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八十章:棺材組織  
   
第八十章:棺材組織

臨近深夜,葉衛看了看時間,發現自己也差不多該回去學校了,便與王浩一告別後,准備離開.

剛剛走到樓梯口就要下樓時,堵新振開著的房間門突然打開,堵新振便是扶著牆壁,舉步維艱地走出了房間.

不過即使如此,也掩蓋不住堵新振臉上不斷透露出來的興奮.因為他知道,他身上的降頭術算是破除了.

葉衛見堵新振走了出來,頓了頓腳步沒有下樓,走到了堵新振身旁,將堵新振攙扶著,堵新振的身形這才穩了許多.

扶著堵新振在沙發上坐下,而葉衛與王浩一也坐在位置上,堵新振終于發出了有些干癟的聲音問道:"房間…地上那東西,就是蟲王?"

很顯然,堵新振也很難以置信自己的腸道里,竟然藏著這麼一只二三十厘米的鬼東西.

葉衛點了點頭,給了堵新振肯定的回答.

堵新振見葉衛點頭,臉上浮現了一絲笑意,笑容背後更有一絲後怕.他高興困擾自己許久的降頭術終于破解,蟲王終于被消滅.但是同時他也毛骨悚然,感歎著這東西的恐怖.

"這次多虧了王林老爺子,他出去了麼?"

堵新振滿臉感激地道.因為他認為,是王林出手幫助自己擊殺蟲王,畢竟只有王林這樣的世外高人,才會有能力擊殺蟲王等物.但是他怎麼也想不到,蟲王是葉衛擊殺的.再了,他也不會想到葉衛,因為葉衛畢竟年紀太輕,不過十**歲的樣子,年紀輕輕,堵新振自然覺得葉衛的閱曆與經驗要比之王林差了許多.

"我猜你體內那只所謂的蟲王並不是爺爺擊殺的."

不過王浩一這時候卻是出口道.

"哦?難道是你擊殺的?"

堵新振聽到王浩一的話,而且王浩一的身手他也是見過,便是開口問道.

"應該就是你體內那蟲王出現的時段,我在外頭.而爺爺也走出了房間,到處找單反,要記錄下他寶貝徒弟勇斗蟲王的場景,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單反相機,重新回到了房間.這段時間,你應該可以知道誰的可能性最大,再,從爺爺的話來理解,他並不打算出手."

王浩一一一道來,而堵新振也將目光注視到了葉衛身上.

"是你…擊殺的?"

堵新振有些不確定地問道.對于葉衛,他可絲毫不了解,連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這個十**歲的伙子是王林新收的徒弟罷了.

葉衛點了點頭,直接確定了下來.

看到葉衛點頭,堵新振便是有些慚愧,從頭到尾他都無視著葉衛,沒想到葉衛才是他真正的恩人,幫助他擊殺蟲王,破解他的降頭術.

"還沒問兄弟名字呢."

堵新振話語中無不是暗設巧妙之處,直接將葉衛稱之為兄弟,變得與自己同輩,拉近了關系.

"葉衛."

葉衛笑了笑,出了自己的名字.

"葉衛兄弟,我堵新振欠你一條人,今後若有用得到我的地方,你盡管."

堵新振這時候神色凝重了起來,話的聲音雖然微弱,不過卻句句有力.

"堵大哥客氣了."

葉衛謙虛地笑了笑道.而堵新振也掏了掏口袋,從口袋中掏出了自己的一張名片,遞給了葉衛.

"玉關安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堵新振."

整張名片端莊大氣,通體金黃,可以看出,堵新振的身份並不簡單.不過葉衛卻是不在意這些,在他想來,自己也沒什麼地方需要堵新振幫忙.

"對了,堵大哥,為何你身上會被人下了降頭術?"

這時候,葉衛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問道.

聽到葉衛這麼一問,堵新振的臉上有些異樣,或許更多的是埋藏在內心那股絲絲的恐懼,似乎這個話題,牽扯起了他許多痛苦的回憶.

見到堵新振這幅模樣,葉衛又是開口道;"如果不方便的話,堵大哥大可不."

不過堵新振卻是搖了搖頭,擺了擺手道:"沒什麼不好的,葉衛兄弟可知道棺材?"

"棺材?"

這是一個名詞,一個存放死人的東西.但是葉衛知道,從堵新振嘴里出的這個名詞,並不想自己理解的那麼簡單.

"如今降頭術已解除,我才敢坦跟葉衛兄弟這些.從前,我是個殺手."

堵新振苦笑地搖了搖頭道.

"殺手?"

聽到堵新振這麼,葉衛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最早的白狐與灰熊,和之後如今仍然在追殺著自己的蒼崖與剃刀.

"對的,而棺材,便是一個殺手組織的名字."

"棺材組織是整個亞洲最大的殺手組織.組織的成員十分分散,一般接取任務,都是由組織的任務傳訊人進行通知.之後被通知的殺手便需要接取這個殺人任務.而且這個組織對于目標,是不死不休,即使你將上一批的殺手殺死了.他仍然會派出無窮無盡的殺手截殺目標.總而之,不達到目的,不死不休."

堵新振有些感概地道.

"那這又和堵大哥身上的降頭術有什麼關系?"

葉衛繼續問道.

堵新振歎了口氣繼續道:"組織的殺手,都是從從孤兒院和各個地方集結的孤兒們.我自便父母雙亡,在孤兒院的那段時間,突然有人過來領取我.當時我是十分高興,不斷猜測著撫養我的是什麼人家.沒想到,這也使得我走上了一條不歸路.這些領養孤兒的人家,都是殺手組織的成員,他們將我們這些孤兒集合在棺材組織的基地中,開始了一輪又一輪的訓練,訓練著我們這群孤兒殺人的技巧.記得當時,全部訓練結束後,組織便將我們一百多個孤兒集結在一個大廣場內,宣布我們進行無差別厮殺,最後只能活下五十個人.當初一百多個如同伙伴般存在的朋友們,在話音剛落之時,紛紛刀劍相向.不斷有人死去,不斷有慘叫聲傳出.最後,剩下我和另外四十九人活著,這才宣告結束.而我也便開始了我的殺手生涯."

到這里,堵新振頓了頓,很快繼續道:"組織有個規定,只要殺手做滿一百個任務後,便能夠脫離組織,來到外頭的世界生活,不必再隱藏在黑暗之中.所有的殺手,都是奔著這個目標努力著.而我是這五十個殺手中,任務完成最快的,幾年後,我的任務數終于達到了九十九個,只差最後一個任務,我便有機會自*地生活著,不必再被棺材組織束縛.最後一個任務,組織給我七天的時間,要我去殺一個人."

到這里,堵新振又是一頓,不過此時他臉上滿是痛苦的神,顯然緒有些控制不住了.

而聽著堵新振一番話的葉衛與王浩一都有些感概,沒想到堵新振從到大便是如此生活著.

"最後一個任務,是殺了組織內的殺手!一個我所愛的女人!"

終究,堵新振出了答案,同時也將頭埋在膝蓋內,泣不成聲.

"任務殺組織內的殺手?"

葉衛也有些疑惑,這棺材組織也太奇葩了一些,最後一個任務竟然是要殺了組織內的殺手.

不過看著泣不成聲的堵新振,兩人也沒有出打擾,只是安靜地看著堵新振,等待他恢複過來.

又過了一會兒,堵新振終于從悲傷的緒中恢複過來,繼續道:"之後,我實在下不了手,便將我的任務告訴了她.便決定和她叛逃組織,逃到一個深山野林處,一個無人的地方,躲避組織的追殺.可是,我把一切想得太簡單了,在我們兩人逃出組織,躲到了一處無人深山中,便打算在這個深山中生兒育女,快樂地生活著的時候.她突然在我的眼皮底下,身體慢慢軟化了下來,形成了一灘好似爛泥的東西.而我也感覺到我的身體內部傳來了陣陣劇烈的疼痛感,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吞食我的血肉,吞食我的骨頭."

"過程十分痛苦煎熬,我實在無法忍受,我知道這樣下去,我也難逃一死,既然如此,不如痛快一死.所以我將隨身帶著的幾瓶殺人毒藥喝了下去,想要一走了之,陪著她去.沒想到我將毒藥灌下,非但沒有死,而且體內那劇烈的疼痛感也消失不見了.之後你可想而知,我每天都需要喝下毒藥,抑制體內這些蠱蟲的撕咬.即使毒藥與這些蠱蟲相克,我死不了.但我的身體也越來越差,基本已經跨了.那時候,我終于知道,從踏入殺手生涯的第一天起,棺材便已經給我們一個個下了降頭,一旦做出了什麼不利于組織的事,我們便會死.而且我也猜測到,即使一百個任務完成,棺材也不會讓我們過著自*自在的生活,我們同樣是死.一切,都只只是騙局."

眼睛閉上,將頭仰起,堵新振並不想起這段回憶.

不過葉衛聽著堵新振的話,卻是從中聽到了一絲信息,因為剛剛堵新振,他所愛的人成為了一灘爛泥,只要做出不利于組織的事,便會死.這令葉衛不由聯想到第一次追殺自己的灰熊白狐兩人.當時的白狐出的第一個字,便是棺.但是完一字後,他便是成為了一灘爛泥,死在了自己面前.

"白狐,灰熊,蒼崖,剃刀."

連續四個名字從葉衛的嘴里吐了出來.

而閉著眼睛仰起頭的堵新振滿臉不可思議地睜開眼睛看向葉衛.

看到堵新振這番表現,葉衛嘴角微微勾起,輕輕道:"看來是呢,其實堵大哥,我正被這個組織追殺著呢."

聽到葉衛的話,王浩一臉上有些異樣,而堵新振則是有些震驚:"四個人?"

"不!前兩個已經死了,至于後面兩個,則還在追殺著我呢."

葉衛不在意地笑道.

"你和剃刀蒼崖會過面了?"

前兩個並不受堵新振的關注,堵新振直接問到了後兩個的名字.

"自然是碰過面,否則怎麼知道?"

葉衛笑了笑道.

"你在他們兩人的聯合下,逃跑了?"

堵新振臉上更為不可思議.

"怎麼了?"

葉衛看著堵新振訝異的表,便是問道.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剃刀和蒼崖分別是組織內排在第十一位和第九的殺手,你既然在他們兩人的聯合下保住了性命."

堵新振有些感概道.

聽到堵新振這麼一,葉衛有些疑惑,因為從數據上,和上次追殺自己的表現上來看,剃刀顯得更為強勢一些,但是為什麼他的排名竟然落後于相比起來,給自己壓力更的蒼崖.

而葉衛自然也把這個疑惑了出來.

"那是蒼崖沒有全力出手罷了.當蒼崖全力出手後,他的身體便會進入一種狂暴狀態,整個身體各方面能力劇增.所以組織里的人都叫他瘋子,因為他越戰越勇,隨著戰斗的層次提升,他的狂暴狀態便顯得更加恐怖,可以這麼,蒼崖遇強則強.

堵新振這麼一,葉衛才理解了過來,原來蒼崖上次吊兒郎當的模樣,只是跟自己鬧著玩的一般.

但是想想,距離之前的圍殺,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葉衛不知道,剃刀和蒼崖會在什麼時候出現,但是他知道,兩人並沒有打算放過他.

"組織的領頭人是誰?"

葉衛終將自己的疑惑了出來.

"組織的領頭人是…"

堵新振話沒完,一只不知從什麼方向飛來的細針突然插在了他的喉嚨上,而堵新振也在同時間瞪大了眼睛,嘴里不斷發出了干癟的嘶啞聲.

"堵大哥?!"

葉衛與王浩一也發現了堵新振的異樣,也很快便看到了插在堵新振喉嚨上的那根細針.

"咳…咳…"

痛苦干癟的干咳聲,堵新振眼睛滿是絕望,他才剛剛獲得的新生,現在又來到了死亡的邊緣.

"浩一,你快給堵大哥處理一下,我去看看!"

葉衛完,便是直接跑下樓去,離開了別墅.

葉衛心里知道,危險,來臨了.

還有一更六點左右更新出來!

上篇:第七十九章:手術完成!     下篇:第八十一章:再次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