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一零六章:劍拔弩張  
   
第一零六章:劍拔弩張

緩緩走到了老侯所居住的病房,慢慢將門推開,此時的病房內隱隱約約傳來了話的聲音.

葉衛走進一看,才看見,老侯已經醒來,正與侯慈林話著.

"葉衛,你來啦."

因為老侯醒來,侯慈林的心變得不錯,見葉衛走進來,頓時眉開眼笑地道.

"伯父,醒了?"

"葉…衛啊."

老侯的聲音還是十分虛弱,不過所幸,看他這個樣子,應該是沒事了.

"嗯."

聽到老侯叫喚自己,葉衛輕輕點了點頭,便也走到了病床邊坐下.

"咳咳…老了,不中用了."

見葉衛坐下,老侯眼睛凝視著天花板,喃喃道.

"哪有什麼老不老?伯父不還年輕著麼?"

葉衛搖了搖頭笑道.

"唉,好好一個夜市區,被政府那幫人弄成現在這樣."

老侯語氣滿是憂愁地道.

"你們,我去買點晚飯上來."

見兩人似要談話,侯慈林站起身來道.

侯慈林離開了病房,病房內就只剩葉衛與老侯兩人.

"伯父,相信夜市區很快便會回到從前的模樣的,你也不用這樣滿面愁容了."

見到老侯臉上的愁苦,葉衛又是安慰道.

"回到從前的模樣?談何容易,我們是普通老百姓,他們是高高在上的掌權者,什麼為人民服務,都是騙人的."

聽著葉衛的話,老侯頓時氣憤地道.

看著老侯這幅模樣,葉衛也不知道自己該再點什麼.

雖然他的任務便是讓夜市區回到從前的模樣,不過這些話,他卻不能跟老侯.這件事,他知道便可以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則到時候引火燒身,倒就麻煩了.

"葉衛啊,你知道,我就這麼一個女兒."

見病房內氣氛有些冷,老侯又是開口道.

"嗯."

葉衛輕輕點了點頭.

"實話,聽你們兩在交往,我這做父親的很欣慰,很高興.拓哥也不是個勢力的人,不會嫌棄我們只是些老百姓,配不上你們."

"伯父,你什麼話."

聽著老侯的話,葉衛立刻反駁道.

"唉,我知道.我就是想,如果今後,我只是如果,你真的有另外的人,伯父不怪你,只是,我希望你不會因此冷落慈林,我希望,你一直對她好,這是伯父第一次求人,也是必須求你的事."

老侯閉著眼睛出了這一番話來,而葉衛聽到老侯這番話,有些愣然.他的腦海中,不禁想起了墨台欣.

老侯這時又慢慢將眼睛睜開,看見葉衛突然滿臉愣然,似乎猜到了什麼,便是繼續道:"這不能怪你,雖然我不知道你和拓哥的身份,但是一定是非富即貴.現在有實力的人,像古代一般三妻四妾又有什麼.有實力的男人,身邊的女人,不會少."

老侯出這番話來,葉衛也回過神來,不過葉衛的臉色卻是變得複雜.

"吃飯吧."

這時,侯慈林提著一個大袋子走入了病房內,將兩人的談話打斷.

見侯慈林回來,葉衛立刻笑臉相迎,而老侯也閉上嘴,沒有繼續著剛剛那個話題.

將飯菜放在桌子上,一一打開,侯慈林先是拿著飯盒,在飯盒內夾了一些菜,便坐到了老侯身旁,用勺子舀起飯菜,喂起了老侯.

葉衛看著眼前這個乖巧的女孩,再想到自己與墨台欣發生的關系,內心不自覺產生了一絲內疚.

"慈林,你先吃,我來喂伯父."

葉衛放下了手中拿起了筷子,走到了侯慈林的身旁,輕輕搖了搖侯慈林,便拿過了她手中的飯盒,喂起了老侯.

見葉衛如此,侯慈林甜甜一笑,站起身來,將座位讓給了葉衛,讓他喂著,自己則去拿了一份飯菜,吃了起來.

"伯父,不管如何,我不會讓慈林受到一丁點委屈."

一邊喂著老侯,葉衛一邊低聲道.

聽到葉衛的話,老侯先是一愣,很快便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吃著葉衛遞來的飯菜.

一餐很快結束.

侯慈林依舊要留在醫院照顧老侯,而葉衛則想回去家里,看看葉拓,于是與兩人告辭一番,葉衛離開了醫院,朝著家的方向駛去.

出租車駛到半路,葉衛的電話突兀地響起.

將電話拿起一看,竟是葉拓打來的,而葉衛也接通了電話,放在了耳邊.

"你回到龍騰了?"

葉拓第一句話,便是這麼道.

"嗯."

葉衛回答道.

"現在,到格爾登酒店來,我不在家中."

第二句話,直接叫葉衛到葉家聚會的地方去.

"好."

"就這樣."

電話掛斷,而葉衛也對司機明了修改目的地,出租車轉了一個頭,朝著格爾登酒店駛去.

"大哥,吧,把我們召集到這里,是為了什麼事?"

在格爾登酒店的頂樓,葉家聚會的大廳中,葉家除了葉衛之後的所有人,都聚集在這里.

而話的,是葉衛的二伯,葉云濤.

此時葉嘯天正坐在大廳主桌的主位上,而葉明則是滿臉陰沉地坐在葉嘯天的身旁,身上滿是煞氣.

而葉拓,則是坐在下邊的桌子,沒有去坐主桌,翹著二郎腿,等待著葉明話.

"之所以把大家召集過來,就因為一件事."

葉明緩緩站起身來,眼睛在在場每個人的身上掃過,不過掃過葉拓身上時,他卻是多停留了一會兒.

而葉明的舉動,葉拓自然是看在眼里.

"向天,死了."

重重呼了口氣,葉明終于將話了出來.

而葉明的話音剛落,在場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的臉上都滿是愣然,連葉拓與葉嘯天也不例外.

"什麼?"

葉嘯天一下站起身來,將手掌拍在了桌子上,臉上滿是凌厲地大吼道.

"向天!在今天接近傍晚的時候,死了!"

葉明頭微微低下,重申了一遍,臉上是一副猙獰痛苦的神.

自己唯一的兒子竟然死了,葉明也算是白發人送黑發人.作為一個父親,如何不痛苦?

"什麼人做的?!什麼人做的?!"

葉向天是自己的外孫,葉嘯天怎麼會不激動,聽著葉明再次重申了一遍,葉嘯天緒激動地問道.

"我不知道,不過,這個凶手!想必很容易猜得出來!"

葉明雙手支撐在桌子上,低著頭低語道.

而此時的葉拓,臉上微微動容,葉向天突然這麼不明不白地死去,他也有些意外.不過他卻是沒有絲毫傷感,畢竟這麼多年來,他也沒聽過葉向天喊過自己一聲叔伯,完全沒有感,如何悲傷?

"誰?"

葉嘯天眼神凌厲地問道.

這時,大廳的大門突然被推開來,葉衛出現在了門口,見眾人都聚集在大廳內,葉衛臉上淡然,慢慢地走進了大廳內.

"那個人,是他!"

葉明突然伸出一手,直直地指向了門口,而他手指所指的方向,正是正對著葉衛.

也就是,他認為,葉衛便是那個凶手.

葉明話音剛落,全場突然嘩然,眾人紛紛將目光投到了葉衛的身上,臉上或是難以置信,或是幸災樂禍,或是氣憤,或是怨毒,總而之,所有人,都對于葉明將凶手頭銜,投給葉衛這件事,有些錯愕.

葉衛同樣愣愣地站在門口,不知何事.

他就見到葉明突然指著自己,但是具體是什麼事,他卻是不知道.

"葉明!你不要血口噴人!"

葉拓倒是第一個站起來,便是滿臉氣憤地指著葉明吼道.

頓時間,全場劍拔弩張,氣氛緊張!

上篇:第一零五章:血的警告     下篇:第一零七章: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