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一六六章:陰謀種子  
   
第一六六章:陰謀種子

"他在哪里."

葉衛眯著眼看著眼前的上官云飛問道.

其實,在此葉衛也想到了一個極大的可能性,便是葉明已然投靠上官云飛,不過這一切葉衛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葉嘯天老爺子,至少也要將老爺子帶回去,否則葉拓這段被篡改的記憶,葉衛可不敢保證能維持多久.

"他可千叮嚀萬囑咐,不能泄露他的位置,這可有些難辦呢."

上官云飛面露難堪之狀便是道.

聽到上官云飛這麼一,葉衛心中已然明了.既然上官云飛會和自己談起這個話題,自然不會白白告訴自己,肯定是對自己有所要求,或者需要什麼.不過葉衛對此倒是不擔心,因為如果上官云飛的要求提重,葉衛自可以拒絕親自逼問,如果提輕了,葉衛倒可以試試能不能滿足上官云飛的要求.

不過在此之前,還有一件重要的事.那便是上官赫然的事,上官赫然是自己的舍友,更是自己的兄弟,葉衛可不會眼睜睜讓上官云飛強迫上官赫然做他不想要做的決定.所以這次,無論如何自己都要把上官赫然帶走.對于上官云飛所謂的怒火,葉衛倒是不擔心.

"那伯父怎樣才肯呢?"

既然上官云飛著這話,將自己的目的得這麼隱晦,葉衛干脆便直接問了,將話題挑開.

聽葉衛這麼一問,上官云飛臉上滿是笑意,他自然知道葉衛已經知道明白自己的意思.既然如此,再這樣藏著掖著可就不好了.

"我們兩做個朋友如何?"

這時,上官云飛突然問起了另外一個問題道.

聽到上官云飛這麼一問,葉衛顯然也是一愣,很快點了點頭笑道:"當然可以."

"哈哈,那我便把葉明的所在地告訴你."

上官云飛邊著,邊將手伸入衣服的內兜,似乎要取出什麼.

而葉衛見到上官云飛這般舉動,不禁心生警惕,身體繃緊,隨時准備應對.

不過顯然是葉衛多心了,上官云飛從懷里掏了一會兒,終于掏出了一張一塊的白紙,而葉衛也可以看到,白紙上正寫著一些黑字.

"前兩天,葉明跟我通過電話,告訴了我他目前的所在地,希望我能夠給他一些支援.他所作所為,已經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他希望能借助我的力量,幫助他逃到國外去.顯然,你已經知道他所謂的所作所為了吧?"

上官云飛輕輕著,將手中的白紙遞給了葉衛,眼睛盯著葉衛直看,觀察著葉衛的神變化.

"所以你幫助他了?"

葉衛接過白紙,塞進口袋里,臉上依舊是那副淡然,聽完上官云飛的話後,立即應道.

"對,我幫助了他,我們也是多年來商場的好友,對于好友的要求,我從來不會拒絕,所以我這幾天會幫他辦理好證件,幫助他逃離到國外去."

上官云飛繼續道.

"呵,好友麼?如果真是好友,你如今又怎麼會出賣他?把他的地址給我?你應該早已知道,我和他的關系吧?"

葉衛搖了搖頭,顯然對于上官云飛這番話很不感冒.

"商場上的規矩一直都是如此,從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誰的利益大,誰就是朋友."

上官云飛眯了眯眼,便是應道.

"那,我能給伯父什麼利益呢?"

葉衛滿臉笑容的看著上官云飛反問道.對于上官云飛這只老狐狸,葉衛自認自己猜不透他的想法,先是一開始針鋒相對的狀態,後來又要和自己交朋友,並爽快的將葉明的消息給了自己.這番舉動,到底是出于什麼目的,葉衛還不知道.所以,他只能處處防范,以防在上官云飛手底下吃虧.

一旁站著的上官赫然顯然對于自己父親的這般舉動也滿是疑惑,他也不知道,上官云飛到底是打了什麼主意.

"暫時還沒有,我們現在是朋友,難道不是嗎?"

上官云飛笑著回答道.

聽著上官云飛的話,葉衛內心有些訝異,至于上官赫然則更是驚訝,曾幾何時他見過父親如此和善的舉止?一切解釋起來,都太過玄乎.用一句話來,這不科學!

"那麼,上官的事."

聽上官云飛這麼一,葉衛又是輕聲問道.其實,他何嘗不是在試探上官云飛,上官云飛的每句話,看似平靜毫無波瀾,但是葉衛總能嗅到一些暗藏的殺機.

"赫然的事…唉,隨他吧.自從他母親去世後,我實在是太過望子成龍.我給赫然最好的生活待遇,最優的學習壞境,為了,就是能把公司交給他,讓他比之我更為成功.但是,我現在知道,如此逼迫他,只是助長了他叛逆的心理,孩子喜歡怎樣,就怎樣吧."

上官云飛臉上滿是愁容,語氣之深,就是葉衛與上官赫然都微微動容.此時的上官云飛這番話起來,該是多麼真摯,多麼誠懇.

但是,葉衛很快回過神來,內心再次上了一層警惕.

上官云飛這老狐狸越是如此,葉衛越是得更加防范,鬼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將你一軍,殺你一個回馬槍.

"爸…"

但是,上官赫然顯然被上官云飛動了,淚眼汪汪的,就是喊出了多年來未曾叫過的尊稱.

聽到上官赫然喊出這個字眼,上官云飛渾身一顫,顯然激動異常.因為自己的壓迫,因為自己的逼迫,上官赫然多少年來,一直對于自己沉默不語,與自己從未交流過,不過現在,他喊出了這個字眼,這個自己渴望多少年的字眼,上官云飛自然是激動異常.

看著眼前的父子深,葉衛在感動之余,內心那股警惕未能卸下.

既然在這里,上官云飛沒有布局,沒有打算給自己下陷阱.那麼葉衛唯一可以猜測到的陷阱,便是在葉明的所在地,線索就在口袋的這張白紙上.

或許,上官云飛已然准備好,在那個地方將自己一軍.

在父子兩對視之際,葉衛將手伸入口袋里,掏出了那張白紙,看了一眼,隨之放下.

白紙上的地址,是玉關市郊區的一套別墅,但是這套別墅也算是地處偏遠.如果真要換句話來,葉衛能想到的,就是這個地方很偏僻,同樣的,偏僻,便預示著是個殺人的好地方.至少在這鬧事的大廈,上官云飛是不敢這麼做.

嘴角微微勾起,葉衛對于自己這番猜測很是肯定.不過他可不懼怕這些手段,不管是誰,將自己惹毛了,那麼下場只有一個.

上官赫然與上官云飛交談了一會兒,終于揮手告別離開,而上官云飛也派遣了另外一個司機接送葉衛與上官赫然回去.

葉衛與上官赫然和上官云飛告別之後,便走出了上官云飛的辦公室,逐漸消失在上官云飛的視線中.

在兩人消失之際,上官云飛臉上的笑容慢慢收起,換上了一副陰沉.看著地面上躺在仍然昏迷不醒的手下們,上官云飛陰沉之下還帶著一絲惱怒.此時的他,更像原來的自己.

"葉衛?呵."

嘴里輕輕叫出葉衛的名字,之後便是冷笑一聲,轉身坐在自己辦公桌的位置上,不過辦公桌早已被砸壞.

的確如葉衛所想,上官云飛會將葉明的地址給他,是有目的性的.這點上官云飛自然可以猜測得出,葉衛已然想到自己是抱有目的地將地址給他.不過在上官云飛預料中,以葉衛自負的個性,哪怕是刀山火海,都敢闖上一闖,所以上官云飛才敢將自己的意思表達得這麼明確,甚至如此惺惺作態.

兩人都明白對方的心思,但是,兩人都是如此,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陰謀的種子,正在慢慢萌芽…

上篇:第一六五章:足跡     下篇:第一六七章:***沒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