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二只母蟲  
   
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二只母蟲

"噗……!"我一口噴掉了嘴里的髒水."一點水而已,我沒那麼弱."我從地上一個翻身爬了起來,四周的地面上可以說是哀鴻遍野.突然的洪水把外面的人全都給沖倒了,摔傷了不少人.而那幾個和我一起飛出來的祭司也都躺在我旁邊不遠的地方,只不過他們又摔暈了.法力再強也是祭司,比不得我們滿身盔甲的經摔.

白浪想象邋遢的出現在我的身邊."我們是不是應該盡快離開這里?"

"哇,白浪你怎麼成這樣啦?"作為影獸的白浪有著一身蓬松的白毛,樣子非常威武,也非常漂亮.不過現在這些毛全是濕的,沒有平時蓬松的感覺,全都貼在身上,感覺白浪好象突然瘦了一圈一樣.

白浪沒有回答我,而是像狗一樣猛的抖動起身體把身上的水全給甩了出去."現在呢?"

"好多了."我從地上爬起來,然後道:"快點閃吧,等這些人起來就該我們倒黴了."

我直接召喚出瘟疫,然後收起白浪,和夜月一起爬到瘟疫的背上,由瘟疫帶著我們飛了起來.離開地面很高之後我才發現這個綠洲的面積並不大,除了中央有個湖之外就是一座宗教建築群和大片的森林,剛才那些參加祭祀的應該也是從別的地方趕過來的人.當然,那些都是NPC,玩家可不會參加這種活動.

在空中盤旋了一下很快找到了作為標志性地形的尼羅河,讓瘟疫順著河流向北飛,我則叫過夜月."把神力之石拿給我吧."

夜月拿出神力之石遞到我手里.這塊寶石在外形上可以說和一般的寶石沒有多大區別,甚至于除了包裹著一層比較明顯的光圈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區別.不過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透明的寶石中央似乎還燃燒著一團白色的火焰.查看屬性除了名稱是神力寶石之外沒有任何提示.

"奇怪了,明明寶石已經到手,為什麼沒有聽到任務結束的提示呢?"

"會不會是假的啊?"夜月大膽的假設著.

"不會啊!鑒定結果就是叫神力之石啊!"

想了半天我也想不通為什麼會這樣.夜月顯然也不擅長動腦筋,只好把凌和小純,還有辣椒,艾美尼斯,小龍女,阿嫡娜,小鳳,甚至是斑儂枷蘭和紅翎也都叫了出來.凌,小純,艾美尼斯還有小龍女的智力都不錯,分析問題都很厲害.辣椒,阿嫡娜和小鳳則經常會知道一些比較特殊的事情,偶爾可以提供些情報什麼的.至于班儂枷蘭和紅翎,一個是古董級的邪惡巨龍,一個是祖宗級的老妖怪,應該也是比較厲害的情報中心.

把情況告訴他們之後讓他們一起幫忙想,結果果然還是人多力量大.辣椒立刻表示知道一些情況.

"我成為主人的魔寵之前就是海魔族的女王,埃及也連接著大海,我到是了解一些情況.如果我想的沒錯,這塊寶石很可能沒有被啟動."

阿嫡娜也道:"我們人魚族在埃及這邊也聽說過一些.好象太陽神有搶奪力量的習慣,凡是進入他神廟的力量都會一定程度的受到限制,只有在離開後才能恢複.不過有時個別生物或者物品在離開後依然無法恢複力量,雖然這種情況很少,不過我想這塊寶石應該就碰巧遇到了這個情況."

"不是碰巧,是任務的強制規定."凌非常肯定的道:"對抗神力的寶石,這是多麼強大的力量?你們不覺得之前的任務過于簡單了嗎?沒道理獎品這麼好,任務卻這麼容易啊?"

"那該不會是還要繼續完成任務吧?"

"那是肯定的."

"恐怕是這樣的."凌點點頭道:"我想我甚至已經猜到下個任務是什麼了."

"是什麼啊?"

凌一指遠方."看到了嗎?"

我們此時正好飛過一段拐彎的河道,為了超近路,瘟疫沒有沿著河流飛,而是直接向上游飛,此時河道就在我們右側,而在我們左側很遠的地方能看到一隊蜿蜒的長龍.我瞬間就認出來了,那些是正准備去參加神選者考核的人玩家.

"難道你是說接下來的任務是去參加神選者考核?"

"不但要參加,而且必須通過."凌非常決然的道:"我敢肯定,任務被交叉了."

所謂的任務穿插是《零》的一種任務設置方式.因為《零》的主系統擁有強大的單人任務定制功能,每一個玩家所做的任務實際上都是主系統專門為這個玩家個人量身定做的.這個任務會根據你在游戲內的社會關系,自身實力等一切因素為你隨機設置任務,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任務是完全公眾化的.以前的網游中同一個NPC會向幾乎所有玩家發布一樣的任務,只要你和他交流就會得到任務,甚至可以重複的做.頂多有些游戲會根據玩家職業不同稍微區分一下,但是絕對沒有按人定的情況.但是《零》具備這種能力,任務全都是特制的.不同的玩家和同一個NPC說話肯定得到的是不同的任務,也可能有人得到任務有人沒有任務,甚至同一個玩家在不同時間接觸同一個NPC都可能導致任務變化.

就是基于這種強大的任務系統,《零》中經常會出現交叉任務.交叉任務指的是兩個互不相關的任務發生了交叉點的情況.比如某隊玩家接到了一個任務要保護某個NPC到達某個地點,另一隊玩家卻接到了阻止這個NPC到達那里的任務.這兩隊玩家在任務中必然的會發生沖突,除非其中一方主動放棄任務.這種情況就被稱為任務交叉.

主系統的強大人工智能會根據兩隊玩家的特點制定任務,即使是雙方實力有差距,系統也會通過為弱的一隊增加幫手或者為強的一隊制造麻煩等方法來保證雙方的任務難度按照當初接任務時得到的難度標准進行下去.

事實上任務交叉的形式並不只有兩隊人任務對抗這一種.有時候也可能是多組玩家接到多個不同的任務,並在途中或對抗或互相幫助最後完成任務.甚至有的任務交叉會把一整個行會都牽連進來,也可能是把一種經常發生的NPC行為穿進來.而我現在好象就是遇到了最後這種情況,一些NPC事件被牽連了進來.

一般來說任務交叉不一定就是壞事,有時候任務目標是送某件物品到某個地方,但去那里的路非常危險,而偏偏任務難度是簡單級的.這個時候經常會穿插一個比較強的組合進來,這個組合的任務可能是清理一條到那個地點的通道之類的任務,兩者任務目標雖然不一樣,但要做的事情卻差不多,正好可以互相幫助,直接把任務難度降了下來.

不過這次我接的獲得破除神力壓制的任務明顯是超級難度的,所以一旦發生交叉,肯定就是我的任務和別人的任務或者和NPC的行為相抵觸.這樣我在任務中就不得不把這些人干掉,或者把某些NPC干掉,這就是難度的提升.

凌說出了這次是任務交叉,顯然不會那麼簡單結束了.要是單純的把NPC牽連進來還好說一點,畢竟NPC雖然是人工智能,他們卻有著自己的生活,所以行為可以預測.要是不幸的把玩家交叉到任務中,那才叫麻煩.玩家經常會干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雖然不一定會讓他們取得勝利,但把任務攪黃是經常事.

小純道:"我的分析和凌的結果一樣,應該是必須完成那個神選者資格篩選任務.不是說每次的獎勵都不一樣嗎?你要是通過了,根據任務交叉的一貫特點,獎勵肯定是恢複神力寶石的功能."

斑儂枷蘭笑著道:"其實你完全不用擔心,既然曾經有人通過,說明肯定還是能完成的.根據我這麼多年的經驗,在全世界的冒險者中你的實力就算不是第一第二也至少在前十之內,所以如果有兩個人曾經完成,那麼你也肯定能完成."

我苦惱的道:"問題是參加比賽對我很吃虧你知道嗎?"

"為什麼?"

"因為我是馴獸師.冒險者之間的PK戰中我的確是無敵的,但是很多競技性比賽和關卡中都限制參加人數,甚至是不給帶幫手.要是和一個人PK,不管他多麼強,以我近九千邪靈騎士加上二十一名鈴音騎士,再配合你們這麼多魔寵和控靈,還有四大寶石的召喚生物,一般人少點的行會都擋不住我,別說一個玩家了.可競技不同,我不可能拉著九千邪靈騎士上場和人對戰,就算是召喚生物也肯定會被限制數量和能力,或者干脆就不讓用.雖然沒有你們,我的單人戰斗力在玩家中也算的上很強了,但我畢竟是馴獸師,不要指望我的單人戰斗力就可以解決一切,就像不要指望一個法師在摔交比賽中拿到什麼名次一樣."

"我知道這有點困難,但你總得試試吧?"凌詢問著我.

瘟疫也回過頭來對我們道:"會議開的怎麼樣了?要是真的參加我就飛過去了?"

"轉向,我們去參加神選者篩選."我最後還是下了決心.反正這種篩選競賽一般是不會承擔死亡後果的,不試白不試.神力寶石的誘惑太大,為了它付出再說也值得.

我們飛到目的地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刻了,大群的玩家聚集到了神選者考核場地的附近.瘟疫突然的從天而降把周圍不少人都嚇到了.雖然我有好幾條巨龍魔寵,但在大部分玩家連可憐的一兩個魔寵攜帶量都填不滿的大環境下,我能騎著巨龍出現本身就已經是一種實力的體現了.艾辛格巨龍比較多,我們行會的人都麻木了,可對外面的人來說,巨龍依然是稀罕東西.五大龍島聚集了全游戲百分之九十五的巨龍,剩余的廣大空間一共才百分之五,可以想象巨龍是多麼罕見的東西.幸好今天小龍女是人形狀態,不然肯定能嚇死幾個.比起巨龍的數量,中國神龍絕對和大熊貓一樣寶貴.

天黑下來之後這里聚集的人開始增多,我讓瘟疫變化了人類形態,免得被周圍的目光殺死,其他人形魔寵和能變成人類的魔寵都出來放風,連白浪和飛鏢這樣體形不太大的也一起出來感受一下沙漠的氣息.當然,別人不知道,其實沙子下面還有兩只魔寵,只是他們看不到而已.

玫瑰藤在沙子之下把觸須伸的老長,借助他的幫助我們從周圍人的談話中竊聽到不少有用的信息.首先我知道真正的篩選開始時間就是今天晚上深夜開始,而測試的過程完全不用排隊.那個像競技場一樣的地方並不是測試的場地,真正的場地是在一個為篩選特設的空間內,而且一開始不會有觀眾,所有參加的玩家將同時進入第一級別的篩選.通過的人馬上進入第二級別,沒過的人可以選擇被傳送出來或者留下看別人的測試情況.所以剛開始不會有觀眾,之後反而觀眾會越來越多.還有,就算晚上遲到也沒關系,到埃及時間明天晚上十二點之前到達的人都可以馬上開始測試,達標就晉級,不過就刷掉.

本來我還在擔心這次有這麼多人參加測試,萬一像運動會一樣搞淘汰賽,那不是要打好幾個月才能結束嗎?不過聽他們說的這個情況,看來是不用那麼長時間了.所有人都是同時開始測試,速度肯定非常快.

感覺玫瑰藤的觸手不夠長,這里人太多,很多情報收集不到,我干脆把幽靈蟲都放了出去.這些小家伙分散到場地周圍很快就可以把各種信息都傳回我這里來.

果然,小東西們很快又幫我搞到一些情報.有些參加篩選的人在兩個月之前曾經來過一次,他們知道一些大概的規則.首先就是第一階段測試的對站目標好象是神仆,據說只是普通生物,但比賽時不許穿盔甲不許拿武器,更不許找幫手,所以雖然對手不強,想通過卻不容易.

還有幾個人居然曾經通過過不少關,他們連後面的情況都知道.根據這些人的說法,篩選不完全是戰斗內容,好象連人品都要考核,至于方式則是五花八門.而且我聽到了最關鍵的信息,篩選過程中確實存在玩家對戰的情況,而且還是大亂斗.據說在通過一定層次的篩選後所有通過者將被送到一個地方,然後進行大亂斗,並執行末位淘汰制,刷掉最先掛掉的幾個人,然後進下一階段測試.

很可惜這里沒有一個人到過最後的測試,顯然那兩個曾經拿到獎勵的人並不在這里,或者沒有被小甲蟲們竊聽到.不過有這些信息已經足夠了,至少我知道了一些很重要的情報.

我正竊聽的得意,一個年輕的白種人戰士忽然帶著一大群人走到了我們身邊."請問這是你的東西嗎?"那家伙手里正捏著一只幽靈蟲,而幽靈蟲正左右掙紮著試圖咬他一口.

我尷尬的笑了笑:"小東西們不大安分,喜歡到處亂跑.你不用在意,沒有我的命令他們是不會無故襲擊人的."

"我想沒有你的命令他們也不會不安分的到處跑的吧?"年輕人惡狠狠的瞪著我.

"我只是讓他們自由活動,這有什麼問題嗎?"我盯著那個青年的眼睛道:"再說我讓我的蟲子們在沙漠上跑一跑應該也不算什麼吧?難道說他們咬了你?"

"那到沒有."

"既然沒有,說明我沒得罪你.我讓自己養的蟲子們出來在無主的沙漠中活動,應該不算侵犯你的權益吧?"

"你放蟲子我不管,你用它偷聽我們說話還說沒得罪我們?"

真沒想到居然有人能發現我在竊聽他們談話,我還以為沒有人能發現幽靈蟲呢!再說就算發現了,也不該知道這些小東西可以當竊聽器用啊!

"你憑什麼說我在竊聽?"我反正是死不承認.抓住個蟲子也不算證據,我不承認他也不能把我怎麼樣吧?

讓我沒想到的是那個青年突然道:"我當然知道你在用這些小東西竊聽我們的談話,因為……!"他突然把頭盔拿掉,並轉過身把頭發掀了起來.在他的脖頸根部居然有一個和我之前一模一樣的甲蟲形突起."因為我也是被寄生者."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可憐的祭司們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神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