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九十八章 斑儂枷蘭和紅炎不得不說的故事  
   
第十一卷 第九十八章 斑儂枷蘭和紅炎不得不說的故事

齊格亡魂閃爍的頻率越來越快,與此同時他的樣子也逐漸開始出現了變化.齊格的外形居然逐漸轉化成了斑儂枷蘭的樣子,並且閃爍的速度也開始重新放慢,間隔時間在逐漸延長.最終,斑儂枷蘭的形象固定了下來,齊格的靈魂則完全消失不見了.

斑儂枷蘭似乎有些不適應這種情況,他驚訝的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奇怪了.我什麼時候有了這樣的能力?"

"是我賦予你的."我迅速回答道:"你現在是控靈,當你和別的靈魂融合時,如果對方不如你精神力強大就會被你吸收,如果對方比你精神力強大融合會失敗,你將無法強制融合."

斑儂枷蘭略微有些興奮的道:"不錯,這感覺不錯,也許跟著你真的是個不錯的主意."說到這里斑儂枷蘭又不懷好意的扭頭看向了另外三條史詩巨龍."這三個也給我怎麼樣?你不是說自己對部下一向很好的嗎?"

我笑了笑做了個請的手勢."請便."

紅炎正獨自招架著三頭史詩巨龍的攻擊,顯得有些手忙腳亂."斑儂枷蘭你個混蛋,想吃點心就快點滾過來幫忙."

"哈哈,一向自認強大的紅炎大人也有求人的時候啊?看在是為我打食物的份上,幫你一下吧."

斑儂枷蘭一閃身就再次和紅炎容為一體,這次和體後的紅炎不但成為了真的肉身巨龍,甚至還在身體外帶上了一層浮動的流光,看起來相當夢幻.雖然這流光看著漂亮,實際上卻相當的危險.三頭史詩巨龍的多次魔法攻擊全部被這流光反彈了出去,明顯這東西具備魔法閃耀的能力.

紅炎的實力一對三已經幾乎能打成平手,現在一和體馬上就出現了力量傾斜.在我的指揮下,我的魔寵們一擁而上硬是把黑龍迪諾從戰團中拽了出來.金剛不壞的鋼牙配合身披鎧甲的坦克,物理攻擊方面硬是逼的迪諾毫無還手之力.偶爾釋放的龍語魔法在水晶的直接干擾下威力衰減很嚴重,再經過凌和小純的雙重干預已經基本不具備殺傷力了.夜月使用石化之瞳對晶晶的聖盾進行石化,石化後的物體防禦力等于其基本防禦力乘以石化比例,也就是說盾牌被石化之後等于是強化防禦了.晶晶頂著這樣的盾完全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硬是帶著玲玲殺到迪諾身邊.在玲玲的一個重斬之下,迪諾的龍角旋轉著飛了出去.鐮刀的蜘蛛絲和玫瑰藤一起上陣,趁機纏住了他的一條腿.迪諾正要掙紮就被瘟疫和小三的四口龍炎同時命中,就算他再強也架不住這麼集中的攻擊,當時就被燒焦了一大片鱗甲.

迪諾正打算發威反擊,所有和他顫抖的魔寵突然全體退後和他拉開了距離.他還沒來及去思考為什麼敵人突然撤了下去就被一個巨大的光球吸引了注意力.他在我們之中發現了一個和坦克一模一樣的存在,那是使用真實鏡像複制坦克能力後的艾美尼斯.剛才大家在和迪諾纏斗之時她就在聚集能量了,此時魔晶炮擊已經達到臨界點了.迪諾剛來及轉頭就看到巨大的光球直射而來.

因為沒有反應時間,迪諾根本就來不及閃躲,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剛才已經被燒焦的傷口再次遭到攻擊.轟的一聲巨響,一股強烈的爆風順著地面瘋狂的掃過,把我們腳下的沙漠變成了個大沙坑.迪諾被巨大的威力直接掀飛了出去,由于是側面中彈,他在地上翻了好幾十個圈才停了下來.這個家伙不愧是史詩巨龍,被魔晶炮擊直接命中居然都沒死,只不過肚子上穿了個大洞,離死也不遠了.

"過去."瘟疫抓住夜月一把把她扔了過去.夜月直接落在了迪諾身邊,接著她的護目瞬間變為了透明.

迪諾哇的噴出一大口血,他的一部分內髒被直接石化了,這可比外表石化更致命.眼看著迪諾快不行了,坦克也升起了魔晶炮擊裝置.夜月動作迅速的閃到一邊,坦克的魔晶炮彈直接從迪諾肚子上的大洞飛了進去.轟的一聲迪諾的身體四分五裂,不過卻沒多少血,他的內髒基本都被石化了,有血也噴不出來.

紅炎打的正爽,斑儂枷蘭卻突然又從他身上退了出來.和體後的戰斗完全由紅炎主導,斑儂枷蘭根本不用分神去控制,所以他一直在盯著我們這邊的情況,一看到我們成功干掉了迪諾,他立刻就撲了上去.

四條史詩巨龍的實力基本都在同一水平線上,迪諾的靈魂也不是斑儂枷蘭的對手,輕易的就被吞噬了.斑儂枷蘭連吃了兩個靈魂,爽的全身都在顫抖,那充盈的力量是他以前所無法得到的.

"哈哈哈哈!沒想到還有這麼偏門的提升方法."斑儂枷蘭放肆的大笑著:"來吧,紅炎,把那兩個也干掉,讓我一次吃個飽."

銀雪一邊招架著紅炎越來越犀利的攻擊一邊含淚呼喊著斑儂枷蘭:"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就算你不愛我,看在我對你的愛份上,你怎麼能吞噬我的靈魂?"

"別嚎了,你這個淫蕩的母豬."斑儂枷蘭一張嘴就很不客氣.他和我們不同,這家伙本身就是邪惡的象征,說話自然和斯文不沾邊."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德行嗎?難道你認為你也配和沙彌塔亞比嗎?你和修蘭姆斯干過些什麼,不用我說明吧?"

"修蘭姆斯是誰啊?"我問旁邊的瘟疫.

瘟疫搖搖頭:"這幫家伙都是龍族分裂前就已經成名的龍族強者,那時候我爸都還沒出生呢!"

紅炎一尾巴把肯掃飛了出去,然後一口咬住了肯的脖子.肯還想掙紮,但是紅炎果斷的用前腳踩住肯的脖子,嘴巴用力一撕,哧啦一聲,黃金巨龍肯的腦袋居然別硬生生的拽了下來.

"呸."紅炎吐掉肯的腦袋,轉過頭來對我們道:"修蘭姆斯是龍族聖地的守墓者,也是史詩巨龍的一員.斑儂枷蘭這家伙沒有叛離龍族之前和這個修蘭姆斯好象還是過命的搭檔,那時候他們兩個號稱雙龍衛,全族上下沒有一條龍能在他們聯手之下挺過三分鍾."

"後來這個修蘭姆斯怎麼了?"我好奇的問道.

"被我殺了."斑儂枷蘭回答的到是挺快,但他的聲音中有著明顯的陰冷情緒.很明顯斑儂枷蘭對這件事有著一些不好的回憶.按說他們兩個是過命之交,一方殺死另一方也確實不是什麼高興的事情.

紅炎笑著道:"那是上層勢力的一些小摩擦,修蘭姆斯只是站錯隊而已.明明沒有那樣的頭腦非要和那些大人物混,真是……!"

"你給我閉嘴."斑儂枷蘭突然沖著紅炎咆哮起來,聲音震的我心髒都跟著蹦."不許你誹謗他.愛爾特就是因為你們這樣的人而死的.他是先驅,他比你們勇敢,比你們聰明,只是他還不夠聰明,他沒有想到你們這些該死的笨蛋是多麼的愚蠢.我早就勸他和我一起干,他偏偏不聽,非要說什麼龍族就應該是個整體,說什麼要用和平的方式改變龍族的情況.去他媽的和平,先進的思想就要用流血和死亡來貫徹."

"被你們越說我越糊塗,怎麼又冒出個愛爾特來了?"

紅炎苦笑著回答我:"那是修蘭姆斯的幼名,龍族成年之前使用的名字一般在成年後就要換掉.之後只有極為親密的龍族才可以互相稱呼幼名,關系不太好的龍族互相稱呼幼名會被認為帶有一定的侮辱性."

"那你們說的什麼思想,什麼流血,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革命."紅炎用兩個字回答了我的問題."斑儂枷蘭認為龍族的制度有問題,這個制度給他造成了很嚴重的傷害,他和修蘭姆斯都想改變這個制度,只是一個想用武力解決一個打算通過長老院和平過度."

"結果呢?"

"兩個都失敗了."紅炎歎氣道:"確切的說是大家都失敗了.修蘭姆斯的協商策略沒有成功,斑儂枷蘭的武力干涉也失敗了,他們都沒把新制度建立起來,不過斑儂枷蘭至少完成了一半,龍族的舊有制度被徹底破壞了,連龍族的凝聚力也一起破壞了.龍族從此一分為五,舊的制度也施行不下去了."

瘟疫接著道:"難怪現在的龍族社會幾乎都退化到無政府狀態了,原來都是你們搞出來的."

紅炎趕緊指指斑儂枷蘭."不關我的事,都是他挑起來的."

"還不是你們這些蠢蛋,被當成家犬在使喚還以為自己很崇高.一群笨蛋."斑儂枷蘭說完就像紅炎身邊撲了過去,嚇了紅炎一跳.不過斑儂枷蘭的目標不是他,而是他腳下肯的靈魂.吸收完肯的靈魂後斑儂枷蘭又轉向銀雪."知道我為什麼利用你嗎?"

"為什麼?"銀雪急切的詢問著:"我那麼愛你!"

"你?愛我?哈哈哈哈!"斑儂枷蘭笑的很狂妄."真是天大的笑話.你是愛爾特最愛的雌龍,我和愛爾特的關系那麼好,你難道認為我會不清楚你和他的關系?你早就不是純潔之體了,還指望我會回報你的愛?卡西德那個老混蛋給你那些毒藥的時候你怎麼不想想愛爾特對你的愛?你知道他被那毒藥折磨成什麼樣子了嗎?你知道我被迫殺死最好的朋友以結束他的痛苦時那種心情嗎?"斑儂枷蘭舉起了爪子."看看,就是這雙利爪結束了愛爾特的生命.你知道當我看到他的心口噴著血卻帶著感激的目光看著我時,我是什麼心情嗎?要是卡西德那個老家伙還在的話,我到是很想看看你親手結果他時會有什麼表情.哦,不對.這對你可能沒有意義.像你這樣的家伙是不會再乎親手殺掉自己的父親的,只要對你有好處,殺死誰對你來說都一樣."

斑儂枷蘭忽然轉頭對紅炎道:"你不是一直很奇怪為什麼同樣是龍族,我的力量會強到這種地步嗎?"

紅炎認真的道:"整個龍族都在奇怪.你離開時並沒有強到這種程度,當時的你應該只能算龍族中的天才,但也還未到能和整個龍族抗衡的地步.後來還聽說你進化成了第二龍神,那就更奇怪了."

斑儂枷蘭突然詭異的一笑."試試對我用透視術看看,注意看這里."斑儂枷蘭指著自己的胸口.

在斑儂枷蘭不抵抗的情況下,紅炎的透視順利完成.所有人都驚訝無比的看著他的胸口.那里的肌肉和鱗片都已經變成了透明狀態,穿過它們可以直接看到斑儂枷蘭的內髒.雖然他現在只是個超靈體,但結構上和他當初的肉身是沒有任何區別的.實際上超靈體也算另外一種形態的肉身,不然也不會具備物理攻擊力了.

我們之所以驚訝,是因為我們在斑儂枷蘭的胸膛里看到了兩個心髒,同時我們還在斑儂枷蘭的心髒後面發現了一枚巨大的晶核.巨龍應該是只有一個心髒的生物,至于晶核,那東西好象應該長在腦袋里才對啊!況且這塊也太大了點.

我們還在疑惑,紅炎又在斑儂枷蘭的腦袋上放了一個透視術,結果更驚訝的事情發生了.我們在斑儂枷蘭的腦袋里看到三個特殊物品,其中一個是晶核,另外兩個圓圓的好象是龍珠.

腦袋里有晶核是大部分魔獸共通的特性,巨龍的腦袋里本來就應該有枚晶核,可斑儂枷蘭的肚子里已經有一枚超過正常體積的晶核了,腦袋里這個明顯也大的不一般.更奇怪的是那龍珠.巨龍長龍珠到也有不少,大約每三十頭龍會有一只有龍珠,但一次長兩個卻是前所未有的,更奇怪的是它們的位置居然是在眼睛的位置上.斑儂枷蘭居然沒有眼球,怪不然一直覺得他的眼睛紅的不正常,原來是兩枚紅色的龍珠在眼眶里.這麼說斑儂枷蘭一直就是瞎的?

"怎麼會有兩枚晶核?難道巨龍也和電腦一樣流行雙核?該不會真的是雙核更強勁吧?"

"你說什麼?"瘟疫在我旁邊聽到了我的小聲嘀咕.

"沒什麼."

斑儂枷蘭適時的解釋起來,把瘟疫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你們很想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雙份晶核,雙份龍珠以及兩個心髒吧?"

水晶也問道:"還有你的眼睛,你難道一直都看不見東西?龍珠應該不能代替眼睛吧?"

"當然."斑儂枷蘭點頭道:"龍珠當然不是眼睛,我從親手殺死愛爾特的那天開始就已經瞎了."

"你怎麼瞎的?"紅炎很疑惑的問道:"你當初可是有著一雙號稱龍族最後魅力的眼睛啊?我記得我成名之前你就已經有電眼王子的稱號了,你的眼睛應該沒問題吧?"

"我的眼睛沒問題."

"那你怎麼瞎的?"

"刺激過度."斑儂枷蘭平淡的說著."殺死愛爾特的時候我受的打擊太大,當時眼睛就看不見了.我自己也是龍族最權威的醫生,我知道那是神經受刺激導致的.既然這雙眼睛看不見了,留著它們也是沒用.所以我自己把眼睛挖掉了,然後我吐出了自己的龍珠又挖出了愛爾特的龍珠分別嵌入左右兩邊的眼眶.雖然龍珠沒有視力,但它們對魔力很銘感,這個世界中任何東西都有魔力,只是強弱不同,有了龍珠我依然可以行動自如.我要用這雙特殊的眼睛和愛爾特一起見證龍族制度的毀滅.而且……!"斑儂枷蘭停頓了一下才道:"我想讓愛爾特和我一起去經曆這路程,還要讓他親手體驗報仇的快樂.所以我挖出了愛爾特還沒有完全失去生命的心髒縫合到了我自己的胸膛內,還有那枚晶核,那也是愛爾特的.腦袋部分我不敢動,所以只能把愛爾特的晶核放在心髒旁邊,沒有塞入腦袋.本來我只是想和他一起見證這一切,沒向到卻意外獲得了無窮的力量.我想那一定是愛爾特的靈魂在幫助我,他在和我一起對抗這命運.兩枚晶核的效果完全超出我的想象,那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麼簡單,我的力量仿佛沒有上限一樣不斷飆升,以前的瓶頸都不再成為問題.還有這心髒.兩枚心髒讓我更加強壯,身體也開始了二次發育.本來我沒有現在這麼高大,我本來就是黑暗系巨龍,算是魔法巨龍,體積並不像金屬系巨龍那麼大.現在這個身材都是後來長起來的,而且兩個心髒帶給我無窮無盡的力量,和超越任何龍族的耐力.再配合上龍珠提供的全方位感應,我就是無敵的."

"你不是很喜歡沙彌塔亞嗎?沒有眼睛你就再也看不到她了!"紅炎問斑儂枷蘭.

斑儂枷蘭無奈的道:"這樣的我已經不配再接近她了,我之所以從不碰任何雌性就是為了讓自己記住.我連摯愛都已經失去,就決不能再受任何事情的干擾,不把我和愛爾特的願望實現我是不會放棄的.你們以為被封印很高玩嗎?被封印的生物多著呢!世界上的封印又沒有永久性的,再強的封印也只是維持時間長短的區別,但是在那些封印淡化後你們有聽說什麼東西跑出來的情況嗎?很少不是嗎?像我們這樣被封印的存在都是極為強悍的,一旦出來就必然天下皆知,然而你們卻很少聽到類似事件,那就是因為大部分被封印的生物已經消失在了封印中.那種折磨你們是不會理解的.千萬年無所事事,沒有一個說話的人,那感覺可以讓任何智慧生物瘋掉."

"我能理解."紅翎突然走了出來.

"你?"

我幫紅翎解釋."她是天火神姬,被天庭封印了很長時間,和你經曆差不多."

"哈哈,沒想到和我一樣的不止我一個啊!"斑儂枷蘭繼續道:"我就是依靠著這個信念支撐下來的,任何人也無法阻擋我複仇的腳步."

紅炎道:"難怪我覺得你一點都不像龍族!"

"他還不像龍族?"凌問道.

紅炎點點頭:"我們龍族的生理沖動都很強,可他卻禁欲.龍族都是一個晶核,他卻有兩個,還有心髒和龍珠,都多了一個.龍族的體型也沒他這麼大,連魔法級別都超出一大截.最重要的是,這個家伙完全對財寶沒有反應.要不是聽到他的這些事情,我是無論如何也無法理解怎麼會有龍族完全不喜歡財寶的."

"我不是不喜歡,而是我背負的東西太多,除了那信念之外的東西我都沒有精力去管了.我拋棄了龍族的榮譽,拋棄了龍族的驕傲,拋棄了和沙彌塔亞在一起的機會,拋棄了對財寶的欲望.在龍族分裂之後我連改革的目標也失去了,剩下的就是複仇,同時我還可以順便尋找一個死亡的機會.沒想到最後卻是被封印了."

紅炎十分忌憚的道:"原來你一直都在尋死,怪不然你的氣勢如此可怕.說實話,除了身份和理念不和,我真的覺得你很值得敬佩."

瘟疫也點點頭:"我大概能理解為什麼傳說中的邪龍斑儂枷蘭總是能把神聖巨龍連隊沖的七零八落,因為你一直在尋死,對方卻不想陪你玩命,所以他們從一開始就在氣勢上輸了你一大截.家上你本身實力就已經超越單一個體巨龍好幾倍,所以對方如果不能集中力量並抱著必死的想法和你玩命就絕對打不過你."

紅炎搖著腦袋道:"這麼說來我們連隊當年輸的不冤枉.斑儂枷蘭,我們和解吧."

"哈哈哈哈."斑儂枷蘭大笑了起來:"你和愛爾特真的很像,典型的理想主義者,不過……他要是像你一樣知道回頭就不會死的那麼慘了.……我接受你的和解,看來龍族還沒有全爛透."

"錯."紅炎開玩笑的道:"當時的龍族是爛透了,現在這個四分五裂的大概已經不能叫龍族了.眾神時代的龍族和眾神平起平坐,現在卻被人類逼迫到了幾個龍島之上,真是天大的諷刺.不過,我們兩個都已經和龍族無關了,現在我們要擔心的只是自己怎麼活下去而已.至于你說的複仇,她還是交給你自己處理吧.盡管我也很看不起她,但是好象沒你這麼苦大仇深."

斑儂枷蘭迅速道:"我當然想,不過這身體已經沒有當年的力量了.還是把你的身體借我用一下吧.和體之後我來操縱,你只管看著就行了."

"沒問題,來吧."

銀雪現在開始後悔剛才沒趁機逃跑了,不過她就算剛才跑也沒用,有紅炎和斑儂枷蘭這樣的高手在,她跑的掉才怪.重新和體之後斑儂枷蘭完全掌控了紅炎的身體,這次他毫不猶豫的撲向了銀雪.

銀雪一邊討饒一邊後退,但是斑儂枷蘭的仇恨已經不是討饒就能夠平息的了.剛才三對一還無法占到便宜,現在銀雪一個對和體後的斑儂枷蘭和紅炎完全就是一面倒.在一陣慘叫聲中連我和凌他們都被迫轉了過去,斑儂枷蘭這個變態爆發出來的怨恨真是強烈到已經能形成實質般的力量了.銀雪的討饒激不起任何的憐憫,反而讓斑儂枷蘭想起了死去的朋友,變的更加狂暴.我們這些人站在旁邊都有點看不下去斑儂枷蘭近乎活體解剖的殘忍手段了,只能轉過去等著他結束.就是這樣背後銀雪發出的陣陣慘叫還是搞的我們一陣陣的全身發毛.

好不容易等到銀雪沒聲了之後我們又聽了十多分鍾喀嚓喀嚓的嚼骨頭聲音才算結束,就這還是因為紅炎已經超出忍耐極限主動和斑儂枷蘭分離的原因.四頭史詩巨龍,這麼一會只剩一地的碎肉了.斑儂枷蘭似乎相當盡興,這麼多年的怨氣終于爆發出來,突然之間感覺一切都變的美好起來.

"沒想到出氣的感覺這麼痛快."斑儂枷蘭吸收完了銀雪的靈魂又跑到我身邊."以後我會幫你戰斗的,這算是對你的報答.反正複仇已經結束了,我在這個世界上也沒什麼好牽掛的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九十七章 龍城往事     下篇:第十一卷 第九十九章 龍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