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八章:老爹的電話  
   
第八章:老爹的電話

"老實交代,你跟子涵美女什麼關系?"

"對啊!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速速道來!"

此時葉衛悠哉地躺在自己的床鋪上,而上官赫然與游玉兩人一左一右將葉衛夾在中間,逼供了起來.

"不就男女朋友關系唄,哪能有什麼關系?"葉衛從桌子上拿起了一本雜志,一邊看著,一邊悠哉地回答道.

"什麼!都成了男朋友!女朋友的關系了?啊!天理何在啊?"游玉捂著自己的心髒悲痛地道.

"我你這厮,我是正常的男女朋友關系."葉衛放下手中的雜志無奈地道.

"真是老天開眼啊!"聽到葉衛的回答,游玉的神轉了一百八十度,重新換上了一副慶幸的表.

葉衛對此白了白眼便不再話.

"帥哥,電話!帥哥,電話!"這個時候,葉衛的口袋中傳來了手機的鈴聲,而坐在葉衛兩旁的上官赫然與游玉聽到葉衛的手機鈴聲竟是這個,便是一臉鄙視地看著葉衛.

"我,做人也不要這麼自戀吧?"上官赫然沒好氣地道.

不過葉衛卻是沒有理會,因為他拿起手機,看到了手機上顯示的來電聯系人.

葉衛微微一猶豫,才將手機接了起來,心翼翼地放到了耳邊.

坐在一旁的上官赫然與游玉看著葉衛凝重無比的表,便沒有繼續打擾,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床鋪躺了下來.

"臭子!去大學兩天了不會打電話過來?"

隨著葉衛將手機放到耳邊,從手機內便傳來了一聲咆哮聲.

"我老爹,您輕點,您輕點,不要動怒,千萬不要動怒.動怒就不夠年輕了."葉衛苦笑地招呼起了自己的父親.

葉衛的父親叫做葉拓,是龍騰市一家證券公司的董事長.龍騰市距離玉關市不過百里的距離.近不近,遠不遠,坐個動車的時間也不過一個時而已.

"明天是周六吧?"電話那頭的葉拓平息了一下心,然後對著葉衛道.

"嗯,怎麼,難不成不要跑來看看我?"葉衛著,心里已經暗暗叫苦.從到大,葉衛最怕的就是他的父親葉拓,之所以害怕,並不是葉拓不疼愛他,也不是葉拓會實行家暴.而是那個家族的存在,葉家.

龍騰市葉家是整個龍騰市最大的家族之一,家族內的成員各個才華出眾,在各方面領域都擔任著事業的領頭羊.所以葉家不僅在政治上,經濟上擁有渾厚的實力,更是在軍事方面都略有介入.如此實力渾厚的家族,暗地里卻沒有他人所想象的團結.而這個令得家族成員不團結的因素,正是因為葉衛的父親葉拓.

葉衛的母親在葉衛剛出生後不久便因為車禍,失去了生命.所以葉衛如今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只有自己的父親.至于家族內的那些長輩,葉衛感覺很陌生,一點親都沒有,那些長輩看向葉拓兩父子的眼神也盡是輕蔑,譏笑之意.

之所以會造成這種況,都是因為十年前的一次意外.

"明天回家一趟,你爺爺想要見見你."

"那個老爹,我沒錢買…"

"別再用這麼老套的手段了好不?沒錢買車票是吧?我彙給你!車站沒有到龍騰的車票是吧?我叫司機去接你!"葉拓打斷了葉衛接下來的話,毫不留地將葉衛的借口一一堵上.

"好了!就這麼決定了!明天下午我若見不到你的人,我就是跑去玉關市,也要打斷你一條腿!就這樣,掛了!"完,葉拓將電話掛斷,獨留下一臉愣然的葉衛.

"呵,那老不死的想見我?"葉衛放下電話,臉上浮現一絲冷笑低聲喃喃道.

對于自己的家族的所有長輩,葉衛都不感冒,每次見面,葉衛連稱呼都懶得叫,在葉衛看來,家族內那些長輩,沒有資格讓自己稱呼.

又是冷笑一番,葉衛拿起手機,在網上買了一張前往龍騰市的動車票.做完這一切,有些困乏的葉衛爽爽地洗了一個澡,與舍友們道聲晚安,便躺在床鋪上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早…

今天是禮拜六,學生們都不用上課.所以自然而然的,許多學生一大早便整理著裝,或結伴去郊外游玩,或一同去市區游覽,總之一到放假,活動繁多,沒有一個學生會賴在床上,空虛的度過放假這兩天.

"喂!起床!起床!今天一起結個伴去市區走走如何?"耐不住寂寞的游玉率先起床一番打扮,將自己的三名舍友搖醒道.

"困死了,一大早干什麼呢?"上官赫然雙眼朦膿地起了身,不悅地道.

"今天可是學生妹子集體出游日,你確定你不起床?"游玉故作訝異地道.

聽到學生妹子這四個字眼,上官赫然朦朧的雙眼煥發出了光芒,竟是動作麻利地從上鋪爬了下來,開始洗漱了起來.

"這,我就不去了."辰木被游玉搖醒,第一件事就是拿起了放在自己身旁的筆記本電腦,一邊開機,一邊對著游玉道.

"我你這木頭!天天做宅男怎麼行?今天哥必須帶你出去見識見識大場面."游玉一把奪過了辰木的電腦,然後將辰木從上鋪拖了下來.

迫于無奈,辰木只能換了一身衣服,進行一陣簡單的洗漱.

"嘿嘿,我想你是不會拒絕的對吧?"搖醒葉衛後,游玉露出了一絲浮笑道.

"當然不會拒絕!"動車站就在市區中心,葉衛與游玉三人游玩過後,就可以直接去動車站坐車,所以葉衛沒有拒絕,很干脆地起了身,換上了一身清爽的休閑裝,前去洗漱.

四人准備完畢,便離開了宿舍,來到了市區.

不得不,雖然是早晨,許多店鋪都還沒有開張,市區的街道上已經有許多人來來往往.

看著來來往往的高挑禦姐,清純學生妹,靚麗女生,葉衛思緒萬千,想起了開學第一天自己在這個街道時候的場景.

想到這里,葉衛又想起了自己丟失的戒指,然後再聯想到自己如今突兀出現的游戲功能,不得不讓葉衛將兩者聯想到了一起.

"難道那所謂的面膜,透視眼鏡都是真的?然後這戒指讓我得到了這古怪的功能?"將這一切聯系起來,葉衛越來越覺得這件事的蹊蹺,也越來越發現,這麼聯想,一切都顯得合合理,沒有絲毫矛盾.

就在葉衛想得出神的時候,站在葉衛身旁的上官赫然大力地拍了拍葉衛的肩膀道:"想什麼呢?"

"沒什麼,就是看見這滿街的美女無從下手有些傷感."葉衛恢複了過來,隨即換上了一臉憂傷道.

"呵,也會有你子無從下手的東西?省省吧,做了幾天舍友,我早就摸清你這子的性格了."上官赫然譏笑一聲道.

"好了,餓了沒,先去吃點東西吧."游玉提議道.

"早就餓了!"葉衛與上官赫然兩人異口同聲地道,站在一旁的辰木也點了點頭附和道.

于是四人選定了街道巷的一家東北饅頭店走了進去.

老板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東北漢子,一見葉衛四人進來,便拉著濃重東北口音的普通話喲喝道:"幾位吃些什麼."

葉衛幾人坐下,便叫了十來個黑麥饅頭,再點上了四杯豆漿吃了起來.

"老板,這市區有什麼地方好玩的嗎?"葉衛四人都是來到玉關市不久,對于玉關市的環境仍然不太熟悉,于是游玉便問起了老板.

老板將披在左肩的毛巾拿了下來,捂在蒸籠的氣孔上,便轉身露出了憨厚的笑容道:"要這玉關市啊!吃喝玩樂無奇不有啊!非要讓俺給你們推薦推薦的話,五公里外的市區內有一座落成上百年的寺廟,雖然俺沒去過,但是總是聽一些客人啊,這寺廟香火旺盛,香客絡繹不絕.聽,寺廟內的求簽十分靈驗."

老板著,從口袋中摸索一番,掏出了一塊鍍金的護身符遞給了游玉道;"這是之前有個客人放在桌子上忘了帶走的,都三四個月了,也沒來拿,想必是不要了.這個護身符就是那寺廟發放的,你們就拿去保個平安,順便去那寺廟看看."

游玉接過老板遞來的護身符,仔細地端莊了起來.

"金光寺,這倒是銅臭味挺重的啊."游玉著,將護身符遞給了葉衛.

葉衛接過護身符,也是仔細地觀察了起來.

"叮!"

就在葉衛剛剛想把護身符遞給上官赫然與辰木觀看的時候,葉衛的腦海突然傳來了系統的提示聲.

"護身符:運氣+1"

如此一段簡單的信息浮現在葉衛的腦海中,令得葉衛手中的動作一頓,重新將護身符抓著,放到眼前仔仔細細地看起了護身符上的文字.

"#"護身符上簡單地刻上了這麼一個字符,在這個字符下,就是金光寺三個字.一切看來,都沒有任何出奇之處,但是也就是這麼一枚護身符,竟然出現了運氣的加成.而葉衛屬性顯示的運氣是沒有固定指標值.

"有蹊蹺!"葉衛又觀望了一會兒,才將護身符遞給了上官赫然辰木兩人觀看,自己則抓起一個饅頭啃了起來.

早飯過後,葉衛看了看時間,發現離自己上車的時間還有整整四個時,便打定了主意道:"要不,我們就去那金光寺看看?"

"寺廟哪里有什麼好玩的,大多都是那些阿姨叔叔在那里燒香拜佛."游玉倒是直接,認為到沒有美女的地方游玩就不是游玩,所以對于葉衛的這個建議並不感冒.

"我沒意見."一直沉默無語的辰木首次率先開口同意了葉衛的建議.

"算了,那就去看看吧."上官赫然將護身符交給了葉衛也是表示同意.

"唉,真不理解.既然你們三人都同意,那我也只能無奈地跟著去了."游玉一臉無奈地道,便在路邊攔下了一輛出租車.

四人坐進出租車,向司機了目的地點,而出租車也緩緩地開啟,朝著金光寺的方向駛去.

坐在車上,葉衛仍然仔細地觀察著自己手中的那枚護身符,臉上興趣愈加濃厚.

五公里的距離對于坐車來,並不算遠,不一會兒,出租車便來到了標有"金光寺"三個燙金大字的鐵門前停了下來.

付過車錢,四人便下了出租車.因為太早的原因,寺廟周邊並沒有人,只有幾個和尚手拿一把掃帚,在金光寺的大門前打掃衛生.

"幾位施主是來進香的吧?"一名和尚看見了葉衛四人,便迎上前去,滿臉微笑地問道.

"嗯."葉衛點了點頭,將手中的護身符收回口袋中.

而眼尖的和尚也看見了葉衛收入口袋的那枚護身符,便是開口道:"施主倒也是大運氣之人,竟有寶光方丈親自刻鑄的護身符."

"寶光方丈?你這枚護身符是寶光方丈刻鑄?"葉衛重新將護身符掏了出來道.

"正是,既然幾位施主已經到此,不妨進去看看?"和尚道.

"正有此意."葉衛點了點頭道.

"那我就為幾位施主引路吧."和尚著,便轉身走入了寺院內,而葉衛四人自然緊隨其後,走入了金光寺中…

上篇:第七章:打倒非主流     下篇:第九章:金光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