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七十章 莊家參戰  
   
第十一卷 第七十章 莊家參戰

艾辛格發射的強力光束直接在城市地面上形成了巨大的擴散火環,強大的光輻射讓一切暴露在強光下的物體都開始冒煙,而火環則是順著地面不斷的向四周擴散.這擴散的火環除了強大的不穩定魔力之外還帶有高溫和沖擊波的效果,任何高出地面的東西都像麥稈一樣被成片的推倒,沒有任何東西能在這樣的威力下抵抗哪怕零點一秒.

我們站在艾辛格底部超魔破壞炮上附帶的觀察口,透過那巨大的幾乎不透明的深藍色水晶玻璃依然可以看到地面上那耀眼的白色光環在向周圍不斷擴大,一片片的建築在火焰中化為烏有,成片的防衛部隊被氣浪掀起最後徹底被火焰吞噬.不管你是剛離開新手村的玩家還是八百級的高手,在城市級破壞武器面前全都像嬰兒一般無助,個人力量在這種武器面前是毫無意義可言的,即使是紅炎和黑麒麟那樣的超級強者,在這樣的攻擊之下也不一定能挺的過去.

光束持續發射了五秒,然後突然開始變細,最後化為一道亮線崩裂成點點星辰飛散在空中.周圍的一切突然恢複黑暗,強光之後我們的眼睛有些不適應,一時之間感覺周圍全都變黑了一樣.幾秒之後我們才恢複視覺,地面上的城市已經完全被摧毀,巨大的城市地表被完全融化成了奇怪的岩石凝結物,地面上到處都在冒著滾燙的有毒煙霧,那是一些建築材料被融化後噴出的有害氣體.

城市之樹的聲音在我們頭頂響起."超魔破壞炮發射完結,主固定器松脫."

我們回頭再看向背後超魔破壞炮的管道口,固定在管口的雙層環行金屬固定器分別向著兩個方向旋轉了一圈,然後哧的一聲響,兩個固定器同時向兩側彈開.

"主固定器解鎖完別,二級閘門開始卸壓."隨著城市之樹的提示,超魔破壞炮發射口外圍的十六個卸壓閥門同時向外噴出了超過一千度的高壓蒸氣.即使在城市內我們依然可以聽到那些閥門高速排氣時產生的巨大哧哧聲.

阿偉開玩笑道:"這個蒸汽要是拿來蒸包子肯定不錯."

我點點頭接道:"恩,就算你站在那里也一樣蒸的熟."

減壓閥門足足噴了七八秒才逐漸停了下來,城市之樹的提示也再次響起."二號閘門減壓完成,主壓力閘門開啟減壓."

我們先是感覺到地面劇烈的震動了一下,接著城市外面的十六個減壓噴口再次開始蒸汽狂噴,不過這次和上次不同.上次噴出來的只是一千多度的高壓水蒸汽,但是這次噴出的卻是高達四千五百度的強制冷卻填料蒸汽,為了保證整個發射裝置的安全,在發射後會把一種特殊的半流質固體混合物充填進反應器,之後高溫會把這種物質升華為氣態,但是這將使反應器溫度下降到五千度以下,避免昂貴的熱敏元件因超高溫而融化.

隨著高溫冷卻物質被全部轉化問氣體狀態噴出,艙室內的高溫也被帶走了大半.城市之樹又發出了提示."主壓力反應艙二次冷卻,封閉主壓力閘門,注入高壓冷卻液."

雖然閘門是封閉的,但是我們依然可以聽見那冷卻液進入反應艙後發出的哧哧聲,看起來這兩者的溫度差還不是一般的大.

十幾秒之後聲音再次響起."主壓力閘門開啟,冷卻液強制排出."

噗轟……這次噴出的冷卻液發出了從來沒有過的巨大聲響,感覺像爆炸一樣.從超魔破壞炮的觀察口可以看見部分噴口噴出的高溫冷卻液根本落不到地面就已經變成蒸汽揮發了.

"二次冷卻結束,強制冷卻回路接通,開啟冷卻水閥門."

這已經是第三次冷卻了,大量淡水被直接注入了反應室,但是由于閘門沒關,水又迅速從下面的出口流了出去.雖然經過了兩次冷卻,反應室的溫度依然高達一千度,冷卻水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讓反應器冷卻,所以只能使用大量冷卻水不斷沖刷.剛開始下面的出口噴出的還是水蒸氣,但是很快反應器的溫度就降低到沸點以下,下方的出口開始噴出冒著熱氣的開水.

"反應室溫度以控制在安全范圍內,封閉冷卻水閥門,封閉主閘門和二號閘門,管道口高壓門固定器解鎖."

我們旁邊的那個管道口中六根直徑一米多的高壓鋼閘旋轉著鎖回了牆壁里,接著一個被閘門鎖死的旋轉裝置在逆時針旋轉了九十度之後自動縮進了牆壁中.

"管道口閘門開啟."

覆蓋著管道口的高壓金屬閘門在開啟裝置的作用下旋轉了半圈,一根直徑超過兩米的鋼鐵立柱從房間頂部降了下來直接插入了閘門正中的一個接口中,接著咔噠一聲閘門上的三個固定器自動彈起將這根鋼鐵立柱鎖死.立柱開始緩慢的回升,閘門也被帶著一起拉了出來.那閘門剛一被拿走管道口下面立刻沖出了一陣白色的水霧,其中還夾帶著一種仿佛什麼東西燒焦了的味道.

我們雖然聚集管道口還有十幾米遠,但是那蒸汽帶出的滾滾熱浪依然逼的我們不斷後退.房頂的工作機構伸出了兩根管道對到了管道口,接著嘭的一聲兩個水柱灌入了管道口,我們只看到管道口像個火山口一樣向外噴著水蒸氣,房間內很快就看不見人了.

沃瑪對著外面喊了一聲:"把強制排風扇打開."

一陣機械轉動的聲音,排氣裝置開始工作,水蒸氣被迅速抽離房間.噴水管噴了一會就停了下來,水蒸氣也不再冒了.洞頂又下來一只機械爪,一直伸進了管道口內部,只聽喀噠一聲大概是固定住了什麼東西,接著機械臂牽引著機械爪開始上升,很快它們就離開了管道口.

被機械爪抓上來的是一團已經看不出原來形狀的物體,這個東西融化的很厲害,基本已經是一團物質結晶了.雖然從外觀上已經無法辨認,但是我知道這個就是超魔破壞炮的魔力聚集增壓器,它是發射超魔破壞炮的關鍵技術所在,而且超魔破壞炮的發射成本有一半都是因為它.這個已經面目全非的東西原本是台價值十萬水晶幣的精密儀器,不過現在它就是一堆貴重原材料,重新提煉的話大概還能撈回三百多水晶幣的價值.

"這是第幾個了?"我問沃瑪.

沃瑪苦笑著說道:"第六個,每個只能用一次."

鷹在旁邊道:"雖然是十萬水晶幣打一炮,不過考慮到這效果嗎……真值."

沃瑪搖著腦袋道:"可不止十萬水晶幣,那邊還有十萬呢!"她正說著,在我們旁邊不遠的地方,從地面下升起了十六根直徑五十厘米的圓柱形立柱,每個立柱頂上都有個像花朵一般的固定器,現在每個固定器中都有一枚白色的魔晶石,而且這些魔晶石全都在冒著熱氣.

我們剛走過去就聽到啪的一聲,其中一個固定器上的魔晶石突然炸裂,跟著一陣脆響,其他十五塊魔晶石也先後炸裂.

沃瑪指著那些碎成很多小塊的魔晶石道:"這就是那另外十萬水晶幣了."

"真猛.二十萬水晶幣就這麼沒了."

我拍著鷹的肩膀道:"有投入就有產出,這次利潤大,所以投入也可以相應加大,要不然就憑阿修福德給的那點魔晶石我才不會用這東西呢!"

玫瑰拿著地圖道:"我們還有三個目標需要拆除,還是快點干活吧?"

我點點頭."沃瑪你快點更換發射裝置,我們還有幾個目標要拆呢!"

"我這就開始."

發射室內的巨大起種臂再次開始工作,一個看起來有點像電動機機心的東西被插入了管道口,一開始的那個鋼鐵立柱又把閘門蓋重新壓了回去然後鎖死.鋼鐵立柱抽離後金屬固定閘紛紛重新回位鎖住了轉動機構,各道閘門開始重新充填保護液,閘門再次密封,最後外面的主固定鎖旋轉回位徹底鎖閉管道口.一群工作人員搬來了大塊的透明魔晶石替換了那些已經沒有能量的魔晶石,那些金屬柱在固定好魔晶石後又降回了地面下,地面也自動封閉了起來.

巨大的艾辛格在發射裝置就緒後十幾秒突然開始閃爍起來,一個若有似無的光圈出現在艾辛格的周圍,光圈閃爍了幾下,越閃越清晰,最後突然化為實質狀態接著猛然開始向中心收縮.包裹住了整個艾辛格的巨大光球迅速收縮成了一個只有乒乓球那麼大的小光球然後啪的一下炸成點點星光.

獸盟第二重鎮加里曼城上空,一個藍白色的小光球突然出現,誰也沒有注意到兩千米高空的這個小球.仿佛乒乓球一般的光球在高空突然開始放大,迅速擴張成一個覆蓋了整個城市以及其周片一大片地區的巨型光球,接著光球像肥皂泡一樣炸開,然而本來空無一物的加里曼城上空卻多了一個更加巨大的城市.

"艾辛格!是艾辛格!"加里曼城內的獸盟部隊幾乎瞬間就亂套了,行會總部被摧毀的消息他們已經知道了,幾分鍾前有部分聰明人在艾辛格攻擊前明智的選擇了逃跑,這些人用定位傳送卷軸把自己傳到了行會的其他城市,其中有些人就到了加里曼,同時他們也給這里的人帶來了行會總部被摧毀的噩耗.

很不幸的這些跑大加里曼的人驚訝的發現艾辛格居然也跟到了這邊,雖然我們並不是故意跟著那幾個特定人員過來的,但是那幾個人卻覺得自己很倒黴,居然兩次被選中,不過給他們懊悔的時間也不多了.艾辛格是更換完發射裝置才過來的,現在的發生裝置已經處于完備狀態了,剩下的就是十分鍾左右的能量聚集時間.艾辛格沒辦法在空間跳躍的同時保證聚能裝置正常工作,所以必須先到達目標區域再聚能.

十分鍾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加里曼城的獸盟玩家選擇利用這段時間來一次反擊,並期望以此拯救他們的城市.當然,這其中主要原因是他們不知道艾辛格聚能只要十分鍾,他們以為艾辛格今天只能用一次超級武器,所以才有這樣的勇氣,要不然他們肯定會選擇直接轉移人員保存有生力量.

近百萬空騎兵從加里曼城市內起飛,向著天空中的艾辛格發起無畏的沖擊,然而艾辛格卻沒有做任何反應.不是我們小看敵人,而是真的沒那個必要.艾辛格現在底面距地高度大約是一千七百米,聚能已經開始有一分鍾了,對方空騎兵剛起飛.九分鍾內要爬升一千七百米,那就是說一分鍾就要上升近二百米.我相信直線飛行時大部分魔獸都能達到這個速度,但是爬升高度可不是平飛,目前為止除了少數幾種強力魔獸外我還真沒見過爬升這麼快的魔獸.

就像我們猜測的一樣,當速度最快的空騎兵距離艾辛格底部發射裝置只剩不到二百米的時候一道刺眼的光束已經先一步從艾辛格上直插城市中心,接著和獸盟總部一樣的事情發生在了加里曼城,這座號稱獸盟第二重鎮的超大城市在十秒之內化為烏有,上百萬NPC軍隊和幾萬玩家一起被焚化,直接經濟破壞值達上萬億水晶幣,當然為此我們行會也花掉了不少錢.一次超魔破壞炮的炮擊需要十萬水晶幣的魔晶石和一台價值十萬水晶幣的魔力壓縮核心.另外,為了趕時間來摧毀加里曼城,我們啟動了跳躍裝置,這個東西到是不用每次都更換零件,但是它跳躍一次消耗的魔晶石大約也值二十萬水晶幣了.

盡管這種跳躍攻擊價格高昂,但是考慮到阿修福德的承諾,提前就有獎金拿,所以我們依然咬著牙跳躍到了第三個目標.今天艾辛格的打擊目標一共五個,中間需要四次跳躍五次炮擊,一共要用掉一百八十萬水晶幣,但是這可以讓戰爭提前至少六個小時結束,我們行會可以為此多賺回六百萬水晶幣,何況每個會員還能得到額外獎勵,完全值得我們這麼做了.

和艾辛格這邊不同,地面部隊攻擊任務就相對苦難多了.不過這也只是相對來說,不是真的多麼麻煩.獸盟最難攻的五個目標全都由艾辛格負責掃平,真正要阿修福德負責的城市是從排位第七的城市開始的.這做城市是個半要塞化城市,除了大炮特別多城牆特別高護城河特別寬之外到是也沒什麼特別之處了.

為了應付這做城市我把蜘蛛要塞和蜻蜓城堡都調到了這里配合阿修福德的進攻任務,到時候蜻蜓城堡將首先對城市進行轟炸,之後蜘蛛要塞會強行突防進入城市內部逐個摧毀防禦炮,阿修福德只要解決掉護城河和城牆就可以進入城內和獸盟的人進行絞殺戰了.

獸盟的整個戰斗局勢急轉直下,本來預計鐵十字軍和獸盟的戰斗將持續到第三日的那些分析人士現在全都注意到了情況的不正常發展.這些分析人員也不是沒能力,他們之所以分析錯誤是因為情報中缺少了我們行會這個重要環節.原本預計的我們行會只是幫手性質的輔助作戰,沒想到我們行會居然出動強力部隊全面參加到了戰爭中來,所以原來的分析結果全都要推翻.

也就是因為分析家們收集到的情報,以及一個意外的情報使的鐵十字軍一面倒的壓迫性攻擊出現了問題.這個意外情報的來源就是那個特大賭局,它本來和戰爭本身是無關的,但是現在它卻從側面反應了一個問題.

當初關于戰斗最後結果的那個賭局中規定開戰後十個小時內都可以繼續下注,本來這是為了吸引更多資金的英法行會想的點子,但是在戰場情況出現一面倒之後很多人就意識到了我們行會的強力介入,這個事件已經明顯的影響到了戰爭天平的傾斜.以現在的情況來看鐵十字軍就算把獸盟解決掉之後也不會有太大損失,至少福斯特聯盟是絕對無法撼動鐵十字軍和我們冰霜玫瑰盟組成的強大聯盟.

這個預測結果就是買了福斯特聯盟勝出的那些人意識到自己手里的賭票不可能兌換到資金了,他們投入的資金肯定是打了水飄了.提前發現問題的賭民們當然不會看著自己的錢白白流失,他們都開始想著如何挽回損失,至少也要減少損失.想做到這點只有兩條路.第一條就是想辦法幫助福斯特聯盟,讓他們獲勝,那這樣他們手里的賭票就不會出問題.但是這個方法實際上根本就沒有指望,中德兩大行會的強強聯盟已經不是單純的行會力量了,在這個聯盟壓倒性的優勢之下想要反抗是沒有任何希望的.既然不能使用這個方法,那就只剩最後一個方法,那就是再次購買鐵十字軍勝利的賭注,這樣可以用這邊勝利的資金去背另外一邊的虧空,只要有原來三分之一的資金投入就可以保證不虧本,要是資金足夠多甚至還能再次小賺一比.

這個第二種方法並不是什麼複雜的方案,很多人都想到了這個解決方案,大家都不傻,一想到就馬上做,所有還能調動資金的人全都開始買鐵十字軍勝,准備以此拉平資金虧空,但是問題就出在這里了.

當那些辛苦調集來資金的人們想購買鐵十字軍勝利的賭注時卻驚訝的發現他們居然買不了了,英法行會特別申請的賭博輔助系統居然拒絕接受新的賭注,然而賭注購買結束時間卻並沒到,系統提前結束只能是一個原因,那就是資金滿額.

開賭局的英法行會在比賽開始前需要首先提供一個啟動資金,這個就是莊家本金.開出賠率之後大家開始下注購買自己認為可能的結果,這個時候系統會把所有已經投入的錢和三種結局的結果進行提前計算,如果發現任何一種結果的投注資金在勝利後需要支付的賠償款超過了莊家本金和後來各方投入總資金之和時,則確認此項目已經不具備賠償能力,那麼系統將暫停這個項目的購買的許可,以免出現有人買了正確的結果,勝利後卻拿不到錢的情況.

這次開戰之前大家都以為福斯特聯盟會勝利,所以英法行會認為買福斯特聯盟的資金應該是壓倒性的,而其他兩方的資金因該相對要少的多.所有各方出的錢加上莊家一開始的本金就是這次賭博的全部賠償金額,賠率高的兩方本來被認為沒有勝利機會,所以英法行會認為開高賠率吸引那些喜歡冒險的人扔錢是好辦法,而福斯特聯盟這邊則壓低賠率盡量少出錢.如此之大的資金總額,按道理應該可以支撐相當高的購買量,但是在這個風向突變的情況下英法行會卻突然發現鐵十字軍勝利的這個結果無法再接受新投注了,那就是說有人把這項的賠償額買滿了,致使系統保護啟動禁止再次購買.

額度被買滿就意味著一旦這個方向的結果勝利則現在所有的投入資金和莊家本金都將被支付出去,其結果就是買另外兩方的人包括莊家將一起血本無歸.賭博是系統代管的,英法行會做莊家只負責提供本金,最後整個賭博結束後他們也可以得到一些組織費,而且如果賭博中勝利答案需要支出的賠償額度不高,剩下的資金就都是莊家的了.其實真正的賭博莊家總是贏,難道有虧本的時候,英法行會突然發現自己開的賭局把自己的莊家本金全吃了進去,怎麼能不著急.

兩大英法行會都在思考為什麼會出現鐵十字軍勝利這個結果被買滿的情況,顯然零散的個人投資做不到這點,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有組織的大規模投資.聯系到我們行會的強勢介入之後結果已經很明顯了,是個人都看出來是我們行會先出錢買鐵十字軍勝出,然後再強勢介入幫助鐵十字軍獲得勝利以贏取大量賭金.

這麼簡單的套路很快就被分析出來了,但是現在情況是鐵十字軍勝利的選項已經被買滿,作為主辦方的英法行會也無力修改,要想不賠乾淨,英法行會唯一的希望就是福斯特聯盟按照計劃獲得勝利.鐵十字軍和我們行會一帆風順的戰斗就因為這個本不該影響戰斗結果的賭局發生了突變,英法行會明白了我們行會的作為之後也采取了相同的方案.這種時候已經顧不得面子了,比起面子還是錢比較要緊.英法行會拋棄了莊家的外衣,卷起袖子親自下場干架了.

本來我是預計當天下午五點以前就能結束戰斗的,畢竟戰場上一直是一面倒的屠殺,獸盟看似很強大,但是在我們行會和鐵十字軍的聯合打擊下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可是打到柏林時間晚上六點左右,戰場形式忽然發生逆轉.剛剛摧毀了一座獸盟城市的鐵十字軍一支部隊在轉移徒中突然遭到來曆不明軍隊的襲擊,結果在損失十萬多NPC和一萬多玩家的情況的改道撤退到了附近的另外一支友軍單位那里,可是兩支部隊合並後依然遭到了更大規模的進攻,五十多萬NPC三小時內全部陣亡,玩家部隊直接損失兩萬多人,大量攻城器械被摧毀.不過這場戰斗至少送回了一個確定的情報.

"是英國人和法國人的部隊."複活回來的鐵十字軍玩家非常肯定的在我和阿修福德面前點頭確認道:"我敢保證我沒看錯.他們雖然沒有拿國旗,但是我看到了法國和英國的特色職業者,而且數量很多.我們德國就算有人選了英法特色職業也不可能這麼密集的出現在一支部隊中的,所以我肯定對方絕對是英法行會的聯合部隊."

聽了這個鐵十字軍會員的話之後玫瑰對我們道:"看來我們的大比買賣終于還是引起英法行會注意了."

"這恐怕是必然的,畢竟我們的投資額度實在太大了,再發現不了的話反而奇怪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六十九章 全面突襲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七十一章 茫然的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