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五十六章:明悟  
   
第五十六章:明悟

(本章出現人物,蒼崖,殺手.書友眼神無光貢獻)

葉衛剛剛走入洗浴中心,便看到了回到一樓,滿臉擔憂等待著的墨台欣.

"走吧."葉衛走到了墨台欣身旁,輕輕道.

聽到葉衛的聲音,正在思考著什麼的墨台欣回過神來,將目光轉向了葉衛關切地問道:"你沒事吧?"

"哪能有什麼事呢?我們走吧."葉衛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牽扯太多,畢竟這不是一般事,于是便扯開了話題,招呼著墨台欣去銀行.

聽到葉衛這麼,墨台欣也不好再問什麼,便是點了點頭,跟著葉衛走出了洗浴中心,朝著銀行走去.

或許是腹痛還沒有完全消散,墨台欣走起路來,臉上依舊露出吃痛的表.葉衛見此,連忙搭手扶著墨台欣,墨台欣的表這才舒展了許多.

很快將墨台欣扶到了銀行,墨台欣從口袋里掏了許久,才掏出了一張銀行卡,將銀行卡插入ATM機內,墨台欣便查詢了起來,而葉衛則是靠在銀行旁的一道牆上,掏出手機把玩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墨台欣查詢完畢,將銀行卡拔了出來,轉過頭時,眼睛蒙上了一層水霧.

葉衛也抬起頭來,便是看到了墨台欣這幅模樣,有些愣然.

"謝謝."墨台欣緩緩走到了葉衛的身旁,低著頭,輕盈盈地道.

葉衛沒有話,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女孩,心里錯綜複雜.

"我走了."這時候,墨台欣慢慢抬起頭來,一張臉上滿是淚痕地道.

"嗯."葉衛點了點頭,並沒有出口挽留.

看到葉衛這般模樣,墨台欣眼淚有些不爭氣地又流了下來,不過她卻是立即轉過身去,不讓葉衛看到自己這般模樣.

"再見,謝謝."墨台欣聲音有些哽咽地著,開始踏出了第一步.

"電話留個吧?"墨台欣又走了幾步,葉衛終于歎了口氣道.

"不…不必了."聽見葉衛這麼,墨台欣也是身體一顫,但是很快背對著葉衛搖了搖頭,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佳人身影漸行漸遠,這一走不知何時見面,兩人的關系在明面上或許是交易關系,但是,一切遠遠沒有那麼簡單.女已動,男已動心.緣分是否到此,無人能定.不過這一次,墨台欣的確是與葉衛分離了.

葉衛沒有再回去洗浴中心,而是連計程車都沒搭的,朝著學校的方向走去.

此時他的心並不好受,有些難以形容的意味.

"先生,買花嗎?"

這時候,一個拿著一大束鮮花的女孩走到了葉衛的身旁,拿起一朵玫瑰花對著葉衛遞了遞問道.

聽到女孩這麼,葉衛才想起了今天是七夕人節,因為太多的事,自己把這事都忘了.

"幫我拿一朵吧."

葉衛從口袋里掏出零錢遞給了女孩,便接過了鮮花.

看著蹦蹦跳跳離去的女孩,再看看手中那朵嬌豔的玫瑰花,侯慈林與墨台欣的影子同時出現在了葉衛的腦海中.

葉衛晃了晃腦袋,努力將腦海中那股雜念去除.

"為所困?"

這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了葉衛的耳中,葉衛轉身看去,便發現王林神秘地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後,滿臉玩味.

看著這個使自己陷入如此尷尬處境的便宜師父,葉衛一陣來氣,要不是他,又何來自己現在這般尷尬處境,自己又怎麼會迫害了一個無辜的女生.

"你不是過那包是壯陽藥嗎?"葉衛歎了口氣道.

"拿錯藥了吧."王林的表依舊嘻嘻哈哈,老不正經地道.

"師父,你害死我了你知道嗎?"葉衛搖了搖頭,臉上滿是苦澀.

"什麼話呢!我可結結實實地看到那按摩床上的一灘血,這怎麼能是師父害了你呢?你可是撿到了個大豔遇呢!我都快嫉妒死了."王林滿臉羨慕地道.

"你不懂."葉衛搖了搖頭,重新轉過身去,便要離開.

"有何不懂,不就上了個雛兒妞心里糾結麼?"王林滿臉羨慕地道.

"師父就告知你一句.男人有所為而有所不為,做到問心無愧,才是真正的有所為.我先走了,你慢慢煩惱吧,哈哈!"王林完這番話,便是轉身朝著反方向走去,獨留著站在原地有些愣然的葉衛.

"有所為?有所不為?"呆呆站在原地,葉衛嘴巴里不斷重複著這兩個詞.

又想了一會兒,葉衛沒有再多想,在路邊攔下了一輛計程車,朝著學校駛去.

回到學校,葉衛便來到了女生宿舍門口,撥打了侯慈林的電話,叫她下樓.手中捧著那一朵玫瑰花.

接到葉衛的電話,侯慈林身穿著一套睡衣便匆匆忙忙地下了樓.

短褲短衫將侯慈林玲瓏有致的身材完全勾勒出來,不過葉衛卻是沒有功夫欣賞這些,他如今心已經夠煩的了.

"什麼事?"走到了葉衛的身旁,侯慈林拜師問道.

"送給你!"葉衛笑了笑,將手中的那朵玫瑰花遞給了侯慈林道.

"不要買這些東西吧?浪費錢."侯慈林接過了玫瑰花,臉上有一絲責怪,不過更多的是甜蜜.

"我愛你."這時候,葉衛突然猛地將侯慈林抱住,身體有些顫抖.

被葉衛這麼突然一抱,侯慈林先是一愣,但很快神色盡顯溫柔.

"傻瓜,我也愛你."同樣抱住葉衛,侯慈林笑著道.

"答應我,無論如何,都不要離開我好嗎?"葉衛緊緊地抱著侯慈林又是問道.

侯慈林不知道葉衛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但是還是點了點頭甜甜一笑,輕輕嗯了一聲.

在女生宿舍樓下,兩人擁抱許久,葉衛才告辭離開.

聽過王林那番話,葉衛似乎有了決定.什麼是男人?男人便要無愧于心.真正的勇者也會害怕,但是即使是雙腳發顫,即使是涕淚直流,勇者仍然會勇敢向前,不會卻步.

既然做過的事,便要負責任,而這一切,也是葉衛想做的事,不知不覺間,葉衛已經打定了主意,找到墨台欣.

此時,套房內.

"白狐,灰熊,任務失敗,白狐泄露組織秘密,毒發身亡."

眼鏡男子對著沙發上的瘦弱男子道.

"看來目標不簡單嘛."男子品了一口手中杯子里的液體,才緩緩道.

"把蒼崖叫來."

聽到瘦弱男子這麼,眼鏡男子點了點頭,便走出了套房.

過了一會兒,眼鏡男子帶著一名帶著黑色墨鏡,耳朵上打滿耳釘,身上服裝奇異的男子走進了套房.

"什麼事?"這名叫做蒼崖的殺手吊兒郎當地著,毫不客氣地坐在了瘦弱男子的身旁.

"蒼崖,你做什麼?"見到蒼崖這般沒有規矩的模樣,眼鏡男子出口不滿地喊道.

"無妨."瘦弱男子卻是擺了擺手臉上表淡然地道.

"看看你,還是老大隨意!"蒼崖指著眼鏡男子嬉笑道.

"知道白狐和灰熊死了的消息沒有?"瘦弱男子開口道.

"這兩個廢物終于死了啊?"蒼崖滿臉笑容地道.

"給你剃刀,你們兩個合作,多大把握把他們兩個未完成的任務完成了?"瘦弱男子晃了晃手中的杯子問道.

"還給我剃刀啊?這不是百分百的把握麼?"蒼崖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眼睛閃過一絲嗜血的光芒.

"那這件事就交給你骸!筆萑蹌凶鈾底牛對眼鏡男子點了點頭.而眼鏡男子也同時從衣服內兜內掏出了葉衛的照片遞給了蒼崖.

"做完這件事後,我看來就可以退出組織了吧?"蒼崖拿好照片,笑著對瘦弱男子道.

"你走了可真是組織的大損失呢."瘦弱男子搖了搖頭道.

"好了,那我先走了."蒼崖卻是沒有繼續話,將照片收入口袋中,走出了套房.

"太天真!太太真了!做完他還有命離開麼?"眼鏡男子搖了搖頭笑道.

聽著眼鏡男子的話,瘦弱男子再次晃了晃手中的杯子,嘴角微微勾起.

"或許,真沒有命離開呢…"

寫這感戲真不是豆腐擅長的領域,書友們便將就地看著吧.累死豆腐了,一個下午到晚上的時間都在想這劇.

上篇:第五十五章:擊殺殺手     下篇:第五十七章:黑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