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卷 第二章 天庭任務  
   
第十卷 第二章 天庭任務

我走在大家的前面率先推開了會客室的大門."二郎真君今天來艾辛格有何貴干啊?"

"你是什麼人?"二郎真君上下打量了一下我."你是紫日的親戚?"

"算是吧?"我點點頭.反正也解釋不清楚,他認為是就是吧."我是銀月,行會副指揮.紫日現在被一些麻煩纏住了,暫時沒辦法見客,如果你有什麼事情可以先告訴我."像說一個旁人一樣說自己的名字感覺真別扭.

"很重要的事情嗎?"二郎真君有些擔心的問道."他大約需要多長時間才可以把手頭的急事辦完?如果不是非常緊急的事情,建議你們直接把他找來,我這邊有更重要的問題."

"我想您錯誤的理解了我的意思.紫日他不是在處理什麼事情,而是遇到了麻煩.事實上我們也希望他能快點擺脫出來,但這種事情我們幫不上忙."

"麻煩?可以帶我去看看嗎?也許我可以幫的上忙."二郎真君說的到是很真切,就是不知道他是為了我們的交情還是確實因為手頭的事情耽誤不得.

我略微思索了一秒就決定還是帶他去看看,反正他也不算我們的敵人.二郎真君跟著我們到達了吉祥如意的安樂窩,大蠶繭已經被移到這里來了,兩個小家伙的幸運屬性可以幫助我度過難關,萬一在蠶蛹期出現概率計算,有他們在,結果絕對不會太糟糕.

二郎真君進入房間四下看了看,然後目光集中在了那個巨大的蠶繭上.他用手指著大蠶繭滿臉詫異的看著我.

"別懷疑,你猜的沒錯,紫日就在這里面."

"紫日難道是蟲族?"二郎真君有些難以置信的問道.

"這個怎麼說呢?"我思考了一下道:"應該說這是一個來自蟲族的獎勵,但是進化之前必須要經過一段蛹化期,我們並不知道到底要多長時間才能完成這個進化,所以紫日暫時沒辦法和你商量任何事情,如果你確實有什麼急事的話可以先和我說.現在我可以全權代表紫日主持行會的一切事物."

二郎真君考慮了一下道:"我確實有很著急的事情,但是這個除了紫日別人恐怕幫不上什麼忙."

"到底是什麼事情呢?你不說出來怎麼知道我們幫不上忙?"

二郎真君點頭道:"那好吧.事情是這樣的.上次損壞的乾坤葫蘆里跑出了大量妖魔的事情你們知道嗎?"

"這個紫日都告訴我了."我點點頭表示知道.

"前幾天有巡山大神發現了妖氣,而且氣息相當龐大.這些妖怪們似乎在集結,他們可能在計劃著什麼事情.我們這些神仙的仙氣太明顯,再笨的妖魔也知道我們的身份,所以……!"

"所以你們希望我去幫你們查探一下是嗎?"

"不是希望你去."二郎真君糾正道:"我是希望紫日去,可惜現在看到這似乎是不大可能的了."

老是裝做自己不是自己的樣子真不習慣,一不小心就說錯話了,還好二郎真君沒發現什麼問題."我們行會里的高手也不少,這件事情我們可以代為處理,你看怎麼樣?"

"既然紫日現在沒辦法行動也只能這樣了."二郎真君拿出了一塊玉遞給我:"這是傳訊玉石,放在你們行會,查到什麼的話只要輕輕敲三下玉石,我們就會來這里和你們見面的."

我接過玉石轉手遞給玫瑰."真君請放心,我們會盡快完成任務的.不過……!"

我還沒不過完二郎真君就搶先道:"你果然是紫日的親戚,連性格都差不多.放心,天庭不會讓你們白忙的,完事之後必然重獎."

"哈哈,真君說笑了.我其實只是想問下具體發現妖氣的地點,不過既然天庭如此慷慨我們也不好掃了天庭的面子,那就先謝過了."靠,神仙果然都是滑頭.

二郎真君笑著向我抱拳:"那就先告辭了."

"送真君."

等二郎真君離開艾辛格我才稍微緩了口氣.玫瑰走過來問道:"你還真會敲竹杠啊!"

"這種大財主不敲白不敲.不過妖界那邊到底什麼打算還真說不准,我得親自去看看."

鷹有些驚訝的指指我的身體:"你就這樣去啊?"

"我也不想啊!可是能有什麼辦法呢?紫日那個身體還在蠶繭里面呢,只能用這個身體了."

"萬一妖怪們襲擊你怎麼辦?"紅月問道.

"不知道,我只能是試試看而已.反正這個小號才107級,掛一次也無所謂."

"那你不帶些裝備嗎?"

我指指那邊的大蠶繭:"所有東西都在里面封著呢,你讓我帶什麼啊?"

"那就沒辦法了."

玫瑰問道:"要不然我和你一起去?"

看大家聽了玫瑰的話都有要跟我一起去的意思我趕緊伸手制止:"如果妖怪們承認我的存在,那就不需要你們幫忙,如果他們不承認,你們都跟我一起去也沒多大用處."

玫瑰點點頭:"那你小心點吧."

阿偉在旁邊開玩笑的道:"要是碰到色狼之類的妖怪記得躲遠點,你現在這身裝備很容易引人犯罪的."

"別逼我出絕後龍爪手哦!"

離開艾辛格之後我直奔督靈城舊址,現在那邊已經變成妖怪窩了.上次我就是讓妖怪們隱藏在這里借助上面城市的人氣壓制妖氣的,現在這邊應該變成妖怪總部了.

出了傳送陣先出城,然後走到了城市野外的墓地.這里是城市墓地,城市內的尸體基本都是埋在這里的,所以規模還算比較大.因為妖怪們大部分並不怎麼喜歡水,所以督靈的入口已經改到這個墓地中來了,老放在護城河底下也不是辦法.

前往墓地的道路上沒有什麼玩家,那邊並不是練級區,怪物很強大而且經驗低,還不怎麼出好東西,所以大家都懶得去.我一個人走在路上感覺很特別.身上的秩序套裝因為我的法師職業自動變成了長袍形式.頭上一個金色的魔法頭冠,不注意看很容易被當成女孩子的頭飾.披掛在肩膀上的半截式胸甲剛好到上腹部就沒有了,法師柔弱的體質導致盔甲自動進化成短小輕薄形了.不過進化使盔甲看起來很像女式裝備,早知道當初應該選戰士的.腰上一條金色寬腰帶,外面掛了一圈水晶,這可是行會高級人員的特殊待遇.腰帶下面是超短裙一樣的裙甲.裙甲這東西穿在戰士身上沒什麼,但是配合上我里面穿的白色繡紅邊法師長袍就感覺很像裙子.背後那對權天使的翅膀更是要命,因為邪惡值沒完全消乾淨,竟然還帶著粉紅色.

在艾辛格的時候阿偉之所以和我開玩笑就是因為這一身行頭實在是有些太女性化了,可我也毫無辦法,畢竟這個外貌太女性化,就算不是法師類職業大概也很難被認為是男人.這不,剛走到半路就碰上從另外一條道過來的一群玩家.

這幫人一共五個,四男一女,除了那個女人是法師外另外四個全是戰士類職業.我的出現讓他們立刻把目光轉移了過來,其中一個高大的戰士立刻走了過來."請問下你是去城市墓地嗎?"

我點點頭但是沒有說話,而且腳下沒有停下.

他看到我點頭立刻興奮的道:"我們也是到墓地去的.你和我們組隊吧?我們法師太少,多個法師練級比較快一些."

我搖搖頭:"我不是來練級的,很快就要離開."

"哦,這樣啊!那打攪了."這個人還算比較有禮的退了回去,但是他身邊的其他男隊員立刻把他嘲笑了一番.

我走在前面,他們五個跟在後面.快到墓地時那個女人追了上來."你好,我叫火焰飛舞,認識一下."

"銀月."我和她握了握手.這個女人長的有點像紅月,但不如紅月漂亮.一身紅色法師袍明顯是很強力的火焰系法師.

"你一個人來墓地干什麼?"

"秘密."

火焰飛舞看了看我知道我不想說只好識趣的退了回去,後面幾個人和她議論了起來.我不管他們,加快步伐走到了墓地.雖然是大白天,但是整個墓地卻陰森森的.白色的霧氣彌漫在整個墓地周圍,搞的光線相當昏暗.對我來說這里可謂超級危險,銀月這個小號唯一的特長就是魅力,可亡靈系生物心智系免疫,魅力對他們無效.

在墓碑之間穿行,忽然發現前方的濃霧中有個人形黑影在晃動.我拿出法杖小心的靠了過去,那個黑影卻突然消失了.背後突然出現的異常感覺讓我知道它就站在我身後,但是我沒有回頭而是突然一個後踢.

"哎呦哇!"突然出現的慘叫讓我驚訝的回頭,結果看到剛才那個玩家隊伍站在我後面,其中的一個人倒在了地上抱著男人最重要的地方在滿地打滾.

"不好意思,原來是你們啊!"

地上那個家伙忍著疼痛坐了起來:"哇,小姐你不能溫柔點嗎?我不過是想搭訕而已,犯不著這麼狠吧?"

"我剛才看到一個鬼,正好你們就出現了,我把你們當成它了.另外,別叫我小姐,我是男人."

"哈哈哈哈!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地上那個家伙爬起來道:"小姐要是男人,我就去做變性手術當女人."

那個女法師對他道:"你還是做變種手術當豬比較好."

"那是什麼?"一個戰士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我回頭果然又看到了那個黑影."我剛剛就是在說它."

"好恐怖."女法師趕緊躲避到了隊員們的身後.

"會驅散術嗎?"一開始那個大個子問我.

我搖搖頭:"這種東西用不到那麼麻煩."說完我就在他們震驚的目光中走了過去.他們驚訝的看著我走到了那個黑影身邊,然後向他們招手.他們還有些擔心的慢慢靠了過來,好不容易才走到了我這邊.

我此時正站在一個面目恐怖全身血紅的人形怪物身邊向他們招手."你們怕什麼?它已經不會動了."為了證實自己的話我還拍打了幾下那個怪物.

那幾個戰士膽戰心驚的走了過來."他……他真的不會動了嗎?"

我用力打了這個怪物一拳:"看到了?"

那個高個子戰士吞了口唾沫道:"小姐你膽子真夠大的."

"再說一次,我是男人.這個東西叫防腐鬼尸,300級怪物,不是很厲害."

那個女法師快速的伸出腦袋道:"可是他好恐怖."說完她又縮了回去.

那個高個子戰士也道:"你怎麼把它定住的啊?"

我招招手示意他們到怪物背後來然後指著怪物後頸處插著的一柄匕首."插下去就行了,不拔出來它就不會動."

"那它就這麼站著讓你插?"

我把手指伸到了鬼尸的眼眶里轉了一圈:"看到了?它沒有眼睛的.只要你把自己鼻子堵上不呼吸它就不會有反應,這個東西和僵尸差不多,它是追著人氣活動的."

一個看起來比較年輕的戰士道:"冒昧的問一句,你是不是在醫院工作啊?"

"不是.你問這個干什麼?"

"我看你擺弄尸體跟擺弄人體模特一樣,這個好象一般人頂不住不吧?我看到這家伙腿肚子就抽筋,現在還有些軟呢."

那個女法師也拼命的點頭道:"就是啊!活人沒什麼,骷髏我也不怕,就是這種有些腐爛還沒完全爛完的最嚇人,而且這個還有點變異,你看它的背上都長出刺來了."

"原來你們是覺得惡心啊?"我腳下一掃把這個防腐鬼尸弄倒,咔嚓一聲把它的下巴扮開,伸出一只手從它的嘴里伸了進去.旁邊的五位玩家看的一陣惡心.我把半個胳膊都伸了進去終于摸到一個硬硬的東西,捏住用力拽了出來.那是一枚綠色的水晶,剛一離開鬼尸的嘴,鬼尸就化為一陣黑煙消失了."現在就不怕了吧?誒?你們吐什麼啊?"

"嘔~我肯定你以前當過驗尸員."那個大個子的戰士邊吐邊說.

我站起來道:"我開飯店的,專門賣人肉包子."

旁邊那個年輕的戰士臉的肌肉有些抽筋:"哈哈,真是個冷笑話啊!"

"鳳龍."一伸手,鳳龍憑空出現站在了我的胳膊上."把這個收起來."我把綠水晶丟給鳳龍.鳳龍接住水晶迅速消失了.

"你的魔寵?"女法師驚訝的問道.

被我踹了一腳的那個戰士道:"還是罕見的空間系呢!"

我沒回答,轉身向濃霧中走了過去,他們趕緊跟了上來."你們跟著我干什麼?"

那位色狼戰士道:"我們人多在一起安全一些."

"我不需要保護."

"是我們需要."

我無奈的笑著搖搖頭."隨便你們吧,不過一會掛了別怪我.我是要去找一群很厲害的東西.我也許不會成為目標,但你們必死無疑."

"那也比被嚇死好."

"你們這麼害怕為什麼非要到墓地來練級呢?森林里不是有現成的練級區嗎?"

那個年輕的戰士道:"我們在練技能尸毒劍,必須在墓地練級才行."

我搖搖頭轉身繼續走,嘴巴里還在數著墓碑."第三百三十三塊,再左轉.間隔三塊碑,哈哈,是這里了."我在一塊墓碑上用力踢了一腳,墓碑立刻向後退開了好大一截距離,一個幽深還帶著藍光的密道露了出來.

"這是什麼東西啊?"那五個人都驚訝的合不攏嘴了.

"你們要是不想死最好現在就轉身離開,但如果你們要跟進來,請幫我保密."

"那當然."他們一起拼命點頭.

我帶頭向下走,當我們全都進入密道後上面的墓碑又自動回來把洞口遮擋了起來,這個動作又把他們五個嚇的一陣哆嗦.

向下走的時候我一直在數數,每級台階一個數字,當到達三百時我停了下來.伸手在側面的牆壁上用力一按,牆壁向下一陷然後自己向旁邊滑開了.

"原來還有密道!"女法師吃驚的道.

我邊向里走邊解釋道:"樓梯是假的,繼續向下走就會穿過幻象通道進入黃泉界,以後就別指望出來了."

我們剛鑽入牆壁就有一把劍頂在了我的脖子上."好久沒見到這麼美麗的生物了,一定會非常可口的."

那五個家伙嚇的轉身想跑,但是大門轟的一聲關了起來.他們全都像驚弓之鳥一樣緊靠著牆壁不敢動.

雖然我的脖子上頂了把劍,但是我比他們沉穩多了.我用一種命令式的口吻對黑影中劍的主人道:"去通知四位護法,紫日來了."

"紫日是誰啊?"拿劍的家伙從黑暗中走了出來,這是一個半人半鼠的妖怪.

我還沒有來及回答那家伙就被突然出現的一只拳頭打趴下了,一個有著紅色瞳孔的人走了出來."閣下是紫日恩人的使者嗎?"

"算是吧.四大護法在嗎?"

"水虛護法在,其他三位都出去辦事了."

"那帶我去見他,我有緊要事情找他."

"請跟我來."這個妖怪已經可以化為人形了,顯示不是低級成員.他轉身對剛才被打趴下的老鼠怪道:"以後再怠慢恩人的特使把你打回原形."

小妖嚇的猛點頭縮在一邊不敢動了.後面那五位看到這個情況趕緊也跟了上來.

我轉身對那個剛才被打的老鼠精道:"你帶他們五個上去殺點僵尸什麼的,別讓他們受傷了,知道嗎?"說完我又對那五個人道:"有他跟著你們不用擔心,上去練級吧.我還有事情,不陪了."

轉身跟著這個人形妖怪一路穿過超長的通道進入督靈城,我驚訝的問前面的妖怪."怎麼人變這麼少了?大家都哪去了?"

"這個……你還是見到水虛護法再問吧."

我看他似乎有些為難也就點點頭沒有追問了.跟著他很快就到了原來的督靈總督俯,現在成了妖怪們的指揮中心了.在會客室等了一小會水虛就到了.他看著我先是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後問道:"我們以前見過面嗎?"

"算是見過吧."

"難怪怎麼感覺有種熟悉的氣息."水虛示意我坐下來然後自己也坐下問道:"聽說你是紫日的特使,不知道這次來有什麼事情嗎?"

"其實,我就是紫日."我接下來要問的東西關系妖怪們的機密,不把身份搞清楚很難繼續下去.

水虛也是老妖怪了,心思極為深沉,聽到我的話並沒太大驚訝的表現."能解釋下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一章 化蛹     下篇:第十卷 第三章 陰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