身落到了地上向我們跑了過來.

"還不是為了找你."紅月半真半假的抱怨著:"走著走著突然就發現你不見了,結果我們找到個洞,本想看看你在不在里面,結果地面突然坍塌,我們一起掉下來了."

"那你們怎麼才到啊?"

我指了指紅月:"我們又不是直接跳下來的.冰層碎裂之後我一直背著紅月爬下來的.對了,路上看到好多裂縫,你到底和什麼東西戰斗打的到處都是坑啊?"

"一種中型魔獸,數量很多,不過都被我干掉了."真紅無所謂的道.

"那我們怎麼沒看到尸體啊?"

"那東西都是冰組成的,一敲碎了就是碎冰渣子,你們肯定是看見了沒注意."

我點點頭指指前面的城市:"你進去了嗎?"

真紅搖搖頭:"看到城牆上的冰雕了嗎?"

"怎麼了?"

"那些都是魔法冰像,和魔像類似的東西.只要一靠近就自動攻擊.我試了好幾次了,根本沒辦法靠近."

"這麼厲害嗎?"

真紅再次搖頭道:"厲害到不怎麼厲害,這些東西我一拳一個,可是它們只要被打碎就會慢慢融化到地面中,然後城牆上會出現一個新的個體,我在這里打個半天了,根本就打不完."

"無限重生."紅月看看冰城道:"你試過用火嗎?"

真紅沒回答而是直接從背後拿了根火把遞到我們面前.這個火把的頂端有一大塊冰,而且看起來像正在燃燒的火焰的形狀.

"凍住了?"

真紅點點頭:"我剛點著,結果火把上的火整個凍住了."

我拿手彈了彈,那個火把居然還叮當響."好家伙,真夠硬的."

"我們現在是原路返回還是想辦法進去?"真紅問我.

紅月道:"都到這里了,不進去紫日會同意嗎?"

"當然會."我出乎意料的回答把紅月搞愣住了.我拿出地圖在上面標出了這里的位置然後收起地圖對她們兩個道:"行會里的事情還比較多,我們沒時間在這里耽擱,先離開,以後有時間再來吧."

雖然被嚇了一跳紅月還是同意了我的意見,我們先返回了峽谷然後一點點的向上爬出了山谷.回到雪峰上我們又經過了一夜的跋涉終于在天亮後到了中國國境線,穿越國界之後就簡單了,拿出卷軸直接傳送回艾辛格.

真紅和紅月一到艾辛格就堅持不住下線了,我自己則跑去想和玫瑰他們報個平安,哪知道居然撲了個空.留守的玩家說行會里的幾個主要負責人都到鋼城去了,我只好又跑到鋼城.

出了傳送陣就感覺有些不大對勁,鋼城居然安靜的只能聽到一些大型機械的冷卻風扇的聲音.鋼城是本行會的重工業基地,在所有城市中噪音最大的就數這里了,可是今天卻出奇的安靜.我在城市里跑了半天幾乎看不到人,除了一些自動化機械在轟隆隆的工作著之外,大部分設備都停了下來,更奇怪的是有些大型設備居然不見了.

我上次來鋼城時的設備就比現在多,後來我們又陸續從德國和美國引進了不少新設備,我們自己也開發了大量設備,按說這些設備應該非常多才對,可鋼城居然比上次變的更空曠了,這真是奇怪.

忽然我看到有個人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我趕緊拉住他."總算看見活人了."

"會長?"這個玩家被我抓住也是一愣.

"這里人都哪去了?你慌慌張張的干什麼?"

這個玩家指指上面."大家都在上面忙你帶回來的那些東西,我還要去拿零件,你還是找別人問吧."說著那個玩家一陣風似的跑掉了.

我淅瀝糊塗的跑到原來的地面通道處,可是這里已經面目全非了.原本鋼城唯一通向地面的入口是個長長的石梯通道,可是現在竟然變成了一大片的升降機群和無數條旋梯.前方的牆壁邊幾部滿載貨物的大型升降機正在緩慢上升,不少玩家在忙進忙出的往一部停著的升降機上裝東西.人工旋梯那邊大批NPC和玩家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上上下下的跑著,也不知道到底在忙什麼.

看大家的樣子地面上可能在搞什麼大型工程,我找了部升降機跟著上到了地面上.隨著地表的情況出現在我的視線中時我完全傻眼了.升降機上面竟然是個倉庫,巨大的空間不比大型客機的機庫小.房間內大大小小的箱子堆的滿滿當當,成群的魔獸拉著平板車把一些箱子運向倉庫外面.

我幾乎是無意識的走出了倉庫.外面的景象更加讓人震驚.鋼城頂部的沙漠不見了,而是多出了一個像野戰機場一樣的巨大工作區.用鋼板鋪出來的地面堅硬無比,一些奇形怪狀的建築毫無規律的聳立在各個方向,感覺相當怪異.回頭再看剛才我走出來的倉庫,它的外形和一般倉庫也不一樣.這個家伙仿佛就是個扣在地面上的烏龜殼,像碉堡多過倉庫.

巨大的平坦廣場上大群人員正在興建一個建築物的底座,因為還只有個基礎,所以看不出來到底是在蓋什麼東西.正當我打算走過去的時候沃瑪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背後:"紫日?你這麼快就到了啊?"

"沃瑪?這里是在干什麼啊?"

"看那邊你就明白了."沃瑪指向我們側面.

我轉過頭去只看到一個巨大的支撐架以及大量的工人,倉庫的拐角擋住了那個東西的大部分,我只好跑過去看.一離開倉庫的陰影我立刻就看到了那個東西的全貌.

首先我看到了一大排鋼鐵拱門,那些巨大的金屬支撐架一個個都巨大無比,而且全都被漆成上了黃黑相間的條紋,看起來相當有力度.在這些拱門的內部,一台巨型行(發'航’音)吊正在軌道上來回忙碌著.這些拱門顯然就是為了支撐這個行吊而建造的.

在巨大的拱門下面,一個已經基本成型的物品正在進行最後的組裝,我大致可以看出來這是個昆蟲的頭部.我不是昆蟲學家,光靠這個還不完整的頭部暫時還判斷不出到底是什麼種類的昆蟲.

這個昆蟲頭完全由金屬焊接而成,巨大的體積看了就很嚇人.那個幾乎有大白鯊號戰艦三分之二大的巨型腦袋前面有著一對大鉗子似的口器,看起來很有攻擊性.

我忽然想起來這是什麼東西了,回頭看看已經走到我跟前的沃瑪."這是那個軍蟻堡壘?你們已經開始建造它了?"

沃瑪笑著道:"從研究院的人跑來給我看那個小螞蟻圖騰時我就開始讓他們建造了.你上次在研究院大清倉可是把我們給忙死了,真不知道為什麼你的儲物空間內會有這麼多奇怪的東西."

"我只是不大愛整理東西罷了."我笑著指指那個巨大的頭部:"你們怎麼設計運動機構的?"

"事實上這正是我們擔心的."沃瑪帶著我一邊向那邊走一邊解釋道:"軍蟻堡壘完全沒有任何可動機構,它如果是在現實世界中,那我想它應該只是一座比較大的雕塑.比如那張大鉗子似的嘴,它和這個頭部完全是一個整體,別說咬東西了,動都別想動一下.可是你帶回來的那個螞蟻圖騰堅持說只要把大致外形制造出來,它可以讓這個東西動起來.我們現在就是在擔心這個家伙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想應該是真的.畢竟欺騙我們對它自己並沒有什麼好處."我看看已經快要完工的大腦袋問道:"你們只建造了一個頭部嗎?"

沃瑪指了一下我們背後.那邊原來一直在倉庫反面,現在我才看到,這邊有好多這樣的支撐拱門."那邊在建造軍蟻堡壘的胸部,你背後這個正在建造的是腹部.左邊兩個地方正在建造螞蟻腿,那邊的倉庫里已經有三條完工的腿了.用不了多長時間我們就可以進行最後的總裝了.但願那個圖騰說的是真話."

"這麼大的東西總裝時怎麼辦啊?這附近好象沒有足夠大的吊裝設備吧?"

"你忘記我們有重力反抗裝置了嗎?那些東西雖然無法移動,但是做直上直下的起重設備還是可以的.進度夠快的話,今天晚上我們就能看到完成狀態的軍蟻堡壘了.到底能不能真讓這個鋼鐵雕塑動起來就看今晚了."

當初在熱帶雨林里把這些昆蟲軍團帶回來就是為了他們說的800級任務關卡,要不然我大概是不會幫他們忙的.這13個種族各自都有自己的種族城堡,而且都不用建造複雜的關節,只要把實體外形造出來他們自己就能用魔力讓這些大家伙動起來.雖然有所懷疑,但為了800級任務我還是相信了他們.沃瑪和我的觀點差不多,也是擔心他們說的話的真實度,所以這次先建造其中之一.如果真的能動,再造其它的城堡也不遲,要是不能動,那就當是花錢買教訓了.

今天一整天我都沒有離開鋼城,玫瑰他們也都在這里.我見到他們後給他們看了那個神兵四方尊,並告訴了他們真紅的新國器的一些信息,大家當然都很高興,不過現在大家的心思都集中在這個鋼鐵大螞蟻到底能不能動上了,也沒有太過激動的表現.

因為一些小問題,建造進度被耽擱了一點點,天黑後依然沒能完成.巨大的廣場上點起了魔晶驅動的廣場燈,金屬大螞蟻正在地面被靜靜的匍匐著.成群的工人在螞蟻外面和體內忙著做作後的連接和調整.

這只大螞蟻並非實心的,它的內部也是有很多空間的.雖然因為它奇怪的外形,內部空間利用率不高,但最後測算的有效面積依然達到了大白鯊號內部有效空間面積的五分之四.整只大螞蟻用了我們好幾百萬噸鋼材,要不是這加固過的鋼鐵地面它早陷進沙子里去了.

一直搞到天快亮了,巨大的金屬螞蟻才終于完工.這個巨大的家伙現在就這麼靜靜的匍匐在地面上,它的身體直接架在地面上,那些長腿並沒有支撐身體,而是斜斜的叉在邊上.黑色的金屬表面被工人們刷上了一些紅色的斑紋,看起來相當紮眼,只不過現在這個姿勢實在表現不出什麼氣勢來.

玫瑰把圖騰又交給了我,他們說初次啟動這麼重要的工作當然是要我來進行.被大家推著從螞蟻胸口的大門進入了軍蟻堡壘內部,這里面和大白鯊號船塢艦內部差不多.緊湊的房間安排為公共區域藤出了不小的空間.順著樓梯我們一直爬到了軍蟻堡壘的螞蟻腦袋位置,控制室就在螞蟻頭部.

進入控制室內部我們大致看了下內部的環境.這個地方與其說是控制室不如說是個大會堂.房間左右兩邊各有一個半球形外凸的部分,那是螞蟻的眼睛,不過純鋼的眼睛是不透光的,我們無法通過它看到任何東西,連這里的光線都是靠我們自帶的光源提供的.

在房間正中有一個一米高的台子.台子的頂面是傾斜的,像控制台一樣,不過這里什麼按扭也沒有,只有一個螞蟻形狀的凹槽.傻瓜也知道肯定是要把我手里的圖騰放進去才能啟動這個東西.

紅色的蟻族圖騰不斷的閃爍著紅光,正當我一點點把它靠近那個槽的時候它突然叫了起來."等一等."

(未完待續)

上篇:第九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 速凍     下篇:第九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軍蟻堡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