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章 冰封王座  
   
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章 冰封王座

剛剛沖進通道的三男兩女都很謹慎,他們一進入洞穴就立刻拿著武器圍成一個半圓形的防禦線.在他們後面是已經崩塌的洞口,而前面則是大群長著灰色大胡子的矮人.巨大的洞穴空間內堆著一座座黑色的小山,而矮人們正拉著一些四輪的小車在往這些小山上倒.對于突然出現的五個人,矮人們先是愣愣的看著他們,然後突然反應過來開始喊叫著向遠處一個發光的洞口跑去.

五個人對于矮人的不抵抗行為表現的非常興奮,他們拿著武器迅速的沖了上去,不過很快他們又退了回來.那些拉小車的矮人跑進那個洞口之後,立刻就有大群身披板甲,手持車輪斧的雄壯矮人沖了出來.剛剛沒有對比還沒發現,原來那些拉車的矮人似乎比後來這些矮人還要矮一些,而且也瘦弱一些.剛剛那些明顯都是未成年的矮人,後來這些才是真正的成年矮人.

五個人迅速的被大群矮人逼退到了剛剛進入的洞口旁邊,要不是洞口已經塌陷,他們肯定已經被逼出去了.三百多矮人對五個人,除非這五個人像我一樣屬于召喚系的牛人,要不然就必死無疑.不過他們還沒來及開打,突然後面的岩壁上轟的一聲響.整個岩壁完全爆開,大塊的碎石四處亂飛.那五個人反應迅速的想跑,結果被第二披趕到的矮人堵在了兩幫矮人中間.

原本已經坍塌的通道又被炸開了一個大洞,煙塵還未散盡我就已經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我的魔寵和鈴音騎士.這回輪到矮人們緊張了,他們迅速的開始向後退,並和隨後趕到的矮人聚集在了一起,那五個人則被夾在了我們中間.看他們這樣改變位置,明顯是把這五個當成我們的人了.

"哈,又前面了."我向那五個人揮揮手,然後又轉向那邊的矮人."不介意我先干掉這幾個人再和你們解釋情況吧?"

"當然不介意."一個長著紅色大胡子的矮人從後面的洞口走了進來.這個家伙的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五,應該算矮人中的巨人了.而且看他的樣子,估計不是國王也是個頭目什麼的.

"謝謝您的寬容."我向那個矮人道謝之後轉向了前面這五個人."我自認為自己算不上好人,不過各位的行為似乎有些太過分了."說著我從手背上摘下了血紅色的永痦y握在手里,然後永琱妓y就在我的手中開始變形伸展最後成為了一把鞭劍.

"你小子別囂張,我記住你了,你給我等著."對方中一個瘦高的青年劍客說完這些之後丟出了一張青色卷軸,不過卷軸剛剛展開就突然被七支短箭釘到了岩洞中的一根石柱上.

斯哥特把手里的連射弩扔還給身邊的邪靈騎士."這東西不錯."

我推開頭盔面具沖那個家伙笑了笑."你還真勇敢啊?放完話就扔傳送卷軸?"

那個青年被我說的臉上青一陣紅一陣卻無法反駁,畢竟剛才做的事確實很沒面子.他身邊站著那個女武斗家走到前面囂張的放話:"有本事手底下見真章."

我右手舉起永睄C用力向側面一甩,嘩啦一聲劍身自動脫節拉開,接著我向前一帶,劍身舞動著向對方卷了過去.同時我還在說著:"你說的很有道理,那麼你們就快點躺下吧."

看到我的劍像蛇一樣卷了過去,對方中一個拿棍子的家伙橫在了前面.棍身一抖,橫向拍向了永睄C.我手腕旋轉九十度,劍刃跟著轉了九十度,正好劍刃對上鐵棍.嚓.那家伙的棍子突然一輕,他驚訝的收棍後退,可到了手里的只剩半截棍子了.另外半截金屬棍直到這時候才撞上地面,當的一聲彈了出去.

一個看起來比較精明一些的矮人壯著膽子跑了兩步撿起了那節被削斷的棍頭跑到了紅胡子矮人身邊說了起來,紅胡子矮人聽的不斷點頭,然後抬起眼睛盯著空中正在飛舞的永睄C,雙眼中精光四射.

對方隊伍中的女道士抽出寶劍就想去削我的劍身,我完全沒管她,手腕一抖,永琲漲y端立刻拐向拿棍子的那個武僧職業的玩家.女道士的一劍下來只換來了一聲脆響和半截斷劍,當然斷的不可能是永.武僧的棍子被削掉一截已經很吃驚了,對于突然拐彎的劍刃完全沒有准備,慌亂之間把棍子砸了上去,同時自己拉開距離大吼一聲:"金鍾罩."

他的棍子被永痡q中線一剖兩半,同時劍式不改的繼續前進一劍刺入了那個武僧的胸口.那個家伙似乎不能相信一般看著自己的胸口,他的身邊一層金色的防護罩似乎完全沒啟作用.他看完胸口又抬頭看了下我,我沖他笑了笑."忘記告訴你了,這把劍是專門破魔的."說完我的手在劍柄上敲了一下.刺入那家伙胸口內部的劍刃突然伸出一堆像爪子一樣的東西包住了那家伙的心髒.

我再次敲了下劍柄,然後用力向後一帶.武僧突然噴出一大口血水,劍刃脫離他的胸口彈了回來,並在空中一節節的迅速連接成緊密的劍刃回到了我的劍柄上,而劍尖上還插著那家伙的心髒.我對著那邊那個還在發呆的女道士用力一甩,還在抖動的心髒直接飛了過去砸中了那個女道士的臉,把她嚇的蹦出去三四米遠.

那個女武斗家看准機會從側面跳了上來,一記飛腿踢向我的胸口.我雙臂一交叉護在胸前,同時墊在外面的左臂上呲呤一聲彈出了一排刀刃.

"啊……"那個女人一腳踢在刀刃上,刀尖迅速穿透了她的軟靴和腳掌從她的腳背上鑽了出來.

趁著她的身體因為慣性撞過來的機會,我右手一甩,把永皕磾舅M鏢向了那個打算沖過來幫忙的瘦高劍客,同時用空出來的右手掐住了女武斗家的脖子.左手上的刀刃瞬間回收,左手反轉抓住她的小腿和右手一起向下帶.膝蓋猛的抬起對准她的腰椎一個上提,咔嚓一聲響,那個女人瞬間就安靜了.左手一松,右手抓著她的脖子向側面甩出去.女人掉在地上滾出老遠就再沒動一下.

那邊的瘦高劍客反應挺快,躲開了我扔出的永.那個被心髒砸到的女道士立刻對他喊著:"拿他的劍,那是把神器."

這女人到是識貨,可惜我的劍別人是用不了的.劍客撲過去就地一滾撿起我的永."啊!"他突然慘叫一聲把永琤竣F出去,並把顫抖的雙手放到了面前,只見他的手掌已經變的漆黑一片,而且還在冒青煙.多虧他扔的快,不然一會就該變白了.因為蒸干了血肉之後剩下的骨頭只能是白色的.

女道士到是聰明,一翻手把自己的袖子拽了下來包在手上然後想去抓永,但是我先一步一招手,永琤艅鞊q地上飛了起來,直接落進我的手里."沒人告訴你神器是沒辦法盜竊的嗎?"

"沒人教過你上戰場時要數一下敵人的數量嗎?"一個冷酷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背後.

對方一共五個人,但是開打之後有個黑衣人突然就不見了.不用想也該知道他是個刺客,而且這麼長時間一直在尋找機會接近我.現在他終于潛行到我的身後了,得意的他一邊囂張的放話一邊把匕首繞過我的肩膀割向了我的喉嚨.

叮.他的匕首頂在了我的脖子上發出了一聲金屬撞擊聲,不管他怎麼用力也刺不進去.刺客頭上瞬間冷汗就下來了,他知道刺客在戰士面前是沒有對抗的實力的.一擊不成就等于死亡.

"刺不動是嗎?"我微笑著轉了過來.他直到這個時候才發現我的頭盔下緣和盔甲的上緣居然是重疊在一起的,也就是說我的脖子這里是沒有縫隙的.對付一般人,這招不錯,可惜我的盔甲包的太嚴實,沒有漏洞可以下手.要是戰士的攻擊,好歹還可以傷到我,只要次數夠多還是可以戰勝我的.刺客攻擊力太弱,完全靠潛行技能和要害攻擊殺敵,對我來說幾乎就是不破防的.

刺客驚慌的抽身後退,但是我背後卻嗡的一聲飛起大群鋼鐵冥蜂.我向他揮揮手:"下次再見吧."

大群鋼鐵冥蜂一湧而上,瞬間把那個家伙撲倒在地.地面上被鋼鐵冥蜂蓋了厚厚的一層,那個家伙在下面瘋狂的嚎叫,只有一只手伸在外面不斷的揮舞著想抓住點什麼.

我轉回身,那個女道士剛好扔了個符咒過來."地印——十重大山."

"無雙龍切法."我用手在空中一點,一個咒印浮現了出來."切土之術."

女道士的符咒飛到半路就突然爆炸,那個女道士自己也口噴鮮血的倒退了幾步."你能破咒?"女道士顯然不大相信.

"你不是看到了嗎?"

"有本事連我的劍一起破掉."瘦高劍客拿著劍跳了過來.

"去"我一指那個劍客,身後兩個半月一左一右飛出,同時命中他的身體,劍客立刻斷為三斷掉在了我的身前.我動作連貫的揮舞著永,轉身從下向上一撩.永睄C自動脫離成鞭狀彈了出去,順著那個女道士的兩腿之間自下而上一刀兩斷.掃完之後我一拉劍柄,劍刃自然彈了回來再次回到普通劍的形態.手一翻,把永瓻鬖b左手的手背上,劍體立刻收縮成永痦y進入了手背上的凹槽內.直到這個時候那個女道士的身體才一左一右的倒了下去.

轉身面對那個紅胡子的矮人笑了笑."好了,現在該我們談談了."

紅胡子爽朗的大笑起來."你的實力真的很不錯,我們矮人喜歡有力量的人,如果你們不是來找麻煩的話,我們不想和你們為敵."

只要對方不是無法溝通的怪物就好辦.矮人好歹也算十大智慧種族之一,雖然在人際關系方面表現的比較憨厚,但實際智慧上並不人類低.

我很禮貌的讓魔寵們把武器收起來,並轉而對大胡子道:"其實我只是在尋找一個人.……恩,或許應該說是一個生物,我不確定我要找的是人類還是矮人,或其他什麼種族."

"那你找他想干什麼?"大胡子還是比較謹慎的.

"我只是想詢問他有關一件物品的下落而已.我從創始神的卷軸上得知在這里有個人知道我要找的那件東西的線索."創始神卷軸其實就是任務卷軸,就像NPC把玩家稱為冒險者一樣,我們在NPC面前說任務卷軸他們是聽不懂的,只能說是創始神卷軸.

大胡子聽到我的解釋立刻笑了起來:"那看來我們不用打架了."他回頭對自己的手下道:"戰士們,收起武器吧.我們來客人了."其他的矮人紛紛歡呼著把武器收了起來,然後熱情的招呼我們進入內部的洞穴.

剛剛我們所在的那個地方實際上應該算是垃圾堆積處,那些拉車的矮人都是這個部落里的孩子,他們的任務是幫大人們倒礦渣.矮人們喜歡礦物的性格就像巨龍喜愛財寶一樣天下聞名,這里的矮人自然也不例外.穿過那個外面的垃圾堆積區就是一個巨大的地底世界,不過這里現在已經快要變成一個巨大的工廠了.大群的矮人站在一個個的冶煉爐之前揮舞著鐵錘敲打著各種金屬,場面到是頗為壯觀.

根據大胡子首領的介紹,這個地方是工廠區,而這個洞穴還連接著另外三個洞穴.其中一個洞穴是住宿區,另外兩個中一個是采礦的礦道,另外一個大胡子似乎不想說,我也不好詳細問.

我們被直接迎進了住宿區,在這邊有還算不錯的營地.大胡子在這邊擺了點吃的和我們邊吃邊聊.在這里我才知道大胡子名叫戰斧,是這里的矮人王,而這個地下世界居然生活著二十多萬矮人.在矮人的部落中,人數超過三千的就算大型部落了.上萬人的矮人部落都是很知名的部落,而十萬以上的好象從沒聽說過.

我首先問道:"矮人喜歡挖礦我是聽說過的,不過你們為什麼會跑到這里來啊?"

戰斧稍微猶豫了一下才反問道:"你有信仰的神教嗎?"

我點點頭:"我們屬于混亂與秩序之神的勢力,不過我們的主神和其他神都不和,所以我們的勢力比較注重發展神力之外的戰力,希望可以有一天能夠抵抗這些神的力量.這次要找的這個生物也是為了這件事情."

戰斧一聽立刻激動的道:"你們也是反對那些神的?那太好了.既然這樣我就不用隱瞞你們了.我們部落牽系到此就是為了解救我族的神."

"你們的神?"

"對.我們矮人所崇拜的鍛造之神."

"鍛造之神不是火焰精靈王依佛里特嗎?"

"你見過依佛里特嗎?"

"沒見過真身,但是我們召喚過一次.看樣子像個機器魔偶,而且全身燃燒著火焰."

戰斧激動的道:"既然你見過就好解釋了.這麼說吧.其實真正的鍛造之神應該是我們所崇拜的哈里特大人,他的力量就是可以隨意的鍛造各種材料,而且能夠操縱火焰之力.不過後來哈里特大人突然想到,是不是可以讓鍛造的機械也具備生命.于是大人他用了自己大量的神力鍛造出了火焰精靈王依佛里特."

"什麼?依佛里特是哈里特鍛造的?他不是創始神制造的初始生物嗎?"

"不是."戰斧深惡痛絕的道:"依佛里特那個忘恩負義的家伙被鍛造出來後就想擺脫哈里特大人的控制,正好其他眾神發現了哈里特大人的行為,他們認為隨意制造神力擁有者,而且還是以金屬為介質,這樣的行為威脅到了他們的地位.于是他們聯手將哈里特大人封印在了這萬年冰山之下,轉而把當時出面告密的依佛里特封為了火焰與鍛造之神."

聽到戰斧的話我立刻猜到了這些矮人在這里的原因."你們到這里定居難道是為了破開封印解救出真正的鍛造之神哈里特?"

戰斧點點頭:"依佛里特那個家伙根本就不是鍛造之神,他除了會控制火之外根本沒有鍛造技能,而且他自己也是個魔偶,卻阻止我們矮人一族鍛造強大的魔偶.矮人族內部發生了意見分歧,有一些人屈服在依佛里特的淫威之下,在外面繼續冶煉鋼鐵,卻不再制造機械,而另外一些就是像我們這樣為了躲避依佛里特的壓制,而躲藏了起來的矮人.我們依然在研究和制造各種各樣的精美機械,聽著齒輪的轉動身才是我們矮人該有的生活."

"那麼你們知道怎麼解救你們的神嗎?"

"知道."戰斧很有自信的道:"我們當初曾經四處尋找哈里特大人的下落,最後終于找到了這里.而且,我們曾經得到過佳哈大法師的幫助.佳哈大法師和我們的哈里特大人一樣,他也堅信生命不一定要由創始神來制造,他認為神力也不過是一種比較強的力量而已,我們可以用這些礦石制造出對抗神力的東西."

凌在我耳邊小聲的道:"佳哈這家伙還真是夠活躍的,怎麼哪都能遇到他的遺跡啊?"

我笑了笑沒有對凌說什麼,而是直接對戰斧道:"佳哈大法師我們也知道.他的一個徒弟就在我的行會擔任魔偶研究部的負責人,此外,佳哈大法師的最完美作品也在我那里."

"哦?這麼說我們還真是同道中人啊!"戰斧笑著道:"我們都相信神力是可以對抗的,而且我們都在研究有自我思維的魔偶.只要我們也能創造生命,那神力的破解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這點我同意.而且佳哈大法師的最完美作品就是一部具備自我思維的魔偶.她是個女孩子,名字叫諾琳.大法師一直把她當成女兒在照顧.要不是她的能力太誇張,我們根本無法從外表上區別她和真人的區別."

"佳哈大人有這麼完美的作品?有機會一定要見一見."

凌忽然附到我耳邊小聲說了幾句,我聽的心里一驚,趕緊問戰斧."那個……我的手下剛剛才提醒了我一件事情,希望您幫忙解答一下."

"你說吧.只要我戰斧知道,一定告訴你."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我想知道您上次見到佳哈大法師是什麼時候?你們矮人的壽命應該也就只有二百年吧?這麼說來你們見面時間應該不長吧?"

戰斧立刻回答道:"不長不長.我們上次見到佳哈大人也就是幾年前而已."

這個消息相當具備爆炸性.我們到現在一直不確定佳哈到底是否還活著,聽了戰斧的話至少說明幾年前佳哈還活的好好的.既然他還活著,那就有希望找到他.這個超級人才一定要拉過來,最起碼要讓他幫我們培養出幾個人才.

想到這里我就放心多了,佳哈還活著一切都好辦.我已經知道了矮人們在這里的原因,那麼其他的也沒什麼好問的了,所以我開始直接打聽起那個任務卷軸中提的知情者的下落:"對了,我想和你打聽一下,你們這里是不是有什麼生物被冰封起來了?"

戰斧聽了我的話明顯神色一變."你問這個干什麼?"

我想了想就干脆直說:"我這次其實是想尋找一種寶石,它可以破除神力的作用.只要把它鑲嵌在物品上,持有該物品的人就可以不再畏懼神力.但是我的線索只有一句話."

"什麼話?"

"知情者被冰封于永琲瑤A璨王都之下.我已經知道了上面那個冰城就是璀璨王都,那麼按說這個知情者應該就在你們這里.我只是想詢問一下那寶石的線索,請你們幫幫忙,告訴我哪里能找到這個被冰封的生物.他不一定是人類,也許是別的什麼生物,只要知道一點線索就可以,請全部告訴我."

戰斧皺著沒有想了半天才道:"你跟我來吧."

我疑惑的左右看看,最後還是跟著他走了出去.鈴音騎士被我留了下來,只帶了幾個人形或能變成人形的魔寵一起去.戰斧帶著我們穿越了整個居住區,然後又遇到一個洞口.穿越這個洞口之後我們進入了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小一些的洞穴.在這邊有一座奇怪的建築.這建築一共兩層,體積和一個小型體育館差不多.它的一層部分只有四根柱子,而沒有牆壁,二層部分卻和普通建築差不多,有牆有窗戶還有陽台.

由于除了四根柱子之外一層什麼結構都沒有,所以我們一眼就看到了在這一層中央位置擺放著的東西.那是一塊巨大的冰塊,它幾乎把整個一層都填滿了.和一般的冰不同,這塊冰相當的通透,通過它我們可以看見冰層中央擺放著一個寶座,而寶座上則坐著一個高大魁梧的人形生物.這個家伙身材很像矮人,不過比例大了很多.他擺著一幅大馬金刀的架勢坐在王座之上,左右手交疊搭在一個立于地面的鐵錘柄上.

我還沒開口問,戰斧已經先一步主動說了起來."這就是哈里特大人,我族的神."

我驚訝的看著冰塊中的那個家伙,不過不是因為這家伙只什麼神的原因,而是因為他就是我要找的知情者.被冰封于璀璨王都之下,不是他還能是誰?不過找到這個知情者之後反而讓我更加郁悶了.他是矮人族的神,矮人族解救了這麼多年都救不出來,我要怎麼把他弄出來呢?

我轉頭問道:"你開始不是說知道解救方法嗎?那為什麼這麼多年都沒能解救出來?"

戰斧很沮喪的道:"雖然知道,可這個工程太龐大了.我想我是看不到那一天了.不過只要我們矮人族還有一個人在,總有一天大人會被救出來的."

小純忍不住問道:"你們到底是怎麼解救的啊?什麼工程這麼龐大,你們幾十萬矮人還要干那麼長時間?"

戰斧無奈的搖搖頭,然後示意我們跟著他.只見他走到建築一層其中的一根柱子邊上,然後輕輕一拉,柱子上居然打開了一個小門.這個柱子里面是個旋梯,順著它可以上到二樓.我們跟著上去之後發現這邊是個巨大的房間.房間里擺放著成排的架子,從結構上看這些應該是書架,不過上面都是空的.戰斧好象看出了我的疑惑,出言解釋道:"這里的書都被佳哈大法師帶走了,只剩下這些架子."

暈.佳哈這家伙原來和我有一樣的愛好.

我們穿越了這個原本的小圖書館進入了另外一個房間.這里是個真正的書房,而是是整個二層僅有的兩間房間之一.二層除了剛才的藏書室就只有這個書房了.這里的擺設都還算精美,但卻沒什麼特別的.房間靠窗戶擺著一張豪華的書桌,桌子旁邊有個很大的地球儀.桌子後面是轉椅,然後是一排空蕩蕩的書架.不用想也知道這些書肯定和外面的一樣也被佳哈弄走了.

除了那個放著書桌和書架的拐角,這邊就只有一些雕塑和油畫,完全沒有什麼特別的.戰斧走到桌子旁邊,然後指著桌子讓我們過去看.我走過去看了一下,結果發現桌面刻著字.我小聲的讀了起來:"開啟冰封王座的鑰匙深藏在地核之中."讀到這里我突然瞪大了眼睛."什麼?那東西在地核里?"

樓下的鍛造之神哈里特被冰封著,而他屁股下面坐的那個座位應該就是這個所謂的冰封王座,而這上面居然說解除那東西的鑰匙藏在地核里.我這下算是徹底明白為什麼戰斧說他看不到解救出哈里特的那天了.鑰匙在地核里,那麼矮人族就必須不斷的向下挖.先拋開地球內部的流質特性,假設真的能挖進去,這個工程該是多麼浩大?要把地球挖穿,打個洞一直到地核,這個工程比蹬月還要難,根本就是沒指望的事情.

戰斧沒注意我的語氣,還以為我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他解釋道:"這些字是看守這里的一個下位神留下的,這個神後來出了點意外,這里就變成無人看守的地方了.不過這些字還是留下了.先開始我們也不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所以我們只是拼命的想把下面那些冰層弄開,可是那冰層不管怎麼敲都打不壞,甚至連一點冰渣都弄不下來.我們用火燒,用東西砸,用鑽頭鑽,可是一點用都沒有.後來遇到了佳哈大法師,他研究了這里的資料之後才幫我們解答了這句話的意思.據大法師說,哈里特大人坐的那把椅子就是冰封王座,那是一件神器,可以制造永琲韃.下面那些東西看起來像冰,實際上根本就不是冰.冰封王座冰封的不是空間,而是時間,那個看似冰塊的東西實際上是靜止了的時間.所以我們不管怎麼做都敲不開它,除非有摧毀一個空間的能力,否則根本不可能用暴力打開那個東西把哈里特大人弄出來.不過佳哈大師同時還提到,這個冰封王座是有鑰匙的,只要掌握這把鑰匙,就可以在一定距離內遠距離控制這個靜止的空間恢複正常.同時佳哈大人還教了我們地理知識,我們才知道原來我們生活的地方叫地球,那個地核就是地球的核心.所以我們只要一直向下挖就能到達那個核心.我們也知道地球很大,挖到那里要很長時間,不過我們總有一天會挖到那里的."

戰斧的話證實了我的猜想.那個座位的確就是冰封王座,而矮人確實是在向地核挖洞,打算拿出那把鑰匙.同時戰斧的話還打消了我企圖暴力破開那塊冰的打算,看來以我的力量是不可能和那把椅子對抗的.那個冰封王座連時間都能冰封,我就算能把永睄A進去,永琱]肯定會被封在里面,那樣的話就真的偷雞不成失把米了!自認為永睋晲S鋒利到連時間都可以劈開的地步.

這下算是完蛋了.超越神的任務果然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完成的,這第一關就卡住了.切開時間我肯定做不到,摧毀空間就更別想了,女媧那樣的神中之神才有可能辦到.看起來似乎唯一的解救途徑就是去挖那該死的鑰匙,可是那東西在地核里.我的魔寵中會打洞的到是有兩個,可打穿地殼不是問題,下面的地幔該怎麼辦啊?那滾滾的岩漿可不是好玩的.況且除了高溫,壓力也是個問題.就算是魔龍盔甲,進入之後也肯定會被壓成鐵皮罐頭.不用說,打洞下去拿鑰匙是絕對不可能的.

我和戰斧一樣正在那里沮喪的歎著氣,凌卻走到了那個地球儀旁邊盯著它發起了呆.戰斧知道我們也沒辦法解救哈里特,老這麼站著也不是辦法,所以他打算先帶我們回到剛才的居住區再說.

其他魔寵都跟著走了,凌卻依然站著不動.我回頭喊了她一下."凌.該走了."

凌不但沒動,反而突然喊道:"等一下."

"怎麼啦?"我們一起又走了回來看著她.

凌沒有回答我,而是直接問戰斧."這個地球儀是哪來的?"

戰斧雖然很疑惑,卻還是認真的道:"我們發現這里的時候它就已經在這里了,大概是那個看守這里的神留下的吧!怎麼了?你很喜歡這個東西嗎?要是喜歡就拿走吧.反正我們也用不到."

"不,我不是想要這個東西,而是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可能?什麼可能啊?"

凌看向我道:"主人,你說剛才桌子上的那句話會不會是一種思維陷阱類的謎語呢?"

"謎語?"我看著凌等待她的解釋.

凌指著那個地球儀道:"我們管這個叫什麼?"

"地球儀啊."

"那如果這樣呢?"凌居然把那個地球儀給拆了下來,然後把那個球放到了桌子上."那現在這個該叫什麼?"她指著那個地球儀上拆下來的地球模型.

"地球模型."我回答道.

"那我如果叫它地球,你會不會認為我說錯了呢?"

"如果不是特別嚴緊的表達情況下,也不能算錯."剛說完這句我突然意識到凌的意思了."等等,你是說桌上刻的那句鑰匙深藏于地核之中並非指真的地球,而是說鑰匙一直就藏在這個地球儀里面?"

凌微笑著點點頭."就我所知那些上位神也不是真的無所不能,至少去地球核心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要是想把鑰匙送到那個地球核心,先不說鑰匙在那種環境下還能不能保存下來,就算能,那他們萬一需要用鑰匙,又該怎麼拿出來呢?依我看就算是神也不可能把鑰匙放到地核里,而這段話只是個思維陷阱,他指的就是這個地球儀.我們完全可以把這個地方想象成關押鍛造之神的監獄,而那冰封王座實際上就起到了牢房和手銬的作用.這個房間是那個看守這里的下位神的書房.所以這個下位神應該就相當于獄卒.哪有牢房的鑰匙不放在獄卒身邊,反而送到一個誰也拿不到的位置上的道理?"

玲玲果斷的抽出聖劍沖了上去:"管他是不是,把這個大鐵球劈開就知道了."

我也很贊同玲玲的想法,不過還是提醒了一句:"小心點,別把鑰匙也一起劈開了."

玲玲點點頭小心的拿劍在這個地球模型上輕輕的切了一下,結果發現沒反應.她稍微用了點力,可還是按不進去,于是她干脆讓凌幫忙扶著,自己把劍舉高,用力劈了下去.叮的一聲響,劍砸在球體表面居然被彈了起來.

"什麼材料這麼硬啊?"玲玲湊到球體邊上又重新檢查了一下.沒發現什麼異常,于是她讓凌閃開,自己掄起聖劍更大力的劈了上去,結果嘩啦一身劍氣把桌子一份為二,可地球模型卻毫發無損.

"老天啊!這東西該不會是神力金屬打造的吧?砍了半天連點印子都沒留下."玲玲這次算是徹底受挫了.

凌忽然從地上撿了本書起來."這是什麼啊?"

戰斧看了一眼連忙解釋道:"那是《地球概述》因為我們不知道怎麼去地核,所以佳哈大法師把這本書留下來讓我們研究的.這個地方就這一本書沒有被帶走.你們要是真的能在這個地球儀里找到那鑰匙,我們矮人一族一定會報答各位的."

凌打開書隨意的翻了翻,結果她突然皺著眉頭認真的看了半天,接著她把書翻開遞到我面前."看這段."

我看了下凌指的位置.這里記載的是一段注解,不是書的原文,是後來用筆添上去的部分."地球由三十六根神力封印鎖死,只有破壞神力遺跡才可以解開封印."我讀完之後凌立刻又翻到另外一個位置給我看.這里也有段後加上去的注釋."神力遺跡就是指神遺留下的遺跡,他們分別是位于歐洲的光明神祭壇和黑暗神祭壇,位于非洲的卡農神廟和……"這上面一共寫了三十多個地點,而我基本都沒聽說過.

凌讓我看完才說道:"如果我們按照剛才的思維方式,這段話實際上還是提示.這個地球模型之所以這麼硬是因為神力的保護.開啟的方式應該是摧毀地球模型上對應的封印點,而這些點就是剛才提到的那些位置.那些地方肯定沒有神力保護,應該能破壞掉."

挖到地球核心顯然不可能,所以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凌的猜測是正確的.我趕緊讓大家在地球儀上找那些地點.這些地方都沒有詳細說明位置,書上的注釋只精確到某個洲的范圍,這個范圍實在是有點太大了.這個地球儀比較大,所以地表的特征名詞標的特別多,這反而增加了尋找難度.花了十多分鍾我們才終于找到了其中一個點.

抱著試試看的心情,玲玲用聖劍的劍尖在那個點上用力向下一刺.劍尖非常容易的把那個點上戳出了一個小洞眼,劍剛一拿開,立刻有一束極為明亮卻極細的白色光柱從那個洞里射了出來.

"哈哈,看來沒錯.凌的思路是正確的.大家趕快找."

得知打開這個東西有希望之後戰斧也加入了我們的尋找工作.小龍女幫我們弄了個無重力空間,然後進去六個,讓地球模型飄浮在半空,六個人同時觀察它的六個方向,每個人只負責一個區域,這樣找起來就快的多了.

整整四十分鍾過去,所有的地點都找到了.我們挨個把這些點全都給刺穿了,然後每個點都射出了一道光柱.就在最後一個光柱出現的同時,那個地球模型突然脫離我們的控制飛了起來.只見它懸浮在半空中,然後突然喀嚓一聲,沿著模型上赤道的位置彈出了三十六根小金屬棍.凌和小純立刻發現這些小金屬棍上附帶著強大的力量.

隨著這些東西彈開,那個地球儀自動上下分離,露出了它的核心.

"這是什麼?"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零九章 深入虎穴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奇特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