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十二章:我不是葉家人  
   
第十二章:我不是葉家人

這時候,眾人紛紛恢複了過來,難以置信躺在地上的竟然不是葉衛,而是家族的老爺子葉嘯天.

而葉衛則是眼神冷冽地掃了掃周圍的其他葉家族人,令得這些人不禁身體打了一個寒顫,不敢語.

"你對爺爺做了什麼?"這個時候,一名虎背熊腰的青年男子從葉家人群中走了出來,神憤怒地對葉衛道.這名青年男子是葉衛的大哥,叫做葉向天,如今正在服役,是軍區的一名軍人.或許是出于對葉衛父子的憤怒,又或許是想要向葉嘯天表孝心,他毫不猶豫地站了出來,義憤填膺地指著葉衛.

"怎麼?你想試試一樣的結局?"葉衛倒是不管躺在地上葉嘯天的死活,目光冷冽地看向葉向天,漠然道.

"太囂張了!"

"孽畜!孽畜!葉家怎麼生出個白眼狼來?"

"這葉衛千刀萬剮,死不足惜!"

隨著葉向天的站出,葉家人紛紛指責起了葉衛道.

葉衛看著對自己議論紛紛的眾人,突然用力地朝身旁的一張桌子拍去.

瞬時間,一聲"砰"的巨響傳出,而眾人的議論聲也戛然而止.

"你們,給我聽清楚了!我姓葉,但我不是葉家人!孽畜?白眼狼?千刀萬剮?那是你們!那是你們這群廢物的用詞!"葉衛順利地用一句話將整個葉家得罪掉了,而葉拓此時愣然地看著被眾人包圍著的兒子,早已不出話來.因為十年前的一場意外事故,葉拓遭到了整個葉家的痛恨,當然,大多數人都是幸災樂禍,樂在他這名曾經葉家寄予厚望的家族子弟,一下子落入冰點,遭到葉家的冷落.忍受了這麼多年的譏嘲,冷眼相待,葉拓早已對于這些同家族的成員沒有任何感.這場意外,也讓他看清了這些家族成員的嘴臉,在自己意氣奮發的時候,他們如同跟屁蟲一般,阿諛奉承.一旦自己陷入落魄之境,他們又是如今這番模樣.

現在葉衛對這些家族成員所的話,就是葉拓一直想的話,整個葉家,沒有一個可堪重用的人才,家族內斗,爭權謀利,相互排擠.這一切令得葉拓不敢想象數十年後的葉家會陷入何等境地.

"給我閉嘴!"此時葉向天早已忍受不了葉衛的出譏諷,震耳欲聾的吼聲在聚會廳不斷回響.

葉衛看著朝自己沖來的葉向天,仍舊滿臉冷漠,當葉向天來到自己跟前剛想要出手的時候,葉衛早已一拳轟出,砸在葉向天的臉上,同時間,趁著拳頭附著在葉向天臉上的時刻,葉衛又是一腳踢在葉向天的大腿根部,用力之大,直接將葉向天淪為廢人.

"我再一遍!我不是葉家人!你們沒有資格罵我,也沒有資格命令我,我就是我,我就是葉衛,生活該如何選擇,這是我的事."葉衛完,又是看了一眼滿臉震驚的葉家眾人,然後轉身推開了大門,走出了聚會廳.

而葉拓見此,急忙跟在葉衛的身後,出了聚會廳.

看著葉衛父子離開的背影,葉家眾人仍在在震驚中久久不能平靜.這麼多年來,沒有人敢挑戰葉家,而今天這一切發生了.而最為可笑的是,這挑戰葉家的人,竟然是葉家的成員.他不但將葉家的老爺子葉嘯天擊倒在地,將葉向天淪為廢人,而且更是毫不留地出譏諷葉家.

又過了一會兒,葉家的人終于紛紛恢複了過來,將葉嘯天與葉向天扶了起來.

"那…那畜生!"葉衛擊向葉嘯天的這一腳稍微留,所以葉嘯天仍然意識清醒,能夠出這麼一番話來.

不過葉向天便慘了,不僅昏迷了過去,而且大腿根部的傳宗接代之物也被葉衛一腳踢殘,淪為廢人.

"啊!向天啊!"此時葉明扶起葉向天,看見昏迷的葉向天下體不斷抽搐,心知葉向天的那個部位已經被葉衛廢掉,便是痛哭流涕了起來.

"父親啊!你可要為向天做主啊!向天的那個部位…"葉明轉而向葉嘯天哭訴了起來.

"別煩了!別煩了!都TM被給我別煩!滾!滾!全部給我滾出去!"葉嘯天將扶著自己的兩人推開,神異常憤怒對眾人下了逐客令.

看著憤怒的老爺子,眾人只能暗歎一口氣,便陸陸續續地離開了聚會廳,而葉明見此,也是一咬牙,眼睛滿是怨毒之色地將葉向天扶起,與眾人一起離開了聚會廳.

"葉拓!你倒是生了一個好兒子啊!"看著眾人離開,葉嘯天突然露出了一絲笑容喃喃道.

"我你子,太沖動了吧?"此時葉拓早已帶著葉衛坐上了自己的桑塔納,緩緩行駛著離開了格爾登酒店.

"是葉家那群人犯賤,我只是出手教育教育而已."葉衛終于露出了微笑道.

"那再怎麼,也不能連你爺爺都打了吧?"葉拓無奈地搖了搖頭道.

"難不成我還要干等著爺爺打我?而且我下手已經叫輕的了,這爺爺現在可能現在正獨自一人坐在聚會廳暗暗發笑呢."葉衛無意地著,竟然一下戳中了現實場景.

"好了,別貧了,餓了吧,剛剛都沒吃東西,老爹帶你去吃點好吃的."葉拓無奈一笑,便將車調轉了方向,朝著龍騰市的夜市駛去.

來到夜市門口,葉拓將車停下,便帶著葉衛來到了夜市中一攤粉絲店坐下.

"喂,老侯,來兩碗牛肉粉絲!"葉拓朝著那名高高瘦瘦,皮膚黝黑的攤主吆喝道.

"好嘞!葉哥你倒是很久沒來光顧了啊.害得我這粉絲都有些做不下去了."粉絲攤的攤主用毛巾抹了抹油膩的手,笑著對葉拓道.

"咦,這位哥難不成是你兒子?"攤主看見了坐在葉拓身旁的葉衛,便是問道.

"嘿,怎麼樣,夠帥吧?"葉拓拍了拍葉衛的肩膀朝著攤主問道.

"還真不錯,我有個女兒啊,如今也是正值青春,花容月貌,不如讓她和你兒子處處?"攤主露出了猥瑣的笑容道.

"我呸!看你這模樣,能生出什麼花容月貌的女兒?快去干活!都快餓死了!"葉拓倒也毫不留地抨擊攤主道.聽得攤主對葉拓直瞪眼,過了好一會兒才回到了灶台,生活開始煮起了牛肉粉絲.

"爸!"這時候,一道輕盈的女聲傳來,令得葉衛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聲音的出處.

此時一名身材高挑,穿著牛仔褲T恤的女生站在了攤主的身旁,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堆零錢遞給了攤主.這才轉過身來,而葉衛也在同時間看清楚了這名女生臉,頓時有些愣然.

因為這名女生便是他在玉關大學法語系的同學,被他們一眾**評為校花級美女的侯慈林.

不過侯慈林卻是不太認識葉衛,當時葉衛自我介紹的時候,她連看都沒看葉衛一眼,所以他壓根不知道班上有葉衛這麼一號人.而見到葉衛直直地盯著自己,侯慈林頓時給葉衛下了一個色狼的定義.不過礙于葉衛是顧客,侯慈林只能任憑葉衛的眼神掃視.

侯慈林是一名外表青春活躍的運動型美女,不僅身材高挑,而且容貌出眾,皮膚白潤,眼睛水靈的她,直讓無數**大呼女神.

"這老侯,還真沒騙人!女兒還真是夠水靈的!你子盯著人家直看,是不是對人家有意思了?"葉拓拍了拍大腿著,又看見了葉衛直直地盯著侯慈林看,便打趣地道.

"嘿嘿,我就跟你了,我女兒花容月貌了."此時老侯將兩份牛肉粉絲端到了桌子上,滿臉驕傲地道.

"伙子,我剛剛看見你眼睛直盯著我女兒看,怎麼樣,是不是有意思了?"老侯打趣道.

"老板,難道我會告訴你,我和你女兒是同班同學嗎?"葉衛滿臉無奈地道.

"原來你們兩個是同班同學啊?那她怎麼不認識你呢?怎麼都不跟同學打招呼,她一向很有禮貌的啊."老侯摸了摸下巴道.

"老板,難道我又會告訴你,在我自我介紹時,她連看都不看我一眼,所以她壓根不認識我嗎?"葉衛苦著一張臉道.

"你等等!你等等!我帶她跟你認識認識!能給拓哥當兒媳婦,我這後半輩子就准備享福咯!"老侯露出了一絲*詐的笑容,轉身朝著侯慈林走去.

"這臭子."葉拓也是笑罵一聲,然後一臉打趣地看著葉衛.

"看什麼看?"葉衛端起面前的牛肉粉絲,喝了幾口肉湯,便拿起筷子咕嚕咕嚕地吃了起來.

"我今天早上不是跟你暑假要帶個女朋友給我看看嘛?我看這老侯的女兒各方面條件都挺符合的,要不你們兩就這樣定了吧?"葉拓完,便也捧著眼前的牛肉粉絲,吃了起來.

"來!女兒,給你介紹介紹,這位是葉拓伯伯,是老爸的大哥,這位是葉拓伯伯的兒子,聽他,他可是你的同學啊,你們兩不認識嗎?"此時老侯已經將他的女兒侯慈林拉到了葉衛與葉拓的桌子旁,開始介紹了起來.

不過侯慈林對此倒是一臉平淡地喊了葉拓一聲伯伯,然後轉而對著葉衛伸出手來道:"之前沒有注意,同學你好!"

葉衛咧嘴一笑,伸出手來,跟侯慈林的手握在了一起,然後恰到好處地及時分開,拿捏十分恰當.

對于葉衛此舉,侯慈林倒是心生好感.

葉衛見侯慈林冷漠如冰的神逐漸融化,頓時心里暗笑起來,不過表面上葉衛仍然保持著一副謙謙有禮的神,重新坐在椅子上吸起了粉絲.

看著兒子這番表現,葉拓頓時瞪了瞪眼,大感訝異,不過他卻是知道自己的這個兒子沒有表面那麼簡單,便也沒有理會,與葉衛一般,吸起了粉絲.

飽餐一頓後,葉拓剛想要要去結賬,便被葉衛攔了下來.葉拓看著現在收錢的人是侯慈林,便會意地朝葉衛點了點頭,重新坐在椅子上,觀望起了葉衛的好戲.

"嗯,同學,請問多少錢?"此時葉衛表現出了一副內向害羞的模樣,走到了侯慈林身前,輕聲問道.

"一共是二十元."此時的侯慈林正拿著一本看著,見葉衛出聲,便抬頭看了葉衛一眼道.

"那個,是這樣的.今天我們父子兩出來的匆忙,都忘了帶錢,如今身上身無分文啊."葉衛有些忸怩地道.

"嘿,什麼話呢,拓哥能來捧場就行!還講什麼錢不錢的?"老侯聽了葉衛的話,便是站起身來笑道.

不過當他看到了不斷向自己使著眼神的葉拓,頓時閉上了嘴巴,不再話.

"既然我父親免了,那便免了吧."侯慈林著,將目光重新投到了書頁上去.

"那怎麼行?這樣做我和我的父親都會愧疚的,要不回去學校我請你吃飯?"葉衛露出了一臉難堪道.

"請客就不必了."侯慈林仍然頭也不抬地回答道.不過此時侯慈林內心卻清楚得很,葉衛此舉無非就是泡妞的一種手段.

聽到侯慈林這麼,葉衛知道侯慈林了解了自己的真實想法,不過葉衛的臉皮之厚哪里是誇誇其談而已,只見葉衛突然臉色一變,露出了一臉悲痛道:"同學,你這樣子不是逼著我們父子兩以後不敢過來這里吃飯嗎?"

"為什麼這麼?"侯慈林將頭抬起疑惑地問道.

"我們父子兩都是無功不受祿的人,如果白白吃了你們一頓霸王餐,我們父子兩都會感覺到良心不安,就是因為良心不安,以後我們就不敢來這里吃飯了."葉衛繼續發揮著自己的演技,神悲痛地道.

葉拓聽到葉衛的這番話,放在桌子下的右手不由得豎起了大拇指,顯然對于葉衛的技術十分贊賞.

"那你們便明天再把錢拿來唄,那就不會愧疚了."侯慈林搖了搖頭著,繼續看起了.

"可是明天我就要回學校了,而且我父親今晚過後便要出去出差,這實在難辦啊,難不成同學你要我們回家一趟把錢拿來嗎?"

侯慈林再次抬頭,看著滿臉楚楚可憐的葉衛,侯慈林覺得葉衛身上有種不出來的魅力,令得自己無從拒絕,于是侯慈林終究軟下心來道:"那好吧."

"那就謝謝了."葉衛聽到了侯慈林肯定的回答,不由心里對自己豎起了大拇指.

"不用謝."侯慈林對于葉衛的這句謝謝也是有些不明不白,不過還是順便回答了一聲.

"那麼,同學再見!我們後天班級見!"

"再見!"

侯慈林應了一句,便繼續看起手中的.

一切搞定,葉衛朝著葉拓使了使眼神示意離開,而葉拓同樣會意地點了點頭,卻先是走到了老侯的身旁,與老侯低聲交談了幾句,才帶著滿臉的笑容與葉衛離開了粉絲攤,開著桑塔納回到了套房.

葉衛與葉拓洗澡過後,便回到了各自的房間,睡了過去…

上篇:第十一章:老子偏不走     下篇:第十三章:車站逆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