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卷 第十三章 天妖聯盟  
   
第十卷 第十三章 天妖聯盟

我看向銀遙搖了搖頭."理論上說你們猜測的有點道理,但是我自己判斷真正的妖王法力可能應該是在天台閣."

"為什麼?"

"因為那個最大."

"你是說天台閣的那團法力比別的法力要強大很多是嗎?"

我點點頭:"妖王怎麼說也是你們老大,他的法力不應該比別的妖怪低才對.所以我覺得最大的應該才是他的法力."

"確實有一定道理,那你下次去幫我們把兩個地方都跑一下."

"這個還是容後再議,天庭也不是隨便能進去的地方,我也要有合適的機會才行啊!反正這麼多年都過去了,妖王應該也不急于這一天兩天吧?"

水虛小聲應承道:"話雖如此,你還是要盡快才好."

"知道了知道了."我打斷他的話:"這次雖然沒能幫你們把妖王的法力弄回來,但也不白跑."

"哦?"水虛神情複雜的看向我."你做了什麼事情嗎?"

我點點頭:"我和玉帝商量了半天,基本上得到了兩條很重要的承諾."

"什麼啊?"

"第一,天庭承諾以後對你們的政策將放寬管制,只要不是必要,一般不會和你們硬干."

瓊霖質疑道:"天庭怎麼會給你這樣的承諾的?"

"因為天庭要和佛宗分家了."

銀遙眼睛睜的大大的看著我:"他們和佛宗分家?他們不是一體的嗎?為什麼要分家?"

"你看,連你們這些妖族都不知道,天庭和佛宗其實本來就是兩個組織,中間有點聯系,卻根本算不上有什麼正式交往,頂多相當于鄰里關系.但是現在大部分外族都認為天庭和佛宗本就一家,而佛宗又借著這個名聲到處占仙門的便宜.天庭現在是忍無可忍了,所以要和他們分家."

水虛拍著手笑道:"好.他們拼個你死我活最好,省的我們出手了."

"你們還是要出手,而且要積極一點."我打斷了水虛的如意算盤."為你們爭取到相對寬容的空間就是因為你們可以和佛宗對著干.有一種說法是這樣的: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天庭和佛宗現在反睦成仇,你們恰好是佛宗的敵人,雖然天庭還不至于把你們當朋友,起碼短時間內你們存在共同利益了.所謂的敵對關系其實就是因為你們和天庭的利益互相沖突,所以你們一直是敵對的.一旦你們存在共同利益,和睦相處也不是不可能的.不過我看你們和睦的可能性不大,臨時做個私下的合作到是可行."

"天庭想拿我們當槍使啊?"

"當槍使就當槍使."我打斷了水虛想要反對的話:"當槍使不一定就是壞事.這支槍只要不是掉頭捅自己,不傷害自己的利益,幫著捅捅別人也沒什麼.再說了,就算天庭不拿著你們這支槍,你們還不是照樣要捅佛宗.他們和你們的敵對關系好象比仙門還要緊張吧?"

瓊霖點點頭:"佛宗對妖怪的政策確實比仙門要惡毒的多了."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確定了大方向,水虛趕緊問我關鍵問題.

"首先,近期天庭會對佛宗實行一些打壓行動,你們可以適當的幫助仙門的人去給佛宗搗搗亂亂搞點小破壞什麼的.另外呢,你們這個家也要考慮移動一下了.這也是我剛剛說的第二個重要事情."

水虛立刻道:"我正打算和你說呢.這個城市確實不大適合我們這些妖怪居住.這里的靈氣太低,根本不適合我們的修煉,而且我們的人口在不斷增加,這個地方已經不合適我們居住了."

銀遙也贊同道:"就是.這里的建築風格我一點也不喜歡."

"哈哈.看來我們想到一塊去了."我對他們道:"天庭現在因為黑梁山的事情面子有些掛不住了.雖說我和玉帝達成了放寬政策的協議,但是天庭沒有借口開展這個行動.現在需要的就是你們配合來場大戲."

銀遙很感興趣的問道:"什麼戲碼要我們這麼多妖族一起上啊?"

"大水沖龍廟."

"這唱的哪一出啊?"

我笑著解釋道:"大致劇本是這樣的.天庭和佛宗反睦以及放松對你們的控制都是需要借口的,我為了節約時間就幫你們把兩件事情合並到一起去了.這出唱好了,兩個借口都出來了."

"快說說具體內容."水虛激動的問道.

"地圖有嗎?"

"有."瓊霖從自己的黑袍子里拿了塊紅玉出來,他只是輕輕一點,一張立體地圖就出來了,看上去好象是督靈附近的地形結構.

"縮小一點."

瓊霖手指一動,地圖內的結構迅速縮小,能看到的區域就變大了很多.

我走進地圖幻象中開始解釋."這里是督靈,也就是我們這里現在的位置.出了督靈,向這個方向走."我在幻象中跳了幾步到達了一個比較遙遠的區域."這里是蒼茫山脈,我身邊這一圈山圍起來的地區就是山脈的主體部分."

水虛插嘴道:"那不是佛宗在華夏大地上的總部嗎?"

"正確."我指著督靈道:"我會向天庭報告發現妖族的總部位置,然後申請天庭圍剿你們.你們事先把老弱病殘全都轉移到這里."我又跑到蒼茫山脈後面的一個小山脈區域."這里是萬仙山脈,原則上是天庭屬地,實際上因為蒼茫山脈的關系,這里一直被佛宗占據著.你們先把不適合表演的成員和物資都運到這個萬仙山脈的附近藏起來,只要臨時藏一下就行了.之後我不是會通知天庭圍剿你們這個督靈城嗎?你們此時就帶著大隊人馬開始潰退.注意,這里需要把你們的隊伍安排好,一定要選擇跑的快的靈巧型妖族演這出戲,要不然會出亂子的."

銀遙立刻道:"放心,我們妖族別的不敢說,只要一下想逃跑,追的上我們的人還真不多."

我趕緊補充道:"你們也別跑太快了.適當抵抗一下之後就開始跑,千萬別跑沒影了,要能讓天庭的隊伍在後面吊著.能看到你們還追不上,這個速度最合適.你們就這麼帶著天兵天將向著蒼茫山脈跑,到了蒼茫山脈之後你們突然加速,從山脈兩邊迂回到蒼茫山脈後面的萬仙山脈去.天庭的隊伍會因為速度慢無法跟著你們兜圈子,他們會直接穿過蒼茫山脈.這個過程中會按照計劃和佛宗弄點小摩擦出來,當然,這些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你們可以放心的跑,天庭壓根就沒打算真圍剿你們.在穿越了這個蒼茫山脈之後天庭的隊伍會到達這個萬仙山脈,然後他們會非常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領地居然被佛宗霸占了."

水虛接著我的話頭繼續向下說:"然後天庭會和佛宗開打?"

"對.實際上天庭早知道這個地方被佛宗霸占著,這次剛好拿來當借口和佛宗開仗.天兵會把這個萬仙山脈橫掃一遍,驅逐所有的佛宗勢力,丟個空山頭給你們.然後天兵會返回天庭,這個萬仙山脈就成了空地."

"那我們就可以在那里安家了?"銀遙激動的問道.

"正確.萬仙山脈有三口巨大的天柱靈泉和龐大的地下靈脈網,靈力精純的讓你們無法想象.當初天庭給這里起名萬仙山脈就是形容這里靈氣強盛可以培育成上萬神仙,所以你們進駐之後實力肯定是三級跳一樣的往上躥.自此,全部戲碼就算演完了."

"那借口呢?"銀遙還傻傻的問我.

"不是都出來了嗎?"

"哪里啊?"

"真是的,這都看不出來嗎?"我只好詳細解釋給銀遙聽:"天庭這一仗之後可以名正言順的宣布一舉端掉了妖族老窩,這麼面子夠大吧?然後天庭可以說妖族被打擊之後實力大損,這樣自然就不用太重視你們了,于是政策就變的相對寬松了.這是第一個借口.第二個借口是要和佛宗開戰,這個借口還要說嗎?已經很明顯了吧?"

銀遙點點頭:"果然還是你狡猾."

"注意你的用詞.我這叫智謀不是狡猾.反正你們需要靈氣強盛的地方才能發展,這次給你們搞個靈脈群,外加一個龐大的山脈空間,剛好是你們需要的."

瓊霖有些擔心的問:"可是佛宗總部就在我們旁邊啊!著是不是太危險了啊?把山寨都建到衙門口了,這不大合適吧?"

"一般來說是不大合適,不過你們要考慮到幾個條件.佛宗靠你們確實很近,但你們所處的位置是仙門屬地.講起來是一步之遙,實際上你們等于隔著國境線.國境線這邊是一個國家的衙門,國境線那邊是另一個國家的土匪山寨,雖然靠的近卻根本管不到.仙門既然有意拿你們當槍使就不會讓佛宗把你們這杆槍弄斷,到時候如果佛宗敢穿越邊境進入仙門領地找你們麻煩,天庭必然大兵壓境幫你們保衛家園.怎麼樣?有天庭做靠山的妖族,夠牛了吧?"

水虛傻笑著道:"沒想到我們妖怪也能過這種日子,不是我不理解,實在是這個世界變化太快啊!"

"嘿嘿,這就叫計謀.你們在葫蘆里被關了那麼久,人家天庭在外面一個勁發展,勢力根本不是你們可以比的,硬碰肯定不行.到時候你們的萬仙山有天庭幫著保護,佛宗根本拿你們沒辦法.不過你們要是時不時的能去佛宗那里抓幾個和尚什麼的回來修煉,我想天庭肯定會很高興的."

"那萬一如來那個老家伙跑過來了怎麼辦啊?"

"放心.天庭這邊雖然沒人單挑能打的過如來,但是天庭又不是和人家比武,誰說打仗要一個個的上了?再說了,天庭是沒人打的過如來,可天庭還有外援啊!你們不是還在呢嗎?趁天兵和如來纏斗,你們去咬他一口也好啊!拿出你們當年眾志成城啃唐僧的勁來,咬口如來肉肯定比唐僧肉補身子.喂,水虛,注意形象."

"啊?什麼?"

"你口水下來了!"

"啊?哦!"水虛這老小子一聽能咬口如來肉,哈喇子像瀑布一樣往下淌.搞了半天口若懸河這個詞是打他這里來的.

"其實你們也別光想著如來啊.佛宗的老大級人物又不是就一個如來,多啃幾個對你們的修為也是有好處的吧?"

三個妖怪一聽立刻把腦袋點的像小雞吃米一樣.

"你們三個先別忙著流口水,我現在找你們還有點事情請你們幫忙."

"要干什麼盡管說."水虛現在也大方起來了.

"你們有沒有辦法能讓我安全的進入到佛宗的領地內不被發現的?你們是妖怪,這些隱身之類的東西你們應該知道的比較多吧?"

三個妖怪一起拖著下巴在那里想了半天,瓊霖忽然道:"遁術到是可以做到隱蔽行動,不過你現學來不及了."

銀遙跟著道:"有種法術叫化影,我有個化影珠,不用學,帶在身上就能起作用.化影之後可以躲過法力偵測,不過無法在化影狀態移動,否則自動顯形."

水虛跟著從脖子上拿了個項圈一樣的巨大脖環出來遞給我:"這個虛無之環是我防身的寶貝,看在你這麼幫我們妖族的份上送你了."

我趕緊接過來看了看."這東西有什麼用啊?"

"用念力驅動,可以把自己化為云霧狀態.在這個狀態中可以移動,但是不能攻擊.而且云霧狀態時是無視物理攻擊的.此外還有一些別的屬性,你可以慢慢研究.反正你現在不就是需要隱身潛入嗎?帶上這個就不會被發現了.不過使用霧化之後你是無法說話和拿東西的.所以最後連那個化影珠一起帶上."

"行."好東西不拿是笨蛋.我趕緊把銀遙的珠子也接了過來小心收好."既然事情都說完了我還要馬上返回艾辛格,天庭要把我那里變成第十一個閻王殿,我還要回去盯著點.你們這邊現在就准備准備搬家的事情吧."

三大護法把我送出來之後我又趕回了艾辛格,這邊的動作還真夠快的,居然已經開始忙起來了.在艾辛格地下城的最下層我們單獨搞了一個巨大的大廳,天庭的仙人們一個個毫無形象的摞袖子甩膀子的在地上畫著陣法圖.這個陣法就是傳說中的星界管道,和跨國傳送陣比起來,這個要高級的多.跨國傳送好歹還是在一個世界中,這個確是可以打通異界的通道.

畢竟是高級陣法,其複雜程度可不是一般陣法能比的.巨大的陣法直徑已經超過了200米,複雜的符號和線條全都要靠仙人們在地上一寸一寸的慢慢雕刻.這種陣法的要求太高,使用法力雕刻陣法容易影響之後的裝配工作.本世界內的傳送陣要是出錯了頂多就是把你扔到哪個鳥不生蛋的地方,花點時間也就回來了.要是這個星界通道出錯了,那可不是開玩笑的,萬一飛進了什麼異空間可就麻煩了.

一直到第二天天亮才陸續有神仙揉著腰腿從地上爬了起來,大陣已經趨于完成,不少地方正在做最後的合圍,一些陣法符號的對接也很繁雜.一些神仙還拿出了自己的法器當刻刀使用,好不容易才完成了這個陣法.負責監工的是太白金星,看到所有神仙都起來了他才走上陣法把整個圖形都仔細的檢查核對了一遍.確認無誤後他走出陣法向旁邊一招手,八個神將合力抬著一口大缸走了進來.

神將們把大缸放到了法陣的邊緣,在那個缸的下部還有個伸出的黃金龍頭,龍嘴張開著,顯然是方便缸里面的東西流出來用的.現在這個龍頭正對著雕出來的法陣邊緣,法陣整個是在平板上雕出來的,所有紋路都是凹陷進去的,要是這個缸里真的是某種液體,一旦放出來肯定能把這些線條都變成水渠.

那些神將放好大缸後向太白金星點了點頭,太白金星立刻一招手,眾神仙趕緊跑了出去,神將也跟著跑了出去.太白金星轉身對我道:"我們還是暫時先出去吧?"

"完成了嗎?"

"不是的.那個大缸里的東西味道不好,暫時出去,等那里面的東西和周圍的法陣結合之後我們再回來."

"那誰來把缸里的東西倒出來啊?"

"不用,我們有辦法."

太白金星拖著我離開了這個地下室,然後在他的強烈要求下我們把大門給關了起來,還用石蠟暫時把門縫和所有邊邊角角的都給封了起來.看到我們都搞定了之後太白金星又拿了一個黃金龍頭出來,這個龍頭和剛才那個缸上的一模一樣.太白金星把一根手指從張開的龍嘴伸了進去,龍嘴里含著個黃金彈子,被太白金星輕輕一頂,彈子立刻退了開去露出了一個小洞.原來這個彈子就相當于一個封口球,因為內部壓力彈子會堵住通道,只有外力按下去才可以把通道重新打開.

在太白金星按下這個彈子之後地下室里的那個缸下面的龍頭口中的彈子居然也同步的退到了一邊,一道細細的渾濁液體立刻順著龍嘴流了出來.這種液體看上去有些像油又有些像水銀,液體成銀灰色,里面還不斷的翻著氣泡,每個氣泡炸開之後還會從里面露出一張扭曲的人臉一閃既逝.

液體似乎很粘稠,流淌的速度相當慢.缸口本來覆蓋著一張黃色的薄膜,但是隨著液體流出,缸內逐漸被抽空,于是薄膜開始向缸內凹陷,不一會伸展度達到了極限.像氣球爆炸一樣薄膜突然炸掉了,空氣立刻湧入缸內平衡了氣壓,龍口的液體流速明顯加快.

粘稠的液體順著地面上凹陷的陣法溝渠逐漸把整個陣法填滿,房間內的溫度也在逐漸下降.我和太白金星以及行會里的高層人員都站在門外等著,紅月忽然發現門上有白色的東西,不一會這些白色開始向周圍蔓延.鷹走過去試著摸了一下驚訝的回頭看著我們."是霜."

我和紅月一聽立刻跑過去也摸了摸.地下室的石門現在是一片冰涼,白面不斷增加的白霜說明了溫度依然在持續降低.太白金星閉著眼睛嘴巴里在數著數,根本對我們的行為沒有任何反應.他剛才打過招呼說要控制時間,不能打攪他,所以我也不敢問他為什麼會結霜.

溫度持續下降中連我們這個房間的腳下都出現了白色的霜霧,腳下一片冰涼.紅月在不斷的蹦來跳去方便暖和身體."這個陣法難道是靠熱量運轉的嗎?怎麼這麼冷啊?"

鷹也嘴唇發紫的道:"我的盔甲抗寒到零下四十度,這里明顯還沒那麼冷,可我為什麼感覺自己像在冰窖里?"

"因為那是深寒鬼蜮的靈魂堅冰,是可以凍結靈魂的怨氣,而不是真的寒氣.這里的溫度頂多零下十度不得了了."太白金星突然睜開眼睛回答了我們的問題.

我趕緊湊過去:"結束了嗎?"

太白金星點點頭:"我的工作結束了,陣法在之後會自動完善,你們還要等段時間才能使用通道."

"大約還要多長時間?"

"這要看你們這里的怨氣集中程度了,以我的經驗有三五個時辰就差不多了.不過你們最好等到10個時辰之後再打開,反正你們也不急在這幾個時辰."

"那這里這麼冷我們以後怎麼用啊?"

"這個你們不用擔心,等陣法完成了溫度會滿滿回升的.頂多就是感覺比較涼,不會太冷的."

"那我們知道了."

太白金星點點頭道:"天庭那邊還有事情,我們就不在這里停留了.等這個陣法差不多了我會回來的."

天庭的動作還真夠快的,太白金星走了不久天上又出現了一大片白色.陣陣馬蹄聲伴隨著戰馬的嘶鳴聲傳來,搞的艾辛格這邊還以為有人入侵呢.等大家看清楚了才發現馬蹄聲和嘶鳴聲居然是來自天空那團白色.等那團白色靠近了大家才看清楚,原來那白色居然是成片的天馬.

天馬群在空中懸停了下來,一個神官帶著一堆本子跑了下來.那個官在我身邊落下然後非常客氣的問道:"請問銀月在哪里?我們是天庭禦馬間的官員."

"我就是."

那個官員退後一步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銀月因該是個女孩子吧?"

因為已經能來回更換軀體了,我當然不可能以銀月的身份出現在艾辛格.那段時間是因為紫日這個身體沒辦法使用才臨時頂一下的,現在已經恢複正常了,沒道理繼續使用那個身體.為了方便解釋,我腳下升起了一團旋風,旋風一閃而過,而風中我已經由紫日變成銀月了.

"我是一魂雙體,現在可以說正事了嗎?"

天官立刻點點頭轉身從助手手里接過一堆記錄本遞了過來:"這是天馬的飼養記錄,現在正式連天馬群一起移交給你."

我把本子接過來轉手交給身邊的NPC守衛."天上那一群就是交給我的天馬吧?"

天官立刻點點頭指著天馬群道:"這里一共是三百七十二萬兩千八百一十八匹天馬,其中公母剛好一半一半."

"這麼准啊?"

"天馬全都是雙生胎,一出就是公母各一只,所以曆來都是成對出現的.而且同胞天馬只要死一個另外一個也會立刻死去,雙生胎都是靈魂共享,一死雙亡."

"那不是傷亡會大幅度提高?"沒想到天馬還有這麼個缺點,一死就死一雙,還真夠倒黴的.

天官立刻道:"天馬有其突出的特點,自然也相應有些缺點.陰陽本就是相生相克,有好自然就有壞.不過你可以不用擔心,天馬雖然一死死一雙,可他畢竟是天馬,沒那麼容易戰死的."

"那這些天馬飼養方面有什麼要注意的嗎?我這里從來沒養過天馬,以前都是亡靈馬,不用飼養的."

天官立刻道:"天馬本身很強悍,飼養起來不象人間的凡馬那麼嬌弱.保證草料和飲水正常就差不多了,天馬幾乎不生病,所以不必太在意.對了,天馬平時不睡覺,你們不要奇怪,他們生來就是這樣,不是病態.還有,天馬需要經常跑動,不能長期圈養,否則體力會退化.你們要是想給天馬提高能力,可以在食物中攙雜些能量結晶."

"天馬還吃能量結晶?"

"恩.雖然主食是草料,但是他們其實更喜歡吃能量結晶.凡是吃過能量結晶的天馬都比一般的天馬要強壯,有時候還會出現攻擊能力.反正能量吃的越多就越厲害,你要是錢多,完全用能量結晶喂他們也可以."

我干笑了兩聲:"呵呵,我可沒那麼多錢.照這個養法非把我吃窮了不可."

"反正我們在天庭是一年喂一次能量結晶,每次大約一錢左右."

一斤就是500克,1錢應該相當于5克,表面上看好象不算很多.不過考慮到天馬群龐大的數量,這個比例可就不是開玩笑的了.三百七十二萬多匹天馬,每匹5克,那可就是十八噸多.這樣算下來,以我們行會的實力,最多也就一個月一次,再頻繁就不太可能了.而且這些天馬的利用價值是有限的,真投入太多也不一定就有好的效益,必須找到性價比最優的平衡點.

"好的,我明白了.這個我們會根據自己的條件進行適量控制的."

天官立刻道:"那麼,麻煩你們派些人清點一下數量然後給我畫個押,我好回去複命."

"好的好的."我趕緊轉身對著身邊的守衛耳語了幾句,那個守衛立刻就跑掉了.不一會從城市里飛起了好多大蝙蝠,這些蝙蝠都是我們行會衛隊中的鮮血之王和鮮血女王.我剛才讓守衛去調集了成編隊的衛隊上去接收天馬.衛隊的數量都是編制好的,每個衛隊上去一次記個數字.每個人上去只牽兩匹馬下來,這樣到時候上去多少波次的衛隊再一乘就把數字清點出來了.

十幾分鍾我們就清點結束,結果居然還真的少了兩匹.我立刻道:"少兩匹也沒關系,反正不差這點."為了兩匹馬得罪天庭的官員可不劃算.

那個天官立刻道:"這個不是缺少了兩匹,而是有兩匹沒送到.那兩匹是馬群中的馬王和馬後,暫時還在天庭,過會才能到."

"哦,明白了."我接過天官的本子在上面畫了押然後把本子交還給天官.

天官看起來很忙,向我們告辭之後迅速離開了.我則在頭疼這麼大群馬要放哪里養,不過這種幸福的煩惱再多點也無所謂.想想看我們行會的城市確實不少,不過好象沒有哪個城市有草原的啊!難道讓我為了這些馬再專門修建一座城市?

最後我還是采用了大家的建議,把這些馬給分散處理了.各個城市分別存放,這一點那一點就分掉了.我們行會城市多,大家一分也沒多少了.

有馬還要有騎士,光是馬沒有兵也不行啊!最後還是去找維娜想辦法.現在系統不限制城市軍隊規模,你有錢大可以隨便雇傭多少,只要你養的起就可以.訂購衛隊的事情必須找當地的各種神殿,每個神殿都有自己的武裝可以訂購.只要你個某個宗教勢力的關系度達到一定水平之上就可以向這個宗教訂購衛隊.

我和維娜商量了半天,維娜建議我不要找她訂購衛隊,因為她的衛隊並不適合騎著天馬作戰.按照維娜的意思,既然天馬是天庭的東西,應該找天庭訂購衛隊才是最合適的.

沒辦法,我只好利用密室里那幅畫又再次聯系了天庭.很快二朗神就親自跑到了艾辛格,不過這次沒去天庭,而是直接被帶到了一個很特殊空間.這個地方本來是在一座山的山頂上.從外面看那里不過只有一個街區那麼大,可是進入這個山里之後空間突然暴漲,四周完全是一望無際.

"這是什麼地方啊?這麼神奇?"

二郎神道:"這是天庭練兵的地方,我們有很多這樣的空間.一般這些地方都空間法術保護,沒有人帶你是進不來的.別看這里從外面看很小,實際上內部空間很大.就像天庭的南天門一樣,外面看就薄薄的一層大門,實際上進去里面卻是什麼都有."

"那就是超空間是吧?"

"差不多吧."

"我要向天庭訂購部隊,你不帶我去天庭把我送到這里來干什麼?"

"這是玉帝的意思.一般來說普通人向天庭訂購軍隊我們是不會接受的."

二郎神這到是大實話.中國的行會多的像螞蟻一樣,大型行會也有好幾百,每個行會都有自己的衛隊,但是這些衛隊一般不是黑暗神殿的就是光明神殿的,而且其中以光明神殿的最低級兵種教廷衛隊最多.還有一些行會混的更倒板,連一個宗教的關系也不好,于是只好自己在自由NPC中招募部隊.系統也允許行會這樣組建部隊,反正現在是政策放寬,只要你有錢,高興怎麼組建軍隊是你自己的事情.不過自由NPC本來就不是戰斗兵種,雖然能拼出個隊伍來,但是戰斗力就沒什麼保障了.其他各個神殿也一樣,你和這個宗教團體的關系越是鐵,能雇傭的部隊等級就越高.不過有一點需要注意.關系鐵只能讓對方把壓箱底的隊伍拿出來給你看,但絕對不存在白送的可能性.高級兵種誰都知道好,中國這些行會的老大也不是白癡,他們也知道高級兵種能打,可是高級兵種要錢啊!買一個高級戰天使的錢就可以買一個人類連隊了,更高級的兵種價格更誇張.

天庭的兵種在中國地區的各大團體中算是最強的,但是天庭的關系是最難打通的.據說中國有個中型行會做了個什麼任務得到機會買了一支200人的四階天兵隊伍,結果後來他們行會和一個大行會搞行會戰.對方一支一千人的弓騎兵隊伍加五百聖殿騎士,結果被全殲,而這個行會的200天兵居然還剩一百三十多人.由此就可以知道天兵多麼強了.要知道四階天兵就是天庭的編制中戰斗力最低的一種了.

我開始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情來找天庭的,本來沒指望他們真的會批准給我部隊,沒想到不但得到許可,而且還是高檔貨.我現在心里非常忐忑,真不知道行會里的存款夠買多少的.最近造那十三個種族碉堡把我的錢也折騰的差不多了.超級海上都市諾亞方舟現在也在最後測試階段,全都是燒錢的東西.戰爭打什麼?戰爭打的就是錢,誰有錢誰就是老大.軍事科技不行就拿錢砸,出十倍的研究經費,研究速度馬上就上去了.隊伍質量不行照樣拿錢砸,訓練武器不心疼,真刀真槍燒就是了,幾個月就成精銳部隊了.《零》這游戲就是完全仿真,和現實一樣,純粹靠錢砸.但願天兵別太貴,實在不行就和二郎神商量看能不能賒帳.

很快我們就在這個巨大的平台式的區域降落了.二郎神和跑過來的幾個神將說了幾句話然後給他們一面令牌,幾個神將立刻又轉身跑了回去.二郎神帶著我到了這個巨大校場的前方,剛才離開的幾個將領帶著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兵種跑了回來.

以前我以為天庭的兵種比較單一,除了神將就是一水的天兵,頂多就是再加點神獸,今天算是知道以前想的全都是錯的了.這些被神將帶出來的隊伍在我和二郎神面前按縱隊一列列的排開.每個縱隊有7名成員,全都來自同一兵種.一個兵種就是一列.等他們全都站好之後居然從校場的左邊一直排到了右邊,兵種數量至少在80種以上,真是龐雜的嚇死人.

等那些神將向二郎神報告過之後二郎神對我道:"這就是天庭的全部主要兵系了.一共九大類,每沒九種,共八十一個兵種.你要我一個個介紹給你聽,還是……?"

"還是你給我推薦幾個你認為比較好的吧!等你一個個都介紹完了,開頭的我都忘掉了."

"那好吧."二郎神道:"雖說你要我推薦,但是你總要有個大致要求吧?天庭的兵種都是多年戰爭演變出來的,各有所長很難取舍的,戰爭時期我們一般是互相配合著作戰,戰斗效果比單兵要好的多."

"可是我不可能配備全部81個兵種啊!那也太多了!"

"那你是要我幫你挑出一個小分隊類型的嗎?"

"最好是那種精銳混編部隊,而且要能馬戰的.你也知道,我不是剛得了些天馬嗎?"

"好的,你這麼說我就明白了."二郎神對旁邊的神將道:"把不能騎戰的都撤走."

前面的隊伍中迅速有幾個隊伍掉頭離開,剩下的隊伍向中間靠攏聚集到了一起.天庭的隊伍也是以步兵為主,這麼一篩就把大半部隊都給搞沒了.剩下的總共不到20個兵種,看來騎兵在哪里都是比較珍貴的類型.

我拉著二郎神道:"幫我推薦兩到三個兵種就可以了.我希望是最好的類型."

"最好的就是這種."二郎神指了下最中間的兵種.

這隊士兵全身披掛黃金鎧甲,屬于典型的重騎兵.超長的藤網式裙甲可以保證足夠的柔韌性,這樣騎馬就不會受到裝備的限制了.雕金麒麟盔,盤龍金剛甲,飛鳳朝炎靴.這些家伙光一身裝備就嚇死人了.最前面的這個家伙單手抓著一個刀柄,刀背架在肩膀上,幾乎是抗著那把刀.這刀的刀背厚度接近一寸,比一般刀要厚很多.刀刃和刀柄連接處的寬度差不多有兩寸半,而且越向尖端越細.要是一般的刀有這樣的厚度和寬度,到是比較正常,但是在這里它顯得很細,因為這柄刀居然有兩米五長的刀刃.

"這是什麼刀啊?"我看著那柄比例失調的大刀有點發憷.

"這是軍團長刀,一般沖鋒的時候由最前排的前鋒佩帶."

"這刀是不是太長了點啊?"

"放心,這是星辰鋼打的,斷不了."

"我不是說刀,我是說使用這樣的刀不靈活吧?"

二郎神使了個眼色,周圍的兵一起退開老遠,這七個兵排了一排.旁邊一個神將喊了聲沖鋒,這些天兵立刻開始揮舞著大刀向前沖鋒.兩米五的刀被他們玩的像根細竹竿,左右翻飛之間刀影恍惚,時不時還可以打出幾道刀氣.因為刀刃很長,所以左右開工的情況下周圍三米范圍根本沒人能靠近,以這樣的氣勢殺進敵陣,後果可想而知.

"這兵真不錯."

二郎神得意的道:"沖鋒狀態下除非神將出馬,否則沒人擋的住他們.一旦這些刀達到一定的揮舞速度,重盾也可以一剖兩半."

"那這種兵的購買價格是多少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十二章 仙佛分家     下篇:第十卷 第十四章 左手買右手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