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六十三章 敲詐  
   
第十一卷 第六十三章 敲詐

諾琳的研究成果非常的有用,但是具體轉化成實際戰斗力還要等所有陣圖一起完工.我們可沒那麼多材料來反複的修改魔偶的結構.

現在這段時間除了戰斗部門就數艾辛格研究部最忙了.魂的自身靈魂體系本身就是很值得研究的東西,此外這套盔甲也是非常重要的研究材料,特別是法陣和變形機構的設計思路都很重要.另外以前我找回的不少技術到現在都沒來及完全消化,比如說二郎神給的那個低級紙偶制作技術,還有後來我從乾坤葫蘆里帶回的高段人偶的制造方式以及海底種族和塞拉提斯族的技術融合,特別是那個和諾琳一起找回來的無固定效應的重力反抗裝置,甚至連表面上最發達的魔晶石相關技術都還存在嚴重技術缺陷,這些問題哪個都不簡單,而我們的研究人員又太少,實在有些忙不過來的感覺.

除了上面那些東西外諾琳這個小丫頭本身也是個巨大的寶庫.雖然表面上看她只是個清純型的可愛美少女,而且她還一直作為研究人員在為我們工作,但這不是說她就是個普通的文職人員.諾琳是魔偶,而且是戰斗魔偶.這個要點才是我們最重視的東西.一個魔偶能做到完全和人類看不出區別,特別是智力水平如此之高,這絕對是罕見的魔偶.就算排除這非人的智力水平不談,她的那個身體也覺得是很值得研究的.第一次見到諾琳時她表現出來的速度就嚇了我一跳,這兩天已經有不少人領教過了她近乎瞬間移動的恐怖速度,好象只要在視線范圍內,不管距離多遠她都可以在一瞬間到你面前或者背後.我曾經試著抱過諾琳,她的重量比一個全身鎧甲的騎士還要重,相對的這種重量下的速度就更讓人驚訝了.光這個速度快一項優勢就足以讓我們的魔偶成為恐怖的戰場絞肉機,況且諾琳的表現不單是速度一項.她那起重機一般的強大力量也是我們很想了解的東西之一.

剛到艾辛格的時候沃瑪帶諾琳參觀過一台剛完成拼裝的大型重力反抗裝置,當時沃瑪隨口介紹道這個裝置的動力連級在下底面所以暫時看不到,結果諾琳就突然跑過去單手把重力反抗裝置掀了起來低頭看了下地面的結構又輕飄飄的放了回去.沃瑪和隨行的法師當時就傻了,那可是艾辛格用的超大型重力反抗裝置,單機重量三百多噸,就算只掀起來一個角至少也要有一百五十噸以上的力量才能做到,而諾琳居然還是單手完成的.這麼大的輸出功率對我們行會的魔偶來說就是不可奢望的神級存在了,本行會的魔偶單臂托舉力量絕對不超過十噸,一百五十噸的重量恐怕連支撐系統都要變形了.這個事件還從側面顯示了諾琳的制造材料擁有著難以想象的硬度.我們的魔偶除了骨骼之外,身體外殼實際上也提供支撐力,可是諾琳的身體是柔軟的,她的皮膚和人的皮膚一樣有溫度有彈性,也就是說她完全依靠骨骼承擔重量.我實在無法想象她那竹竿一般纖細的小胳膊里面到底有著一根什麼材料的骨骼,居然能硬到這種程度.

前面那些技術還好說,慢慢研究總有成果,可諾琳就是個問題了.我們知道她智力高,可我們又不能把她的腦袋打開看看里面到底裝了什麼東西.我們知道她的骨骼堅硬,可我們又不能把她的骨頭拆下來分析下材料性質.我們知道她的動力強勁,可我們總不能開膛破腹把她體內的驅動裝置全挖出來拆解研究吧?我們甚至知道她有著一種完全不需要擔心能量供給的能量補充裝置,可我們沒辦法研究這裝置,原因還是因為我們不忍心把洋娃娃一般的諾琳大卸八塊拆解研究,雖然我們幾乎能確定只要把諾琳完全拆散就一定能找到這些秘密的源頭,可我們依然不敢做,因為我們怕拆開就裝不回去了!

鑒于這麼多的麻煩,我也只能奢望諾琳可以通過研究從佳哈的實驗室搬回來的設備搞出一些有用的成果來平衡一下我的心了!

沃瑪和那些法師忙活了半天後告訴我魂的這盔甲上的東西想要完全破解出來需要長時間的分析,而且最好是能找到一個核心語句,只要找到它就可以通過核心語句把周邊的魔法短語全都分析出來連接上去,這樣分析速度會比較快.

我聽了沃瑪的報告後點點頭之後對玫瑰他們道:"看起來我有必要跑趟黑暗神殿了!"

"你要去見阿爾倪?"凌還沒有回到鳳龍空間,聽說我要去黑暗神殿立刻就驚訝的叫了起來."你現在去的話阿爾倪肯定會把你撕了的."

"沒這麼誇張吧?"

凌信誓旦旦的道:"阿爾倪和我不一樣,她很高傲,而你卻總是打擊她的傲氣,要不是有我這個姐姐夾在中間她早和你玩命了."

我笑著拍拍凌的肩膀:"放心,我不是要去找阿爾倪."

"那你不是說要去黑暗神殿嗎?"

"我又不是去亞洲黑暗神殿,我是去歐洲黑暗神殿找迪坦斯."

紅月立刻道:"你說的是那個迪坦斯.沃克瑪,歐洲黑暗神殿的主神?"

"就是那個家伙."我笑著道:"魂是從他那里出來的,而合成靈魂又是一個觸犯眾神的禁忌項目,你們不覺得我去找他要點封口費和善後費用很合理嗎?"

"靠,你個財迷!"

"我又沒說一定要錢."我指了下那堆盔甲."既然這東西也是出自黑暗神殿,那迪坦斯就一定知道合成咒語的有效段落是哪些,要是能直接搞到那些語句的標准排列模式,以我們行會的資金只要十天就可以打造一支足以支撐大規模行會沖突級別的魔偶軍團.天庭的天兵好是好,可是價格過于高昂,而且別人提供的兵種總是不放心,戰備物資的生產線不捏在自己手里總是提心吊膽的!"

"那到也是."鷹點頭贊同我的提議."你盡管去敲詐吧!最好把黑暗神殿都搬回來."

"你當我是土匪啊?"

"文明的土匪,比一般的土匪更危險."

我擺擺手."好了,事情暫時這麼定,我去敲詐一下黑暗神殿看能不能把資料搞回來,玫瑰你還是去想辦法搞錢.紅月和沃瑪麻煩你們繼續管理城市和研究工作,鷹你去和阿修福德說一聲,告訴他我們行會正在為戰斗做准備,對獸盟的戰斗近日內可以開始,我們行會將提供全面的空中火力支援和前進補給服務.但是有個條件要說明白.獸盟總部那個地方我們行會想要,告訴他,如果那個地方歸我們,這戰他可以不出錢,要不然就必須提供三千公斤紅紋魔晶石或等價的水晶幣.還有戰斗中的戰利品誰搶到歸誰,不進行平均分配."

"三千公斤?"鷹嚇了一跳."戰利品到是小事,可是紫日你知道現在外面紅紋魔晶石賣什麼價嗎?三千公斤紅紋魔晶石比我們行會整個太平洋艦隊的總造價還要高出一大截,阿修福德吃錯藥了答應我們這麼變態的要求?"

"別怕,你只管對阿修福德說是我的意思,而且咬定一口價,要麼同意要麼不同意,沒的商量."

"太黑了點吧?阿修福德肯定不會同意的.或者說你本來就沒打算要魔晶石,而是打算要那個城市?"

我笑著道:"放心吧!阿修福德肯定會接受,而且要是不出意外的話他會自己留下城市用魔晶石和我們結帳."

"他瘋啦?"

"你不信就算了,到時候自有分曉,你只管照這個價格出,而且口氣可以適當強硬一些,不要退讓,阿修福德絕對會接受."

鷹提前打預防針道:"那先說好,失敗了我可不負責."

"我負責行了吧?真是的!膽子別太小嗎!這年頭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不義之財拿不得,但該我們的就絕對不要和別人謙虛.這沒什麼丟臉的."

紅月笑著道:"靠,大道理一套一套的,你發的不義之財還少啊?"

"我那叫劫富濟貧.好了,事情就這麼定了,你們馬上開工,我去找迪坦斯攤牌去."

此時的歐洲黑暗神殿里英俊的黑暗主神迪坦斯正努力的揉著自己的右眼,嘴里還在自言自語著:"奇怪,今天怎麼眼皮跳個沒完啊!心里好象有不好的預感.難道誰在算計我?不行,我得派間諜出去查查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就在迪坦斯安排間諜去收集情報時我正在大搖大擺的向著黑暗神殿前進.現在的我保持著紫日形態,一身地獄火隨風飛舞,身下騎著同樣燃燒著地獄火的夢魘夜影,以及地面上跟隨我移動的黑魔導光環,這一切加一起就是標准的黑暗生物招牌造型,所以訪問黑暗神殿連介紹都不用,所有亡靈都把我當成神殿里什麼大人物了.

直到我看到黑暗神殿的大門時終于第一次有亡靈過來擋住了我,沒想到這還是個熟人.擋住我的是莫瑞特,就是那個我第一次到黑暗神殿時被我看到的高等巫妖,他當時還以為我看不見他,結果卻被我發現了,後來他還想和我換星瞳,只不過我沒同意而已.

莫瑞特一看到我就熱情的飄了過來."這不是紫日嗎?怎麼有空來黑暗神殿啦?難道是來看我的?"

"哈哈,看你是其中之一,主要是想和主神談點事情."

"你要和迪坦斯談事情啊?"莫瑞特猶豫了一下才道:"出于朋友的觀點我建議你最好能改天."

"為什麼?"

莫瑞特道:"迪坦斯從一小時前開始就一直說有不祥的預感,所以情緒不大好.要是你是想談生意,可能難度會比較高,要是你只是單純的有求于他的話,那就更不要指望了.以他現在的心情任何請求他都不會同意的.我這可是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才告訴你的."

"感謝你的情報,不過我今天是有事情告訴迪坦斯提醒他小心,要說請求,可能是他要求我."

"主神要求你?什麼事情連迪坦斯都擺不平要求你才行?"

"嘿嘿,這是個小秘密,只能我和迪坦斯兩個人知道.不過一會等我出來還要和你談談別的事情.你是巫妖,魔法研究應該比較在行,我們行會想和你合作搞點研究."

"具體什麼項目啊?我也不是什麼都懂的!"

"這個等我先和迪坦斯談完再說,你先幫我通報一聲吧."

"好的,你先在大廳等我,我這就去幫你通報一下."

莫瑞特快速的飄進了神殿,我則站在大殿門口等待著進入許可.黑暗神殿里衛兵不少,不過看到我身邊閃耀著的黑魔導光環之後這些家伙全都變的無比恭敬,畢竟能在非戰斗狀態依然保持著閃耀光環的都算高手了.

莫瑞特很快就跑到了地下部分的主神宮殿,找到迪坦斯之後立刻道:"冰霜玫瑰盟的紫日會長來了."

"紫日?"迪坦斯愣了一下然後恍然的想起了這個名字."那家伙來干什麼?圓滑可惡的家伙,說不定我的不詳預感就來自他.我不見他.馬上把他趕走."

"啊?"這次換莫瑞特愣了,他沒想到迪坦斯居然會拒絕接近我."主神,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沒什麼意思,馬上趕他走."迪坦斯下了決心今天要躲災,堅決不見人.

莫瑞特面子上掛不住了."你不見他我不是沒臉見人了嗎?我答應他下來通傳的,結果連你的面都見不到,這算什麼啊?好歹見一面,大不了他的話你全都否定,要什麼不給什麼,請求什麼不同意什麼也行啊!好歹要見一面吧?"

"我說不見就是不見,馬上趕他走,別再煩我."

莫瑞特雖然在黑暗神殿里屬于不守規矩的特殊存在,但迪坦斯畢竟是主神,他一發火莫瑞特也不好辦了.原地站了一會看迪坦斯不再搭理他,他也只好無奈的返回地上部分了.看到我之後莫瑞特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紫日啊!真對不起了,迪坦斯今天心情不大好,他不肯見你."

"沒關系沒關系."我笑了笑道:"這樣吧,我們兩個先去談談我們的事情,然後你再去幫我通傳一聲,不管成功與否我都不怪你."

"行,先談我們的事情."莫瑞特帶著我向他的實驗室飄了過去.這個地方我也不是第一次進來了,但是這次卻發現里面多了不少新設備,看起來莫瑞特是對自己的設備進行了改裝,好象還增加了一些研究項目使用的特殊器材.

我隨意的在房間里看了看然後才開口道:"現在情況是這樣的.我弄到了一些很神奇的設備,但是他們的工作原理無法了解,我認為你有希望破解其中的秘密,這樣我就可以批量制造了.當然,你的工作不是無償的,我會給你工資,至于你想要什麼形式的工資以及要多少,這可以慢慢商量."

"具體是什麼項目啊?"莫瑞特問道:"我是個巫妖,研究的主要是魔法運行原理和生物的生命來源,別的東西我就不在行了."

"我既然找你自然就是你精通的項目了.這次讓你幫忙的是一種魔法人偶."

"你確定不是機器偶嗎?"莫瑞特問道.

我用力的點點頭:"我有很多樣品,因此我們也拆了幾個進行研究,結果發現它們都是石頭構成的,而且里面是實心的,根本沒有活動裝置.感覺上和你們發明的那個憎惡武士很像,只不過一個是石頭做的一個是用生物做的."

憎惡武士就是利用亡靈魔法制造的合成生物,他們往往是由很多不同生物的肢體拼裝在一起組成的,其肢體基本不具備生物活性,但是這些家伙實際上卻活的好好的.可以說憎惡武士,岩石巨人,我在乾坤葫蘆里發現的石偶都是一個類型的東西,不同的僅僅是材料和制造工藝.

莫瑞特想了一下道:"這麼說來到真的是我的研究范圍,不過要是研究出來成果要怎麼分?"

"成果我們不和你分,因為我們已經有一部分成果了,剩余部分只占總量的一小半,只不過因為我們的高級研究人員實在不夠,才不得已請你幫忙的.所以成果是我們完全占有,實驗的消耗也是我們出,當然研究對象也是我們出的.你僅僅出自己的技術就可以了,而且我們給你工資,不算剝削你吧?"

"還算比較合理."莫瑞特點點頭."不過我想知道一件事情."

"什麼?"

"如果迪坦斯主神讓我把研究成果告訴他,我是肯定沒辦法拒絕的.對此你認為應該怎麼解決?"

可以說莫瑞特的問題非常的合理.迪坦斯是黑暗主神,莫瑞特再囂張也就是個巫妖而已,所以莫瑞特是絕對不可能反抗迪坦斯的,真要問起來莫瑞特是絕對不能隱瞞成果的,不過這個擔心根本就沒必要.我笑著對莫瑞特道:"這不影響我們的合作,你完全可以把你知道的都告訴給迪坦斯."

"那你們的人偶技術不是等于也泄露給黑暗神殿了嗎?"

"難道你認為自己知道的技術部分足夠制造一個人偶嗎?"

聽到我的話莫瑞特立刻恍然大悟的道點著頭."我明白了,分段保護是吧?"

"大家心照不宣."

莫瑞特笑著道:"那好,既然這樣我就沒什麼疑問了.只要你的報酬夠合理就行."

"你想要我用什麼方式來支付你的報酬?稀有的魔法材料?提供研究設備?特殊魔法裝備?一些可以轉讓的魔法知識?稀有生物品種?或者是直接一點付錢給你?"

"我比較希望你可以給點特別的東西,比如說一個完整的魔偶."

我搖了搖頭."我想兜圈子沒什麼意義,我就直說吧!魔偶本身的價值並不值你的勞動價值,但一尊魔偶背後代表的東西並非那麼廉價的.如果你想從這尊魔偶中竊取我們的魔偶制造技術,那我想我是不可能答應你的,你的勞動還值不到魔偶的制造技術的價格.如果你是需要魔偶戰斗,那我覺得弄頭魔獸更合適一些,魔偶需要專業的維修保障班底,你一個人大概是用不了的.不要光看著魔偶在陣前打仗風光,回到基地後一台魔偶就需要十個維修保障人員忙上一天."

莫瑞特干笑了兩下."哈哈,開玩笑開玩笑的.我看你還是提供一些魔法材料吧!我需要綠英岩,聽說你們行會控制著一個綠英岩礦,我也不要多,三十千克就可以了."

"這還不叫多?"我故意很誇張的叫了起來."你以為是煤礦啊?一鏟子下去就是一大塊?綠英岩成分很特殊的,而且提純很困難.你要三十噸原礦我都有,但是純綠英岩……最多八千克."

"八千克太少了點吧?"莫瑞特死皮賴臉的道:"加點吧?要麼十五千克?"

"十千克,多一克也不行."

"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你就多放點吧!"莫瑞特又開始和我套關系."怎麼說也幫你這麼多次,你就也幫幫我吧.這個綠英岩對我們巫妖的研究很重要,而且產量又少,外面根本買不到,你就多支援一點吧!"

"好吧,看在老朋友的份上."我一臉肉疼的表情."十二千克,絕對不能再多了."

"成交."莫瑞特一臉興奮的樣子應承了下來.

《零》中的礦石和各種材料的種類多達百萬種,綠英岩只是其中一種比較罕見的礦物.大家經常看到亡靈法師施法時會灑出一片綠色火焰,那實際上就是灑出的這種礦石的粉末在空中燃燒的結果.一般人根本用不到這個東西,但是亡靈系施法者就絕對不能沒有這個東西.我們行會的這個礦產量很小,僅用于支援本行會亡靈系玩家的使用,根本不外賣,能提純出十二千克就很不得了了.

談妥合作事宜之後我直接告訴莫瑞特有空的時候去天宇城參加實驗就可以了,我們會在那邊為他留一個實驗室,城里的衛兵也會事先打好招呼,不會阻攔他的.確定了一切之後我准備離開,莫瑞特問我道:"你不見迪坦斯主神了?"

我笑著道:"我這就走了,見不到也無所謂,只要你幫我帶句話就可以了.只要你把話帶到,我再多付你五百克綠英岩."

"我一定帶到."莫瑞特聽到我願意多付五百克連眼睛都開始冒綠光了."你說吧.是什麼話要我轉達的?"

"你告訴迪坦斯,就說我打算把一只大雷鷹,一條金剛龍蟒,一頭月光虎,一名聖騎士,一只精神的靈魂全都用一個鐵皮盒子裝起來送給上位神族們看看,說不定上位神會對這新奇的靈魂感興趣賞我點什麼東西."

"就這些?"莫瑞特等了半天看我不說了才疑惑的問道.

我點點頭:"把我的話原原本本的帶到,那五百克綠英岩就是你的了."

"行,我一定帶到."莫瑞特說著飄向門口道:"我這就傳話去,那就不送了."

"沒關系,我打算走回天宇城,順便欣賞一下沿途風光."

莫瑞特對我這句話很好奇,不過沒有深入理解.我們一起走出房間後他向後面的地下神殿飄去,我則出了神殿向天宇城方向前進.

騎到夜影背上之後我小聲的吩咐著:"不要走太快,慢慢的溜達著就可以了,要不然客人就該著急了."

夜影不是智力型生物,雖然能說話卻並不很聰明,所以也沒理解我說的什麼意思,不過他知道我希望他走慢點,這個他聽明白了.在我們慢悠悠的向天宇城晃蕩之時,莫瑞特已經急匆匆的跑到了迪坦斯的房間.

"迪坦斯,迪坦斯."莫瑞特連門都懶得敲,直接就穿牆而過進入了迪坦斯的房間.

"干什麼啊?你就算不守規矩起碼也不能直接喊著我的名字到處跑啊!"

"不好意思,一時忘記了."莫瑞特完全沒把迪坦斯的話當回事,他立刻沖到迪坦斯正在看書的桌子前."那個紫日走了."

"走了嗎?那太好了."說完這句之後迪坦斯又小聲的嘀咕道:"可我的眼睛為什麼越跳越厲害呢?"

"你說什麼?"莫瑞特聽到了迪坦斯的嘀咕,但是沒聽清楚.

"沒什麼."迪坦斯連忙引開話題道:"那個紫日到底來干什麼的啊?"

"這個我不清楚."莫瑞特道:"不過他走之前要我帶句話給你."

"什麼話啊?"

"他的話很奇怪,我聽著好象和我們完全沒關系.不過他說一定要讓我轉達."

"他到底說了什麼啊?"

"他說他打算把一只大雷鷹,一條金剛龍蟒,一頭月光虎,一名聖騎士,一只精神的靈魂全都用一個鐵皮盒子裝起來送給上位神族們看看,還說上位神有可能因獎賞他.我聽的反正是莫名其妙,真不知道他說的什麼意思."

莫瑞特正說著迪坦斯突然從桌子後面蹦了起來."他人呢?"

"已經……已經走了啊!"莫瑞特不知道迪坦斯為什麼這麼大反應,被他嚇的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趕快把他追回來."迪坦斯幾乎是吼出來的.

"追回來?"莫瑞特被搞的莫名其妙的.

"什麼都別問,馬上給我去追!不然我把你送上靈魂祭壇獻祭嘍!"

"啊!是!"莫瑞特趕緊掉頭跑了出去,一邊跑還一邊嘀咕."這句話難道是什麼暗語?紫日抓幾只魔獸和人類送去給上位神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們不是也經常向上位神獻祭嗎?真是搞不懂迪坦斯到底怎麼想的!"

莫瑞特被迫跑出了神殿追向我離開的方向.雖然他依然不明白那句話到底代表什麼意思,但是他已經知道我離開時說要走回天宇城是什麼意思了.那是我在暗示他一會來追我的時候別跑錯方向,朝著天宇城的方向追就對了.

莫瑞特還在跑,迪坦斯卻已經在自己的書房里邊揉著太陽穴邊在書桌前來回轉圈了."唉……!"歎了口氣之後迪坦斯自言自語道:"我現在終于知道為什麼我的眼睛老是跳個沒完了!我到底要拿什麼來封他的嘴呢?用威脅?他的主要勢力不在我的勢力范圍內,好象威脅不到他!給好處?紫日那家伙一看就是個無底洞,我填的滿嗎?"

此時正在黑暗的森林道路上散步的我很清楚的聽到後面傳來莫瑞特的叫聲."紫日會長等一下,紫日會長等一下."

我的臉上露出一點淡淡的笑容,但是有面具擋著,莫瑞特是看不見的.拉住缰繩讓夜影轉了方向,面對著莫瑞特的方向等他從森林道路的轉交跑出來."莫瑞特,你怎麼追過來啦?"我故做不知的問道.

"你還說!"莫瑞特跑到我身邊拉住夜影的缰繩道:"你早知道迪坦斯聽到那句話會叫你回去是不是?"

我拿掉頭盔掛到了馬鞍上."我說過今天的事情是迪坦斯可能需要我的幫助,所以我只是需要你傳個話,並不是我真的想見迪坦斯,這個一定要搞清楚.你回去和他說我還有事情,現在沒時間見他,等我有空再說吧."說完我一拉缰繩,夜影轉了個身立刻飛奔起來.

莫瑞特本來還想追,但是考慮到夜影的速度他還是放棄了.我實際上也沒跑遠,剛拉開距離就放慢了速度.繼續開始我們慢悠悠的散步,相信一會工夫之後就會再次看到追兵,希望迪坦斯比較實象,知道現在是誰求誰.

莫瑞特沖回地下宮殿之後還沒張嘴就被迪坦斯抓住了."人呢?"

"他不肯回來."莫瑞特道:"紫日說他很忙,下次有空再來拜訪."

"什麼?"迪坦斯剛想發火,想想又把火氣壓下去了."跟我來."

迪坦斯帶著莫瑞特離開地下宮殿進入神殿,接著拉住莫瑞特問道:"他向哪個方向走的?"

"那邊."迪坦斯指了一下.

迪坦斯丟下莫瑞特立刻飛了起來向我離開的方向追了過來.身位歐洲黑暗神殿的主神,迪坦斯的力量是很強的,加上我本來也沒打算跑,所以我很快就被追上了.

我正晃蕩著前進,迪坦斯突然從天而降落在了我前面."紫日會長速度還真快啊!我剛剛公事繁忙,稍微耽誤了一下,沒想到你就離開了."

"迪坦斯殿下是主神,事情多是正常的.我也沒什麼重要事情,所以也不好意思打攪你,干脆就離開了.主神大人離開神殿,這是要去哪啊?"嘿嘿,我就不往那件事情上說,急死你個擺架子的混蛋,居然不肯見我,現在有本事你再不見我啊?

迪坦斯尷尬的笑笑,他沒想到我這麼毒,一點余地都不留給他.不過這個合成靈魂的事情實在是不能讓上位神知道,迪坦斯就算明知道憋氣也得捏著鼻子忍著."紫日會長大老遠來一趟不容易,話都不說一句就走太失禮了.來,我這是親自出來請紫日會長回去做客的."

"回去?"我裝做有些為難的道:"這個……時間不早了,我也不想太耽誤了,不如我們改日吧?"

"不行不行,紫日會長好不容易來一次怎麼能馬上就走呢!"

看這個家伙這麼不開竅,連勸人都不會,我干脆直白一點道."主神殿下不用這麼客氣,紫日只是一個小小行會的會長,是小人物小把戲,不用殿下這麼客氣的.我是真的沒時間了,一會還要去給上位神族獻禮呢!這次收集到的靈魂放在一起還真是有意思."

迪坦斯一聽就著急了."紫日會長連上位神都認識怎麼算是小人物呢?紫日會長還是和我回去談談吧?哦對了,黑暗神殿最近打算無償援助冰霜玫瑰盟一披紅紋魔晶石,我們回去商談下援助工作的細節吧?"

嘿嘿,這小子終于開竅了."無償援助啊?本來我們行會是不太需要紅紋魔晶石的,不過既然主神殿下這麼給面子,我們實在是盛情難卻,那就回去和你談談細節吧!"

聽到我虛偽的推辭之後迪坦斯的心里已經是咬牙切齒的想把我撕了,不過表面上卻依然是一幅點頭哈腰的姿態."那是那是,我們馬上回去談下援助的具體事項問題."

我就這麼半推半就的被迪坦斯硬架回了黑暗神殿,這次他們可是偷雞不成失把米.據我估計黑暗神殿這次把魂放出去賣,實際上不是真的打算賣出去換錢,他們是希望借此測試合成靈魂生物的戰斗能力如何.可以說魂的爆走是他們有意策劃的,只不過沒想到暴走狀態的魂也能被我們抓獲,進而還成了威脅他們的把柄.

回到地下宮殿以後迪坦斯對我的態度變的非常熱情,先是把我帶到了正式的接待客人的地方,而且各種食物和飲料也全都換著上,明顯和上次我來黑暗神殿是兩個檔次.

把所有人食品什麼的都上過之後迪坦斯把包括莫瑞特在內的所有人都給趕了出去,還要他們在外面拉起警戒線說除非光明神殿來進攻了,否則不要打攪.交代完的迪坦斯關閉了大門,然後又加了幾道封印上去,最後才回到座位上笑著說:"呵呵,這個,無關的人已經都不在了,我們來談點實際的吧?"

我也笑了笑然後變身成小號銀月的狀態."你別驚訝,我還是我.這兩個都是我的身體,只不過剛才魔焰纏身的坐下來怕把你的沙發給燒掉.既然已經沒外人了,我就說點實在的吧.首先確認一件事情.你們的那只合成亡靈已經在我那里了,他現在正式加入了我們行會,我給他起了個新名字叫魂.關于你們制造他的事情魂已經全都告訴我了.雖然他不知道是誰具體制造了他,但是他清楚的記得是在這個黑暗神殿完成的合成工作,而且他們全都是在非自願狀態下被合成的.這個你是賴不掉的.另外,眾神對合成靈魂的看法,我不說你也應該比我更清楚吧?"

迪坦斯在旁邊不斷的點頭,而且他的額頭上明顯冷汗直冒.

我看他那樣子忍不住笑了笑,然後接著道:"這次既然先來找你,而沒有馬上去向上位神報告,那就是說我沒打算害你們,這事情還是有轉圜余地的."

"是是是是,紫日會長的恩情我們黑暗神殿會記得的."

"我們兩個都是領導者,這種虛頭八腦的東西我們都知道沒有約束力,所以就不要再說了.一開始我和你說沒時間並不完全是在騙你,我真的很忙,所以談話最好別再繞彎子了."

"一定一定."迪坦斯擦了把冷汗回答道.

"很好.能達成基本共識才方便繼續談下去.我剛才說哪來著?"

"事情還有轉圜余地."

"哦對,還有轉圜余地."我看向迪坦斯道:"來找你就是給你留空間,不過你居然拒絕見我,這個令我稍微有些生氣,你邀請我回來時答應的紅紋魔晶石算是你對我誠意的輕視的懲罰.你覺得這個懲罰是多少比較合適啊?"

迪坦斯立刻開始盤算起來.給多了明顯吃虧,給少了把我覺得他不夠誠意到時候敲的更狠.一咬牙迪坦斯伸出了一個手指."我們在德國境內有片紅紋魔晶石礦區,就算送給冰霜玫瑰盟的一點小禮物,請接受我的道歉."

"恩,很好.這才象點樣子嗎!"其實我肚子里早笑翻了,不過臉上依然是一幅冰冷的表情以顯示我不在乎那點小利益,同時警告迪坦斯不要太囂張,現在主動權完全在我這里."既然你們這麼有誠意,那我們就繼續往下談."

迪坦斯心里那叫一個郁悶.紅紋魔晶石都是伴生礦,只有出產一般魔晶石的礦區里會夾雜著一些紅紋魔晶石,而且一般是白色魔晶石占的比例比較多.這次送出的礦也是這種伴生礦.但是既然紅紋魔晶石送出去了,黑暗神殿也不好再在那里開采了,所以等于是連白魔晶石一起送了.雖然是如此大的損失,不過迪坦斯現在也只能是打落牙齒和血吞,誰叫把柄被我捏著呢!

"其實我們黑暗神殿一直是很有誠意的."迪坦斯強裝笑臉的道:"這個,你看那個你們新命名的魂能否讓我們接回來妥善安置啊?"

我搖搖頭."魂現在是我們行會的成員之一,這個你必須搞清楚.我不是來和你交易魂的,我只是來收封口費的,雖然說的難聽了點,不過意思就是這樣,你明白嗎?"

"明白明白."迪坦斯連忙點頭如搗蒜.

"你明白就好."

迪坦斯提心吊膽的問道:"這個,紫日會長大人覺得封口費的標准是個什麼樣才算是比較合適啊?"

"這個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六十二章 寶貝盔甲     下篇:第十一卷 第六十四章 雞是用來下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