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可憐的祭司們  
   
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可憐的祭司們

先說件事.因為主角到了埃及,之後肯定會展開一些有關埃及的神話內容.為此我這兩天查了不少資料,發現埃及的神話是現存神話體系中唯一一個不完整的神話體系.埃及神話中的眾神關系都很複雜,而且很多人物都混在了一起,不同的神化版本中也有不同的神職(這大概就是神話體系不完整的毛病所在).所以我會在之後的文章中為他們重新設定關系,要是有誰看到和別的書或電影中不同的設定請不要覺得奇怪.

※※※※※※※※※※※※※※※※※※※※※※※※※※※※※展開的大門口並沒有什麼怪物,也沒有任何的機關,但它比那些東西更麻煩.大門後面居然是一個大堂,而且更糟糕的是這里此時正聚集著很多人,他們好象是正在進行某種祭祀活動.對于我們的突然出現,這些人也一樣感到很意外,全都傻愣愣的看著我和白浪.我小心的走出了已經被打穿的石門,然後回頭一看,立刻就知道要倒大黴了!

我們打穿的地方從這邊看就是一面牆壁,而牆壁上有大量的壁畫和文字,其中比較引人注意的是壁畫正上方那個黃金打造的巨大太陽標志.

"老天啊!這是太陽神的神廟!"白浪看到那個標志後也嚇了一跳.

在白浪說出來的同時我也感到了背後一陣發涼,緩慢的轉過頭來卻看到了幾千雙憤怒的眼睛.一個身披黃金掛飾的光頭突然指著我大聲叫了起來:"衛兵,抓住這個闖入者."

一隊全副武裝的士兵迅速的從大殿外面沖了進來,看這架勢他們大概是打算把我們先分尸了再慢慢研究我們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等一下!這是誤會."雖然我知道這大概不會有用,但我還是嘗試了一下.

對面的衛兵果然是一點反應都沒有,而大殿內的人則迅速分開,一部分退了出去,另外一部分則拿起了法杖.這里明顯有好幾個高級祭司,太陽神的祭司可是會攻擊魔法的!

"往回跑."我一邊轉身跑一邊提醒白浪.

剛出通道不到十米就被好幾千軍隊趕回了通道里,我們今天還真是夠倒黴的.

我邊跑邊問:"白浪,你確定瑪莫斯的氣味是從那里離開的嗎?"

"不知道,出口處的氣味很亂,不過我想那里又沒有岔道,應該不會錯的吧?"

"可外面那些人明明正在舉行祭祀活動,要是瑪莫斯先從那里跑出去,沒道理那些人還在平靜的舉行祭祀啊?"

"難道附近還有秘密岔道?"白浪不愧是陵墓守衛專用魔獸,對地道之類的東西感悟相當高.

"不知道,反正得回去看看才行.不過我們得先甩掉後面這幫家伙再說."

"那里怎麼樣?"白浪用鼻子指了下前面.在那邊的轉角處,由于通道內發光石的安裝問題留下了一小片陰影,而我們只要那一小片陰影就足夠了.

我翻身騎到了白浪的背上,然後白浪縱身一躍,跳進了那片黑影之中.追在我們後面的守衛還以為我們想不開要撞牆,誰知道我們撲過去之後就突然消失了.守衛們先是愣了一下,過了一會才有個守衛喊道:"那里肯定有傳送門,過去找."

大群守衛沖到我們消失的地方尋找起來,不過他們什麼也找不到,因為那里本來就什麼都沒有.白浪的種類就是影獸,特殊技能中包括一項影子移動,只要是能夠看見的范圍內,或者剛剛到達過的地方,只要有陰影白浪就可以拿它當傳送點用.

此時在通道的入口處,幾個祭司正站在通道口議論著這個通道,顯然他們並不知道這里還有個秘密通道.通道內雖然後照明魔法石,但和太陽比起來它們還是太暗了,所以這幾個站在通道口的人還是在通道內留下了一片清晰的陰影.我和白浪突然從這些人的影子里冒了出來,把這些祭司嚇了一跳.

太陽神的祭司再厲害也不是近戰職業,這麼近的距離,他們根本來不及念咒,我和白浪三兩下就放倒了這幾個祭司.白浪迅速把耳朵貼到了側面的牆壁上,並用爪子敲了敲牆面.我則在另外一側做著同樣的事.

"在這邊."白浪那邊果然發現了問題.

我趕緊貼過去用手在兩邊敲了敲,聲音的確有比較大的區別,這邊肯定還有岔道."退快點,我來把它砸開."

"用不到.注意到我們頭頂上的那塊照明魔法石了嗎?按下去."

我跳起來把它按了下去,正面的牆壁突然無聲的向內退了一節,然後開始向下沉入了地面.一條僅能容一人通過的狹窄通道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這個該死的地道設計者真夠狡猾的.一條十幾米長的通道被一道大門封閉,任什麼人都會認為通道是繼續向前延伸的,誰也不會想到在真正的通道實際上是拐向了左手方向.

我們進入通道後岩石閘門自動封閉住整個通道,狹窄的通道內變的一片黑暗.我和白浪不需要光線也能看的見東西,所以黑暗對我們沒有任何影響.順著通道快速向前,走了沒多遠就突然遇到一個彎角,之後就是一個向下的旋梯.

順著旋梯向下繞了不知道多少圈,感覺腦袋都轉暈了才終于到底.出了旋梯井居然是一座地牢,而且還非常巨大.看這大小,勞改農場也沒它能裝.地牢分幾層,上面兩層是監房,下面一層是審訊處.一般人找到這里肯定接別想繼續下去了,不過白浪的鼻子卻不是誰都可以騙過去的.在審訊室那一層中有個很平常的位置並排放了三架鎖床,這東西是一種很殘酷的刑具,甚至可以直接在上面執行死刑.本來這個東西是沒什麼特別的,但是白浪的鼻子告訴我們瑪莫斯到過它的旁邊.

白浪非常肯定的對我道:"那家伙肯定到過這里,要是我沒猜錯的話,這張鎖床一定有機關."

我看著鎖床道:"我相信你說的沒錯,不過這機關可就不好找了."

白浪撥了一下床頭的絞盤,那東西控制著鎖床上的鎖具,轉動絞盤可以把鎖在床上的人向五個方向拉伸,或者直接撕裂."這個應該就是機關.這里就這個東西上面的氣味最重,他肯定摸過這個東西.在通道口我也是這樣找到那個機關的."

我抓著絞盤來回轉了半天,除了鎖床上的鐵鎖鏈跟著絞盤運動外根本沒有別的反應."看起來這不是那麼容易打開的.不過這也只是一張床而已.召喚,金剛."縮小到正常大猩猩大小的金剛被再次召喚了出來.放著現成的起重機不用是傻瓜."幫忙把這個東西弄開."

金剛撲到床邊抱住了鐵鎖床的床頭,然後大吼一聲,只聽吱的一聲金屬扭曲聲,全金屬打造的鐵鎖床硬是被抬起了一半.這床不但自身是金屬打造,而且還是鉚在地上的.但是金剛的力量實在太大,硬是把他抓的這頭給掀了起來,但是另外一頭卻還固定在地面上,所以他實際上是把這一半給擰彎了.從打開的那半張床里立刻射出了明亮的光線,證明了我們的猜測沒有錯誤.

金剛一手撐著地面,一手抓著彎曲的那半張床用力向兩邊一推,在一陣金屬扭曲聲中裂口被掀的更大了.金剛繞到那頭抓著已經打開的部分不斷的向後拉,整張床終于被完全拽了下來.收起金剛之後我和白浪一起跳了下去.

這下面是個封閉的房間,而不是新的密道.房間內光線很明亮,顯然不是用來關人的地方.整個房間一共只有不到二十平方,一眼就能看過來.房間里除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之外就只有一個櫃子立在牆邊,根本沒有其他通道了.而此時,那個破爛的櫃子居然還在那里震動著.傻瓜也知道有人躲在里面了,而且這個人還嚇的直發抖,搞的連櫃子都在一起震動.

我沒有急著去打開櫃子,而是先召喚出了晶晶和玲玲讓她們兩個守住出口,然後把夜月,小純和凌一起放了出來防止他反抗.全部布置好之後我才走到櫃子旁邊突然一把拉開了櫃子門.

"啊!……不要殺我……我不知道……求求你們放了我吧……我知道錯了……都給你們……我什麼都給你們……!"瑪莫斯驚恐的縮在櫃子一角,還不斷變化手臂的位置希望阻擋可能的攻擊.

"我不是來殺你的.快點出來."

"不可能,你們上次也是這麼說的."

"我真的不是!"

"我不會相信的."瑪莫斯依然不肯出來.

看來對這家伙正面勸說是沒用的."那好吧,就算我是來殺你的,你躲在櫃子里也沒有任何效果吧?"

瑪莫斯愣了一下,然後真的從櫃子里爬了出來,不過這次他卻是抱著我的推拼命企求我放過他.不管我怎麼解釋他始終認定我是來殺他的,完全說不通.這家伙一定有被害妄想症,老是幻想有人要殺他.

"好了好了,我們就是來殺你的,我們承認了."凌突然打斷我的解釋,直接承認了我們是來殺他的.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在知道我們是來殺他的之後,瑪莫斯反而安靜了下來.他呆呆的坐在地板上自言自語著:"這麼多年了,你們還是不肯放過我嗎?哎!算了,同伴都不在了,我活著也沒什麼意義了.你們想殺就殺吧.不過我在死前可不可以提個要求."

我剛想解釋,凌就先一步說道:"只要不太過分."

瑪莫斯沮喪的問我:"我只想知道你們是怎麼離開那個通道的."

"你指哪一段?"

"就是你們被封閉起來那段,我在那里說你們抓不到我的那段通道."

"哦,你說那段啊!也沒什麼.我的控靈中有個力氣特別大的,我們只不過用蠻力把牆給推開了而已."

"不可能啊!"瑪莫斯疑惑的問道:"你們在里面難道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舒服?"

"不舒服?我們為什麼要不舒服?"

瑪莫斯又開始自言自語道:"沒道理啊!我明明把神力寶石放在了那段通道中央,你們的神力應該被完全壓制才對啊!"

"你剛剛說什麼?"我一把把瑪莫斯從地上提了起來."你說神力寶石在我們剛剛被困住的那段通道里?"

"對."瑪莫斯有些驚恐的點點頭:"所以我才奇怪你們被剝奪了神力為什麼還能出的來."

聽完瑪莫斯的話我一伸手把他扔了出去,轉身就往外跑.瑪莫斯被摔的唉呦一聲,爬起來之後發現我和我的魔寵都已經出去了.他從地下室里爬出來,對著已經跑出很遠的我們大喊道:"你們不殺我了嗎?"

"沒空!"

這個妄想狂,老惦記著有人要殺他,我可沒那時間.神力之石,可以壓制神力的寶石,沒想到我居然從他下面走過去而沒有發現.不過想來瑪莫斯要用那東西做陷阱對付追殺他的眾神,所以那個東西一定是做了偽裝.

順著原路返回,一直跑到那個狹窄的通道口.從這邊回去的機關比較明顯,直接就是一個吊環,一拉就完事.通道緩慢的開啟之後我迅速的跳了出去,結果正看到地上那幾個剛剛被我們打暈祭司正哼哼著要爬起來,顯然是剛恢複意識.不過還沒等他們起來,我就又給了他們一人一下,幾個祭司還沒爬起來就又躺下了.

拐入通道後凌和小純主動說他們在通道里不方便高速移動,讓我先把她們收回去,等需要時候再放出來.我只留下了夜月和白浪幫忙,其他人都收了回去.我直恢複人類形態,騎著白浪向前跑.白浪非常習慣這種地下密道,跟本不碰地面,而是完全依靠蹬牆壁的反作用力在通道中彈跳前進,速度快的像旋風一樣.這種移動方式可以在通道內全速前進,別的生物就算直線速度比白浪快,在這樣的通道里也絕對不會是他的對手.夜月雖然不會那種反彈移動,但她的大尾巴確實很方便,移動速度僅僅只比白浪慢了一點.

我們很快就沖回了剛剛被困的通道,牆壁上金剛留下的掌印還清晰可見.瑪莫斯說神力之石在這里的通道頂上,可是我忘記問具體在哪了!"夜月,先把那些照明石取下來,要是有也應該在那些東西中藏著."

夜月平時雖然只把頭部保持在一米七左右的高度,可她畢竟有著一條十多米長的大尾巴,只要把上身挺起來,理論上他是可以夠到十多米高的地方的.通道頂也才兩米多,夜月稍微伸直身體就能夠到頂了.她先啟動戰斗形態將手臂幻化成三對,然後開始挖那些照明寶石.六只手就是方便,兩只手拿著一把劍當鞘棍,另外兩只手去摳寶石的縫隙,還有兩只手可以在下面接著寶石防止它突然掉出來摔碎掉.

夜月在上面挖寶石,搞的頂上灰塵往下直掉,我和白浪站在下面都被迷了眼睛.夜月因為有護目鏡,加上本身就不睜眼睛,反而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

這段通道中一共有七枚照明寶石,全都被挖了下來,但是沒有一個是神力寶石.無奈之下只好加大搜索力度,把整個通道的頂部都給撬了下來.雖然這里的地層都是整塊的岩石居多,但還是會掉下大量的碎石.翻了半天頂上什麼都沒有,我們根本找不到神力寶石.

夜月一邊撬石板一邊問:"我們不會被那個老家伙給騙了吧?"

"應該不會吧?他騙我們也沒有什麼意義啊!"

"那怎麼到現在都找不到呢?那個家伙看起來神經就不大正常,該不會……是……這……"夜月一邊說著一邊氣憤的用力把劍刺入上面的岩石層發泄憤怒,但是就在劍快要完全進入岩石中的時候它卻突然卡住了.那不是力量衰竭而停下的感覺,而是撞到了什麼切不動的東西突然停了下來.夜月使用的蛇劍是她自己鍛造的,材料據說來自最初女媧神族使用的兵器.雖然鋒利程度不如我的永,但削金斷玉是絕不含糊,可現在居然被什麼東西給卡住了.

我正蹲在地上一塊塊的檢查碎石中有沒有神力之石,忽然感覺夜月的話怎麼說到一半就沒有了."你怎麼了?"

"我好象找到了."夜月用很輕的聲音說著.

"找到了?找到什麼了?"我一時還沒反應過來,但是兩秒之後立刻意識到了夜月說的是神力寶石."什麼?你找到了?在哪?"

夜月小心的把擋事的石塊掀掉,然後用劍把外圍的岩層弄開,之後我們看到了一個閃著美麗光芒的棱狀拐角.

"慢點慢點."我生怕夜月動作太大把寶石弄壞了.

夜月到是無所謂的回答道:"剛才那劍用了不少力氣,真要容易碎大概已經碎了,如果沒碎那就一定很堅固."說著夜月收起自己的蛇劍,向我伸出一支手:"把永痤鳩."

我趕緊把永睇慾F上去,夜月把他變成了一把匕首,然後用它輕輕的削著外圍的岩石.雖然埃及看起來都是沙漠,但黃沙不是它的全部,在黃沙之下還有少量的泥土和堅硬的岩石層,我們現在的位置就是它們的交界處,所以剝離工作非常麻煩.

夜月小心的把周圍的岩石都清楚了出來,然後用手抓住寶石的邊角晃了幾下,試試松動了之後又把反面也弄開了一點點又試了一次.這次效果很好,輕輕一拉寶石整個就掉了下來,不過跟著寶石一起下來的還有一大塊泥土.夜月毫不在意的把泥土甩掉,然後放低身體把寶石拿到我的面前."看來就是這個了."

"哈哈,這下以後就不用擔心被那些神靈們欺負了."

我正得意的大笑著,洞頂又掉了塊土下來,而且是那種非常潮濕的,近似與泥漿和泥土之間的軟泥.這塊泥正好落在我的胳膊上,我奇怪的看了一眼,然後抬頭看了下洞口.剛剛為了挖出這個寶石,我們開挖的范圍似乎深了點,通道頂上很明顯的缺了一大塊.隨著我抬頭向上看,頂上又掉了一塊軟泥下來,啪的一聲摔在地上.

隨著這塊泥落地,又是接二連三的幾聲啪啪聲,幾大塊軟泥掉下來摔在地上.但是很快我就發現情況不對了.上面掉下來的泥土越來越稀,而且頻率在加快,最後幾乎是在向下流淌著黃色的泥漿水.

夜月苦笑著看著我:"我們上面該不會是條河吧?"

我們的頭頂上確實不是一條河,不過和那也差不了多少.我們頭頂上的是一個湖泊,而且是那種面積很大的類型.一開始鑽過那個口袋後進入的是森林地帶其實就是一個提示了,在沙漠里能有森林的地方只能是綠洲,而綠洲一般都會有個比較大的深水湖.我們現在顯然是正好在那個湖的正下方,貌似還打漏了通道.

"他們在這."通道深處突然出現了幾個垂頭喪氣的士兵,顯然就是剛才去追我們的衛兵.他們肯定是發現我和白浪消失後繼續向前搜索的,現在應該是因為沒有發現我們而無奈的返回中,沒想到會半路碰上我們.

"快跑."我拉著夜月就向那個太陽神的神殿方向跑了過去.到不是我怕那些衛兵,只是因為這頭離出口更近一些,而通道的頂好象也撐不了多久了.

神力寶石我也來不及看了,夜月直接把它放入了自己的隨身儲物戒指.白浪迅速跑過來把我馱到背上,然後帶頭向出口跑了過去.夜月使用起她的大尾巴靈活的跟了上來.

後面的衛兵們沒有去關心那些泥土,他們只是向我們追了過來.本就搖搖欲墜的通道內,這麼多人高速奔跑的震動使上面的泥土變的更加松動起來.黃色的泥水越來越稀,最後變成了一道渾濁的水流,而且洞口邊緣的泥土開始大塊大塊的脫落,水流的速度在不斷的加快.那些衛兵大約通過了一半的時候水流已經變成一道高壓水柱了,但是士兵們顯然沒注意它.

突然轟的一聲,那段通道頂上的岩石徹底坍塌了.細小的洞口瞬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穿孔,湖水大量湧入了地下通道.

通道出口處的那幾個祭司第二次從地上爬了起來,剛剛揉著脖子適應了周圍的環境就看到前面的通道里,我騎著白浪飛奔而來.其中一個似乎是主祭的人惡狠狠的道:"哈哈,你居然還敢回來,這次我要你好……看."他的最後一個字小的幾乎聽不到了,因為通道內的巨大聲響已經讓他產生了危機感.

我和白浪轉過那個轉角之後夜月緊跟著轉了過來,然後一團白色的水花轟的一聲撞在牆壁上變成了無數碎片,但是更多的水卻拐向了這邊,順著通道向出口這邊沖了過來.

那幾個祭司剛來及轉過身,就被洪水和我們追上了.轟的一聲巨大的水柱帶著我們和那些祭司以及一些衛兵一起從通道口噴射而出,直接躍過一百多米寬的大廳飛向了神殿外面.

一些NPC正在神殿外面准備祭祀活動,沒想到他們偉大的祭司大人卻跟著幾個來曆不明的人一起坐著水柱從大殿里飛了出來.神殿外面廣場上的人被洪水瞬間沖倒了一大片,各種祭祀用的器具灑了一地.幸運的是水柱噴過之後就停止了.那個湖的水平面並不比神殿高,所以湖水不會全都從這邊噴出來,剛才只不過是因為通道剛剛坍塌,一些湖水借著沖擊力噴了出來而已,所以只有一道水柱就停止了.

"呸!呸!"夜月一邊吐著水一邊從地上爬了起來."主人你沒事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持有者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二只母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