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九章:金光寺  
   
第九章:金光寺

金光寺內完全是傳統的寺院裝潢,寺院內沒有任何現代標志的建築.傳統的水井,唐風濃厚的雕刻,塗上漆的方柱還有幾顆碩大的菩提樹,一切顯得古風濃郁,幽深別離.

恰巧,當葉衛四人來到寺院中時,寺院內的銅鍾已經再次敲響,頓時間,一聲聲古鍾的回蕩在葉衛幾人的耳邊響起,鍾聲無比悠揚.

葉衛四人在和尚的接引下,來到了金光寺的正殿大昭殿.

令葉衛幾人驚奇的是,大昭殿內沒有現代的電燈和各種電器.有的,只是一根根點燃的蠟燭,和一座座吊在屋頂的蓮花燈台.

因為大殿的通光條件好,陽光毫不保留地照進大殿中,播散在大殿的每一個角落,頓時令人清爽至極,內心平靜.

"幾位施主,燒幾柱清香吧?"此時,那名和尚手拿著十二根清香,給葉衛四人一人遞了三根,微笑著道.

而葉衛四人倒也是老老實實地將清香用蠟燭點上,便跪在蒲團上,朝著大殿內一尊八米高的巨大銅佛跪拜起來.

三次彎身過後,葉衛四人走出大殿,將清香插在大殿外的香爐內,重新回到了大殿中.

"可否見見寶光方丈?"葉衛此時一顆心都系在刻鑄護身符的寶光方丈身上,便急忙問道.

"幾位施主可要求簽?"和尚卻是沒有回答葉衛的問題,從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了一個簽筒遞給了葉衛道.

而葉衛見此,也便是耐著性子,接過簽筒,再次跪拜在蒲團上,搖起了簽筒.

不多時,一根長簽從簽筒內掉了出來,落在地上.而站在一旁的和尚見此,低身將長簽拿起,然後微笑地對葉衛道:"施主所求是為何物?"

"求我能不能見寶光方丈一面."葉衛倒也毫不掩飾地道.

站在一旁的游玉三人聽葉衛開口閉口都是寶光方丈,頓時有些疑惑,不過好奇心歸好奇心,他們卻是沒有多問.

"既然如此,這簽不分上中下簽,我如今為施主一念,如何領悟,全看施主造化."

"竹風松脂全浮萍,林亭一出宿風塵,見往來多靜者."

和尚念畢,將手中的長簽遞給了葉衛,微笑不語.

葉衛接過長簽,又是重新看了一遍,然後突然微微一笑對和尚道:"敢問大師,寺院竹林位于何處?"

聽到葉衛出這話,和尚臉上笑意更濃,便是朝著大殿後方的方向一指彎身道:"施主請隨我來,至于施主的幾位朋友,請稍加等候."

葉衛點了點頭,然後對著游玉三人道:"你們等我一下."

聽到葉衛這麼,三人同時點了點頭,便結伴在寺院內游覽了起來.

見到三人走出大殿游覽,葉衛重新將目光轉到了和尚身上.而和尚見葉衛目光隨之而來,沒有語,率先朝著大殿後方走去,而葉衛見此,不慌不忙地跟在了這名和尚身後,走入了後院.

後院是和尚們日常生活的的地方,水井,食堂,禪房,鍾樓,古塔一應俱全,不過奇怪的是,寺院的後院除了金光寺的和尚外,並不許任何香客游客進出,所以至今許多香客游客依然對于金光寺的後院無比好奇.

走在後院時,葉衛微微抬頭,便看見了一座位于寺院後方的大山浮影,想必便是寺院的後山.

"敢問大師,難不成寶光方丈已經料定我要來拜訪他?"想到剛剛那長簽上的寺,葉衛不禁有些奇怪.剛剛那長簽上的詩句是一首藏頭詩,將詩句最前面的每個字連起來讀,便是竹林見,而湊巧的是,葉衛求簽時想的就是想要拜訪寶光方丈,而且這名和尚在自己領悟詩句時,便毫不猶疑為自己帶路,這一切聯系起來就是,寶光方丈早已猜到葉衛想要拜訪他,所以一切一切都不是機緣巧合,都好像是事先料定一般.

很快,和尚帶著葉衛穿過了後院,走在一條後院後的林間路上,遙遙而望,葉衛便看到了遠處有著一片青翠的竹林.

走近竹林邊時,和尚突然停下了腳步,對著葉衛微微躬身道:"接下來施主自行進入吧,我先告辭了."

葉衛點了點頭,目送著和尚離開竹林,原路返回,便深深吸了口氣,走入了竹林內.

剛剛進入竹林,葉衛便看到了一名老和尚規規矩矩地坐在竹林內的一個石台上,垂著頭,看著自己的腳.老和尚的腳很髒,這雙肮髒的腳上穿這樣一雙破舊的草鞋,而且老和尚的著意也十分樸素,只是一件普通的素衣.

聽到葉衛的腳步聲傳來,老和尚抬起頭來,對著微微一笑.老和尚慈眉善目,表面看來心平氣和.

"老衲等候施主多時啦."這名老和尚正是寶光方丈,此時寶光方丈完便站起身來,走到了葉衛的面前,眼神不斷在葉衛的身上打量起來.

"想必您就是寶光方丈吧?"葉衛問道.

"正是老衲."寶光方丈笑了笑道.

聽著寶光方丈確定的回答,葉衛摸索了一番口袋,將那枚護身符拿了出來繼續道:"聽剛剛那大師,這枚護身符是方丈所刻鑄,可否屬實?"

看著葉衛將這枚護身符拿了出來,寶光方丈的神有些訝異地道:"敢問施主,這枚護身符從何而來?"

"這是今天一名饅頭老板交給我的,是三個月前有人丟失在他那里,並沒有來拿取,所以他將這枚護身符交給我."葉衛著,將護身符遞給了寶光方丈,而寶光方丈接過護身符便是仔細地端詳了起來,很快搖了搖頭,將護身符重新遞給了葉衛.

"敢問方丈,這枚護身符有何出奇之處?"迫于好奇,葉衛終于問起這件事來,不過他卻沒有開門見山地,畢竟他跟方丈這枚護身符可以加運氣,難免人家會把他神經病看待.

"不過是一枚簡單的護身符罷了,何來出奇之處?"寶光方丈微笑著閉眼搖頭,便重新走到了石台邊坐了下來.

聽到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葉衛不禁有些失落地想道:"難不成這枚護身符就是機緣巧合鑄造出來的?"

不過葉衛倒是又想起了一件事來,便走到了石台邊,倒也不客氣地坐在了寶光方丈身旁再次問道:"剛剛聽那個大師,方丈似乎早已料定我要前來,所以特意在竹林等候啊?"

對于葉衛的提問,寶光方丈又是微微一笑,然後伸出五指豎起道:"一切隨心,一切隨緣,老衲並未料定施主將要前來竹林,前來竹林坐,已經是老衲多年來的一個習慣了."

聽到這里,葉衛內心失落,因為寶光方丈所的一切,都不是自己所想要的答案,這也就預示著,他根本不能透析這枚護身符,只能單純的知道這枚護身符能夠加運氣值.

想到這里,葉衛內心已有告別之意,便是緩緩起身,准備與寶光方丈道別,前去動車站登車.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安靜竹林的遠處突然傳來了猿啼聲,隨著一聲猿啼的響起,整片安靜的竹林一片躁動,"沙沙"之聲不斷傳出,而葉衛也感覺到,這些聲音慢慢地朝著自己這邊靠近,隨著越近,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響,震人心弦.

不過寶光方丈對此仍然一臉笑意,沒有絲毫緊張之色,但是仿佛感覺到身後葉衛的緊張,寶光方丈頭也不回地伸出一手,輕輕地拍了拍葉衛肩膀.被寶光方丈這麼一拍,葉衛突然感覺到自己內心異常安靜,再無剛剛的緊張之.

終于,聲音靠近,無數的黑影出現在了竹林的陰暗處,而寶光方丈見此,突然從嘴里發出了"嗚嗚"之聲,而那無數的黑影竟是一個愣然,很快從陰暗處走了出來.

"猿猴?"葉衛看著不斷走出來的黑影,發現是一只只白色皮毛的巨猿,每只猿猴的外貌凶煞,身體魁梧,約有六尺多高.

"來!坐下吧."看著白色猿猴一個個地走了出來,寶光方丈微微一笑,指了指石台前的空地道.

而那些猿猴仿佛聽得懂一般,一個個走到了石台前空地中,竟是盤膝坐下.

"方丈,這些是?"葉衛有些詫異,不僅詫異他根本沒有見過這種品種的猿猴,更是詫異這些猿猴的人性化.

"呵,這些孩子每日這個時候,都會來到這里,聽我講上一段佛經,才會離開.今天是看在有你這個外人在此,才會微微猶豫,沒有立刻上前坐下."寶光方丈呵呵一笑,又是將目光轉移到了身前坐下的那上百只猿猴身上,嘴里開始念出了一段段梵文.而這些猿猴聽著寶光方丈念出的梵文佛經,臉上竟是露出了陶醉的表,微閉著雙眼聆聽著.

而葉衛聽著寶光方丈所念的梵文,覺得如沐春風,一時間內心平靜,無憂無慮,竟是慢慢閉上了眼睛,與這些猿猴一般,欣賞起了寶光方丈的這段梵文.

很快,寶光方丈念完梵文,便停了下來,而葉衛與這些猿猴紛紛睜開了眼睛.

這個時候,這些猿猴緩緩站起身來,一個個將手伸入自己的毛皮之內,一陣摸索,竟是各**索出了一些物品放在了寶光方丈所坐著的石台上,然後對著寶光方丈微微一個躬身,啼叫一聲,動作迅猛地跑入了竹林的陰暗處,消失不見.

看著這群猿猴離開,葉衛將目光轉移到了這些物品之上.

看著這些物品,葉衛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因為這些物品中,有枯樹葉,有死蟲子,有猿猴自己的皮毛,或是一根骨頭,一張普通的樹皮.

"呵呵,這些猿猴每每聽完佛經,便會送上一些東西贈與老衲,或許是當作念經的費用吧."寶光方丈倒也是表平淡,翻開了這些雜物,一陣摸索,竟是從雜物中掏出了一塊不規則形狀的玉佩仔細地端詳了起來.

端詳畢後,寶光方丈將玉佩遞給了葉衛,供其觀看,而葉衛也沒想到竟然在這堆雜物中還會有這麼一塊寶物,便是接過玉佩觀察了起來.

"通透無暇兩面看,溫香軟玉入眼來."玉佩碧綠通透,瑩潤如酥,實為一塊絕世美玉,就在葉衛仔細端詳之時,葉衛的腦海中再次傳來了一道聲音.

"叮!"

"鳳祥玉:絕世美玉,驅寒避暑,祛除百病.運氣+3,魅力+2."

聽到系統的提示聲,葉衛兩眼發直地看著眼前的這塊玉佩,恨不得將這塊玉佩吞下去,據為己有.

不過接下來寶光方丈終于出了葉衛苦苦糾結的答案.

"罷了,老衲便告訴施主吧,其實施主身上那枚護身符也是這些猿猴相贈之物,但是老衲為了保護這些猿猴,故對外稱乃老衲刻鑄之物,實乃對外撒了個彌天大謊啊."寶光方丈無奈一笑,搖了搖頭道.

"方丈如此做法倒也是對,並不需要愧疚."葉衛搖了搖頭,十分贊同了寶光方丈的做法.

"也罷,既然友與我有緣,這塊玉佩與護身符友便一同拿走吧."寶光方丈著這話時,葉衛早已滿心歡喜,不過臉上卻是沒有表現出來,仍然一臉平靜,這不得不讓人歎服葉衛的厚臉皮.

"友就此離開,有緣再見吧."寶光方丈終于下了逐客令,而葉衛自然也不會自討沒趣待在這里,再了,他進入竹林已經許久,距離登車時間也只有一個時,自然要趕緊離開.

于是乎,葉衛與寶光方丈再次告別,將鳳祥玉揣入懷里,穿過竹林,後院,重新回到了大殿.

此時游玉三人早已百無寥寂地坐在大殿的椅子上,等待著葉衛出來,見到葉衛出來,游玉先是站起身來,滿臉幽怨地道:"跟和尚有什麼話的,竟然去得這麼久."

"哈哈,我和那方丈志同氣合,自然是得都忘記了時間了,不好意思啊,讓你們久等了."葉衛滿臉抱歉之意道.

"好了,算了算了,接下來要去哪里玩?"游玉也不對這件事耿耿于懷,便是擺了擺手道.

"那個,抱歉啊,接下來你們自己去玩吧,我今天要回家一趟."葉衛再次著,令得游玉直瞪眼.

"那,我就先走了!上官,辰木,你們兩個陪著游玉慢慢玩啊!"葉衛著,已經起步朝著門外走去.

"我你子也太不仗義了吧?撇下我們哥三自己游玩!"上官赫然也是滿臉無奈的道.

倒是辰木仍然一臉平靜,對于他這種宅男來,宿舍和家里才能是他的天堂.

葉衛離開金光寺,便在門口攔了一輛出租車,來到了動車站.

排隊進車後,葉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將臉上的笑容盡收,眼睛變得森然了起來.

"呵,葉家,我回來了!"

上篇:第八章:老爹的電話     下篇:第十章:龍騰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