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卷 第三十七章 千"手"觀音  
   
第十卷 第三十七章 千"手"觀音

"放心吧."二郎神安慰著我:"只要我們沒事你就不會有事,反正如來也打不過整個天庭."

我搖搖頭不做爭辯."你們兩位還是趕緊去讓部下們統一下說辭,就說觀音去追殺妖魔了,其他的東西就一概不知道,反正先把如來糊弄過去再說."

"恩,把這個忘記了!"二郎神一個響指,嘯天犬出現在他身後."快去通知各個領兵,要是誰問起觀音的下落,沒見到的人就說不知道,見到的人一律說是去追妖魔了,其他的事情一律說不知道."

"了解."嘯天犬一轉身立刻消失在原地.這個家伙速度真是快的嚇人!

"她怎麼辦?"我指了下朱雀.

"當然是你留著,當初她被送給你處置如來可是知道的,要是她突然冒出來如來會懷疑的."李靖到是會給我找麻煩.

二郎神道:"你的行會不是也有個主神嗎?雖然因為信仰范圍小導致實力過低,但至少可以控制的住現在的朱雀.沒有南明雀珠的朱雀大概不是她的對手."

"那干脆連那根繩子一起給我吧?封印能力被觀音占據了,我不能再控制她了!"

"那繩子可不能給你."李靖這個小氣鬼立刻叫了起來:"其實我覺得你也不必太小心,朱雀雖然沖動了一點,其實還算個好人."

"就她?算了吧!我甯可相信母豬會上樹也不相信她是好人."說到這我忽然發現朱雀正用殺人的眼神瞪著我."你別瞪我,瞪我也沒用.我可告訴你,你現在是階下囚,我讓你生你便生,讓你死你遍死."

"哼!"朱雀哼了我一聲."我是不會屈服的.想讓我死有那麼容易嗎?除非是閻王來了,就是黑白無常也近不了我的身."

二郎神立刻道:"朱雀啊!這次你算撞槍口上了!"

朱雀疑惑的看向二朗神,可回答的卻是李靖."最近死人比較多,閻羅上表說人手不足,所以天庭臨時增設了第十一殿閻羅,紫日剛好是信任閻羅王."

"閻王要人三更死,決不留人到五更.不想死就老實點,我已經夠煩的了!"

"我就是想死,你殺了我吧!"朱雀居然歇斯底里的叫了起來.

我走過去捏住了她的下巴:"既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不殺你了."

"你……!"朱雀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托著她的臉左右轉了轉."仔細看看你長的還算滿漂亮,留著當花瓶也不錯."

"你這個卑鄙的家伙!"

"你再罵難聽一點,我無所謂.不過你可要記住了,你罵的越多,回去之後我就會讓你越開心,開心到你把眼淚都笑出來."我的話把朱雀和二朗神他們都給搞愣住了,不過我沒和他們解釋.轉身對李靖道:"我看我們應該去迎接一下大人物了."

"恩?"李靖一時沒反應過來.我指了下天空,李靖和二郎神順著我的手指看了一下立刻就明白了.

天空中一大隊人馬正在逐漸靠近,看這架勢少說有上萬人.這麼大規模肯定是玉帝的隊伍,他可是在幫我們攔截如來,如果玉帝來了,那就說明如來也到了.我和李靖正要起飛,二朗神一把把我們兩給拉住了."她怎麼辦啊?"

"先湊合一下."李靖順手把自己的玲瓏寶塔往朱雀頭頂一扔,玲瓏寶塔立刻自動放大把朱雀吸了進去,然後塔身又縮小回到了李靖手里.

我有點不放心的看看李靖:"你這東西不會把她給煉化成什麼膿水吧?"

"我這又不是紫金紅葫蘆,你當什麼法寶都那麼野蠻啊?"

也對,不可能所有寶貝都有這個能力的."我們趕快去見如來吧!"

"恩."

我們三個一起飛上天空,玉帝和如來一路說著什麼就過來了,我們三個在這邊原地等著他們到來.玉帝最先看見了我們,老遠就向我們這邊看了過來,用眼神詢問我們情況如何.李靖非常迅速的點了一下頭,玉帝馬上笑逐言開的繼續和如來開聊,顯然對我們的辦事效率很滿意.

等他們兩個到了跟前之後大隊人馬全都停了下來,李靖帶著我和二郎神向前見架.我們剛一行完禮玉帝立刻訓斥道:"李靖,你是怎麼帶兵的?讓你去誅殺妖魔,為何沖了佛門清淨地?"

"回玉帝,佛門並非我等所破壞."

如來眼神伶俐的斜了一眼山頂還在冒煙的建築群又把眼神轉了回來在我們三個臉上走了一遍."我佛門光華驅妖辟邪,如果不是你們有所沖撞,難道是妖魔所為?"

"佛祖有所不知."我趕緊出來解釋:"此次我等誅殺的並非一般小妖,乃是建朝之初封印于乾坤葫蘆內的上古神妖,不但數量龐大,而且力量也非現今小妖所比.佛祖請看."我伸手一揮指向下面的天兵."我天庭出動百萬天兵諸多神獸,如若不是妖魔強勁,我等又怎會為了剿滅個把小妖就傾巢而出?"

"就算妖魔強大,可為何我收到的求援傳聲卻是天庭襲擾?"

"事情是這樣的."我反正已經套了好幾遍詞了,現在也熟練的很了."我天庭是突然查到妖魔的行蹤的,倉促之間就全力剿滅,端掉妖魔老巢後又追擊突圍的妖魔,長距離奔襲之後隊伍已經完全散亂,再也沒有戰斗力,因此我們不得不重整隊形繼續沖殺,可卻與妖魔拉開了距離.到達這蒼茫山脈時我等想借道穿越,可是佛門僧守卻不讓通過.我們的先鋒官回來請我們去協調時不知道為什麼雙方先鋒居然發生了沖突,後方軍隊看不到前面情況就以為已經可以通過了,于是就開始動了起來.等我們到達時前面已經亂套,大量軍隊混在一起已經沒辦法指揮疏導了.可就在這個時候妖魔從反方向殺入蒼茫山脈席卷了佛門之地.佛門因為先和我們發生了沖突,所以以為那邊也是我們的人,結果報告給您的消息就變成了天庭襲擾.實際上之後我們已經進行了說明並配合佛門進行了收複失地的戰斗,可惜妖魔太狡猾居然趁佛門守備都在蒼茫山脈這一側的機會偷襲山廟,我等返回時山廟已經被席卷一空,看到我們追到之後妖魔竟然還放火燒寺以拖延我們的追擊行動.佛門弟子因為氣憤過度主動追擊上去,我們只好留下滅火,可妖魔又殺了個回馬槍,趁我們分開的機會把佛門弟子全數消滅,我等雖率軍救援卻為時以晚."

如來聽了我的話之後眼睛轉的滴溜溜的,顯然他已經意識到謊話中存在問題,但是很不幸的是他連一個證人都沒有."天意如……"

"佛祖不要相信他們,這些……!"一個看起來非常脫俗清雅的白衣女子突然從山林里鑽了出來,她身上的白色氣息我一看就知道是妖魔.佛宗向來標榜慈悲之心,他們沒有神獸所以在旗下收養了不少妖魔為他們所用,如來的坐騎金翅大鵬鷹就是其中的代表.面前這個女人外貌的妖魔不管是什麼,反正她是佛宗豢養的妖魔是必然的,而且好死不死的她居然知道我們的計劃.

如來,于帝以及我身邊的李靖和二郎神已經都傻了,唯一清醒的就是我了.如果讓她把話說完我們就完蛋了,以如來的能力打不過我們逃跑上肯定可以的.讓他這個大老帶著對我們的敵視跑掉了我們以後的日子就不好過了.幾乎在瞬間我就想出了唯一的解決辦法——殺.

"你們保護玉帝和佛祖."我用力一拍二郎神和李靖的肩膀,實際上是把他們兩個給拍醒,自己則借助這個力量沖了出去.那個女人話都沒來及說完就被迫閃身後退躲避我的攻擊.

要不是滿身的妖氣我肯定會以為她是仙女,妖魔幻化的人類都是性感妖嬈的,居然會冒出這麼個清雅脫俗的,佛宗到真是厲害.不過不管如何她都必須死在這里,為了天庭利益,為了我們行會的利益,為了妖魔們的利益她都必須死.

我的雙眼紅芒暴閃,在空中就獸化結束,剛一落地就把那妖女嚇的向旁邊橫閃.但是我的影子里突然竄出另一個狼人,這是我的戰士分身.妖女被直接撲倒在地,但是她還算厲害,一腳把戰士分身踢了出去.

不需要絲毫猶豫,空間門和鳳龍空間同時張開.我現在需要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不能讓她把話說完.二十一名鈴音騎士閃電般沖出來,妖女連退幾步卻被一條大尾巴纏住,夜月從她背後站了起來.妖女驚慌的回頭,我和戰士分身的武器以及二十一柄長槍同時刺了上去.

"慢著."如來翻手一個金光掌印推了出去.傳說中的如來神掌是不是就這招啊?

剛剛被我拍醒的李靖和二郎神也不是傻鳥,我讓他們保護玉帝和如來只是說說,真正的意思是要他們盯緊如來.現在一看如來出手,兩個人同時擋了上去.玲瓏寶塔和三尖兩刃刀同時對上金色掌印.轟的一聲他們兩個同時被炸飛,直到落地才穩住身影,地面都被他們兩個踩陷下去一截.不過他們還是擋住了這次攻擊,如來還要出手,玉帝迅速的一拉如來:"佛祖當心誤傷!"

這一耽擱出手也來不及了.女妖驚恐的向如來伸出手乞求救助,但現在她是真的神仙也救不了了.喀嚓,我和戰士分身的武器同時命中她的腦袋,瞬間把那美麗的腦袋變成了三片,緊跟之後誤差不超過零點一秒,二十一支長槍同時命中,瞬間把她插成了刺猬,夜月迅速後退閃開,四條巨龍圍個圈撲上去龍焰一起燒,瞬間幫她火化,連灰都不剩.

火焰熄滅後我和小龍女一左一右同時跳過去在還在冒煙的地面上一按並同時喊了起來:"滅魂陣——焚魂."周圍突然升起白色的火焰,一個處于隱形狀態的魂魄顯露了出來.這個是那個妖女的魂魄,此時被滅魂之火燃燒立刻顯露出身影.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之後白色的魂魄消失于無行.

毀尸滅跡算什麼?我們連靈魂都幫她焚化了.不但肉身被徹底消滅,連靈魂都燒的連渣都不剩,看你怎麼泄密.

"你……你們……為什麼把她殺了?"如來氣的話都說不好了.

我拍拍手讓大家返回各自空間內,然後飛了上去."一個漏網的小妖也敢沖撞玉帝和佛祖的聖架,真是自不量力."

如來氣的嘴唇直哆嗦."那是我佛門的玉鼠妖,已經被我渡化多年,她是來報信的."

"啊?"我裝的很吃驚的道:"怎麼會這樣!哎!佛祖你為什麼不早說啊!我居然害了道友!真是……佛祖你坑我好苦啊!"惡人先告狀這種老套路我可是早就玩溜了,如來被我堵的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李靖連忙也跟著道:"不要難過了紫日,佛祖沒說,我們哪知道那些是渡化妖魔那些是野生妖魔,不能怪你的."

"就是就是."二郎神連忙幫腔."妖魔都一樣,又不是我們的神獸一看就知道不是妖魔,不能怪你的.你也是為了維護玉帝和佛祖的威嚴嗎!"

玉帝在旁邊也跟著道:"放心吧.佛祖心懷天下,又不是那些小肚雞腸的凡夫俗子,不會和你計較的.你說是吧佛租?"

哇哈哈,不愧是玉帝啊!這種話你說讓如來怎麼回答?說自己不計較?他咽的下這口氣嗎?說計較?那不是主動承認自己心胸狹窄是凡夫俗子嗎?被這麼一問愣時氣的如來的臉先由白變紅再由紅轉青,最後居然又變成了紫豬肝顏色.可就是這樣也沒讓憋出一聲回答來.最後他突然冒了一句:"觀音大士呢?"

"大士到來之後大致看了下情況,發現山頂的白云寺被焚毀之後氣憤不過前去追擊妖魔了,到現在還沒回來."這次是李靖回答的,謊話練了這麼多次他也說的挺溜.

"什麼?"如來今天算是徹底要瘋了,先是一個總部被連鍋端了,現在才發現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居然還失蹤了.

就在我們說著的時候一個我們行會的玩家假冒的神將連滾帶爬的沖了過來.這小子叫戲子,現實中是藝術學院表演系的,今天正好被我拉來當配角用.戲子沖出森林裝做摔了一個跟頭然後跌跌爬爬的到了我們面前."不好了不好了."

"什麼事這麼慌張,慢慢說."

"觀音……觀音大士被妖魔四大護法聯合圍困,我們沖上去想幫卻幫不上忙,雙方都是高手,我們根本插不上邊."

"快帶我過去."如來已經急的不知道分辨真相了.

"請跟我來."戲子立刻帶著如來向早就安排好的表演區跑.觀音早被我封印了,怎麼可能被圍困呢?這不過是一個小計劃罷了,為的就是讓如來更加迷惑分不清楚真假.

如來趕到所謂的現場時自然是不可能發現觀音的,只見這里樹木倒了一地,而且周圍地上東倒西歪的躺著不少天兵尸體,一只蓮花座傷痕累累的掛在旁邊的樹杈上.這個蓮花座真是觀音的東西,剛才封印時就沒封印進去,這東西現在被弄來做個樣子展示曾經有觀音到過這里.至于那些天兵尸體則是從附近運過來的,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佛宗再不頂事還是會造成一些傷亡,我們把這些天兵尸體都集中到這樣給他們掛了烈士稱號.

"這是怎麼回事?觀音大士呢?"李靖搶先問一個士兵.實際上這個士兵也是安排好的演員,是我們行會的玩家,不過是套了一身天兵盔甲罷了.

這個玩家立刻哭訴道:"我們一路追到這邊,發現觀音大士正和四個妖魔混戰,我們沖到跟前才發現是妖魔四大護法.我們想上去幫忙,可我們實在敵不過四大護法,所以就傷了這麼多人.觀音大士打傷了一個妖魔護法然後自己也被另外三個妖魔護法所傷."

"那人呢?"如來著急的追問道.

"觀音大士和被她打傷的妖魔護法都被另外三個妖魔護法帶走了,我們本想先拖住他們好讓將軍回去搬兵,可沒想到我們連一刻也擋不住就讓他們跑了!"

"你們這些廢……!"

如來本來想罵廢物的,但是我搶先了一步.

"不怪你們.四大護法是妖魔里的高等存在,除了妖王和左右妖使就是他們最厲害了.論級別也是相當于李天王這個級別的存在,你們擋不住很正常."

李靖也趕緊道:"以我的實力也只能單挑一個妖魔護法,你們擋不住很正常,不要自責了,快去處理下現場."

"是."那個玩家冒充的天兵趕緊跑掉了.

如來氣的已經快暈了,在那里象熱鍋上的螞蟻一樣亂轉,完全不知道該干什麼了.玉帝憋著笑過去一陣安慰,搞的如來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反正這次就是氣,至于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感覺上好象事情不是我們說的樣子,但是現場證據又那麼確鑿,根本沒什麼可懷疑的.

"報告,前方發現妖魔大部隊."又是我們安排的表演者到場.

"追擊."李靖毫不猶豫的喊了出來.

實際上前方根本沒有妖魔,雖然前面的萬仙山確實是妖魔們即將到達的目標,但是他們只有得到我的通知才會真的進入那里,現在可不會冒犯的跑過來.我們報告這麼一個發現不過是想脫身罷了.

李靖帶著我和二郎神迅速離開了現場,大部隊整齊的離開了蒼茫山脈開入萬仙山.其實我們的先頭部隊早就到萬仙山了,這邊本來就是天庭領地,不過佛宗仗著蒼茫山脈已經霸占了這里,到處都是寺廟.我們剛才襲擊蒼茫山脈的時候這麼也沒剩下,所有寺廟一律徹底清除.

李靖和我們在這里等了一會玉帝就急匆匆趕了過來,不過他臉上的笑意卻是很明顯的.李靖非常聰明的把玲瓏寶塔一扔,塔身變大把我們三個和玉帝以及玉帝身邊的太白金星一起罩了進去.這個塔里可是密不透風,絕對是秘密協商的好地方.

塔身一落穩當玉帝就興奮的道:"哈哈,這次可算出氣了.你們幾個都是功臣,這次表現不錯,如來的嘴都氣歪了."

李靖笑著道:"如來那家伙就是兩面三刀,一直就是虛假的很.這次我們來手更黑的,把他給徹底的打蒙了."

玉帝忽然道:"對了,觀音呢?她不是過來你們這里了嗎?後來那場觀音被搶的戲碼不在劇本里啊!你們怎麼臨時改戲啊?"

我老老實實的把那枚法珠拿了出來."在這里呢."

"這不是給你封印朱雀的嗎?難道你們把觀音封進去了?那朱雀呢?"

李靖指指上面:"朱雀在二層捆著呢.具體情況還是讓紫日說吧."

玉帝看向我,我趕緊接過來道:"是這樣的.觀音確實是到了這里,但是和我們卻算漏了點東西.其實天庭內部有佛宗的間諜存在,觀音已經知道這是我們導演的戲碼了."

"什麼?天庭怎麼會有奸細的?"

李靖連忙道:"玉帝不要生氣,奸細實際上不算我們的人,而是那兩個佛宗交換來的書呆子."

"是他們?該死的佛宗!"

我趕緊道:"因為是單線聯系,所以如來並不知道這個事情.觀音好象也是在來的路上偷偷接到報告的.雖然知道了情況但觀音防備不足,我趁她不注意把她封了進去.要是讓她把事情告訴如來可就更麻煩了.我也只能是兩害並行取齊輕了!"

"你做的很好,要是讓觀音把事情告訴了如來那可就麻煩了.不過你們起碼應該先告訴我一聲,差點穿幫."

"您一直和如來在一起我們也沒辦法通知啊!再說,您當時的驚訝表情不是更增加可信度嗎?"

"恩,這到也有道理."

我看看玉帝道:"現在觀音占據了這法珠,朱雀就沒辦法控制了.天庭可不可以想辦法再幫我弄一個封印啊?"

"這個是應該的."玉帝忽然想起來什麼道:"對了.你趕緊把觀音放出來."

"為什麼?"我嚇了一跳:"我們這幾個人要對付她可能有點費事啊!"

玉帝搶過了珠子一邊釋放觀音一邊道:"你難道不知道觀音是玲瓏體嗎?"

話剛說完珠子里的觀音已經被放了出來,但是我卻傻了."觀音呢?"出來的的確是個女人,但她卻不是觀音.觀音是個看起來有近四十歲,保養不錯的中年美婦,可眼前的卻是個十八年華的青春少女.雖然她們的服裝和發行都是一模一樣,可相貌卻差著十萬八千里.兩個人不但年齡有差距,長相也完全不一樣.我封印的觀音看起來十分的溫和平易,佛宗的人幾乎都有這樣的外表,可現在這個少女卻更接近妖女,渾身散發著讓人想犯罪的氣息.

"哈哈,這個秘密天庭只有幾個人知道,你不要奇怪."玉帝拍著我的肩膀道:"人不可冒相這句話你應該了解,並非長的凶神惡煞就一定是惡人.你看天棚元帥不就是長著一個豬頭嗎?"

"天棚元帥?他不是到佛宗當淨壇使者了嗎?"

玉帝敲了我一下:"不是和你說過那是佛宗瞎編出來騙凡人的嗎?我和你說過孫悟空被騙交換到佛宗,唐三藏實數監視孫悟空的獄官.既然這兩個都是假的,那怎麼可能還有什麼淨壇使者之類的東西,全都是騙人的.天棚元帥確實是叫豬八戒,可那是他自己的名字不是什麼唐僧賜的名字."

李靖也道:"天棚擔任我十萬水軍統領時唐僧還不知道在哪里混呢?什麼時候輪到他給天棚賜名?"

我點點頭:"明白了."

玉帝接著道:"我天庭的人有丑有美,但是心地善良都是一樣的.所以相貌取人都是不對的.佛宗又怎麼可能各個慈眉善目,你想也不可能啊!"

我忽然明白了:"玉帝的意思是佛宗擅長變化外貌?觀音實際上不是本相?那這個少女該不會是……?"

"哈哈,你總算猜到了."玉帝笑著道:"觀音原為南海三公主,屬蛟龍族妖精出生,天生玲瓏體自然誘惑一切陽剛之物.簡單說就是特別容易吸引異性,而且是不分種族的吸引.人間傳說千手觀音實際上是神仙們的話被人間傳錯了.當初說的是千首觀音,那個首是頭的意思不是人的雙手.說她千首並非是一千個腦袋,而是形容她善于變化外貌,有千張臉孔,所以成為千首.你現在看到的才是本相,這是玲瓏體基本形態,算是她的真正外貌."

真是滑稽的錯誤.千手觀音原來是千首觀音,搞錯一個字,意思完全不一樣了."千首!這次算是了解了.沒想到觀音長的這麼妖嬈."

"妖嬈?"玉帝笑著道:"何止妖嬈啊!盤古上神開天辟地以來就出了三個玲瓏玉體,一個觀音,一個嫦娥,一個紫竹."

"紫竹仙子也是玲瓏體?"

"對."玉帝解釋道:"玲瓏體變化容貌後雖然可以遮擋妖媚之氣,天然的吸引力卻不會被遮擋.佛宗要宣傳自己召集大量信徒就需要這樣有親和力的人物去拉攏人間的凡人,佛宗那麼多佛陀,你聽說哪個到人間布道的?全都是觀音在到處跑,因為她是玲瓏體天生吸引."

暈!這樣算起來觀音不是相當與商場外面那些穿的很清涼的促消小姐了嗎?感覺她們的工作性質好象都差不多,就是用自己的吸引力聚集人氣.

現在場中的觀音站在原地已經無法動彈,老老實實的站在那里驚慌的左右張望,可是卻完全無能為力."她這麼厲害怎麼不能動了?"

李靖道:"忘記我的塔叫什麼了嗎?"

"玲瓏寶塔?難道和玲瓏體有關系?"

"玲瓏體屬陰,所以吸引陽鋼之氣.玲瓏寶塔就是利用鎖住陰性能量從而阻止陰陽流動達到封印的作用.她是陰性的玲瓏體就是我這玲瓏寶塔最容易控制的屬性,這是老鼠遇到貓,碰到天敵了."

"那要是出去了呢?"

"出去?那就麻煩了,我們三個一起上也未必是她對手.玲瓏體修煉速度是正常人的十倍,三個玲瓏體除了嫦娥貪玩一點,另外兩個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紫竹仙子和觀音的實力不相上下."

"可現在我們怎麼搞啊?一直封著她?"

"嘿嘿."玉帝忽然忍不住笑了出來:"太白你來說吧."

"什麼啊?搞的這麼奇怪?"我看到周圍的幾位臉色都很奇怪,似乎一直在憋著笑.

太白金星先咳嗽了一聲然後才開口道:"玲瓏體屬性純陰,會吸引一切陽剛之氣,說粗俗一點就是特別勾人.但這是身體問題,不是性格問題.凡是玲瓏體因為屬性極陰,所以反而特別的專一.如果能找到仙侶絕對是終生追隨如膠似漆."

"明白了.只要給她找個男人她就一定對這個男人百依百順是吧?不過她這樣會愛人我們給她安排的人嗎?"

"不用愛上."太白道:"我說的配對就是那個那個."

"我靠!強奸啊?"我驚訝的反應過來了周圍的眼神是什麼意思了."靠,你們別看我,打死也不干.我有老婆的,要強奸你們自己上."

太白立刻道:"玲瓏體就是天生聚靈陣,多那個幾次可以提升自己的力量等級,對你有好處的."

"那你們干什麼不上?"

玉帝搖搖頭:"家里有那個醋壇子我要是把觀音那個了她還不把天翻過來?"

我立刻看向二郎神,二郎神趕緊搖頭:"我叫小翠好不容易才答應和我約會,這要是讓她知道了我就完蛋了!"

"小翠?神仙可以談戀愛的嗎?"

玉帝立刻道:"廢話要不然你以為王母怎麼來的?天庭那麼多仙女你以為是當花瓶用的啊?仙家講究的是太極原理,陰陽調和才能互生循環,一個人修哪有兩個人一起雙修來的快?知道孫悟空為什麼什麼都不是卻比紫竹那個玲瓏體的丫頭還有厲害嗎?"

"該不會因為他那個能力比較強吧?"

"你去他的花果山看看就知道了,滿上小猴子都是他家的."

"既然雙修這麼好,那太白,李天王,你們兩位上就是了."

太白連忙搖頭:"老君我不好這個,還是煉丹獨修比較適合我,再說我這把年紀你也太強人所難了吧?"

李靖跟著猛搖頭:"內子都幫我生了三個兒子了,我可不能那麼沒人性."

"靠.你們一個個都知道照顧家屬,就當我是禽獸啊?"

"你不是風流倜儻嗎?"李靖趕緊拍馬屁想把這個麻煩解決掉.

我突然一拍手:"有了."

"你同意啦?"李靖這家伙迫不及待的問道.

"同意你個頭.我是想到辦法了."

"辦法?"李靖疑惑的看著我.

玉帝也看著我道:"你有什麼辦法啊?"

"嘿嘿,雖然我不能對不起老婆,但是我手下可是有二十一名守護騎士外加好幾千暴龍騎士組成的正規軍."

"喂喂喂!你不會想拿她充當軍妓吧?"二郎神一句話害我差點沒被口水嗆死.

"咳咳咳!你就不能把我想的光明一點嗎?我的意思是在這些人里給她找個丈夫.老子八千子弟難道挑不出一個配的上她的?雖然暴龍騎士沒有肉身,但是我手里的黑水晶還沒有全都灌進去,一旦聚能完成肯定可以進化出肉身的.到時候誰把她上了我就讓誰當暴龍騎士總兵.實在不行本行會還有百萬守城衛隊,對了,我的軍隊總指揮維達到是不錯.他是混亂與秩序女神維娜的弟弟,配的上她了吧?"

"這個方法好."玉帝立刻點頭:"你回去以後趕緊征婚."

"不是我征魂,是給觀音征婚."

"反正你快點找人把她上了我們就安全了.她這個相貌如來也是肯定沒有看到過的,畢竟玲瓏體的變身能力是天生的,而且輕易不會示人.只要以後她不以觀音形象出現就不會有人認的出來."

我指指頭頂:"上面那個咋辦?"

"用這個先頂著."二郎神扔給我一跟小皮帶,感覺似乎短了點,嬰兒也用不了啊!

"這是什麼啊?"

"勒令首輪.以前嘯天犬用的.現在他聽話了不需要這個了."

"靠.不就是狗脖圈嗎!怎麼用啊?"

"你親手拿著這個圈給誰帶上,對方就無法反抗你的直接命令.和以前那個封印差不多,但是功能更強一些."

"確實不錯."以前的限制封印僅僅是不讓朱雀做什麼,比如說不許動之類的,但是這個可以控制她不能違抗直接命令,那就是說可以直接命令她做什麼事情了."我這就上去給她套上."我剛跑上二樓就愣住了.趕緊又退了下來."靠,李天王你這什麼破塔啊?"

"啊?怎麼啦?"李靖疑惑的看著我.

"你自己上來看."

李靖跑上來立刻就叫了起來:"啊?這是怎麼搞的啊?"

李靖一叫大家都跑了上來.只見玲瓏寶塔二樓的地板上有一根金色的繩子,繩子中間有幾處燒斷的接頭.側面的牆壁上有個大洞,洞的邊緣黑忽忽的還在冒煙,一看就知道是燒出來的洞.

"她怎麼能出去的啊?你這玲瓏寶塔不是什麼人都能鎖的住嗎?"玉帝責問道.

我一拍腦袋:"我知道了.這塔只能鎖住陰性物質並借助陰陽互補的原理封鎖陽性物質,可朱雀是純火元素根本沒有陰屬性,而且不需要陰陽循環,她是自己用火循環的,你這塔對她來說就和一般的塔沒什麼區別."

二郎神一扭身從那個洞鑽了出去:"先把她抓回來再說."

我趕緊跟著跳了出去,玉帝和太白只好也先離開.李靖收起塔身暫時先把大洞修複了起來,法寶的自我修複能力還算不錯.

我們的塔身外面有天兵守衛,不過此時卻是東倒西歪的躺了一地.守衛都是背對塔身的,誰會想到背後有人襲擊呢?不過她多少驚動了幾個守衛,附近的天兵全都被引了過來.我們一出塔就可以聽到打斗聲.

順著聲音追過去很快就發現了那個潛逃的朱雀,她現在已經沒當年那麼猛了.七八個神獎加上一群天兵把她堵的死死的,不管她怎麼沖都沖不出去.李靖和二郎神的加入瞬間產生了壓倒性優勢,一下就把朱雀給放倒了.兩個神將一左一右的壓住她,我過去把項圈給她套上然後讓他們放手.

朱雀一獲得自由立刻跳起來一拳揮了過來.我不閃不躲的道:"不許打我."

她的拳頭在我面前一寸的地方停下了,就像打中了一道牆壁一樣.她驚訝的看向自己的手,然後再用力,可就是頂不過去.

"站直."我輕輕一句朱雀立刻挺的筆直,她自己想掙紮,可身體完全不聽話急的她眼淚都快下來了.

"原地轉三圈."我這句說完她立刻開始原地轉圈,並且很准確的三圈轉完就恢複了挺立姿勢.

我看向二郎神:"有這麼好的東西不早貢獻出來."

"這不是給你了嗎?"

"朱雀.你聽著."我對朱雀道:"你脖子上這個東西可以控制你的行動,所以你也不要妄圖反抗或者逃跑,我只要一句話就可以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說過了,不要惹我生氣.你只要乖乖聽話,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呸."朱雀居然啐了我一臉口水.

我的臉色瞬間晴轉多云."你現在開始大笑,什麼時候認為自己願意聽話了就自己停下."我剛說完朱雀就開始哈哈大笑起來而且越笑越厲害,最後捂著肚子滿地打滾.

不要以為大笑只是單純的一件很快樂的事情.雖然人在開心時會笑,但有些時候笑也是很痛苦的.大笑時人的面部肌肉,胸肌,腹肌都會進入強烈抽搐狀態,如果是短時間狂笑到是沒什麼,稍微長一點會覺得腹部肌肉更,這就是笑的肚子疼的由來.但是一旦肚子開始疼以後依然停不小來,大笑會逐漸由好事變壞事,全身肌肉過度抽縮需要消耗體力,同時因為笑時呼吸頻率混亂會導致缺氧,同時胸肌收縮過度導致呼吸困難,不斷的笑下去最後可以導致死亡.笑死這種死法可不是沒有發生過.

我轉身對剛剛趕到的玉帝道:"玉帝.我看現在計劃也進行的差不多了,天庭應該盡快把大部隊撤走並在蒼茫山脈和萬仙山中間建立分割帶,同時對妖魔放松管理並壓縮他們的勢力范圍進入萬仙山脈.佛宗重建寺廟後妖魔就是我們的第一道攻擊手段."

"恩,那就按計劃辦吧.傳令撤軍."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卷 第三十六章 滅神     下篇:第十卷 第三十八章 又是我善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