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卷 第三十六章 滅神  
   
第十卷 第三十六章 滅神

在佛陀驚訝的眼神中他的罩子突然不見了.禁魔領域專門封印各種魔法,碰上我們就死定了.真紅和金幣都是物理主攻型,我身邊的人也不用說了,除了夜月偶爾用幾個攻擊魔法其他的都是物理打擊,偏偏這個佛陀現在被封了魔力.

意識到法師分身對他的危害,佛陀突然暴起向法師分身沖了過去.哪知道法師分身非常果斷的把法杖一拔轉身就跑."護架!"

"當你是老皇帝啊?喊什麼護架?"戰士分身一邊和法師分身斗嘴一邊站到了法師分身和佛陀之間.

法師分身對著佛陀揮舞著法杖:"打不到!打不到!"

佛陀氣的嘴角直抽抽就是沒辦法,後面夜月再次沖了上來.人家一條大尾巴不管是跑是跳都比人腿好用,轉瞬就到了佛陀身邊.佛陀趕緊從身上摸出一對金環抵擋夜月的攻擊,可是打的好好的夜月突然尾巴一甩把他掃了一個跟頭.打了這麼久佛陀光注意夜月有六只手還有一對帶石化的眼睛,就是忘記了她還有條大尾巴.

失去平衡的佛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夜月的護目再次一閃,他連忙一閃,可惜動作稍微慢了點,一條左臂完全成了石頭.夜月的六柄蛇劍接二連三的插了下去,恐怖的攻擊速度讓石化了一條胳膊的佛陀根本來不及閃避,閃開了五劍後肩膀中了一劍被釘在了地上.眼看著夜月的護目鏡又要打開,這家伙狠絕的一扭身體硬是把肩膀連帶石化的手臂一起撕裂了.金光閃過到是沒流多少血,但是他的肩膀沒能長出來.夜月閃亮的護目只把他的斷肩及血液石化了.

滾到一邊的佛陀立刻跳了起來,但是我和戰士分身卻同時殺到,上下同時攻擊.佛陀一閃身雖然讓開了攻擊卻被我們抓出十幾道血痕,狼爪可不是白長的.

"岩刺槍陣."真紅一拳砸在地上,一道隆起的土塊向著佛陀延伸了過去.雖然禁魔領域內無法使用魔法,但是戰士類的技能是不受限制的.土堆一路延伸到佛陀腳下突然暴出一大片石筍拔地而起,佛陀雖然閃的夠快還是被刮傷了幾處.

"重擊沖撞."晶晶借助石筍的掩護到了佛陀側面,頂著盾牌一記沖撞把佛陀撞飛了出去.

"旋風劍."玲玲抓著聖劍以身體為軸原地旋轉起來,劍刃像打棒球一樣擊中了被撞飛過來的佛陀,喀嚓一聲漫天血雨,佛陀變成了兩段飛了出去,這次他是再也跑不掉了.

"這家伙可真夠厲害的."真紅走過來踢了踢地上的半截佛陀身體."我們這麼多高手居然也這麼費勁."

金幣道:"我們夠走運了.這可是佛陀.正常情況下應該是無法消滅的類型,這次算是碰到強強聯手,而且還遇到了紫日的禁魔領域,活活被冤死的."

我笑著道:"他是夠冤的.本來佛宗的大型咒法都滿厲害的,可惜今天大部隊都被天庭的隊伍拖住了,他沒有前面的護衛,沒時間念咒.知道為什麼佛宗每次遇到敵人都喜歡和別人先聊天嗎?就是因為他們的咒法釋放速度慢,必須先借助聊天爭取時間把法力聚集起來.也就是說他們一直在耍賴,你還沒開打他已經在准備法術了."

金幣突然轉身向舍利塔跑了過去."我看還是這些東西實惠一點,管他什麼佛宗,先搶再說."

"好主意."

我們行會可不光打架厲害,搶東西速度也不慢.別看這里有大大小小上千座舍利塔,我們只要動起手來就沒什麼大不了的,一會工夫就被我們席卷一空.我們行會的天兵隊伍也把那些羅漢清理了一個七七八八,正在滿寺院的追殺殘余的羅漢.至于我們的玩家則正在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翻箱倒櫃拆房揭瓦,連柱子下面和牌匾後面都不忘搜查一番.打劫不徹底那叫白癡,反正都劫了,剩點東西人家也不會感謝你,所以還是拿乾淨比較好.

金幣和我的魔寵們一起把舍利塔都清理完之後就跟著我一起開始搜房子,可是我們剛搜了幾間房間,忽然有個神將跑了過來."紫日?紫日?"神將在外面大喊著我的名字到處尋找,顯然在找我.

"我在這里,什麼事情?"

他趕緊跑了過來."千里眼發現了如來和觀音正在向這邊趕來,玉帝親自帶人去擋了,但是恐怕拖延不了多長時間,天王讓我通知你們見好就收."

"了解."我一縱身跳上房頂,把小拇指放進嘴里吹了一聲口哨:"風緊,扯呼."

我們行會和一般強盜可不一樣,我們是有著軍隊素質的強盜.一聲令下,跑的比兔子還快.來通知我們的神將都還沒來及出寺院大門我們就已經跑沒人了.小鳳最後離開,一把火把寺院里帶不走的東西全都燒成了焦碳.

那個神將驚訝的看著我:"這是干什麼?"

"這叫毀尸滅跡.就說妖魔從這里經過時放火點燃了寺院,我們幫助救火才拖延了時間沒追上妖魔."

那個神將傻呼呼的問:"可火是你們點的啊?"

"當然是我們點的,但是我說是妖魔點的,你不說我們不說佛宗又不知道.他們的人都死光了,這叫死無對證,沒證據不能亂誣賴人吧?"

"哦!明白了."神將點點頭滿臉佩服的表情.

我趕緊對他道:"別忘了一會叫些人手帶上器具來裝著在滅火,先博個印象分也是好的."

"我這就去和天王說."神將趕緊離開.

我們的隊伍搶劫來的寶貝被迅速集中到了玫瑰那里,讓她用鳳龍空間統一裝運然後使用回城卷軸跑到艾辛格再把東西通過跨國傳送陣送到天宇城去.如來和觀音再厲害,就算他們能感覺到舍利子的氣息,我把它們都動到歐洲去了,難道他們還能一路追過去不成?就算他們敢過去,估計沿途那些神教都不會那麼簡單放行的吧?歐洲黑暗神殿和光明神殿也不是擺假的啊!

如來和觀音得到這邊的傳訊之後立刻就向這邊趕,半路上遇到了玉帝.玉帝一上來先說這是一場誤會,說是下面的小兵之間發生了沖突,最後造成混亂,並不是進攻.如來也不敢真翻臉,只好冷著臉聽著.如來到也聰明,他自己拉住玉帝卻把觀音派了過來讓她先到現場救急.玉帝雖然想把觀音也拖住,可如來也不是好對付的主,一下也想不到辦法只好先拖住一個算一個.

觀音一路上遭到了眾多神仙的有意無意阻攔,雖然被她一路硬跑了過來卻還是耽誤了不少時間.等他到達的時候只看到滿地尸體和無數已經被焚毀的山廟,天庭的天兵正在非常認真的清理尸體和救火.

拖塔天王看到觀音立刻迎了上去."觀音大士."

"天王,這是怎麼回事?"

李天王也不是傻冒,能爬到這個位置多少也懂點東西."唉!"上來先來個追悔莫及的歎氣."都是我的錯!我們本來是去剿滅妖魔老巢的,哪知道妖魔太狡猾,居然沖破包圍圈向里逃竄.我們一路追到這里,因為軍隊已經打亂了,不得不停下來整頓,結果耽擱了時間.于是我們就想直接借道穿過這蒼茫山脈去追擊妖魔,這樣可以節約一些時間.大軍在這山脈入口被佛宗守衛阻擋住了,先鋒官來通知我之後我本要去前面交涉的,可不知道為什麼前鋒營的天兵居然和你們的守衛打了起來.後面的部隊以為前面是遇到了妖魔了,就沖了上去,結果場面失控演變成了大規模對峙,還造成了不少傷亡.更沒想到的是那些可恨的妖魔居然趁機從反方向殺了回來襲擊了白云寺,而你們的守衛力量都在山這邊,並不知道寺里出了事情.等我們發現情況不對平息事件之後妖魔已經洗劫了白云寺還殺死了所有留守的佛友.我們和這邊剩余的羅漢們又追了上去,結果妖魔們設計了陷阱,最後剩下的羅漢們因為沖在前面全都中了陷阱.唉!是我無能啊!"

李靖這家伙說的是聲淚俱下,奧斯卡最佳男主角估計也就這水平了.觀音被說的一愣一愣的,明知這里面有問題,但是沒有證據又不好發作,只能咬牙忍著.我和二郎神就站在不遠處看著,想笑又不能笑,真是憋的好辛苦.

"帶我去看看白云寺."

里靖轉身向我使了個眼色,我趕緊跑了過去."觀音大士,在下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日,我們曾經見過一面的.這次我也有參見圍剿妖魔的行動,白云寺的妖魔就是我的隊伍趕跑的,由我來帶你過去吧."

觀音什麼都沒說只是冷冷的看著我,我才不管她什麼眼神,前面帶路開始向白云寺跑.離開李靖他們一段距離之後觀音突然貼近了一些並小聲的說著:"我知道是你干的."

"那當然.當時天庭的軍隊正在抵抗妖魔主力,只有我的隊伍有空,所以我們自然的頂上去和妖魔對抗保護白云寺了."想詐我?當我是小白啊?

"別和我裝傻,我不是回答你剛才的話.我是說襲擊寺廟的是你們的人,你騙的過別人可騙不過我."觀音的聲音冷的都開始掉冰渣了.

"這是什麼話?真是好心遭雷劈.大士是高人,我們知道自己不是對手,但我們也是有尊嚴的,要是大士這樣誣賴我們別怪我翻臉."

"不錯嗎!敢翻臉了."觀音的聲音一點波動都沒有."我知道天庭被你拉攏了,整個計劃都是你策劃的,你就是為了那些舍利子."

"大士既然這樣說我不得不遺憾的說本行會對您的忍讓已經達到極限了,從此之後我們互不相干.哼!"我轉身就要走.

"搶了我們的東西這就想跑嗎?"

我又轉了回來."怎麼?你還打算強留下我不成?"

"那可說不定哦."觀音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戲謔的笑容.

我突然笑了起來."觀音大士真會開玩笑."

"誰和你開玩笑了?"

我開始有意無意的向觀音靠近."大士這麼說可不好."

觀音冷笑著:"你靠過來想突然襲擊干掉我嗎?你還真是夠天真的.你以為就憑你也可以瞬間解決掉我嗎?十個你加在一起也擋不住我一招."

此時我已經挪到了觀音身邊,距離近的已經可以用暖寐來形容了.我笑著點點頭:"大士說的有道理,你確實不是我能夠戰勝的.不要說我們還有這不到半尺的距離,哪怕就是這樣."我已經伸手牽上了觀音的胳膊,沒想到看她三四十歲的面貌,皮膚到是好的很."我依然是傷不到您的."

觀音雖然沒有掙紮卻怒斥著:"放肆,你怎麼能碰我的身體?"

"因為不碰你就用不了這個."我瞬間把掌心里一枚火紅的珠子按向了觀音的額頭.觀音驚慌的想躲閃,可一只胳膊在我手里,她又不是物理攻擊型人物,哪有那種力量甩開我呢?紅色珠子快碰到觀音的額頭時突然一閃,一個紅衣女子落在了旁邊的地上,而珠子本身卻變成了透明的.我沒有半分遲疑的把珠子按在了觀音的額頭上,白光一閃觀音消失,珠子的顏色也由透明變成了淡淡的乳白色.

"你這個惡魔,我殺了你!"地面上的紅衣女子突然跳起來向我撲了過來.

"媽呀!救命啊!"我那這乳白色的珠子一路連滾帶爬的逃命,後面的女人像發瘋了一樣的追殺我.

不用懷疑,這位紅衣女子就是當初被囚禁的前任朱雀大人.剛才那枚珠子就是當初元始天尊提供的那枚珠子,不管你多麼強大,一旦近身接觸就能封進去.朱雀這種級別的家伙玉帝都忌憚三分還不是照封不誤,觀音或許比朱雀厲害一點點,但也僅僅就那麼一點而已.但是這個東西有缺點,它一次就能封一個目標,觀音是被封進去了,可是朱雀卻跑出來了.

我還真是走背運啊!為了把老虎關進籠子卻把獅子放了出來,橫豎總要對付一個.也許今天的背運不是很嚴重,朱雀雖然出來了,但是力量不足,暫時沒有恢複正常狀態,而且他的南明黎火珠被拿走了,本身力量就下降了一大截,所以沒有把我當場干掉.一路連滾帶爬的終于讓我跑到了天庭指揮部,二朗神和里靖剛讓我帶觀音去白云寺,哪曉得一轉身的工夫我又被個紅衣服的瘋婆子追著跑回來了.

"救命啊!真君,天王,快救命啊!"我一個大跟頭摔到了二郎神身邊,二郎神上前擋住了朱雀.

朱雀像發瘋一樣一爪抓了下來,二郎神立刻一掌擋了上去.朱雀變爪為掌,兩人對了一掌.雖然沒有了南明雀珠,但朱雀畢竟是朱雀,這一掌朱雀退了一步,二郎神退了三步.好在不像以前一招就把二郎神打飛的那種強度.

朱雀雖然比二郎神厲害,但是李靖就在旁邊,其他神將也迅速沖了上來.這麼多人一起上,朱雀當然架不住,很快就被抓住.一位神仙提供了一條捆仙繩暫時封印了朱雀,我這才算是安全.

"呼!差點把命玩沒了!"

"你到底怎麼回事啊?"李天王看著我:"不是讓你帶觀音去白云寺嗎?怎麼一轉眼變成你被朱雀追殺?觀音呢?"

我把那枚珠子拿了出來."這里面呢."

"什麼?你把觀音裝進去了?"

"她發現我們的勾當了,不過只有她一個人知道,如來還不知情.我不把她封進去難道讓她把我們一起拖下水嗎?"

"可是觀音失蹤,如來那邊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當時根本來不及想,只能先封印了她再說.媽的,嚇的我一聲冷汗."

二郎神突然拍著我的肩膀笑了起來:"哈哈哈哈!你小子夠膽,連觀音都敢動.要是別人估計已經嚇尿褲子了!"

"我也好不了多少,身上跟水洗過一樣!當時那可是背水一戰,我是硬著頭皮上的.不是她死就是我們倒黴.雖然如來不是天庭對手,但是想干掉他也不容易,要是沒有周密計劃而讓他跑掉了,以後不斷的騷擾我們可就麻煩了.因此,沒有一個絕對可以一次消滅掉如來的計劃之前絕對不能和如來翻臉."

"可觀音不見了怎麼辦?"李天王還是擔心.

我伸出一只手指道:"不是還有妖魔嗎?就說觀音看到了白云寺的慘狀就去追妖魔了,她又不是我們下級,我們也約束不了她.她追過去我們也攔不住,現在還沒回來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二朗神咒著眉頭道:"這樣行嗎?全都一推乾淨,要是被發現了呢?"

我突然想起來什麼趕緊道:"對了.有件機密和你們說,除了你們兩個我不希望第三個人聽到,有安全的地方嗎?"

"這樣."李靖一甩手一道光幕就把我們罩了進去."說吧.這個東西里面可以看見外面,外面看不見里面,而且隔音防魔."

"剛才觀音說她知道了我們的勾當,我從她的話里得到了一個消息.似乎天庭里有她的臥底,我們的行動她都知道.這個臥底可能是單線聯系,連如來都不知道有這麼個臥底,所以這次只有觀音知道我們的事情而如來不知道."

"奸細?怎麼可能?"李靖嚇了一跳."天庭內部怎麼會有奸細?我們又不是人間那些勢力?"

二朗神比較聰明,馬上伸手制止了李靖的懷疑."還記得那兩個交換代表嗎?"

"難道說……?天啊!我怎麼把他們忘記了!唉!天庭的太平盛世過的太久了,這麼明顯的疏漏都一直沒有發現!這件事情先不要對別人說,等這次事情結束回到天庭我們再單獨稟告玉帝,順便把其他神仙也徹底的查一遍,天庭的管理漏洞太多了!"

"那這個到底怎麼辦啊?"我又把觀音所在的珠子拿了出來."要不然你們拿著吧?"

二郎神和李靖這兩個混蛋知道這是燙手山芋,誰也不肯接.

李天完道:"我們兩個都是天庭的人,如來容易懷疑到我們,你是外人,你放著最安全.對了,你不是在西方有領地嗎?送到那邊去吧?如來怎麼也找不到的.沒證據他也不好和我們真翻臉.我天庭後面好歹還有洪鈞教主他們三位頂著,再不行女媧娘娘和盤古上神也不會坐視天庭滅亡的.我們好歹也是幫女媧娘娘管理人間的機構,女媧娘娘總要照顧著點我們吧?"

"你們是有人罩著,可是誰罩我啊?"

"我們罩你."兩個滑頭一起喊了出來.

"就怕你們罩不住!"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三十五章 除妖還是除佛?     下篇:第十卷 第三十七章 千"手"觀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