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三十三章 咬鉤  
   
第十一卷 第三十三章 咬鉤

"雖然口號喊的很帶勁,不過說起來艾辛格的設備還真是重的可以啊!"鷹咬著牙和我一起合力轉動著一根搖柄,旁邊的一座重型炮台正在緩慢的從裝甲板下面升起來.

"哇呀呀呀!"大鍋飯和阿偉齜牙咧嘴的扳著另外一個轉盤."我……我……我靠!這哪是人干的活啊?"

金幣站在旁邊揮舞著一面旗幟道:"加油加油!男人就是要在這個時候顯示出力量嗎!"

玫瑰也笑著道:"當初想到安裝手動搖柄已經不錯了,這麼大的家伙本來就不該是人力驅動的.不過你們幾個大男人也太差勁了吧?看看人家真紅多輕松."

玫瑰這麼一說大家的目光一起轉到了旁邊一個人負責一個轉盤的真紅,只見她臉不變色新不跳的正在撥弄著面前直徑一米多的巨大轉盤,那個全鋼轉盤在她的手里像飛輪一樣轉了起來,轉盤連動的那個炮台正在用肉眼可見的速度向上升起.

"開什麼玩笑?她有千斤拳臂,單臂力量超過八噸,我們可不是超人!"鷹喉叫著.

"哇!別放手啊!"鷹突然松手我立刻就頂不住了,轉盤有向回轉的趨勢,幸好鷹很快又回來幫忙頂住了.

"現在真羨慕那些大家伙!"阿偉一邊推著轉輪一邊看著不遠處我的魔寵們.幸運帶著大家幫忙轉動手動柄升起炮台機構.這些力量驚人的大家伙轉這些小轉盤簡直像在撥家里的時鍾一樣輕松,像紅刺和坦克這樣爪子多的還可以一次轉好幾個,完全不費力的樣子!

玫瑰對我道:"老公你試試變身狼人形態應該力氣可以大一點."

"對啊!我怎麼給忘記了!獸化."體形增長之後力量明顯提高,旁邊的轉輪感覺也不是那麼重了.不過能夠獸化畢竟是我的特長,行會里的大部分玩家依然要靠自己的力量來搬動這些設備,特別是運送炮彈的那些人.超級要塞炮的炮彈每發至少都有三百公斤以上,要好幾個人才能搬的動一枚炮彈,而且抬著這個東西還要爬相當于十層樓高的樓梯,來回不了幾次就把人累癱了!

我們的表演確實是很辛苦,不過作用很快就體現出來了.第二天的清晨左右,素美忽然跑上甲板找到我和玫瑰他們,然後向我們比了一個特殊的手勢.這個是約定好的手勢,素美一直負責監視影舞者的動靜,她打出這個手勢就代表影舞者已經收到消息了.昨天松本正賀他們的會議之後我們加派了不少偵察蚊子分別盯著影舞者和松本正賀,現在看來是有消息了.

放下手頭的工作,我們先返回了會議室去看實況轉播,進門的時候武將軍已經坐在里面了.水晶通訊機畫面中的影象正好是影舞者走進松本正賀所在的會議室的畫面.

"好消息好消息."影舞者激動的幾乎不能控制自己了.

松本正賀和一大幫日本行會的首腦人物還坐在那里垂頭喪氣的發呆呢,突然發現影舞者這樣沖進來都覺得很疑惑."到底什麼消息把你激動成這樣?"

影舞者得意的道:"我的秘密間諜剛剛從艾辛格送出的絕密情報."

"哦?"一個艾辛格和一個絕密情報立刻把松本正賀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了過去.

影舞者看大家都開始認真的聽了才張口道:"昨天晚上艾辛格到達九州島之後本來已經修複了部分設備,城市的移動速度明顯提高了不少,但後來發生了不明原因的爆炸,據說好象是因為能量傳輸系統故障造成的,好象還引發了小范圍的火災."

"只不過是一次爆炸再著點火,怎麼也算不上什麼有用的消息吧?"信田支左一幅放棄了的表情.

影舞者邪笑了一下."事情可不是那麼簡單的,要不然我的間諜也不會冒著暴露的危險在這種銘感時期把消息送出來."

"哦……?還有下文嗎?"

"當然."影舞者得意的道:"在爆炸之後差不多半小時,艾辛格的照明系統突然全部癱瘓了."

"照明癱瘓?"

"對.最低需求的照明系統癱瘓了.而且之後艾辛格突然停了下來並轉換到了防衛模式,而且當時紫日還發布了動員令要求全體玩家保衛城市."

"你的意思是艾辛格停止運轉了?"松本正賀總算明白過來了.

"答對."

一聽影舞者肯定這個消息,田中正太也跳了起來."什麼?真的停了嗎?是不是可靠啊?是只有照明和動力設備停止了還是全停了?"

"運動,武器,防衛,照明,通風,所有一切的設備全部停止.據我們的間諜說是因為爆炸的能源線路導致能量回流燒毀了能源提取中心,結果導致整個艾辛格的所有能源系統全部停轉了."

"消息可靠嗎?"

"絕對可靠.我的所有間諜人員都送出了一樣的消息.從昨天晚上開始艾辛格一直使用的是火焰照明,魔法燈全部都熄滅了.而且因為艾辛格的大門和火炮系統全都要靠能源系統支撐,所以昨天晚上開始艾辛格所有閘門都無法打開.我的那些低級間諜全都參加了開門的工作,現在艾辛格的人都在忙著使用手動搖柄打開各個地區的閘門.還有艾辛格甲板上的防衛火炮現在全都要依靠手動運轉,速度會下降很多,如果我們現在攻擊就只會遇到零散的火力反擊."

松本正賀有些擔心的問:"那他們的那個什麼鍾呢?今天已經是第二日了,那個東西應該已經可以再次使用了,我們的人上去還不是送死?"

"嘿嘿,這個就是最好的消息."影舞者笑著道:"七靈塵鍾這個重要的東西不管是誰擁有了都要小心的保護起來,紫日也不例外,他把這個東西放在了城市中心一個很嚴密的房間內,外面用十米厚的千斤閘封死了,打不開門就別想進去,可偏偏現在能源系統癱瘓,所以紫日自己也也進不去了."

"哈哈哈哈!"池田力男突然放肆的大笑起來:"紫日這個大笨蛋真是搬石頭砸自己腳,這小他的最強武器就成了擺設了,看的見摸不著,哈哈哈哈!"

松本正賀已經滿臉的興奮了,但他還是謹慎的問道:"可城市動力是昨天晚上損壞的,這都一夜時間了,不會修理好嗎?"

影舞者點點頭:"完全不用擔心.動力核心損壞很嚴重根本無法修複,而且那個設備不是冰霜玫瑰盟自己生產的,需要向NPC勢力購買,所以不會很快就拿到貨,最快也要明天中午他們才能拿到那套新設備,再算上修理安裝的時間,明天晚上之前艾辛格都別想動了."

"哈哈,上天與我們同在."信田支左跳起來高喊著."松本君,還等什麼?馬上組織人手占領艾辛格."

松本正賀還是有些猶豫."面鬼,你的間諜確信這不是假消息嗎?"

"應該不是假的."影舞者很鄭重的道:"首先他們確實一直在手動打開閘門和架設火炮,還有不少人在徒步搬運炮彈爬樓梯.艾辛格的照明系統停止工作也是證明.昨天晚上開始冰霜玫瑰盟的主要技術人員全都鑽到了那個動力核心里去搶修了,到消息送出來時他們還沒出來.此外,還有一個很細微的地方也許沒有人注意,但是我的間諜們都注意到了.他們說艾辛格很悶."

"悶?"信田支左疑惑的問著."悶關這消息什麼事?"

松本正賀立刻道:"笨蛋.艾辛格那麼大,內部的通風系統肯定不是用自然通風的,他們應該有龐大的氣流抽送設備,而這些設備肯定是需要能量的,如果城市里變的悶,那就說明氣體交換設備沒有正常工作,能源系統大概是真的停止運轉了."

"所以說現在是進攻的最好時機."影舞者道:"沒有動力設備的艾辛格是跑不掉的,而且他們防禦系統也會全部停止,僅有的火炮因為要人力來控制,所以速度會下降很多,不會出現以前那麼犀利的炮火.還有,艾辛格的入口一直是我們頭疼的問題,但現在不用擔心了.沒有能源的情況下手動打開和關閉大門需要很長時間,他們絕對來不及的."

"還有最重要的那個該死的七靈塵鍾不會再出來騷擾我們了."信田支左補充道.

"不錯."松本正賀站了起來."正太,你去找天昭大神,還有把最後一次系統反擊的兵力也一起找來.池田和信田,你們去集合部隊.面鬼你繼續監視艾辛格的動向.我要去再買點特殊兵種回來,這次的戰役一定要把艾辛格徹底的變成曆史."

"OK,他們中計了."艾辛格的會議室里玫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我們剛剛看完松本正賀他們相信我們放出的煙幕而做出了錯誤的判斷,下一步就是利用這個先敵一步的巨大優勢來盡量多的禍害松本正賀的部隊了.

武將軍搖著頭道:"我不得不說玫瑰丫頭是個天才,居然可以這麼巧妙的利用敵人的間諜誤導敵人的行為.戰場主動權永遠是制勝的法寶,能夠敏銳的把握戰場節奏的將軍才是好將軍,而玫瑰丫頭你不單單是能把握節奏,你完全就是個戰場指揮家,居然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隨意的改變戰場節奏.這次你彈出了一個很漂亮的音符,相信日本人會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的."

玫瑰笑著道:"將軍過獎了.這只是個開頭,真正的問題還在後面.日本人會為此發動大規模突襲,而我們的確是可以憑借七靈塵鍾有效的消滅敵人,但問題是能夠消滅多少.既然我們為此付出了努力,那麼借助這次的努力我們就因該獲得最大的收獲.我有個比較冒險的想法,不知道大家覺得如何."

"說來聽聽."武將軍表現出了很感興趣的樣子.

玫瑰緩緩的道:"實際我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和日本人來一次死戰.以松本正賀的謹慎性格,他剛開始肯定不會全軍壓上,大部隊必然會在波及范圍外等著.我們此時不能太快的收網,就干脆直接依靠玩家和剩余的NPC部隊的力量和日本人死戰並逐漸敗退."

鷹問道:"你是說要佯裝敗退引誘敵人深入艾辛格內部?"

"不."玫瑰搖了搖頭."我的意思是不要裝,而是真的敗退.你們男人可能不太注意細節,其實我們行會的玩家對艾辛格都存在著一種很狂熱的喜愛,這種喜愛的初始來源是一種優越感.艾辛格的雄偉面貌讓我們的玩家有一種巨大的優越感,尤其是在國內那個艾辛格地面城開放對外之後,這種優越感變的更加強大.就是因為艾辛格是這種優越感的保證,所以我們的玩家都會不自覺的把艾辛格當成必須保護的東西.現在這次正好就是艾辛格的守衛戰,我們的玩家在這次戰斗中必然表現出非同一般的頑強精神.在這樣的情緒驅動下我們的玩家所發揮出的戰斗力之上會提高百分之二十.你們認為日本人發現抵抗如此頑強之後會怎麼想?"

"如果我是松本正賀,我一定認為這次艾辛格是真的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了."鷹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錯.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松本正賀必然堅信我們真的不行了.而我們的部隊給日本人帶來的巨大傷亡在這個時候就會讓松本正賀心疼,本來他擔心我們耍雜詐的時候並不計較這些傷亡,可一旦他確信艾辛格即將被占領的時候他就會計較起這些小利,這是人性的弱點,是人都會犯這樣的錯誤.到時候松本正賀會為了減少損失而把後備正規部隊投入戰斗,這個時候試探性進攻會變成真正的城市攻堅戰,介時日本人會投入的兵力絕對非常恐怖.就算松本正賀還有點理智留下一部分軍隊,他也至少會把手上一半的兵力都壓上來.我估計這個數字是……一百五十萬."

"三倍?"

"不錯.三倍."玫瑰很用力的點頭."試探性進攻三到五十萬足以搞定,一旦確定戰斗情況是正規攻堅戰,一百五十萬絕對是松本正賀玩的起的數字.他現在手上的系統反擊NPC和自己買的NPC加一起至少有三百五十萬,他不會在乎再點損失的,況且作為地區守衛力量的那些系統反擊NPC是有時間限制的,不用過期可就不算數了."

阿偉忽然問道:"可要是日本人進入艾辛格之後破壞城市設施怎麼辦?我們的艾辛格簡直跟藝術品一樣,碰壞一點也是罪過啊!"

玫瑰笑著道:"恩,你和松本正賀的想法差不多."

"啊?"

"如果日本人已經攻入艾辛格內部了,那松本正賀就會認為艾辛格即將被占領,也就是說在松本正賀心里艾辛格已經貼上了日本國旗.這個時候他會把艾辛格當成自己的私有財產,別說他不會破壞艾辛格,就算你想破壞艾辛格他都會阻止你的."

"說的也是."

武將軍在旁邊忍不住直點頭:"玫瑰丫頭真是太聰明了,你的戰略完美無缺啊!"

素美道:"玫瑰姐和我們可不一樣.我們是研究戰略戰術,玩死了也就是個戰略家.她是專門研究人類社會和人性弱點的,被她算計的人也只能祈禱奇跡出現了!"

其實素美能說出這話已經說明她很聰明了.玫瑰的作戰策略和方針的確和一般人不一樣,素美和武將軍都是考慮如何贏得戰爭,而玫瑰則在考慮如何打擊對方的心理.在玫瑰的戰斗中很少有消滅力量為主的戰役,她提倡的是心理戰.她的敵人往往和她打完之後明明部隊實力還在卻已經沒有一戰的勇氣了,這就是兵法中的攻心為上之策.要說當初松本正賀也算個勇猛果斷的人,自從我們行會入侵日本以來,松本正賀打仗是越來越謹慎越來越小心,可以說松本正賀現在基本已經被玫瑰從心理上閹割了.好好的一個猛將愣是被折磨成了一個優柔寡斷的軟蛋,今天這場即將爆發的艾辛格之戰,如果真的按照玫瑰的計劃完美執行了,那松本正賀以後恐怕就和廢人差不多了.再給他一千萬軍隊他也只能吃敗仗,綿羊統帥下的老虎不會比一群綿羊厲害多少.

我們的超級陷阱已經完全張開,就等著松本正賀他們跳了.而松本正賀也確實很配合的正在召集部隊快速的向九州島這邊彙集,不過此時軍隊還在關門海峽的本州一側,原因自然是我們行會的艦隊了.

艾辛格偽裝成失去動力,那麼按照失去動力條件下的情況判斷我們應該盡量阻止敵人靠近,雖然這是個偽裝,但戲要做全套才有可信度,才更能誘惑松本正賀大把大把的拿人來填我們挖的這個大坑.因此艾辛格的艦隊必須表現出死守關門海峽的狀態,為此我們特地集中了能找到的各個勢力的中小型戰艦,戰斗中這些戰艦會被日本人全部"擊沉".

這個大戲我們演了足足一個早上,松本正賀的那個俄羅斯朋友又幫他搞來大批戰艦個大炮,我們的艦隊裝模做樣的一陣猛轟,為了表現出決心,我們下的命令是所有戰艦打光彈藥才允許"沉沒",于是更艦在這次阻擊戰中發揮了超乎尋常的火力.就是這恐怖的阻擊戰導致松本正賀更加相信前面的艾辛格出事了,要不然我們沒必要為了一個海峽和他們打這麼激烈.松本正賀看著我們行會的戰艦硬是戰至最後一艘依然完全的阻擋他們前進,那艘船最後只剩一個炮塔在海面上還開了最後一炮,這種死戰不退的氣勢完全表現出了保護什麼東西的意圖,而全體日本指揮人員全都聯想到了艾辛格.

雖然這次戰略很重要,但我不是個大方的人.截擊日軍的艦隊全軍覆沒這麼大的手筆我可舍不得,當然,松本正賀也確實看到了這個艦隊全軍覆沒的畫面,不過這麼全軍覆沒有一定的水分.首先,這些戰艦不是被擊沉,而是在打光炮彈後放水自沉.而水下,日本人看不見的深海中則潛伏著一個巨大的黑影.潛水船塢大白鯊號就潛伏在這里,下沉的戰艦會被它吞進肚子里的船塢收藏,然後迅速的轉移到外海水下潛伏的黑麒麟號水上城市里.本來黑麒麟號直接過來裝是最好的,但是關門海峽並不夠深,黑麒麟號實在過于巨大了一些,要想不被發現的潛伏在海峽里實在有些強人所難了.不過大白鯊號來回的運送也一樣,就是速度慢一點罷了.

這些下沉的戰艦基本都是完好的,只不過灌了不少水進入底層船艙.等送到黑麒麟號之內後只要把水排掉就恢複正常了,以後還能繼續使用,不用浪費掉.節約才是我的風格.

直到中午日本人的軍隊才終于踏上了九州島,為此松本正賀卓識有些生氣,不過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松本正賀現在的郁悶完全要拜阿修福德和風尹飄渺所賜,這兩個家伙徹底發揚了三光政策,整個九州島這兩天愣是被掃蕩的沒有一座日本城市剩下,結果松本正賀想找個城市使用傳送陣傳送軍隊都不行,只好徒步過來.阿修福德和風尹飄渺一直表示這種堅壁清野的戰術是對付日本人最好的辦法,雖然效果確實不錯但我和玫瑰一直認為他們對付日本人是假,趁機搶劫才是真的.這麼多城市被掃蕩一空,這兩個家伙要貪汙多少東西啊?

松本正賀帶著自己的部隊橫穿關門海峽之後開始在九州島這邊集結,這個地區距離艾辛格趴窩的地方也不太遠,松本正賀他們遙遙的就能看到艾辛格巨大的主體像山峰一樣立在那里.這個實實在在的目標給了松本正賀更大的信心,親眼看到停止不前的艾辛格讓松本正賀更加確信情報的可靠,不過此時的松本正賀依然不打算全軍壓上,謹慎再謹慎,這是松本正賀從戰場上總結下來的經驗,殊不知這經驗是玫瑰刻意灌輸給他的.

"大魚上鉤了."松本正賀看到艾辛格的同時,站在艾辛格頂上的我們也看見了黑壓壓的日本軍隊.

"誰有興趣猜猜我們這次能拖多少部隊進來?"

素美道:"在猜測之前我覺得我們已經把樸銀和風尹飄渺以及阿修福德都找來,艾辛格雖然是我們行會的,但我們是在為大家打基礎,這個關鍵戰役他們有義務出兵協防."

玫瑰道:"這個問題我不是沒想過,不過我在擔心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啊?"

"我擔心日本人到底能不能打的過我們的聯合軍團.要是請外行會的人幫忙,那就必須一起請,只請其中一個勢力就會讓人家覺得我們偏向誰,這對我們的形象不好.要是一起請來,以艾辛格的防禦能力,就算動力系統不啟動估計我們都能和日本人打個平手,那我的計劃等于就沒用了,照這樣不如在平原上來個大決戰,何必費這麼大事情呢?再說,艾辛格的結構過于複雜,我們自己行會的新會員剛入會前一個星期就經常在艾辛格里面迷路,要是請那麼多人過來幫忙,這些人自己跑迷路了不是更麻煩?"

"這也是,那就一個都不請,可惜這樣的戰斗我們的損失可能不小,行會里的玩家大概要集體掉一級了."

我接口道:"掉一級到問題不大,我們不在乎這一級兩級的.裝備方面大家穿的都是行會統一裝備,反正爆不出去.而且我想到一個問題,第一次使用七靈塵鍾時我們忘記了一個很大的便宜沒有占."

阿偉誇張的道:"什麼便宜還能從你的牙齒縫里漏出來?"

我笑著道:"我們當初不該把那些日本人全都粉碎的,七靈塵鍾反正是可以隨便控制保留什麼的,我們應該把這些敵人的盔甲留下,只要把人變成灰就可以了,裝備還能拿回來賣嗎!"

"暈!你還真會算!"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三十二章 反間計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三十四章 陷阱張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