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二十七章 價值連城的炸彈  
   
第十一卷 第二十七章 價值連城的炸彈

"起爆符."帶頭的紅衣女忍突然叫了出來,同時把一張黃紙扔了出來,另外兩個女忍同時出手,三張符一起粘到了我身上.三個女忍扔出起爆符之後迅速的閃身後退想和我拉開距離,但這是沒那麼容易的.三個我攔不住,一個還是不成問題的.

手掌一翻,變成紅色球體的永琣菾妢い鴔琲漱滮萲雂あ釆C柄狀被我握住,而前面則是一米多長的劍刃.我一揚手,用腕力和臂力一甩,劍身嘩啦一聲散開,鞭劍像蛇一樣游了出去正好纏住一個白衣女忍的腰.運足力氣猛的向後一帶,那個女忍被我倒拉回來,一下摔在我懷里.與此同時起爆符爆炸了.轟的一聲響,女忍又飛了出去,不過這次是炸飛的,而且連我也飛了.

我們兩個向兩邊飛出,同時落地.我就勢翻了個身又站了起來,女忍也掙紮著爬了起來但一個踉蹌又摔倒了.起爆符本身就不是什麼太大威力的東西,我的防禦又異乎尋常的高,爆炸也僅僅是傷了點血,根本無關痛癢.那個女忍就不同了,她可是忍者,防禦力出了命的爛,這麼近的距離內被爆炸牽連,雖然不死,起碼去掉半條命.加上現在系統改革,傷害效果產生的負面影響被強化,她站不起來也是正常情況.

"小妹你沒事吧?"另外兩個女忍趕緊過去把她扶了起來.

"你……!"另外那個白衣女忍突然向我沖了過來.

"我……不是你可以對付的目標."我說完這句話白衣女忍也沖到了我面前,但是兩個帶著電弧的半月也同時在我的身前交叉而過,同時這個女忍也分為了三接散落在地面上.我抬起頭看向那邊剩下的兩個女忍."你們兩個……也一樣."半月突然一個大回旋又向那兩個女忍沖了過去.

"你難道只會欺負女人嗎?"一個日本玩家從側面跑了過來.我們目前還在兩軍交戰區,雖然我的暴龍騎士在外圍攔截了大部分敵人,但依然會有漏網之魚.比如現在這個.

我把頭轉向這個突然闖入的家伙."如果我那麼做了,也是因為你們這些所謂的男人還不如這些女人."我說話的同時半月已經轉彎了,話說完的時候那個創入者也被削成了零件掉在地上."廢物!"

"那這個呢?"紅衣女忍突然出現在我面前,而她手里則拿著一枚紫紅色的水晶.

我的眼睛瞬間瞪的老大."紅紋魔晶石過激狀態?"

紅紋魔晶石的能量蓄積能力和可重複利用的特性使它成為了很珍貴的戰略物資,更重要的是這個東西的產量很少,所以特別的珍貴.雖然紅紋魔晶石可以補充魔力,但它也有存儲上限,一旦能量超出了范圍那就必須停下來.但是如果繼續充能,那紅紋魔晶石就會越來越紅,最後出現我面前這塊魔晶石的顏色,也就是紅的發紫.一旦紅紋魔晶石變成這種顏色,那就不要指望再使用它了,此時它唯一的特性就是會爆炸,而且是大爆炸.紅紋魔晶石過度激發而導致爆炸後產生的威力和爆炸的紅紋魔晶石自身的體積有關系,越大就越厲害,但總體來說即使只有一小塊紅紋魔晶石爆炸,其威力也是很恐怖的.要是使用紅紋魔晶石作為炸藥,那絕對是非常厲害的武器,但相信沒有哪個白癡會拿紅紋魔晶石去當炸彈使.畢竟對這種超級珍貴的東西來說,做炸彈也太浪費了.

不過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雖說大部分人不會拿紅紋魔晶石做炸彈,但也不是絕對,至少目前我面前就有這麼個白癡拿著塊已經明顯激發過度的紅紋魔晶石在威脅我的生命安全.

說出來可能沒人相信,我現在的心情不是害怕,而是覺得惋惜.哎!這麼大一塊紅紋魔晶石,要是拿回去做魔偶多好啊!

那個女忍捏著這塊紅紋魔晶石,距離我不到一尺,而紅紋魔晶石就頂在我的面前被她撈撈的握著.絲毫不給我猶豫的時間,那個女忍果斷的捏碎了這塊紅紋魔晶石.整個戰場都劇烈的震動了一下,轟然巨響中我和那個女忍所在點滕起了一大團火焰.沖擊波向四周迅速的擴散開來,圍在我們周圍的雙方人員像倒伏的麥子一樣向外成放射狀倒下,不少離的近的人還被掀飛了一段距離.

"啊……"隨著一個悠長的慘叫聲由遠及近,松本正賀和身邊的玩家只看到一個冒著黑煙的東西從前線飛了過來.

嘭.這個物體在地面上撞了一下之後又再次彈飛了起來,兩個倒黴蛋剛好站在物體彈起的路線上,結果被一起帶飛.兩個玩家連著這個不明物體一起飛出去三十幾米才再次落地,這次直接砸倒了七八個人又撞上了一門移動火炮才停了下來.這麼多人帶著強大的慣性撞上大炮,居然把這門重炮都砸的一陣晃動,炮位上的幾個人一起被震掉了下來.

地面上瞬間躺滿了人,其中還有一個渾身冒黑煙的人形物體,仿佛間好象是個人.幾個日本玩家跑過來趕緊把倒了一地正在打滾呻吟的人扶了起來,有幾個人好心的過去把那個冒黑煙的人也給扶了起來.

爆炸太突然了,我的絕對屏障根本沒來及用那個女瘋子就引爆了紅紋魔晶石,結果我就被炸飛了.之後恍惚間我好象飛了很遠,中途似乎撞到了什麼東西,然後又帶翻了什麼,最後好象記得是撞到了人了,然後怎麼停下來的我也不記得了,反正是停了.

我正暈呼著,忽然感覺有人在扶我,心里想大概是被炸彈魔晶石崩飛回自己人的陣地上了,所以借著身邊人的攙扶爬了起來.一手捂著還在眩暈的腦袋,彎著腰半蹲著道:"謝謝啊!"

"朋友你哪部分的啊?這盔甲看著不象正規軍啊!怎麼這盔甲我感覺這麼眼熟呢?和那個該死的紫日那套什麼龍盔甲很像啊."扶我起來的人邊扶我邊說著.

"恩?"他說著說著忽然感覺不對,我也同時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糟糕.我好象不是飛回本陣,而是被炸飛到日本人的大後方來了.剛才我砸飛了那麼多人,結果被埋在了人堆里,所以這個日本玩家把我當日本人了.不過這下似乎他也反應過來了.

我突然緊張的直起了身,眩暈也被暫時克制了.對面那個扶我的家伙警惕的退後一步上下重新打量了我幾遍,接著他突然叫了起來:"他是紫日."

這可是日本人的人堆里,他這一喊可就炸窩了.好家伙,聲音范圍內的好幾百個腦袋同時突然轉向我,幾百雙眼睛把我從上到下看了好幾遍,接著所有人就突然把手上的工作停了下來,順手抄起家伙就向我沖了過來.

"媽的!掉狼窩里了!"雙手一抄身後,居然是空的.糟糕.半月還在戰場那邊呢!再看看手里.永琱]不在.剛才被炸飛的時候永琣n象被拋出去了,現在也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

"他沒武器了."看到我全身上下亂摸一通卻什麼都沒摸著,旁邊的日本玩家立刻興奮的叫了起來.

武器我到是不發愁.雙手一甩,嘩啦,雙手刃爪就位.手臂一彎,雙肘後面呲啦一聲,兩柄彎彎的刀刃斜伸了出來.跟著腳下用力一垛,鞋尖上一排鋒利的釘爪彈了出來,同時腳後跟到整個小腿後面的背刃也從保護鞘里彈了出來.膝關節上鋒利的短釘自動從裝甲內彈出.最後頭盔頂部從前額開始向後方斜斜延伸出去的長長刀錐上也彈出了閃亮的刀刃,同時兩邊保護耳朵的飛翼裝飾里也彈出了平行的到把刀刃.

魔龍盔甲就是武器,除非我被扒光了,否則永遠不會有缺少武器的時候.看到我這一人刀林,圍上來的日本玩家到是立刻停了下來,不過他們人多,依然把我撈撈的包圍在中心.

以前在日本搗亂那會我到是干過一對六千的事情,但說是一對六千,實際上有賴皮的成分在里面.那時期大家的等級都不高,我卻帶了十個當時還不是鈴音騎士的妖仆.可以說當時斯哥特他們對日本玩家就是屠殺,相差好幾百級的等級差距讓斯哥特他們對玩家就像特種兵對付幼兒園小朋友,那個差距可是不得了,所以一對六千其實就是斯哥特他們殺的,我和魔寵們連六百都沒殺到.

現在的情況可是夠糟糕的.魔寵和妖仆都在戰場那頭,距離這里大約有兩三公里遠.主戰武器全部沒帶,身上就剩短兵器了.更重要的是我現在受傷很重.我又不是超人,何況紅紋魔晶石威力那麼大,貼身爆炸沒死已經說明我很強了,要是一點傷都沒有才叫奇怪呢.從兩三公里遠的前線被轟飛到這里我還能爬起來都是奇跡,真要是一般人當時就尸骨無存了.

帶著傷,武器還不全,居然還要對付這麼多人.別看才圍了幾百人,但是後面全是日本人的軍隊,有幾百萬人呢!就算我能帶傷發揮當年全部戰力時的力量一挑六千,可是這幾百萬我也是絕對打不過的.就現在這狀態,能放倒三百人我就可以死而瞑目了.不過我現在有新計劃.我的想法是盡量跑,實在跑不掉就用絕對秩序拉群墊背的.不過生命是可貴的,能跑掉我絕對不會用那招.戰場上在戰斗狀態,傳送也用不了.脫離戰斗需要間隔二十秒才能用卷軸和傳送戒指,但現在日本人是不會給這個時間的,只要我一動他們利馬就會沖上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玫瑰使用結婚戒指的能力把我召喚回去,但是玫瑰在艾辛格上就算看到爆炸也未必知道是我被轟飛了,所以她大概是不會召喚我的.而且現在這個狀況我想用戒指通知她都不行.

"哈哈.紫日你怎麼跑到我的大本營來啦?"松本正賀帶著戲謔的話語從前面走了過來,我剛才落地的地方距離他站的地方還不到一百米!

"走錯門了.既然你不歡迎我,那我走就是了."

"哼,知道你善于狡辯,今天我就把你斬于陣前,切下你的嘴看看是不是鐵齒鋼牙.都給我上."

"相擋住我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周圍的日本玩家突然一起撲了上來,這些人知道我的戰斗力絕對不能小看,所以一上來就直接采取最無賴的手段打算抱住我打.第一個玩家從正面直撲上來,我趕緊向右一閃,左手肘對著他的背部就是一下.肘部的刀刃順利的在這個家伙背後開了道一尺長的大口子,順勢轉身一個橫推把這個家伙扔出去撞倒了第二個撲上來的家伙.

背後突然一個人一把抱住了我的腰,跟著另外兩個人把我的腿給抱住了.這幫混蛋,小流氓打架的招數都出來了!可惜我身上的魔焰不知道為什麼從爆炸之後就不見了,到現在都沒有出現,要不然他們根本無法近身.

我雙手從側面向後一插,兩只刃爪分別從抱住我腰的家伙兩腋下插入,用力一擰,接著猛然抽出.雖然刃爪類似裝在手臂上的並列刀刃,尖端並沒有鉤爪那樣誇張的彎鉤,但我的刃爪是由一個個三角形組成的,所以它本身就帶著鋸齒,這樣高速拉出自然就帶出了大量的血水和組織,一下就把這個家伙給放倒了.

擺平了腰上這個之後我整個人就勢向後倒了下去,雙手肘位置的兩柄刀刃同時插入兩個抱著我小腿的家伙的脊柱,兩個人像觸電一樣抖了一下就迅速失去了反抗能力.脊柱可是神經中樞傳導線路所在點,只要截斷這里就可以徹底摧毀大腦對人體的控制,管你意志多麼堅強,神經線路斷了還不是廢人一個?

放倒這兩個家伙之後我趕緊向側面一滾,跟著後面就有幾個人撲到了我剛剛躺的位置,要不是我動作夠快這下又被纏住了.跳起來之後趕緊跑,後面的日本玩家立刻追了過來.要不是我翅膀受傷才不會被你們這幫矮騾子追的到處跑呢!

"半月,永,快點回來."一邊跑還要一邊喊我的武器,光靠身上這些東西實在有點不夠用.不過雖然永琠M半月都是可以自動返回式的武器,但距離這麼遠中間又有這麼多敵人,想回來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我現在其實怎麼跑意義都不大,前後左右都是日本玩家和他們的NPC軍隊,根本就無路可跑,沒一會就又被圍住了!從剛剛爬起來到這里我一口氣跑了差不多五百米,這一小段路就被我放倒了八十幾個日本玩家和一百多NPC,這除了讓日本人夠忌憚我的實力之外也堅定了他們要殺我一次的信念.

"我說松本正賀,你有完沒完,你們這麼多人都擋不住我,再來也是浪費精神."我現在是邊罵松本正賀邊喘口氣.500米對我來說到是不遠,可我一路打著過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體力已經快消耗的差不多了,這可不是小事情,一旦我的體力耗盡,身體會因為虛弱而逐漸變的遲鈍,那時候就完蛋了.現在的游戲系統沒有耐力顯示,也不會突然從活蹦亂跳的人變到無法行動.一切的耐力消耗都是漸變,你可以用身體去體會體力的消耗,而且遲鈍和無力感是逐漸出現的,不像以前耐力一見底就突然動不了了.

"紫日你今天是必須死一次的."

"拜托,殺我一次有什麼意義嗎?複活成功我就掉一級,不成功也就兩級.雖然我現在等級高,一兩級要練不少時間,但也不是什麼大事情吧?"

松本正賀突然詭異的笑了起來."你以為我今天就為了殺你掉一兩級而追殺你?"

"那難不成還是為了請我來做客的?"

"哼,你不要以為自己真的算盡天下事戰盡天下勇,知道你身上的魔焰為什麼消失了嗎?"

"這麼說來你知道嘍?"

"那當然."松本正賀笑著道:"記得那三位女忍嗎?她們的任務雖然是消滅你,雖然沒成功,但她們的次要任務完成了.她們在你身上貼了封咒,阻止你身上的一切能量外泄.雖然這個封咒的主要作用是封印靈魂阻止你複活,但附帶效果是把你身上的魔力火焰也給熄滅了."

"聽起來好象滿厲害的,這麼說我現在如果被殺就等于無法複活了?"

"那當然."松本正賀高興的大笑起來.

"就算你的封咒真的起作用,你也要先能干掉我才算數,可惜我不會給你這個幾乎的."

"那就要看誰更厲害了.大家一起上,無論如何把他給我干掉."松本正賀反正今天是死了心要把我干掉了,什麼規矩禮儀都不管了,管他什麼無恥下流的招數全都出來了.

又是一群人瘋狂的撲上來,我不得不再次開始左沖右突的想辦法突圍,可惜這麼多敵人繞的我連東南西北都搞不清楚了.要不是艾辛格這個巨大的標致在那邊立著,說不定我會把敵人後方當成自己人的方向沖過去.

松本正賀看到我在這些普通玩家之中沖了幾個來回都沒人擋的住我,他自己也著急的要命,可他實在是安排不了更多的人了.日本玩家中的高手不是沒有,可這些人都被松本正賀安排去執行特殊任務去了,而NPC中的高級存在天昭分身至今還在和我的魔寵們纏斗分不開身.現在松本正賀只能期待用人海戰術耗盡我的體力硬把我累倒,然後再解決我.

就在我和人群混戰在一起的時候一個熟悉的女性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頭頂."凝視我的眼睛,賜你一生的美麗嶄放于一瞬."

這句話被一個媚力十足的甜蜜嗓音說出來,瞬間就讓附近的男性生物全都感覺骨頭發軟,當然,大部分人的目光全都不由自主的移動向聲源的方向.在看到那個發聲者之後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了貪婪的笑容,接著這個笑容被永遠定格了.

夜月身後飄舞著美麗的繡發從半空飛躍而下,她的護目現在完全變成了透明的,一雙美的讓人窒息的瞳孔把下面一大片的人全都瞬間石化了,連我這個主人也沒跑掉.不過夜月落地的位置就在我身邊,一下來她就在我臉上親了一下,石化瞬間解除.

夜月的石化和傳說中的美杜莎不一樣,她不一定需要目標看她的眼睛就可以單靠目光把敵人石化,但如果對方當時看著她的眼睛,那石化威力將上升好幾倍.以夜月的實力不大可能瞬間石化這麼多人,而且高級玩家應該有比較強的抵抗力可以在石化一段比較短的時間後迅速恢複過來.可是因為好多人都聽到了那惡魔果實一般的甜美嗓音而抬頭看了夜月的眼睛,所以這些人一個沒跑掉,連一些級別特別高的高手也被深度石化,一時半會是恢複不了了.

松本正賀站在我前方不遠處也擺著抬頭看天的姿勢被定格了,這小子和別人一樣也是一臉看到美女的貪婪眼神,而且他的嘴邊還有一滴正要滴下的口水也被石化了,那造型真是太經典了.考慮到石化後的人防禦力會提高,我現在也實在沒時間對付他,所以我在松本正賀身上寫了幾個字就趕緊跑了,沒把他敲碎.不過松本正賀自己看到那些字之後到甯可被敲碎還好一點.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二十六章 如此克星?     下篇:第十一卷 第二十八章 破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