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卷 第三章 陰招  
   
第十卷 第三章 陰招

"這麼說吧!你現在看到的我和那個紫日共用著一個靈魂.紫日那個身體現在進入了蛹化期,我不得不使用這個身體來見你們了."

水虛幾乎沒有考慮就相信了我的話:"我說怎麼感覺有種熟悉的感覺呢.這麼說來你們的精神烙印確實很像."感情這家伙不是因為信任我,而是因為相信自己的感應.

看到他相信了我才接下來道:"本來我也很擔心你們誤會,所以紫日那個身體恢複前我是沒打算來這里見你們的,可現在有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必須要來一趟,我也是無奈之舉."

"什麼事如此緊要?"

"你們妖界是不是在山里搞什麼大型計劃啊?"

"你怎麼知道的?"水虛相當驚訝."我們隱藏的很好啊!"

雖然我也是從二郎神那里聽來的消息,但是我打算利用這個消息稍微抬高下身價,妖怪畢竟是妖怪,需要給他們一點忌憚才好控制.我神秘的笑了笑對水虛道:"我好歹也有不小的勢力在手,自然有我自己的消息網."

水虛點點頭稍微正了正身子,這樣至少顯得鄭重一點,現在他可不敢看輕我了.

我接著道:"其實以我們的關系,這種事情知道也無所謂,但我利用自己的關系網幫你們打聽到一個很糟糕的事情."

"什麼事情?"水虛有些激動.

我故意停了一下才開口道:"天庭似乎已經對你們的行動有所察覺了."

"你是說天庭知道了我們的行動?"

我搖搖頭:"實際上天庭知道的還不如我這麼多,但是我也有很多疑問需要解答.你可以告訴我你們到底在干什麼嗎?"

水虛似乎有些猶豫,考慮了一會他才開口道:"這次從那個葫蘆里跑出來,我們的損失比較慘重,大部分小妖都已經淹死了.天庭有十萬神獸,百萬天兵,就靠我們這些老家伙太吃虧了."

"所以你們打算開設基地培訓大批小妖怪是嗎?"

水虛點點頭:"黑粱山靈氣聚集,本身又是九陰之地,正是我們妖怪的最佳修煉場所.妖道比仙道學起來效果要快,我們打算借用強大的靈脈短期內催生百萬妖獸進化到大妖怪階段,至少也得學會化形和基本攻擊妖術."

"難怪呢!"我點點頭道:"天庭的巡山大神發現黑梁山有大量妖氣聚集卻找不到具體原因,我的人也發現了妖氣而且還知道你們在那邊活動,比天庭稍微知道的多一點.這樣看來你們的那個培育基地相當的不安全啊!"

水虛也點點頭:"天庭知道了妖氣所在必然會派人來搜查,一旦被他們發現我們的計劃可能就會大規模剿滅我們的隊伍,這個果然是大事.真是感覺你的消息,要不然我們遭到襲擊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我這就去安排大家轉移."

"不急不急."我安撫住水虛."雖然你們和天庭也斗爭了這麼多年了,但是你們在葫蘆里的時間太長了,你們並不了解的天庭的做事風格.現在的天庭辦事效率遠沒有當初那麼快了,就算真的知道你們在黑梁山搞妖族複興計劃,他們也至少要拖個一兩天才能到.你們不是最擅長躲藏的嗎?等他們到了你們早就跑沒影了,不用那麼著急."

"那你的意思是?"

我笑了笑:"黑梁山你們反正是不能再用了,如果用它換十萬天兵你覺得怎麼樣?"

水虛一臉錯愕的看著我問道:"你有辦法幫我們消滅天兵?"

"哈哈哈哈,沒辦法我還叫紫日嗎?哦不對,這個身體應該叫銀月."

"那你快說說."水虛激動的全身都在發抖.十萬天兵可是天庭兵力的十分之一了,妖界現在元氣未複,即使這十分之一也是他們無法抵擋的力量,如果能消滅掉這十分之一的天庭力量妖界就等于獲得了巨大的勝利,這種誘惑誰也擋不住的.

我笑著道:"要幫你這個忙其實不難,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小小的要求.放心,這個要求不需要你們浪費任何人力物力."

"只要方法有效,我們就算大出血也干."水虛已經不知道怎麼隱瞞自己的激動了.

"那就好.你放心,我的要求並不過分.我只想和你搞合作教學."

"啊?"水虛的下巴一下掉了下來,過了半天才回過神來."這個合作教學怎麼個講法啊?"

我解釋道:"我知道妖術和道術實際上有很多共通之處,扶桑倭國的忍者術實際上就是道術和妖術結合出來的東西.道術威力大效果好,但是修煉難度非常高,能得大成者九牛一毛而已.妖術修煉簡單,簡直就是速成法,但是威力和效用遠不如道術,我想既然有共同點為什麼不互相學習一下,要是能開發出個什麼混合道術具有妖術的簡單易學性和道術的強大威力不是兩全其美?"

水虛聽的兩眼發直:"你的想法還真是特別."

"如果你同意的話我會排出教導團和你們培訓小妖怪的計劃組合並,這樣在不耽誤你們發展新成員的同時還可以幫助我們搞研究,你不用付出什麼代價就能得到好處,怎麼樣?"

"這麼優惠的條件本身已經很有價值了,何況還帶著一份十萬天兵的計劃."水虛想也不想就答應了下來."現在可以告訴我具體計劃了嗎?"

我點點頭:"實際上計劃還是主要由我來執行,你們不過是配合行動.首先你們要把這個訓練基地的入口告訴我,還有就是你們要在明天天亮前撤離大部分人員,但是需要留下幾個作為誘餌.這麼大的計劃沒有犧牲可不行."

水虛點點頭:"我明白."

"很好.你們要做的就這麼多.在你們撤離之後我會把消息泄露給天庭知道,這樣他們就會派兵去圍剿你們,不過巢穴已經空了,這對你們沒有任何損失.當那些天兵沖入那個巢穴之後你們就用起爆符把靈脈引爆.那麼大的靈脈突然爆炸,坑進去十萬天兵不算過吧?"

"哈哈哈哈,果然秒計!但是消息散布這種事情我們妖怪做起來不方便,還要麻煩你了."

"那是自然."

和水虛討論了一下細節問題之後我迅速的離開了督靈城,不過出來的時候經過墓地並沒碰到那五個練級的玩家.銀月這個小號身上什麼都沒有,出門時居然忘帶傳送卷軸了,返回艾辛格必須先回城市再用傳送陣,真是夠麻煩的.

到達艾辛格後迅速使用二郎神的玉石發送了聯絡信號,這家伙三分鍾不到就出現在了艾辛格.

"這麼快找我什麼事啊?"二郎神沒想到我是為了妖氣的事情找他,畢竟他早上才來,我下午就回消息,這個速度確實有些太快了.

我裝的非常慎重的道:"我應真君的托付去查了妖氣的事情,沒想到發現了重大問題."

"哦?這麼快就有結果了嗎?"

"天庭的事情我們怎麼敢怠慢,不過這次為了查清楚這個事情我可是損失了幾個好手,而且這次的消息絕對是驚人的,天庭一定要好好感謝我才行了."

"什麼消息這麼震撼?"

"妖界正在培訓小妖,數量多達十萬之數.一旦完成,天庭再想剿滅妖界恐怕就不那麼容易了."

二郎神聽的連第三只眼睛都瞪的溜圓."消息可靠嗎?"

"我親眼所見.就是為了確認消息我才損失了幾個好手的."

二郎神立刻點點頭:"天庭會記得你的功勞的,我要馬上回去向玉帝稟報."

"真君且慢."

"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裝做很猶豫的樣子道:"此次我還發現了一個重大疑點,請聽我慢慢說."

"什麼疑點?"

"是這樣的.我下午到那邊的時候發現妖怪們似乎打算撤退,我離開時洞里大約還有七八萬妖怪."

"難道你們被發現了?"二郎神立刻就認為是我們暴露了目標.

我搖搖頭:"可能是別的什麼原因,我們還沒到他們已經開始撤退了,不可能是因為我們的原因.還有.這個秘密地點藏有一個陰泉靈脈,我在猜想妖怪們有可能是想設計一個陷阱,但是我們被發現了,沒辦法詳細探察清楚.如果天庭非要派兵圍剿我建議真君不要太過靠前,這可能相當危險.請一定轉告玉帝,我們行會建議暫時不要圍剿."

嘿嘿!天庭知道妖怪們要發展新成員怎麼可能坐的住?我這樣反複的強調不贊成出兵,懷疑可能有陷阱,不過是為了把責任推乾淨.消息是我送出的,但是我明確說過了這有危險,要是天庭堅持派兵那就不是我的問題了,就算吃了大虧他們也找不到我頭上.推卸責任我可是高手.

二郎神離開後我迅速召集了行會里的大批玩家和NPC准備行動,冰霜玫瑰盟緊急動員令被以廣播的形式傳送到了所有下屬城市.第二天清晨,太陽還沒有完全升起,迎著朝霞,冰霜玫瑰盟所有城市的大門同時打開.百萬NPC組成的大軍加上數萬玩家組成的大部隊從城市里浩浩蕩蕩的開了出來,我幾乎抽干了本行會全部的陸上力量.

清晨的道路上不少玩家正在趕往練級點,忽然聽到遠處傳來的隆隆聲.正當他們錯愕什麼東西走路這麼大動靜時忽然一支騎兵隊出現在了道路上.騎兵們沒有快速狂奔,所有坐騎都用一種輕巧的小跳似的步伐前進著.後方逐漸傳來了以戰鼓為基調的軍樂聲,一支龐大的軍樂隊騎在高大的枯骨獸上為部隊提供整齊的行軍旋律.後方大批武裝整齊的重裝步兵踩著軍樂的鼓點轟轟轟轟的跑步前進,超長的隊伍一直延伸到看不見的天際.

如此大規模的軍隊調動幾乎把全國的玩家都驚動了,但是沒人知道我們到底是去干什麼,甚至連我們行會自己的人都不知道.這次清剿妖族的事情主要是天庭的工作,我們的作用無非就是外部的封鎖警戒而已,當然了,因為事先知道這次是個陷阱,所以我們的工作實際上作秀的成分比較大,至于秀給誰看,大家自然都清楚的很.

上午十點整,浩浩蕩蕩的大軍已經到達了黑梁山范圍內.大批玩家在軍隊的集結點附近指指點點,對我們行會如此大手筆的活動大家都很感興趣.先開始有人猜測我們是要集體練級刷經驗,但很快被推翻了.練級出動這麼多正規軍實在有些太誇張了.

在大量指揮型NPC的口令聲中,來自冰霜玫瑰盟的大軍開始分成兩部向山的兩側運動.正午十二點大軍完成了合圍,整個黑梁山方圓百里被圍的水泄不通.重盾手架起了一道密不透風的盾牆,部分道路和適合沖鋒的地區甚至直接出現了大型盾甲車.盾牆後方緊挨著重盾手站著兩排刀斧兵,後面一排則是重裝長槍隊.三米多長的長槍跨過前排士兵的肩膀伸出了盾牆外,誰敢硬沖就要做好變成蜂窩的准備.

五排長槍隊後面是重裝步兵,艾辛格的步兵向來以重型化為目標,快速部隊一般都是騎兵或者空軍.重裝步兵的隊伍厚達五排,他們保護著後方的法師軍團和長弓手軍團.

和防禦陣形保持著一段距離的地方,騎兵隊被以百人隊的形式分成一個個的小連隊,一旦哪里出現缺口騎兵可以立刻支援.在騎兵身邊還有大量的魔獸和少數重型火炮,這些是對付大型生物的看家法寶.巨龍和長槍組成的空軍隊伍在天空遮天避日的盤旋著,任何企圖靠近的敵人必然先要遭受一輪空中打擊.

我們的軍隊整體是面對山的方向的,外面看熱鬧的玩家被低級骷髏兵組成的阻攔牆擋在外圍.進山的最大一條主通道附近,一座小城堡巍然屹立.這是我們行會新出產的戰爭堡壘,雖然能飛,但性能很糟糕,主要是用于戰場指揮充當臨時指揮部用的,現在拉出來主要是趁機展示實力.

下午一點的時候天空一聲雷鳴,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開始聚集大量云團.這些不是烏云,白色的云團不但不黑反而還會發光,地面被柔和的金光鍍上了一層金色.滾滾云團中雷電翻滾,突然云層中開了個洞.

我身後的中國玩家齊齊一聲驚歎,因為他們透過那個云團上的洞看到了天空中巍然屹立的一扇大門.南天門在一片七彩霞光中緩慢開啟,一大群騎著天馬的將領率先沖了出來,後面跟著大批的軍隊.十萬天兵的規模雖然不如我們行會出兵多,但他們集中在一起,不象我們那麼分散,所以看起來氣勢磅礴無比震撼.

在將領的率領下,天庭的大軍直接從云團飄落直沖山中.隨著隊伍進入山林被樹木阻擋,一片喊殺聲也響了起來.山林里彩光四射法器亂飛,看起來妖族留了不少妖怪下來,難道他們打算多坑一點天兵在這里?

洪水般的天兵湧入山中,樹木幾乎瞬間被掃的差不多了,從這里都能看見不少樹木倒伏的地方成群的天兵和妖怪在混戰.

本行會的包圍圈外面一些玩家又開始議論起來.一個只有十八九左右的玩家問道:"難道冰霜玫瑰盟是要和天庭對戰?太囂張了吧?"

旁邊一個看起來二十五六的玩家立刻道:"看清楚點,別亂猜.冰霜玫瑰盟明明是在和天庭打配合.他們這是在包圍現場阻止無關人員進入,同時防止山里那些要攻擊的敵人跑出來.天庭這次好象是主攻,冰霜玫瑰盟的人可能是策應防守."

一個滿臉橫肉的玩家道:"媽的,大行會就是牛,連天庭都拉進來了.能配合天庭打外圍明顯已經是關系不一般了,這以後誰還敢動他們啊?"

路邊的一個MM聽到後立刻道:"你以為沒有天庭撐腰就有人敢動他們了嗎?你們都是消息不夠靈通啊!"

"怎麼了?有啥新聞嗎?"旁邊的玩家一起圍過來問這個MM.

這個MM立刻道:"你們不知道嗎?熱血盟的老大風尹飄渺就是冰霜的副會長紅月的親哥哥,這關系你們還想不明白嗎?當初紅月的神女盟並入冰霜的時候帶進去的人也不少.還有,北方聯盟知道嗎?就那個最近特牛的行會,人家和冰霜現在是戰略合作伙伴.而且聽說冰霜的主要力量實際上並不在中國境內.我們的這些小行會到現在還在為了國內的東西掙來搶去,人家已經在國開疆立土了.新打下來的印尼領土不就是他們行會打出來的嗎?聽說他們還襲擊過日本,不過可以沒站住腳被打回來了."

一個年紀比較大的玩家道:"這種超級行會的關系網太龐大,牽一發而動全身,這樣的行會誰想動都不是那麼簡單的."

"現在又多個天庭,以後更沒人敢動他們了.哇,快看,神龍."

就在那個玩家叫喊的同時,云層中七條神龍糾結盤繞著飛了出來.其中一條龍剛一張嘴,立刻一道閃電掃平了半個山頭.

剛才感歎的那個年紀大的玩家道:"好家伙,這才叫龍啊!跟這一比巨龍都成爬蟲了."

天庭派出的強大軍團很快沖開了地面上的妖族防衛力量,大批軍隊像洪水般的湧進了地下世界,任何防衛此時都已經不可能阻擋天庭的勝利了.我站在移動堡壘的塔樓上看著天庭的軍隊進入山體內,玫瑰他們站在我前面也在眺望著山體.我突然毫無征兆的道:"好了,堵上耳朵吧."

"要開始了嗎?"玫瑰看了我一眼.

"差不多了."

大家紛紛堵住耳朵坐在了地上,一會震動會很大,站著也會摔倒,不如先坐下安全些.我們剛准備完,整座黑梁山仿佛要飛起來一樣突然向上一升,接著整個山都塌了下去,原本的黑梁山瞬間變成了一個大坑.地面上一聲悶響震的人心髒都漏掉了一拍,強大的次聲沖擊波威力已經達到了構成傷害的地步了.天空的巨龍和長槍一陣翻滾差點掉了下來.

地面像海面一樣掀起了一道土浪,土浪就沿著地面翻滾向前,所有樹木瞬間倒下,我們的衛隊也被沖的七零八落倒了一地,好在沒人受傷.我們隊伍後面的玩家受到的沖擊也不大,有我們的衛隊擋著,多少減少了點傷害,再說地底沖擊波對地面的物體傷害並不是很大.

我扶著陽台欄杆看著翻滾而過的沖擊浪,拿起水晶通訊機的通話水晶下達命令:"抗沖擊陣形."

隊形早在出來前就已經告訴大家了,現在只是通知大家開始執行而已.各區段的指揮官迅速大聲傳令,士兵們的動作也不慢.最前排的重盾手迅速向後收攏成一個個的人字形小隊,後面的長槍兵迅速把長槍倒過來,槍尾頂住盾牌槍尖插入地下,重步兵在陣面外圍蹲下,內圈的刀斧手迅速把輕形盾牌頂在了頭頂然後蹲了下去.現在整個陣線都變成了一個個的鐵疙瘩,任何攻擊也別想摧毀這些盾牌組成的鋼鐵堡壘.

騎兵們紛紛靠近最近的鋼鐵碉堡讓坐騎臥倒靠在隊伍後面,這樣正面就全都被保護了起來.大量的盾牌被頂了起來,我們的隊伍完全進入了鋼鐵組成的大傘中.天空中的巨龍和長槍全體開始後退並急速升高准備抗沖擊,飛高些沖擊就相對小一些.

我們的移動堡壘外面鋼鐵的閘門轟然落下,所有窗口和大門都被封閉了起來,馬上將要到來的大爆炸才是真的殺手锏,剛才那不過是預熱一下.

我在堡壘內也不得不趴在了地上,突然一聲鍾鳴般的巨響,我知道爆炸開始了.水虛說靈脈爆炸時會有強烈的亂流,所以我才讓隊伍用盾牌把自己擋起來的,現在看來這真是做對了.

堡壘外面塌陷的山體突然再次飛了起來,一道白光直射天際,爆炸變成了火山噴發式的噴射,能量風暴瞬間席卷了周圍的一切.天庭的大門還沒來及關閉,大團火焰沖入了南天門,成片的天兵天將被卷進了火焰中.我以前只知道靈脈可以爆炸,沒想到威力這麼大.好在爆風主要是向上擴散,我們這些人可沒有天庭那麼倒黴,直接承受爆炸的力量.

衛兵們的盾陣被飛起的碎石打的叮當亂響,強大的爆風吹的士兵們不得不用力頂住盾牌才不至于被吹走.後方看熱鬧的玩家相對倒黴點,我們的頓陣是一個個的箭形陣,這種陣不是盾牆,保護不到後面的人.玩家們像羽毛一樣被卷了起來帶的無影無蹤了.連我們的城堡都在地面上出現了輕微後移,要不是開動了反重力裝置固定位置,估計連我們都要被卷走了.

噴發持續了十多秒才徹底結束,巨大的煙柱從地面一直連接到灰色的天空.南天門居然燒了起來,山上到處都是受傷墜落的神仙,遮擋天門的云團被吹的一點也沒剩,南天門就這麼立在那里仿佛隨時都會掉下來.

我們的堡壘自動解除了封鎖,一種說不出來的香味瞬間充滿了我們周圍.聽說這是靈氣的味道,靈脈爆炸使這里被靈氣充的滿滿的.不過我現在沒時間管這些靈氣了,該是賺感情分的時候了.

"全體注意,解除武裝,全力救援受傷的天兵和神仙."

我們的隊伍先開始還有愣神,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守衛們迅速的把盾牌一扔就往山上沖.實際上黑梁山已經不在了,原本的黑梁山所在的位置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超級大坑,黑色的坑底還在冒著白煙,明顯溫度不低,好在我們的亡靈們並不怕燙.

一開始沖入山內的天兵天將在第一次爆炸時已經就尸骨無存了,這些地面上的都是在天上的天兵被二次爆炸的威力震下來的.天兵們全都在地上哀號著,在這麼強的爆炸面前,即使他們是天兵也沒辦法幸免.不少天兵都受了嚴重的傷,甚至一些已經快掛了.我率先沖入了大坑中,這邊的傷員多的要命,其中還不乏一些神仙之類的高級人員.

南天門被爆炸摧毀了半扇大門,後方的超空間通道似乎都出現了紊亂,地面上竟然還有因為空間連接不正常而掉出來的仙女.我居然還在傷員中看到了一個熟人."北極星君?"

"啊!輕點輕點."北極星君顫抖著讓我別太用力.

"你怎麼也在這里啊?"北極星君屬于有自己封地的神仙,按說不該在天庭才對啊.

北極星君沒有回答我原因而是艱難的道:"葫蘆……我的葫蘆."

"葫蘆?"我四下看了看然後放下北極星君跑到旁邊把一個缺了一大塊的葫蘆拿了回來.

北極星君顫抖著從葫蘆的殘片里找到了一枚丹藥吞了下去."水……!"

我立刻去摸手鐲想拿壺水出來,結果一摸摸了個空才突然想起來這是小號銀月不是紫日,怪不然北極星君對我的問題愛理不理的,原來是因為不認識我的原因.我轉身向身邊一個路過的本行會玩家要了點水給北極星君."水來了."

北極星君喝了水之後立刻坐了起來開始打坐,我不敢打攪他只好在旁邊等.幾分鍾後北極星君又恢複了正常,明顯感覺他比剛才好多了,不過臉色依然不怎麼好."謝謝這位小姐了.剛才真是危險,要不是女官相助真是不可想象!請問下你怎麼知道小仙法號的?"

"小姐?看清楚點,我是紫日."

"紫日?"北極星君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的確是有他的氣息,不過,你這是……?"

"同魂異體知道嗎?"

"哦!我明白了."北極星君道:"原來是你啊!我說怎麼你看到我好象老熟人見面一樣呢.今天我本來是來幫忙抓妖煉丹的,沒想到這里居然有靈脈,而且還發生了大爆炸,真是恐怖啊!差點就要歸返天地輪回了!"

"神仙也會死嗎?"

"廢話,你以為這邊滿地打滾的是裝的嗎?神仙只是比你們強一些,並不是說我們是不死的.即使天地也有壽命的.你快點扶我起來,我的一位道友也掉下來了,剛才不知道掉哪去了,快幫我找找."

其實北極星君的那個朋友我也見過,這個家伙就是北極星君搬家後的那座麒麟山的守衛神將.他的傷比北極星君要好一些,不過他被一塊南天門的碎片壓住了腿,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在掙紮著想往外爬.要是平時他肯定不會在乎這點重量,但現在他是重傷,再壓這麼個東西當然出不來了.

我雖然想幫忙,但銀月這個身體可沒那麼大力氣.剛好看到真紅和影泉從遠處跑過,趕緊把她們叫了過來.真紅一看到北極星君立刻跑了過來:"師傅.你沒事吧?"

北極星君連忙讓愛徒幫忙把神將弄了出來,這個碎片對真紅來說不算什麼,一拳就打飛了.因為仙丹都不見了,現在我們也沒辦法提供什麼象樣的治療,凡間的丹藥效果太差,吃了也沒多大反應.我們只好像其他傷兵一樣把神將抬了出去.

我把北極星君交給了真紅和影泉,自己則騎上守護長槍飛上了天庭.這次天庭因為靈脈爆炸可謂損失慘重,南天門未能及時關閉直接導致了爆炸的沖擊波和剩余能量波及了天庭內部的建築和人員.南天門後面的窺井已經變成了一個大洞,游云殿還剩半個立在那里,天池水里插滿了建築碎片,稍遠一些的宮殿還算完整,不過靈霄寶殿的牌匾掉了一邊,斜斜的掛在那里,看起來滿滑稽的.

大量的天兵在忙著從瓦礫里清理傷員,嬌弱的仙女們受傷特別多,那些大仙們因為基本都沒來及拿出法寶所以受傷的也是十之八九.好在天庭的藥物比較全,老遠就看到太白金星拿著個葫蘆在滿天庭亂竄發仙丹.

看起來天庭里面自己都忙不過來了,掉下去的天兵他們一時還顧不上,我只好又返回了地面.命令守衛隊把傷不的不重的傷員先運回艾辛格,過于嚴重的直接用巨龍送到南天門外讓神仙們自己想辦法.

爆炸後趕過來的玩家們整個下午都能看到通往艾辛格的道路上成隊的運輸隊拉著傷員往返兩地之間,山里被炸死的天兵數量不詳,可受傷的我們卻找到了十八萬之多,真是夠恐怖的.艾辛格差點變紅十字會,所有的兵營都被臨時清理出來當病房用了.

整個晚上艾辛格都像開水鍋一樣,隨處可見抱著大批藥品的守衛來回的跑著,至于會治療術的牧師們,那簡直是他們的瘋狂之夜,十八萬傷員累的他們一個個口吐白沫差點自己也躺病床上了.

天庭對自己的力量過度自信,他們沒有想到會有什麼東西強大到能對他們構成嚴重的傷害,可他們忘記了大自然.靈脈的自然之力強大到任何神仙也擋不住,正常情況下沒人舍得炸掉靈脈,可妖怪們舍得,因為摧毀天庭的軍團對他們更為重要.

素美坐在會議廳的窗台上看著外面忙碌的士兵道:"你們說這次天庭要怎麼報答我們?"

金幣道:"報答的前提是保密做的好.如果要讓天庭知道這次的計劃是紫日設計的,他們不把我們滅了才怪."

紅月看向我道:"對了紫日,你為什麼要幫妖族打天庭呢?這不象你的風格啊!"

我笑著反問她:"除強扶弱懂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二章 天庭任務     下篇:第十卷 第四章 詐騙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