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二十六章 如此克星?  
   
第十一卷 第二十六章 如此克星?

"哦老天.怎麼又是你?"半月可是龍族留給我的特級兵器,能單手捏住它的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了.沒錯,就是天昭分身.

"老朋友見面不歡迎嗎?"天昭分身居然還有心情和我開玩笑.

"說實話,看到你影響我的胃口."

"其實我也一樣."天昭分身突然把東洋刀抽了出來指向我:"你不是人多嗎?這次讓你知道什麼才叫人多."

天昭分身剛說完她身後突然一下閃出三十多個人."靠!打不過我連後宮一起叫上幫忙啊?"天昭分身身後出來的全都是忍者,而且全是女性忍者.我早說過,日本忍者中最厲害的就是女忍,麻煩的要命.

三十幾個女忍中有一個身材很好的穿了一身紅色緊身衣的女忍走到了天昭分身側面站定."這次伴隨大神出戰是來找你報仇的."

"報仇?"我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女人,然後轉向身邊的斯哥特."你是不是早上離開的時候忘記給錢啦?"斯哥特太單純,沒理解我的話,被我問愣住了.我跟著道:"哎!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先給錢後上床,真是的,居然讓人家追上門來要錢,這又不是什麼有面子的事情,多丟臉啊!"

"我……!"斯哥特被我說的淅瀝糊塗,人家可是良家處男,這種比較葷的諷刺他當然是理解不了的.不過對面那個女忍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睛所爆發出的光芒已經說明她正處于爆發邊緣.小日本雖然這方面比較開放,不過也不是所有女人都是那種女人的.面前這個女人能氣成這樣至少說明她不是這類人.

"今天不把你斬于刀下我……我就……!"

"別我就了,我們到底什麼時候有過仇啊?"

"你不記得了?"女忍到是很詫異."在太平洋軍艦上,我們交過手."

"哦……!"我指著她不斷的點著手指.

"想起來了?"女忍顫抖著聲音問道.

"還是沒想起來!"

"大姐,他在耍你.別和他廢話,砍了再說."紅衣女忍後面跟著的一個紫衣女忍向後一招手:"姐妹們,飛鏢上."那個女忍剛一喊望後面的女忍立刻跑了上來,大把的飛鏢全都拿了出來.

"鋼槍陣."斯哥特也不含糊,一聲招呼,二十一名鈴音騎士迅速靠攏到一起,二十一柄鋼槍舞的滴雨不漏.一陣叮當亂響之中鋼槍上火星暴閃,飛鏢全都被擋了下來.

我向後面的暴龍騎士一招手:"投槍."

暴龍騎士中的隊長立刻喊道:"距離十碼,水平投射."

一排排的暴龍騎士從背後抽出了長槍透了出去,成片的剛槍如雨點般砸了下來.

"嘿嘿,看你們怎麼擋."

一個女忍沖到前面揮舞著一長一短兩柄刀上下翻飛,一抬手架飛一杆槍,跟著一只槍噗的一聲從她的身前穿胸而過把她釘死在地上.後續的鋼槍不分死人活人一通亂飛,這個女忍瞬間變成了網眼篩滿是洞洞.後面的女忍支架著飛來的投槍,而且有前面這個女忍以身體擋了大半投槍,勉強閃了過去.

"看到了嗎?"我指著天昭分身道:"這才是男人玩的東西.全鋼投槍,長一米八,重十公斤,梅花槍尖,單臂投射,穿盾傷人,勢不可擋.哪像你們玩的那些小東西,還沒屁重,一彈就飛了."

"你別猖狂."天昭分身突然反身用自己的刀挑起一支槍,用刀一撥,鋼槍在天上翻了個圈把槍尖指向了我這邊,接著太在槍尾踢了一腳,長槍立刻閃電般向我飛了過來.

"架住它."斯哥特一聲吼,我前面十個鈴音騎士一起出手全都接住了那只槍,十個人都捏住了槍身,硬是在空中把槍身停住了.

"不錯嗎?"天昭分身單腳一挑一下飛起來七八杆鋼槍,他一只後面踢了一腳,所有的槍都飛了過來.

"不能硬擋."我大喊一聲."劍爆——飛刃亂舞."

永睅豏膠蚢L,前方一大片白色的氣刃像刀片一樣散射出去,正面撞上了那些長槍.噼里啪啦的一陣亂響,鋼槍被攔腰削斷,所有槍身都斷成了好幾節,碎片砸在我的護身火焰上全都被彈開了.

"狙擊箭手."斯哥特向後叫了一聲,幾個天兵中的符文箭手跑了過來,貼上穿甲符迅速開弓拉滿,一松弓弦,穿甲箭嗖的一聲飛了出去.

天昭分身一個瞬間移動閃開了攻擊,但是他身後的那些女忍就不夠快了.開頭的女忍用刀擋了一下,誰知道箭射穿了她的刀之後還打穿了她的身體把後面一個女忍也給放倒了.

那個放箭的天兵符文箭手背後的空氣突然一陣扭曲,接著走出了一個女忍."小心."

"啊!"我提醒晚了一點,那名箭手被一刀捅穿,不過這家伙滿有骨氣的,臨死還死死的抱住了那個女忍給對方補了一刀,居然是同歸于盡.

我一伸手,黑色的鳳龍空間在我側面展開,魔寵們從里面走了出來.天昭分身非常迅速的指向我道:"你們三姐妹干掉他,其他人跟我去擺平他的魔寵."

"是."女忍一聲整齊的回答迅速的分開向著兩個方向沖了出去.

天昭分身喊的三姐妹從女忍中跳了出來,剛才帶頭的那個紅衣女忍就是其中之一,另外兩個女忍都是白色忍者服裝,紮著紅色的腰帶和頭巾.除了她們三個之外其他的女忍全都沖向了我的魔寵,而且居然有好多正規軍也沖了上來阻斷了我和魔寵之間的配合.

天昭分身漂浮在天上哈哈大笑."紫日,這次你的死期到了.我已經分析過你的戰術了,你之所以會這麼強就是因為你的魔寵數量龐大,而且配合緊密.你們的連動攻擊根本不給人還手的機會,所以和你打我總覺得有力使不上的感覺.這次我不和你打了.我把你和你的魔寵分開,看你還怎麼配合."

"你到是滿有腦子的嗎?不過你好象忘記兩個人."

"我忘記誰了?"天昭分身傻呼呼的問道.

"忘記我們了."法師分身突然從天而降."炎指."一道火焰從法師分身的手指前直射而出.集束狀的火焰威力很大,硬是逼的天昭分身不得不閃山躲避.不過天上可不止法師分身一個,天昭分身剛一閃,正好看到一個黑影高速朝他撞了過去.戰士分身借助火焰束的閃光隱蔽沖下來,天昭分身剛一閃出來就被撞個正著.轟的一聲戰士分身抓著天昭分身雙雙撞上地面,柔軟的地面瞬間多了一個人形大坑.戰士分身身手敏捷的從坑里跳了出來,跟著坑里又出來一只手,然後天昭分身的腦袋爬了上來.

天昭分身四下看了看."哈哈!你到是很會偷襲啊!不過也僅限這一次了.我和你打占不到便宜的原因不是我實力不如你,相反,我比你強很多.之所以總是吃虧就是因為你魔寵多,而且你的攻擊防禦都很強.這次我找的三個女忍就是專門克制你的,只要你身邊沒人幫忙,你一個人是無論如何也對付不了她們三個的."

"是不是太誇張了?我承認女忍很厲害,但是想三對一就擺平我也未免太想當然了吧?"

"具體行不行還要看結果."天昭分身說著突然從洞里撲出來把戰士分身給撞倒在地,法師分身想幫忙卻被一個飛輪斬逼開了.我看到那個被天昭分身一開始捏住後扔出去的半月還插在地上,一抬手,那個已經失去了光澤的半月突然重新閃耀起紅色的光芒,跟著一團黑色的火焰也在半月上燃燒起來.卡在地面上的半月左右晃了晃接著突然騰空而起朝著天昭分身飛了過去.

天昭分身意識到有東西靠近,回身一個魔法球扔出去把半月震偏了軌道,我只好一招手收回了半月.

本來想去幫戰士分身和法師分身好三對一的對付天昭分身,可是那三個女忍卻迅速圍了上來變成她們三對一了.天昭分身的作戰策略就是把我和自己的隨從全都分開,讓我一個人面對這三個女忍.雖然說天昭分身說她們三個是專門克制我的,但我不這麼認為.雖然我一直以來都是依靠魔寵戰斗,但不代表我自身不行.作為馴獸師系統的職業分類,我依靠魔寵戰斗是天經地義的,可馴獸師不僅僅給我遺留大量魔寵攜帶量,更重要的是馴獸師自身也算半個法師,而我的另外一個職業系統則是純正的肉搏職業.也就是說紫日這個大號是近戰法攻全能人物,何況必要時候還有一個小號銀月可以出來打替補,真想把我干掉絕對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而且我的屬性這麼雜,理論上說沒有什麼東西是專門克制我的.

我被三個女忍慢慢包圍,還是開始那個帶頭的紅衣女忍最先動手.她非常迅速的一揚手,三只飛刀就飛了過來.我面前突然出現一個藍色的魔法陣,上面奇怪的文字閃了一下.三支飛鏢像命中了一面牆壁一樣擦出三個火星就掉了下去.但是當我打算還擊的時候那個女忍已經不見了.

我忽然感覺背後有人,猛然回身一拳打出去,僅僅感覺到略微擦到了什麼東西.離我四五米遠的地方空氣一閃,一個白衣女忍捂著肚子從扭動的空氣中摔了出來.另一個白衣女忍立刻閃到她身邊."你沒事吧?"

"沒事,只是擦了一下."被傷到的女忍輕輕揉了兩下又站了起來.

看到我一直盯著她們,那個被擦到的女忍忍不住叫了起來:"你看什麼看?就是擦到而已,你還傷不到我們."

"哦?"我帶著戲謔的口氣故意拖著長音.說著我手背一翻,手指微微扣動,嘩啦一聲兩只手上的刃爪同時彈了出來.略帶弧度的刃爪上傷著鏡子般的光澤,特殊的反光顯示出這個東西有多麼的鋒利."現在要是再被我擦到可就不是輕傷了哦."

現在的情況我已經大致明白了,這三個丫頭都會空間移動,而且在跨越空間的瞬間是隱形的,更重要的是她們的速度都非常的快,這大概就是天昭分身提到的克制我的屬性.我雖然有星瞳反隱形,可她們這是空間穿越不是隱形,我的星瞳只是偵測隱形目標不能跨空間穿透.另外一個就是天昭分身可能看出來我雖然攻擊高,速度卻只是一般般,所以他找了三個敏捷超高的丫頭來對付我,指望她們三個上躥下跳的可以避開我的攻擊找機會給我補一下.

"哼,我們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帶頭的女忍生氣的說道.

"我知道你們速度快,可我也不是烏龜."

"我們犧牲了防禦力和攻擊力就是為了換這驚人的速度,不要以為你的普通速度可以和我們抗衡,我們真跑起來你是無法擊中我們的."

"那就試試吧?"

"旋風戰陣."三個女忍同時喊了出來接著三個人迅速的圍著我跑動起來.她們三個速度越來越快,我已經快要看不見她們了.

"焰爪."我突然用刃爪橫掃出去,本來以為肯定會撈到一個,結果是切了個空.

周圍出現了三個人帶著顫音的聲音."哈哈.你是打不中我們的."她們的聲音之所以帶著顫音,不是因為她們的情緒有什麼變化,純粹是因為他們三個人旋轉速度太快,說話的聲音已經混合在一起了,我感覺聲音就像來自四面八方.

"半月——斷空舞."兩個半月一起飛了出來,接著開始圍繞著我旋轉起來.兩個半月轉著轉著突然分離成六個月牙形刀片圍著我上下翻飛,這可是我的終極防禦之一.誰想靠近我就要考慮先被絞成肉泥.

"流炎刀."又是那三合一的聲音,突然我的周圍飛出無數飛刀打在了半月上,一陣叮當亂響之後突然飛出三柄鎖鏈刀.分成六個薄片的半月淅瀝嘩啦的和鎖鏈刀的鏈條絞在了一起,接著一片火星之後鎖鏈刀和半月一起停下來了.不同的是半月僅僅是掉了下來,鎖鏈刀則徹底粉碎,斷成了一個一個的鐵環,完全找不到完整的零件.

斷空舞被破的瞬間我就意識到不好,緊跟著藍色的魔法屏障突然出現在我的背後.一柄東洋刀准確的插在了魔法陣中心,藍色的電弧閃爍中刀被擋了下來再難寸進.此時側面突然有兩柄刀一起插了過來,一左一右,我瞬間出手,兩手刃爪各架住一柄刀.

"你們就這點水平?"

那個紅衣女忍此時就在我右手邊,她的武器雖然被架住,但她自己卻突然笑了起來."你不知道我們忍者有個特技的嗎?"

"什麼?"

"分身術."

"哦,糟糕!"我確實把這茬忘了,對方是忍者,他們會分身的!

第四柄刀突然從前面刺了過來,我根本沒想到對方的分身術,所以一直計劃是按照三個人來防禦,可是她們都會分身術所以要按一堆人來考慮了.這第四把打是直取心髒的,這要是被插進入就完蛋了.

盡管我被嚇的不輕,但還是迅速反應過來了.水銀盾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第四柄刀直插入厚實的水銀之中完全無法動彈.但是對方既然分身就不大可能只有一個.三個人就算只分一次也該有三個才隊.

我剛猜到立刻就看到了.第五把刀從左前方,第六把刀從右前方,兩柄刀一起捅了過來.我雙手架著兩柄刀,水銀盾和黑魔導光環各擋住了一個,這下又來兩個,我哪還有手幫忙啊!

"去死吧!"兩個持刀的女忍都是身穿白衣的女忍,而那個紅衣女忍和她的分身還被黑魔導光環和水銀盾牌擋著.兩柄長刀筆直的朝我捅過來,而且毫無阻擋,這下估計是完蛋了.

就在我以為自己要陰溝翻船,那三個女忍以為自己要成功的時候,突然兩柄打同時發出了當的一聲響."恩?"兩個女忍同時抬頭看了我一下,雖然她們的臉都被面巾遮擋了大部分,但是從那雙突然瞪大的眼睛里我還是看到了驚訝.她們兩個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是疑惑不已,她們怎麼想也沒想到居然會出現不破防的情況.所謂破防就是說你的攻擊要足夠破開對方的防禦進攻到肉體,但是我穿的是魔龍盔甲,防禦力不是一般的裝備可以比的,更重要的是這三個女忍為了速度犧牲了攻擊力,沒想到她們的攻擊力居然不破防.

兩個女忍互相看了一眼之後立刻用上了全身的力氣用力把刀向我身體里壓.只聽到一陣吱吱呀呀的金屬刮擦的聲音,兩柄刀都出現了明顯的彎曲,可就是紮不穿魔龍盔甲,對我完全無能為力.

突然發現對方的攻擊居然無法破我的防禦我還怕什麼?雙手一丟,直接打向身前的兩個女忍."啊!"兩個女忍嘴角帶血的被我打飛了出去,剛一落地就嘭的一聲消失了.看起來這兩個是分身不是本體.

"分身攻擊力不夠,不要浪費魔力了."我背後的那個紅衣女忍突然叫了起來,跟著我面前的女忍也自動消失了.聽她的喊話,似乎忍者分身會連攻擊力一起下降,就是不知道是按人數分還是怎麼算的.

三個女忍趕緊脫離我的身邊重新回到我對面擺開了架勢,她們這次大概是不敢再玩分身術了,要還是那種攻擊力,那就根本沒有意義了.你速度再快,不破防還是沒用.

天昭分身說的所謂克制我,我已經完全明白了,他就是希望這三個女忍以速度欺負我,沒想到她們把速度強化過頭攻擊力不足居然傷不到我.

"雷炎急電劍."我正專心面對前面的三個女忍,背後突然冒出一個日本武士一刀捅了上來.

感覺到背後有動靜,我一回身刃爪掃過一個喉嚨,鮮血噴射中一個男性日本武士倒了下去.就這麼一分心的瞬間,背後三柄刀一起到了.三個女忍的目標分別是脖子,腰身,膝關節.她們的想法到是很簡單.盔甲畢竟是活動的,它會有方便人類關節運動而產生的連接結構,這種地方一般是盔甲防禦最弱而且是容易壞的位置,所以她們三個取這三點是指望至少重傷我.

當當當.三聲脆響之後三個女忍一起抬頭用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和體之後她們的攻擊力應該是回升了,可依然不破防,更恐怖的是她們襲擊的位置都是最薄弱的點.通常這些地方都不破防的話,那幾乎就不可能傷到對方了.

"嘿嘿.你們以為偷襲就可以解決我了嗎?"魔龍盔甲和一般裝備區別很大,它的脖子處有高高的金屬護領和內部的金屬掛甲,這個位置的防禦比別的地方還要高,更不可能被襲擊.腰部對一般盔甲來說也是和問題,為了方便騎士轉動身體,這里通常會留有空隙,而我的魔龍套裝沒有這個缺陷,我的腰部有三層鋼甲保護,根本就傷不到我.至于膝關節,那里被背刃擋在後面,她們能刺進去才叫怪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二十五章 松本正賀的熱情挽留     下篇:第十一卷 第二十七章 價值連城的炸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