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卷 第四章 詐騙專家  
   
第十卷 第四章 詐騙專家

玫瑰對紅月道:"道理很明顯.紫日一直以來的努力就是要讓我們成為中間人,這個身份決定了四大勢力的交涉直接影響我們的利益.如果天庭和妖界的力量對比像美國和伊拉克一樣,那天庭的行為必然是直接消滅而不是談判.既然不談判了,還要我們這些中間人干什麼?反過來,如果談判雙方的力量對比非常接近,誰都不願意讓步,那我們的價值就體現出來了.他們的對話越艱難我們賺的差價越大,他們談的次數越多我們好處越多.一切就是這麼簡單."

"那現在艾辛格的這些天兵怎麼辦?"紅月問道.

我無所謂的道:"先養著唄.等天庭把內部那些神仙處理完了自然會來接他們,你們還怕他們回去不給我們三分面子嗎?神仙也有自己的交際圈,這些人回去帶動身邊的熟人的觀點,我們救了這些天兵實際上拉攏了三四倍的人數,最終這將導致天庭對我們做整體的政策傾斜,這就叫群眾效應."

"你怎麼想到的啊?"鷹感歎著:"這麼滑頭的政策你都能想到."

我搖著頭道:"這可不是我發明的."

"那是誰?"紅月好奇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發明者是誰,不過我們國家一直在用這個政策.你們沒發現嗎?我們國家對非洲國家的援助都是直接針對平民,中間不經過當地政府,直接向老百姓發放物資,幫助他們修路蓋房.非洲那些國家亂的很,三天兩頭換政府,但是我們支援的是平民,所以不管哪個政府上台,對我們國家永遠是親切的.我就是借鑒了這個方法.天庭的高層雖然不經常換,但是我們接觸不到那些高等成員,所以我把目標定在了這些低等成員身上.一個集團中如果全體成員都達成某種共識,即使個別高層反對也是沒有意義的."

"你就一壞蛋,別人都被你算的死死的."鷹笑著道.

"我平時還真很少算計人,費神啊!沒聽說心眼多的人都是未老先衰嗎?哦,對了."我拿出一塊玉遞給鷹."你們一會用這個把二郎神找來,告訴他這里的情況,讓他安排天兵返回天庭的事情.還有,到時候多擠點眼淚,一定要把我們說成那種做了巨大犧牲的英雄.鷹你要是不善于搞這個可以讓玫瑰上."

玫瑰走過來接過玉片:"還是我來吧.鷹能擠出眼淚才叫怪呢.不過你為什麼不親自去呢?"

"我還得去妖族那邊,他們那邊肯定正在開慶祝大會,趁大家心情好多敲詐點好處才是真的.我又不是真的要幫妖怪們顛覆天庭的勢力,我是要收中介費的."

金幣在旁邊大喊著:"那你快去吧,別給我面子,下手狠點."

"去.以後還想不想賺啦?殺雞取卵那就是一次,養只雞才能長期吃雞蛋!敲詐也得看分寸!"

玫瑰問道:"需要我們和你一起去嗎?"

"不用.到那邊你們也說不上話,還是我一個人去的好."

這次離開艾辛格我學乖了,事先帶了大量的傳送卷軸在身上,順便弄了匹亡靈戰馬並向維達借了條帶兜帽的黑色長袍.鋼爪屬于戰斗型魔售,並不適合長距離當坐騎用,銀月過度衰弱的身體走路又太艱難,弄匹馬才是上上選,至于袍子,那東西主要是用來遮擋我的容貌的.

這次跑到墓地的時候守門的妖怪主動就幫我把馬牽了過去,我直接被帶進了督靈城內部.整個督靈現在是妖山妖海,滿城的妖魔鬼怪.我的身份比較秘密,這里都是新收的妖怪,大部分都不認識我.對于我這麼一個在街道上行走的生物,妖怪們都很好奇.不過為我引路的大妖怪震懾力十足,沒有哪個妖怪敢貿然靠近.

進入領主俯的大殿,四大護法已經站成一排等在大門里了,他們身後還站著大批生面孔,看起來也是新發展的骨干力量.六扇黃銅大門在我身後轟然關閉,所有的窗戶也被關了起來.我非常瀟灑的一張雙臂把披風甩了下去,兩個小狐狸精准確的接住披風站在門邊守侯著.

"感覺怎麼樣?"我向四大護法挑挑眉毛.

水虛滿面笑容的道:"爽.多少年了!總算出了口惡氣."

一身火紅的銀謠滿眼春色的看著我:"真難想象,你這個沒有什麼力量的生物居然可以旦夕之間做到我們妖族多少年未能完成的心願,看來當初真是看走眼了.不過你現在的這個身體到是更讓我好奇.水虛說你和紫日共有一個靈魂,是真的嗎?"

"不是我和紫日.我就是我.這個身體叫銀月,那個身體叫紫日,兩個都是我,而且不可能同時活動,因為我只有一個靈魂."

銀謠點點頭:"聽說你還幫忙收治了大量受傷的天兵,為什麼不干脆讓他們死掉呢?"

"拜托,表面上我還和天庭有合作關系的,怎麼可能見死不救?看到機會不要放過,但也絕對不能去貪小便宜.這次用一個靈脈換十幾萬天兵你們已經賺大了,為了那點傷兵給天庭留下把柄就是因小失大了.再說了,天庭越是信任我,你們不也更安全嗎?"

全身都裹在黑色披風里的瓊霖問道:"你為什麼這麼傾向我們?"

"因為和你們合作利益更大一些."

"天庭給不了你什麼好處嗎?"

"那到不是.亂財大氣粗你們和天庭沒的比.人家是國王,你們也就算小地主,那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銀謠問道:"那你還說我們利益大?"

"對.你們確實和天庭沒法比,但就是因為天庭太強大太富有了,所以和他們在一起根本撈不到多少好處.你們雖然並不富裕,但你們起碼知道和我公平合作.給你們幫助,你們會用相等的報酬來答謝我,可天庭做不到這些.天庭太強大了,他們總認為我們是他們的子民.他們總認為我們為他們辦事是應該的,雖然他們也給我點好處費,但那就是赤裸裸的剝削.他們吃肉喝湯只讓我舔盤子,你說我幫你們還是幫他們?"

"這麼說來你確實很虧啊!"銀遙點著頭道.

我笑著道:"所以你們可別學天庭,吃肉起碼給我留點湯."

"為什麼你自己不吃肉?"

"想吃肉就要去獵殺那些有肉的東西,我沒有你們的尖牙利爪,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喝點湯安穩一些."

銀遙放浪的大笑著:"哈哈哈哈,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說的好象你很弱似的."

"哎!我的苦你們不知道啊!就算我自己的生命安全都沒啥保證的.一大堆人看著我的這個位置,誰都想把我辛苦建立的東西全部推翻然後自己站在這個位置上,誰又知道我的辛苦!高處不勝寒啊!"

畢陀道:"我是粗人,你們說的我理解不了,不過銀……銀……你叫銀什麼來著?算了我還是叫你紫日吧!你說的那些我都理解不了,不過在我們這里只論實力和恩怨.我們妖怪不喜歡講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只要有恩的就報,有仇的就打.這次你幫了我們大忙,我們四個已經商量過了.我們打算讓你再幫個小忙,順便也算報答你了."

"等等等等.你說什麼意思?我沒明白.你說讓我幫忙算報答我?"

水虛把畢陀推到一邊,自己走了出來道:"這家伙嘴笨,你跟我們進來,我們慢慢告訴你."

銀遙立刻過來拉住我:"對對,快跟我一起進去,我們坐下再說.順便告訴下姐姐我,你這皮膚怎麼保養的啊?滑的像寒玉一樣."

"拜托,不要趁機卡油好不好!"我一把想推開銀遙的色狼之爪,可惜銀月力量太小,完全沒反應.

"姐姐我可是女孩子,我都不在乎了,你一個大男人怕什麼?"

"你是女孩子?拜托,都一把年紀了不用這樣吧?"

銀遙狂笑著道:"哈哈,告訴你個秘密.我們黑斑王蟒壽命可以和神龍比肩,折算成人類的年齡比例我應該才24歲,雖算不上懵懂少女,和老太婆總還有很大差距吧?"

畢陀在旁邊笑著道:"銀遙你還真是死性不改,采陽補陰也看看對象啊!這可是我們的大恩人."

說著說著已經到了內殿,外面那些妖怪都沒敢跟進來,除了四大護法之外都站在了門外並主動帶上了門.

水虛坐下道:"剛才畢陀和你說的小忙實際上也有一定危險,不過相比之利益來說還是相當劃算的.本來這個忙你應該很容易完成,但你現在……!"水虛伸手示意了一下我的身體."所以……!"

"沒關系."我開口道:"我又不是就一個人,我的行會也有人啊."

"這個,恐怕你不能帶自己行會的人去."

"為什麼?"

"因為我們希望你幫的忙是去當年廢棄的妖王殿幫我們拿回妖王的烙印之環.那個地方現在被天庭嚴密監控著,你的人如果萬一被發現了,對你們行會恐怕不大好."

"那我要是被發現了還不是一樣?"

"你不用擔心."水虛道:"你的靈魂被大量怨靈包裹著,那里的守衛為了防止我們這些妖魔進入,專門設置了顯靈陣.一旦你們進入那個區域,所有隱形之類的法術都將失去作用,偽裝根本無法起作用,在那個大陣的范圍內能看到的不是你本身而是你的靈魂.天庭有很多方法追蹤靈魂,如果你們行會的人和你一起去,肯定會被追查到.但是你的靈魂被大群怨靈包裹著,沒有人可以直接看到你的靈魂,所以誰沒辦法通過鎖魂之術追蹤你.你這個銀月的身體和紫日那個身體如果是共用同一個靈魂,應該就沒有任何可能被發現,冤魂就是你的偽裝."

"那我一個人也打不過守衛啊!"

瓊霖從衣服里摸出了一枚水晶球."這是記憶珠,里面存有妖王殿的密道圖,你可以借助密道秘密潛入,盡量不要被守衛發現,如果實在不行你可以利用妖王殿的機關對付守衛,反正你又不是要消滅守衛,只要你拿到烙印之環就可以了."

"你們說這是為了報答我,幫你們拿這個烙印之環對我有什麼好處?"

"妖殿內有很多寶貝,我們當年被圍剿根本沒把東西拿走,而天庭的神仙是找不到我們的東西的,只要你拿的到,那些全都是你的."

我露出了會意的微笑:"了解.另外問個問題.你們為什麼不自己去?"

瓊霖有些生氣的道:"你難道認為我們沒有試過嗎?天庭就是不想讓我們這些妖魔進入,所有的路口都設置了妖魔陷阱,只要是妖族靠近全都得完蛋.你不是妖族,雖然有冤魂卻並不會觸動警戒法陣,除了你我們是沒有辦法的."

"誒,對了.如果我從行會外面找幾個人去幫忙你們認為可行嗎?"

"這到是可以."水虛道:"只要不把你們行會牽連進來就沒問題.隨便找些零散的冒險者幫忙,天庭發現他們只是零散的人員肯定認為是我們雇傭了這些人,天庭還不至于對這些散戶下手,所以你不用擔心他們因為嫉恨你牽連他們而把你的消息透露出去.不過你一定要找以前沒有聯系的人,免得被天庭查出來就麻煩了."

"這個我在行."

接過那個記錄珠我仔細的把妖王殿的所有情報都硬背了下來,這個珠子是實物,帶出去就有成為證據的可能,所以硬記才是最安全的.把所有要點記熟之後把珠子還給了瓊霖然後迅速返回艾辛格.剛到會議室就和二郎神撞個滿懷,幸好沒把珠子帶出來.

"銀月?"二郎神認出是我之後立刻把我扶了起來,但是他的臉色一變忽然嚴厲的問道:"為什麼你身上有這麼重的妖氣?"

糟糕!剛剛從妖怪窩里出來,身上沒妖氣才叫奇怪呢.不過我可不是一般人,這種事情越怕越容易露餡,還不如反過來倒打一耙."嗨,別提了!"我先用自己的行動給二郎神定個基調,讓他感覺我是受委屈了.

"到底怎麼了?"二郎神果然中招,責問變成關問了.

"天庭讓我探察消息之後我不是告訴你們那個地方可能是陷阱嗎?"

"恩."二朗神點頭道:"剛剛我來之前玉帝還在後悔沒聽你的建議先調查清楚就貿然出兵,沒想到遇到這麼大損失,這次真是虧大了!"

我裝的痛心疾首的樣子道:"不管怎麼說消息是我送出來的,雖然我當時提醒了你們可能是個陷阱,但因為我們沒能查清楚讓你們蒙受這麼大損失,我心里也難過啊!"

"你不要自責了,這不是你的錯."二郎神已經完全不記得剛才責問我的目的了.

打岔結束了,現在我需要趕緊把事情再拉回正題上來.光打岔只能隱瞞一時,回去之後二郎神反而會更懷疑,但是我自己把跑偏的話題引回來就不一樣了,這就顯示我心中坦蕩沒有什麼可以隱瞞的.欲擒故縱這種經典戰術用來騙人也滿合適的.我接著開口道:"神君剛才不是問我為什麼一身妖氣嗎?"

"對啊!"二朗神這才突然想起來我身上有嚴重妖氣這件事,不過此時他已經完全沒有往壞的方面去考慮了.

我解釋道:"看到你們受損這麼嚴重我就打算去追查一下到底怎麼回事,結果你猜我碰到什麼了?"

"你碰到什麼了?"

"我碰到了妖怪們的大隊.你們襲擊黑梁山的時候他們一直就在附近,只不過因為黑梁山的妖氣太濃遮住了大家的感覺,所以我們都沒發現.剛才我去的時候剛好被我碰上,我本打算一路跟蹤看看他們的老巢在什麼地方好回來報告給天庭補償我的過失,沒想到半路就被發現了.多虧我機智的原地隱藏了起來並放出假的目標引開了妖魔們,要不然可真危險了.不過我雖然被發現卻因禍得福."

"哦?怎麼回事?"

"那些妖怪中居然有四個妖族護法,他們當時就在我藏身地不遠處談話.要不是我當時把自己埋在地下,附近又是城市,人氣比較大蓋住了我的氣息,以他們的能力肯定能發現我.不過因為這些巧合,我沒被發現.他們就在我附近談笑這次的計劃多麼多麼成功,然後我聽到了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

"他們在商量去什麼妖殿拿個什麼東西,距離稍微有些遠,我也沒聽太清楚."

二郎神一聽立刻把眼睛瞪的老大."難道他們說的是妖王殿?"

"對對對,就是那地方."

"沒想到他們還不死心."二郎神道:"不過沒關系,有嘯天犬守著大門,管他什麼妖怪都別想溜進去."

暈!怪不然妖怪們進不去,搞了半天犬神蹲在大門口守著呢!我趕緊趁機打聽情報:"神君到底安排了多少守衛啊?那個地方既然妖族想進去必然不是什麼好事,我們應該防著點啊."

"不必擔心."二郎神胸有成竹的道:"除了嘯天犬還有靈德神將和一萬天兵把守那里,加上那些大陣,守三五天不成問題.嘯天犬脖子上還掛著我的傳訊飛符,如果他們擋不住會用飛符通知天庭增援的.算上那張符飛回來的時間,頂多三五個時辰我們就能趕到了."二朗神突然神秘西西的道:"告訴你個秘密,那個地方其實還有個麒麟藏在妖殿的妖王寶座下面,妖怪們只要一動寶座麒麟立刻殺出.就那一只頂階天火麒麟就可以擺平妖魔了."

幸好我多個心眼先問了一下,要是貿貿然然的跑過去不死也得扒層皮,萬一被抓個現行犯就更悲慘了.回頭要讓水虛先派幾只小妖搞個佯攻,然後我找幾個臨時工跟著我一起從後面摸進去,至于那個麒麟,暫時想不到辦法.寶座下面就是密室入口,那個烙印就在寶室里,麒麟也在里面的話我可怎麼拿啊!

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辦法到時候再想也可以.先和二朗神閑話一段,然後把他送走了.等二朗神一走我趕緊掉頭又回了妖魔總部,和水虛說了下大致情況.水虛拍著腦袋道:"怪不然每次派去的小妖就算從密道爬進去都被發現了,原來嘯天犬有在妖殿當守衛.本來神仙對我們的妖氣就敏感,這還一只犬神,能進去才有鬼呢!"

我點點頭道:"反正你今天晚上先派一支隊伍去佯攻一下,隊伍最好能大一點,不一定要做自殺式攻擊,裝做敗退也可以."

"行,這個我來安排."水虛點頭應承了下來.

我也點點頭:"那其他的事情就交給我了,你等著我消息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三章 陰招     下篇:第十卷 第五章 偽裝的最高境界是變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