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三八一章: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第三八一章: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跟著張浩然回到了他的房間,葉衛坐在床鋪上,一動不動,等待著張浩然發話.

"詳細的話,在電話里頭,我都跟你清楚了,所以現在我要的是,我會努力幫你爭取的,畢竟端木家族還是華夏的家族,龍組的職權在這里,他們多少要給些面子.不過這事就是面子的問題,完全不能勉強,因為端木家族在華夏的地位,不低啊…"

張浩然著,而葉衛也陷入了沉默,一聲不吭的,等待著張浩然繼續話.

"我能明白你的感受,葉衛."

伸出手來,張浩然拍了拍葉衛的肩膀歎了口氣道.

而葉衛依舊沉默,坐在床鋪上一動不動,顯然已經出神了.

好一會兒,張浩然沒有繼續·話,坐在葉衛的身旁,同樣低頭看著地面,而這時候,葉衛突然站起身來,轉過身看著張浩然便是道:"隊長!告訴我!蕊兒在哪里?"

聽到葉衛這麼一問,張浩然搖了搖頭道:"端木蕊兒現在安排在端木家族的大宅中,葉衛,凡事先不要沖動,明天我去端木家族向端木蕊兒的父親求求,領個薄面,試試他能不能讓你見端木蕊兒一面."

葉衛聽到張浩然這麼一,便是搖了搖頭道:"隊長!相信我!我不會沖動!我已經等不了明天,我現在就必須見蕊兒一面,你告訴我地址,我自己過去,我不會沖動的!真的不會沖動的…"

葉衛話畢,張浩然盯著葉衛看了許久,終于歎了口氣道:"端木家族的大宅在津塘市的鼓樓區,我跟你過去吧."

聽到張浩然這麼一,葉衛知道張浩然還是對自己放不下心,便是點了點頭道:"好!你現在跟我過去."

張浩然站起身來,而葉衛與之張浩然一同走出了房間,來到了酒店門口,如今葉衛已然沒有車,張浩然在路邊攔下了一輛計程車,便是明了地址,司機載著兩人,朝著津塘市的鼓樓區駛去.

行駛了許久,計程車來到了鼓樓區內,而張浩然明了詳細地址,計程車終于在一處古建築區停下,張浩然與葉衛在這個時候一同下了計程車.

"就是這里了."

張浩然一邊著,便是領著葉衛朝著古建築群區內走去,很快,張浩然領著葉衛走到了一處巨大的老宅前,便是停下了腳步,不過如今夜已深沉,老宅的大門緊閉著,張浩然率先走到老宅的門前,用手輕輕敲了敲門前的環扣,緊接著收手與之葉衛共同站在了門口.

過了一會兒,老宅的大門打開,一名穿著唐裝的老人打開了一條縫,將頭探了出來,一眼見到了張浩然,臉上便是露出了一絲不耐煩的神色道:"張先生!你怎麼又來了?老爺過了,請您不要再來打擾姐的清休,請您離開吧."

這名老人著,便是要將門重新緊閉,不過這個時候,葉衛閃電般的伸出手來,將即將關住的大門擋住,看著這名老管家,臉上滿是懇切的神道:"老先生."

"你是?"

見到葉衛伸手將門擋住,這名老人臉上閃過一絲惱怒,但是看到葉衛是生面孔,便是重新恢複了平常的神色,看著葉衛問道.

"老先生,我是蕊兒的朋友,求求你,讓我見蕊兒一面."

葉衛滿臉哀求之色道.

而張浩然見葉衛的表現,並沒有出現唐突,這下終于放下心來,站在一邊,將這件事交予葉衛解決.

"朋友?我可沒聽過姐有什麼男性朋友,警告你,不要再繼續糾纏,姐現在需要休息,任何人都不能打擾到她!快把手放開,否則出現什麼後果,自己負責!"

老人滿臉譏諷的看著葉衛,顯然認為葉衛這句話是撒謊,而後,這名老人語氣中帶著威脅意味,便是對著葉衛道.

而聽到老人這麼一,葉衛並沒有將手移開,今天,無論如何,他都要見到端木蕊兒一面!否則不管怎樣,他都不會離開.

"快放手!"

老人對著葉衛瞪了瞪眼,提高了音量繼續道.

而葉衛滿臉懇求,看著老人便是繼續道:"真的!我真的是蕊兒的朋友!求求你!老先生,就見一面!哪怕是遠遠看一眼也好!只要一眼!求求你!"

"我不行就是不行!我看你是聽不懂我的話啊!"

老人音量再次提高,在這個時候猛地將門再次一推,但是卻是發現自己的力道竟然比不過葉衛,門依舊是紋絲不動,無法關上.

"福伯,怎麼了?"

這時候,老宅中又是傳來了一道男子的聲音,而聽到男子的聲音,老人轉過頭去,臉上換上了一副恭敬的神色道:"老爺!"

"福伯,到底怎麼回事?"

男子的聲音慢慢靠近,而老人福伯在這個時候開口道:"張隊長今天又來了,而且還領著一個人過來,這個人口口聲聲他是姐的朋友,執意將門擋住,不讓我關上,我已經跟他了很多遍了,姐需要休息,不想見外人,可是他偏偏屢教不改!"

福伯一邊著,這時候,葉衛的眼睛看見了門內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門內,一步步朝著大門走來,而看著男子的面孔,葉衛倍感熟悉,竟是與端木蕊兒有些許相似,最為相似的,莫過于那雙眼睛,男子的眼神看起來無比犀利,而端木蕊兒的眼神則無比柔,但是兩者的卻是無比相似.

而這時候,看著這名男子,並且聽到福伯喊著這名男子老爺,葉衛已經基本知道,這名朝著大門走來的男子,必然是端木蕊兒的父親.

不一會兒,男子踱步走到了大門旁,而這時候,福伯恭敬的將門完全打開,而葉衛也在同時將手縮了回來,這名男子,也便是端木蕊兒的父親,在這個時候站在門口,皺著眉頭看了看葉衛,緊接著轉頭看向張浩然便是道:"張隊長!實在抱歉,女需要休息,暫時不能接見外人,還請張隊長離開吧."

"而這位友,你口口聲聲是女的朋友,那可有真憑實據?據我所知,女根本一個男性朋友都沒有,敢問友,你是女什麼時候的朋友,在哪里認識的?又是怎麼認識的?如果你們兩個真的認識的話,大可叫來女的保鏢當面相認,女的保鏢時時刻刻陪在女的身旁,如果女真有你這個朋友,他們應該知道吧?"

端木蕊兒的父親一下子出了一大番疑問,而這些疑惑,直接讓葉衛不出話來,他與端木蕊兒,完全是在試煉空間內認識的,端木蕊兒的父親這麼一問,自己怎麼回答?難道是在試煉空間內認識的?也許葉衛真的出來,人家會把自己當做瘋子來對待.

一番疑惑提出,葉衛在這個時候沉默了,他回答不了端木蕊兒父親的這些問題.

"如果友回答不上來,那萬分抱歉了!而張隊長,同樣報以歉意,女的確需要休息,如果兩位還沒有什麼事!那我們就先休息了,兩位早點休息吧."

端木蕊兒的父親著,在這個時候雙手抓著大門,便是打算將大門關上.

而大門剛剛就要緊閉著,葉衛突然嘴里喊出一句:"等一下!"

緊接著,葉衛再次伸出手來,擋住了大門.

而這時候,端木蕊兒父親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惱怒,對著葉衛便是道:"友!你最好不要挑戰我端木尋的底線!我能容忍你!是看在張隊長的面子!如果你再糾纏不休!我端木尋不會再跟你客氣!"

看著端木尋的神,顯然已經動怒,張浩然在這個時候連忙拉了拉葉衛的衣襟,示意葉衛不要沖動,從長計議,暫時先和自己離開.

不過葉衛任憑著張浩然拉著,雙手依舊將大門擋住,眼中閃過了一絲悲愁道:"蕊兒擅長使用弓箭…蕊兒的手機號碼是xxxxxxx…蕊兒笑起來很甜,臉頰兩邊會浮現兩個甜美的酒窩…蕊兒…蕊兒…"

到這里,葉衛開始哽咽起來,吸了吸發酸的鼻子,竟是無法再出端木蕊兒的其他特征,他對于端木蕊兒的特征,了解得太少太少,但是到這里,他腦海不禁又是浮現了在試煉空間內與之端木蕊兒的一幕幕畫面,不自不覺的,兩行眼淚從葉衛的眼眶里滑過.

葉衛從開始知事,便只有哭過一次,那一次哭,是葉拓告訴他,他沒有媽媽,他哭了,之後,他沉默了一段時間,哪怕是受傷,或者是葉嘯天去世,他都沒有哭.而如今,他自認強大的心靈,根本無法支撐住自己的感受,為了端木蕊兒,他一次又一次的不禁落淚,他知道這樣很丟臉,這樣的他看起來很脆弱,但是他忍不住,想著端木蕊兒為自己死去的畫面,他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緒.

看著葉衛出了端木蕊兒的特征,並且一個大男人直接在自己面前流淚,端木尋顯然也是一愣.

如果電話號碼以及神態特征這都是可以調查的,但是端木蕊兒會使用弓箭這件事,則是調查不出來的,作為古武世家的子女,自幼端木蕊兒身體纖弱,根本無法學會古武術的煉體之法,所以端木尋特意教會了端木蕊兒弓箭的使用方法,端木蕊兒會使用弓箭這件事沒有人知道,每一次,都是端木尋帶著端木蕊兒到密室中,親自訓練端木蕊兒的箭術.

而葉衛在這個時候出來了端木蕊兒會使用弓箭這件事,令端木尋難以置信,即使是自己的妻子,都不知道端木蕊兒會使用弓箭這件事,整個家族上下的人更是一無所知,葉衛是如何知道的?

而且最為重要的,葉衛在他面前直接流淚了,一個男人,到自己的女兒,突然落淚,這是為什麼?

端木尋知道自己的女兒,在現實中根本沒有任何男性朋友,而且自患上白血病的幾年間,都沒有再笑過,但是為什麼,眼前這名男子,知道端木蕊兒的酒窩?而且還知道箭術這件事?最為重要的是,他感覺得出來,葉衛內心的確無比悲痛,他哭了,不是偽裝,更不是做作,他是真真正正的因為悲痛哭了…

"你到底,是誰…"

端木尋再次問了一遍,臉上的神慢慢變得柔和了起來.

而葉衛,低著頭,哽咽著道:"伯父!求.求你!就.就讓…讓我見蕊兒一面!遠遠看一眼也可以!"

歎了口氣,在這個時候,端木尋終于放下的僵持,縮回自己的雙手,在這個時候轉過身走入老宅中,走了幾步終于開口道:"跟我來吧…"

上篇:第三八零章:到達目的地     下篇:第三八二章:二次進入