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一百零六章 神鬼之迷  
   
第十一卷 第一百零六章 神鬼之迷

"快點出去,離開這里."我對著站在門口的鈴音騎士喊道.對這種無法理解的東西我決定還是暫時不要去碰她為好.

很可惜,那個東西似乎並不希望我們離開,她看到那個鈴音騎士向外跑,立刻也跟了上來.我們一個個幾乎是以逃命的方式跑出去的,但是那個綠色的女鬼卻也跟了出來,而且更讓人郁悶的是她居然能穿牆.

我催促著跑在前面的鈴音騎士快點跑,可是前面卻突然傳來了一陣驚叫聲,那個鈴音騎士又倒了回來.基地事實區的走廊就那麼點寬,我們二十九個人擠成一堆實在是不怎麼安全.

"前面怎麼搞的?"我不大高興的問道.

"這邊也有!"前面的鈴音騎士驚慌的回答道.

"什麼?"我迅速擠了過去,卻被嚇了一跳.後面那個女鬼雖然情況怪異,但好歹是人形,而且還是個比較漂亮的女人,只不過因為目鏡上顯示的顏色發綠,外加表情呆滯沒有生氣才顯得很嚇人.可是和這邊這個一比,後面那位簡直就是無害人群了.前面這個家伙是個男性,長相已經完全看不清楚了.他的臉整個缺了一半,剩下的半邊能看到大量翻起的肉塊,而且一只眼珠子還掛在外面晃蕩著.那家伙的手也是一樣的情況,左手完全就是骷髏爪子,右手卻還是人手.再向下看,他的肚子上穿了個大洞,一堆內髒亂七八糟的掛在外面,一直拖到地面上,還在他身後拉出去好長一大截.

"老天哪!這都是什麼東西啊?"

凌顫抖著說道:"不管是什麼,我都不想讓他們再靠近了."

晶晶忽然道:"防護罩,我們能制造防護罩的,試試看能不能擋的住."

"你真是天才!"

維娜和辣椒同時轉向兩邊,各自在通道里用磁力構建了一個強磁屏障.那兩個不明生物依然在向我們靠近,幾乎是同時他們一起撞上了防護罩.和我們撞上防護罩後被彈開的情況不一樣,兩個鬼怪接觸的地方閃耀起了一陣藍色的電火花,然後我們每個人都感覺到了兩個怪物發出的慘叫.那實際上不是真實的聲音,而是兩個怪物的腦電波爆發引起的反應.剛剛這兩個家伙明明微弱的幾乎沒有波動的電流感應居然在撞上防護罩的瞬間變的這麼強烈.

怪物好象是被防護罩傷的很嚴重,那個長相仿佛腐爛僵尸一樣的鬼怪居然在慘叫之後開始逐漸變淡,最後竟然消失不見了.我們把目鏡連續轉動了很多個波段,可再也看不到那個家伙了.維娜集中注意力再去尋找了一番那個家伙的精神波動,可結果也是一絲一毫的痕跡也找不到了.另外一邊的那個女鬼被防護罩打了一下之後也明顯變的淡了很多,可是她並沒有消失,只是精神波動變的更加微弱了.

"防護罩對他們有強力傷害效果."維娜瞬間做出了判斷.

"看出來了."我指揮著辣椒."在她周圍全都布下磁力屏障,把她弄到高能物理實驗室去,我想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能夠被抓住的東西就再沒什麼好怕的了,既然防護罩對她的傷害這麼嚴重,那就應該是她怕我們才對了.那個女鬼顯然是能看到防護罩的,辣椒使用防護罩把她包圍之後使用防護罩直接威脅著她跟隨我們移動,很順利的就把她送到了高能物理實驗區.研究員們迅速仿照我們的磁場原理制造了幾十個這樣的牢房出來,這些牢房沒有通常意義上的牆壁,僅僅以強磁場構成了邊界.雖然這種磁場不能像防護罩一樣阻擋子彈,但困住這個女鬼卻完全不成問題.至于為什麼會造幾十個這樣的牢房,則是因為我們在送女鬼來的這一路上居然碰到了幾十個這樣的東西.整個基地里遍布著這樣的東西,可以說到處都是.以前居然從來沒人發現基地里有這樣的東西,我們也是第一次知道.得知多用目鏡能觀察到他們後基地里的研究員們開始了全基地的大搜查,一旦發現就讓我們去抓,結果反而搞的我們更害怕.

經過研究員們的搜索發現整個基地里從入口到底層就沒有哪里沒有這種東西的,前前後後抓了三四千居然還有零星落網的.最後連牢房都不夠裝了,我們干脆弄了幾個大的牢房把這些鬼怪一起放了進去.

搜捕中我們發現基地內的鬼怪不光是人類的,居然還有大量猴子或者狗的鬼怪,甚至還發現了小白鼠的鬼怪,當然,實驗的生化生物鬼怪也是存在的,不過主要還是人類的比較多.這些鬼怪有的和人一模一樣,有的卻像是腐爛的僵尸腸子都掛在外面,還有一些變成了噩夢中才會出現的怪物,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

經過抓補過程我們到是總結出了這些東西的一些共同特性.首先他們不能接近強電流和磁場,否則就會受到嚴重傷害,而且只要傷害達到一定程度就會像一開始的那個男性鬼怪一樣徹底消失掉.其次,這些東西可以穿越牆壁,但是穿牆時速度下降很嚴重,不能像在空氣中一樣快速移動.此外他們似乎也並非完全的虛無存在,至少氣流和揮舞的物體都可以破壞他們的完整性,不過時間一長就會緩慢恢複,沒有什麼實際價值.

當基地里的這些家伙全都被抓到了磁場牆里關起來之後這里已經聚集了好多的研究人員,連不相關部門的人都跑來了.大家之所以這麼關心這件事,就是因為這些東西很可能會推翻我們現存的知識體系.我們從小到大接受的都是唯物主義教育,可是眼前這些東西所指向的名詞卻是那麼的不容質疑.這些東西本身沒有固定物理特征,手摸不到,眼睛也看不到.行動飄忽,可以穿牆,具備攻擊性.綜合這些特征來看,非常像民間傳說中的鬼魂,可偏偏我們的知識體系中鬼魂應該是不存在的東西.

我們正在那里發愁,一個人突然擠了過來驚訝的指著一個磁牆後面的鬼魂叫了起來:"羅鵬?"我們這邊所有的人呼啦一下全都轉頭看向了那個人.

"你認識他?"我驚訝的走過去問了起來.

"當然."這個花白頭發的老研究員激動的道:"他是我以前的實驗室主管."

"什麼?這個……"我想了半天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這個東西.雖然主管上感覺好象是鬼魂,可又不大確定."這個不明生物以前是我們基地的人?"

這個研究員點著頭道:"他叫羅鵬,和我一樣是微生物研究部的."

"那你現在是什麼職務?"基地里這麼多研究員我也不可能每個都認識.

"我現在是微生物研究部主管."

"那你說的那個羅鵬後來到哪去了?"

"那時候我們在一起研究一種新型藍藻,但是有個新手把生物剝離劑鋼瓶弄倒了,結果鋼瓶氣門撞在儀器拐角造成剝離劑泄露.羅鵬當時為了保護我們就自己上去用手把氣門擰了起來,但是他自己因為接觸到過量剝離劑導致全身大面積細胞死亡,最後還是沒搶救過來."

維娜疑惑的道:"什麼鋼瓶一撞就開啊?"

老研究主管道:"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當時用的還是快門氣瓶,沒有電子保險."

我皺著沒有問道:"那就是說這個羅鵬已經死了三十多年了?"

老研究主管點了點頭."整整三十四年了.我每年都去掃墓的."

凌指了一下磁牆後面的那個鬼魂:"那這個是什麼?"

老研究主管搖了搖頭:"所以我才這麼驚訝.羅鵬都死了三十多年了,這個我記的很清楚.可是這個……!他和羅鵬當年死的時候簡直一模一樣.那個……副總裁,你說這個會不會是……?"

他不說我也知道他什麼意思,周圍的人也都一樣清楚.大家都是在懷疑,這個真的就是傳說中的鬼魂.

小純到是比較聰明,對著頭頂上叫了起來."女媧姐姐,能查到這個人的資料嗎?"

房間內的投影儀瞬間啟動,一個男性的三維圖象被投射到了我們面前,圖象旁邊有大量人事資料.女媧的聲音同時響了起來:"羅鵬確有此人,死亡記錄和工作記錄都很詳細.從三維圖象上看和你們抓到的這個不明物體完全就是一個人.不過我不能明白為什麼死了三十多年的人還能以這種形態出現."

高能物理研究部門的主管黃忠道:"長的像也不能就此斷定就是他本人的靈魂啊!這些東西沒有實質形態,想模擬出別的人和動物的樣子應該不難,而且還有個很奇怪的問題你們可能沒注意到."

"什麼問題啊?"

"他們都有衣服."

"那又怎麼了?"

黃忠很鄭重的道:"就算人真的有靈魂,而且死後靈魂會變成鬼魂四處游蕩,但衣服可不是人體的一部分,鬼魂為什麼都穿著衣服?"

"這個……!"

還別說,這個看似普通的問題還真說到點子上了.為什麼他們都穿著衣服?衣服應該不是身體的一部分,就算人死了可以變成鬼,也應該是光溜溜的才對啊!

黃忠忽然又道:"先不管這些東西是什麼,讓我們先看看他們有沒有攻擊力再說."

"對."我馬上對女媧道:"大姐,趕緊幫我們送兩個實驗體過來吧?"

"馬上到."

幾分鍾後八個警衛壓著兩個死刑犯出現在實驗區,這兩個人被帶進來的時候正惶恐的四處張望著.他們本來早就應該被槍斃的,能活到現在自然也清楚肯定有特殊原因.突然看到我們這麼多人在這樣一個詭異的房間里召見他們,使這兩個人本能的感覺到危險.

警衛把人送到之後讓我簽署了留底用的文本證明然後就離開了.其中一個犯人被斯哥特他們先關了起來,另外一個被打開了手銬腳鐐.

我指了下其中一個磁場牆范圍:"到那里站著去."

"你們要拿我做什麼?"這個人緊張的問道.

"別問那麼多,快過去站著."我加重了語氣.

犯人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進去.我們都帶著觀察鏡,可犯人沒有.他看不到那些鬼魂,自然是不會害怕他們.他剛一進入,那里面的鬼魂就開始向他靠近.在我們的觀察器內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鬼魂貼到了這個人的身邊,然後伸出手一拳頭打在了這個犯人的胸口.

犯人看不到鬼魂,他只是覺得我們這麼多人一起帶著奇怪的眼鏡盯著他看很奇怪.不過,他忽然感覺胸口的肌肉不太舒服,有種抽筋的感覺,于是伸手在那里揉了兩下,之後又轉動了一下肩膀.

"感覺到什麼了嗎?"黃忠突然問道.

"感覺?"犯人四處看了看."什麼感覺?"

"你的胸口,剛才你揉的那個位置."

"這里?"犯人很疑惑,不過還是回答了我們的問題."剛才突然有種肌肉抽筋的感覺,不過現在好了.怎麼了?"

黃忠沒理他,只是對我們道:"攻擊力基本為零,看起來對人體是完全無害的."

維娜道:"我看不是無害,而是攻擊力太過微弱了."

凌卻忽然道:"我不知道你們感覺到沒有.他剛才攻擊的好象不是這個人的身體,而是他的生物磁場."

我點點頭道:"也就是說,這種東西能用身體發出類似精神攻擊的東西."

女媧的聲音忽然接道:"人體的控制信號就是用生物電流,所以人如果真的有靈魂,那就應該是以磁場或者電場的形式出現.這樣來說的話這些東西搞不好還真的是人的靈魂."

維娜笑了起來:"哈哈,全世界最尖端的電腦居然說這個世界上有鬼.真是夠諷刺的."

女媧略微有些不高興的道:"我的情緒控制模塊只占運算模塊的百分之一都不到,我的思想是絕對客觀的.現在不是我臆測,而是事實已經出現了.剛才的回答確實帶有推測成分,但是推測的可能性高達百分之九十八,已經超過了下准確結論的最低標准."

黃忠拿著個本子一邊記錄一邊道:"剛才這種情況應該被認為是攻擊手段.可是這個犯人沒有去招惹他,那麼他主動發起攻擊應該就是本性中包括攻擊性特點.如果單純的只是讓肌肉感覺到抽筋,那應該不算很強的傷害,可是你們看下能級讀數."

我掃了一下目鏡右上角的能級讀數,發現數字好象變大了."他在吸收能量?"我驚訝的說了出來.

"而且吸收的速度還不低呢!"黃忠指了下那里面.

我們發現那個鬼魂又開始攻擊那個犯人,犯人站在那里總是不自覺的偶爾去揉揉這里抓抓那里.在他感覺好象就是身體時不時的有些位置不太舒服,所以想揉揉,可我們看到的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在我們的目鏡中那個鬼魂每次攻擊他的什麼位置,他就會馬上去揉那個位置,而且越來越頻繁.與此同時,那個鬼魂的能量級別在不斷提高,他的半透明身影也越來越清晰起來,只不過肉眼既然是什麼都看不見而已.

那個犯人感覺我們一群人老這麼看著他,似乎很奇怪,忍不住叫了起來."你們他媽的到底在干什麼啊?老子又不是同性戀,你們這麼多人盯著我看是不是有毛病啊?"

我們根本懶得理他,一個個依然看著鬼魂在不斷的攻擊他.女媧忽然道:"對了,聽說下雨的夜晚經常有人看到鬼,所以我有個小推斷,要不要試試?"

"什麼推斷啊?"

"你們看看就明白了."

在女媧的指揮下,一台靜電放電儀器被推進了那個空間內,然後房間內的空調開始增加空氣濕度,之後我們被要求換上了絕緣鞋並且連觀察鏡也被要求拿掉了.女媧的聲音說著:"下雨天空氣中有大量的水汽,雷電中的電流必然會通過水汽向外輻射,而經過多層水汽折射的電流強度必然會下降.在有水的環境中,大量充斥著活性電子,之後氧氣就會被電離成負離子.而當帶電的負離子濃度達到一定比值的時候就會這樣."

隨著女媧的最後一聲結束,房間內的靜電發生器突然啟動,接著本來用來關押這些鬼魂的透明強磁空間突然全都亮了起來,那些磁牆仿佛真實存在一樣被我們的肉眼直接看到了.正常情況下這些只是磁場,不該被肉眼看到的.可是現在他們卻亮了起來.更為詭異的還在後面.隨著實驗室內的燈光逐漸調暗,原本被關在磁牆內的鬼魂們居然全體顯形了.

"啊……!"那個長的相當魁梧的死刑犯一聲尖叫從那個磁牆里蹦了出來,動作快的像閃電一樣."鬼……鬼啊……"這個家伙被嚇的不輕,臉上蒼白一片.

女媧帶著明顯玩味的聲音又出現了."果然讓我猜對了."

"這是怎麼回事?"維娜問道.

"很簡單."女媧回答道:"這些鬼魂和我們用來封閉他們的磁場牆是一樣的東西,他們是一些帶有能量屬性的半物質,其性質類似組成光線的光子,同時存在能量和物質的雙重特性.因為這些東西是半物質,所以他們不反光也不發光,我們自然就看不見他們.但是當空氣中的游離電子增多後,電子和他們的能量體發生撞擊,就會發生電子閃耀現象.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其實不是他們本身反射或者發出的光線,而是撞在他們身上的電子發出的閃光,不過因為電子很密集,所以形成了一個發光面,剛好把他們的輪廓勾勒出來了.不過電子撞擊的光線比較暗淡,在外部光源充足的情況下是看不見的."

一個研究員道:"怪不然傳說中的鬼魂都出現在黑暗的地方,而且基本都是陰天下雨才出現,原來是因為只有在這種環境下才看的見他們."

另一個研究員補充道:"古代鬼怪之說比較多,現代卻明顯減少,大概就是因為城市里燈光太亮,根本就看不見他們."

女媧道:"兩位只說對了一半.從我們已知的情況看,強電磁場可以消滅這些鬼魂.現代社會中的高壓電線,雷達發射的雷達波,微波爐的電磁輻射,大功率無限轉播台附近的強電場,這些東西對鬼魂應該都是致命的.所以不光是能看到他們的黑暗環境少了,鬼魂本身的數量應該也下降的很厲害.甚至于太陽風引起的強磁干擾對他們也很危險,所以這些鬼魂無法永久的停留在世界上,不然的話這個世界死了那麼多人,早就被鬼擠滿了.還有一點,好象不是每個人死後都會形成這些鬼魂,他們的形成應該也是存在特定環境要求的.而且我已經推算出,死亡時高度集中的思想應該就是形成鬼魂的重要條件之一,所以才有冤魂的說法,因為那些人死的不甘心,死亡時思維比較活躍,電場強度高,比較容易形成鬼魂.不過傳說顯然是經過加工的.至少冤魂複仇這種事情應該不存在."

"你怎麼知道?"

"要複仇起碼要記得仇人是誰才行吧?這些鬼魂抓來這麼長時間了,我觀察到他們好象只有基本的生物本能,知道躲避傷害和獲得生存必須的資源,卻沒有更高級的智慧表現.至于攻擊人類,好象純粹是為了獲得生物電場的補充,不是真的因為跟誰有仇.況且就算真有仇他們也不記得,不可能去報仇的."

"說的也是."

對于這些鬼魂的形成原理和一些特性的研究一時半會也結束不了,不過既然沒有安全問題,我也不用在旁邊看著了.黃忠全權接手研究項目,我則帶著魔寵們重新上線,那個能破除神力壓制的任務還沒看完成呢!

上線之後重新打開卷軸仔細的看了一遍.卷軸上的內容到是很簡單.標題下面只寫了三樣東西:任務內容提示,限制要求,完成獎勵.

完成獎勵就是得到一塊神力寶石,將其鑲嵌于任意物品上之後,持有該物品者就可以獲得解除神力限制的能力,但該物品丟失將導致神力限制同時轉移.不過我有系統獎勵,只要不是我故意扔掉或者交易出去就不會掉落物品,所以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卷軸中還提到任務過程中有一些不確定獎品,但是沒有詳細說明,只說有這麼一些隨機獎品,沒寫具體是什麼.

限制條件方面只有一條,就是只能由一名玩家去完成任務.也就是說誰完成無所謂,但是只能去一個人.不過補充提示說執行任務的玩家所擁有的召喚生物可以參加,但不得雇傭其他類型的NPC幫忙.

任務內容方面就是尋找獎勵中提到的那枚神力寶石,但任務提示僅僅就一句話."知情者被冰封于永琲瑤A璨王都之下."

這個提示實在是模糊的有點誇張,基本上有和沒有區別不大.我和魔寵們一起分析了半天只大概猜到任務提示是要我們去一個叫永琲瑤A璨王都的地方尋找一個知情人,這個人應該是知道這個寶石在什麼地方或者他知道下一步線索,反正必須先找到這個人.不過問題也出來了.我根本就不知道那個什麼王都到底在哪.所以我連怎麼開始這第一步都不知道.

想了半天之後我也沒想起來到底在哪見過這個王都,但是《零》的游戲系統都是根據玩家經曆安排任務的,所以卷軸這麼說,那我應該就是遇到過或者聽說過這個地方,不然系統不會給這樣的任務的.可我想破腦袋也想不起來到底什麼時候見過或者聽過這麼一個地方.實在沒辦法之下之後發動大家的力量,本行會十多萬會員加上上千萬NPC總該有知情的.

我直接用行會信息發布系統發了求助消息,然後又讓各部門NPC的頭領過來幫我一級級的向下問.我就不信這麼多人沒一個知道那該死的城市在什麼地方的.

還別說,兩個小時後真的找到知情人了,而且居然就是真紅.我拉著真紅激動的詢問:"那個地方到底在哪啊?"

真紅有些猶豫的道:"其實我也沒聽過這個地方,不過我想可能有一個地方就是你要找的那個城市."

"什麼地方啊?"

真紅不答反問:"記得上次我們從印度回來的時候路過大雪山嗎?"(第九卷第一百二十六章出現過)"記得,怎麼了?"

"當時我掉到了冰層下面,然後我們就發現了一座由冰構成的城市,你還有印象嗎?"

真紅一說我就立刻想了起來."你說那個有很多冰雕怪物,完全由冰組成的中國風格的城市是嗎?我記得當時我們因為趕時間沒有走進去是吧?"

"對,就是那個地方."

"你怎麼知道那里就是永琲瑤A璨王都?"

"我也不確定,不過我想很可能就是那里.你的任務中提示說那個知情者被冰封在這個城市里,那麼這個城市十有八九是在很冷的地方,那個人單獨被冰封在一個很冷的房間中的可能性不大.另外,永琲瑤A璨王都大概不是名稱而是形容詞.永睇〝時間長,而我的印象中只有整個被冰封才能長時間的保存下來.至于璀璨,很可能就是形容這個城市本身很漂亮.我們當時看到的城市是用冰雕出來的,所以我想它完全符合璀璨的標准.至于那里是不是王都就不好說了,畢竟提示太模糊了."

"沒想到你也變聰明了嗎!"我笑著道:"好吧.反正現在也沒有更有用的消息,我先去那邊看看再說.要是有了新的關于王都更准確的消息,你就讓玫瑰用愛之環聯系我."

"好的."

既然知道目的地就好辦了.和玫瑰打了個招呼,告訴她這段時間我不回行會了,然後使用傳送戒指直接傳送到距離喜馬拉雅最近的城市,之後騎著夜影向那座冰封城市前進.

說實話,雖然我去過一次那座城市,但現在看來和沒去過也差不了多少.雪線以上的山脈就像沙漠一樣,根本沒有什麼合適的地表參照物.那些白色的山峰看起來都長的差不多,我也搞不清楚上次到底是在哪發現那個冰窟窿的,只能在大致的范圍內瞎轉悠.結果我還沒什麼感覺,夜影先不高興了.

"主人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們到底要找什麼東西啊?"

"我知道.我們要找一個大雪溝,不過這里看起來貌似都一樣啊!"

"我們這樣找恐怕不是辦法吧?"

"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零五章 真的有鬼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零七章 先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