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內有隱情  
   
第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內有隱情

規則確實很簡單,科荷普拉說和第一關一樣,那就是說不能穿自己的盔甲,不能使用召喚生物,總之一切靠自己.不過這次稍微有些不同,這一局不是不能穿盔甲,而是不允許使用自己的盔甲,科荷普拉說過會提供比賽專用盔甲給我們,但是至今為止我們都沒看到.

在場的二十人互相看了看,然後有一個家伙突然開始脫自己的盔甲,其他人也明白過來,紛紛開始脫自己的盔甲.在我們附近的沙丘上忽然出現了一大群人,看樣子只是普通玩家,估計就是參加測試失敗後轉為觀眾的那部分人.

除了那些觀眾之外,我的召喚生物們也都在附近,畢竟這里是我的主場,上個關卡過後我並沒有回收他們.觀眾席和我的召喚生物中間就是我們二十人的群毆區域,至于能不能離開這個區域暫時還不清楚.

第一個脫掉盔甲的人並沒有馬上開始攻擊,而是向著一個女玩家跑了過去,然後護在了她的身前,這兩個人之前肯定是認識的.

另外十七個人迅速脫掉盔甲後分別拉開了距離,我也和他們一樣選擇了暫時拉開距離.以我的個人屬性來看,就算沒有裝備和召喚生物,我也應該比他們強很多,但沒有裝備就意味著大家的實力被拉近了,萬一這些人合伙對付我,那就完蛋了.沒有召喚生物和裝備的情況下我自認為最多能對付五到七人,再多可能就有問題了.

連我在內的二十人現在是十九組,那一男一女肯定會共同進退,而且他們兩個人明顯比別人占便宜,所以他們也是底氣最足的.那個動作最快的男子大聲道:"既然大家要互相戰斗了,我們公平的互相報一下自身情況如何?反正這樣互相看著也不是辦法."

看大家似乎沒有反對的意思,那個人自己先開口道:"那麼從我開始,我現在七百九十九級,職業是憎惡武士."

他背後的女玩家跟著道:"冥神祭司,七百九十九級."

他們兩個說完之後第三個玩家還沒開口,阿奴比斯的聲音先出現了."各位在比賽中建立什麼約定我不管,但我的監管之下是不允許說謊的,剛才那位小姐請重新介紹一下吧."

女玩家非常尷尬的重新開口道:"冥神祭司,八百零三級."

真沒想到這個女孩子等級這麼高,目前的主流等級好象是700級到780級,超過780的基本都屬于比較強悍的玩家,而過800的一般都是頂尖人物了.

有了這個女孩子的先例,其他人也不敢亂報了,紛紛說出了自己的實際等級和職業,最後就只剩我了.大家的目光很自然的對准了我.

"我是三職業者,第一個職業是混亂騎士類別中的裁決騎士,第二個職業是秩序法師類別中的引導師,第三個職業是特種職業類別中的控靈法師.目前等級898."

我說完之後這些人先是疑惑,然後是驚訝.疑惑是因為他們從沒有聽說過三職業者,而且我的三個職業他們也完全不明白到底有什麼特性.至于驚訝則是因為我的等級實在有點高的嚇人.

那個冥神祭司職業的女孩子忽然問道:"這三個職業我們都沒聽過,你說了不是和沒說一樣嗎?應該向我們解釋一下特性吧?"

"我拒絕."

"為什麼?"

"不為什麼,我不想說而已."

"這不公平,我們都說了,你卻用我們完全不知道的職業糊弄我們."

"不知道是你們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

那個女孩子立刻氣憤的對著天上喊著:"裁判閣下,這個家伙不履行協議,您是不是可以制裁他?"

阿奴比斯的聲音再次響起:"協議是你們之間的協議,我又不是公證人,沒有義務幫你們維護協議,再說按照你們的口頭協議,只要說出職業名稱和等級就可以了,他又沒有說謊,我為什麼要制裁他?"

那個女孩子一下就被堵的沒話說了,只能氣憤的看著我.

現在二十人的職業和等級都出來了,其中只有我和另外四個玩家以及那個女孩子六個人超過了八百級,大部分人都停留在七百八到七百九十九之間.我們這些人能這麼快的通過前三關,說明實力都不俗,所以二十人中就出現了六個過八百的.

那個女孩子忽然道:"看來問題很簡單了."我們一起看向她,而她卻笑著道:"聽說之後還會有幾次玩家間的混合戰斗,到時候淘汰率會很高,而如果敵人太強,我們就很吃虧.這里連我在內六個人過了八百級,但是我只有803,那麼另外五個都比我高,也就是都很厲害.你們五個人也就是我們大家將來共同的威脅,如果不在這局內淘汰掉你們五個,只有的比賽中肯定是你們五個通過,淘汰掉我們十五人."

"你什麼意思啊?"另外一個超過八百級的玩家立刻叫了起來.

"沒什麼意思,趁著人多提前消滅最強的對手,這是比賽中最簡單的戰術.大家都是為了競賽,比的是綜合實力,各位也沒什麼好怨恨的.那麼,我們開始吧?"

另外四個超過八百級的玩家立刻退向了我這邊,明顯是要和我同仇敵愾了.對面十五人把我們五個設定為消滅對象,我們五個自然要互相幫助,不然就真的要被全部淘汰了.

一個837級的戰士類玩家道:"我們五個人等級高,就算沒有裝備應該也比他們要厲害一些,大家只要一人干掉一個我們就安全了."

另外一個821級的美女法師氣憤的道:"我要先干掉那個賤女人.反正是互相競爭,大亂斗輸了也是應該的,這樣的安排太不道德了."

我走到那個女法師和那個戰士中間."她還是交給我吧.畢竟她也過八百了.你們和她打糾纏時間可能會比較長.我和她等級差距比較大,應該不費什麼事."

女法師笑著道:"那就拜托你了.狠狠的打,最好把她打成豬頭."

"我可不是拳擊手."我說完突然猛的一蹲,一枚魔法彈從我頭頂飛了過去,要不是我反應快就正中我的胸口了.那個女人果然是很無恥,居然偷襲我.

看到我氣憤的看著她,她還囂張的叫了起來:"哈哈,你看我也沒用.十五對五,沒有裝備你們的實力也不會比我們強多少,乖乖等著被淘汰吧."

"一般人沒有裝備確實無法體現出戰斗力,但我不是一般人."說完我就向前邁了一步."獸化."

我身邊的女法師看著我的身體突然長高到兩米多,拍著手在後面又跳又叫:"哈哈,太棒了,沒想到你會狼人變身."

玩家沒有裝備無法體現戰斗力最大的原因就在于沒有武器,空有屬性點,沒有武器的人,攻擊力低的難以想象,但是狼人是不使用武器的,爪子就是武器.比賽規則不允許使用裝備,但狼人的爪子不算裝備,而且利爪確實具備武器的效果,可以把屬性中的力量轉化為攻擊力.

對面十五個人的臉色全都變的很難看,大家都知道狼人形態實際上規避了比賽規則.沒有武器和裝備對狼人幾乎是沒有影響的,而那些手無寸鐵的人面對我只會變的更加危險.

我對那邊的人道:"你們都別搗亂,我要先干掉那個女人和他身邊的戰士,剩余三個名額你們十三個人自己想辦法分,但是別再惹我們五個人."

那十三個人互相看了看,然後乖乖的退開了.他們都知道沒有武器的情況下是無法和狼人形態的玩家戰斗的.

那個女人驚慌的不斷向後退."嘿嘿,大哥別生氣,這是比賽而已,我們也是想獲得勝利嗎!"

"我也想獲得勝利,所以你們兩個要成為我通向勝利的墊腳石."我一邊說著一邊向他們走了過去,那十三個人都遠遠的退到了一邊,生怕我突然攻擊他們.

女人忽然一伸手:"光雷."

一個白色的光球飛了過來,但是那東西速度太慢,飄飄悠悠的.狼人形態相對于攻擊力之外更注重強化速度,要是被這樣的東西打中我也不用混了.一個閃步就晃過了雷球出現在那個男人面前.他愣愣的看著我,先是吞了口唾沫,然後才大叫著一拳打了上來.我右手一揚,那個家伙慘叫著被打飛了出去.

女人看看我又看看那個男人,然後轉身就跑,可惜沒跑幾步就摔了一個大跟頭.我縱身一躍跳到了她的身前,右手手指並攏,然後猛的向著那個女人插了下去.女人慌亂中居然在沙子里摸到了什麼東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翻了出來擋在身前.只聽吱呀一聲金屬撕裂聲,我的手穿透了那件金屬物體,停在距離那女人胸口緊一厘米的地方.

我直起腰,看看套在了我手臂上的東西."盾牌?"

這個玩意已經被我打穿了,看樣子之前應該是塊盾牌,而且屬于級別很低的那種.這大概就是科荷普拉提到的比賽用裝備,剛剛我還奇怪為什麼沒看見這裝備,沒想到居然是埋在沙子下面的.這些東西本來是為了適應比賽而安排的裝備,所以級別都很低,狼人化之後我的攻擊力實際上沒下降多少,這樣一塊盾牌相對我的正常攻擊力也就和紙片差不多,打穿了也是正常情況.

那個女人好象看到救星一樣拼命在沙子下面挖了起來,結果果然挖出了一個頭盔.她想也不想扔掉頭盔繼續挖,突然又拽出一根法杖,她狂笑著轉身站了起來."以死神的名義驅逐你的靈魂,受死吧."

一個黑色光球突然從法杖尖端飛了出來,距離太近我沒來及閃開.黑球命中我之後我的身上立刻閃爍了幾道黑色的電弧,然後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但是場外,我新收的魔寵二世卻興奮的叫了起來.

看來這光球屬于黑暗能量,按照二世的能力,命中我的黑暗能量會被傳輸到他的身上以保證我的光明屬性,所以這攻擊完全無效.

女人驚訝的看了看我又看看自己的法杖."不可能啊!"

"一切都有可能."我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腦袋.狼人形態身體巨大化,捏著她的頭就像抓一只小皮球一樣.我身後一個帶著血腥味的人正迅速靠近,我想也不想抓著女人的腦袋把她甩起來當成武器用力掃向後面的人.嘭的一聲肉體相撞的聲音,背後那個男人被我再次打飛,而我直接追了上去,用這個女人當鞭子高舉過頭頂用力向下砸在他的身上.啪的一聲那個拿人噴出了一大口血,同時那個女人也從脖子那里斷成了兩截.

"該你們了."我隨手扔掉那個已經變形的腦袋,抬頭看向那十三個人.

十三個人互相看了看,然後突然發生了混戰.很快有三個實力比較差的先掛掉了.阿奴比斯的聲音適時的出現在我們頭頂."很好,五個淘汰者已經足夠了,那麼各位可以進入下一關卡了."

周圍一閃,環境發生了變化,但是我們周圍的人全都還在,只是剛剛被殺的五個人的尸體不見了,而他們五個居然複活出現在了觀眾系上.我看到那個女人向著我比著中指還在喊著什麼,但是我什麼都聽不到,他們和我們是被隔離開的,看起來在一起,實際上並不屬于一個空間.我感覺到比較奇怪的是觀眾席似乎變的很寬廣,本來看我們比賽的人並不太多,這會卻突然變多了好幾十倍,滿滿的都是人.

阿奴比斯和科荷普拉突然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接著在我們左邊離我們不遠處光線一閃,智慧神特圖和他的妻子真理女神瑪阿特一起出現在那里.阿奴比斯向那邊打了個招呼."情況怎麼樣?"

瑪阿特搖了搖頭:"都是廢物,只有這麼幾個合格的."她說完,在她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七個玩家,而這些人都在東張西望的觀察著這里的環境.

阿奴比斯聽完之後又把頭轉向另一邊,我們這才發現那邊已經出現了另外兩位神靈和另外一群玩家.隨後我們附近不斷出現這樣的閃光,一隊隊的玩家隊伍出現在附近,每一隊都有兩名神靈帶隊.

當我們周圍聚集的隊伍超過幾百隊之後阿奴比斯才對我們道:"好了,從這里開始需要等待別的人員到達,所以明天中午之後我們才會開始下面的測試,至于現在,你們可以選擇留下或者離開.想離開的,那邊有傳送陣.不想離開的就隨便你們玩了.這里叫做冥河,想回來時你們可以用任何一個傳送站傳送過來,但是只有你們這些通過測試的人可以回來,別人是無法傳送過來的.還有,不想被淘汰就最好不遲到,明日正午之前你們一定要到,我可沒有等人的習慣.現在解散."

周圍隊伍的帶隊神靈都發出了類似的通知,不同的是他們說話比阿奴比斯客氣多了.

隊伍散開之後我先打開空間門把邪靈騎士和鈴音騎士都收了回去,然後把魔寵們也塞回了鳳龍空間.本來我打算先去找個地方練會級,但是科荷普拉突然把我叫住了.

"你是叫紫日是嗎?"科荷普拉比阿奴比斯和藹的多,不過看著這個人形甲蟲我總覺得怪怪的.

"請問還有什麼事情嗎?"科荷普拉好歹是爺爺級大神,必須要客氣一點.

科荷普拉溫和的道:"按照規定,每個隊伍中四關測試表現最優秀的人可以在這里向主導的兩位神靈各要求一項獎勵,而我們這隊你明顯超出別人很多,所以你可以提要求了."

哇哈哈,尊老愛幼果然有好處,科荷普拉居然是來送獎勵的.但是要什麼好呢?我先試探性的問道:"是什麼要求都可以嗎?"

阿奴比斯非常凶狠的道:"當然不是.你當我們是什麼了?簡單一點的,別過分.你先向我提吧."

我想了一下道:"我剛才召喚那些騎兵的空間門你們也看到了,那個東西一天只能打開三次,所有很受限制,可能的話,幫我修改成無限次可以嗎?"想來想去就這個比較實在.邪靈騎士和鈴音騎士都是很強的戰斗力,但礙于大地之門每天只能開三次,所以很多時候我都不敢召喚他們.如果可以無限次召喚,那就爽了,很多任務都會變的很簡單的.

阿奴比斯聽我說完之後立刻不耐煩的道:"你的要求我拒絕,好了,你去向聖甲蟲大人提要求吧."

"啊?"我被搞愣住了."你不是要幫我完成一個願望嗎?"

"按規定每位帶隊神必須聽一個願望,但沒有規定一定要完成這個願望.你的願望我聽到了,然後我不幫你完成,就這麼簡單."

暈!阿奴比斯果然是很惡魔.

科荷普拉很寬容的道:"就這個願望嗎?我可以幫你實現."

"是的,就這個願望."

科荷普拉點點頭,然後問道:"你原來是怎麼打開那里的通道的?"

我趕緊召喚鳳龍,然後把傳送戒指拿了出來."依靠這上面的寶石.只要戒指屬于我,不管我有沒有帶在身邊,都可以隨時開啟這個空間門,但是每天只有三次."

科荷普拉接過去看了看."這很簡單,次數限制僅僅是因為能量問題.我來幫你搞定."科荷普拉拿出了一些黑色粉末,然後像滾面團一樣把戒指在里面揉了幾下,之後又遞還給我."這樣就沒問題了.雖然不是無限次召喚,但每天可以開啟一萬次.我想你不會無聊到每個小時都打開四五百次吧?"

"謝謝,謝謝.真是太感謝了."堅決了這個問題可是幫了我大忙了.

科荷普拉道:"那麼現在你可以離開了,記得明天准時到就可以了."

"明白了."

離開這個所謂的冥河之後我也只能去練級.現在還是凌晨,所謂的明天中午實際上是三十多個小時之後的事情,抓緊這個時間練級說不定還能再升一級,反正經驗也快滿了.

還別說,一天多的練級下來我真的升了一級.盡管現在等級高了,升級比較困難,但是我帶著近九千邪靈騎士以掃街的方式清理怪物區,效率還是很不錯的.

再次回到冥河旁邊的時候大家也差不多到其了,而且人多了好多.神選日的測試不一定要開場就參加,我們這一天多的等待實際上就是等後來的人參加完測試.到現在位置測試已經封閉了,新來的人不可以再參加了,也就是說所有通過四關的人都在這了.

我左右看了下,參加測試的玩家差不多有一千人,比我預計的要多的多,看起來大家素質都不錯.

科荷普拉飛到了半空中對所有參加測試的人道:"現在我們開始第五項測試,如果能夠通過這一關的話,那麼就可以參加最後的兩樣測試了."科荷普拉的聲音引起了一陣騷動,而他則默不做聲的等到大家安靜了才接著道:"我知道你們中有人以前參加過測試,也知道測試的回合相當的多,但這次情況特殊,所以我們合並了一些項目,提高了單項測試的難度,以期選擇出最合適的人來.現在我可以告訴大家,你們經過的前四個測試實際上都是海選,唯一的目的只是把不適合參加真正測試的人篩選掉.從現在開始你們還有三個關卡需要度過,而這三關才是真正的測試."

下面又是一陣議論,大家安靜下來之後科荷普拉又接著道:"我也不想隱瞞你們,我們這些神靈也不是閑的無聊才搞這麼個測試,我們是在挑選合適的人選完成之後的任務,而在你們沒有通過之前我是不能告訴你們任務內容的.不過我可以保證,任務的酬勞是非常豐厚的.現在我將帶大家開始真正的測試了,觀眾們可以離開了,接下來的測試不對外開放."

科荷普拉的話立刻引起了罵聲一片,因為觀眾和參測人員可不一樣.參加測試的選手從昨天凌晨到現在都是可以自由活動的,觀眾卻是一旦被傳送走就回不來了,所以好多人硬等到現在,結果得到了一句不准觀看,不罵才怪呢!

科荷普拉的話說完,觀眾們就消失在了我們背後,而我們周圍的環境也發生了變化.直到剛才為止,所謂的冥河一直都像一條普通的河流一樣在我們前面流淌著,周圍則是埃及最常見的沙漠,兩岸有少量植物,如此而已.但是觀眾消失後環境卻突然變化.明亮的太陽突然消失了,我們竟然是置身在一個巨大的洞穴中.這個地方相當黑,但還不至于什麼都看不見.我們的頭頂是岩石組成的洞頂,背後是一面石壁,上面還有個入口.在我們前面是一條黑色的河流,其中流淌著黑色的液體.這水我不是第一次見,上次把我拉進十八層地獄的那個寂靜之海也是這個樣子的.

因為本身通道很黑,而且河流相當寬闊,所以我們看不到對岸有什麼.阿奴比斯走到了河邊打了個響指,然後我們就看到五個小亮點從遠方的黑暗中顯現出來,那些亮點正在逐漸向我們靠近.

隨著那些亮點逐漸靠近,它們的本體也終于出現了.那些東西居然是——飛船?

從遠方過來的東西是船,而且造型和埃及的古代戰船很像.船身中間是平直的,兩頭卻很尖.船上沒有槳,也沒有舵,只有兩面風帆,而且造型還很奇怪.這兩面帆不是在船的上方,而是在船的側面,像兩對翅膀一樣展開著.看上去就像在一艘船的兩弦各插了一把巨大的折扇.但是最奇怪的莫過于這船的航行方式,它根本就沒碰水面,而是在水面上方三四米的高度懸浮著.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章 洗白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深入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