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卷 第二十九章 冥界蟲災  
   
第十卷 第二十九章 冥界蟲災

我並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火焰帶有這麼多功能,以前從未出現此類情況,這個好象是吸收了剛才的烏云突然出現的屬性.那些藍色的小球似乎是全自動的,根本不需要我去控制,也根本就沒辦法控制.

十二個骷髏整齊的揮舞著利爪向著那邊的人撲了過去.這些骷髏並非實體,他們也不是召喚物,而是攻擊類魔法,就像火焰球一樣,只不過形狀象骷髏罷了.對面的人除了那兩個女人外沒有一個敢硬接這些骷髏的,全都一閃跳出老遠.那連個女人迅速的互相靠攏,剛一接觸就互相穿越融合成了一個人.新組成的女人在外貌上沒有任何變化,她雙手在身前一張,一個魔法光環出現在她的身前.一個骷髏直接撞上光環消失于無信,但是後面的骷髏卻接二連三的繞開個光環從四面八方發動了攻擊.女人一個閃身就輕巧的離開了包圍圈,翻手一個白色光球飛了出來利馬又干掉一個骷髏.剩余的骷髏迅速貼近,這些骷髏雖然是攻擊魔法卻有自我意識,而且聰明的要命,不斷的閃避攻擊進行圍攻,凡是那個女人用過的技能全都可以識別出來並進行針對性的防禦.

在那個女人連續干掉八個骷髏後剩下的四個骷髏立刻有默契的突然一起向她沖了過去,那個女人剛要出手,其中兩個骷髏突然爆炸了.那個女人雖然是亡魂卻因為生前的記憶本能的抬手遮眼睛,結果另外兩個骷髏一左一右的撲到了跟前咬住了她的胳膊.只見兩道黑線從那個女人身體里飛了出來,剛剛被干掉的八個骷髏消失的地方依然懸浮著八個小藍球.這些就是剛才幻化骷髏的小球,骷髏被干掉後這些小球並沒有消失.現在兩個骷髏咬住那個女人,黑色的霧氣被直接從兩個骷髏的嘴里吸出來流向其它的小球,那個女人拼命想甩開骷髏的糾纏,可它們兩個卻是死咬著不放.

忽然那個女人大叫一聲,一道白色光環飛了出去,兩個骷髏瞬間崩潰,兩個藍色小球飛了出來.十二個藍色小球變回了原樣後立刻向我這邊飛了回來重新加入其他藍色小球的行列圍著我環繞飛行.

我忽然發現自己的經驗值在瘋長,這些小球吸收的居然是經驗值!真沒想到,這些小東西的作用居然是經驗吸收,我還從來沒見過能轉化力量為經驗值的魔法呢!

"你這個怪物,為什麼有這麼惡毒的東西?"那個女人再次一分為二,脾氣比較暴的那個沖我叫喊著.

"經驗吸收算什麼惡毒啊?"

"你在吸取我們的生命,這還不算惡毒嗎?"

對亡靈來說活著的動力就是亡靈能量,這些小球顯然是自己吸收了亡靈能量作為經驗值傳輸給我了,怪不然那兩個女人臉色不大好呢."是你們一上來就喊打喊殺的,又不是我的問題.打的過就要吃了我,打不過就開始和我講道理,你們到是不傻嗎?"

"你你你……你等著,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你一個列殺者可以戰勝我們放牧者,但你決不是收割者的對手,哼,你等著吧."她拉上身邊的女人轉身憤怒的喊著:"我們走."

兩個帶著黑色火焰的半月左右交叉飛到了她前面懸浮在半空中,現在的半月也和我一樣不但帶有黑色火焰和紅色電弧,居然連藍色小球也跟著飛了出去一部分.現在的半月就像是被一群小星星環繞的月亮,藍色小球們圍繞著它快速的上下翻飛.

"你什麼意思?"女人憤怒的轉身看著我.

"你什麼意思?"我反問她."帶著一幫手下跑過來說要吃了我,結果發現打不過我,然後放下狠話罵我兩句就要走.你說我什麼意思?"

我露出了一個邪惡的笑容向前走了幾步:"雖然我不吃人,不過既然這是你們這里的規矩,我不介意試試."

"你別太囂張了!"

我手指一勾,其中一個半月突然飛了起來向那個女人沖了過去.

"小姐當心!"一個燃燒著黑色火焰的家伙沖上去把女人推開了,半月直接撞入這個黑影的身體中,然後開始瘋狂的原地旋轉,這個黑影瞬間被絞成了漫天黑影.小藍球像聞到血腥味的狼群一般蜂擁而出,它們向著黑霧靠攏,凡是被接觸到的黑霧迅速被它們吸收,而我的經驗值就跟著開始瘋長.原來真的是吸收能量轉化為經驗值.我終于明白了.為什麼紅名人員在上面那麼吃虧,原來是因為顛倒了環境.紅名被計算到了邪惡陣營,所以我在人間的時候受到大量限制,到了冥界等于到了自己的地頭,很多限制都被取消了.

"李廣!"那個女人嚇了一跳,尖叫聲中這個家伙已經被吸收乾淨了.

"我和你拼了."另外一個黑影向我沖了過來.

"王德別沖動."那個很少說話的女人張嘴制止也來不及了.

我抬手瞄准這個家伙,手指一動,複仇者發射的箭矢居然帶著黑色火焰和兩個藍色小球一起飛了出去.撲哧一聲,本應對靈體無效的箭矢居然真的直接卡在了那家伙的身體里.兩個藍色小球順著傷口鑽了進去,那個家伙像抽筋一樣一陣亂扭,他身上的火焰瞬間熄滅露出了還算英俊的本像.幾乎就在這英俊的面貌出現後不到一秒的時間內,他開始迅速干癟下去,最後化為了一張皺巴巴的人皮.兩個小球又飛了出來回到了我的身邊,經驗值再次一陣狂翻.

周圍的怪物全都驚訝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發出聲音吸引了我的注意也變成一樣的下場.干掉這幾個家伙我居然升了一級,真是好多的經驗值.要知道我現在可是八百多級,不是以前一二百級的時候,現在升一級比以前要困難的太多,能只吸兩個家伙就升一級也太賺了.

當我那明顯帶著貪婪的目光移動向其他人時,所有人都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有些等級低的小怪物已經開始轉身跑了,接著其他的怪物開始跟著跑,除了幾個等級高的硬撐著沒敢動之外其他的都毫不猶豫的閃人.

"好吧好吧,或許我們可以談談條件."那個不大說話的女人把其他人都壓了下去."我們可以用別的東西來換回我們的安全,你覺得怎麼樣?"

"如果條件足夠豐厚的話,我接受這個交易."

"嘿,你們和這個新人聊什麼呢?"又有一個新人到了.這個家伙身上也是沒有任何火焰,但是從其他人的態度看來他絕對是更高級的存在.就像我的猜測一樣,高級怪物都是人形,而且長的滿帥的.

本來要和我談判的兩個女人立刻跑到了這個家伙身邊."您總算來了,收割者大人."

"再不來你們就不用回去了.到底發生什麼了?聽說已經損失了幾個獵殺者,你們遇到什麼怪物了?難道是這小子干的?"

那個比較暴躁的女人立刻道:"是的.他很危險,千萬要當心.您一定要把他徹底消滅."

"這麼快就變掛啦?"

"是你自找的."兩個女人一起喊了出來."哈哈!你不過是中了我們的緩兵之計罷了."

"我很不喜歡別人破壞交易,騙子對一個商人來說比任何詞彙都要可惡,你們要為此付出代價."

"別那麼囂張小子."被稱為收割者的家伙向我走了過來."聽說你很強,我到是要看看你的水平.打的贏我我保證不再追究你吃掉我的獵殺者的責任."

"打贏你?哈哈,你真會說笑話.如果我打贏了你就該是我考慮要不要追究你的責任了.卑鄙,無恥的渣子們,有本事就上吧?"

"住嘴."

收割者一揚手,一道黑色的霧箭飛了出來.六個藍色小球迅速組成了一個防禦盾牌,魔法箭打中了六芒星防禦陣之後立刻消失了.

"不錯嗎?居然擋的住我的攻擊."收割者很輕蔑的道:"但那只是個小把戲,這次來真的了."

幾乎在話說完的同時他突然雙手一和,一個紅色的小光球飛了過來.我身上的魔法防禦全都是自動感應式的,這次的大型攻擊立刻觸發了反抗效果.十二枚藍色小球飛出去做了兩面前後重疊的防禦盾,魔龍盔甲上的水銀也飛了出去瞬間形成了一面堅實的水銀盾.那個紅球確實很厲害,它直接穿透了兩層魔法護盾並把水銀盾牌也給炸開了,但是剩余的力量已經不多了,它撞上魔龍盔甲後只冒了一縷青煙就消失了.但是我身上的魔防報複系統卻因此啟動了.

黑魔導光環突然一閃,我面前出現了一個剛才一模一樣的紅球.那邊的女人立刻叫了起來:"大人小心,這小子能模仿別人的魔法."她剛喊完,我身上突然又飛出了十二個藍色小球在紅球外面組成了一個圓圈陣,接著它們集體變形成了紅色小球一樣的東西.那邊的女人再次叫了起來:"大人當心,他可以複制魔法."

十三個紅球在我身前懸浮卻沒有發射,兩個半月突然帶著尖銳的嘯聲從兩邊向他飛了過去.紅球只是用來吸引注意力的,半月才是第一殺招.不過這個收割者顯然也不是造假的,一個地滾閃開了攻擊,雖然狼狽了一點好歹撿回條命.但是兩個半月沒有結束攻擊,一個交叉之後兩個半月畫了個大弧度從我背後交錯而過,我身上突然延伸出兩道紅色的電弧連接到兩個半月上.這次的電弧不是瞬間的,而是像鎖鏈一樣撈撈的連接著我和兩個半月.帶著紅色電弧鎖鏈的半月甩出兩個急轉彎再次向收割者卷了過去.因為電弧的原因,這次的半月襲擊路線可不是兩道線了,一旦被電弧甩到也不是鬧著玩的.兩根電弧像兩道鎖鏈交錯夾擊,那個收割者敏捷的跳了起來,可是半月上圍繞的藍色小球卻突然拉出一道道電弧向他頭頂卷了過去.這家伙把自己的武器向天空扔了出去,硬是把慣性止住想閃避帶有提前量的藍色小球.

這一瞬間他閃開了下面的兩個半月和上面的藍色小電球,心中的得意自然不用說.但是那兩個女人的尖叫卻把他拉回了現實,他向我這邊看了一眼,卻只看到十三個紅球撞上了他半空中的身體.

噗噗噗噗……!這小子在半空連續做了兩個高難度動作根本來不及反應這些小紅球的攻擊了,十三彈全中,硬是把他從半空中打飛出去十幾米摔了個四腳朝天.他剛一落地就掙紮的想爬起來,可是十三個洞口卻飛出十二個藍色小球,每個小球飛出來後都帶出一團黑色煙霧,而且他身體內的黑霧還不斷的噴著,都被小球吸了回去.

眼看著這個收割者站都站不住了,兩個女人卻一前一後的沖到,一陣刀刃飛舞把小球都給打跑了.雖然沒吸干那家伙,但是藍色的小球卻迅速的飛了回來和我融合到了一起.經驗值一跳,居然又是一級的經驗值.大魚果然是大魚,沒吸干都能長一級.

那個收割者在兩個女人的攙扶下掙紮著想站起來,結果卻連兩個女人一起帶倒了.我早就看出來了,能修煉到高級人形的這些家伙都是實體.雖然地獄能下來的都是鬼魂,但根據我的情況就知道十八層地獄的入口其實就是那個沉淪之海.既然歐洲那邊的地獄也在沉淪之海上,那這十八層地獄出現實體怪物也很正常了.

"你……!"收割者指著我想說什麼,一句話沒說出來卻運倒了.那兩個女人連忙一陣敲敲打打又把他搞醒了.收割者再次指著我."不要以為戰勝我就是勝利."

"你們這里還有更高級別的存在嗎?"我左右看了看."他們叫獵殺者,她們叫放牧者,你叫收割者,上面還有什麼者?直接叫老大出來吧?我可不想一級級向上挑戰."

"哼."那個女人幫他說道:"收割者之上只有主人最強了,但你不配和他交手.我們這里有的是軍隊,你厲害又怎麼樣?我們的大軍照樣可以淹沒你."

"那就在我被淹沒前盡情的享受一下吧.死一次最多才掉兩級,吸干你們三個我就夠本了,再多吸一個就多賺一點."

"瘋子."

"我不瘋,只是我的小朋友剛剛說他們有些餓了."

"小朋友?"

"來介紹下."我面前突然打開了一個黑洞,無數的甲蟲從里面冒了出來."軍團甲蟲,我最忠實的追隨者.他們從不挑嘴,不管是虛無的靈魂還是堅硬的鋼鐵他們都一樣可以吃下去.所以不管你們是不是實體,我保證他們一樣會啃的干乾淨淨,絕對不會糟蹋了你們的身體.來吧,宴會開始了."

似乎是為了配合我,所有的軍團甲蟲同時豎起巨大的鉗子狀巨顎並震動它們發出了一種令人全身毛骨悚然的沙沙聲,就像是蟲子們在歡呼勝利一樣.他們示威之後立刻向四面八方沖了出去,剩余的怪物們立刻開始四散奔逃,但是他們根本不如軍團蟲速度快,這些小東西是會飛的,既然天空中的怪物也沒有一個跑掉的.周圍立刻慘叫一片,任何東西都被瞬間吞噬,沒有可以例外的東西.

甲蟲們吃的是靈魂和實體,那些黑霧對他們沒有用,我身上的小星星立刻全都分散了出去到處吸收正在飄散的黑霧.從來不知道還可以這樣練級,不但速度奇快,而且省勁.

一只正吃的歡的軍團蟲子突然像抽筋一樣跳了起來蹦到一邊,我還以為他出了什麼問題,可是這個小家伙的外殼突然裂了道縫,接著一個柔軟的身體從殼里冒出了出來.這個小東西奮力的把自己從外殼內退了出來,然後他伸展開身體抖動了幾下,柔軟的身體迅速硬化出現新的外殼.新出現的蟲子比開始要大的多,而且明顯更強壯更凶殘.外殼剛一硬化這個小家伙立刻把自己蛻下的殼子也給吃掉了,然後他又加入了進餐大軍的行列.這種進化的現象不是突發的個別情況,周圍不斷的有蟲子在進化,顯然食物讓他們越來越強大.

進化歸進化,蟲族就是蟲族,他們永遠是最忠誠最團結的生物.這些進化的蟲子在吃完東西後居然全都回到了我的身邊,兩只不知道進化了幾次的大甲蟲搬了一個石頭過來,這石頭里面已經被蟲子們掏空了,現在它就象一只大水桶.這個石頭水桶被放下後兩只大甲蟲把腦袋伸到桶簷子上然後從他們的頭頂流了一滴紅色液體滴進了石頭桶里.兩只大甲蟲完成之後迅速離開,其他蟲子又跑了過來,每只蟲子都一樣,過來留下紅色液體就立刻離開又去吃了.很快紅色液體就整整裝了一桶,這些小東西像蜜蜂采蜜一樣把紅色液體裝進這里,從他們的行為判斷,這顯然是為我准備的,或者說是為他們的女王准備的.母蟲在我身體上,我們是共通的,所以這些肯定是他們拿來獻給母蟲的.

這紅色的液體不象血水,怪物們幾乎沒有血,這應該不是血水,而是他們吃了怪物後分泌出來的什麼東西.正在疑惑時,寄生在我額頭上的母蟲突然有反應了.一道紅色的光線從我額頭上由母蟲形成的第三只眼睛射了出來,射線直接射進液體中,然後那些液體自動漂浮了起來凝聚成一股向我頭頂飛了過去.

因為知道這不是血,所以我不覺得這有什麼惡心的.相比之蜂蜜來說,這東西還好一點.蜂蜜可是蜜蜂的唾液和半消化物,說白了就是嘔吐出來的東西,這個至少是專門從頭頂分泌的物質,應該比嘔吐物要好一些吧?

液體從我頭頂的第三只眼睛中直接灌了進去,不過我沒什麼感覺,這些東西好象是母蟲負責消化的,和我無關.一桶液體很快被吸干,接著我突然感覺額頭有些癢,伸手去摸的時候卻感覺碰到了什麼東西在向外流淌.本想召喚鏡子看一下的,忽然想起來我是照不出影子來的,干脆讓幻影幫忙控制身體,我自己直接用鎖魂陣脫離身體看了一下自己.

我的額頭處從那第三只眼睛里流出了大量紅色的液體,看樣子就是剛才吸進去的東西.這些東西現在變的像是某種黏液,正在我的額頭向外擴散,很快就把我整個頭都包裹了進去.當完成這一切之後這些液體逐漸開始成型,然後出現了亮麗的反光.老天啊!這是盔甲.液體很快凝固,在我身體外面形成了防禦盔甲.我記得自己的母蟲是可以制造盔甲包括我的身體的,沒想到這次居然進化成了這種樣式的半流體盔甲.

紅色液體只形成了一個頭盔,硬化後表面像玻璃一樣,亮的能當鏡子用.似乎是液體不夠,頭盔完成後他向下延伸了一點點就又退回了頭頂的大眼睛里.我回到身體里重新控制身體,小蟲子們再次送回了紅色液體,我干脆抱著桶跟著蟲子大軍向前移動.我們很快遇到了一個要塞一樣的建築,我到達的時候蟲子們已經進入了這地方,所有的生物都被席卷一空,大量的液體被送了出來.母蟲每吸食一次液體就試圖形成盔甲,每次都發現不夠于是更多的液體被送回來.很快這些小東西就湊其了足夠的液體,母蟲一次性在我的盔甲外面又包了一層紅色的半透明盔甲.透過這鮮紅色的半透明盔甲可以看到里面黑色的魔龍盔甲和魔龍盔甲上金銀兩色的線條,整體感覺非常好,完美的像藝術品.尤其是這美麗的盔甲被一層黑色的火焰包裹著,時隱時現,更顯得神秘而誘惑.

借著靈魂離體的機會我也順便看了下火焰造型,在這十八層地獄里我的黑色火焰簡直可以說是氣焰囂張,火苗亂竄電弧飛閃.尤其是我的眼睛,在黑色的火焰中一雙紅色的眼睛看起來相當恐怖,簡直可以拿來拍恐怖片了.

我走進那座要塞的時候,除了我的蟲子們這里已經沒有任何一個能動的東西了.大量的甲蟲席卷了整個要塞,這幫鬼魂連抵抗都沒來及就全部被干掉了.因為吞噬了大量的靈魂,甲蟲們已經變的非常巨大而猙獰了.目前軍團蟲中最大的已經接近一匹馬的大小了,長度超過兩米,六足著地時還有一米高.當我進入城鎮之後蟲子們立刻聚集了回來,他們在我的面前排出了一條整齊的隊伍.

蟲子們突然做出反常舉動讓我很奇怪,我沒有讓他們回來,按正常情況說他們不是很喜歡蟲穴,如果可能,他們更喜歡到處亂爬的生活,現在他們主動回來讓我很詫異.

"我的孩子們需要進化."一個女性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我立刻意識到那是母蟲的聲音.

"你會說話了?"我一邊打開蟲穴一邊問.

"孩子們吃了那麼多靈魂,他們的能量會直接彙聚到我這里,就算是塊石頭也該會說話了."

"你什麼時候開始擁有自主意識的?"

"我一直都有自主意識,只是不能和你直接交流而已."

"作為寄生體,你會一直進化下去嗎?"

"有需要的話我會的."母蟲的聲音聽起來像和四十多歲的女人,而且她說話很慢,有一種很沉穩的感覺.聽到這種聲音會讓你覺得什麼都不用擔心,那是一種代表安全的聲音,可能母親在大多數孩子的印象中就是扮演這麼個角色的.

"你叫什麼名字?"

"我沒有名字."母蟲回答的很迅速.可能是認為我不理解,她又解釋了一下."孩子們都稱呼我為母親,而我的交際圈中除了孩子們就只有威脅安全的敵人,因此我不需要名字.敵人知道我是孩子們的母親就可以了,孩子們只需要知道我是母親.不過現在多了一個你,我的確是需要一個名字了.這個名字只有你能用到,就由你來取吧?反正只是個代號罷了."

"那我稱呼你為女皇怎麼樣?你領導著你的族群,確確實實是個女皇."

"當然可以."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二十八章 高級鬼魂     下篇:第十卷 第三十章 真實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