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七章 矛與盾  
   
第十一卷 第七章 矛與盾

松本正賀聽了這個白人青年的話之後非常的高興,無敵狀態這個屬性可是非常強悍的,要是這機器真的可以做到這一點,那就基本不用擔心任何敵人了.

與松本正賀的興奮不同,站在艾辛格城牆上的我們卻是一臉錯愕.

"我沒看錯吧?"阿修福德站在我旁邊驚叫道.

煙雨比較冷靜的道:"那四台機器不是進攻武器,那肯定是防禦設備."

被煙雨這麼一說阿修福德突然拉著我道:"紫日,還記得上次在印尼弄到的那個東西嗎?"

我點點頭:"怎麼會忘呢!"

玫瑰轉頭問:"是不是那個防護罩發生器?"

"什麼防護罩啊?你們知道那東西?"一個韓國會長追問我,其他的韓國會長以及樸銀一起用追問的眼神看著我.

樸銀和那些韓國玩家對此一無所知,畢竟這麼秘密的設備我們可不想拿出來大家分,所以沒告訴別人.今天要不是因為指揮權都收歸了我們行會,這些韓國和其他行會的會長都沒事可干,全都聚集在艾辛格,我依然不會讓他們知道有這麼一個設備的存在.不過既然他們看到了,我也不打算再隱瞞了.

"上次印尼的戰斗,印尼人使用了一種很奇特的防護罩,可以削弱攻擊效果.當時我們繳獲了一部,然後弄回去進行了一點點研究.阿修福德的鐵十字軍也參加了這次研究,在我們拆解設備的過程中發現這個東西的一些零件上有類似工人隨手畫上去的記號.這些記號大部分是數字,但其中也有一些是單詞,而這些單詞卻是用俄文寫的."

樸銀立刻接道:"也就是說俄羅斯有一種大型防護罩技術是嗎?"

"差不多就是這樣."

玫瑰道:"我們曾經向俄羅斯派遣過間諜調查過,但是對這個技術一直沒有多少了解.俄羅斯這個國家和我們大多數國家都不一樣.他們國家人少,地大,所以行會之間距離都好遠,不需要搶奪地盤,也不用搶物資,因此國內戰爭不多.這個防護罩顯然是某種行會用設備,如果不出現行會戰,它就不會亮相,因此我們的人至今也沒調查出什麼實際情報來.不過今天看到這個東西已經不用再說什麼了,這肯定就是當初我們繳獲的那東西的改進型.當初的設備並非完全無敵,而且很不穩定,打擊強度過大很容易短路燒毀.這個東西擋了這麼多炸彈都沒問題,肯定比當初那個要強的多."

"再強又能怎麼樣,我就不它真的無敵."紅月有些賭氣的道:"紫日,用雷光炮轟它,看看它到底能防禦到什麼程度."

我點點頭抬起了右手.周圍那些會長們直到這個時候才注意到我的手上纏著一根美麗的項鏈.銀色的鏈身在我的手腕和手指之間來回穿了幾道,美麗的鏈身剛好在我的手背上組成了一個魔法符號.在我的掌心部分就是一個藍色的水晶鏈綴,隨著我的手臂抬起,鏈綴發出了一圈圈藍色的光環.上次艾辛格被摧毀,重建的時候我們特地向亞洲龍島申請了新的雷光炮.龍王到是比較給面子,一口氣給了我五門.當然了,他這麼大方的主要原因是我說一門雷光炮換一堆寶石.我自己就有四條龍寵,對龍的習性可是了如指掌.幸運常說:不喜歡珠寶的巨龍一定是別的物種偽裝的.

現在我掛著雷光炮的發射控制器,手心對著下面的人群.艾辛格移動要塞最頂端的平台,圍著麒麟塔周圍有一圈成放射狀分布的高大電叉.這些就是其中一門新雷光炮.雷光炮這東西其實沒有固定形狀,只要電叉達到一定數量,彼此之間組成近似圓就可以了.此時所有的電叉都開始閃耀起白色的電弧,附近幾百米內都可以聽到清晰的噼啪聲.隨著我的目光聚集到人群中的一點時,雷光炮正上方的空中突然出現一個小白點,接著周圍的電叉全都開始對著白點放電,那個白點吸收電能之後開始逐漸增大,最後變成了一個直徑七八米的大光球.

嗡.一聲震的人腦袋發麻的聲音,光球一閃就不見了,幾乎同時它又出現在地面上那些日本玩家的頭頂上.松本正賀和那個俄羅斯人正在得意的大笑著,突然看到這麼大一個光球全都一愣.

場地中的紅色鐵幕裝置突然發出了更加耀眼的強光,四個裝置聯手制造了一個紅色光幕,白色光球正好頂在光幕上.光球和光幕的接觸點上一時之間火星四射,強光耀的人都睜不開眼,而且還伴隨著一種用銳利金屬去刮玻璃一般的刺耳聲音.周圍的日本玩家到是沒有遭到直接攻擊,不過聽到這個聲音一個個全都汗毛倒豎,牙齒發酸,頭暈欲吐.這種聲波實在是太難聽了,吵的人想自殺.

光球頂在了光幕之上,本行會的超級武器之一雷光炮和俄羅斯行會的超級防禦系統鐵幕裝置,兩強相爭,最後就看誰更厲害了.隨著光球的沖擊,四個鐵幕裝置的那些液體罐內的綠色能量液全都開始瘋狂的翻騰起來,周圍的技術操作員因為強光根本睜不開眼,當然也無從出手調整輸出功率.

大約只堅持了三秒,突然聽到咔嚓一聲非常清脆的爆裂聲.其中一個鐵幕裝置上的兩只溶液罐同時爆裂,綠色的能量液灑了一地.緊跟著是一連串的爆裂聲,能量液一瓶接著一瓶的爆裂.最後轟的一聲巨響,四個鐵幕裝置上的四個大水晶球突然同時爆炸,站在它們附近的日本玩家和俄羅斯技術員全都遭殃了.水晶碎片不比鋼釘差,這一爆把周圍的人都給打成了篩子.雖然鐵幕裝置爆炸,但雷光炮的能量球也耗盡了能量消失于無形.

"看來這些防禦裝置確實能擋住雷光炮."紅月一臉的得意."可惜也僅限一次."

煙雨趕緊問道:"你們的雷光炮再次發射需要多長時間?"

"幾分鍾就可以,這個東西聚能速度還算滿快的."

"哈哈,這下那幫俄羅斯人要丟臉了."樸銀笑著道:"估計現在日本人正在大罵俄羅斯人八嘎."

對面的日軍指揮所里的情況雖然不象樸銀猜的那麼誇張,但情況也差不多了.松本正賀面色陰沉的問那個俄羅斯人:"你不是說這東西可以制造無敵狀態嗎?怎麼一次攻擊就完蛋了?"

田中正太也激動的道:"就是啊?你們說要我們行會出一千萬水晶幣就給我們八套終極防禦設備,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終極防禦設備?四套設備才擋了一擊就完蛋了,連一次性設備都談不上,一個才占零點二五次,真是夠高檔的啊?"

那個俄羅斯人本來雪白的臉上現在變的通紅一片,任憑日本人怎麼罵,他就是不張口.他到不是不想張嘴,只是這事情實在太丟臉了.來之前這套設備被他們吹的天上有地下無,日本人給了大比資金他們才肯拿來借用一下,結果一次攻擊就爆掉四個,這性能……連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辯解了.

其實鐵幕裝置也不是真的很垃圾,這個東西的用處其實滿大的,至少在最後的人員對戰中能起到一定效果.之所以這麼悲慘,完全是因為選錯了對象.坦克的裝甲有用嗎?答案當然是有用.但你拿它擋原子彈就顯然有些過分了.這個鐵幕裝置也是一樣,平時用也不是問題,關鍵是不該拿來擋雷光炮.好歹雷光炮也算龍族的最強武器,不可能菜到哪去的.能接下一發就算這個裝置比較不錯了.

看到敵人的防禦系統被摧毀,玫瑰反應迅速的下令道:"讓空軍掉頭回去再炸一遍."

下面松本正賀和田中正太正在指責那個俄羅斯人,突然被爆炸的聲音驚醒,向陣地這邊一看才發現我們的轟炸又開始了.防禦力量不足的日本軍隊還沒有正式開始前進,剛才只是在擺陣形,因為相信俄羅斯的防禦系統才那麼大張旗鼓,現在可是撤離亂了套.

日本玩家沒有接到進攻的命令,擺陣之前說的是進攻准備,顯然是不成撤退的.現在頭頂有炸彈,大群日本玩家和NPC就這麼暴露在空地上,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硬頂著挨炸.要是一般行會的轟炸也就算了,偏偏是我們行會的炸彈.

日本玩家和中國玩家打了這麼長時間,交戰次數最多的就是我們行會,他們很了解我們的裝備,因為他們用自己的身體體驗過很多次了.這個游戲里會造炸彈的行會並不少,稍微大一點的行會基本都有這個能力,畢竟玩家中有個職業就叫火藥師,雖然是偏門職業,但既然有這個職業就不會沒有這種玩家.我們行會的水晶巧克力小姐現在在日本也算知名人物了,不是她這個人怎麼樣,而是她的炸彈太要命.

水晶巧克力是本行會首席爆破專家,我們行會能炸的東西一大半都是她搞出來的.別的行會的炮彈和炸彈就是單純的爆炸傷人,我們行會的可不一樣.根據用途分的非常細,專門針對各種情況有各種不同的彈藥.這次轟炸日本玩家用的就是其中一種稱為雌魚炸彈的彈藥.

魚這東西大家都知道,它們反之時產的魚子數量相當驚人.水晶巧克力設計的這款炸彈要雌魚炸彈,其效能大家應該能猜到了.現在日本玩家站在開闊地上完全沒有遮擋,面對這種炸彈簡直是欲哭無淚.一枚雌魚炸彈臨空爆炸就可以撒出三千枚小炸彈,覆蓋半徑打二十米.通常這種炸彈一兩枚是不會要人命的,但小炸彈帶濺射傷害,凡是被命中的人通常會被炸的皮開肉綻,明明傷的不重,看起來卻滿身是血非常恐怖.更糟糕的是這種炸彈雖然一兩枚不至于要人命,可要是一堆一起扔下來,那就絕對沒活路了.

其實這種炸彈根本就不是用來直接殺敵的.它們的用處是削弱敵軍力量,同時進行戰場掃蕩.通常戰爭中敵人大軍中會有很多人被打成重傷卻不死,回去治療一下又好了.這種武器就是專門用來把敵人的傷員變死人的武器,反正我們行會每次和敵人打仗,之後敵人很少有傷員,因為我們時不時就會拿這些小炸彈灑一遍.

松本正賀看到前面的危急情況後總算反應過來了.能成為日本第一行會的首領,松本正賀當然不是酒囊飯袋.他知道士氣已經不在,而且整個戰局都需要重新布置,現在再沖上去也沒有價值了,所以果斷的下令撤退.

這場鬧劇一般的攻擊還沒正式開始就結束了,日本玩家氣憤的回去重新整頓.那個俄羅斯玩家被罵的狗血噴頭,灰溜溜的跑回俄羅斯幫松本正賀置辦更厲害的東西過來助戰去了.臨走他還丟下話,這次日本人給的費用他會全部退回來,這次防禦戰就當他們行會免費贊助了.搞成這樣已經不是錢的問題了,不把面子找回來,這個俄羅斯行會以後接別想壓的住誰了.

日本玩家算是徹底郁悶了.我們行會星期五登陸,周六周日兩天把日本玩家的精神繃的緊緊的,本來以為會有場硬仗,結果完全和預計相反.先是搞錯登陸地點,接著交通線被打亂,一再延誤戰斗重組的時間.周日更糟糕,明明早上俄羅斯人幫忙恢複了交通,一天時間把物資全部運輸到位,人員集結完畢准備反攻.可是下午交戰,剛擺開架勢就被打蔫了.屁都沒放一個就被人家趕了回來,平白無故掛掉好幾萬人,死的那叫一個冤.

按照往常的戰例,國家入侵行動,最前面三天打的最激烈,之後四天是戰斗穩定期.現在可好,前兩天完全沒有正式開戰.把現在的戰斗比做幾個人打架,日本人一上來就是背對中國人,發現站錯方向後想轉身,結果中國人趁機扳了日本人一個大跟頭.俄羅斯人上來扶了一把,日本人想借助俄羅斯人先擋一下,讓自己緩緩勁,結果俄羅斯人被一拳打趴下了,連帶著日本人也跟著遭殃.

周日晚上,支點城市已經完全竣工.日本人兩天都沒能碰到支點城,我們的玩家干脆把附近的島嶼都給掃乾淨了.阿修福德說要在這邊占個島,我讓他們自己隨便挑.結果煙雨他們全都要,最後只好大家剪刀石頭布決定挑選的先後順序.雖然用猜拳決定歸屬權有些兒戲,但大家也不要把事情想的太複雜,很多關系到整個世界的大事,往往就是在這麼兒戲的狀態下決定的.

這兩天戰斗打下來,我們的消息已經成了游戲內的熱門話題.《零》這個游戲最近越來越紅,玩家數量猛增,關于《零》的新聞報道也越來越多.有的電視台甚至開了專欄,天天像報新聞一樣專門報游戲內的事件.這次這麼大事情自然不會錯過,各地在游戲內的記者像蒼蠅一樣聚集到了戰場附近.說起來比士兵更不要命的就是記者,什麼危險地方都敢站.周日下午那次大轟炸中各地的記者起碼被干掉三四百,不過游戲內死了可以複活不講究什麼人道主義,大部分戰地記者們本來等級就不高,掛了也不在乎.

相比之新聞行業,更有趣的是賭博行業.不知道為什麼似乎全世界的玩家都對長崎頭頂上漂浮著的那大團云趕興趣起來,好多地方以各種名義開設了各種賭博,都是在猜云團里到底是什麼東西.

新聞界也不甘示弱,幾個大電視台和網站聯合起來搞了個討論節目,請了不少游戲內的分析人士和各種專家探討到底云團中會是什麼東西.

艾辛格移動要塞的保密程度比較高,基本沒多少人知道底細,這些人打探起來也不容易.電視台放的討論節目中抓住的幾個要點就是那些日本人的感受.當初福江的日本人以為是地震的震動,後來被確信不是正常的地震.云團這麼大,而且有時候會逆風前進,所有人都猜測到這個云里有個東西,而且看云團的直徑他們都猜測到這是個大家伙.

聯系到福江的日本玩家的說法,不少懂些科學道理的人馬上就意識到云團里的東西質量很大.要引起地面震動,這個物體起碼要在百萬噸以上,這麼大的家伙隱藏在云團里,迷一樣的存在搞的那些不知道的人更加好奇,很多人都想一窺究竟,可就是看不到.越是看不到,他們就越想看.

那些記者上不了艾辛格,卻能在附近的地面拍攝.我們幾次轟炸時都是從云里飛出去的,所以很多人判斷云里的東西有空中運載能力,而且非常之龐大.很快有家電視台把上次我們幫助韓國人抵抗日本玩家的畫面放了出來,畫面有的來自當時的日本玩家,有的是韓國玩家,都是參戰人員自己錄下來放到網上的.

從這些畫面中,那些愛好者們發現了一些令他們眼前一亮的東西——蟲族堡壘.

大家驚訝的發現我們行會有建造大型移動機械的能力,而且他們親眼看到了巨蝶都市的非過程,所有人都意識到我們行會具備使大型物體升空的能力.雖然艾辛格和蟲族城堡的飛行方式完全不沾邊,但外人不知道這些,他們就認定我們有建造大型飛行物的能力.

接著又有人爆出了我們在印尼出現的黑麒麟號的影象.當時黑麒麟號還叫諾亞號,而且還沒完全完工.畫面中除了黑麒麟號居然連大白鯊號都出現了.先開始大家看到這兩艘大型航海設備還沒什麼反應,但是當畫面中出現了一艘小船及一段說明後大家都傻眼了.畫面中的小船像大鯨魚身邊的一條小金魚,兩者體積相差巨大.而畫面中的說明先把小船畫了個圈,然後打出一段文字:"畫面中的小黑點實際上是冰霜玫瑰盟的碧凌級超級戰列艦風暴號,該艦全長七百三十多米,排水量高達二十三萬七千噸,對比它的體積大家可以大致估算一下這個大家伙."

外行會的人本來看到這段畫面還不覺得什麼,可是一看這說明立刻就沸騰了.七百多米長的戰艦在畫面中只有一個小黑點,而旁邊的大白鯊號卻看上去像條大鯊魚,而黑麒麟號只在畫面中出現了一小段船身,其他部分都超出畫面邊框了.大家這麼一對比立刻就驚呆了,這個大家伙到底該有多大啊?

接下來又有人爆出周五下午大白鯊號在長崎港卸下整個支點城的建設物資的情景.一艘船把一個城市都運來了.雖然說沒建設之前物資堆積在一起比較節約空間,可這畢竟是一個城市的物資,那體積可不是一艘大船就能運過來的.這下大家更加確信我們行會存在巨型交通工具了.

那些賭博的人開始猜測云團里到底是一個大家伙還是一群大家伙.大部分贊同是一群,畢竟云團面積太大,要說是一個很多人的思想有些接受不了.以這麼大的面積,就算里面的東西有三四十個,也絕對每個都算的上大家伙.

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外界為這些花邊新聞吵的熱鬧非凡,松本正賀卻帶著一大幫日本高層也在研究這個問題.他們利用自己的信息,綜合外界的報道猜測云團中到底是什麼玩意.松本正賀知道這個大家伙吊在半空中絕對是個禍害,可要把這個大家伙弄下來,至少要先知道那是什麼才行啊!看似無用的新聞,實際上也是戰場之一.戰爭是沒有固定模式的,全看你怎麼理解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六章 先發制人     下篇:第十一卷 第八章 敵人幫我造浮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